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聽到秦毅說的,何雲強忍著沒笑出聲,不過大長老倒是肆無忌憚的笑了出來,看著秦毅說道:「你這是何必呢?你可知道想要成為大弟子需要經歷什麼考驗?又可知道想成為真正的陣法師要經歷怎樣的磨難,與其這樣為什麼不去選拿一筆錢,好好的快活一番。」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聽到大長老說的,秦毅止不住的點頭,大長老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心中暗道看來普通人就是普通人,一點磨難就可以嚇退。

「大長老說的很有道理啊!…….」沒等秦毅說完,何雲在一旁的搶話道:「就是啊,大長老說的這麼有道理,那你就拿著錢趕緊滾蛋吧。」

說著,露出了嘲諷的笑容,傲氣的看著秦毅,那眼神如果會說話,就好似在說:想我這樣的人,你一輩子也成為不了!

「可是我已經選好了,不變了,等我再得到一塊幻彤令的時候再選擇一筆財富吧!」

說完,秦毅露出了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看著椅子上陰晴不定的大長老笑了笑。

大長老和其他幾位長老氣得臉色鐵青,他們知道自己是被這小子的外表所欺騙了。

這時,秦毅繼續說道:「我擁有幻彤令,所以這考核就不免了對吧,可以直接成為首席大弟子,我相信大長老一定會嚴格按照這牌子的規矩辦事對吧。」

大長老冷哼一聲說道:「哼,的確如你所說,前面的考核都不用了,只需要進行修為測試就可以了,來人把修為鏡拿來。」

聽到大長老妥協,何雲心中不甘,他作為幻彤陣閣第三代傑出的弟子之一,與其他的幾位是最有實力爭奪首席大弟子位置的,因為閣中有規定,只要你不是最新一屆的弟子就不能成為首席大弟子,所以這樣一來第二代弟子無論怎樣出彩也只能跟著其他長老學。

而首席大弟子不同,他不僅可以得到幻彤陣閣的鎮閣之法,還可以受到大長老和閣主的雙人指導,可謂是所有弟子憧憬的夢境。

可現在這一切都被這個渾身破破爛爛如同乞丐一般的傢伙打破了。

片刻,修為鏡被拿了上來。

「你往前一站便可。」大長老淡淡的說了一句,秦毅聞聲站了上去。

可等了好久,鏡子沒有一點反應,大長老皺了皺眉頭問道:「這修為鏡是壞了嗎?」

將修為鏡抬上來的弟子腦袋搖的跟個撥浪鼓一樣,接著大長老自己親自站了上去,只見鏡子中漸漸散發出無數道五顏六色的光線,這每一道光線都代表著一個階段的修為,而大長老足足有十幾道。

大長老竟然是煉虛後期的境界,何雲都不禁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其他的長老更是緊張的咽了口口水,沒想到這大長老的境界又有所提升,雖然只是一個小境界,但實際上有著千差萬別。

現在也只有大長老本人和秦毅的表情淡定如水。

「這鏡子沒問題啊,你再站上去。」大長老站上去只是為了檢測這鏡子有沒有問題,事實檢測后發現並沒有什麼問題。

可是等秦毅再站上去的時候,鏡子又是沒有了任何動靜。

「這是怎麼回事?」

「修為鏡一直可以測試出合體巔峰強者的境界,若是超出合體巔峰到達大乘境界,修為鏡便也測試不出來了,可是…….」

大長老說著緩緩看向了秦毅,那意思在明白不過了,難道說秦毅已經突破了合體境界一步大乘了?

「不可能,不可嫩一個大乘強者怎麼會在意咱們幻彤陣閣的一個首席大弟子的位置,換句話說他怎麼會在意首席大弟子的位置,按理說閣主的位置給他都夠了。」

其他幾位長老忽然反應過來,喊道。

被這麼一說,大長老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可既然不是這個理由,那就只有最後一種,大長老目光複雜的看著秦毅一字一句的說道:

「你是凡人?」 大長老此言一出,滿座皆驚,什麼這個手持幻彤令的小子竟然是一個凡人?還要當首席大弟子!簡直是荒唐。

「大長老,這小子騙咱們,咱們乾脆給他扔出去殺了算了!」一旁的三長老怒視著秦毅說道。

「哎呦,你們又沒說凡人不能當首席大弟子,再者我一開始也沒說我不是凡人啊,所以哪裡騙你們了?到時你們現在似乎是不想聽從始祖的意思,見到幻彤令也不照做?」

聽到秦毅又把幻彤令拿出來說事,幾位長老都是臉色一變,不過仍然是黑著臉看著秦毅,那眼神彷彿在說:你除了能拿幻彤令說事,還會幹什麼?

而秦毅則是無視了這幾位長老吃人的表情,死死的盯著大長老看他有什麼反應。

過了好一會,緊閉雙目的大長老緩緩睜開,淡淡的說了一句:「既然始祖留下過條例要我們無條件遵守持有幻彤令的人的要求,那我作為幻彤陣閣的長老就不能不遵循。」

「來人,找個弟子給他帶下去,妥當安排。」說完,大長老起身向後面內閣走去,頭也不回一下,聽聞大長老的安排秦毅微微一笑:「大長老,等一下!」

「嗯?」剛走出去的大長老腳下微微一頓,這小子又有什麼要求,縱使他修鍊百年,經歷過大風大雨,此時心中都難免有些憤怒。

「說你還有什麼事?」大長老盡量讓自己保持冷靜。

「您說我現在也是首席大弟子了,身上沒有一件趁手的武器,是不是有些說不過去啊。」說著,秦毅露出了人畜無害的笑容,看著大長老。

聽聞秦毅索要武器,大長老的心中的石頭還是微微放下了,他們幻彤陣閣雖然有著很多始祖留下的陣法,但並不代表沒有武器了,隨意的一些兵器讓他隨便選就好了,只要不是靈器他隨便選。

「來人,把兵器拿上來讓他選。」大長老不耐煩的說了一句,不料秦毅卻再次打斷道:「大長老,不用這麼麻煩,你把那個給我當作兵器就好。」說著,秦毅伸手指向了原先大長老坐在那裡的桌子腿。

大長老皺了皺眉頭,一個桌子腿有啥可好要的?

「不是那桌子腿,是桌子腿邊上用來固定的木棍。」

經過秦毅這麼一說,大長老才注意到自己的這檀木桌的兩個前腿之前橫著一根木棍使得兩條腿保持平衡,不易折斷。

「大長老,那是我當時心急之下想到辦法,便從外面撿來了一根木頭橫在了那裡。」

這時三長老說道,大長老會意了這其中的意思,三長老話里話外就是說那木棍什麼用都沒有,就是外面隨意撿的。

「那好,既然你想要便拿去吧。」話落,大長老抽出了那根木條扔給了秦毅。

秦毅拿到木條認真的感受了一下,滿意的點了點頭,是自己想到的東西,接著微微屈身說道:「那弟子秦毅先走了。」說完,秦毅又看向了三長老說道:「三長老您的運氣簡直太好了,多謝。」

秦毅留下的沒緣由的話,讓諸位長老腦子有些亂,為何秦毅得到了這跟木條后顯得有些迫不及待,為什麼最後說三長老的運氣太好?

這些本來應該讓他們引起重視的行為和言語,卻因為秦毅是個凡人讓他們給忽略了。

「行了,大家都回去吧,記住五天後我們就要參加陣法大賽了,咱們幻彤陣閣已經連續幾年都被五靈郡壓上一頭,今年說什麼都要反擊!」

大長老也懶得去想秦毅的破事,反正他這個首席大弟子的頭銜掛著就是了,至於本事他才懶得去教,相信到時候閣主也不會教,就讓他自生自滅好了。

離開了大殿的秦毅,拿著木棍沒走兩步就遇到了將他送去住處的弟子。

「師兄好,我叫魏勛員,第三代弟子,奉長老之命帶您去住的地方。」

秦毅成為了首席大弟子的事情很快就在幻彤陣閣里傳了出來,這其中主要是何雲在搞鬼,他想要聯合其他第三地弟子的翹楚一同聯合對付秦毅,到時候逼的秦毅自己扔下首席大弟子的頭銜,那他們就可以繼續名正言書的爭奪了。

「師兄,你是怎麼征服大長老和那些長老們成為首席大弟子的啊。」魏勛員一臉期待的看著秦毅,說實話當他聽到首席大弟子不是那些第三代弟子翹楚的時候,也是有些震驚。

可秦毅卻搖了搖頭說道:「是我提出來的,並且通過測試也知道了我是一個凡人,但是我有幻彤陣閣的令牌,所以就成為首席大弟子。」

秦毅平靜的說著這些,但魏勛員聽到這些就猶如晴天霹靂一樣,尤其是秦毅那句「我是個凡人」更是給了他當頭一棒。

他站在那裡,盯著秦毅遲遲不肯移開目光,怎麼可能,首席大弟子怎麼會是一個凡人呢?

三國之戰神召喚 「行了,我真是一個凡人,你別琢磨了,快點帶我去我住的地方吧,這一天都要累死我了。」秦毅說的這話不假,現在他沒了真元,身體也不想以前一樣了,他現在就是真真切切的凡人,不吃飯會餓,不睡覺會困,不喝水會渴。

魏勛員被秦毅拍了一下之後,眼神錯愣的在前面領路,走了一會兩人來到了一處小院。

「師兄,這是我住的地方,因為首席大弟子的專用房間還沒有收拾出來,所以你先在我這裡湊活一段時間,那間是我的屋子,這間是你的。」

說完,魏勛員領著秦毅走了進去,看到裡面被收拾的一塵不染時,秦毅滿意的點了點頭。

「謝謝你收拾的這麼乾淨,我自己休息一會,不用一直圍著我轉了。」

秦毅說完便躺在床上閉眼休息了,而魏勛員退了出去站在門口看著裡面的秦毅想到這師兄還真是客氣,不管他是不是凡人,我都跟定了,反正有能力成為首席大弟子肯定是有原因的。

而屋子裡的秦毅雖然表面上是閉上眼睛睡著了,但實際上他是在沉思接下來自己怎麼辦。

陣靈大陸,陣法為尊,但這裡的最低修為也是金丹,像自己這樣什麼都沒有的普通人根本就是整個大陸最底下的人群。

走在街上如同過街老鼠一般,在陣靈大陸,你可以不是優秀的陣法師,但你至少要會修道,因為這樣你至少還可能被優秀的陣法師看上當保鏢。

可你要是一個凡人,什麼都沒有,隨便一個人就可以騎在你頭上拉屎撒尿,屬實悲慘。

不過好在自己還有布陣的本事,他現在丹田處的真元被一個陣眼所替代,陣眼是陣法師的命根子,就跟丹田是修鍊者的命根子一樣,一旦被破壞就會成為廢物。

所以現在秦毅急需一個保護自己的人。

再想到自己獲得的這個武器,這根看上去普通的木根其實叫破陣神木,是當年前世那個人稱霸陣靈大陸大陸留下的。

現在人們口中相傳的無數陣法大師都敗在了這跟木頭上,只不過後來自己前世一飛升就隨意丟在了幻彤陣閣中,結果讓那不識貨的三長老拿去墊桌子了。

想著想著,秦毅便睡著了,不知過了多久,他隱約聽到有人敲門,緊接著就是魏勛員的喊叫聲:「師兄,師兄,何師兄和歐陽師兄來了,看樣子來者不善!」

秦毅正做著美夢,結果被吵醒,皺著眉頭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不就是兩個人來了嗎?幹嘛大驚小怪的。」

「不是的師兄,他們身後有一堆人,看上去來著不善,估計是因為嫉妒你成為了首席大弟子。」

聽聞,秦毅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之前自己有實力的時候被人嫉妒,現在凡人一個也被人嫉妒?看來都怪自己長得太帥啊。 秦毅想著,伸了一個懶腰,慵懶的說道:「走去看看,到底是誰這麼羨慕哥。」

聽聞,魏勛員一臉的黑線,都現在這個時候了,大師兄還能開出這樣的玩笑,到底是真的自信還是無知和無畏啊。

「喂,裡面的人聽著,趕快給我滾出來!」何雲和歐陽精站在院子門口喊道,不是他們不想進去而是這裡面實在是太髒了,進去了有辱他們的身份。

結果話音剛落就聽見裡面傳來聲音,氣得他們臉色發青:「叫喚什麼叫喚,老老實實門口蹲著,我這不出來嗎?」

這哈越聽越像是跟狗說的啊。

「哼,呈口舌之快罷了。」歐陽精看到秦毅那衣服邋遢的樣子眼神中出現了更多的不屑,他身後的那些弟子看到秦毅這個樣子紛紛瞥了一個白眼

還真別說,秦毅現在這副打扮,還真的配得上這院子的葬落程度,就連他們這些不出菜的弟子都不住這樣的地方。

這時,不知道哪裡說的話:「我說魏勛員,你就住這種地方啊,怪不得你天天身上都這麼臭。」話落,人群中響起一片笑聲,何雲和歐陽精身為第三代弟子的翹楚理應制止,可卻也笑而不語。

「我說兩位傳說中的陣法天才,像剛剛這種情況,你們也不管嗎?」

秦毅嘴角微微一笑,說道。

「切,你以為你是誰啊?再說了,別人說什麼話我還嫩管著不是?」何雲神氣的說道,一旁的魏勛員羞著臉,見秦毅還想在反駁什麼,趕忙阻攔道:「師兄你別跟他們爭了,爭不過的。」

看到魏勛員的樣子何雲更加得意,鼻子揚得老高,秦毅見了則是白了他一眼說道:「你啊,你啊,就是太能忍,所以別人才會欺負你的。」

說著他拍了拍魏勛員的肩膀,然後看向了何雲淡淡的說道:「希望當這份東西我以首席大弟子的身法交給長老們聽的時候你還能是這一幅桀驁不馴的表情。」說著,秦毅從手中緩緩拿出了一個類似於靈石的東西,嘴角微微一勾問道:「認識這東西嗎?」

「這…怎麼可能,你怎麼會認得這東西?」何雲見到靈石錄音器大驚失色。

雖然在陣靈大陸上靈石錄音器非常普及,但那些事擁有真元的人才可以通過真元入侵才會知道的,不然他跟一個靈石沒什麼區別。

可秦毅一個凡人怎麼會看出來的?

見到何雲驚慌失色的表情,秦毅滿意的點了點頭。

「很好,我現在很喜歡你這幅表情。」

秦毅這句話在何雲聽起來就像是一個巴掌打在了他的臉上一樣,緊接著他露出了陰狠的表情。

秦毅見狀假裝緊張的說道:「哎呦,你可別嚇我,不然我手一使勁捏碎了這東西,到時候整個幻彤陣閣都能聽見你說的話,到時候豈不是更丟人。」

果然,說完這句話,何雲那怒視的眼神漸漸消失,換之的則是眼角抽動了兩下,心中無數只草泥馬奔騰而過,這秦毅凡人一個,怎麼會知道這麼多?

「你到底想怎麼樣?」此時何雲也冷靜了許多,他不斷的告訴自己不要和一個凡人計較,不要和一個凡人計較。

「嗯?你問我想怎麼樣?我記得不是你們屁顛屁顛拋過來找的我嗎?還一上來就侮辱我的人?你所該怎麼辦?」

秦毅這也算是提了一個醒,何雲皺著眉頭喊道:「剛才是誰說的那句話,給我站出來!」

剛剛那說話的弟子聽到何雲的吼聲後知道自己完了,小聲應了一聲,膽怯的走到了何雲身前。

啪。

何雲二話沒說,一個大嘴巴的扇了過去,一時間那弟子沒反映過來,再加上何雲的境界不知道比自己高了多少,想躲開的機會幾乎微乎其微。

「怎麼樣,你滿意了嗎?」打完那名弟子,何雲咬著牙看向秦毅問道。

可秦毅卻是搖了搖頭說道:「首先他是罵了我的人,第二我有說過用你管嗎?換句話說輪的著你管嗎?」

卧槽!秦毅的一番話直接把何雲弄的炸鍋了,自己堂堂第三代弟子天才,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侮辱,一時間何雲腦子裡什麼都沒想。

愚妻不候 他現在只想把秦毅打一頓,給他點教訓。

「何雲,不能衝動啊!」一旁的歐陽精看到何雲衝動的行為時心中暗道一聲不好,本來今天兩人過來就是想侮辱一下這個凡人首席大弟子,結果這下子一鬧可好了。

一旦打起來,何雲這就是以下犯上啊,在幻彤陣閣執法堂這可是重罪。

面對何雲如疾風般的速度,秦毅不驚不慌,雖然自己沒了真元,沒了修為,但陣眼還在,布陣的手法還在,再加上無數陣法,很快秦毅就布下了一個加速陣。

因為時間有限,範圍很小,但剛剛夠秦毅用,只見秦毅負手站在那裡,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根木頭。

魏勛員站在後面跟看傻子一樣的看著秦毅,心中暗道難道師兄就打算拿這個對付何雲師兄嗎?顯然是以卵擊石啊,再說他一個凡人,拿什麼去抗衡道法?

可眼瞅著自己現在上去幫忙已經來不及了,並且就算自己上去了,在何雲師兄這樣實力強橫的弟子身上,他自己也討不到好果子吃。

何雲身後那群弟子看到自己的老大飛身出去的時候,彷彿都看到了秦毅頭顱被老大一下打爆的場景,尤其是那剛剛被扇了一個嘴巴的弟子。

他不敢恨何雲,所以便把所有的仇恨都放在了秦毅身上。

砰。

只見,當何雲的拳頭離秦毅只剩不到幾毫米的時候,秦毅右手的拿出的一根木棍就抽到了何雲的身上。

不好好搞科研就要繼承億萬家產 何雲一陣吃痛,手上的力氣歇了大半,趁機秦毅抬教一踹,將他踹飛了五六米,但對於這個距離,秦毅並不滿意。

要不是自己成為了凡人,一定不是五六米這麼簡單,恐怕那時候何雲就是一具屍體了。

但僅僅是這樣,眾人就震驚的合不上嘴了,在他們眼中何雲師兄是多麼的厲害,就算不比陣法,武技和道法都是很多人不可觸及的位置。

可剛剛和那個傳言中凡人首席大弟子交手,竟然直接被踹了回來?

就連何雲本人都覺得不可思議,雖然秦毅並沒有重傷自己,但自己被踢飛,已經可以說是非常恥辱了,正當他還想沖向秦毅的時候,歐陽精攔住了他,在他耳邊說了幾句。

「好,我聽歐陽師兄的,秦毅你給我記著,五天後的陣法大賽,雖然咱們是同一個門派,但你身為首席大弟子我也有資格挑戰你,到時候我一定讓你百倍奉還!」

看著何雲惡狠狠的說著,秦毅臉上完全沒有驚慌之色,反而是平靜如水,看著何雲淡淡說道:「我等著!」

但秦毅的平靜在他們眼裡不過是裝逼罷了,與是何雲冷哼一聲,帶著一群人離開了。

等何雲他們走遠,魏勛員這才從震驚中緩了過來,興奮的跑道秦毅身邊:「師兄你真厲害,看著他們風光的過來,灰溜溜的離開,真是解氣!」

「不過話說回來,外面不都說你是個凡人嗎?就連你自己都說是凡人,為啥你能直接踢飛何雲呢?」

面對這個問題秦毅也不好解釋,總不能說出自己是紅塵身的事情,又告訴他現在有著所有陣靈大陸的信息,知道所有隱居的恐怖大能的信息?

「其實不是我太厲害,是何雲太弱了。」秦毅假裝無奈的搖了搖頭,又回到了屋子休息,不得不說,沒了真元就是難受,動換一點都覺得累的要死。

門外只留魏勛員在風中凌亂,他剛剛聽到了什麼?秦師兄說何雲太弱?

其實是真的,只不過魏勛員不相信而已。 回到自己房間的何雲,氣得摔砸了房間中所有的東西,並且叫人吩咐下去,誰要敢傳自己被那個秦毅踹飛的地方,保證讓他看不到轉天的太陽。

翌日,清晨。

「師兄,大長老他們傳你過去。」魏勛員一早就收到了通知,說是大長老在大殿等著首席大弟子過去有事跟他說。

秦毅簡單的說上了一件衣服,也不穿指定的法袍,就好似這幻彤陣閣是他們家的後花園一樣,慵慵懶懶的走了出來,路上還去了飯堂在眾人錯愣的目光下拿了些早飯。

「嘖嘖,幻彤陣閣的早飯還是不錯的嘛。」秦毅看著這些樣式就胃口大開,入口后飯食更是可口,當然他也知道這飯里也有真元的存在。

他一邊享受著一變走了出去,只是沒看到在這個區域的早飯側面,立著一個牌子「長老專門,任何弟子禁止拿取。」

不過時,秦毅端著早飯出現在了大殿,隨意找了一個地方一竅二郎腿就坐下了。

眾長老一看秦毅手中的早餐,微微一愣,這小子tm還真敢拿?

此時秦毅和大長老吃的東西完全一樣,想都不用想,他一個首席大弟子拿的竟然是長老專用的早餐,那裡早餐裡面有著很多的真元精華,吃進肚子會讓修真者一天都感覺精氣神充足。

可要是被凡人吃到,那除了極其美味什麼都沒有了。

「大膽秦毅,你真當自己有了令牌就可以為所欲為了?誰讓你吃的早飯?」

見到三長老生氣,魏勛員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都怪他當時也不阻止一下秦毅,可是他也知道自己阻止也沒用。

名偵探世界的警探 嗯?

聞聲秦毅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看著暴跳如雷的三長老笑道:「三長老,難道這早飯不是給人吃的嗎?」說完,秦毅頓了一下繼續說道:「還是說給狗吃的?」

聽聞,氣得三長老要命,論誰也能聽出秦毅這是在罵他們是狗啊,三長老焦急的看了看大長老,可見大長老一副沒事的樣子,似乎並不想插手,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看到沒有,大長老都沒說什麼,你在這蹦躂啥?」說完,秦毅又做了回去繼續吃起了早餐。

就這樣,等大長老和秦毅都吃完,大長老才緩緩開口說道:「你吃也吃飽了,接下來該說說把你叫過來的正事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