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既然要去剿滅血煞盟,可以和我們一起啊。”忽然一道爽朗的笑聲從外面傳來。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這是其他家族的聲音,楚河臉色一變,猛地站起身來。

楚河身上的氣勢一下子暴漲,他的身形瞬間就來到了大廳的門口。

見到門外有一人直接走了過來,此人身高七尺,身材魁梧,見到楚河,他依舊在笑着。

此人的實力和楚河不相上下,雖然強不到哪裏去,但也不弱。

氣勢上,勢均力敵。

“季年,你來這裏做什麼?”

楚河怒吼了一聲,他壓低了聲音,聲音沉沉。

楚河他的容貌已經蒼老了,而面前這個人呢?年紀其實是在50多歲。

一個老者和一個50多歲的人相比,哪怕實力相當,也會在精氣神上面遜色一些。

“難道說想讓我們給你收屍不成?”

這裏可是他們莫家的地盤,不是隨便一個人都可以來的。

“你!”

季家主心頭的怒火瞬間燃燒而起。

他可是一個大家族的家族,這還是第一次被人如此嘲諷。

“楚河,我這麼多年沒有見你怎麼變得這般刻薄了。”

“再怎麼樣我也是你的長輩,你這樣和我說話,該打。”

楚河說完這句話,他立刻動手,身形如同旋風,他的手在空中揮舞了一下。

他的人還沒有來到季家主的面前呢,就見到空中多了一個巨大的手掌。

那巨大的手掌是由風組成的,朝着季家主那邊扇了下去。

季家主的瞳孔縮成了針尖大小,冷笑連連。

而其他莫家的族人呢,看到這一幕也是跟着心中震驚。

沒想到,他們的家主實力,居然依舊是那麼強。

這一手分明是旋風掌!

這旋風掌極難把握,而且很難控制,一個不好就會危及他人。

不是有絕對的把握的話,沒有人敢使用。

楚河敢使用,肯定就是對這旋風掌的把握已到了巔峯。

“哈哈哈!”

他哈哈大笑出聲,是面前的季家主。

他開始鼓掌,隨着他的鼓掌聲,周圍出現了一陣風,把那巨大的風掌給包裹住了。

“這是,風鈴掌!”

在場的人又驚呼出聲,這兩個人勢均力敵,這一招過後他們兩個人分了開來。

季家主的身後跟着一個年輕人,這個年輕人看上去臉色蒼白,身穿一身黑衣,那一張臉就顯得更加的蒼白了。

此人實力強橫極了,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就可以感受得到。

那一身的氣息,還有他一身黑衣如同風一般。

季家主微笑着後退一步,讓這個黑衣的年輕人走上前來。

年輕人朝着楚河深深鞠躬,禮貌地說,“拜見莫家主。”

楚河黑着一張臉,但是面對一個年輕人,他也不好意思多說什麼。

他只能是臉黑如墨的,什麼也不說,冷哼了一聲。

這年輕人也是面無表情,但是他的態度恭敬,禮儀做好,挑不出絲毫錯處來。

“莫家主。”年輕人擡起頭來時,他漆黑的眼睛幽幽亮亮。

“我也想去剿滅血煞盟,想要替着身受血煞盟禍害的黎民百姓出一份力,請您同意。”

年輕人說這話時,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看到年輕人這麼做,其他莫家的主人嚇了一跳。

季家主笑眯眯的站在一旁,莫白只道一生這人好生無恥,分明是他們家族決定的事情,非要來分一杯羹。

你想要分一杯羹,你就自己去就算了,還要過來這邊非和你組隊。

這不是一定要膈應你嗎?

他的臉色鐵青,莫白皺起了眉頭。

“呵呵,你就是莫白吧。”突然,楚河開口了,這一次他把視線集中在了莫白的身上。

他那一雙漆黑的眼睛,還有那張已經是中年人,帶着一點皺紋的臉出現在莫白的面前。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還是微笑着的。

“年輕人就應該相互照顧,我兒,就多謝你照顧了。”

莫白只覺得此人陰險無比,和他說這個話,不就是爲了道德綁架嗎?

話說的是冠冕堂皇,萬一這個年輕人出了什麼事情,責任在自己。

他出了什麼事情,那責任還是在他自己!

莫白冷笑,沒有應下來。

季家主臉瞬間就冷了下去,和剛纔那和緩的態度判若兩人。

“你還是不要太囂張的好,老夫都已經放低了姿態與你說話了,你還要這種態度實在是——”

季家主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這老傢伙陰險極了,莫白這才長嘆了一聲,悠悠的開口。

“可是我已經是一個廢人了,如何能保護您那如日中天,有着絕好天賦的兒子呢?”

莫白微微笑着,他擡起頭來時,臉上那人畜無害的笑容,着實讓人拿他沒有辦法。

季家主那張臉,瞬間僵硬。

一時間,他都說不出一個字來!

難道,他還能頂回來這句話不成?

他氣得渾身發抖,手在身側攥緊成拳頭。

“季家主,你還是不要只盯着我一個人了好嗎?這讓我十分的爲難。”

莫白說這話時,依舊是一臉的無辜之色,這個樣子只要是看到的人都想要狠狠的給他一巴掌。

這姿態,太欠扁了啊!

季家主只能聲聲響着,難道他還要真的和一個年輕人計較不成?

季家主不能看着自己的父親,被莫白侮辱,他擡頭一雙眼裏透着冷光看着他。

“我父親乃是一家之主,豈容你這小輩如此斥責。”

他上前一步,背後揹着的那黑布包裹着的武器,直接抱了起來。

莫白撇了撇嘴,也是目露冷光。

“我說你們也太過分了吧,來我家不說還想要欺負我,是不是不把我爺爺當人呢?

而且,你哪句話聽到我侮辱你父親了?這麼玻璃心,怎麼這麼多年都沒有碎掉?” 論毒舌,沒有人比得過莫白,在他被關的那麼多年中,他每一年都在詛咒,早就把惡毒的話語都說了個遍。

“我說你們這父子倆,來者是客,卻沒有一點客人的樣子。”

“找死!”

季若白是真的怒了。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個人,這麼沒臉沒皮,而且這般的不識好歹。

據他所知,這個莫白就是一個廢人,連他一招都接不下來。

季若白扯掉了他武器上覆蓋着的黑布,這居然是一把琴。

這把琴聲的古樸,琴身上的花紋,看之讓人癡迷,靈魂也爲之震顫。

看到這把古琴,所有的人眼睛都直了。

他們呼吸開始停滯,直到楚河怒吼一聲才反應過來。

這把古琴居然可以蠱惑人心,其他的莫家族人心中一驚,紛紛閉上了眼睛,開始盤膝修煉。

只有這樣纔可以不受這把古琴的影響,不然豈不是要丟大丑。

這古琴,可是至寶啊!

可以想象這季家主是有多麼的疼愛自己的兒子,居然給他這樣的保護。

莫白上前一步,就看到那季若白,一隻手在古琴的琴絃上彈了一下。

一聲琴聲悠悠,一道光朝着莫白襲來。

那琴,居然爆發了一陣光。

莫白首當其衝,哪怕是楚河也來不及救援。

這是,音攻!

莫白這麼站在原地動都不動一下,季若白心中冷笑,不愧是一個廢物,連這麼一次攻擊都躲不開,居然嚇傻了。

就在他心中不屑的時候,沒想到莫白動了一下,只不過是一揮手。

只見面前,有一道冷光劃過。

是莫白手上的光,他的手一揮,然後抓住了那白光。

也不知道他在做什麼,那一道白光居然就入了莫白體內。

莫白閉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