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格來說,千里日空婦可能有事在忙,沒空查看好友信件,拖延30分鐘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但田晶晶不這麼想,一匹牲口敢讓她等30分鐘,簡直是對她最大的蔑視。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後來呢?」

「後來……後來我找他組隊……」

「你們在同一個武俠世界?」

「不在,我在古龍世界,他在金庸世界。」

「你有1000兩銀子傳送費?」

「為什麼要我出傳送費,不能他傳送過來找我?」

「你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就你心好,跟你說多少次了,對付男人,一定不能心軟!」

「他怎麼說?」

「他,他說……」田晶晶小臉上突然泛起了一層紅暈,顯得既生氣又害羞,用一種帶著七分憤怒三分羞恥的語氣說道:「他說,對不起,我不跟d罩杯以下的妹子組隊……」

噗嗤!

冰雪女神身子一傾,差點從床上摔了下來,平時不苟言笑的她又一次的笑了,帶著幾分疑惑道:「他怎麼……他怎麼知道你……你的那個……」

「一開始我也想不通呀,就算他從好友資料里能看到我遊戲里的樣子,可我遊戲里明明就是……就是d!這根本是靈異事件呀,他怎麼可能猜到我的現實里的size?」田晶晶越說越氣,現實里的她是c-cup,遊戲里特地小小的調整了一下,變成了d-cup。

千里日空婦簡單的一句話,不僅揭露了她在遊戲里「隆胸」的事實,嚴重傷害了她的虛榮心,更觸碰到了田晶晶的底線。要說電臀女神對自己身上最不滿意的位置,毫無疑問那就是胸部了,一直以來她都把自己的胸當成自己最大的短板。千里日空婦那句話,對田晶晶而言,有種當著矮子說短話指著和尚罵禿驢的趕腳。

只聽田晶晶又說道:「後來我想明白啦,這個傢伙,一定是我們大學城附近的人,他肯定見過我,至少也在我的微博上見過我的照片,所以才故意這麼打擊我!雪,你知道我第六感很準的,這次我的第六感告訴我,這個該死的千里日空婦登上蜀山風雲榜,一定不安好心,他就是想找我們的麻煩,存了心讓我們不痛快!」

「又是這種陰謀論,沒你說的那麼誇張吧?」龍冰雪很淡定。

「哼,就知道你不信,我一定要把這個傢伙揪出來!哼哼,變態的傢伙,我以前以為遊戲界的四大**是天底下最變態的男人,現在才發現,世上還有比四大**更變態的男人。什麼東西,跟他組隊還要d罩杯以上,這什麼變態邏輯?」田晶晶語帶殺氣,接著道:「你等著瞧,只要那個死胖子是大學城附近的人,我一定能把他找出來!」

「怎麼找?」

「這還不簡單嗎?」田晶晶笑了,給人一種智珠在握的感覺,只見這姑娘從容淡定道:「都說千里日空婦是個死胖子啦,你還不明白?你看他遊戲里的體型,少說也有一百七八十斤。這還是通過修正美化的,我估計現實里,那可惡的傢伙起碼是個二百來斤的大胖子!這樣的外在特徵,太明顯了啦。哼哼,明天我就去找幾個經常在附近混的暴力狂,把大學城所有的胖子都揪出來彈**!」

龍冰雪:「……」

阿嚏~~!

遊戲里的酷哥胖打了個噴嚏,他左看右看,疑惑道:「娘希匹,誰,誰在背後罵我?」

四看無人,酷哥胖定了定神,抬腿走進了精英怪拚死守護的那個神秘山洞。

作為一隻精英怪,秘洞守護者比較寒酸,死了沒爆出任何東西。對此高朝也沒放在心上,很明顯秘洞守護者是一隻任務怪,這樣的任務怪一般都不會爆東西。

接下來,就得看看洞里到底藏著什麼寶貝了。

和上次一樣,這個山洞裡,又放著一個古舊的寶箱。

和上次不一樣的是,這個寶箱里沒有了銀子,只有兩張圖紙。

其中一張圖紙是藏寶圖的殘頁,當小胖兄拿起這張殘頁的時候,殘頁自動和他以前的藏寶圖組合在一起。經過這一次的組合,藏寶圖終於完整了。

三合一的藏寶圖標記著一個新的藏寶地點,上面的古篆字體也終於變得清楚明白。原來的「魔秘寶」三個字,現在變成了四個字——封魔秘寶!

··· 林泉敲敲桌子,讓郭保林嚴肅點,說道:「王局,郭子、禹強看我們搞金色年華有一個多月了,今天請王局來,就是給他們定個規矩,出了這個範圍,我有辦法讓他們做不下去。」

王曉陽說道:「這樣也好,我也不希望你們出什麼事情,這個行業利潤是高,問題也很嚴重,下面的警務人員牽涉也多,這都是讓人頭疼的問題。毒品、軟性毒品、違禁藥品、暴力待客、店內色情服務都是很嚴重的問題,前些天,西城的名豪還出現藥物誘姦小妹事件,這些我都不希望在金色年華里看到,另外與金色年華有聯繫的媽咪也不能牽涉誘拐、強迫未成年少女的惡**件之中,另外金色年華只得以門票、酒飲收入為主,禁止以任何名義向小妹、小姐、媽咪收取管理費,但是有監管的責任與義務……」

小妹是指女性服務員,小姐是指公關,媽咪自然是指公關經理。當然還有被稱為少爺的男性服務員,與被稱為爸爸桑的男公關經理,不過這些的地位在夜店裡更低,從業人員也比女性少得多。

郭保林苦著臉:「這麼辦下來,不是讓金色年華變成比量販式ktv還純潔的場所嗎?向小妹、小姐、媽咪收一定的管理費是行規……」

林泉踢了他一腳:「裝什麼裝,收取管理費就是組織賣淫,門票、酒飲收入還不能填飽你們?除了禁止酒店色情服務,讓小姐在店裡的行為也要收斂一點。另外高檔酒不要整假酒,百分之五六點地利潤,還整假酒,也太黑心了……提高服務品質,促進客人消費,你們應該在上面多花點心思。」

林泉抬頭看了禹強一眼:「事情這麼定下來,你沒意見吧?」

禹強笑了笑,「林先生都這麼說了。」

林泉抬手看了看錶,說道:「差不多可以吃晚飯了,王局,我們到秀水閣去,今天該你請我了。」

郭保林說道:「今天試營業,有中日韓菜式供應,還有小妹跪式服務。還是很享受的,靜海電視台搞的超級模特大賽,有幾個周冠軍在這裡,還有一個月冠軍,王局要不要跟她們談談人生理想。」

林泉拾起一本點歌本朝他丟過去。出門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往公關部里看了一眼,不過裡面光線太暗,只看得見一圈衣著暴露地性感女郎,臉蛋卻看不清楚。出了裝潢得金碧輝煌的大廳,外面華燈初上,金城大廈前的廣場燈光雪明,一輛紅色寶馬駛進廣場,一個白色套裙的年輕女子從車裡下來。

王曉陽詫異的問:「這裡的小姐開得起寶馬?」

「哦,是這裡的公關經理,才二十二歲,絕色,不做小姐真是可惜了。」

公關經理就是媽咪,二十二歲的媽咪真是少見,手裡資源豐富的共關經理,月收入都要超過五六萬,開三系寶馬自然也不足為奇。如果不是看著她拾階而上,要在別的地方遇見,清純嫵媚的模樣,還以為是名門小姐呢。

銘雪拾梯而上,看著郭保林、禹強親自送兩人下台階,一人年紀三十七八歲,一人年紀才二十四五歲,心裡正猜測兩人的身份,走到近處跟郭保林、禹強打招呼:「郭總、禹總送貴客呢?」目光移到林泉的臉上,疑惑的問,「我們是不是見過面?」

林泉打了個哈哈:「怎麼可能,這麼漂亮的美女我要是見過,到死都不會忘記。」

郭保林狐疑的看著林泉,見他要下台階,一把將他抓住:「銘雪,好好看看,這人比較偽君子,對美女一般不動手動腳。」

「啊……」名字卡在喉嚨口,就是想不起,銘雪眼線極美的杏目瞪著林泉,「啊」了半天,最後說了一句,「我肯定接待過你。」

「既然認識,那就一起去吃飯吧,名字慢慢想。」

「你們走得開?」林泉苦思脫身之計。

「沒事,試營業,有高俊看著就是。」郭保林壞笑,嘴巴貼到林泉耳朵,「銘雪就是做公關之前,也沒說她出過台,現在她上岸了,看你有沒有魅力拔頭籌。」不容林泉拒絕,抓著他往車裡推。

王曉陽沒帶司機,自己親自開獵豹,郭保林開凌志,禹強開大切諾基,銘雪沒有開車,與林泉一起坐郭保林的車裡。有銘雪參與飯席,到秀水閣名下的飯店就不合適了,三輛車便到附近的靜南酒店。

坐在車上,銘雪托著下巴直盯著林泉,這會兒還沒想起他是誰來,不過讓林泉如坐針氈,銘雪清純嫵媚地凝視,大概誰也抵擋不住魄力,但是混跡這行,內心能清純嗎?林泉可不想跟她搭上任何關係。

還是兩年前,與趙坤義、泰明兩人去這種場所,點了銘雪的台,心想她迎送多少男人,哪能留下什麼深刻的印象?王曉陽對靜南酒店到是極熟,說定這頓由他請客,在酒店老總出來打招呼時,還特意聲明了一下。

郭保林嘖嘖直叫:「每人128元的標準,還能吃四頭大小的鮑魚?這家酒店,以後應該常來。」

「那都是酒店老總心疼王局拿的還是公務員的薪水,」銘雪笑著說,「我還是第一次吃公務員的飯呢。」

「以後讓王局多請你幾頓?」

「得,受不起,回折壽的。」銘雪毫不客氣的拒絕掉郭保林的搓和,頭側著凝視林泉,「林老師真的是老師?」

美人受得了寂寞,受不了冷落,越是不搭理她,越是粘得厲害。

銘雪想不起林泉是誰,但是對他的身份很好奇,兩個是開夜店地老闆,一個是市局副局。老師八輩子跟他們打不到一塊去。何況郭保林、禹強是開夜店的,有膽量讓市局的副局請這頓飯?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銘雪雖然只是初中畢業,複雜的社會閱歷給她敏銳地觀察力與縝密地思維。

「哦,應該是真的。」林泉懶洋洋的回話。

十二月喝啤酒,真讓人好受,林泉讓人用溫水將啤酒溫過,不過肚子裝不了太多。喝了兩瓶啤酒,就要去廁所了,推門進去,沒想到張濤在裡面拉拉鏈,看來他在麗景混得相當不錯。

「啊……」張濤愣在那裡。

「你的**又小又丑,快收進去。」林泉見他驚訝的樣子,忍不住罵了一句,好象當老師就不該來這種高檔的飯店吃飯似的。

「你怎麼會在這裡?」張濤還是問出來了。

「朋友請吃飯。」

「哪個廳?」

「過道拐過去第一間。」

「就在我們隔壁啊,田麗還說剛剛好象聽到你的聲音。」

林泉解決完畢,走出廁所,張濤也走出來。這小子忘記洗手,跟他一起真是讓人難以忍受。林泉回包廂坐了一會兒,張濤端了白酒杯進來,看見郭保林:「嗨,是你啊,我就在隔壁,過來敬你們一杯。」

「要敬就是一人敬一杯,不然別敬。」郭保林開玩笑說。

張濤到靜海將近半年,酒量見長,眼直勾勾地盯著銘雪愣了一會神,沒含糊,換了啤酒杯,連喝了五杯。

看著張濤離開,郭保林問林泉:「得回敬吧?」

「萬一坐滿一桌人,你去找死吧。」

過了一會兒,張濤一個同事進來,挨個敬了一杯啤酒,這是逼著林泉他們回敬。

郭保林聽著隔壁人聲鼎沸,對王曉陽說道:「叫幾個有戰鬥力的來。」

林泉心裡奇怪,張濤不應該讓他下不了台,猶豫了一會兒,又進來一名張濤的同事,手裡拿著一瓶劍南春,端著酒杯,直衝著林泉:「聽說你是張濤的同學,喝啤酒沒意思,我們換白酒。」

出車禍后,林泉就沒怎麼喝過酒,一是沒有人有這個面子讓他拼著命去喝,二是各方面管得緊,芳囡在場,他連酒杯都挨不上。這一個個進來,就算喝啤酒,林泉也扛不住。王曉陽臉色有些變,對那個進來地人:「我代林泉喝了。」

那人不依不饒:「代喝的話,就要喝三杯。」

「這九我來喝。」林泉換了半兩的酒蠱,跟來人喝了一杯酒。那人走時卻說:「還是敬酒好喝吧?」

郭保林將酒杯摔門上,「嘩」的一聲響,玻璃碎片撒了一地:「張濤這小子變了,不知道你不能喝酒啊,還變著白酒來敬?」

林泉對王曉陽笑道:「真是我同學,在麗景工作。」

王曉陽也笑了起來,指著郭保林:「林泉都不生氣,你氣什麼氣,快叫人過來打掃一下。」

第四個人是跟著服務員進來,手裡還是端著劍南春,王曉陽對服務員說:「叫你們張總過來。」

郭保林見林泉還要喝,伸手將他擋下:「我來喝三杯。」

看情形人還是要源源不斷的進來,一次喝四杯,能把郭保林當場喝扒下。林泉能猜測到隔壁還坐著誰,有市長公子指使,這些人難免要趾高氣揚起來,說道:「我還行。」

「這酒杯我來喝吧。」銘雪搶過林泉手裡的酒杯,一飲而盡。

這人又挨個敬白酒,銘雪兩杯白酒下肚,精緻美麗的臉上浮出一抹艷麗地血色,嫵媚之極。

接下來就是張楷明領著四個人一起進來:「聽說張濤還有一個同學在,我怎麼也要過來敬一杯。」看見銘雪,也讓她的容光懾住,目光在她臉上停了好一會兒,看見她依坐在林泉的身邊,眼睛射出記恨的目光。

郭保林瞟了站在門口的張濤一眼,說道:「我可沒有你這樣地同學。這酒,你還不配敬我。」

張楷明臉色變了變,大概從沒遇到過別人對他這麼說話。

張濤擠進來:「郭子,我還沒給你們介紹,這位是麗景集團項目策劃部經理張楷明。」

郭保林瞪了張濤一眼,手指著他鼻頭,「張濤,你到靜海就老老實實做人,別出來做小人,林泉跟你們有什麼恩怨?他出車禍現在還有後遺症,你不是不知道。」

林泉看到門口的田麗一眼,還有幾名女將堵在門口,看來是不放倒這邊,勢不罷休。事情到這一步,林泉倒覺得有些可悲了,讓王曉陽看了笑話。靜海酒店的老總擠進來,問道:「張公子,王局,找我什麼事,難道讓我敬你們一杯。」

「王局?」張楷明看向抱臂坐著的王曉陽。

王曉陽慢騰騰的站起來:「市局王曉陽,想必張公子不認得,張大公子既然來敬酒,我就是陪張大公子喝一杯,」將酒杯里地啤酒倒掉,倒滿劍南春,「張總,給張大公子換上酒杯。」

靜海酒店老總愣在那裡,這會兒任是誰都看出兩撥人不對頭,陪笑說:「白酒喝多了傷肝,」搶過王曉陽手裡的酒杯,笑道,「這杯酒算是我敬大家的,我幹掉,你們隨意。」

王曉陽級別算不上很高,但是耿系的重要官員,張楷明也不敢逼得太過,哼了一聲,舉起手手裡的酒杯跟張總碰了碰,將半兩的白酒喝掉。林泉冷笑,這位張公子還真嬌縱,這是逼著張總一口喝四兩高度白酒,大概沒有考慮到自己會有被人落井下石的一天。

張總爽快的將杯中一口喝下,笑著送張楷明他們回包廂,過了一會兒又走回來,嘴邊還有水跡,想必是到廁所將那杯白酒吐掉:「王局,不要介意,張權地公子,難免有些脾氣。」

王曉陽說道:「張總不介意的話,讓底下人添副碗筷,我們就喝點溫啤酒,還要多謝你解圍呢,我給你介紹幾位朋友。」

「郭哥、強哥,靜海這地面上的人誰不認識啊。」

「得,我這年齡也不配當你哥。」郭保林笑著說,心裡不解氣,但是林泉沉得住氣,他反而可說,總不能讓禹強喊一彪兄弟來吧?

「這位是……」張總隔著桌子伸過手來。

「張自強,我老夥計,很厚實一個人。」

「林泉,雙木林,泉水的泉。」林泉平淡無奇的報出自己的名字,站起來跟張自強握了握手。

王曉陽不說林泉的身份,張自強字自然不問,其他的人他都認得,就算坐在林泉身邊的銘雪,名氣比郭保林還要大,不過張自強看得出,王曉陽這頓是請這位叫林泉地青年。聽下面的服務員說了,張楷明是沖林泉來的,王曉陽不惜得罪張楷明,也要護著林泉,王曉陽讓他留下,實有引薦給這位青年的意思,林泉的身份又豈是低的?

張自強心思玲瓏,一席飯吃下來,要增進感情,自然還要去娛樂,自然是去還是試營業期的金色年華,驅車回到金色年華,看到停車場上牌號+88888賓士320,郭保林愣了愣,笑道:「還真是冤家路窄,這是張大公子的坐騎,走,我們招呼他們一聲去。」

林泉說道:「我跟王局就不去了,影響不好。」

張楷明他們要的是豪華套間,四樓還是裝修,最豪華的套間還沒有推出,不過這間套間的最低消費是兩千元,大廳一打百威啤酒180,這個豪華套間里要賣540,當然坐到這個套間沒臉喝普通的啤酒,小姐坐台是500,出台一般是1200到2000,小妹小費是200。

張楷明看見郭保林、禹強陰著臉進來,愣了愣。

「張公子光臨小店,真是蓬篳生輝啊,可要記得這裡規範,不可以騷擾小妹,不過你身邊的幾個女職員倒是不錯,想必也樂意讓張大公子騷擾。」

張楷明有些吃驚,沒想郭保林年紀跟自己差不多,卻是金色年華的主人,難怪看到王曉陽跟他們在一起吃飯。 豪門閃婚:賀少寵妻上癮 不想跟道上的人起恩怨,臉色一沉,沒有答話。

郭保林看著張濤、田麗:「有些意外吧,要不介意,我給你們辦張金卡。林泉沒有得罪你們的地方吧?在靜海抬頭不見低頭見,今天何必這麼過分。」

張濤有些吃驚,在這條街開場子的人,都是有背景,有勢力的,想不到大一、大二經常到宿舍跟林泉搶劣質速食麵吃的郭保林擁有這麼豪華的娛樂場。

張濤張張嘴巴,有些發澀,也沒有說什麼。

郭保林拍了拍小妹的屁股,隨便捏了一把,被小妹狠狠的瞪了一眼,郭保林笑笑:「忘了,忘了,就是老闆也不可以騷擾小妹。」帶著禹強回到林泉他們的普通包間。

郭保林笑道:「原來原諒別人也是一件很爽的事,幹嗎啊,根本就不值得跟他們計較什麼,捏死張濤那個帶蹭的,還不跟捏螞蟻一樣?」

林泉靠著真皮沙發,說道:「我跟張楷明有些不對路,張濤在張楷明手下幹活,也是不得不低頭,不要為難他了。」

「你跟張楷明有什麼恩怨,這小子今年才從英國回來?」

「沒什麼,你注意點,百足之蟲,雖死未僵,張權還是有些能耐的,後面還有一個麗景集團。」

「切,懶得跟他們斗。」郭保林不屑的說,看著銘雪,「媽媽桑也坐台,不怕遭下面的小姐忌恨?」

「郭總也出來坐陪,手下的姐妹只怕會怠慢了林老師。」

林泉笑道:「我跟郭子是同學,我要來玩,他還真得陪著,不然我付不起這錢。」看著小妹用托盤盛著兩本精美的點單,「你就站著吧,這裡的貴族氣,我受不了。」

「喝……」

「得,這些你還是拿去坑人家吧,來打百威,再來個果盤,我跟王局、張總慢慢聊。」

從金色年華出來,剛過十一點,這這條街上,夜生活才開始進入**,張楷明他們大概覺得這裡很不舒服,早早的就走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