噴香的口感在李帥的舌尖徘徊,李帥不禁讚歎道:“真的是好茶,這個味道確實非常好。”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這個是我特別找人準備的,這種茶葉在市面上很難買到。”林惠看着李帥她這才說道:“這種茶的名字是碧龍,只要幾片就可以讓清水立刻變得碧綠。”

李帥又喝了一口,這種茶的味道確實非常不錯,一股清流在他的身體裏面散開,他立刻覺得精神振奮了一下。“這種茶用來提神的效果很好,你不是把它當作熬夜的茶品吧。”

雖然只是隨便一猜,不過卻真的說到了它的用途,像是一些時間非常緊缺的人就會使用這種茶葉來提神,茶本來就是一種健身飲品,對人的身體有保健作用。林惠每天的時間都是非常緊張,晚上自學的時候便會砌上一倍茶水,起到提神醒腦的作用。

看着林惠有些驚訝的表情,李帥知道自己果然猜中了,他略微思考了一下,裝作從口袋裏面取出了一個小本子,其實是用了特殊的辦法臨時寫了一點東西拿了過來。本子裏面記錄了一些簡單的修煉功法,不過因爲刪減了許多東西,所以只有強身健體的作用。他對着林惠說道:“我教你一點東西,每天抽出一點時間鍛鍊一下,精神和體質都會有很大的提高。”

林惠接過李帥給她的小本子,總共只有十幾張紙,她翻看了一下好奇的問道:“這些是氣功嗎。”

“也算是氣功的一種吧,”這些東西李帥不好解釋,反正修煉最開始的時候,氣功和真氣也有許多相似。氣功是屬於後天真氣,修煉出來的自然是先天真元,兩者之間修煉到後面就會有很大的變化,總體來說一旦進入先天境界,也就算作半個修真者了。李帥說道:“這個很厲害的,學了以後你會發現自己有身上會有有很多改變的。”

林惠把那個小本子珍重的收了起來,她對於李帥只有完全的信任,因爲面前的這個男子改變了她的一生。

現在已經是晚上八點多鐘了,李帥這纔想起對方可能住在這裏,因爲看到這裏打掃的非常乾淨。他對着林惠說道:“我還是明天再過來吧,現在時間也已經很晚了,你整理一下也就應該休息了。”

可是林惠卻拿起了她的手包,她反過來對着李帥說道:“這裏可是你的房子,我不過是在這裏暫住,如果我們兩人要有一個離開,那麼也應該是我而不是你。”

李帥搖搖頭說道:“這可不一樣,我已經長時間沒有在這裏住過了,隨便到旅館裏面住上一晚就行了。你一個姑娘,這麼晚了出去我可不放心啊。”

“要不然我們兩個都在這裏住吧,以前的時候我們兩人不也是一起住在這裏嗎。再說你和我的房間都是分開的,也不存在什麼不方便的說法。”林惠突然對着李帥說道。

考慮了一下,李帥最後還是留了下來。

林惠晚上都會看書到很晚,一直到晚上十二點多了,她的房間裏面的燈光還沒有熄滅。正在房間裏面打坐的李帥,看到林惠的認真和努力,突然有了汗顏的感覺。人家能夠有今天這樣的進步都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不像是自己這樣,以前是根本不去努力,後來則是學習起來非常輕鬆,基本上就是兩個跨度,從來沒有過像她那樣努力學習過。

有時候李帥也會感嘆一個普通人的一生,前面三十年都在學習,中間三十年全在工作,到了最後的那段時間,身體的各個部分技能也都開始衰退,就算想要作些什麼事情也沒有那個精力。人,真是一個非常脆弱的生命。

如果沒有那次以外,自己現在應該剛剛從學校裏面畢業,正在社會上爲了一份餬口的工作應聘,忙碌。轉眼三年多時間過去了,現在已經和過去大不一樣。

對於這種變化李帥也說不上來自己的感受,渾渾噩噩的過一輩子其實非常簡單,每天都在忙碌也顧不上其他的事情。

第二天清早,李帥打坐了一夜精神的很。他走到林惠房間門前,敲了幾下。過了一會裏面才聽見傳出林惠的穿衣服的聲音,接着就聽見她說了一聲請進,李帥這才走了進去。

房間沒有上鎖,李帥進去的時候林惠還只是穿着一件絲制的睡衣。睡衣嶄新的,相當有水準的剪裁展示出來林惠傲人的曲線和美麗的身材。他發現到,這件衣服穿過的次數絕對不超過兩次,從衣服上面的褶皺痕跡就能夠看的出來。林惠穿的這麼性感,明顯就是在挑戰李帥的心裏極限。

林惠眨着依然有些朦朧的眼睛,看着李帥問道:“有什麼事情嗎?”

“我是來教昨天給你的那個本子上的氣功,如果不給你指導一下,光是憑着你自己研究學習起來是會很困難的。”

“那你趕快教我吧,昨天晚上也看了看,就是沒有弄明白上面的東西。那個氣到底是什麼啊?”

李帥伸出手掌對着林惠說道:“把你的一隻手給我,我讓你自己感受一下在你身體當中存在的氣。”

林惠依言把手放到了李帥手裏,可是李帥卻把她的手掌和自己的貼平,然後一股神念進入到了林惠的體內。

“啊,暖暖的氣流,這種感覺好舒服啊。”林惠臉上露出了迷醉的神情,李帥神念已經接近實質一般的存在,進入林惠身體裏面的時候就會像是水流在經脈裏走過。因爲是幫助林惠收集在她身體當中散亂的先天真氣,所以她纔會感覺到非常舒服。

李帥說道:“精神要集中,練習的時候最忌諱三心二意,容易讓聚集起來的氣再次散亂。”

“哦,”林惠不好意思的應了一聲,然後把注意力放在了她的身體裏面。她只感覺到從頭到腳全部都像是被人按摩過了一遍,整個人的感覺非常好,本來還有一點睏意現在也全部消散掉了。

“注意這股氣息的走向,”李帥說道:“以後你只要按着這條路線運行身體裏面的氣息,練習一段時間以後你就會發現它的好處。”

林惠非常舒服的感慨說道:“我現在就能感覺到一種全身舒暢的滋味,好像整個人都變了一個樣子,真是太舒服了。”

“這是因爲有我在一邊引導,如果你想要達到現在的水平,還是需要幾個月時間持續的練習。”李帥認真的說道:“當你掌握住這股氣息以後,隨時都能夠運用,就算有什麼小混混想要傷害你,只要把這股氣流在全身運行,絕對可以把他們打的落花流水。”

“不過這種氣息的走向也太複雜了一點吧,只是一次的幫助我也沒有辦法把所有的路線全部記下來啊。”林惠對着李帥說道。

“這個自然,所以我會留下一點自己的真氣,在今後一段時間裏面,它會引導你控制自己的氣息流動。”

林惠聽到李帥這樣說,眼神裏面露出了少許失望,她確實希望李帥能夠經常幫助自己這樣練習,因爲她會自己氣息運轉的時候感覺到李帥的氣息。

過了一會,李帥一直幫助林惠體內的氣流運行了三圈,他對着林惠認真的說道:“我現在要暫時將氣流的控制交給你自己,你按照我剛纔控制的路線運行一遍,注意力要集中,千萬不要走神。”

林惠點了一下頭,然後就感覺到原先引導自己氣息流動的能量消失掉了。她先是努力的控制住身體裏面將要散掉的氣息,當她成功的把那些氣流控制住了以後,接着按照剛纔的運行路線流動起來。氣流運行的速度很慢,但是終歸還是順利的走完了一圈,林惠睜開眼睛的時候,看見李帥正面上帶笑的看着自己。

“你學的很快嘛,居然第一次控制就能夠順利的走完一圈。”李帥頗爲讚歎的說道

林惠笑了一下,“這也都是你這個老師教的好,不然我也沒有辦法這麼快學會。”

“不要太得意,想要真正學會並不是這麼容易,剛纔我已經在你身體裏面留下了一點真氣,今後一段時間裏面它會半引導你控制身體裏面氣息的流動。過不了多久,你應該就能夠掌握住這種技巧了。”

林惠說道:“既然你教給我的是氣功,那麼它有沒有什麼好處,是不是像外面人說的既可以修身健體,又可以養顏助壽。”

“當然,這些都是自然的,只要你學習好了並且每天堅持,那麼當你六七十歲的時候,說不定也不過就是現在這個樣子。”

“不是那麼誇張吧,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李帥點了一下頭,“自然都是真的,句句真材實料。”

作爲一個女性,自然對自己的容貌最爲關心,生活中那麼多美容健身場所收益那麼火爆,也就是因爲把握住了女**美的天性。林惠聽到李帥這樣介紹,自然歡欣雀躍,她激動的說道:“我一定會堅持練習的,這樣好的東西自然不能錯過。”

看着林惠開心的笑臉,李帥說道:“我們練習也都三個多小時了,現在都已經快到十點鐘了。我現在就出去了,你自己在房間裏面收拾準備一下吧,看看你的頭髮,現在還有些散亂呢。”說完李帥轉身向着房門走去。

“啊,酒店還有事情,我都沒有交待過呢,現在都已經遲了好多了。”林惠掩着嘴巴驚呼道,但是看了一下李帥,她卻又安靜了下來,只聽見她喃喃的說道:“不過就是虧損一些,沒有事情的,打個電話吩咐一下員工就可以了。”

她雙眼迷離的看着李帥的背影,心裏有一種特殊的感覺。

林惠打扮好了以後從房間裏面走了出來,她給自己裝飾的非常漂亮,李帥在看到她出來的時候,神情都愣了一下。

走到李帥的旁邊,林惠對着他說道:“現在都快到中午了,我們就一起去酒店那邊看看吧,你作爲董事長,如果連自己的店面都不知道在哪裏那可就不太好了。順便我們也可以去那裏吃一頓午飯,解決一下溫飽問題。”

李帥說道:“你早上都沒有吃飯,現在也該餓了吧,要不要先弄一點吃的,我怎麼找了半天也沒有發現什麼可以填飽肚子的東西。”

“我一個姑娘家能夠吃多少東西,每天早晨不過就是和一點牛奶,吃一些麪包什麼的,”林惠笑着說道。

“算了,我們還是一起到酒店那邊吃飯吧,正好也見識一下你這幾年發展的狀況。”

林惠說道:“那我們就一起過去吧,我來帶路。”

走在街上的時候,不少人都會把目光集中在林惠身上,當然是以男士的眼神諸多,林惠站在李帥身邊卻是一點也不在意。每當那些男士的目光轉移到李帥身上的時候,眼神當中就會帶出一些殺氣,當然都是因爲忌妒的。林惠現在的裝扮,完全就是一副十足美女的樣子,比起電視上那些人工美女,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如果不是看到這個美女的旁邊還站着一個男的,估計早就有男子按耐不過過來搭訕了。

李帥看的出來,如果目光能夠殺死一個人的話,自己現在就已經被人殺了成百上千次了。

兩人來到一家裝潢非常華麗的大酒店門前,林惠帶頭向裏面走了進去。李帥跟在她的後面,有些奇怪的看了一下酒店這個酒店的規模。佔地上萬平方米的地皮,處在城市當中最繁華的地段,這裏一家酒樓每個月光是各種稅收雜費所要消耗的金錢就在百多萬左右,這樣規模的一家酒店,居然是林惠在三年裏面建成的嗎。

進到酒店裏面以後,李帥的疑問被解答了。門衛很是恭敬的對着林惠說到了歡迎總經理到來的話,接着就是裏面服務員整齊的稱呼。

林惠對着他們認真的說道:“這個人是你們的董事長,他的名字叫做李帥,以後見到了要像對我一樣的尊重。”

衆人齊聲對着李帥說道:“歡迎董事長到來。”

“都繼續忙吧,不要因爲我耽誤你們的事情。”李帥連忙說道。這樣的陣仗他還是少有見到,雖然並不在乎,但是卻也不太習慣。

林惠對着李帥說道:“這個酒店已經全部都是我們的資產,這裏的地皮也被我買了下來,所以這裏的一切也全部都是你的。”

“先不說這些,我們總要把午飯的問題解決了纔是。”

林惠招來的一個服務員,對着她說道:“準備一下天字包間。”她接着轉過頭來對着李帥說道:“我先帶你在酒店裏面看看,也讓你瞭解一下這裏面的環境。”

點了一下頭,李帥看着林惠說道:“就讓我見識一下,你這幾年辛苦的成果。”

當兩人在酒店裏面全部走了一圈以後,女服務員跑過來湊到林惠耳邊說道:“劉老已經準備好了飯菜,現在包間裏面都已經準備好了。”

林惠看了一下李帥說道:“飯菜都已經準備好了,我們可以去那邊解決午飯的事情了。”

李帥正在看着大廳裏面的佈局,這裏每個餐桌當中都有精巧裝飾品將之全部隔開,所以每處地方看起來也都是高雅非常,絲毫沒有其他一些飯店那樣擠在一起不成亂七八糟的樣子。他點了點頭,就跟着林惠一起走向了包間的去處。

“李帥,”聽見有人喊到自己的名字,李帥立刻回頭看了過去。一個熟悉的面孔進入到了他的視線裏面,看着這個人的樣貌,李帥不禁對着他驚訝的說道:“張哥!”

對方正是以前曾經照顧過李帥的張兵,幾年不見對方的臉上還是那樣容光煥發,他見到李帥回答非常開心,連忙跑了過來。

“張哥,好久沒見了,你這幾年過的怎麼樣啊。”李帥看着他問道。

張兵搖搖頭說道:“還就是原來那個樣子,沒有什麼變化,你小子可變多了,猛一下看來都沒有認出來,這三年發展的不錯吧。”接着他轉過頭看了一下林惠接着說道:“林小姐,你好啊,我們又見面了。這次我是帶了幾個重要的客人過來,你可要好好招呼一下啊。他們都是非常有能耐的傢伙,等會你過去結交一下對今後的生意很有好處的。”話剛說完他又對着李帥問道:“你和林小姐認識嗎,不然兩個人也不會這樣站在一起的。”

李帥說道:“老哥,你還是這麼健談嘛。林惠小姐和我在三年前就認識了,她是我的一個好朋友。我這幾年都在國外上學,現在也就是剛剛回來。”

林惠則是客氣的對着張兵說道:“張先生,等會我一定會過去認識一下他們那些朋友,有什麼需要就和酒店裏面的服務員說,我一定給你們最好的安排。”

張兵先是對着李帥說道:“你小子又去國外唸書了,現在有工作沒有,要不要我給你介紹一個,不然就直接到我們公司,我給你安排一個好的職位。”然後他轉頭看着林惠說道:“那麼就要麻煩林小姐你了,這些人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定要作最好的安排,我也就是因爲上次來過這裏,對你這裏的服務非常滿意,所以這次纔會帶來這麼多重要的客人,你可不能馬虎啊。”

李帥笑笑說道:“工作雖然還沒有,但是我卻有許多其他的事情,前些日子一直都是很忙,也就是這幾天閒了下來所以出來走走。”

林惠指着李帥對張兵說道:“張先生,他可是我們酒店的董事長,這裏的所有東西可全部都是他擁有的,你可不要被他外表給迷惑了哦。”

張兵驚訝的看着李帥說道:“你小子好啊,沒有想到都已經有了自己的酒店了,就這樣還在跟你老哥說沒有工作。如果這樣也算沒有工作的話,那我豈不是都成了無業遊民了啊。”

李帥尷尬的笑了一下說道:“這間酒店都是林惠她一個人奮鬥起來的,我在當中一點忙也都沒有幫上,不過就是在開始的時候投資了一點。其實她才應該是真正的老闆,我頂多也就算上一個股東而已。”

“林小姐創業的事情我們城市裏面的人也都知道,她可真是了不起啊,短短三年時間裏面就把一家小餐廳擴大到這個規模,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辦到的。我對她也是萬分佩服,你認識這樣一個能幹的女朋友可要好好把握機會,不要輕易的錯過哦。”張兵湊到李帥耳邊小聲說到,不過聲音還是被林惠聽見。

就見到林惠有些幽怨的說道:“我們的李董事長人家可能已經有了喜歡的女孩子,自然看不上我這個小丫頭了。”

看見張兵奇怪的眼神,李帥無奈的回答說道:“林惠確實是一個好女孩,不過我已經有了一個女朋友了。”

李帥既然這樣說,張兵也就不好再拿這些話題作文章了,他對着李帥和林惠兩人一聲抱歉,說道:“那邊還有我的客人需要招呼,我就先過去了,等事情完了我在給你打電話,把你找出來好好聊聊。你的號碼是什麼,總要把它交給我吧,不然我可找不到你這個神出鬼默的傢伙。”

李帥拿出手機,打了一下張兵的電話,他的電話鈴聲響了幾下,張兵把號碼記錄下來,然後朝着他的客人走了過去。

張兵離開以後,李帥和林惠兩個人卻有些冷場,最後林惠打開了話匣,對着李帥說道:“房間裏面飯菜都準備好了,我們一起先過去再說吧。”

補昨天的章節,網絡有問題,昨天晚上家裏掉線了。聯通的網速真是無言,整天的速度都是超級慢~~嗚嗚 李帥和林惠去到的包間並不是很大,但是裏面的裝潢佈置非常漂亮,中間擺放的桌子上面,已經滿是精美的菜餚。

兩個人享用這樣的午餐確實過於豐盛了一些,可是林惠卻說這個是爲李帥洗塵的,算作酒店裏面工作人員一同的心意。她既然這樣說了,李帥便和她一起坐了下來。

拿起筷子嚐了一下這些菜餚,李帥立刻感覺到了那種噴香柔滑的口感,確實每樣菜餚都是級品,雖然看起來很是尋常,在廚師的精心烹製之下卻全部都得到了昇華。李帥不禁問道:“這些菜品的價格如何?”

林惠回答說道:“這些飯菜都是我們酒店的掌勺師傅烹調的,價格自然不算便宜,像是這樣的一桌,需要三千多元。”

“三千多,”李帥點點頭說道:“難怪這裏的生意會這麼好,兩千多雖然不算便宜,但是相對這些菜品而言,確實不貴。”

“這裏的師傅可是我花費了不少心思才聘請過來的,他們當然都是我精心選擇的,每一個都是精英,剛開始的雖然名氣還不是太大,但是現在卻都已經成爲這個城市當中數一數二的名廚了。特別是我們的掌勺師傅,他原來只是一個飯店的師傅,後來被我挖了過來,現在可是我們的鎮店之寶”林惠面上帶着得意的笑容,因爲他在挑選這些人的時候着實花費了不少心思。

李帥看着林惠突然說道:“我看是因爲你原來出衆的手藝,所以纔會招來這些好的員工吧。”

驚訝的看了一下李帥,林惠說道:“你還記得我的手藝嗎?”

李帥說道:“那個是當然,以前吃過你做的那些飯菜,就是現在依然還是難以忘懷,這些菜餚裏面明顯有你當年的一些手法加在裏面,一般的廚師好像還沒有這樣的功底和技巧。”

林惠白淨的臉上微微泛出了一點紅暈,她眼神裏面帶着一些激動的說道:“你喜歡吃我做的飯菜嗎,那麼以後有機會我就親自動手再做給你吃。”

輾轉又念 “你的飯菜水準世界一流,我看這家飯店裏面手藝最好的是你纔對,如果你有時間的話,我真的想再次品嚐一下你的手藝。”李帥回味的說道。

林惠笑着說道:“那麼就這麼說定了,我晚上就回去準備一下,然後作些飯菜做給你品嚐。”

李帥想了一下說道:“還是不用這麼着急吧,酒店裏面的生意這麼火爆,你肯定每天都會很忙,等到有時間再說吧,我也不是很着急的。”

“沒有關係的,反正酒店裏面還有其他的管理人員,只要吩咐一下他們就可以很好的將酒店運行。如果不是這樣,我也沒有機會去到其他地方經營分店,現在我們酒店的連鎖分店,在國內都已經享有了一定的知名度,許多人都會專程慕名到我們的飯店裏面來進餐。”

“那麼酒店現在已經有了多少分店?”李帥隨口問道,因爲這家酒店的規模已經非常大了,他的想法就算其他地方也有經營,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規模。

林惠說道:“像是這樣規模的酒店在其他地方還有十七家,三分之二規模的有八十九家,一半大小的有一百二十八家。這就是我們酒店現在全部的聯營機構,總資產現在應該已經達到八億人民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