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別,草原上的神射手,草原上最大的馬賊群體,擁有著三千勇武彪悍的馬賊騎兵,同時也是草原上最讓人聞風喪膽的存在,從烽火四年到烽火六年兩年間,這支被稱之為狼的馬賊共襲擊商隊二百一十二次,成功一百九十七次,其中伏擊大夏商隊五十六次,死在他手上的大夏商人,家奴,鏢師算起來,足有兩千之多,正因為他血腥的手段,才讓這支狼群在隨後的劫掠之中,幾乎很少有人反抗,而他也很體貼的只取走九成的貨物。而讓他成為最大的馬賊,除了劫掠商隊之外,有時他還會劫掠小型部落。所以哲別在這片草原上是最不受歡迎的存在,同樣也是最讓人懼怕的存在。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百里堡內的大夏商隊很不幸的成了這支草原狼眼中的獵物,本來在土堡內休息一夜無事。正準備啟程趕路的大夏商隊突然發現在土堡外多出了無數的騎兵,而只要在草原上行走的商人無人不知曉那面畫著蒼狼的旗幟,這支大夏商隊就是當初劉拍沒有加入的那支商隊,商隊的規模不算大,卻也絕對不擁有運輸車輛兩百多,近一千二百多人的規模,其中護衛的鏢局有七個,數量在九百人上下,大多裝備著大夏出產的牛皮鎧甲等大眾裝備,不過這些大眾裝備在草原上卻十分的搶手。

溫闊台目光深遠的望著百里堡內的大夏商隊,那飄揚的麒麟旗號迎風而展,溫闊台是這支馬賊隊伍中的二號首領,與哲別一樣都來自蒙古族,而他們的隊伍。卻要繁雜的多,充斥著各種部落,不同的種族,對於眼前這塊肥美的獵物,溫闊台並不贊同去攻打,就算是攻打也可以選擇這支商隊在草原上宿營的時候,百里堡可是附近最大的土堡,儘管那城牆十分的破敗。卻足以讓騎兵無法發揮衝鋒和速度上的優勢,如果要硬拼的話,就算能吃下這支商隊,自身也會損失不對於他們這些無根的浮蔣,力量的減弱很可能會變成其他人的獵物。

「折別首領,這支商隊的力量很強,如果我們強行攻打的話,可能會有很大的折接。為什麼不選擇在野外宿營的時候動手,失去速度的騎兵就好像束縛住了雙手,很難發揮出我們的優勢!你也知道,大夏的商隊的裝備的兵器,鎧甲都要比我們優越的多

哲別並沒有立刻回答溫闊台的詢問,反而對著前方大身的詢問道:「喇德勒,難道那些夏商還不肯放棄抵抗么?」

喇德勒搖了搖頭,道:「首領,你也知道那些夏人是草原上最難啃的骨頭,咱們劫掠了大夏商人五十餘次,這些夏商卻沒有一次主動投降的,似乎我們的血腥震懾對他們並不好用,估計這一次也是一樣,何況對方還有土堡作為防禦,他們肯定不會選擇投降,而是依靠土堡防禦,只要堅持幾天,他們就可能獲救,所以讓他們投降比登天還要難。」

哲別並沒有因為喇德勒的話而喪氣,而是扭過頭,對著溫闊台道:「知道我為什麼會襲擊這支大夏的商隊么,因為這支商隊很可能裝有大量的鎧甲,兵器。箭羽,如果拿下了這支商隊,咱們的實力就能再提升一個層次,就算是面對那些大中型部落,我們也有一拼之力。」

「兵器,鎧甲?怎麼可能,這個消息你是怎麼得來的」。平素哲別這支馬賊並不是聚集在一起行動的,畢竟三千人的馬賊實在太惹人注意了,所以三個首領分別帶領一支隊伍在草原上遊盪,只有遇到大型獵物才會聚集在一起。所以溫闊台才會這麼問。

哲別笑了下道:「我在聖州那邊安插了人,不過消息傳回來的很模糊,所以我還不敢肯定,不過結合草原上的局勢,這個消息很可能是準確的,近日裡崛起的皇太極想必你也知道,風兒罕的部落已經成了他的嘴邊肉,不過依舊有一些部分不願意臣服,而是選擇依附在風兒罕的三個兒子身邊,不斷的給對方製造著麻煩,而這個皇太極可是大夏叛逆,不過大夏如今卻無力教這個叛徒,所以只能扶植風兒罕的遺孤,給他製造些麻煩,而失去了大部分草場,跟我們一樣的風兒罕的殘存部落,根本就沒有那個實力。所以大夏很可能給這些人裝備,武器,讓他們擁有這個力量,你也知道,皇太極能橫掃室哪落。除了選擇了個好的時機外,精良的裝備也起到了慎型滄的作用,你手上的彎自可也是大夏出產的彎刀。」

「就算如此,我們也沒有必要選擇這個時候下手啊!那土堡雖然不高,卻也是一個不小的阻礙!」

「呵呵,如果是野外宿營,對方肯定會更加的警覺,反而不如選擇在土堡內。何況我早就有所安排,那些土圍子不會成為我們的障礙,只是如果這次成了,我們很可能會惹怒大夏。」

「如果真的是兵器,鎧甲,就算惹怒了又如何,大不了咱們躲的遠遠的,他們還能追來不成,看樣子對方是不會投降了,發動攻擊吧!」溫闊台躍躍欲試的道。

「大人,西面又有一支小商隊出現。大約不到百人左右!」就在這時。一個馬賊斥候飛快的跑來報信,哲別到是沒有太在意,一個不到百人的小商隊而已:「派出一個,百人將其劫下,不能放走一個!」

出現的這支小商隊不是別人,正是劉拍的小商隊,在相安無事一日之後。他們卻踏入了馬賊劫掠的戰場,向鏢師在看到消失的那個馬賊之後,眼皮就跳個不停,片刻之後,一票馬賊騎兵凶神惡煞的從一處山坡後面殺了出來。

「躲在車后,弓箭,射!」向鏢師的二十餘個屬下雖然在大夏鏢局中不入流。不過行走這條草原商路也不是一回兩回,戰鬥經驗十分豐富,沒有一個人在看到馬賊就害怕的忘了做什麼,二十餘支箭羽劃破空氣,呼嘯著射向馬賊,然而這群縱橫草原的馬賊每一個都是馬術高頭的三個到霉蛋外,餘下的馬賊全都躲藏在馬腹下,輕易的躲過了箭矢的射擊,快速的殺向這個。小小的商隊。

劉拍就抱著風兒罕的小兒子躲藏在一輛大馬車的下面,這裡暫時還很安全。馬賊已經殺上前,弓箭並沒有對馬賊造成太大的傷害,不過幸好之前劉拍已經提高了警惕,所以情況還不算太糟糕,但面對優勢的馬賊。商隊這邊的傷亡明顯還是很大的,不過一干人並沒有放棄,因為他們知道只要在等一會,就會有援兵殺過來。

就在馬賊們殺的眼紅,商隊的護衛一個個的倒下,嚙嚙嚙的馬蹄聲再次的響起。毛忽爾帶著近百室韋騎兵殺了過來,作為守護著風兒罕兒子的室韋騎兵自然是最精銳的草原勇士,毛忽爾更是一員猛將,手上的倒鉤銀狼牙。一棒飛出,就將一個馬賊擊飛了出去,骨骼斷裂的聲音顯得十分清脆,這百人的出現瞬間就讓馬賊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幾個交鋒。馬賊見不敵,立刻調轉馬頭,狼狽而逃。

劉拍從馬車下面爬了出來,看著一片狼藉的商隊。也是心有餘悸,不過很快。就有騎兵帶回消息,毛忽爾聽完,對著一干人道:「前面有一支數量龐大的馬賊正在圍攻土堡,我們現在怎麼辦!」

「老爺。這些馬賊胸前都有一個狼頭。如果沒猜錯的話,這些馬賊應該是那支馬賊,他們肯定再派人過來,咱們如果要走的話,怕是跑不出多遠。就會被追上!」到管事的皺著眉頭翻看著地面上死去的人,一臉擔憂的道。

「你是說那支最兇殘的蒼狼馬賊!」劉拍只覺得自己眼前有些暈乎,這幾天來經歷的大起大落,確實讓性格謹小慎微的商人有些難以承受:「現在該怎麼辦?」

劉管事還比較冷靜,想了下道:「只有一個法子了,咱們殺入到百里堡內。跟堡內的商隊匯合,雖然危險仍在。但至少還有些安全保障,只要能守住兩三天,就能等到西北鎮守府的騎兵,到時候咱們就能獲救了。」劉管事這也是在賭,堵這個室韋部落風兒罕的孩子對大夏很重要,而鎮守府能快速的派出騎兵前來搭救。

放棄了馬車,一干人在下了決定之後。就騎上戰馬,在毛忽爾的帶領下,一行一百五十餘人沖向了百里堡,蒼狼馬賊也沒有想到這支小商隊居然沒有逃跑,反而向堡內殺去,加上毛忽兒以及手下的驍勇,很快就從馬賊中殺出一條血路,沖向百里堡。

「堡內的人快開耳,鄙人是大夏商人,劉拍,快快開門!」劉拍雖然不是十分有名望的大商人,但堡內的商隊內還有許多散商,這些商人里可有人認識劉拍,劉白一行總算是平安的進入到了堡內。

就在劉拍等人進入到百里堡,距離百里堡一百餘里的草原之上,一支身著大夏鎧甲,但麒麟圖案卻已經改為海東青的精銳騎兵正快速的向著百里堡的方向賓士,皇太極佔有室韋人的草場地盤之後,就對麾下將士重新進行了整編,當初帶出的三萬餘騎兵,歷經數次大戰,只剩下兩萬五千餘人,皇太極將這兩萬五千餘人編成了八旗。每旗三個甲喇,也是一千人,每甲喇下轄五個。牛錄,每個牛錄兩百人,這支八旗內被稱為內八旗!除此外,佔據了室韋后。將投降的室韋部落士兵戈分為外八旗。每旗萬人,同樣轄三個,甲喇,每甲喇設五個牛錄,不過人數卻多了三倍,而此玄追擊風兒罕小兒子的騎兵就是內八旗的正白旗的一個甲喇。

而在另一個方向,被派出報信的鏢師。連夜趕路,已經進入了聖州北部被大夏佔據的草原,好巧不巧的遇到了在外巡邏的一隊大夏騎兵,鏢師將事情說給帶隊的隊兵馬指揮,那隊兵馬指揮立刻就意識到事情的重大。立熏派出麾下士兵將消息帶回。

蔚藍色的天空,深藍色的大海,波波蕩漾的海濤捲起萬千的雪白的雪花翻滾著,四桅運輸船在海面上披荊斬棘。乘風破浪,淡淡的海風吹拂著那揚起的帆,給人一種胸有天地的開懷。

眼前的運輸船並非一艘尋常的運輸船。而是經過部分改裝的半戰鬥船隻。船身經過加固,甲板上還有著幾架床弩,順著那高達數丈的巨大主桅。一面藍色的麒麟旗迎風飄揚,而在那巨大的帆布上,則綉著一把長劍以及一塊巨大的寶箱圖案,如果有識貨的人看到。就會知道,眼前這艘運輸船是長歌鏢局所屬的探險船。

探險。在大,一十分流行的詞語,大夏的探險最早可追蹦到烽火札淵,不討那個時候是對海上商路的探險,不過那個時候組織探出海路的探險船大多都是有官方背景的船隻,不過到了烽火六年,探險已經不在是官方的活動,民間的參與更多,原因無他,烽火六年三月,大夏頒布了最新的探險法令。對於探險者發現的島嶼,發現者將擁有該島嶼十年的開發權,如果對國家具有重大意義,島嶼併發權收歸國有,但探險者會獲得每年百分之一的分紅,時限同樣為十年,還會獲得大夏不菲的獎勵以及

望。

大渤海。海洋麵積至少要比大夏國土面積還要寬闊,然而除了部分的航線被開拓出來之外,渤海內部海域依舊有著無數的黑影不為人所知,而探險船的任務就是將這未知探索出來,讓整片內海真正的屬於大夏。

長歌鏢局如今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十幾個人的小鏢局,最先擁有一塊屬於鏢局私有領地的長歌鏢局,如今有著鏢師六百餘人,人數上雖然與第一鏢局的張家鏢局相差甚遠,但掄起信譽和聲望卻隱隱有後來居上的架勢,而這自然也少不了長歌鏢局另外一個創始人張夢浩的大力支持,張夢浩如今在直屬王室的精工坊內任副坊主。是大夏能打造裝備,武器道具的祖師爺之一,與白家的白鴻濤共享著這份第一無二的榮譽,可以說有著很大的能量,有張夢浩罩著,除了一些嚴禁外流的東西外,長歌鏢局獲的了許多強大的裝備,其中有許多屬於軍隊裝備。

而這條長歌探險號也是託了張夢浩的福才搞得到,畢竟這條船雖然是運輸船改造的,但與海軍府的戰船相差並不是太多,不過仍然有些遺憾的是沒有搞到彈射石弩炮。

長歌探險號是長歌鏢局順應局勢的產物,大夏政策向海洋的傾斜,自然有人專門寫成冊子外賣,冊子是靈夏商會下屬機構開辦的,主要解讀一些大夏一些政策上的轉變,可以說對大夏政策的推廣起著一些不的作用,如今的大夏商人,官員幾乎人手一冊,其實按照周紫晴的想法是打算開辦報紙的,但報紙這東西需要一個強有力的中央控制才行,而且大夏如今的情況也不適合出現報紙這種東西,所以只能用這種小冊子來代替報紙,以讓大部分人都知道上面頒布的法令的真實意圖。

「鏢頭。看天氣,前方很可能會有暴雨天氣,而且正向咱們這邊吹來,怕是不要一刻鐘,就會到咱們的頭頂上!」瞻望手是一個經驗豐富老渣民這種老漁民在大夏可是十分搶手,畢竟在大海上,有這麼一個熟悉大海的人在,可以躲過許多麻煩。

成長歌也出海數次了,也知道這大海現在看著平靜。頭上太陽高照,微風和暢。但下一玄就可能陰雲密布,暴雨傾盆。海上的天氣比女人的臉還要善變:「讓大家都做好防範措施,收起風帆,固定住船上的物體。然後都回艙室內將自己綁在床上。」

不到一刻。前一刻還晴空萬里的天空突然陰雲密布,船隻進入了暴雨區域,儘管四桅帆船已經很大了,但在大海之上仍然猶如滄海一粟,一葉扁舟。在海浪之下顯得那般的無助,任由海浪拋來拋去。

海上的暴風雨來的快,去的也快,畢竟渤海屬於內海,氣候遠比川,海的情況好的多,就算是遇到大暴雨也很少有船毀人亡的事情發生,不過當船開出暴雨區,長歌探險號卻顯得有些狼藉。成長歌走出船艙,走起步來可以用一步三搖來形容,船內到處都是嘔吐的味道,成長歌臉色只哼哼些安白,大口的呼吸了幾口空氣,這才算是好些,回頭望向那過去的暴雨陰雲,雖然經歷過幾次,仍然讓他心有餘悸。

「立刻檢查損失,確定航向!」成長歌的氣色好了許多,開始指揮著船上的水手檢查船隻。

「鏢頭,船尾的三角幟被折斷,另外船體上還有幾處不大的傷痕,很快就很修補好,不過我們好像從航道上飄離了很遠,目前還不知道我們的位置!」在暴雨中,三角帆震脫,很可能導致航向偏離,而他們目前很可能在一片並不為人所知的海面上。

探險號依舊緩慢的在舟前行進,成長歌並不擔心他們會迷失在大海上,因為渤海屬於內海,只要向著一個方向開,就會遇到陸地,而探險號雖然被做了加固改裝,但畢竟還是一艘運輸船,運輸船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裝載更多的食物和水,這也是他們最大的保障。

嘎,一隻海鷗從海面上飛來,落在桅杆之上,而有海鳥出現就意味著有島嶼出現。不多時,瞻望手就在單筒望遠鏡內發現了一個大島嶼,而這個島嶼似乎並不是已知的任何一個島嶼:「鏢頭,前方發現一個群島,看樣子好像是一座從未被發現的島嶼群。

長歌探險號的船頭劈開大海,向著這片未知的島嶼開去,然而就在進入這片群島的時候,平靜如鏡的海面上,卻突然掀起一波巨浪,一個。龐然大物出現在探險號百米之外,那是一隻巨大的海龜,就好像一座浮動的小島一般。長歌探險號上的人看到那巨大的烏龜全都傻眼了,因為他們知道一個海龜長這麼大,只可能是一隻海洋奇獸。

「鏢頭。我們好像發現寶藏了,那個好像是海軍中傳說的七星玄龜!」一個水手望著那海龜龜甲上猶如星星一樣的圖紋,以及那玄龜頭頂上的龜角。咽了口吐沫的道。

「是發現寶藏了,不過好像是一個能吃人的寶藏,娘的,那個大傢伙靠過來了!」成長歌此刻有點震驚,但看到那七星玄龜靠過來,心裡卻抑制不住那種害怕,因為在海軍中,七星玄龜群可是差點就滅掉大夏出征的攻軍,更是直接將毛文龍的水軍葬送到大海之中,而他們似乎找到了七星玄龜的老巢,因為就在這片刻的功夫,海面上至少出現了四五頭大小不一的七星玄龜。 天英上人仔細的看了看楊華,不住的點頭,笑道:「弟弟,沒想到我們分開的這段時間,你的力量又增強了好多,不過上古修神者也不是你想像的那麼好對付的,你最好還是小心一點。」

其實,早在剛剛看到楊華的時候,天英上人就感覺到他的力量比起上次增強了好多,而且他身上還有一股很怪異的,她從來沒見過的力量,不過那股力量絕對不能讓人小視。

天英上人這次出來,早就打定了主意要幫楊華,就算是長老會不邊不同意通天閣和血嬰帝國聯盟,她也會義無返顧的帶著自己的三十六天罡親衛,站在楊華這邊,一起對抗天元。

通天閣最開始是一個自由組織,是一些志同道合的上古修神者自發組成的,並沒有嚴格意義上的負責人,有事都是大家一起商量的。直到後來天外天的創世者的出現,才引起了他們真正的團結,成立了正規的組織,按照力量和能力選舉了負責人,也就天英上人的大哥狂龍。後來狂龍和上一代的混沌神殿殿主在虛無之界同歸於盡,通天閣的龍頭之位就落在了天英上人身上。

此時,通天閣的勢力也不如從前,混沌神殿秉承了老殿主的遺志,一直到處追殺通天閣的上古修神者,好在天英上人為人及至聰明,憑藉著自己的才智,一次又一次的讓上古修神者化險為夷,最終獲得了大家的認可。

誰知後來天英上人卻遭禁錮,這一走就是五十萬年。

五十萬年的時候。即便對這些與日月同輝地神也不算很短,在這五十萬年的時間,通天閣也發生了很多的事情,天英上人的無限期失蹤,讓他們不得不考慮選舉下一任的負責人,因為幾方面爭執不下,最後產生了所謂的長老會,有十大長老共同管理通天閣。

這次天英上人回去后,長老會明顯的不想放權,只把天英上人當成了空架子。

血嬰帝國的事。天英上人是力主與其聯合,但是長老會卻否定了,他們不想再冒險和天外天產生衝突,而且還說的好,要為通天閣保留勢力。等到天外天和血嬰帝國打的兩敗俱傷地時候,通天閣再出手。

單純的講,長老會的這個計劃對通天閣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但是天英上人可不同意。畢竟她和楊華有過合體之緣,楊華還是她的救命恩人。

長老會也不想和天英上人翻臉,只好折中的想出這麼一個辦法。試試楊華地勢力。如果楊華這邊的勢力真的能和天外天對抗,通天閣就加入,否則的話,通天閣就不和血嬰帝國聯合,天英上人也不得再提此事。

長老會這次可謂是志在必得,特意派出了絕世。絕心,曉月三大戰神出戰,目的就是一舉打敗楊華,同時將仙界據為已有。

可惜,這些夜郎自大地傢伙,根本就不了解楊華和血嬰帝國的真正勢力,而且所謂的三大戰神也是幾個繡花枕頭,根本就代表不了通天閣真正地高手勢力。當初在評選戰神地時候,根本就不公平,全靠的關係,人情得來的。

「血嬰大帝,我要挑戰你。」絕世見楊華不理睬他,怒氣沖沖的說道。

這時軒轅大帝走上前,不屑的說道:「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你認為你夠資格和大帝挑戰嗎?大帝是不會和你這樣的人動手地,我先陪你玩幾招,等你打贏了我再說。」楊華是軒轅大帝最為服氣的人,他怎麼能容忍一個小小的修神者對楊華放肆。

「你又是什麼人?你陪和我動手嗎?」絕世傲慢的說道,看樣子,似乎在他眼裡除了楊華,別人都不配和他動手。

「我是血嬰帝國仙界軍團副句團長軒轅大帝。」軒轅嚴肅的說道。

「呵呵,我還以為是誰?原來就是連自己的地盤也保不住的仙界叛徒。」絕世一陣狂笑。

楊華有點不爽絕世囂張的樣子,說道:「你要是光耍嘴皮子上的功夫,請站在一邊,回去告訴你們長老會,希望能派幾個真正的高手,像你這樣的人,只會糟踐通天閣。」

「你。。。。。。。。。。。。。。」絕世被楊華說的怒火攻心,剛好出手,卻出現自己的身體居然不能動了,完全被楊華身上的氣勢所壓迫。

一旁的絕心見絕世一動也不動,知道有古怪,急忙叫道:「絕世,你怎麼了?」

絕世張了張嘴巴,但是卻說不出話來。

「你把絕世怎麼樣了?」絕心走上上對著楊華說道。

「哼,長老會調教的弟子真的很差勁,連基本的禮貌都不懂。」這次說話的是天英上人。

曉月臉色微微一變,說道:「上人,你怎麼可以幫外人說話?」

天英上人頓時大怒:「放肆,你算什麼東西,我做事還要你來教?血嬰大帝說的沒錯,你們三個代表通天閣真的是在糟踐通天閣。看來我先前的打算是錯了,通天閣在也不能有你們這些飯桶控制下去,否則的話,用不了多久,通天閣就會毀在你們手裡,我大哥當年的心血也就全部白費了。」

本來天英上人還打算和長老會和平共處,沒想到通天閣的弟子在他們的調教下會變成這個樣子,看起來真的讓人痛心,她決定回去之後,說什麼也要瓦解長老會,重新拿回對通天閣的控制權。

這時,西王母走過來說道:「大帝,西王母請戰,和這位曉月上人切磋。」

「老公,這位絕心上人,就由我來招呼吧。」胡菲兒也自動請纓。

楊華一一點頭答應了。絕世三人的力量,楊華在黑暗之瞳的幫助下,早就一目了然,說實話他們三個地力量和胡菲兒三人比起來似乎還略有一點不足。說實話,如果他們三個真的代表了通天閣的戰神水平,那這盟不聯也罷。

天英上人似乎看出了楊華心中的顧慮,傳音說道:「小華,你放心,通天閣的最高勢力絕對不是這三個廢物能代表的,他們的力量在通天閣也就是中等偏上。比他們力量強大的最起碼也在三百人左右。其中我的親衛三十六天罡就是通天閣一百前之列的人,你放心,我們通天閣地勢力絕對不會差的。」

楊華也傳音道:「呵呵,這一點其實我也想到了,姐姐的力量我是見識過了。你的手下就算比不上你,但是也絕對不會差的太多,這三個人實在是太弱了,而且品行也不怎樣。」

「弟弟,我已經想好了。這次回去我要瓦解長老會,重新拿回對通天閣地控制權,我不能眼看著通天閣就這樣毀在他們的手裡。到時候。我會全力以赴的幫助你對抗天元。」

「謝謝姐姐。」

「呵呵。我們可是姐弟關係,謝謝之類的話就不多說了,他們開打了,我們看看吧。」

這時,西王母對曉月,絕世對軒轅。絕心對胡菲兒已經開始了大戰。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對方看上去似乎是旗鼓相當,沒有太大地差距,不過楊華和天英上人都能看得出,百招以後,通天閣這邊的人必敗無疑,尤其是和胡菲兒戰鬥的絕心,甚至還用不了百招。

起初絕世三人還絲毫不把胡菲兒等人放在眼裡,畢竟自己等人都是修行了百萬年之久修神者,比起這些所謂地仙妖肯定強過了。

誰知道過了幾招,他們才發現這些仙妖並不是他們想像中地那麼弱小,尤其是兩個女的,力量更在那男仙人之上。

絕世三人有這樣的感覺是對的,胡菲兒雖然先前只是妖界公主,但是這些年跟在楊華身邊,力量的增長可謂是一日千里,妖皇之力早就大成,如果不是她留手的話,相信絕心根本就打不了十招。

西王母這邊也明顯地開始佔據優勢了,西王母真正的勢力從來沒有人見到過,她一直是韜光養晦,實際上她得到白傲霜的指導,力量早就在軒轅大帝之上。

軒轅大帝這邊雖然優勢並不明顯,但是勝利還是不成問題的。

胡菲兒和西王母正是為了顧全軒轅大帝的面子,才保留勢力的。

「不好,他們要用上古神器了。」

天英上人急忙對楊華傳音提醒。

「姐姐放心,我早就料到他們帶了上古神器,我已經有所準備。」

自從上次見識過上古真佛的佛器后,楊華就知道通天閣肯定也有大威力的神器,今天這種場合,他早就料到他們一定會帶上古神器前來。好在前些日子,華夏神龍和九天寒帝送給了楊華幾件不錯的神器,楊華自己當然用不著,所以就把那些神器分別轉送給了帝國各大軍團的軍團長。

西王母和軒轅自然也都分到了一件,胡菲兒作為楊華最心愛的女人,身上的神器自然更不會少。

絕心手裡拿的是一件古印,看上去稀鬆平常,沒有什麼顯眼之處,但是楊華能感覺出那方古印中蘊涵著巨大的攻擊性能量。

天英上人看了一眼那方古印,厲聲問道:「翻天印?你們是不是幾去過藏寶心舍?」

絕心一邊打出法寶手印,一邊回答:「上人,我們幾人並沒有進去過藏寶心舍,這幾件法寶都是大長老交給我們的,我們連藏寶心舍的名字都是第一次聽到。」

天英上人恨聲說道:「真琿太過分了,藏寶心舍是我都不能進去的禁地,裡面保存著大哥的金身,他居然私自進去,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藏寶心舍是通天閣的頭號禁地,裡面不僅有大量的法寶神器,更重要的是裡面保存著狂龍的一截手骨,也是狂龍唯一留下來的東西,天英上人將它視為最珍貴的寶貝,平日里下令任何人都不能進去藏寶心舍。沒想到自己不在的這些日子,真琿居然進去拿寶。

此時,她更加堅定了瓦解長老會的決心。

胡菲兒見絕心拿出法寶神器,自然也不示弱,祭出了一顆藍色的水晶球,這水晶球是九天寒帝送的,名字叫赤雪寒珠,是用玄天寒鳥體內的精氣所煉,是一件寒屬性的超級神器中,最適合給女性使用。

說話間,絕心已經搶先出手了,只見他手中的翻天印如奔騰的洪流,分為四道金芒急速向胡菲兒撞過去。

胡菲兒絲毫不緊張,手中的赤雪寒珠,陡然湧出一團深藍色的玄氣,緊接著升起五顆耀眼的明珠,化作五顆流星環繞在她的周身。

絕心的金芒砸在胡菲兒周身的深藍色的玄氣后,只聽「噗哧」一聲響,猶如燒紅的鐵條插進冰水裡,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氣順著番天印的那四道金芒逆行而上。眨眼間就衝到了絕心身邊,絕心發覺危險來臨,急忙瞬移,瞬間從原地消失。

就在他先前停留的地方,被玄光擊中后,頓時就變成了齏粉。

絕心看著那些齏粉,心中就是一陣后怕,幸虧自己躲的及時,否則的話,這會成為齏粉的就是他。

胡菲兒冷笑道:「翻天印在你手裡簡直就是一種恥辱,你連它一半的威力都發揮不了。」

事實上胡菲兒的話說的很中肯,翻天印是有名的上古神器,要真做比較,它一點也不比胡菲兒手裡的赤雪寒珠差勁。可惜的是使用的人實在是太差勁了,根本就沒有和神器融合,沒有得到神器真正的認可。

其實這也不能怪絕心,大長老真琿傳給他翻天印的時候,只是簡單的教給了他幾句使用的口訣,至於怎麼去煉化,怎麼去融合,他一個字也沒提,在這樣的情況下,絕心當然無法發揮翻天印真正的威力。 諸侯爭霸正文讓海軍府中,第二次征伐自由貿易港曲戰「可以說是九甘妝入最慘重的一次的出征,出征戰船五百餘艘,最後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船只得以倖免,死亡將士兩萬餘人。而原因只是因為遇到一群恰巧捕食而過的七星玄龜。而如今在海軍府衙門內。還有一個大概,有浴盆大小的七星玄龜甲殼陳列,據說七星玄龜的甲殼作出的盾牌堅固無比,甚至連床弩的弩箭在近距離射擊,都無法在上面留下一個白點,不過在那次出征之後,七星玄龜就好像是失蹤了一般。而第二次露面則是在山海關外海海域,不過那一次出現的只有幾隻七星玄龜而已。

而現在在成長歌的眼前,這片群島周邊的海面上,至少他看到的就足有上百隻大小不一的七星玄龜。最大的猶如一座小島一般,最小的不過一個小水盆一般大而這些七星玄龜似乎並沒有露出絲毫的敵意,至少那隻靠上來的巨大的七星玄龜。只是在注視了幾眼長歌探險號后就沉入了海面。

風。依舊那般的和順,但船上的水手和鏢師卻沒有一個敢大聲的說話。身體都緊繃著,甚至連大口的呼吸都做不到,所有的人都被震懾住了。6地上曾經爆一場龐大的獸災,那可是造成無數人死亡,上百座城鎮被摧毀的噩夢。而這麼大批的海洋奇獸出沒,還有一個十分大的可能。成長歌當初與李夢浩去刺探獸群的情報,所以對這個最走了解,大批的奇獸出沒意味著周邊會有神器的出沒。

一想到神器,成長歌體內的血液都有些凝固了,他沒有想要去殺十階逆天的奇獸,然後得到神器自立一國的想法,那並不現實,當初為了去殺獸群,奪得神器那可走出動了二十萬兵馬,以及大夏二十餘位最厲害的武將,才算是擊殺了那十階的存在。不過探知到神器的下落。如果證實之後,帶回去。光是這個消息就足以讓他獲得足夠的好處了。

成長歌長吸了一口氣。大聲的道:「船隻向著旁邊的那座島嶼靠近。儘快的確定我們現在的位置,然後標註好海圖,今晚可能在這裡住一晚,大家都打起精神來,千萬不要到處亂走,同樣也不要去招惹那些七星玄龜。」隨著成長歌的命令。長歌號拐過一個小小的水彎,向著群島外圍的一座小島駛去,成長歌沒敢往群島中間走,理智告訴他不要去冒險。未知的危險才是最可怕的。

白金國王都,鹽城,儘管叫做鹽城,但這座王都卻並不是象鹽一眼的雪白。整座王都似乎都與鹽沒有半點的關係,繁華的碼頭後面。是用青石建成的高大的城牆,以及那繁華的大街。儘管丟失了大珍珠島,白金國通往外海的通道被大夏切斷了。但白金國內卻充斥著戰勝者才有的那種喜悅氣息。沒有人意識到危險,或者說他們都選擇遺忘了大夏的強大。

李俊走在這座奢華的王都內。是的。奢華,用這個詞語來形容這個,城市,在說明了城市的富有的同時,也在述說這座城市的腐朽,失去了那種欣欣向榮的朝氣蓬勃,反而多出一種沉淪的浮華,街道兩邊,陳列著五顏六色的絲滑絲綢的絲綢鋪子。擺放著繁複圖案的精美瓷器的瓷器店,還有那掛著一串串珠圓玉潤的碩大珍珠的飾品鋪子以及那些用富麗堂皇來形容的酒樓,歌舞不休的青樓妓院以及那街道上一頂比一頂寬闊舒適的大轎子,這些都讓整個城市充滿了奢華的味道。

而走在那繁華無比,車如流水馬如龍的街道之上,透過那繁華,卻能看到在那高大的酒樓陰影的牆壁下,衣衫襤褸的乞丐畏畏縮縮的縮在牆角處,而幾個身材瘦弱,身上幾乎沒有多少肉,風一吹就要倒下的孤兒則睜著大眼睛透過那巷子望著外面的繁華,卻不敢走出那巷子。從碼頭進了王都大道,放眼望去。就能看到那大道盡頭,那雄偉的宮殿群好像在向人們昭示著白金國的富有。

李俊被王濤帶到王濤家的一個小院子。就像於大道旁的一條很深的巷子內。儘管院落不大,但卻坐落在王都大道不遠,可以想象這座院落的價格。院落不大,只有三進,卻裡面的景色卻可以跟南方的精美的園林象媲美,王濤很是得意的對著李俊介紹道:「大人,我這院落雖然不大,可卻是請了城裡最有名望的園林設計師宋大家親自設計的。連那王宮和承相府都走出自宋大家之手,可是花費了我不少銀子,不過住的也十分舒服。大人一路勞頓。我讓人去燒些洗澡水來,好好洗洗風塵。」

李俊倒是沒有拒絕,在王濤的院子里住了下來,有了王濤這個賈家的管事,李俊對白金國的事情也大致有了一番了解,白金國的承相是賈弼。來自山東,據說曾在孔府呆過一段時間。人倒是頗有才華,不過卻地方,或者說那互座上的人本身就不是一個明主。所請不正下樑歪,白金國有如此奢華之風,跟上面是脫離不了關係的。

賈弼身為承相。控制著白金國的朝政,深的白軒的信任,在白金國內一手遮天,幾乎無人敢鋒其虎鬚,除此之外。白金國還有一個權臣就是大將軍張興,張興控制著白金國除了叢林戰士外的全部兵馬。在軍中可謂是一言九鼎。也是白軒的龍起之臣,同樣深的白軒綺重,這兩人一文一武把持著白金國上下,而那位諸侯王白軒卻每日醉生夢死,越來越懈怠國政。

張興這個大將軍下面還有幾個左膀右臂,6軍四將,水軍一將,這五人都是張興的心腹親信,把持著白金國的軍事實權,而其中水軍將領胡高,統管水軍。平面有兩個統領,分別是龐海和郝通,龐海任王城港口統領,而郝通是駐守珍珠港外海統領。儘管雙方都有五千兵馬,但掄起地位。卻是龐海的位置高上那麼一格。儘管郝通也善於溜須拍馬,但龐海同樣也不是善茬,最重要的他收的乾妹妹是胡高的小妾,另外龐海經常為胡搞收羅一些極品女子。正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正因為如此。龐海的位置才沒有被郝通奪去。

李俊在將白金國內的情況大致梳理了一番之後。很快就找到了突破口,6地上的事情他管不到,只要他的水軍能有突破,失去了制海權的白金國就是脫去衣服的少女。根本就沒有反抗之力:「王管事。這個龐海人如何?」

王濤聽到李俊詢問,想了想道:「此人我曾打過幾次交道,怎麼說呢?為人圓滑老於世故,很精明,也有手段,每次看著都笑臉盈盈,但我卻知道,此人為了達到目的,可是心狠手辣,當初龐海能上到這個位置就是除掉了原來的水軍統領,滅了人一家,甚至連那兩歲大的孩子都沒放過,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恰巧我就是其中一個知情的,因為這個龐海暗地裡與賈弼勾結。

「是不是可以說這個龐海是賈弼安插在軍中的一個棋子!」李俊眼睛一轉,立蔑就聯想到這一層。那賈承相一手遮天,而唯一一個可以制約他的就是手握重兵的張興,如果這背後真有這層關係,那這白金國的局勢可還真夠亂的。

「恩,某種程度上算是吧!」王濤並沒有否認,因為軍中的將領一般為了忌諱都不敢過多的與賈弼接觸,有人犯過忌諱。所以死了,張興雖然是一個武夫,但在這方面卻看的緊。

李俊閉上眼睛。腦海里快的轉動著,向著如何才能利用白金國內的局勢來達成自己的目的,良久,李俊這才睜開眼睛,道:「如今郝通已經升上了水軍副將的位置,這個位置在將軍之下,統領之上。這個位置是不是壓了龐海一頭,如果在進一步,會不會佔了水軍將軍的位置。」

王濤聽李俊這般說。心裡也有了點底,看來這位是打算在這裡做文章了,當下也沒有猶豫的道:「大人,要這麼說,確實如此,這水軍本身建制就十分簡單。一個正印主將,兩個水軍統領。各轄一塊,這些日子我不在府上。所以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安排,但這兩日我隱隱聽到一些傳言,好像這郝通攀上了賈弼,郝通立了大功不能不賞,但賞法卻有很多。提了個水軍副將,倒也不無不妥,但實際上卻大不妥,因為郝通手下的那個湯魚副統領被提拔到了郝通的位置,也就是說,如今水軍實際上被一分為二。正將和副將一人控制一半水軍,只是不知道賈弼為什麼這麼做。不過他這般向軍隊伸手,張大將軍那邊肯定很不高興。」

李俊聽了王濤所言,一拍大腿,站起身,在地上走了兩圈,眼睛里也越來越亮,道:「我有一個主意,不過這事需要你從中摻合摻合,如果此事4成了,白金國被破只是早晚,到時候我雖然保不了你得個一官半職,但如果你還是做買賣,我卻能罩的住你!」

王濤本身就是商賈出身,本身就沒有想要當官的心思。這兩天他可是從李俊這裡知道,大夏一旦拿下白金國,李俊的的水軍就會改為海軍府,很可能駐紮在這裡。到時候自己要是想要做買賣自然暢通無阻,王濤聽了李俊的承諾立刻躬身道:小的所求不多,只做一個富家翁,有些積蓄,和和美美過一輩子就成,至於大人所吩咐的事情,小的都明白了,我與那龐海還有兩三面的交情,如果偶爾碰到,說幾句話給他,達到目的還是很容易的,只是大人如今在王城之內,在想悄然回到大珍珠島卻是有些不易,最近些時日,小珍珠島群巡邏肯定很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