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被稱爲源哥的人不知道從哪掏出了一朵紅色的玫瑰放在鼻前嗅着,嘴裏還發出似乎是滿足的低吟,而後他朝少年人嫵媚的眨了個眼睛,“王子殿下,你覺得我今天美嗎?”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原來這名蓬頭亂髮的少年人就是王子。

王子接觸到源哥的媚眼後,不由得一陣背脊發涼,在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喊叫後,他一溜煙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間裏,鑽到牀上大被矇頭,不住的在被窩裏打着寒戰。

“哈哈哈~”源哥輕掩面龐,發出陣陣低笑,他扭過頭,看着窗外的一片陽光燦爛,心情不由得也跟着愉悅起來,“昭傳,我回來了。”他輕撫着放在他身旁的鳥籠,裏面的鳥兒似乎也感覺到主人此刻的心情,叫的更加歡快了。

這時,王子左邊的房間門被打開了,一個穿着黑色睡衣的英俊少年一下就從門後衝出來跑到王子的房間那狂敲着門,邊敲口裏還邊喊着:“王子,發生什麼事了?”想必他肯定是因爲剛剛王子的慘叫而擔心出事了才跑出來的吧。

『好美的人啊…像是,生面孔呢~』

源哥看着不停的在敲門的英俊少年,眼睛裏不禁閃過一絲渴望的目光。只見他拎起鳥籠,輕聲輕腳的朝後者走了過去,每靠近一點,他的面色就越來越紅,心跳也跟着加快了速度,就像是男人在相親時等待對象到來的那種緊張羞澀和侷促不安。

就在源哥到達英俊少年的背後時,王子房間的門也打開了一條縫。

“王子?你怎麼了?!剛剛發生什麼事了嗎?”

看到門打開了,雖然只是一條縫,可英俊少年還是立馬問道,言語之中的擔憂盡顯無遺。

“鷹哥啊,那個人走了沒有啊?”王子躲在門後面,小聲的問。

『那個人?』

逐魂顯得有些疑惑,他並不知道王子說的是誰,因爲他出來的時候太過急忙,並沒有注意客廳裏還有無其他的人存在。可看王子的表情好像真的是很害怕,於是逐魂決定現在回頭看一看。

“嗨~~~”(源哥幾乎是貼着逐魂的臉打的招呼)

“…”(無語的逐魂)

“我曰!”(王子看見源哥居然和逐魂貼那麼近後說的話)

“嘭——!”(源哥被逐魂一拳轟倒的聲音)

“發生什麼事了?!!”

在聽見巨大的聲響後,大飛和陸陸均是從自己的房間裏衝了出來,在看到眼前的一幕時,他們不由得又面若呆雞,而後緩緩的退了回去。在轉身的那一瞬間,他們很有默契的看了對視了一眼,眼睛裏所寫的意思居然一致——我草!源哥回來了!

源哥被逐魂的一拳給正面擊中腹部飛倒在地上,可他竟然還沒有昏過去,而是一邊抹着滲到嘴邊的血跡,一邊搖晃着身體站了起來。在此過程中,逐魂的眼神一直沒有離開過他,不過這並不是因爲別的原因,而是感到驚訝。

逐魂剛剛是因爲源哥過於貼近他的臉讓他誤以爲是敵人才條件反射的朝他出拳的,後來看到室友們的反應才知道源哥並不是敵人,正準備過去施救時後者卻自己站起來了…逐魂能不驚訝嗎?

要知道,他是什麼身份?鬼界死神轟出的一拳,雖然沒有使出全力,但又怎可能連一個普通的人類都打不倒?

“咳,咳咳——”

源哥站起來後又咳出了一些腥紅,再加之他本就如妖精般誘惑的俊容,這些血液染在他蒼白的膚上,竟使他整個人都多出了一種魔性的病態美。

“我草..源哥你沒事吧?”

王子擔憂的問。雖然他不想過於接近源哥,但眼下看見源哥吐了這麼多血,他做兄弟的,還是不免擔心。

源哥朝他擺了擺手,嘴角輕輕的彎起,在臉上綻出了一個如花般的笑容。

“…”王子不禁又感到一陣惡寒,看來源哥應該是沒事,他這樣想着,然後把逐魂一把拉進房間,同時對外面的源哥說了一句:“我們還要洗漱一下,你先去找君君和誠哥吧,過會我們來找你。”說完過後,他竟還做起了祈禱狀,內容自然是希望源哥會聽他的話。

源哥順着王子的房間掃視着,在看到除了那個生面孔之外的三個房間的門都是緊閉的時候,他再次的彎起嘴角,但不同的是這一次的笑,不再那麼妖嬈,而是帶有一種感傷的情緒在其中。

他緩緩的俯下身子,看着與放在桌上的籠子裏邊的小鳥…

“雀雀,你說他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覺醒過來呢?”

這話剛說出口,他的身上似乎驟起了一股蛋白色的氣息,氣息如菸絲狀般在他的周身縈繞着,他整個人沐浴在這由菸絲般的氣息逐漸形成的白色的霧氣裏,如同從畫中走出的仙子那般神聖。如果此時的他能露出腹部且被王子他們看到,王子他們一定會驚訝得合不攏嘴,因爲他小腹處被逐魂給擊中的傷痕,居然在慢慢的痊癒…

“走吧,雀雀,讓我們去看看另一間寢室的兄弟們。”

待到白色的霧氣消散之後,他拎起鳥籠,身影逐漸消失在239寢室中。

此時,王子的房間裏,逐魂對源哥充滿了疑問,於是他就把這些疑惑向王子一一道出,希望能得到後者的解答。

王子嘆了一口氣,開始同逐魂講起源哥這個人的故事。 “源哥的全名叫徐宣源,也是和我們在一起玩的兄弟,雖然他看上去有些GAY…但卻是一個很講義氣的男人。”王子給逐魂講起源哥的一些事情,自己也不禁在講述的過程中想起以前的點點回憶,表情顯得有些複雜。

“我剛聽到你們看到他都很驚訝,這又是爲什麼?”

讓王子暗自憂愁了一會後,逐魂才繼續問道。

“唉,因爲他先前離開過,我們又沒想到他今天會回來,當然驚訝了,”王子嘆了口氣,還沒等逐魂問下一句,他像是先知似的又開口道,“幾個月前的一天,他突然跟我們說了些很奇怪的話,比如什麼‘我們是不平凡的’,‘我們都擁有強大的力量’,‘未來將會發生大災難’,‘我們必須覺醒才行’等等之類的…”

聽到這裏,逐魂的腦海裏不禁浮出剛剛被他一拳擊飛的源哥卻沒有倒下的情景,徹底相信了自己的判斷——現在的源哥已經不是人類。

“那你們是怎麼迴應他的?”

在心裏判斷完畢之後,逐魂不由得又想到了一處畫面,那就是之前王子在他差點被複活的屍體給傷到的時候所做出的提醒。當時他就有些懷疑王子不是普通人,畢竟那樣的事情連他都是第一次看到,王子身爲人類又是從何得知?可後來又發生了許多事情讓他暫時忘卻了這件事。

現在知道原來源哥之前就對王子他們說過這樣的話後,他才突然想起來,王子一定也非凡人,他身邊的人也極有可能不是人類。

他非常想知道王子他們對源哥所說的話是何反應。

“迴應?”王子愣了愣,而後腦袋微微朝上擡了點,說,“我記得當時我們好像說他是神經病來着,不過誠哥倒是很興奮。”

“啊?”逐魂被這話的後半段給弄迷糊了,“誠哥爲什麼會興奮啊?”

王子看着逐魂不理解的表情,這纔想起文誠是重度中二病患者的事情逐魂並不知情,於是他先把中二病給逐魂解釋了一遍,而後又把文誠是重度中二病的事情告訴了他,後者這才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

在明白文誠當時的興奮純屬是因爲得了病,而王子他們當時又是根本不相信源哥的話後,逐魂又問:“那源哥後來又爲什麼走了呢?”

“他啊,覺得我們不相信他,再加上平日裏我們因爲他有點GAY對他也喜歡開些比較過頭的玩笑,他聯想到那些後覺得我們與他的感情並沒有那麼深,然後一氣之下就出走了。”王子想到這裏,面色不禁有些黯然和悔意,他當時並沒有想到源哥會那麼認真,等到源哥離開後他們也反省過自己平日裏的所作所爲,還想着等源哥回來後好好道歉的,可沒想到源哥一走就是這麼久。現在想想,還是他們太沒心肝了。

“別自責了,他現在不是回來了嗎?”看着王子愁傷的神情,逐魂連忙安慰着。說實話,這些天與王子相處下來,他早已習慣了王子的嘻嘻哈哈和沒心沒肺,現在看見王子居然如此神態,他還真有些不適應。

王子“嗯”了一聲,而後從愁傷的表情中慢慢恢復過來。

“而且我剛看你和大飛、陸陸看見源哥回來後也沒有想要道歉的意思啊。”逐魂突然想逗一逗王子,於是他假裝用一副嗤之以鼻的語氣說道。

王子的臉色果然又一次的驟變,只不過先前是傷感,現在是臉頰漲紅的尷尬。

“呃…沒辦法啊!看到他就給我菊花不保的感覺!我其實還是很想他的!”王子以爲逐魂的質疑是真的,連忙把自己心中的糾結告訴了他。

“我開玩笑的。”逐魂強撐着沒讓自己在臉上笑出來,其實心裏已經被王子的反應給逗得狂笑不止。

『原來是玩笑話…』

王子鬆了口氣。他其實最害怕的就是被人質疑他與誠哥、大飛、陸陸、君君、源哥等一同住在這寢室樓裏的兄弟們的感情,別看他平日裏沒心沒肺,其實他是真的很用心的對待每一位他認定的兄弟。

“王子,”等到氣氛稍微活躍了一點後,逐魂覺得現在就是把源哥現在的變化告訴王子的時候,“可能你們現在還是覺得源哥之前所說的那些話是扯淡,可我能很鄭重的告訴你,源哥是對的。”

王子聽完這話,又看了看逐魂的表情,在發現後者居然變得很嚴肅時,他才慢慢露出一副吃驚不已的表情,道:“那你的意思是說,我和他們是不平凡的咯?是擁有強大的力量的咯?”

逐魂毫不猶豫,重重的點了下頭,表示確是如此。

聯繫之前王子的表現與現在的非人類的源哥和幾個月前源哥說過的話來判斷,王子他們,確實是不平凡的,確實是擁有強大的力量的。

所以逐魂,纔會沒有一點遲疑的對王子的話表示肯定。

“咕嘟——”

王子吞了口口水,還是有些不相信自己等人會擁有強大的力量。雖然他們當時來這所學校的初衷就是因爲這學校不平凡,但等到得知自身可能就是不平凡的存在後他反倒有些逃避,於是他又搬出新的話來質問:“那源哥後面也說了,未來會有大災難,這句話你也相信?”

“…”逐魂面對王子的問句,略顯猶疑。

王子不知道,他這句可是問到逐魂的心坎上去了。

這些天以來,逐魂的內心總有種不安的感覺浮現出來…五鬼之怨的事件解決了,靈初那邊也在追尋六魘之書的下落,有那樣的強者出馬,六魘之書必定在劫難逃。可他雖知道這些,但不安感始終無法消除,讓他實在是不明白…

難道還會有什麼可怕的事情發生?

逐魂有時候也會這麼想,可他想破了腦袋都想不出這世界上還有什麼事能比六魘之書更可怕的東西了,於是他就只能當自己是神經過敏了。

可是今天,在源哥回來之後,在得知源哥之前所說過的話以後…

“大災難…”

逐魂不自覺的呢喃着,似是靈魂出了竅一樣。

『到底,會是什麼樣的災難呢…』

逐魂相信源哥所說的話,因爲他相信自己的判斷是對的,可是面對源哥所說的“大災難”,他有些不願去相信,因爲一旦話語成真,這災難絕對是比六魘之書還要恐怖的多的,如果真到了那個時候…

“真是無法去想象…”

王子聽見逐魂又一句的呢喃,不禁有些糊塗。

“鷹哥,你怎麼了?”他問道。

逐魂卻沒有理會王子的問話,他現在的腦子很亂,十分的亂,亂到連他這種擁有超級運算速度的大腦都有些發熱。他覺得他現在必須要找源哥談一談,他相信源哥之前類似預言般的話,他也需要知道源哥到底是什麼人。

眼下帝大哥不在學校,大人也不在學校,就連魔苑姐她們也回了鬼界潛修,他現在是唯一能撐起大局的人…

想到這裏,逐魂的眸中不禁閃爍着一陣彷彿即將獨當一面的光彩。

然而現在的他不知道的是,源哥所預言的“大災難”的源頭,其實就是他自己… 從王子口中得知源哥現在應該是在240寢室裏,於是逐魂在快速的洗漱完畢穿戴整齊後便來到了240寢室的門口。

“叩叩叩——”

禮貌性的敲了敲門後,逐魂站在門口等待着裏面的人來給他開門。過了一會,門打開了,前來開門的人正是仍處於睡意朦朧中的柳言君。

柳言君看見來人是逐魂後不覺有些奇怪,不過他並沒有問明其來意,而是招呼着後者進門。又打了一個哈欠後,柳言君拖着疲憊的身軀走回客廳,一把躺在了沙發上,顯然是睏意十足。

逐魂在柳言君的後面進入客廳,眼前的情況是…

文誠一臉興奮的站在依舊妖媚的源哥身旁問東問西,柳言君仰躺在沙發上狀態迷濛,而另一個人,則是逐魂在這些天裏新認識的同學,名爲尹賢釗,王子他們稱呼他爲釗哥,逐魂自然也就這樣叫他了。

第一次見到釗哥時逐魂就有些吃驚,因爲釗哥雖然不顯高大可體型看上去卻十分壯碩,不像是光靠健身就能達到的地步。後來在王子他們炫耀似的讓逐魂觸摸釗哥的身體時,這股驚訝就更深了,因爲釗哥幾乎全身都是肌肉,而且每一處肌肉都彷彿堅硬如鐵,讓他着實驚奇不已。

只不過當時源哥還未出現,逐魂沒有把釗哥異常的壯實懷疑成是非人類,只當他是百裏挑一的健身奇才罷了。可現在源哥的出現,逐魂不得不把釗哥也放進懷疑人羣裏,因爲如果釗哥真的非人類,那麼他身上超乎常人的堅硬肌肉,就能得以解釋了。

逐魂是絕不相信人類可以把肌肉練到硬如鐵的地步的。

“鷹哥?早上好啊。”

逐魂本來是想先和大家打聲招呼的,可釗哥卻在迷迷糊糊中發現了他,率先把招呼打起。

釗哥這一聲招呼,正在歡暢對話的源哥和文誠也把視線投了過來,文誠熱情的和他問着好,源哥也對他再次展露出誘惑的笑容以示問好,柳言君依舊補着覺,沒有任何反應。

“呃…各位早上好…”

逐魂面對突然都看向他的目光,有些不知如何言語。

“鷹哥這麼早過來是有什麼事嗎?”釗哥在打完招呼後又發出疑問,現在才8點多啊,若不是源哥突然跑來把他們鬧醒,他們可不是會這麼早起牀的人。

經過釗哥這一提醒,逐魂便把目光放到了源哥的身上,而後緩緩的開口,道:“我是來找源哥問些事情的。”說完後,他還朝後者使了個眼神,意思就是在說“我想和你單獨談談”。

源哥勾起嘴脣,輕挑了下眉毛,朝逐魂點了點頭。

“誠哥,我和..鷹哥出去說點事,待會回來再和你聊。”源哥說到一半,突然有些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逐魂,不過好在他的記性不錯,把釗哥剛剛對逐魂的稱呼想了起來。至於爲什麼要和文誠打招呼,是因爲在這些人裏面,就文誠對他是最爲信任的,不管他是不是中二病!

文誠是240寢室中被鬧醒的人裏面最無怨言的一個,因爲他中二病的原因,他覺得他和源哥有說不完的話題。本來正和源哥說到有關他們覺醒方面的事呢,結果逐魂這個時候卻進來了。

雖然有些不爽,但文誠也不是無理取鬧之人,於是在小小的黑了下臉後,他還是舒展眉頭,朝源哥點了點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