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怎麼了,這麼晚了還打電話。”林志遠接到李雨晴電話問道。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你還說呢,今天跟你待了一天,我也餓了一天,剛吃的正香呢,就讓你罵我的噴嚏給噎住了,所以就打電話,看你活着還是死了。”李雨晴說道。

“差點就死了,你還吃到嘴裏了,我現在還沒吃呢。今天差點就沒飯吃了。”林志遠說道。

“幾個意思?聽你這還有內情,說出來讓姐樂樂。”李雨晴說道。

“小屁孩一個,還整天姐長姐短的。你要聽我建議你還是別吃飯,免得你又埋怨我,讓你吃不下去飯。”林志遠說道。

“難道又是勁爆的消息?”李雨晴異常興奮立馬坐直了,連眼睛都開始放光,只可惜,林志遠看不到。

“勁爆,比我中午給你說的還要勁爆。”林志遠淡淡的說道。

“真的假的,洗耳恭聽。”李雨晴立馬放下手上吃的,嚥了咽嘴裏的東西問道。 (六十四)

果然不出所料,當林志遠把剛纔那一幕一說,笑的李雨晴在電話那邊半天說不出話來。

“喂,沒事吧,再不說話我掛了,我可是餓着肚子接你電話呢。”林志遠聽見李雨晴在那邊笑的上氣不接下氣,心裏想要不趕快給她那撥個120,免得一會笑的岔氣了。

“別別別,我馬上好,馬上。我只想說,你爸爸太可愛了,上回的事,居然讓他還能整出一部續集來。”李雨晴然後在那邊清了個嗓子,然後很正經的說道:“我好了。”

“對了,你怎麼也才吃?”林志遠問道。

“家裏沒人,老爸老媽可能串門去了。所以我自己給自己做飯,所以到現在才吃。”李雨晴說道?

“真的假的?”林志遠做出一副很賊的樣子說道。

“要不,你今晚過來。”李雨晴誘惑的說道。

“我去,我也得認識你家在哪呀。”林志遠說道。

“哈哈哈,”那邊李雨晴笑道。

“我警告你,不許再笑。”林志遠說道。

“好,我不笑,就是想笑我也憋着。”李雨晴在那邊調皮的說道。

轉眼一到春節,家家門口紅燈籠紅對聯,時不時的還有幾聲鞭炮。村長組織大家跳社火,舞獅舞龍,走高蹺,帶大頭娃娃面具,整條街都被圍滿了人。有化西遊記裏師徒四人造型的,有騎毛驢造型的,有划船造型的,還有敲鑼打鼓,扭秧歌的。

從村口到村尾上百戶人家,這些個雜耍家家都要拜年,此時滿街道都是孩子,有一邊一羣孩子追着這些雜耍轉圈圈的,有一邊一羣孩子用鞭子抽陀螺的,有一邊一羣孩子滾鐵環,還有一邊一羣孩子拔河的。甚至還有些膽大的孩子給這些雜耍隊裏仍鞭炮,扔完撒腿就跑的。這邊雜耍隊的還沒退場,那邊村委會大臺子上又擺上了地方戲,生旦淨末醜,臺上走一遭,很多老年人搬着小板凳坐那細細的看着。

剛唱完《梁山伯與祝英臺》又開始了《薛平貴與王寶釵》,一臺比一臺戲熱鬧,村委會那個場地佔滿了人,臺子上的聲音幾乎讓臺子下的聲音快要淹沒了。

超神制卡師 這種場景,林志遠當然不能錯過,一路走來,用手機全部都錄了下來,直到把手機2G的內存卡全部用完爲止,他決定把這些錄回去讓小溪他們也看看熱鬧。多虧他把這一切錄了下來,因爲一年半以後那一場汶川地震徹底把這裏毀了,這一方水土,這一處人情,從那以後就只能在林志遠哪張內存卡里錄的視頻裏看到。雖然後來把這裏重新建設了,可是這裏已經成爲未來的林志遠再也回不來的地方了。

晚上,所有的熱鬧都散了,人們帶着既疲憊又開心的身體回到家中準備置辦年夜飯。

林志遠也脫着疲憊的身體躺在牀上,突然手機有信息進來的鈴聲,打開一看,是臺上發的祝福短信,林志遠一看寫的還不錯,於是給小溪他們羣體來了一個轉發。信息剛發過去不久,樂樂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喂,樂樂,新年快樂,在幹嘛呢?”林志遠問道。

“嗯,新年快樂。我在看春晚吃餃子呢。你呢,在幹嘛呢?”樂樂笑着問到。

“躺牀上,發呆想你,等年夜飯。”林志遠說道。

“咦,你們那咋那麼安靜,你沒看春晚嗎?”樂樂問道。

“呵呵,我們這沒電視,所以也不知道春晚爲何物。”林志遠說道。

“真的假的。那太慘了。早知道就不讓你回去了。”樂樂說道。

“那不行,再慘也得回家過年呀。再說了有這麼安靜的環境,我才能認真的想你。”林志遠說道。

“真的假的,油腔滑調。那你告訴我,你想我什麼了?”樂樂說道。

“你猜呀。”林志遠笑着說。

“我纔不猜呢。我吃我的紅燒大鯉魚,饞死你。”樂樂說道。

“那你慢慢吃,別太胖了,不然我就不要你了。”林志遠說道。

“行了,不跟你說了。掛了。”說着樂樂就把電話掛了。

掛了樂樂的電話,林志遠看見有小溪打過來的未接,心裏一陣暖意,隨後直接撥了過去,結果暫時無人接聽,林志遠嘆了口氣,把手機仍在一邊,靜靜的發呆。大概過了幾分鐘,小溪的電話打了過來。

“喂,小溪,新年快樂。”林志遠接到小溪的電話,心裏居然微微一酸。

“你也是,新年快樂。你的祝福短信我看到了。謝謝你。”小溪的聲音依然那麼動聽。

“對了,你剛纔在幹什麼?爲什麼我電話打過去了,你那邊又無人接聽?”林志遠問道。

“其實我看見你的短信,所以就想你了,給你打過去,你又佔線,所以就出去和叔叔聊了兩句。”小溪說道。

“是你的姚叔叔吧?”林志遠問道。

“嗯,他是我媽媽最好的朋友,每年都會過來陪我們過年。”小溪說道。

“你的小智哥哥也在?”林志遠問道。

“嗯,不過我和小智哥哥只是從小玩到大的兄妹,我只當他是我哥哥。”小溪說道。

“我知道,就像我和小晴一樣,不可能在一起。”林志遠說道。

“謝謝你能理解我,能夠相信我。”小溪那邊溫柔的語氣聽的林志遠心裏一陣舒服。

“對不起,剛纔和樂樂多聊了會,讓你久等了。”林志遠說道。

“樂樂是個好女孩,你應該和她好好聊聊。”小溪說道。

“小溪,請你相信我,我會盡快處理好我和樂樂的關係,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不想傷害她。”林志遠說道。

“我知道,樂樂也確實是一個討人喜歡的女孩。我願意等你處理好你們的關係,再和我在一起。”小溪說道。

“謝謝你小溪,謝謝你願意抽出時間等我去處理好和樂樂的關係。對了,你不要轉學好不好,我真的希望你能留下來。”林志遠說道。

“你開學了放心的來吧,我會在這裏等着你的。”小溪說道。

“對了,我爸媽知道你的事,小晴給你說了沒?”林志遠問道。

“嗯,叔叔阿姨都很可愛,我和小晴也是笑了好半天。”小溪說道。

“那你願不願意做我的媳婦?不辜負我爸媽對你的期望。”林志遠說道。

“你好好上學,順利畢業,我會在畢業典禮上等你。”小溪說道。

“那你會不會嫁給我?”林志遠真的想聽小溪親口說。

“阿遠,飯好了快出來吃飯了。”老媽的聲音傳了進來。

“媽,你們先吃,我和你們的兒媳婦正聯絡感情呢。”林志遠衝老媽喊到。

“去吃飯吧,別讓阿姨等太久。我先掛了。”小溪說着掛了。

“媽,你能不能晚一點喊我,我正和你兒媳婦求婚呢,讓你給攪和了。”林志遠沮喪着臉走了出去。 (六十五)

終於要開學了,在老爸老媽的千叮嚀萬囑咐下,林志遠上了車,然後就撥通了李雨晴的電話。

“現在到哪了,我一會在車站等你。”林志遠說道。

“怎麼你都已經上車了?我還沒收拾完東西呢。”李雨晴一邊說着,聽着還一邊在很費力的收拾着什麼東西。

“你真慢,快點,十二點之前見不到你,我就上車走了。我可不想摸着黑到學校。”林志遠說道。

“別別別,我馬上就好了,一定要等我。”李雨晴趕快掛了電話三下五除二的收拾着行李。

“哎,女人真麻煩。每次總是把力氣費在這些行李上,既然去要多拿這麼多東西,年前回來時就把它放那。不放心了放小溪或樂樂那不就行了,何必這麼大包小包去,大包小包回,再大包小包去的。”林志遠掛了電話自言自語的說道。正說着呢,樂樂的電話就來了。

“喂樂樂,怎麼這麼早就打電話?”林志遠問道。

“今天不是你要來嘛,怕你現在還沒起牀。所以打過電話叫一下你。”樂樂那邊溫順的聲音說道。

“呵呵,你怎麼知道我起不來?”林志遠問道。

“昨天晚上我和小溪在一塊呢,你們倆聊到一點多呢。所以我想你可能還沒起來呢,怕你誤了時間,所以就來叫你。”樂樂聲音有些懶散的說道。

“聽你的聲音,也沒起來呢吧。”林志遠說道。

“剛睡醒。”樂樂說道。

“那好,我也在牀上多陪你一會。”林志遠笑着說道。

“討厭了,誰要你在牀上陪我了?”樂樂嬌羞的聲音傳道。

“你想什麼呢,我說我在我家的牀上陪你。”林志遠說道。

“誰家的牀上也不行。”樂樂嬌斥道。

“我在我家牀上陪你,你又沒在我跟前,也怕什麼?”林志遠說道。

“那也不行,我在小溪的牀上,你陪我不就等於也在陪小溪。”樂樂說道。

“呦,小妮子長能耐了,知道吃醋了。”林志遠笑着說道。

“我纔沒有呢,我要是吃醋,估計早讓醋淹死了,至少昨天晚上就是了。”樂樂說道。

“哦?真不吃醋?那讓小溪接電話。”林志遠說道。

“讓小溪接就讓小溪接。我和小溪情同姐妹這有什麼?”說着樂樂就起身要去叫小溪。

“行了,給你開玩笑的,我要想和小溪聊自己就打過去了,用你的電話像什麼。”林志遠趕快攔下了樂樂。

“我也是在看玩笑呢,小溪這會正在洗臉化妝呢。要不要發你幾張她化妝的照片?”樂樂古怪的說道。

“不用了,需要的話我自己去拍。”林志遠淡淡的說道。說完之後感覺有些不對,剛準備解釋一下,樂樂的聲音有傳了過來。

“好呀,這種大場面還是留給你吧。”樂樂笑着說道。

“呵呵,那也得小溪讓拍纔是。”林志遠說道,心說這小妮子不會沒聽出來話裏味不對嗎?咋還這麼接?

“呵呵,不說了,我起牀了,你也趕快起吧,免得今天過來天都黑了。”樂樂說道。

“天黑了纔好去陪你呀。”林志遠笑着說道。

“少來,油腔滑調。不理你了。”樂樂說道。

“放心吧,我家裏有個省心的老媽,我早都起來了,現在都坐上車快有二十多分鐘了。”林志遠也不開玩笑了,實話實說道。

“原來你早起來了,那你還拿我開心。不理你了,掛了。”樂樂說着掛了電話。

終於在十一點多的時候,林志遠看着遠處大包小包艱難的走來的李雨晴,很無奈的走了過去,一把幫她把其中一個最大的箱子幫她拿着,趕快往車站裏面走。

“我說你這是要搬家還是怎麼的,比去年拿的東西還多?”林志遠拉着箱子說道。

“沒辦法,老媽非讓我拿,而且我一看也是一些必須用的,然後就帶上了。”李雨晴說道。

“你這樣累不累,照咱們的學期起來算,還有三年六次往返回家,你這六次咋過?”林志遠說道。

“有你呀,一切就交給你了。”李雨晴看着林志遠笑着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