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啦啦!”大雨落在了地面之上,那雨水無比的冰冷刺骨,讓人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呼風喚雨!傳說中八陣圖能夠呼風喚雨,逆亂陰陽,難道這一切都是真的嗎?”道門中的所有人此刻腦海中都冒出了這個想法。

從劉致澤開始呼風喚雨的時候,他們已經感覺到自己已經有了生命危險,估計只要劉致澤一聲令下,自己就會灰飛煙滅了。

“斗轉星移,八陣圖現,蛇蟠陣。”劉致澤再次大叫一聲,風雨停了,但是整片空間直接變成了夜晚,天空中更是出現了無數的星辰。

隨着劉致澤的手指而動,那些星辰更是變動了起來,形成了一個怪異的形狀。 與此同時,四周開始升起一股恐怖的氣息,這股氣息讓人聞風喪膽,哪怕是身爲無品抓鬼師的蒼琅道人感受到這股氣息後,身體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他感覺的到,這股恐怖的氣息如果真的是針對自己的話,恐怕自己是躲不過去了,他的臉色頓時變得蒼白無比,想來他應該也開始害怕了。

“八陣圖,諸葛和,那不是你們諸葛家的八陣圖嗎?你趕緊收回來啊,不然蒼琅道人要完蛋了。”

道門中有人大叫了起來,他們都知道,劉致澤施展八陣圖是針對蒼琅道人而去的,所以一個個的都開始向諸葛和說話了。

因爲在場的人之中也只有諸葛和和他們是一條心的,同時他們也認爲八陣圖是諸葛家的,認爲諸葛家一定有能力收回去的。

諸葛和臉色也是蒼白無比,他感受到這股恐怖的氣息也是十分的害怕,這就是八陣圖的力量嗎?爲什麼會這麼恐怖。

他搖了搖頭,苦笑一聲,道“我並不知道如何才能收回八陣圖。”

臥槽!!道門中人傻眼了,尼瑪的,你身爲諸葛家的人,竟然不知道如何收回你家老祖宗的留下來的寶物,你怕是坑人喔。

“劉致澤,快停手,否則你會被整個道門視爲公敵的。”有人大叫了起來。

畢竟蒼琅道人是因爲他們的關係才被喊到成都來的,所以,一旦蒼琅道人真的出了事,那麼他們也難辭其咎。

“停手?不存在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停手了,又不會說話,又不會打架,只能利用寶物殺你們了,不過你們也別擔心,等我弄死了這個老傢伙,你們會去陪他的。”劉致澤搖了搖頭說道。

我曰了!!道門衆人差點沒有噴血。

他們到現在爲止才發現自己小看了劉致澤,沒想到劉致澤不只是要弄死蒼琅道人,而是要連他們一起被抹殺了,這尼瑪的可就有點過分了喔。

“嘶嘶!”就在這時,整片天地內都響起了一道道讓人心驚膽戰的聲音。

這是蛇吐信的的聲音,衆人聽到這聲音,他們知道,蛇蟠陣已經成了,如今,只需要劉致澤動一動手,估計蒼琅道人就會直接被蛇蟠陣給鎮壓了。

“主公……”這時,諸葛領和諸葛秀大叫了起來。

助理夫人:壞壞總裁請剋制 他們之前因爲被震驚住了,所以一直沒有阻攔劉致澤,畢竟他們也是第一次看見八陣圖,可是卻沒想到短短的幾秒鐘內,劉致澤竟然已經把八陣圖施展開來了。

如果劉致澤真的殺了蒼琅道人,那道門肯定會牽連南諸葛的,所以他們纔想要阻止一下劉致澤,讓他不要做這樣子做。

劉致澤只是淡淡的撇了他們一眼,卻是沒有說話,殺心以起,怎麼可能就這麼放手呢?

“嘶嘶~”那一道道讓人心驚膽戰的聲音再次響起,緊接着,四周的空間內,時不時的出現一道黑影。

衆人額頭的冷汗直流,他們看清楚了,那是一條大蛇的身子,看到那蛇身,所有人的身體再次顫抖了起來,看來劉致澤是真想殺了蒼琅道人了啊。

而作爲當事人的蒼琅道人也沒有閒着,他的雙手不停的捏着指訣,在他的四周出現了一個護罩,他想要利用陣法來保護自己。

此刻的蒼琅道人也是臉色蒼白,冷汗直流,全身都溼透了。

第一次見到八陣圖,沒想到是別人用來對付自己的情況下,真是該死啊。

他現在甚至都後悔的要死,爲什麼自己要請纓來到成都,如果不來到成都,也就不會有這麼多的事了,如果不來到成都,自己也就不會有生命危險了。

“吼~”忽然,一聲巨吼聲響起,在蒼琅道人腳底下忽然出現了一個黑漆漆的洞口,一個諾大的蛇頭從中鑽了出來,張開了血盆大口就向着蒼琅道人直接咬了過去。

“不要啊!”蒼琅道人發出了一道淒厲的慘叫聲,一股強悍的氣息從地底升起,看着那個巨大的蛇頭,蒼琅道人想要離開原地,但是他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動不了了。

就在那諾大的蛇頭即將吞沒蒼琅道人的時候,就在這時,一道金色虹光從天而降,直接打在了那巨大的蛇頭之上。

“吼~”那巨大的蛇頭髮出了一聲怒吼聲,直接縮回了黑洞內,地面也恢復了過來,那股讓人心悸的氣息也隨之消失。

劉致澤眉頭一挑,臉色變的難看了起來,蛇蟠陣竟然被破了?

與此同時,天空中散發着金色光芒的卷軸慢慢的合攏,從天而降,落在了劉致澤的手中。

“是誰?”劉致澤看向了四周大叫了起來,這特麼的到底是誰,竟然破了自己的蛇蟠陣。

“小友,手下留情。”一道蒼老的聲音從天而降,響在了所有人的耳旁。

衆人一驚,急忙轉頭看去,就看到天空中顯現了一個蒼老的人頭,看到這個老者,劉致澤的眉頭一挑,這個老頭自己在夢中曾經見過,是個靈亮道人一起的蒼蒼道人。

“見過蒼蒼道人。”這一刻,在場的所有人,除了劉致澤關瞳馬淵南宮劍在內,全部都跪了下去,對着天空中那個老者行禮。

“澤哥,這是誰啊?”站在劉致澤身後的南宮劍馬淵關瞳走了過來,疑惑的問道。

“鬼知道。”劉致澤撇了撇嘴,臉色有些難看,這個老頭,自己一開始還感謝他在夢中救了自己,可是沒想到這麼快就來妨礙自己做事了。

不過,看到現場所有人都跪了下去,劉致澤基本也能猜得到他的身份,必然是道門的某個高層,否則,不可能會有這麼大的排場。

“起來吧。”那老者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後纔看向了劉致澤,繼續道“小友,這位是我師弟,還請小友手下留情放他一條生路。”

“你師弟?”劉致澤一愣,蒼蒼道人,蒼琅道人,還真特麼是喔,劉致澤的眉頭皺了起來,這個老頭可不簡單,連靈獄的典獄長都害怕他,現在他更是親自現身了,自己要不要給他這個面子呢?

“是的,小友,非常抱歉,我不知道他是去了南諸葛,否則的話,我定然不會讓他前去的。”蒼蒼道人繼續說道。 從蒼蒼道人的話裏面,劉致澤倒是不難聽出,這個蒼蒼道人對自己師弟還是很好的,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師弟是來了南諸葛,否則的話,他也不會讓自己師弟來了。

畢竟他是知道劉致澤在這的,就算劉致澤沒有那個本事鬥得過蒼琅道人,那自己也不願意讓蒼琅道人鎮壓了劉致澤。

聽到蒼蒼道人這麼說話了,劉致澤倒是覺得,應該給他個面子纔對,畢竟前些天,這老頭還救過自己,要不是他們的話,自己估計已經魂飛魄散了。

而在場的道門中人更是疑惑了,爲什麼蒼蒼道人會對劉致澤說出這樣的話啊。

按理說蒼琅道人差點就被劉致澤鎮壓了,蒼蒼道人應該要強勢出手鎮壓劉致澤纔對啊,可是……劇情不對啊。

“小友,如果你覺得我面子不夠大,那讓靈亮道人與你說說如何?”蒼蒼道人淡淡的說道。

聽到靈亮道人四個字,劉致澤趕忙擺手,就靈亮道人那暴脾氣,媽的,要是讓他和自己說話,自己肯定要被噴的狗血淋頭不可。

既然蒼蒼道人已經發話了,那自己就放過蒼琅道人算了,當即道“罷了,離開吧。”

“謝過小友。”蒼蒼道人含笑點了點頭,再次看向了道門中人,繼續道“小友,那他們呢?”

“臥槽!!老頭,你別太過分了,要不是我及時出關,估計南諸葛今天就被除名了。”劉致澤大叫道。

他說的倒是實話,如果不是劉致澤出現的及時,一旦護山大陣被破,那麼南諸葛絕對會遭受到有史以來最慘烈的滅族之禍。

“可……這不也沒事嗎?要不……我尋靈亮道人來?”蒼蒼道人笑道。

“額,你們也都滾吧。”劉致澤實在是沒話說了,就當是賣這兩個老頭的面子了,不然的話,等靈亮道人出來,自己非要被罵死不可。

“謝過小友。”蒼蒼道人眯着眼睛笑了起來,看起來他此刻很高興,就聽他繼續道“道門弟子聽令,從即日起,劉致澤正式成爲我道門榮譽長老,凡是見者皆以高層見面之禮對待。”

我靠!!衆人眉頭一挑。

榮譽長老?劉致澤竟然一下子就成爲了道門的榮譽長老?而且還要自己等人用和道門高層見面的禮數對待?開特麼什麼玩笑啊?

他纔多大啊,竟然讓自己用那種禮數對待,如果是一個極品抓鬼師,或者是神品抓鬼師,那麼他們不會有任何的意見。

可是劉致澤看着那麼年輕,而且本事也沒有達到那個程度,憑什麼啊?

只是,現在蒼蒼道人都開口了,他們也知道,已經成爲定數了,他們就算是想反抗也反抗不了。

“是。”道門衆人撇了撇嘴,雖然很不情願,但是不得不說,如果不是蒼蒼道人的話,估計自己等人真的要把命留在這裏了。

“師弟,你暫且先跟隨着劉小友,等劉小友來京都之後,你再行離開。”蒼蒼道人看着蒼琅道人說了一句,然後那天空中的法身直接就散去,就當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得。

蒼琅道人聞言臉部抽搐了起來,竟然要自己跟着劉致澤?他可是忘不了剛纔劉致澤想要鎮壓自己的樣子。

但是自己師兄已經開口了,自己也不能拒絕,只能趴在地上點了點頭。

等到蒼蒼道人離開後,一羣道門的人才看向了劉致澤。

他們的眼神中,有羨慕,有嫉妒,有恨。

羨慕嫉妒的話,無非就是因爲劉致澤以小小年紀成爲了道門榮譽長老的事情,而恨的話,則是因爲劉致澤把他們攔在了山腳下,讓他們不得上山使用血池。

https://ptt9.com/117514/ 不過現在說什麼也都沒有用了,畢竟木已成舟,劉致澤這個榮譽長老是當定了。

“看什麼看?你們還不想走是嗎?”劉致澤惡狠狠的瞪了所有道門中的人。

既然自己答應了蒼蒼道人放過所有人,那就不會食言,不過如果說,有誰想不開想要尋死的話,自己倒是不介意送他一程的。

聞言,道門中的人,二話沒說,直接轉身就離開了,數百人,急急忙忙的跑到南諸葛來,結果什麼都沒有得到,現在又要像只喪家之犬一樣的離開。

他們恨啊,但是卻又沒有一點辦法,因爲他們鬥不過劉致澤。

等到道門中人全部離開後,整個山腳下才爆發出了一道道刺耳的歡呼聲。

這是數百年來南諸葛第一次這麼強勢,雖然說以往道門中人不敢拿諸葛家的人如何,但是多多少少還是有些欺負的。

然而,就在今天,這位新主公,硬生生的壓制住了無品抓鬼師,讓四五百個道門的弟子同時低頭,這是有史以來最讓人激動人心的時刻了。

“主公英明神武,神威蓋世,永垂不朽,一統三界。”所有的南諸葛人在這一刻都歡呼的大叫了起來,一時間,聲音震動了無數的山脈,實在是讓人太興奮了。

而作爲當事人的劉致澤則是沒有大叫着,反而是撇了一眼蒼琅道人後就直接向着山上走去了。

蒼琅道人和南諸葛家的人緊跟在其後也都紛紛上山了。

今天南諸葛的事情,也算是真正的讓劉致澤名動陰陽了,在接下來的五分鐘後,劉致澤的大名算是傳遍了整個陰陽界。

手握八陣圖,強勢鎮壓無品抓鬼師,逼迫道門領袖之一蒼蒼道人低頭求情。

無論是哪一件事情,都讓所有的修道士羨慕嫉妒恨,不說其他的,就說逼迫道門領袖低頭求情一事,都足以讓劉致澤吹噓一輩子了。

而此刻,在京都內,十八大家族同樣也是震驚、羨慕和恨。

特別是北諸葛,他們沒想到劉致澤竟然在短短的一年內竟然成長了這麼多,如今更是貴爲道門的榮譽長老。

雖然榮譽長老沒有實權,但是蒼蒼道人,讓所有的修道士見到他都要行禮,這就足以證明他的身份之高了。

北諸葛更是開始後悔了,沒想到自己竟然看走了眼,如今南諸葛跟在劉致澤身後,那麼以後南諸葛的發展肯定要超越北諸葛的。

如果真到了那個時候,世上就該知道,只有南諸葛而沒有北諸葛了。 因爲劉致澤的事情,已經鬧的是天翻地覆了,從人間各大家族,到冥界陰司,沸沸揚揚的,各大家族也開始自己的謀劃了。

數天後,京都諸葛家。

“諸葛和,劉致澤的本事真有那麼大了嗎?”一個老者坐在客廳的主位上對着下方的諸葛和說道。

“是的,家主,我親眼所見的。”諸葛和把那天的事情說了一遍,聽完後,整個客廳內的人都是一愣一愣的,包括北諸葛如今的家主在內都是滿臉的震撼之色。

“沒想到啊,劉致澤竟然已經成長到如此地步了,看來咱們想要奪取八陣圖是更加更不可能了。” 奶爸戲精 老頭嘆息一聲的說道。

“家主,如今南諸葛已經臣服於劉致澤了,你看我們需要做點什麼嗎?”另外一箇中年男子問道。

“送點禮物去給劉致澤吧!如今的他,我們已經得罪不起了。”老頭嘆息一聲。

事到如今,他也不得不承認,劉致澤他們的確是得罪不起了,不說劉致澤在道門的身份,光是他如今的實力,如果諸葛家老祖沒出現的話,那麼就算是整個北諸葛都已經不能拿劉致澤怎麼樣了。

“可是當初,我們針對過他的,他會罷休嗎?”又有人問到。

“他會不會罷休就不是我們的事了,反正禮送到,他會知道怎麼做的。”老頭皺着眉頭說道。

畢竟南北諸葛家是一家人,劉致澤也不可能真的說滅了北諸葛,如果自己現在服軟的話,或許還能減少一些劉致澤對北諸葛的偏見。

“是,家主。”諸葛和說了一聲後就直接離開了。

京都夏侯家族內。

夏侯櫻夏侯落兩位站在一名中年男子的面前,她們已經接到消息了,說是劉致澤成爲了道門的榮譽長老,並且差點斬殺了無品抓鬼師。

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兩女別提有多震驚了,而夏侯落更是在慶幸,看來自己當初是押對了,如今站在她們兩女面前的就是夏侯家族如今的家主。

“小落,看你是對的,如今劉致澤已經崛起了,相信他不日就會進入京都了,到時候你們去接待一下吧。”男人淡淡的說道。

當初夏侯落說要把夏侯家押在劉致澤身上的時候,整個夏侯家族的人都反對了,可是沒想到,夏侯落竟然押對了,劉致澤已經崛起了,看來夏侯家族崛起之日也不遠了。

“爸,那我們現在需要怎麼做呢?”夏侯落問道,那秀眉之上也閃過一絲喜悅。

“如今還未站隊的家族已經少之又少了,既然你押到了寶,那夏侯家族也就沒有什麼好說了的,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做吧!認劉致澤爲主。”

男人嘆息一聲,冥界十殿閻羅的爭鬥已經持續數千年了,到了現在,爭鬥的更加過分了。

甚至都已經來人間拉人去冥界戰鬥了,而夏侯家作爲沒有戰隊的家族來說,自然也就躲過了一劫,可是大家都知道,冥界是不可能讓某個家族落單的。

要麼,你就加入一方,要麼,就十方一起對付你,反正就是這麼個意思了。

而如今,劉致澤崛起了,相信以劉致澤的本事,他是不可能爲了十殿閻羅效命的,估計以後劉致澤會另開一方,成爲中介方,不參與任何的爭鬥,而這個時候,夏侯家族也就能獨善其中了。

“好的,爸。”夏侯落點了點頭,那玉臉上閃過一道不經意的笑容,總算是等到你了。

京都劉家內,依然是爭吵的熱火朝天的。

先前說過,劉致澤的父親劉純是劉家出去的,這一點,劉家早就知道了,一開始他們沒有在意,畢竟劉純也不會給劉家帶來什麼麻煩事。

可是如今劉純的兒子,劉山元的孫子成爲了道門的榮譽長老,並且擁有了強大的力量,這讓劉家不得不好好的商量一下了。

畢竟如今劉山元可還在劉家關押着,萬一劉致澤前來要人,那他們劉家可就要玩完了。

“我覺得目前我們應該要把劉山元先放出來,並且要好生對待才行,否則,等劉致澤入京要人,看到劉山元的樣子,肯定會遷怒於我們劉家的。”一箇中年男子說道。

“贊成。”那人話語落下,立刻有了兩三個人點頭贊成。

“不行,劉山元破壞了我劉家的計劃,不能就這麼放過了他,至於劉致澤,他還沒有成仙,你們怕他做什麼?如今我們有秦廣王的幫助,難道還害怕一個小小的劉致澤不成?”

反對的一方也紛紛大叫了起來,他們都是不支持把劉山元放出去的。

而且劉家也站了秦廣王的隊伍,難道說劉致澤來找劉家的麻煩,秦廣王會不管世事嗎?那樣一來的話,絕對會寒了不少人的心。

“我覺得也是,劉致澤就算再強,難道他還能與秦廣王爭鬥不成?我看也不必釋放劉山元了,如果劉致澤真想要劉山元,那行,讓他三跪九叩來求咱們。”

兩個派系紛紛爭吵了起來,坐在主位上的劉氏家主皺着眉頭,一下子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劉氏雖然是大家族,但是卻沒有無品抓鬼師的坐鎮,如果劉致澤真的來要人,那誰能去阻攔呢?難不成真的要等着秦廣王的幫助嗎?

可是秦廣王如今在冥界都已經脫不開身了,不可能還有餘力來對付劉致澤的。

“王八蛋,你們是想害死劉家嗎?”支持劉致澤的派系紛紛大叫了起來。

“混蛋,我看你們纔是想害死劉家纔對。”

兩個派系吵來吵去的,過了一會,坐在主位上的劉氏家主才大吼了一聲,讓所有人都不敢再說話了。

“等劉致澤來要人來再說吧,其餘的也不要再吵了,你們離開吧。”

家主發話了,他們也不敢再說什麼了,兩個派系的人互瞪了一眼後才紛紛離去。

當然了,爭吵的,又何止是劉家呢?京都十八大家族紛紛爭吵不停,就因爲一個劉致澤鬧出來的。

而此刻,作爲當事人的劉致澤,正在成都南諸葛家內,準備着結婚。

其實他也不想結婚,但是諸葛領和諸葛秀都跪在地上懇求他了,他難道還能拒絕嗎?爲此,劉致澤也是很無奈的。 “恭喜……恭喜主公新婚快樂。”

“同喜……同喜。”

當天晚上,劉致澤就像是個受了委屈的怨婦一般,呆呆的坐在諸葛領家的房間內。

而在外面的,則是關瞳、馬淵、南宮劍和洛羽靈。

時不時的就有人走進屋子對着四人抱拳道喜,而四人也是滿臉高興之色的抱了抱拳說同喜。

聽到這四人的話,劉致澤差點沒有一口老血噴出來。

特別是洛羽靈,整天跟在自己身後,左一句夫君,又一句夫君的叫着,別提有多粘人了。

可是現在聽說劉致澤要成親了,她反而是高興的很,你說這怪不怪。

其實這也怨不得洛羽靈,要怪就怪她生長在了數千年前,畢竟那個時代是一夫多妻制,男人三妻四妾都是很正常的,所有,她也就沒有在意。

如果是按照人間的法律來說,劉致澤現在才十八歲,是不足以結婚的,可是諸葛領和諸葛秀卻是說,在南諸葛不必在意那些人間的法律。

劉致澤原本是想要拒絕的,可是後來,諸葛秀和諸葛領乾脆就跪在了劉致澤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泣着。

好嘛!這樣一來的話,劉致澤也沒有再拒絕了,估計自己要是再拒絕的話,這兩個老傢伙真的要抹脖子自殺了,如果真的變成那樣,那自己的罪過可就大了。

也正是如此,纔有了現在怨婦一般的劉致澤,他低着頭,抽着煙,很是冷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