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你被騙啦,這是一種能讓人全身發癢的香粉,這個小丫頭不安好心呀,存心捉弄你,要是你沾上了一點點這香粉,晚上你就不要想睡了。看來你以前沒少受她的捉弄吧?”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我尷尬無比低下頭去,不敢看卡麗絲的眼睛,一個大男人還對付不了一個小丫頭,真是失敗,卡麗絲好像猜到我的心思似的說道:別難爲情,你現在纔多大啊,在沒有開啓智慧的時候你不是她的對手,受她的捉弄很正常,這丫頭的智能不簡單的。”

我聽了她的安慰心裏好過了些,心裏有個想法突然自然對她說了出來:卡麗絲?

嗯?怎麼了?

等明天戰役結束了,我跟老兵說說,讓他跟我們一起遊歷四方吧,我需要尋找失落的聖殿,老兵打了這麼久的仗也該休息了,就算是當逃兵也行。我堅定的說道!

“嗯,聽你的。”卡麗絲至從與我再相逢之後對我從不違拗。

“這場戰役對我非常重要,算是我的成人禮吧。我一定會表現得出色的!”我在睡去前暗暗想道,夜悄悄深了,營帳漸漸安靜下來,除了幾聲馬嘶,天地彷彿靜悄悄了,卡麗絲倚在我身旁像似睡着了,我的腦海此起彼伏的衝撞着各種想法,今天遇到的事大大出了我的意料之外,我想我今生都無法忘記初遇卡麗絲的那一幕……是夢麼?沉沉睡去的時候,我在心底依舊深深在嘆息………… 拋開殺戮和血腥不說,戰場是最能體現一個人的勇氣和價值的地方,人們的勇敢與怯懦,生存與死亡都在這一刻表現的淋漓盡致,我們常常在戰場上才能撕開平日裏虛僞的面紗,現出深藏在骨子裏的性格,這一刻,再也沒有了國王、貴族與平民。

‘戰爭論’——學者研究所

天剛矇矇亮時,寧靜的軍營像一個平靜的水池突然扔進了一個大石頭。馬嘶聲,喧譁聲,士兵們忙碌着,而我茫然的和其它士兵集結成隊等待長官的最後訓導。老兵不放心的看了看我:臭小子,精神點,可別給我丟臉啊!第一次上戰場嘛,沒什麼大不了的,把心一橫握緊你的刀衝上去就行了!戰場上死得最快的人就是怕死的人!只有勇士纔有資格活下來!

我點點頭,記住了老兵的忠告。同時,看到了老兵眼裏深深的不捨,如果有可能,我想他會第一個反對我上戰場吧。

隊長依舊邁着他那令大地顫動的步伐走到我們面前,銅鈴大的巨眼直盯着我們,士兵們一下子安靜了下來,許久,隊長才開腔:“兄弟們,你們都知道今天我們要面對的是數倍於我們的敵人,我感受到了你們心中的恐懼!

因爲我同樣也是如此,這是一場不公平的戰爭!!!如果有可能,我決不願讓我身經百戰的士兵們去面對不公平的屠殺!但是,軍人以服從爲天命!我們,是整個萊雅國的希望,在我們身後,是手無寸鐵的父老姐妹!我們不能退後!告訴我!你們願意讓敵人肆意屠殺你們的親人朋友和愛人嗎?

“不!”士兵們堅定的回答到。悲傷的神情在隊長臉上毫無保留的表現出來,這個巨漢第一次在他的兄弟們面前表達了他的感情!

帶着沙啞的聲音繼續說道:也許過了這一天,我們當中有很多兄弟不再出現在我面前,很多人無法回到故土!但是,我們犧牲的絕對有價值,我們還有國王派來的最強大的亡魂天使部隊。這一戰,我們一定會贏!我們要告訴敵人,我們不是懦夫!拿出我們應有的勇氣吧兄弟們!爲了自由!爲了我們的家園而戰!!!

“爲自由而戰!!!爲家園而戰!!!”士兵全都舉起手中的武器大聲呼喊!士氣高昂!我的恐懼突然間消失了,雖然我還是不明白我們爲什麼打仗~真像隊長說的爲了自由爲了家園嗎?我想,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永遠不會停止戰爭,但是,這些事情不該是我考慮的,我只是一個小兵,我需要一場戰爭來證明自己。

排着整齊的隊形,我們快速的在河谷的對岸與其它兄弟隊伍會合了,在我們對面,是聖羅國排得整整齊齊的十萬士兵!遠遠看去長槍如林,刀光似雪。

嗚~!!!號角響了,弓箭手們唰唰的聲音不絕,全將手中的弓箭上了弦!士兵們握緊了手中的武器!大戰一觸即發!!!

我擡眼看去,對面全是密密麻麻的聖羅國士兵,第一排全是弓兵,狹長的弓箭並排看去,像一條銀高的線條,他們的精銳狂熱的刺槍正靜靜的呆在大隊後方,清一色的黑色長槍,每個士兵胯下騎着白色的戰馬,神情安祥,好似這場戰事與他們無關似的,老兵說過,能在血腥的戰場上保持安祥的士兵絕對是身經百戰的精銳!

我們該怎樣對付這一支不可力敵的精銳部隊呢?我向後望去,在身後孤零零的小山丘上,索羅斯正和他的六個隨從注視着聖羅國的方向。才七個人?怎麼對付對方數萬士兵?

我心中的疑問還來不及解答,戰鼓響了!!!咚!~~~~~咚~~~~~~~~~咚~~~!!!卡爾指揮官拔出長劍!喝道:所有弓箭手準備~~~~~~~放!!!五千個弓箭手密集的弓箭像一朵烏雲向敵陣飄去,啪啪的響聲不絕於耳,啊~!!不停有慘叫聲傳來。

隊長大喝:步兵!~舉盾~!!我下意識的舉起了手中的盾!一股巨力傳來,我努力支撐着,身旁有些戰友被角度刁鑽的箭矢射中了,發出了慘呼聲,這一刻,鮮血的刺激讓雙方的獸性顯現出來~!每個人的眼睛開始紅了。

弓箭手放完十輪箭之後向後撤去,卡爾指揮官大喝:步兵,衝擊!!!戰鼓響得更猛然了……

決戰的時刻到了!!!我隨着數萬大隊的士兵衝入了敵陣!

短兵相接中看着隊友不停在身邊倒下,我的神經已經開始麻木,手中的刀迎着對面的敵人毫無花巧的刺去,撲~我筆直的將對方刺了個窟窿!鮮血從他身上濺到我臉上!

血腥的味道讓我瘋狂了,我在身周幾個敵人敏捷的轉了轉,手中的刀熱情的吻着了他們身上的各個部位。啊~!敵人臨死前絕望的眼神並沒讓我有一絲憐憫,我的腦中只有殺殺殺~!!!老兵對我說過,以我的天賦,只要不與人硬拼,我對戰鬥的天生敏銳感受會令我成爲一個出色的殺人機器!

身邊的隊友一個接一個的倒下了,我的身邊聚集了密密麻麻的敵人,憑着靈敏的身手,我身上留下的只是非致命的傷痕,我感到一陣乏力,兩眼發黑,步伐變得越發沉重起來。

呼……呼……!憑感覺我知道一個強壯的敵人惡狠狠的挺槍刺來,我勉強向旁閃了閃,槍還是扎中了我的大腿。

劇痛一下子讓我清醒過來,反手一刀將他的脖子削斷,旁邊幾個敵人一擁而上,手中的刀發出令人心寒的光芒,我暗歎一聲:這次死定了……。

正當我自認必死的時候,一個身影抱着我打了個滾,避過了險些將我分屍的長刀,但他還是不可避免的讓刀在肩上劃了一道血痕,我定睛一看,心中熱血上涌:老兵!!!

老兵哈哈笑道:“臭小子,這麼快就不行啦?還想立功吶?”我想站起身,大腿卻一陣劇痛讓我倒在地上,只得無奈的看着老兵說不出話來,老兵擋開了向我身上招呼的武器,一邊拉着我向後退去。

這時,大地彷彿顫抖了起來,敵方爆起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身後一直觀戰的聖羅國的精銳狂熱的刺槍終於開始動了,我看到了這所謂精銳的真正實力,他們騎在馬上,手中的黑槍像是死神的鐮刀收割着我們這方士兵的生命~!他們養精蓄銳已久,此時正銳不可擋,加上騎術精湛武技嫺熟,我們的騎兵不斷被挑落馬下,發出慘叫。本來奮力死戰的我們萊雅國士兵節節敗退,眼看就要崩潰!

我着急的向亡魂天使的方向看去,卡爾指揮官像是正他們懇求着什麼,但索羅斯卻搖了搖頭。

前方的士兵終於抵擋不住了,開始了潰逃,戰敗已經不可避免了,我悲哀的閉上眼睛,等待死亡的到來。老兵將我放在地下,奮勇向前衝去,我感覺到了他的憤怒和死志!“老兵!!!”我悲痛的叫道,但他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密麻麻如螞蟻的人羣中,我的淚水不受約束的流淌着。

這是一場屠殺!一場絕不公平的屠殺!可憐的士兵們還把希望寄託在那讓人詛咒的亡魂天使身上,可是,等我們都快被殺光了,他們做了什麼?

我將頭扎入了身下草從中的泥土中,就讓我與泥土同朽吧。我絕望的想道。這是我第一場戰役,也是我的最後一場院戰役。

空氣在波動着,敵人終於殺到了我退到的後方,我看見面目猙獰的敵人向我舉起了手中發寒的大刀…………

“黑暗中的亡魂啊!令人畏懼的卡浦路斯!!!原諒我的打擾,請允許我呼喚你的名,請你從地獄中撕開這醃髒塵世可笑的面紗,請將你尊貴的手借與我,享用眼前的一切牲靈吧,這是你謙卑的僕人爲你送上的祭品。———撕碎!———卡浦路斯的亡靈詛咒!!!

一陣奇異的吟唱在整個戰場上響起,吟唱的方向是索羅斯的那個方向!天空中頓時陰雲四合,無數的亡靈從地下冒出,尖叫聲,陰冷的笑聲,枯骨的嘎嘎做響聲一時掩蓋了戰場上廝殺慘叫聲!無數條黑色的光線彷彿從地獄中射出,佈滿了整個天空!

所有人都驚呆了!靜靜呆在了原地,看着空中游蕩的地下冒出的撲向人羣的怪物,所有人都冒出一個疑問:這是什麼?我也傻傻的看着這奇異的景象,而敵人的刀離我的脖子只有不到一尺的距離!

索羅斯和他的隨從們揮動着手中的法杖,血紅的光芒從他們站的地下射出,瞬間,戰場上發出聲聲慘叫!許多士兵被分成了碎片!連狂熱的刺槍的士兵也不例外!碎體殘肢隨處可見!空氣中佈滿令人做嘔的血腥味。鮮血將腳下的草地都染紅了。

只有短短几分鐘時間,怪物們撕碎了所有還在戰鬥的士兵!剛纔還活蹦亂跳的士兵這一刻全成了死了。怪物們殺光了所有人後呼號着,向索羅斯的方位集結而去。死寂!~~原本廝殺震天的戰場變得死一般沉靜。所有人都死了嗎?我再也支撐不住疲倦的身體,意識開始漸漸模糊。。。。。。 一個由美麗女子親口說出的話——男人總是樂意聽的,不管是真是假,這是一個男士應有的風度。

但是,如果你因美麗女子的謊言而去送命,那你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

‘貴族的言行’————學者研究所

殺人會給人帶來什麼呢?也許,只有無盡的空虛吧。從沒殺過人的人在殺人之後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嘔吐!!!此時的我將黃膽水都吐了出來,我的胃還是一陣的翻滾,坐在戰後寧靜的草地上,我的心從剛剛過去的那場廝殺中漸漸平復。

卡麗絲溫柔的倚偎在我的身旁,一雙藍眸緊緊的盯住了我,清麗絕世的面容上帶着一絲關切與焦急,而我此刻只感到厭倦,對廝殺的厭倦!

“卡麗絲,你可以告訴我爲什麼我突然之間變得那麼強壯嗎?我記得我從前連一把成人用的強弓都無法拉開,而今天,我卻殺了許多人!!!爲什麼?”我沒有憤怒,但我知道這一切絕對與她有關。

“繆修斯……事實上,在你遇到我的時候,你身上的力量已經覺醒了七分之一!別爲這事生氣好嗎?你現在還不能運用這種力量,它只是讓你變得強壯了一些,靈敏了一些而已。”卡麗絲絕世的玉容上帶着淡淡的傷感靜靜說道。

“七分之一?爲什麼?你知道嗎?我親眼看見老兵衝入敵陣去送死,還有這場該詛咒的戰爭!!!我看着像父親一樣的老兵衝入敵陣卻無能爲力!這就是我的力量?這就是所謂的創造之子?”我的話語裏充滿了憤怒!

“還有那該下地獄的索羅斯!假若我真是神之子的話,第一個我就不會放過他,爲什麼他那麼晚纔出手?難道不知道我們這些士兵在送死嗎?”我的憤怒像火山爆發一般不可抑止!!!

“繆修斯,請你冷靜好嗎?讓我慢慢說給你聽好嗎?如果你聽了之後依然要找索羅斯復仇我會幫你,只要將來你一舉手,他就會化爲飛灰!”卡麗絲溫柔的話語讓我冷靜下來。是啊!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事實上從遇上她開始,我只是把她當做一個單純的不懂事的美麗少女!!!我們從沒好好交流過,我只想打完這場成人戰就抽身走人,也許她的時空之印只開啓了我記憶中的一小部分,我還只是一個渾渾噩噩的一個孩子,我有什麼資格向卡麗絲髮火呢?

“繆修斯,不要生氣,索羅斯這樣做是有他的道理的,早在萬年前,卡浦路斯的亡靈詛咒就是這個樣子了,這種力量瞬間會吞噬所有生靈,不分敵我!索羅斯最不願意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你知道嗎?我在後方看到索羅斯布亡靈血陣時着實吃了一驚!親愛的的繆修斯,不到最後關頭,這種咒語誰也不想用呀,而且……”卡麗絲欲言又止。

“而且?而且什麼?快說!”

“親愛的,而且卡浦路斯是你的七系守護者之一呀,他的力量就是來自於你!如果要把這場罪過算在誰的頭上的話……那……根源就在於你呀。”卡麗絲邊說邊偷偷看着我。

轟~!天哪!這是什麼世道?我纔是殺了這麼多士兵的罪魁禍首?我很想反駁,但我知道卡麗絲說的都是對的,她沒必要騙我。戰場只有我一個人僥倖逃生說明了什麼???

“創造父神唯一的一個兒子就是你創造之子!!!你生來就爲萬物而生,你是世間所有動物,人類,魔鬼,天神的守護者,你出生帶來了七種力量,分別爲世人認爲的光明、黑暗、空間、火、水、風、土。據父神說我們這個時空終有一天會走到盡頭。

那時我們所在的無盡空間會瞬間化爲虛無,而代替我們的是另一個空間,重新開始萬物的生長,文明的傳播。那是一個千百萬年的達程,偉大的父神深愛着他所創造的人類!但父神是無力扭轉這個宿命的,因此,纔有了你,創造之子!卡迪繆修斯的誕生!而你的使命,就是打開衆神之門——喚醒偉大的父神!!!”說到這卡麗絲白皙的臉龐上籠罩了一層聖潔的光暈,藍眸異彩流動,深深的看着我,眼眸裏帶着比星空還要浩瀚無盡的深情。

我的心深深的被卡麗絲深情的眼眸打動了,這個等了我千世輪迴的女子在湖底宮殿無怨無悔的默默守候着我有一天會重新站在她的面前。在長長的寂寞時間長河中,她是守着怎樣一種信仰纔等到我的到來啊!我竟然還懷疑她在欺騙我???

我輕輕伸出了手,雖然我的手臂還不像一個強壯的男人,但我還是緊緊將她擁入懷中。“對不起,卡麗絲,我太性急了,不該衝你發火。”我歉疚的說道。

“不,繆修斯,哦,不對……是天痕,”卡麗絲在我懷中溫柔的叫着我的名字。

“卡麗絲……”

“嗯?怎麼了?”

“你以後還是叫我繆修斯吧。”我看着她那藍眸驚喜的綻放着幸福的光芒。“你繼續說下去,我好像感覺卡麗絲說的都是對的。

“好,繆修斯,父神爲了挽救這場危機,想了一個辦法,那就是和你母親結合,你一出生就帶走了父母雙方大部分的力量,從你出生的那刻起,父神與母神就開始深深的沉睡,他們把所有的希望寄託在了你的身上!當成年的你和醒來的父神聯手,才能挽救這個世界!!!”

“等等!你剛纔說我的父母只生了一個我?”

“是的。”

“那帕羅斯又是從哪裏來的?”我疑惑不解的說道。

“繆修斯,這正是我要說的,如果不是後來發生了一件事,那就不會有你自毀神體輪迴千世,也不會有的我苦苦等候更不會有今天戰場上的血腥屠殺了。”卡麗絲悲傷的說道。

“發生了什麼事呢?會造成這樣的後果?”

“是星空之柱!它是我們所有時空的支柱,父神說從自有了這個時空,星空之柱就存在了。它有一種奇異的力量,支撐着時空的平衡,只要星空之柱稍微轉動一下,世界就會發生很大的改變!甚至毀滅世界。父神的計劃是讓你在融合七系力量後再去學習星空之柱吞噬與創造的法門,通過星空之柱將整個時空永久平衡!時空就不會再顛覆。父神從一開始就預想到了這一切!衆神也都明白父神的意思。”

“那後來又怎麼了?”我聽到這裏不由得急切的問道。

卡麗絲哀嘆道:“封印星空會讓星空之柱吸去你失去所有的神力,毀滅你的神體,就算有生命女神的重塑,你也只能做一個普通人了,不可能再成爲神,偉大的你從出生就爲這個目標而努力,但父神忘了你出生的時候身體裏還有另一個靈魂!在你還沒融合七系的力量時,有一天晚上,另一個你佔據了你的主體,偷偷去了星空聖殿!…………”

我越聽越驚心,另一個我?帕羅斯?“後來呢?”

只聽卡麗絲繼續說道:世間的人類都是依父神的身軀而創造的,人類的心靈中有着善和惡的兩種極端,但父神沒有料到,完美的你竟然也是如此,你惡的一面不願意就這樣成爲一個凡人,更想成爲世界的掌控者!所以,那一晚他觸動了星空之柱,以爲憑藉星空之柱的力量,能使他擁有超越父神的力量,從而代替父神存在!

後來發生什麼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星空聖殿進去時是一個人,而走出來卻是兩個人!帕羅斯和你!!!

接着,父神徹底失去了他的力量,因爲星空之柱的變異讓這個時空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們現在看到的世界就險些毀滅。父神因此用了他僅存的力量凝結衆神之力勉強維持了平衡,衆神與父神從此陷入了長眠,而帕羅斯這時卻跳出來要掌控世界!!!

接下來就是你在被時空之印開啓回憶時所看到的一切了……

卡麗絲長長的一段話終於說完了,雖然我還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但大致總算明白了過去發生的事情。卡麗絲說了許久的話,顯得悲傷極了,我心痛的將她抱緊,父神,帕羅斯!我該怎麼做纔好呢?

“卡麗絲,我該怎麼辦?帕羅斯說過,他有一天會重新擁有神體,而我,現在只是一個凡人,我能阻止得了他嗎?”

“繆修斯,不要太擔心,你必須先找到你的七系守護者,他們是你力量的本源!還有,我們還要找到失落的聖殿,那兒有你千萬年前的記憶,我的時空之印無法讓你憶起往昔,而你最重要的記憶存在失落的聖殿裏,那是世人供奉你的神殿啊!找到了他們,也許你就有辦法重獲神體了。”卡麗絲安慰我似的說道。

要我接受她所說的一切真不容易,這就是我的宿命?昨天還是小孩的我今天卻聽到了這些讓常人發瘋的事情,昨天還在快快樂樂打獵玩耍的我今天卻眼睜睜看着老兵死去……我的心從這一刻起變得無比沉重!

“如果這一切是真的,那麼我不會逃避我的命運!”我仰望浩瀚無垠的星空喃喃說道。

如果不是真的,那卡麗絲那奇怪的翅膀和魔法從哪裏來?

神?我莫明其妙唸了幾遍這個詞,卻感到無比的陌生。

但是,可以確定的是,我遇上卡麗絲時,那種頭痛欲裂之後,我腦子裏像是多了一點什麼……多了什麼呢?變得成熟?變得與之前有些不同?我不明白……

懷中的卡麗絲說完了所有的事後,顯得輕鬆了許多。靜靜的擁着我,她知道,此時我最需要的,是一個人安靜的去思考去消化她所說的一切,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了腳步聲。我轉頭望去,看見了一個我最不想看到的人————索羅斯!

陽光依然慷慨的灑在索羅斯金黃色的頭髮上,他銳利的目光不再犀利,邁着沉重的步伐走到我面前後,英俊的面容扭曲着,雙眼緊緊凝視着我,良久,帶着一絲沉重開口說道:你叫天痕?

我知道錯不在他,但還是壓制內心的厭惡故作不答,索羅斯嘆息般說到:我知道你恨我,恨我殺了你的戰友,可是我還是要問一句,在我的亡靈詛咒下爲何你還會生存?

我怒視着他那黑色的眸子!眼裏彷彿要噴出火來!到現在他居然只問這個?三萬士兵的生命不值一提?難道我要告訴他這種力量的本源就是我?我不知該怎樣回答。

“對不起,我知道你很難過,你不想說我也不會勉強,但有個人你肯定想見見,他撫養了你十四年!”

“老兵?!!!他在哪?”我激動的吼道,老兵居然還活着?我又驚又喜。

“他在後方的營帳裏,可能是你們最後一面了吧。”索羅斯沉重的說道。

我看了看他的身後,平時那個威風八面的卡爾指揮官此時臉色蒼白的站在索羅斯的身後,一副內疚的樣子,看來他事先並不知情,我此時懶得去理這個在戰前威風無比的長官,轉身拉着卡麗絲的手向後方營帳的方向狂奔而去!…… 我們常常應親人的生老病死而心急如焚,焦慮萬分——這是人類最寶貴的情感,因爲有愛,所以我們活得快樂,因爲有愛,所以我們會感覺幸福。

如果,一個人自私的把所有人的關心都視若不見,而他又學不會關心他人,那就是一件糟糕的事情了。

一個冷漠的人終會在老房子裏孤獨的死去……

————學者羊皮卷

老兵!……我心中狂叫:你一定要等我!腳步不停像風一樣向老兵所在的營帳衝去,後方的營帳一片寂靜,原本留在後方的的婦孺傷殘此時也消失不見了,我衝進營帳,昏暗的光線下,老兵依舊裹着他那條舊軍毯,似在沉沉睡着,我心中一鬆,走到他面前雙膝跪地,淚水順着我的臉龐決堤而下……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靜止了,營帳外除了幾聲馬嘶再也聽不到別的聲音。我靜靜的看着這個父親一般的人,我知道,下一刻我們就要永別,就讓他多睡會兒吧。我要把這一刻深深的記在心裏,老兵在睡夢中彷彿感覺到了我的存在,緩緩睜開了眼睛。看見了,他那昏暗無神的雙眼頓時精光大放!

他的嘴角露出一絲笑容:臭小子,你還是來了,我有些話對你說,你要仔細聽着……咳……咳……”他聲音就像平時一樣淡淡的帶着一絲戲虐。

“別說了,老兵!有什麼能比你的命更重要?我馬上叫人來救你,你會好的!”我惶急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