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他微微閉上雙目,想要適應這種光芒,但就在此時,破空聲響起,並傳來血腥味。

錚!

至尊殿瞬間護主,懸在徐疊頭頂,垂下道道玄光彩氣,擋信住這一擊。

錚聲傳來,徐疊已經消失不見,再出現時卻已來到一位修士跟前。

剛才就是他出手偷襲徐疊。

根據剛才那柄暗器的角度,徐疊找到此人藏身地,沒有二話,出手直接將其抹殺,強大到極點。

此人身穿黃袍法衣,正是黃家人,且為虛神境修士,但他身上帶有創傷,而且法寶也不強大。

剛才那柄暗器並非寶品,而是法品,尋常虛神境強者根本不屑使用。

這多少令徐疊疑惑,偷襲別人卻不用好法寶,難道是吝嗇?

將此人須彌戒打開,徐疊發現內部除了靈石、丹藥外就剩下幾件暗器。

難道是…

看到此處,徐疊瞬間恍然大悟,四顧環視一圈,發現這裡乃一處洞天福地,類似虛空殿內的那個小世界,面積並不大,相當於十個黃龍城。

轟!

看過此地環境后,徐疊突然聽到深處傳來轟鳴聲,但他並沒有趕過去,而是朝另外一個方向而去。

他要找到龍的第三隻角,從而離開此地。

對於鳳凰女生死與否,他並不關心。

剛才那位修士身上沒有任何法寶,且受了創傷,他便可以判斷得出來,此女並不危險。

她五行寶術施展,可刷盡天下重寶,對付沒有法寶的虛神境強者,她還可一戰,不會這麼快身亡。

前方是一處湖泊,波光粼粼,蒸氣如霧,靈性非凡。

周邊長滿茂盛水草,並有異香。

祕婚風波:追妻成癮 徐疊站在一旁,手持玉片,目露謹慎,因為他再次汗毛乍起,靈魂戰慄。

此地有危險!

恰在此時,異變突起,自湖泊中鑽出一物,張開血盆大口,要吞噬徐疊。

!! 這是一隻巨蛟,長達百米,粗如天柱,始一出現,就令天地昏暗下來。

此獸極為強大,最少也是妖皇境,甚至有可能已經是妖聖。

此蛟幾乎快要化成龍,實力恐怖如斯。

吐出舌頭,竟如同彩虹,延伸到徐疊跟前,想將其卷進去。

赤紅舌頭,似被血染成,腥臭無比。

他雙目閃閃發亮,瞳孔尖小,幾乎沒有,透著森寒氣息,沒有任何人情味,只有本能,本能就是殺戮。

嗖!

徐疊身法快若雷霆,趕緊閃開,而後本體一抖,斗字分身持至尊槍而出,要將此蛟斬殺。

轟!

兵字分身邁出,頭頂那座黑鼎,如同離弦之箭,朝巨蛟而去。

黑鼎沒有任何玄光波動,看上去就如同一座破鼎,但是極有威力。

至尊槍一擊失效,而黑鼎卻成功,且將巨蛟身上一塊血肉都給砸了出來,血液噴濺出來。

徐疊本體則頭頂至尊殿,隱在虛空中,慢慢消失在水中。

他借水遁進入湖泊底部,發現內部竟有一座龍宮,極為富麗堂皇,牆角都在閃閃發光,所用材料絕對不凡。

龍宮巨大,占居整片湖泊,周圍還有小妖守衛,等級並不高,根本發現不了徐疊。

龍宮大門由水晶煉製而成,且刻有陣文符飾,組成一座大陣。

徐疊施展天人合一,再經坎之極相助,在水中如魚得水,很快就跟陣法產生溝通,閃身進入其中。

嗡!

玉片顫抖的更加厲害,徐疊按照白線指導,卻來到一處偏僻之地,此處有很多雜物,相當於垃圾場。

吃過水果核,斷掉的兵器,破爛法衣等,全部沒用廢物。

在這堆雜物之中,卻有整個黃龍城最為寶貴之物,龍族第三隻角。

此刻他正安靜淌在一片珊瑚中,隱約很相似,怪不得沒被人認出來,當成最普通的靈物珊瑚給丟棄了。

諸人皆知龍族有雙角,生出第三角已經非常龍族,有可能返祖,成為龍祖。

開天闢地第一龍,乃是祖龍,號令群龍,幾乎不死不滅,堪比聖人。

因種族原因,他又比聖人活得悠久。

若是成為祖龍,在沒有聖人的時代,可以稱霸。

但想要成為祖龍太難太難,不禁要長出第三隻角,還要長出第六隻爪子,還有第兩隻尾等等。

如今龍族第三隻角卻躺在徐疊面前,被他右手一揮,便收進乾坤戒。

仔細檢查一下,眼前沒有寶物后,徐疊這才收走玉片,又來到龍宮正殿,將能收走的東西全部收走。

龍族喜歡收藏寶物,皆乃天材地寶,蛟類也不例外。

龍宮之中寶物眾多,全便宜了徐疊。

轟!

隱著身形,繞過守衛,徐疊鑽出湖泊,恰好看到巨蛟再次被兵字分身的黑鼎重創,比之前虛弱許多。

他跟兵字分身幾乎不分彼此,這還是第一次真正用黑鼎戰鬥傷人。

終於發現黑鼎秘密。

此鼎傷人後,還可以吸納敵人靈氣,化為己用。

不管對方是人或者是物,但凡體內含有靈氣,皆被一點一滴的吸收,直至成為廢物。

鼎,用來煉器、煉丹皆可,本身便是化腐朽為神奇。

可眼前這隻黑鼎卻不同,反其道而行之。

化神奇為腐朽,而他本身卻又成為神奇,掠奪天地為己用,並非用以煉丹。

徐疊不由來了興趣,隨即有個想法,若想解決葉家,或許還有另外一個辦法。

轟!

巨蛟怒極,他並非妖聖,只是半步玄變,就算如此,也非徐疊可以對抗。

若非他擁有分身,且各個強大,早已跑路。

此蛟現在受了黑鼎重創,體內靈氣正在快速消失,皆被黑鼎吸收。

所以徐疊認為,他還有機會,說不定可以斬殺此蛟。

吼!

巨蛟遭兩大分身圍攻,各個手持皆為神兵利器,打在身上,極其難挨,不禁怒極,巨尾如鞭,抽打在黑鼎之上。

啊!

本想將黑鼎抽碎,卻沒有想到,此鼎堅硬程度,完全不亞於至尊槍,結果他自己的尾巴反而斷裂,炸成肉泥。

就是現在,雷霆出手!

本體也動了,頭頂至尊殿轟隆降一聲,釋放出天道雷電,擊打在巨蛟頭部,擊出串串血花,蛟皮焦黑,散發惡臭味道。

殺!

斗字分身手持至尊槍殺至,趁其分神之時,強悍出手,捅在他七寸處。

巨蛟吃痛,明知不是對手,轉身就要逃走。

收!

恰在此時,兵字分身發現黑鼎吸納足夠靈氣后,竟可容納萬物。

便催動此鼎,在空中迅速放大,將巨蛟吸入其中!

湖泊上空,平靜無風,一切都好似沒有發生過。

本體抖動,兩具分身皆回歸。

但是空中還留下黑鼎,徐疊招手之間,托在右手上。

朝鼎中望去,就見巨蛟正四處掙扎,想要逃脫。

但他的肉身地在快速變小,體內靈氣消耗更大,轉眼間便只有十米大小。

「此物難得,不若留著以後烤著吃,或者給金翅大鵬吃也不錯!」徐疊收此鼎進入丹田,懸在兵字分身跟前,參悟玄功。

徐疊之前就曾想過,要讓兵字分身修習煉丹術、煉器術。

此刻見黑鼎竟有如此神效,若加以利用,成為頂級煉丹師也並非沒有可能。

雖然他起步比較晚,但只要肯努力,定會成功。

更何況徐疊有淬鍊肉身經歷,這種理論用在煉丹上一樣可以用。

萬法皆通,他本知曉。

所以兵字分身不能再戰,要開始祭煉黑鼎,成為他的法寶。

每具分身都要有法寶,且各個強大,不然的話,徐疊寧願赤手空拳,去搏殺大聖道果。

收服巨蛟之後,徐疊準備離開。

但是就在此刻,遠處傳來破空聲,抬頭一看,竟是鳳凰女正被三位虛神境強者追殺。

剛才若許感應到有戰鬥波動,所以鳳凰女前來碰運氣,看能否遇到徐疊。

她跟徐疊打賭,若要取寶物,必定要進這個空間。

但是很遺憾,她趕到此地后,並沒有看到徐疊,面部陰沉下來,嘴角更是掛著血絲,面色蒼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