四人到餐廳就坐,趙媛媛拿了只紫薯包慢慢啃:「她應該不回來了吧。」

haohaoxue 2022 年 2 月 10 日 0 Comments

赫連琦點頭同意。

陸雅晴對陸細辛是否回來根本不在意,甚至於說她喜歡言無聲對自己更有益,起碼不會跟自己爭顧修明。

這次回來是為了阿玫。

是以,她抬眸看了眼阿玫,想知道她是個什麼想法。

阿玫性子直接,行事直來直去,她也不耐煩在這乾等,直接道:「讓管家打個電話問問,回不回來。」

「是問大小姐么?」管家聽到她們的談話。

陸雅晴對管家笑笑,解釋:「方才我們在路上碰到細辛姐的車了,以為她今晚會回家呢。」

管家點了下頭,然後詢問:「需要問問么?」

「我來吧。」陸雅晴拿出手機,撥通陸細辛的電話。

陸細辛正窩在沙發上看書,她今天頭疼得厲害,不想工作,實驗室那邊來了幾個電話,都掐斷了,就想一個人窩在沙發上。

她手上拿的這本正是《飄》。

前些年,她還是會經常翻看的,後來讀大學進實驗室,時間少了,就不再看了。 「既然如此,我也不必藏拙了。」洛紅塵輕輕一笑,玉麟戟已經牢牢地緊握在手中,指著天上的劫雲,直接握緊了戟柄只是狠狠一劈。

那一道劫雷和玉麟戟的攻擊撞在一起,竟然被打得粉碎,天道法則就化作齏粉充斥在這片天地,洛紅塵哈哈一笑,猛地一吸,提著戰戟就衝進劫雲中心。

「這……我從未見過如此渡劫。」墨谷主看著在劫雲之中若隱若現的洛紅塵,眼中全是驚駭之意。

莫說是他,就算是其他掌門,此刻也好不到哪去,徐瀾已經被嚇得花容失色,李復燃倒是目光灼灼,看樣子已經等不及要與洛紅塵對決了。凌霄攥緊了拳頭,一直在小聲嘀咕什麼,司鴻離得很遠聽不清,萬靈則是一臉崇拜,洛紅塵的強大無需質疑,僅僅這勇猛的做派就當得起「無雙」二字。

身處劫雲之中,洛紅塵能夠感受到那滔天的怒氣,就彷彿有一隻螞蟻妄圖挑戰天神,劫雲之中雷弧閃爍,離得如此之近,洛紅塵的身體也承受不住,儘管一直在劫雲之中大開大合,但是那些劫雷也就不需要蓄勢了,四面八方湧來。

哪怕洛紅塵將玉麟戟耍得密不透風,依舊有不少的劫雷擊打在他的身上,不僅僅是皮開肉綻,還有鮮血潑灑,不過剛一出手便被這劫雷灼燒乾凈。

劫雷越來越猛,數量也是越來越多,洛紅塵的身體已經變得破破爛爛,不少地方都能看見骨頭,但他仍然保持著冷靜,天道法則已經充盈他全身,他的身體就一直徘徊在毀滅與新生邊緣,只是變得越來越強。

「這小子能成嗎?」秦先心裡有些打鼓,一方面他想看到洛紅塵成功完成這前所未有的壯舉,另一方面,若是洛紅塵就此隕落,那……

洛紅塵在劫雲之中苦苦掙扎,不但臉色蒼白再無半點血色,體內靈力更是已經消耗了十之七八了。這時的洛紅塵,完全是依靠著不斷變強的肉體在硬抗,也是忍不住苦笑,自己還是太衝動了啊。

以他如此天資,無論靈力還是肉體都遠超一般的元嬰修士,就拿現在挨的這幾道劫雷來說,尋常修士在此,怕是直接灰飛煙滅了。

不過好在這劫雲也在慢慢變淡,也終於到了最後的時刻,巨大孔洞周邊一陣狂閃之後,竟忽然開始縮小起來,但那些雷雲卻是翻滾地更快,竟也隨著孔洞縮小而匯聚一團,並拚命壓縮起來。

不過片刻,一股幾乎毀天滅地的恐怖氣息壓迫著每個人的神經,同時一顆黑白相間的恐怖雷球也在大洞中隱約形成。

「那雷球是什麼?也是劫雷嗎?為何還能化作球形?」

「我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威壓,就算是我,也不敢說能夠全身而退。」

深吸一口氣,洛紅塵心中明了,此已經是最後的劫雷,只要能夠接住這一道劫雷,煉化天道法則,自己就能突破到化神。

感受到體內僅剩的靈力,饒是靈力浩瀚如他,也只剩十之二三,拼了,洛紅塵手持玉麟戟一聲怒吼,氣勢靈力全都彙集於這一戟之上。

這顆雷球和先前雷電攻擊大不相同,那些劫雷蘊含的天地法則並不多,就如同螢火與皓月一般。最可怕的還是其中蘊含的恐怖威能,按照洛紅塵的估算,這雷球的攻擊哪怕是化神修士都能被直接砸死。

既然目睹此景,洛紅塵便毫不猶豫地一戟揮出,這是他現在能發出的最強一擊,不過卻是在下一刻,雷球下方就泛起一道漣漪,這一擊攻擊瞬間化作齏粉,而那雷球卻是未曾留下一絲一毫的痕迹。

與此同時,雷球也轟隆一聲的繼續朝著洛紅塵砸去,路行見狀大驚,可是眼下已然來不及救援,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洛紅塵被那雷球穿透腰腹。

「不!」凌霄怒吼一聲,就要往上方飛去,卻被秦先攔住,「你現在上去也不過是送死而已,有為師和路掌門在,決計不會讓洛紅塵出事的。」

徹骨的疼痛,被那那雷球穿透腰腹,雖然並不致命,但卻也徹底耗盡了洛紅塵的靈力,此刻他的身體雖然有著天道法則的加持,但是卻也遠遠不能承受著雷球。

剛剛透體時,不過是附帶的幾道雷弧,便已讓洛紅塵的五臟俱損,猛地吐出一口鮮血,直直地噴在那雷球之上,瞬間蒸發連霧氣都見不到。

不過洛紅塵畢竟也不是尋常修士,咬咬牙,一聲大喝,一個金色元嬰從他的頭頂浮現,數尺高元嬰猛地一睜眼,竟然又化作一頭玉麒麟,洛紅塵正在麒麟身中,那麒麟全身纏繞著雷電,身上符文密布,猛地朝雷球撞去。

這一撞,雖然洛紅塵口吐鮮血,更加虛弱,但是那雷球卻也能觀察到稍稍小了一圈,彷彿是受到了挑釁,雷球身上的雷光大作,電弧閃爍竟然搶先一步朝著洛紅塵撞過來。

「他瘋了嗎?」徐瀾不敢置信,洛紅塵竟然拿著自己的本命元嬰和這劫雷對撞,要知道一旦元嬰被滅,就算是有天大的神通,也沒法救回來,徐瀾的目光望向路行,急忙開口說道:「路掌門,你快點阻止他啊,這無異於自殺啊。」

路行眼神很是糾結,也只能拂袖嘆息一聲,盯著洛紅塵的身影,希望他能夠平安歸來,他清楚洛紅塵的性子,若是此刻自己出手的話,先不說會讓劫雲再度聚集,還會降下更加恐怖的雷罰。

「我倒是覺得洛師兄不會死。」司鴻慢慢開口,在這天雷之下,司鴻竟然感覺到那魔種在瑟瑟發抖,這種情況讓他又驚又喜,喜的是找到了破解這魔種的辦法,驚的是竟然要突破化神境界,而且司鴻拿不準,是否所有的雷劫都有如此功效,還是說一定要是洛紅塵那種規模?

還在思考,司鴻的衣領就被揪了起來,路行此刻正目光灼灼地看著他,問道:「為什麼?」

「因為洛師兄從不做沒把握的事。」 王賁離開,夏平開始自己忙碌起來,準備火鍋食材。

而另一邊蒙毅和嬴政兩人則湊到了一起。

看着已經研究了半響紙和鋼筆的蒙毅,嬴政開口道:

「蒙卿,可研究出來什麼?」

夏平不在,嬴政也沒在偽裝,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

土豆一路運回咸陽,中間雖然可能驚動不少人,但是有三萬大軍在側,自然不會再出現波折,

所以他此時心情不錯,解決了糧食問題,那便是解決大秦的根本問題。

畢竟大秦橫掃六國,老秦人悍不畏死。

軍功爵制之下,大秦最不缺的就是渴望戰鬥的士卒。

沉寂已久的將門子弟,更是早就躍躍欲試。

但是,還是那句話:

老秦人,窮啊!

一掃六國讓大秦威懾四方,

但同時也將積累了六世的底蘊打的乾淨!

否則滅楚之戰,他也不會偏向李信,而不用王翦,致使秦軍大敗。

最後才不得不咬牙湊出六十萬大軍,親赴頻陽請王翦出山!

好不容易六國滅了。

大秦百廢待興,

馳道要修,百越要征,長城要建,匈奴也要打,

還有六國降卒要吃要喝!

百萬大秦銳士更是嗷嗷待哺。

偌大秦朝,就靠着老秦人一群苦哈哈支撐著,

嬴政這幾年感覺已經掉了好多頭髮了。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有了土豆,畝產一萬三千五百四十斤有餘。

只需加以培育推廣,大秦從此便不會缺少出征的糧草!

匈奴,百越,全都會倒在大秦弓弩箭陣之下!

而有了紙張,大秦就能拿出要挾百家的籌碼!

六國餘孽,諸子百家,再無動搖大秦根基的機會!

他有種強烈的預感,大秦的好日子要來了!

他那濃密烏黑的長發,也會再次煥發青春!

這時蒙毅將一張寫滿字跡的紙遞了上去:

「陛下請看!」

嬴政聞言微微好奇的接過了紙張,這紙不大比A4紙還要小上許多。

此時紙上佈滿字跡:

「始皇帝二十八年冬,皇帝於咸陽郊外遇公子夏平。

公子高八尺,面若冠玉,觀之甚美,頗有皇帝神采!

時年公子遇神人,得神物,曰紙,方寸之間可書百字!

有神筆,曰鋼,吸墨而書,字若蠅蟲,可書百字而不絕墨!

又有祥瑞土豆,畝產一萬三千五百四十斤有餘,

帝驚,曰:天佑大秦!

得此祥瑞神物,可安社稷,傳教化,大秦再無飢荒,隨萬世萬萬世之盛況!

上卿毅,此為大秦賀,為皇帝陛下賀!」

一個個明顯有些生硬的鋼筆小篆出現在白紙之上。

嬴政一個字一個字看完。

然後臉上露出笑容大笑道:

「好!」

「老爹,什麼好?」

夏平從屋子裏走出來,端著一口大鐵鍋,

看見嬴政一臉興奮,立即好奇道。

「沒啥,哈哈!!」

嬴政大笑兩聲,隨手將蒙毅寫的紙張塞進自己懷裏。

這東西自然不能給夏平看了。

眼珠微微一轉,看向了蒙毅好似寶貝一樣抱在懷裏的鋼筆。

他如果沒記錯的話,這筆剛剛蒙毅說能吸一次墨水就能書寫上百字,還用不完筆中的墨水?

這可比毛筆方便多了!

好東西啊!

想到這,他臉上笑容更甚道:

「蒙先生,我看這鋼筆甚是不錯,你且把這鋼筆借本老爺用個幾天。」

蒙毅本來聽到皇帝誇讚,臉上正得意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