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珂抱住唐穩失聲喊叫著,眼前這朵綻放的鮮血花瓣,讓一向鎮定的唐珂,這時真的慌了手腳。她真的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唐穩已經隨著這真咳嗽,昏迷了過去。唐珂真的好害怕,害怕唐穩就這麼睡過去。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4 日 0 Comments

一睡不醒!

「醫生,醫生,求求你,趕緊給我爹看看吧,他這是怎麼了?他都吐血了,錢,我這裡有錢,都給你。我給你下跪,我給你磕頭!」

唐珂將唐穩放好,急忙衝到林天宇面前,跪下便繼續磕起頭來,眼中閃爍著的是一種恐懼的光芒。

她現在真的害怕了,害怕的她,渾身冰涼發抖,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感,佔據著她的心頭。

「給我滾開!你要是再敢這樣,我就真的喊保安了!保安,保安,快點過來!」林天宇瞧著有些魔障的唐珂,不知為何,心裡竟然也慌神。

而慌神后的林天宇,做出了這輩子讓他最為後悔的舉動,他竟然猛地彈腿,將拽住他褲腳的唐珂,給踢了出去。

咣當!

這一腳的力度還真的很強,一下子便讓唐珂撞飛了旁邊放著的一個垃圾桶,跌倒在地后,疼痛的皺起眉頭。

「混賬,你在做什麼?」

就在這時,蘇沐的身影剛好出現在候診大廳的門口,他親眼瞧著跪倒在地,給林天宇磕頭的唐珂,被他就這樣一腳踢飛。憤怒之下的蘇沐,雙目圓睜,心都開始滴血,猛地向前竄出幾步,趕緊將唐珂攙扶起來。

「唐珂,你沒事吧?」蘇沐急聲問道。

「唐穩大叔,你這是怎麼了?」

「蘇叔叔,唐穩大叔吐血了!」

「唐穩大叔不會死了吧?」

狗蛋幾個人瞧著昏迷過去的唐穩,急忙跑過去,想著要將他攙扶起來,卻發現他們根本沒辦法搬動他。而唐穩胸前那朵刺眼的血色花瓣,讓這些孩子全都害怕起來,再沒有誰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都哭了起來。

和唐珂一樣,他們也真怕,怕唐穩大叔就這麼死掉,那樣的話他們所做的一切,都將失去價值,沒有任何意義。

「你們是誰?知不知道這裡是醫院?還敢大聲喊叫,全都給我閉嘴,肅靜,肅靜!」林天宇瞧著這驟然出現的一幕,短暫的愣神過後,急忙大聲喊起來。

讓別人肅靜,自己卻破口大喊,還真是夠諷刺的!

「你給我閉嘴!」徐炎雙眼血紅的怒瞪著林天宇,當兵出身的他,見到這一幕,早就氣炸了。

自己當兵保家衛國,難道說保的就是這些人渣敗類!醫生,就這樣的人,還有資格當什麼醫生!

這身白大褂還真的要多刺眼有多刺眼!

「你,你,你敢吼我?」林天宇有些驚愕的盯著徐炎,一直以來高高在上的那種心理,讓他沒有辦法忍受,一個男人敢這麼說他。憤怒之下的林天宇,伸出手便去推徐炎。

「吼你?我還要打你!」

徐炎的怒火蹭的冒出來,瞧著林天宇伸過來的拳頭,想都沒想,猛地抓住,隨即便是一擊漂亮的過肩摔,當場便將林天宇甩出去老遠。 ?以下是為你提供的《校園極品公子》(作者:青帝第1360章打死算我的!)正文,敬請欣賞!

?彭七海這明顯是善意的託詞,劉伯陽才不相信姓趙的不知道佳瑤是自己老婆,這傢伙把自己的夠扁啊,當著自己的面兒,竟然還敢打自己媳婦的主意?

彭七海劉伯陽臉色不對,趕緊勸道:「伯陽,你別亂來,趙秘書雖然有不對的地方,但是他對咱們的用處也很大,你殺死姬冠傑的事兒,我還想請他從幫忙調和呢,你可別得罪他啊!」

劉伯陽點頭笑道:「我知道,彭叔你不用勸我了,該怎麼做我心裡有數。」

趙秘書不冷不熱的目光,劉伯陽帶著宋佳瑤和彭笑笑一起入了座兒,封虎段毅四人畢恭畢敬的劉伯陽身後,宋佳瑤心卻莫名的緊張起來。

「趙秘書,很高興咱們又坐同一張桌上吃飯了,昨晚人多,也沒來的及跟您認識一下。我叫劉伯陽,s省g市人,這段時間來省找彭叔,是為了幫佳瑤接手意的,不知道趙秘書您的履歷是怎樣的?」劉伯陽笑問。

趙秘書眉頭皺了皺,彭七海也一旁乾咳了一聲,劉伯陽的話聽上去很有禮貌,可實際上鋒芒畢露,竟然一上來就問趙秘書的身世履歷,這對位高權重的趙秘書來是一種大不敬。

「我沒義務跟你那些,你來自哪兒叫什麼名字跟我沒關係,不過我聽你上午被公安局抓走了,涉嫌昨晚殺害姬部長家的公子的案子,這事兒是真的?」趙秘書淡淡道。

劉伯陽笑呵呵道:「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你相信它是真的,那麼它就是真的!」

趙秘書冷笑道:「現的公安幹警也真是,不知道他們的腦袋是不是被門給擠了,國家養他們是幹什麼用的,竟然放任一個殺人兇手逍遙法外,回頭我一定上報市長,嚴厲懲治他們!」

彭七海一聽這話,臉色登時也變了,劉伯陽和趙秘書兩人針尖對麥芒,竟然一上來就掐上了,這是彭七海萬萬不想到的。

「呵呵,趙秘書果然快人快語,是不是我沒被警察關起來,讓你很失望啊?」劉伯陽笑問。

趙秘書冷冷道:「你別再閑著沒事兒跟我話行嗎?今天我壓根就沒想讓你來,我只是想請宋姐吃頓飯,不明白你是怎麼跟來的!」

宋佳瑤愣了一下,張口要什麼,劉伯陽卻一把將她摟進了懷裡,笑道:「難道趙秘書就這麼不把我放眼裡?你不出佳瑤是我朋友?」

趙秘書沉臉著劉伯陽囂張的表情,不屑道:「你才這麼年輕,毛都沒長全,懂什麼叫愛情?就你這種殺人犯,混混-痞子一樣的人物,也配當宋姐的男朋友?今天我就是想要跟你表明一種態度,我要跟你公平競爭,也希望宋姐能慎重選擇一下,到底咱倆誰適合她,誰能給她美的未來!」

彭七海終究坐不了,道:「趙秘書,你……」

趙秘書打斷道:「彭老闆,你閉嘴!這事兒不關你的事,是我和劉伯陽、宋姐三個人之間的事,就算沒有你,我一樣會找劉伯陽個清楚的!」

彭七海臉色漲的發紅,又氣又怒,宋佳瑤很果決的對著趙秘書道:「對不起趙秘書,謝謝你的意,但是我心裡只有伯陽一個人,他就是我這輩子要找的人,我絕不會變心的,也希望你自為之,我不喜歡有人糾纏我,破壞我和伯陽的感情!」

「宋姐,你應該……」

「我媳婦的話,你沒聽清楚?」劉伯陽忽然笑問。

「宋姐,我剛才的話全是肺腑之言,你不應該這麼快就否決我的,我希望你能慎重考慮一下,你比我年齡,想事情天真單純,但我成熟的多,只有我才能給你充分的安全感和幸福……」

彭笑笑聽不下去了,目光飄著天花板,故意用陰陽怪氣的語氣道:「現的人怎麼都這麼死皮賴臉啊,人家都了對他不感興趣,恰恰還這麼不知恥,我都替他身為男人感到害羞……」

「笑笑!」彭七海板起臉來道。

「爸!你不用訓我,今天某人這麼不給你面子,你請客的時候找伯陽的茬,這口氣你能忍,我卻不能忍!」彭笑笑道。

彭七海語塞,他也覺得趙秘書做的有點過,讓自己挺沒面子的,誰能想到他竟然當面挑明要跟劉伯陽競爭啊,這不是讓自己也難堪嘛?

「趙秘書,從進門到現,我劉伯陽算給你面子了吧?」劉伯陽笑問。

趙秘書鼻孔朝天,只著宋佳瑤,連都不劉伯陽,搞的宋佳瑤渾身不自。

「我只問你一句話,如果有人像你現這樣,當著你的面兒,牛-逼哄哄的要搶你親愛的孩兒,你會怎麼樣?」

「你想什麼?」趙秘書冷笑問。

「沒什麼,我就是想給你提個醒兒,今天彭叔這兒,佳瑤和笑笑也這兒,我呢,今天原也沒想找你麻煩的,我這人比較喜歡用『談話』的方式處理麻煩,可我現實受不了某些人蹬鼻子上臉,我決定不受了!」劉伯陽把玩兒著手裡的筷子道。

「不想受又怎麼樣?」趙秘書傲慢道,他不相信劉伯陽感動他。

「不怎麼樣,誰讓我不爽,我就讓他一輩子長個念想,就這麼簡單!」劉伯陽完,豁然了起來,所有人都沒防備的情況下,抄過身前一盤糖醋鯉魚,「啪」的一聲砸趙秘書的腦袋上,當場讓趙秘書慘叫一聲,摔到了凳㊣(5)子底下。

「伯陽你……」彭七海大驚失色的想阻止,劉伯陽冷冷道:「彭叔,別讓我對你失望么?」

彭七海欲言又止,他一個規規矩矩的意人,碰上這種現實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一邊是市委領導不想得罪,另一邊又是他恩人的孫子劉伯陽,讓他兩頭為難。

包間外的服務員們聽到動靜也跑了進來,劉伯陽很平靜的指著門道:「麻煩你們都出去,把門關上么?」

那幾個服務員一被打的是趙秘書,都有些手足無措。

「麻煩速度點兒,么?沒聽見我話么?」劉伯陽耐心的道。

那幾個服務員一劉伯陽這咄咄逼人的樣子,深切感遭到他身上分發出來的強橫氣場,不敢再多管閑事,只能暫且退出去,趙秘書捂著流血的腦袋從地上爬起來,咬牙切齒道:「你敢打我?!」

劉伯陽一腳跺他的臉,把他踩到地上,指著他的鼻子道:「打的就是你!跟老子裝什麼逼?欠收拾的貨!」隨手又抄過一盤菜,對準趙秘書的臉砸下去,彭七海怕這樣會出人命,趕緊推著劉伯陽的手道:「伯陽不要!」

就這一推,讓劉伯陽的盤子砸空了,「啪」的一聲濺了趙秘書滿臉湯汁,劉伯陽一腳把趙秘書踢飛出去,指著他道:「封虎你們幾個,給我上!打死算我的!」

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天津) 徐炎盛怒之下的動手可謂是雷霆萬鈞,一擊過肩摔硬是讓林天宇半天都沒有反過勁來。倘若不是徐炎最後關頭有所保留的話,就這一下,便能夠要了林天宇半條老命。

「人渣!敗類!」徐炎狠狠的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便衝到唐穩身前,開始緊張的看著他有沒有事。

「好樣的!」

「打得好!」

「這樣的人渣早該這麼打!」

短暫的沉寂過後,整個候診大廳轟然間傳來一陣歡呼聲。那些個在旁邊看熱鬧的病人,家屬,全都激動的喊叫起來。這些天他們也早就憋著一股火氣,卻礙於病人和醫生的關係沒辦法動手。現在倒好,徐炎的出手,真的是出了他們胸中一口惡氣。

痛快之下,每個人都發出著興奮的喊叫。

這就是人心!

蘇沐心底暗暗一嘆,這世界上還是嫉惡如仇的人多。只要有那麼一個導火索,這股潮流就能爆發出來。

「蘇叔叔,我爹怎麼樣了?」唐珂在蘇沐的懷中掙扎著,臉上布滿著焦慮的神情,說著就要起身。

「走,過去看看!」蘇沐攙扶著唐珂,走到唐穩身前,右手搭上了他的手腕。瞬間的功夫,官榜便旋轉開來。

空白!

竟然是空白的!

官榜之上沒有顯露出任何信息!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說…

真是失誤啊,忘了官榜的運用。針對的只是由官位在身的人。這個所謂的官位,只要你有,哪怕是隨便一個官,像是生產小隊隊長。像是公司的經理,現在都能夠顯示出來信息。可惜啊,唐穩這個人很老實,這一輩子,別說是官,就連事都沒有管過什麼。

現在竟然不能動用官榜來為唐穩服務!

「爹,你怎麼了?蘇叔叔,你快點讓他們給我爹檢查吧。我爹都吐血了。他已經在外面待了兩天兩夜,真要是再耗下去,他會死的。」唐珂哭著喊道。

「聽到沒有?還不將病人送進急救室!」蘇沐起身掃過全場,鎖定已經站起來的林天宇。怒聲吼道。

「放你的狗臭屁!想要讓我救他,除非我死!混蛋,你們竟然敢打我,知不知道我是誰?」林天宇站起身後,腦袋有些頭暈。瞧著蘇沐想都沒想便破口大罵起來。

在這東郊醫院,林天宇仗著自己的醫術還算可以,那是囂張慣了的人。今天倒好,為了一個快死的窮鬼。他不但被人罵,還被人打。這樣前所未有的羞辱,將林天宇的自尊狠狠踐踏在地。他怎麼能夠忍受?

「保安,保安,快點將他們給我轟出去!還有,打電話報警,把他們全都抓起來。」林天宇咆哮著。

「混蛋!」徐炎說著就又要衝上前。

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走廊中傳出,緊接著便是一群穿白大褂的,為首的是一個年長的老頭,帶著一副金絲眼鏡,出現后瞧著眼前的情景,眉頭不由一皺,很為不悅的喊道:「幹什麼那?知不知道這是醫院!吵什麼吵!」

「王院長,你可算來了,你看看,就是他們,那個山裡人的家屬。他們竟然敢在醫院裡面鬧事不說,還打了我一頓。」林天宇轉身看清楚是誰后急忙大聲喊道。

這個老頭叫做王術,是這家醫院的副院長,剛才正在帶著幾個實習生在實習,聽到外面傳來一陣陣喊叫聲,這才出來看看是怎麼回事。沒有想到眼前出現的情景,竟然是這樣的一幕。

病患家屬前來醫院鬧事!

王術腦中第一個浮現出的便是這個,緊接著瞧向唐穩的時候,發現他竟然已經吐血,而且昏迷不醒。依他多年的從醫經驗,能夠判斷出,唐穩已經離死不遠。就算搶救過來,恐怕也活不了幾天。

這個唐穩的事情,王術是知道的。一個山裡人,沒有什麼錢,還想著做心臟支架手術。沒錢醫院便將他趕了出來,從他住進來到現在已經有六天了。原以為他身邊就一個女兒,沒想到竟然還有親人。

等下,這兩個人怎麼瞧上去不像是一般人。

王術好歹也是見過世面的人,他是副院長,因此能夠感覺的到蘇沐和徐炎身上釋放出來的那種氣勢。這種氣勢不像是暴發戶的,倒像是官場上磨練出來的那種官威。

只是這麼年紀輕輕就能有官威嗎?

哼,想必應該是一群富二代或者官二代,真要是那樣的話,沒道理會有唐穩這樣的窮親戚,也不會等到現在才出手。

莫非他們是前來鬧事的,想著借唐穩的事情,狠狠的訛詐醫院一筆!這兩個人是地痞流氓,這所謂的官威是裝出來的。

短短瞬息間,王術的腦海中便閃電般的浮現出數個念頭,這些念頭全都是一閃//書迷樓最快文字更新無彈窗無廣告//而過,最後得出的結論,讓他很快便對蘇沐產生了厭惡的情緒。

在東郊醫院,王術分管的便是處理醫患糾紛,想到這些人,想著拿唐穩的事情來說事,頓時火大起來。

「敢在醫院裡面打人,你們真是膽大包天。保安那,還不趕緊將他們趕出去!要是再不走,報警抓人!」王術大聲喊道。

早就聽到聲音出現的保安,哪裡還敢猶豫,急忙就要動手抓人。他們吃的就是這口飯,受的便是王術領導,上級有命,豈敢不從?

「我看你們誰敢?」徐炎厲聲喝道。

「你們不要抓徐叔叔,徐叔叔是好人。」

「你們要是敢動蘇叔叔一下,我就和你們拼了!」

「我咬死你們!」

狗蛋幾個孩子瞧著保安說著就要上前來,急忙站出去。擋在最前面。每個人的身體雖然都在顫抖,但臉上卻露出著不肯退縮的神情。他們知道,這些保安是不敢怎麼他們的,只要能抱住蘇叔叔和徐叔叔。就能救唐穩大叔。

「爹,你怎麼了?你這是怎麼了?」

就在這時,唐珂突然急聲喊道,原來處於昏迷中的唐穩,不知道為什麼,竟然又吐出一口鮮血。這還不算,他的呼吸突然開始不穩起來。

「蘇叔叔,救命啊!」唐珂大聲喊道。

蘇沐蹭的從地上站起。冷冷的掃視過去,從懷裡掏出工作證,直接甩給王術,厲聲道:「我是邢唐縣縣政府副縣長蘇沐。我現在命令你,馬上給這位病人做手術。他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轟!

所有人在聽到蘇沐的話后,全都呆愣當場。沒有誰敢相信,眼前這位站著的竟然便是邢唐縣的副縣長。這也太誇張了吧?這麼年輕!

「副縣長?還敢招搖撞騙!你說你是副縣長你就是了,你都沒我弟弟大!」林天宇不屑的喊道。

「還不趕緊給我閉嘴!」

誰想就在林天宇喊出這話,以為王術緊接著也會痛罵的時候,王術竟然像是老鼠被踩住尾巴似的。整個人猛地打了一個激靈。然後捧著那張工作證,像是捧著一團怒火似的。恭恭敬敬的急忙走上前去。

「蘇縣長,我是王術。是這家醫院的副院長。」王術顫聲道。

「我不管你是什麼副院長還是什麼主治醫師,現在,馬上,立刻,給我將這位病人送進急救室。他要是安然無恙的話,一切都好說,他要真的有什麼三長兩短,哼!」蘇沐冷聲喝道。

亂世用重典,重病需重葯。

以蘇沐的身份,自然沒必要和王術如此說話,但現在形式要緊,自己的話要是不重些,歸知道這些所謂的白衣天使,會再玩出什麼貓膩來。

蘇沐賭不起!

唐穩更賭不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