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了一口唾沫,只覺得耳膜處咚咚作響,柯明德定了定神,慢步走過去。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是兩具人的屍骸,皮肉萎縮成一團,勉強裹住骨骼,衣服大體完好,腦殼上黑洞洞的眼部讓人不寒而慄。

確定沒有危險,柯明德便沒有動他們,把視線轉向別處,屋子中間是一張木桌,桌上有四個碗落在一起,還有些布料做的東西,團在一處,分不清是什麼。

醜女大翻身 他拿起一隻碗,桌子發出「吱吱」的聲音。

吹掉碗上的灰,他又放了回去,一隻普通的瓷碗,上面有個豁口。

南面有個木櫃,他一用力,櫃門就被扯了下來,盪起一片灰塵。柜子里放著很多東西,最顯眼的是掛著的四張弓,弓沒有上弦,但能看出來做的很細緻,可惜敵不過時間的偉力,柯明德毫不費力就折斷了一把。弓下面堆著一堆矛頭,金屬打造,旁邊有幾柄長劍,柯明德掂起一把。

用皮鞣製的劍鞘已經腐朽,他剛一拿起就脫落下去,漏出裡面的劍身,黯淡無光。劍刃長約七十厘米,連柄有一米長,寬約四厘米,劍脊厚約五毫米,木製握把,沒有護手和配重,柯明德揮動幾下,握把就碎掉了。

把劍丟在一旁,他又看了看其他的東西,都是些腐朽的破爛,最後又回到了那兩具骷髏旁。

骷髏身上穿的服裝已經看不出原本的模樣,變成了暗淡的灰褐色,稍一觸碰,連同骨骼一併化為齏粉。

柯明德仔細翻找了一遍,在屍骸中找到十餘枚銅幣和四枚銀幣,均比一元硬幣略大一圈,厚不足五毫米,一面刻著太陽,另一面刻著一個頭頂王冠的男人頭像,沉甸甸的很壓手。除此之外,還有幾把銅鑰匙,中指長短;一隻銀戒指,上面鑲著一顆黃豆大的圓形寶石,依舊光芒璀璨。

柯明德把這些東西裝進口袋,對屍骸行了一禮:

「兩位,在下初來乍到,觸動了您的屍身,還望見諒,稍後定讓兩位入土為安!」

柯明德並不太相信這些神神鬼鬼的,不過死者為大,也算求得個心理安慰,便說了兩句,也不知就算是有鬼魂,不知能否聽懂他講的漢語。

轉身來到下一層入口,只見還有四級台階暴露在空氣中,餘下的部分已經全部被黃沙掩蓋。

「要不要掃描一下?」

他有些猶豫,看了看超級印表機,只有0.9的能量。

「掃描一下看看吧,反正也用不了多少能量,掃描一棟二十多層的樓才花0.1的能量了,就簡單的掃描一下……」

超級印表機的掃描功能分為兩個級別,掃描和簡單掃描。

掃描一件物體,這件物體的一切參數都會記錄在超級印表機中(形狀、質量、屬性等),消耗能量就能列印出來,而簡單掃描叫好像用眼睛去看,只能知道大體的形狀、色彩,無法獲取更詳細的信息,更不能列印出來,當然,它消耗的能量比掃描少得多。

柯明德曾經掃描過一棟20層的住宅樓,僅消耗了0.1能量,實際上他只掃描了樓房本身,裡面的東西只是簡單掃描罷了,並且掃描的物體不能距離自身超過約一百米,而簡單掃描可以「看到」大約三千米範圍內的東西。

柯明德坐在台階上,閉上眼睛,黃沙下掩埋的古老建築出現在他的腦海。

下面還有三層,屍體越來越多,有些身著金屬盔甲,是鐘樓的守衛,外面是石磚鋪設的街道,兩旁的建築造型各異,風格統一,完善的排水設施,馬車的殘骸,形形色色的屍體浮現在眼前……

一片圓形的宮殿群躍然而出,十二座宮殿組成一個環,令人驚訝的是,他們竟全部坐落在一條環形的河道之上,一根根石柱拔地而起,撐起了這片宮殿,河道環圍一片土地,前後左右坐落著四座宮殿,雕樑畫棟,屋頂甚至用黃金裝飾,然而這一切都不如最中間那座寶殿令人震撼,高大雄偉,難以言狀。

寶殿的中央立著一尊黃金雕像,一個魁梧高大的人坐在寶座之上,手執權杖,椅背上立著一隻雄鷹。

正當柯明德仔細欣賞這巧奪天工的雕塑時,一道渾厚如鐘的聲音傳入他的腦海!

「是誰……驚擾了我的沉眠……」 半個小時後到達結婚的場地,是在戶外,晴空萬里,就像老天爺也為她們祝福一般。

「今天在這裡,我們將為三對新人送上祝福,在這裡,我們將見證她們的幸福。 重生當軍嫂 現在有請新娘。」牧師的話音未落,三位新娘同時出場,此時對面的三人臉上的笑意無法掩藏。

一步一步的走到他的面前,他牽著你的手,並帶著你去到牧師的面前,這樣的畫面就像是做夢一般虛假。

「婚禮現在開始,請問王俊凱先生、王源先生、易烊千璽先生,你會娶你牽著的這位女士嗎?無論貧窮還是富貴,健康還是疾病,你都願意陪著她到老嗎?」

「我願意。」

「我願意。」

「我願意。」

三人異口同聲,視線卻一直在自己牽著的人臉上。

牧師繼續問:「林璐女士,夏落葉女士,劉夢璃女士,請問你願意嫁給牽著你手的先生嗎?無論生老病死都願意陪著他嗎?」

「我願意。」

「我願意。」

「我願意。」

「現在,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話音未落,新郎和新娘吻在了一起。

也就是這一刻,粉絲的心……

牧師下去了,主持人問道:「幾位,其實通過新聞,八卦,微博,你們之間的故事我們也了解的七七八八,現在的你們,有沒有後悔過沒有早點兒遇到彼此嗎?」

先開口的王源,「當然沒有,因為,正是因為這樣,才懂得彼此的重要性,我也沒有後悔做了明星,其實,如果可以,我的孩子,我也想培養他這方面的特長。」

「我可不想我的孩子和你一樣,那麼累那麼辛苦,我會心疼的,不過,如果以後他喜歡的話,那麼只好忍痛了。」落葉眼裡光芒遮不住。

是啊,嫁給自己喜歡的人,而且,還是虛幻的從來不敢想的人,那是多麼幸福,多麼開心啊!

「我希望,我的孩子,優秀就行,不需要像他父親我一樣優秀。」易烊千璽一本正經的說著,劉夢璃遮住笑容,說道:「你怎麼那麼自戀啊!」

緣分很奇妙,就像,隨口的一句話,或許在很多年以後還可以成為現實,隨口的一句話,也可以記很多年。

「我和凱夫人,應該說是緣分在作怪吧!其實,我們高中就認識,不過……還好,這些年她給我的感覺就是變化很大,比起才見她的時候,感覺不一樣,唯一沒有變的就是她還喜歡我,我當時也是糾結了好久,不過,還是謝謝她,讓我找到重生的感覺,她給了我很多鼓勵,謝謝你。」

說完將林璐摟入懷裡。

「不用謝,這是我該做的,應該是謝謝你,願意給我這個機會,不然可能沒辦法發現我們原來這麼天生一對。」說完一個傻笑送給王俊凱。

「今天,謝謝大家能來見證我們的幸福,我身邊的人,希望你們也能在抓住幸福的一瞬間不放手。」王俊凱拉著他家的人先離開了。

緊隨其後的是王源和易烊千璽,各自拉著自己的新娘離開了婚禮現場,洛菲又帶著嘉賓去酒店。

「我們去哪兒?」飛機的聲音太大,劉夢璃只好靠近易烊千璽的耳朵,暖暖的氣體噴在耳朵上痒痒的。

「度蜜月啊~」易烊千璽回給劉夢璃一個笑容。 柯明德眼前一暈,從掃描的狀態脫離出來,只覺得眼冒金星,腦袋嗡嗡作響。

這是什麼情況?

沒等他反應過來,又是一陣恍惚,他已經來到了一片五彩繽紛的花園,假山林立,蝴蝶紛飛,腳下是鬆軟的泥土,鼻尖是濕潤的空氣。

這是到了哪?柯明德心中震驚不已。

一隻小鹿不知從何處跳了出來,踱到他的腳邊,絲毫不怕人。

柯明德伸手想去摸它,小鹿揚起頭,躲過了他的手,跳著跑開。

柯明德福至心靈,追隨小鹿跑去,穿過了這片假山,又穿過一片花田,不見了蹤影。一條小溪潺潺流過,上面有一座石橋,橋頭站著一位妙齡少女。

她是那麼的漂亮,頭髮烏黑明亮,額頭飽滿,鼻樑挺拔,臉蛋嫩的如新剝殼的熟雞蛋,碧綠的眼眸,如湖水般清亮,嘴角微微翹著。

她頭上戴著花環,上面開滿大大小小五顏六色的鮮花,一隻蝴蝶圍著她翩翩起舞,身上穿了一件翠綠的裙子,貼身又雅緻,只有雙手露在外面。

她見到柯明德,彎腰行了個禮,做了個「請」的手勢。待柯明德走近,轉身為他領路。

「您好,姑娘!」柯明德開口詢問:「請問您是誰?這又是哪?」

少女轉頭對他笑了笑,露出潔白整齊的牙齒,卻並不答話。

柯明德又用英語問了她,依舊不答。

無奈,柯明德只好閉嘴,跟著她前行。

輕薄的裙角隨著步伐舞動,不時露出一雙白生生的腳,分明是赤著足,卻不見沾染一絲泥土。

片刻,少女帶她來到一座雄偉的宮殿前,推開大門,請他進去。

柯明德剛剛進門,大門就被緊緊關住,少女也不見了蹤影。

他趕緊用力,想把大門打開,可是大門卻紋絲不動。他只好向宮殿裡面走去。

宮殿深遠,一眼望不見盡頭,又沒有窗戶和燈具,卻光明無比,到處都是亮堂堂的。大理石般的柱子佇立在兩邊,估計需要三個人才能圍住。地上鋪滿了柔軟的紅地毯,頂上是一副壁畫,綿長無比,一直向大殿深處延續。

柯明德抬頭看著壁畫,一面往前走,這時不知從何處飛來一群小人,拇指大小,肋生羽翼,手中拿著各種各樣的樂器,一面歌唱、一面演奏,雖然不知道唱的是什麼,卻覺得動聽無比。

柯明德大為驚奇,伸手去捉。小精靈不閃不避,快被碰到的時候卻化為一蓬細碎的金光,飄到別處聚合,又變成了一個小精靈。

妃色撩人:王爺,請接招 柯明德彷彿想起了什麼,連忙取出手機,開啟了錄像。

小精靈們在表演一支合唱,讓人沉醉其中,好一會柯明德才緩過神來,抬頭看頂上的長畫。

最初是一盤漆黑,一點光明閃爍,照亮了一切,分出了天空與大地,光芒分成了七份,分別變成了太陽與時間之神、月亮與群星之神、大地與山川之神、海洋與風暴之神、生命與創造之神、死亡與智慧之神、火焰與變化之神。

太陽神劃分了白天黑夜與四季變化,月神創造了群星,大地之神讓地面起伏不定,生出各種礦產,海神創造了大海和風暴,生命之神創造了植物與動物,死神讓亡者得以安眠,火神則讓一切充滿變化的可能,最後,他們按照自己的樣子創造了人類,並對他們賜福。

人類得到了七神的賜福,擁有了智慧的頭腦,很快創造出了文明,在諸神的引導之下,他們學會了魔法,並日益繁榮,他們操縱元素,擁有了改造世界的威能,無數魔法塔拔地而起,浮空城遮蔽天日,生產力高度發達,在魔法的偉力下,田裡生長出吃不完的麥子,泉水中湧出美酒,一切都是那麼和諧……

壁畫到此而終,柯明德仍沉浸其中不可自拔,演唱的精靈們不知何時散去,他也走到了宮殿的盡頭。

「是你喚醒了我?遠來的客人!」

柯明德循聲望去,高高的台階上放置著一張寶座,黃金為質,鑲滿了各色珠寶,光彩奪目,寶座上坐著一位男人,頭頂金冠,廣額深目,面白無須,身披赤袍,衣襟上用金線綉滿雲鳥花紋。他的雙手放在黃金的扶手上,注視著柯明德,威嚴如山如海,淵渟岳峙。

柯明德為威嚴所懾,不由施了一禮,言語也帶上了敬稱:

「在下柯明德,無意至此,不知閣下何人?寶地何處?」

說完,他才發現此人竟說的是漢語,心中駭然。

那人站起身來,一撩襟袍,站起了身,赤著腳,走下台階,袖袍垂在地上,站在柯明德面前,柯明德這才發現,此人長得極為高大,比他高上一頭還多。

「是我冒昧了,請!」

他一拂袖,紅地毯上出現了一張圓桌和兩張椅子,椅子上面覆著白色的毛皮,看起來極為珍貴。

兩人入座,那男子笑道:「是我冒昧了,我乃此界太陽神,名帝納烏,自天地大變,沉眠至今,今日被你無意喚醒,此處是虛無幻境,無須在意。」

帝納烏的聲音醇厚溫暖,柯明德的緊張情緒被洗滌一空。

最強逆襲大神快穿 「那麼……尊敬的太陽神,您怎麼會說漢語?」

「我見到了你,自然就會了,異界來客,你很神秘,我看不到你的命運。」帝納烏示意他飲用美酒,「我讀取了你的靈魂,異鄉人,知道你的過去,你來自地球。」

「但是你的靈魂被一種力量保護,有些部分我看不到,這也正是你來此處的原因。」

柯明德冷汗涔涔,豈不是自己的一切都被他所知。

「無需擔心,我乃太陽神,掌管此界無盡光陰,不死不滅,自不會無故加害於你。」帝納烏彷彿看透柯明德的心思,「況且我並非全知,你七年前突然獲得第一桶金,自此發跡,四日前又忽然來到此界,我都無法看清,不知緣由。」

「是啊,對方是高高在上的太陽神,我就像一隻螻蟻,有什麼東西值得對方貪圖呢?就是超級印表機,對於這樣的存在又有什麼用呢?我在穿越之前,僅僅是一個小富豪,都幾乎用不到它了。」

「他能看到我的記憶,但是關於超級印表機的一切他都無法知道,七年前我列印了些黃金鑽石,四天前又列印了傳送門。」

柯明德心思電轉,冷靜了下來。

「尊貴的帝納烏閣下,請問,您帶我到這來,要做什麼呢?」 劉夢璃聽到回答后沒在說話,只是欣賞著窗外的風景。

不知過了多久,耳邊是海浪拍打礁石的聲音,睜開眼睛,映入眼眸的是一張俊郎的臉。

劉夢璃躡手躡腳的下了床,陽台對著大海,月亮正在海天鏈接的地方,月光照在海面上很美,淡淡的月光迎著海風。

「真美啊!」

與此同時的美國(不是同時,有時差才對),有人歡喜有人愁啊!

三人結婚的微博一公布,上千萬的轉發量,有祝福聲,有反對的聲音,不過,就算如此,這已經成為了事實啦!

「希望他能一直對你好吧!」說完,男人的眼眸暗了幾分,或許是因為,那個人也是他愛的人,只不過,他和她只是有緣無分,沒辦法陪伴她而已。

關掉手機,慕容凡宇將視線轉向窗外,許久,回過神才發現臉上都是淚水。

慕容凡宇閉了閉眼睛,擦去眼角的淚水,就這樣吧,或許,這樣才是最好的結果,也只能這樣了吧!

而在韓國的韓宇希也發微博祝福幾人,「三位師兄,新婚快樂,長跑了那麼久的愛情終於喜劇結尾了,祝你們白頭偕老,早生貴子。」配圖。

三人結婚的消息一爆出,瞬間佔據熱搜榜第一,雖然提前給粉絲打過預防針,但是還是有不少粉絲傷心難過,而後,三人退出娛樂圈的消息再次佔據熱搜榜,粉絲圍了時代俊峰要求公司給一個合理解釋。

公司實在是沒有辦法,於是與粉絲會協商,一周的粉絲見面會,最後讓三人跟大家告別,雖然告別演唱會早就結束了,不過,粉絲太不理智,公司那邊沒辦法壓下來,只好出此下策。

三人接到公司的電話的時候,都在國外度蜜月。

[見面會]

「大家好,我是TFboys王俊凱。」

「大家好,我是TFboys王源。」

「大家好,我是TFboys易烊千璽。」

「其實呢,我們應該都不叫加油男孩了,畢竟我們都老了,現在是老臘肉才對。」聞言,引起一場嬉笑。

「對,王源,你是老臘肉,我不是。」接話的是千璽。

幾人沒了年少的稚氣,代替更多的是成熟,穩重。

易烊千璽。直接進去了話題,「最近大家對公司造成了很大的困擾,我想大家應該只是一時衝動吧!我們退出娛樂圈並不是因為別的,我們有了自己的家,所以要顧家多一點兒,我想,大家應該可以理解我們的對嗎?」

沒人說話,粉絲或許覺得有些內疚,自己的行為確實已經影響到了時代俊峰,三人雖然已經離開了時代俊峰,可,時代俊峰依舊在培養新人,這樣對新人的影響太大了,對公司不好,對新人不好,對已經離開的三人影響也不好,三人雖然離開了公司,可是也有自己的公司,對三人的公司多多少少有些影響。

「我知道大家很喜歡我們,可是我們不能陪你們一輩子,你們總要回到自己生活的軌道上,我們是你們遇到的一道風景,終會路過,所以,以後,希望大家不要那麼衝動,謝謝你們的喜歡,謝謝。」 「請先品嘗一下美酒!」帝納烏笑道。

柯明德這才把注意力轉移在桌子上,圓桌的中間向上長出一根紫色的木藤,騰上結滿果實,有如葡萄般一串一串的、有如燈泡般發光的、有如水晶般剔透的……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朵紫色的花,像是一隻酒杯,裡面盛滿琥珀色的液體。

他將「酒杯」摘下,啜了一小口,甘冽可口,浸人心脾。

「這個世界誕生於三百萬年前,我的父神名為托泰,是世間第一個生靈,他劃分天地,之後把自己分成了七份,也就是我們七個兄弟姐妹。」

「此時天地一片荒蕪,我們創造了萬物生靈,也創造了人類——萬靈之長。人類是我們最偏愛的子女,最滿意的造物,他們聰慧、勇敢、善良,卻又愚蠢、怯懦、邪惡,他們的生命短暫又脆弱,力量又弱小的可憐,可是他們卻有巨大的潛力。」

「我們兄妹七個化身凡人,融入他們,教導他們語言、文字、藝術、魔法、星象……他們的發展超乎我們的想象,他們僅花了五千年,就成了世界的主宰,他們的文明,遠超你們地球目前的水平,我的兒子,諾洛莫夫,天才的利用信仰之力登上神位,成為了魔法之神,掌握魔法神職,擁有了無窮的生命!」

帝納烏娓娓道來,柯明德專心的聽著,如果是五天前有人對他這麼說,早就會被保鏢趕走。自從他發家致富以來,什麼樣的騙子沒見到過,然而眼前發生的一切,卻讓他不由自主的相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