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不知道兩位究竟是有什麼事情要做呢呢,要不和我們哥三個一起去聊一聊吧,說不定我們哥三個可以幫你們的忙呢。”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光頭往前走了幾步,一邊試圖用他那齷齪的目光繼續去捕捉saber身後的愛麗絲菲爾的身影,一邊隨口向saber說道。

“我說過了,我們沒有時間,所以請不要再騷擾我們了。”

Saber用手拉住了愛麗絲菲爾的手臂,轉身向另一個方向走去,看樣子是想要儘快離開此地,擺脫三個人的糾纏和海灘上衆人的注視。

只是這三個人就像是甩不掉的牛皮糖一樣,緊緊的跟在saber和愛麗絲菲爾兩女的身邊問這問那的,不管說什麼也不離開。

這樣討人厭的行爲就連平時修養極好的愛麗絲菲爾都無法容忍,不由的暗暗生了氣,就更不用說曾經被無數人尊爲騎士王的saber了。

“都給我滾!”

終於,忍無可忍的saber對着三個人發出了一聲怒喝聲。

隨着那道聲音的發出,saber那一雙聖綠色的眼眸裏隱隱有着凌厲光芒散發而出,配合着她那微微泄露出的氣息向三人壓迫而去。

“小娘皮子,你……”

瘦青年的一句話還沒有說完,普通人完全不可能擁有的驚人氣勢就如同洶涌的潮水般席捲了三個人的全身上下。

在saber那驚人氣勢的壓迫之下,三個穿着游泳褲頭的男人們全身都瑟瑟發抖着,腿發軟,無聲無息的癱坐在地上,頭腦之中一片空白。

“哼,這算是給你們一個小小的教訓,希望你們以後不要再做出如此無禮之事了。”

saber對坐在沙子上,頭腦暈乎乎的三人教訓了一句話後,又扭頭向愛麗絲菲爾說道:“小姐,我們去停着小轎車的地方吧。”

“好的,不過saber你剛纔你真的好帥哦,我覺的我要是沒有和切嗣結婚的話,我會喜歡上剛纔那個帥氣的saber呦。”愛麗絲菲爾被saber之前那帥氣的迷到後,語無倫次的說道

無視了自己臨時master所說的話語,得到了愛麗絲菲爾許可的saber牽着前者的手,又調轉了方向,向着劉零身後所在的停車場走去。

————————————————————————————————————————————

“嗯?!”

被這場鬧劇吸引了目光的劉零從一開始並沒有十分愛麗絲菲爾和saber兩女。

劉零對她們的認識充其量只是髮色挺奇特而已,其他的並不算什麼,直到saber展露出驚人氣勢的時候,劉零的眼睛才突然一縮,隱藏在眼鏡之後的雙眸隱隱有着銀色蔓延。

“那個有着金色頭髮的女人,看上去也就十六七歲左右吧,但是從她的身上我竟然能夠感受到足以威脅到我生命的危險之意,真是奇怪啊。”

“她剛纔的氣勢也是,好似有着經歷過了戰場的殘酷氣息,那絕對不可能是安逸的現代社會所培養出來的人才。”

“還有她身邊的那個銀髮女人也很奇怪,一開始我還沒有察覺到,現在把注意力集中起來後才發現,她身上根本就沒有屬於人類的氣息啊。”

“那個傢伙的身上根本就沒有半點像是活着的生物的特徵,倒更像是被能量所填充起來的人偶一般啊。”

經過了劍神系統強化肉身而修煉有半步目劍的劉零勉強看透了愛麗絲菲爾這個魔導人偶的本質。

只是這個發現卻帶給了劉零十分大的震撼。

經過了上一世的種種經歷,劉零可是知道在修真界有一種被稱爲傀儡的東西,那是一些被稱爲傀儡師的職業才能製造出的用於戰鬥和生活的仿真人偶。

上一世的劉零在死亡之前可是有不少的圍殺者,在這些圍殺者中就有一個傀儡師所製造的戰鬥傀儡。

雖然那個戰鬥傀儡的戰鬥力比劉零要低一些,但是一旦戰鬥起來就憾不爲死,而且全身上下幾乎沒有多少致命的地方,當時劉零陷入重圍後戰鬥傀儡可是給劉零帶來了不少的麻煩。

幸好戰鬥傀儡並沒有多高的智慧,只能僵硬的去完成主人所交給它的任務,最後被劉零用了個巧妙的方法成功的摧毀了。

只是那個戰鬥傀儡的戰鬥力都已經可以媲美凝真境界的巔峯了,但它仍然不像愛麗絲菲爾這樣能夠思考,並且看上去有血有肉,好像人類一般。

愛麗絲菲爾的戰鬥力雖然遠遠比不上劉零所見過的戰鬥傀儡,但劉零卻對這個“物品”以及製造這個“物品”的主人十分的感興趣。

“實力挺強大的少女和沒有實際生命的能量人偶呢,竟然正好出現在了日本的冬木市境內,看來八成是和聖盃戰爭脫不了干係呢。”

將思路從傀儡上暫時脫離開,劉零突然想到了聖盃戰爭這件事情上來。

因爲時間和地點都很符合聖盃戰爭參賽者的條件,所以劉零在誤打誤撞之下,竟然還真的發現了某種真相。

這樣一來,多日沒有聖盃戰爭最近消息的劉零一下子打起了精神。

“好,現在就悄悄的跟蹤一下她們兩個吧,如果這兩個人真的是參加聖盃戰爭的人選之一的話,那我跟着她們就很有可能會慢慢的接觸到聖盃戰爭啊。”

快速的拿定了主意的劉零一把背起了裝有冰清劍的書包,然後裝做是普通的遊客一樣,不緊不慢的跟在saber和愛麗絲菲爾兩女的身後,始終保持着一定的距離,慢慢的走向了聽着黑色小轎車的停車場。

(未完待續,那個,大家要是有什麼意見的話可以在書評區給殺劍提一提,殺劍會努力的接受大家的意見的) 啪咔,啪咔。

saber用右手打開了黑色小轎車前方的右車門,等愛麗絲菲爾上車後又把車門關上,然後自己繞着轎車走了半圈,打開駕駛座的車門坐了進去。

看着saber熟練的擺弄着黑色轎車裏的手剎和方向盤,使黑色轎車既快又穩的從停車位上倒了出來,愛麗絲菲爾覺的自己很難將此刻的saber和一天前那個對於汽車還一竅不通的傢伙聯繫在一起呢。

雖然saber並不像其他英靈那樣擁有身體能量化的技能,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saber這個職業身所附帶的這種能夠快速駕馭工具的天賦還真是令人羨慕啊。

如果saber的這個天賦能夠用金錢買到的話,那在中國絕對會有很多想學車考駕照的人花大價錢來買的。

操控着小轎車靈活的做了一個弧形拐彎,避開了停在停車場門口的一輛大卡車後,saber瞥了一眼後視鏡中的愛麗絲菲爾,問道:“夫人,出了停車場之後我們去哪裏……”

吱啦——

愛麗絲菲爾還沒來得及回答saber的問話,saber就突然用右腳猛踩了一下剎車,這一動作使得黑色的小轎車猛烈的向前一傾斜,車內的物品都向前滑了一段距離。

這一傾斜十分突然,所以愛麗絲菲爾也吃了一驚,幸好saber在剎車的一瞬間就快速解開了繫着的安全帶,快速的抓住了愛麗絲菲爾的雙臂將她拉近自己。

因爲這樣的動作,愛麗絲菲爾仍然平靜的目光與Saber聖綠色的瞳孔在瞬間交匯。

“Saber,你剎車這麼快的原因是附近有敵人吧?”

“是的。”

“敵人是參加聖盃戰爭的英靈嗎?”

“雖然還不太確定,但從敵人給我的危險感來看應該是英靈,目標在橫向六百米到七百米左右遠處的陰影中,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敵人暴露出了自已的氣息。”

Saber一邊冷靜的向愛麗絲菲爾報告着自己剛纔發現的情報,一邊快速的用雙手抱起愛麗絲菲爾,從駕駛座上跳了出去。

而saber之所以想要快速離開汽車的原因是如果敵人是和saber一樣都是英靈的話,那黑色小轎車很容易成爲敵人攻擊的目標。

到時候,saber根本不可能在如此狹小的空間裏保護好愛麗絲菲爾。

踏,踏,踏,踏。

在地上走了幾步,緩解掉身上所帶着的慣性後,saber聖綠色的眸子裏帶着幾分嚴肅的神色看向身後的一個廣告牌所在的方向。

嗯,這是宣傳牙牙樂兒童營養牙膏的一個廣告牌,從內容上看倒也沒什麼非常奇怪的地方,真正奇怪的是在那個廣告牌後面隱藏着的小小身影和他手上拿着的長長的書包。

感受着saber向自己投過來的視線,劉零不由得一陣忐忑,難不成對方的感知這麼厲害,還沒等自己接近就發現自己了不成?

她的感知力很敏銳啊,擁有這麼厲害的感知能力,那麼她的實力應該也不同尋常嘍,初步估計,她的實力至少也在凝真中期,應該不在我之下吧。

唉,原本還想再觀察一下她們兩個,等摸清了她們的底子再動手的,但現在我的方位好像已經暴露了,看起來必須要動用武力來做過一場了。

現在,停車場遊客並沒有注意到這邊的事情發生,也沒有注意到這裏的氣氛正慢慢變得沉默了起來。

當劉零的手慢慢的伸入了書包裏,碰觸在了冰清劍的劍柄上,確保能夠快速的發動攻擊時。

Saber的視線突然從牙牙樂的廣告牌子上面移開了,轉移到了廣告牌後面更遠的地方,指着那裏說道:“愛麗絲菲爾,敵人就在那個地方,他應該知道他自己的氣息已被我感知到了,但對方並沒有向我們這裏靠近,而是在逐漸遠離。”

“從他移動的速度並不快這點看來,他是想故意吸引我們過去。”

“嗯,還真有風度啊,對方是想讓我們來選擇戰場嗎?”

愛麗絲菲爾的聲音已經變得異常平靜,此時的這份平靜,無論怎麼看都不可能和之前玩水的她重合在一起。

不過這份平靜,也正是愛麗絲菲爾十分信任Saber的證明,不論是實力還是其他方面。

Saber則是默默的慶幸着自己遇到了一個好主人,要是自己的master是這一位而不是那個可惡的衛宮切嗣就好了。

“看來對方的想法和我們一樣,想要引我們主動出擊……Saber,看來對方也是和你一樣,是喜歡從正面進行對決的Servant呢。”

“嗯,如果敵人是英靈的話,我猜他不是Lancer就是Rider,要真是這樣的話那也不枉我做他的對手。”

Www•ttκΛ n•¢ O

Saber邊點頭邊自言自語的說着,話語裏既有着對對方行爲的肯定,也有着對自身能力的一份自信,而聽了saber自言自語的愛麗絲菲爾則對她還以了一個大膽的笑容。

“既然他都過來了,那就好好招待他吧,saber。”

“如您所願,我一定會讓來者滿意無比的。”saber笑着說道。

其實saber和愛麗絲菲爾的想法雖好,但對方也很有可能在那裏設下陷阱,貿然上前還是有一定危險的。

但因爲見過Saber那強大實力的冰山一角,愛麗絲菲爾根本不必去擔心這些。

她這個臨時的master完全清楚自己的Servant的實力,並對其抱有信心。

在弄清楚了對方大致的方位後,Saber向着敵人的所在的方位走去,腳步輕鬆而自信。

愛麗絲菲爾跟在她的身後,同時按下了藏在口袋中裝置的按鈕,這是她的丈夫衛宮切嗣交給她的發信器,據說按下按鈕後可以用來告訴切嗣自己的位置。

從這方面可以看出來,衛宮切嗣是非常喜歡使用這種沒有魔力的機械小道具,他本人也是更喜歡使用這類機械的工具而並非魔法。

雖然愛麗絲菲爾很相信Saber的力量,但既然切嗣叮囑自己了,一旦有敵方的英靈前來就按下這個按鈕,那自己也沒有向切嗣隱瞞的必要。

但願這次的敵人實力遠在Saber之下,然後被她引以爲豪的Servant輕鬆擊敗就好了。

這樣就能在切嗣介入戰鬥以前,讓熱衷於決鬥的騎士們分出勝負了。

————————————————————————————————————————————

呼——

在saber和愛麗絲菲爾離開停車場,向人少的地方走去後,劉零才慢慢的鬆開了冰清劍的劍柄,鬆了一口氣。

說實話,saber剛纔迸發出戰意的時候渾身氣勢十分銳利,就算是劉零也不敢小看。

既然對方沒有發現自己那就再好不過了,這也免了到時候發展成動手的局面。

不過通過剛纔saber和愛麗絲菲爾的一番對話,劉零也真正的知道了saber的英靈身份和愛麗絲菲爾假的master身份。

“呵呵呵呵,有趣,真是有趣!這就是大聖盃所召喚出來的古代英雄嗎,實力竟然如此強大。”

“而且這樣的英靈竟然還不止一個,足足有七個之多,就是不知道其他的英靈比起來saber的實力是更強呢,還是更弱呢?”

“如果我繼續跟蹤着saber她們,等着他們兩個英靈兩敗俱傷後……偷襲殺死一個英靈,系統會不會反饋給我大量的潛力點呢?”

劉零的雙眼微微眯起,思考着殺掉英靈的這種可能性,眼中不由的露出了幾分冷芒。

不知爲何,劉零的直覺告訴他,不論是寄宿在自己的劍神系統還是異能系統,對於之前saber身上的某種東西都有着強烈的渴望情緒。

如果自己滿足了兩個系統的這種渴望,那麼系統八成會回報給現在一點潛力點都沒有的自己不菲的潛力點吧。

“富貴險中求,要是想在短時間內變強的話終究還是得靠系統,所以這一票我根本沒有不去做一做的理由嘛。”

“再說了,如果實在不行的話我還可以逃跑唄,雖然我現在的實力可能還差那些英靈們一些,但我真要跑的話她們貌似也留不住我吧。”

(未完待續) 拿定了主意之後,劉零也就不再猶豫了,悄悄的把自己身上的氣息隱匿到十分微弱的地步後,就向saber和愛麗絲菲爾前進的方向慢慢潛行而去。

只見劉零的足尖輕輕點地,整個人嬌小的身影就快速的離開了原地,帶起了一道淡淡的弧線,出現在了另一個障礙物之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