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璐這一刻顯得有些嬌羞,跟之前在搏鬥場上的兇悍完全不同。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女孩子還是溫柔一點更漂亮。”看着周璐,我有些動情。

“周然,你要是喜歡溫柔的,你找顧琳去好了。我纔不稀罕……”

周璐無端的發脾氣,讓我有些莫名。但是周璐和顧琳,我真的無法拿出來做比較。一個潑辣大方,一個溫柔靦腆。

“周璐,我只是隨口說說。你什麼樣子我都喜歡。”我也不知道,這樣肉麻的話我怎麼就脫口而出。

周璐沒有說話,只是拉着我的手,頭也不回的往汽車走去。我似乎能聽見她砰砰的心跳,大約此時,她已是芳心大亂了。

葉凱麗並沒有住進公立醫院,而是送進了一傢俬家醫院。我在鐵血會呆了快一年,只知道鐵血會有一家自己的醫院,卻不知道醫院在哪裏。

估計這也是大爹唯一沒有告訴我的事情了。鐵血會經常有弟兄受傷,去醫院難免會有警車盤查。大爹爲了方便,便自己開了一家醫院。看似對外營業,實際是爲了方便幫裏的兄弟。

自從我接替了大爹的位置之後,打鬥事件逐漸減少。所以醫院也慢慢的變得正式對外營業了。

“我爸爸沒有告訴你醫院是事情,你怪他嗎?”周璐問我。

“我爲什麼要怪他,大爹做的每一個決定幾乎都是對的。”我開着車輕輕答道。

“我爸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不敢相信謝染。你的嘴不嚴,有可能就說給謝染聽了,萬一別人知道了醫院的存在,就後患無窮了。”周璐的聲音很輕,像怎麼溫柔的跟我說話,還是極少數。

大爹果然處處都考慮得周到,他唯一認爲做錯的事情,便是把謝染介紹給了我。可是謝染卻真的幫我度過了最艱難的兩年時光。

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對與錯,所以,至此,我仍然不是怎麼恨謝染。

“周然,這世上就是造化弄人。如果我和你真的是兄妹,我估計不能活到現在了。”周璐看似放蕩,但骨子裏卻將貞潔看得很重要。

“周璐,你可能還恨鳳凰女吧!你肯定會以爲是鳳凰女怕破壞了大爹和大媽的感情。那一次安排我和你在一起,其實就是鳳凰女故意這麼做的。她早知道你不是大爹的女兒,唯有那樣,你和我才能安全脫險。”我輕輕的勸慰着周璐。

於是,我想起了鳳凰女,我也想起了她那個長得很漂亮的侄女李曉玲。繼而想到了靶子,靶子從來沒有談過戀愛,甚至到死也不知道有一個女孩在偷偷的喜歡他…… 雖然分別並不算太久,但因為所有人都清楚林白之前一行,必然是生與死邊緣的徘徊,所以如今再次相遇,仍是叫人止不住有恍若隔世之感,就像已有半生未見!

「小子,說好了去接『葯』爺爺的,怎麼『葯』爺重新化形的時候,你小子連個影兒都沒『露』!」但還未等到林白將幾『女』攬在懷中,好好的親昵一番,已是有一道璀璨光影倏然沖了上來,然後緊抱住林白的腦袋,朝著他頭上的髮絲猛揪不止!

能夠與林白如此親昵,而且還對林白說出此種話語的,除卻『葯』娃娃外,又有何物。,最新章節訪問:.。rong>

聽著『葯』娃娃的話語,林白無言以對,只能咧著嘴傻笑。對『葯』娃娃,他心中始終有歉疚之情,當初封印仙『門』一役,如果不是『葯』娃娃犧牲己身,他如何會有命存在。

這份恩德,說成是再造,都毫不為過。而且如『葯』娃娃所說,自己當初從那小山村離開的時候,的確是向它立下過保證,要在他化形時趕到,觀看那驚天一幕。但可惜的是,因為種種事宜的攔阻,卻是叫他失去了這次觀看的機會。

而且讓林白有些想不通的是,按照他之前的推算,『葯』娃娃化形似乎還需要數年的時間,即便是能夠有靈泉和月華『露』之類靈『葯』的滋潤,也不該提前如此之久,其中怕是另有隱情。

「你小子身上這味道是?」但還未等到林白向『葯』娃娃發問,騎在林白脖頸上的『葯』娃娃卻是連連『抽』動鼻翼,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神情,一雙滴溜溜『亂』轉的眼睛在林白身上四下掃視不止,帶著疑『惑』和欣喜,道:「老實『交』代,你小子身上藏了什麼東西?」

「一個專『門』為你準備的驚喜!」林白聞言,輕笑出聲,旋即緩緩釋放出一縷神念,向著藏匿於自己口袋中的老參安撫了一陣后,低語道:「出來讓它瞧瞧!」

聽到林白的話語,此前被『葯』娃娃驚人靈氣『逼』迫的有些心悸,又有些自卑的老參,這才算是含羞帶俏的從林白腦袋裡伸出來一個頭,然後向著『葯』娃娃望去。

「我靠,鬼啊!」一眼望到老參那皺巴巴的面頰,『葯』娃娃瞬間便打了個踉蹌,只差那麼一點兒,就一頭從林白的身上栽下,但驚呼出聲后,臉上旋即卻是有狂喜之『色』『露』出,如猴子攀樹般,爬到林白的腰間,一雙眼緊緊盯著老參,喃喃道:「即將化形的靈參?」

「見過不死『葯』大人!」被『葯』娃娃這麼緊盯著,感觸著『葯』娃娃身上散發出的強烈靈『葯』氣機,老參只覺得心曠神怡,甚至都有些頭暈目眩之感,低低出聲。

「果然沒錯,是即將化形的靈參!小子,你是怎麼做到的,竟然能讓凡俗草『葯』,也能夠有進階化形的這一天!」『葯』娃娃聞言,不禁倒『抽』了口冷氣,旋即眉開眼笑,樂不可支的咧著嘴,猶如個豬哥般,喃喃道:「而且還是個小蘿莉,太妙了,實在是太妙了,小子,『葯』爺爺我大人大量,看在小蘿莉的面子上,就勉為其難的原諒你了!」

「美麗的小姐,請問我能有榮幸邀請你去一覽這美妙的夜景嗎?」而就在這話說出后,『葯』娃娃更是賤兮兮的伸出白嫩嫩的小手,學著電視里看來的那些西方紳士的模樣,擺出一副文縐縐的架勢,對老參微笑著發出了邀請。

老參聞言,向著林白望了望,然後那滿是皺紋的面頰微微有些發燙,心中經過了一段小小的掙扎后,終於將如手臂般的觸鬚伸到了『葯』娃娃的小手中。

沒有任何遲疑,『葯』娃娃直接握緊了老參的觸鬚,然後仰頭狂笑不止,扯著老參就開始往夜『色』瀰漫的鐘山深處趕去,一邊走,還一邊昂首『挺』『胸』的講述著當初封印仙『門』一役之時,自己不畏艱險,為了挽救林白與水火之中,犧牲自己,成全他人的壯舉!

不過在大言不慚的同時,諸人更是分明聽到,這賊玩意兒,還在那狂笑不止,低低念叨:「小蘿莉,小蘿莉,『葯』爺爺我也有把蘿莉養成的一天,老天與我,果然不薄!」

眼瞅著老參那沒皮沒臉的模樣,就算是林白,都著實有些為它汗顏。尤其是看著幾『女』那什麼主人,就有什麼靈物的眼神,更是忍不住老臉有些發紅。

「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不會出事的,一定會回來與我們相見的!」朗笑數聲后,陳白庵和張三瘋那兩張滿是皺紋的面頰,已是笑的如『春』『花』般的燦爛,用力的捶了捶林白的『胸』口!

雖然分別不久,但一番大起大落,卻是有千般滋味在諸人的心頭!此時雖然諸人都在大笑,但在眼角,卻是有淚『花』閃爍,能夠活著重聚,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即便是林白,在這一刻,眼角都是不禁有些濕潤。有這麼多的人,因他而或憂或悲或喜,甚至連話語都在微微發顫,生怕這是大夢一場,這如何能不叫他感動,又如何能不叫他為了這些人的安危,而去奮力拚搏,為這些人撐起一片藍天!

突然之間,林白突然覺得身上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蠕動,回頭望去,只見小黑貓正如一個幽靈一樣,在他的身周四下不斷徘徊,正在用獨屬於它的特殊方式在問候林白。不過它那模樣,怎麼看,都怎麼像是一個在進行盜竊的小賊!

「東西都藏哪兒去了,怎麼連一點兒見面禮都沒有準備,不會是你小子這次白跑了一趟吧!」見林白盯著自己,這萬惡之源,帶壞了所有靈物的源頭,一撇嘴不屑發聲,但旋即眼珠子一轉,又『露』出一副熱切身親,嘿笑道:「崑崙聖地一行,以你小子的『性』格,絕對要刮地三尺,賊不跑空!俗話說得好,見一面分一半,你我相『交』一場,不要隱藏了!」

林白聞言,登時一頭黑線,只覺得恨得牙都是癢的。看起來一定得『抽』個機會,好好的拾掇拾掇這小黑貓一頓,不然的話,不僅是帶壞了『葯』娃娃一個,就連自己身邊的其他靈物,也要跟著這賊東西學壞,變成這種沒羞沒臊的玩意兒。

小黑貓的臉皮早已厚到了刀槍不入的境界,對林白那憤怒的眼神,猶如無睹,一雙貓爪如無數虛影般,在林白身上的每個口袋搜刮不止,一幅不見寶物,誓不罷休的架勢!

甚至於這傢伙還把藏在林白口袋的『陰』ji水獸都給扒拉了出來,踩在腳下,呲著獠牙,一幅要是『陰』ji水獸不老實『交』代此行所獲,就把它給吞下去的模樣!

「滾一邊去吧,一點兒力不出,有什麼東西都瞞著小爺,什麼好東西都給你留一份,你當小爺是什麼,給你天生的冤大頭嗎?我告訴你,以後按勞分配,誰出力出的多,誰拿到的東西就多,偷『奸』耍滑,還想不勞而獲的,一點『門』兒都沒有!」

林白眉『毛』倒豎,登時怒斥出聲,眼眸中滿是憤怒神情!

「你小子這是什麼話!」小黑貓聞言,神情一變,登時覺得有些不大對味,但想著自己不管怎麼說,也是元老功臣,便擺出一幅倚老賣老的樣子,嘿笑道;「小子,你出力,我分贓,這是咱們早就定好的規矩,規矩就是規矩,可不能『亂』改啊!」

「小爺我今兒就把這規矩改了,你還能吃了我不成?」林白聞言,登時苦笑連連,只覺得小黑貓這沒羞沒臊的玩意兒,實在是連一點兒臉皮都沒有,心一橫,先天真罡透體而出,直接將小黑貓包住,然後朝著遠方便扔了過去!

「小子,貓爺我跟你沒完!」身軀雖在高速飛行,但小黑貓口中的叫囂卻是分毫未減,嘴上嘶吼道:「你要是覺得貓爺我拿得多,咱們以後打商量還不成,十份東西,貓爺我就『抽』出來一份收入囊中,我都退到這份兒上了,總該沒問題了吧!」

樹不修不成材,『玉』不琢不成器,聽著小黑貓的話,林白連連搖頭,一咬牙,先天真罡又加重了幾分,直接便把這聒噪的玩意兒,丟到了遠處的一條地面裂縫之中!

從跟在林白身邊開始,小黑貓哪裡受過這樣的待遇,雖然墜入裂縫,吃了滿嘴的灰,但嘴上卻是不依不饒,對著林白問候連連,顯然仍是死心不改。

看著此情此景,張三瘋和陳白庵不禁搖頭苦笑連連,旋即兩人相視一眼,抬手又拍了拍林白的肩膀,便沒再多言,快意大笑著向山下趕去。

他們明白,林白此番回來,絕對有與他們把酒言歡的日子,如今這樣久別重逢的歡欣,對他們這些老人家實在是可有可無,還是留給這些年輕人,讓他們好生甜蜜吧!

「怎麼樣,我這一次是不是給了你們一個驚喜!」林白焉能不知陳白庵和張三瘋的用意,等兩人離去后,緩緩抬手,撫『摸』幾『女』的面頰,溫聲笑道。

「驚倒是真有,不過這喜嘛……」幾『女』眼『波』流轉,面上漸有促狹神情『露』出,緩緩落在了道一的身上,而後似笑非笑道:「不知道那位妹妹是什麼人?」

,如果你覺得30/”>天才相士不錯,按ctrl+d可收藏本書!–55789+dsuaahhh+26617056–> 周璐其實也明白鳳凰女的良苦用心,她淡淡一笑。

“周然,我其實很感激她的。讓我重新認識了,你知道嗎?當我爸說要讓你接替鐵血會時,我心裏對你是百般的懷疑,你就是一個窮屌絲而已,怎麼能夠管好這麼大一片產業。事實上,你不但沒有讓我失望,而且還做得很好。”

我在後視鏡裏,看到了周璐因爲羞澀而發紅的臉。是那麼的青春,燦爛。如果沒有顧慮在我的心裏盤踞多年,周璐其實就是我最好的選擇。

我的心顫抖了一下,大約大爹也希望我跟周璐走到一起。只是,他從來很少干擾我的私人感情。即便那個時候看穿了謝染的陰謀,也只是提醒我不要跟謝染在一起。

他只是想讓我的感情我做主,不再走當初他的老路了。

汽車在夜色裏穿行,像一隻孤獨的甲殼蟲。周璐不停的告訴我該在哪個地方拐彎,哪個地方調頭。蓉城雖大,但幾乎所有的路線我都熟記於心了。身邊掠過周氏集團的酒店,KTV,會所。一切都顯得那麼平靜,像從來也沒有發生過什麼一樣。

一家家娛樂場所,此刻反而應該是最亢奮的時刻。當然這些亢奮是來自那一羣喜歡夜生活的人。如果不是跟我在一起,此刻周璐指不定在哪家夜店喝酒。

這個城市,有太多喜歡夜生活的人。汽車終於在一傢俬家醫院停了下來,我之前來過。卻不知道醫院是屬於周氏集團旗下的產業,大爹倒底還是有很多事情瞞着我。譬如,那處不爲人知的村莊,一直到大爹住進去之後,我才知道是大爹留給周璐的。

或者大爹還沒有完全信任我,亦或是大爹之前擔心我受了謝染的蠱惑而替我及周璐留了一條後路。

總之大爹一向是深思熟慮,做事從來是考慮得很周全。汽車進醫院的大門,居然有兩個保安給攔住了。周璐搖下的車窗,保安看到了周璐,立刻點頭哈腰。而我,他們則只是以爲是周璐的司機罷了。

汽車開向了停車場,周璐下車笑着跟我說。

“周然,你別介意。這家醫院目前還在我的名下。等周氏集團正式更名之後,我再歸還給你。我纔不想管這麼多事情。”

周璐說得很隨意,我知道她是一個不喜歡約束的人。大爹之所以做出這樣的決定,只是想給周璐有一點自己的事情做了。

醫院分兩個部分,表面看上去跟其他的醫院沒有什麼兩樣。而在醫院的最裏面,纔是醫院真正的核心。這裏聚集了國內頂級的外科醫生,幾乎可以完美的做完任何一個外科手術。

周璐邊給我介紹,邊帶着我往裏面走。通往祕密醫療的區域,必須經過一道紅外線大門。而周璐只需要按一下指紋,大門便開了。

裏面的保安一個個精神飽滿,見到周璐無不上前打招呼。周璐頻頻微笑,跟她平日的表現有些大相徑庭。

一個保安倒底還是認出了我。

“你是周總,我在電視上見過……”

保安很年輕,二十歲的樣子。

“你好!我就是周然,辛苦了。”我伸手跟他握了一下手,小夥子的手很有健壯,給我一種強有力的感覺。

“周總,周姐經常跟我們說起你,想不到你這麼年輕。”保安露出滿臉驚羨的神色。周璐走過來,笑着說道。

“好好幹!以後你也會很有出息的。”

“謝謝周姐,以後我會的……”

我不得不對周璐有一種重新認識的感覺,原來周璐並不是那種無所事事,只知道在夜店打發光陰的人。她也有自己的事業,而且做得很好。

住院部只是一棟小型的住院樓,看上去跟醫院壓根扯不上關係。周璐顯得輕車熟路,直接上了別墅的二樓。

偶爾看見一兩個護士在一樓的樓道走過,夜深人靜,別墅裏顯得很寂靜。周璐走到了一間病房前,輕輕的敲了兩下。門開了,走出來的居然是艾麗。

艾麗兩眼通紅,顯然是因爲熬夜才導致如此。見到我和周璐,趕緊讓我們進去。

“葉總怎麼樣了?”我問。

“沒有什麼大礙,出車禍時,幸虧司機反映快,汽車衝上了隔離帶,不然後果不堪設想。有一個保鏢受了重傷,還在急救室裏搶救。”艾麗說話的樣子顯得很疲憊。

我感到有些內疚,這件事情本來不需要將艾麗扯進來的。只是艾麗極力想撮合周氏集團跟萬盛地產合作,所以纔不遺餘力的能力着。

“艾麗,你要不去休息一下,一會我跟周璐來照顧葉總。”我有些動容。

“王姐特意囑咐我不要離開葉總半步,以免受到二次傷害。還是我在這裏吧,我沒事。”艾麗很平靜的說道。她的話,明顯的讓周璐絲絲不悅。

“艾麗小姐,你是不放心我了。要不是我及時趕到,指不定還會發生什麼事情。”周璐冷冷的說道。

“周璐,艾麗不過是擔心葉總的安全。你就不要計較了,你先去歇歇吧!一會我跟葉總說一些事情。”我回頭看着周璐。她正憤憤的看着艾麗,眼裏有一團烈火隨時會迸發而出。

我連連給周璐眨了幾下眼睛,算是哀求吧!周璐反身出了門,不久換了一身衣服進來。把我的外套遞給了我。

“周然,夜晚天寒,別感冒了。”她過分的關懷顯然是做給艾麗看的。誰知艾麗冷冷回敬了一句。

“周璐,你不用擔心。我煮好了薑湯,一會就讓周然喝下。我會替你照顧好你哥的。”

周璐摔門而去,我卻感到哭笑不得。好端端的,兩個女孩子卻賭起氣來。但看到艾麗如此辛苦的照料葉凱麗,我所有的怨言便不知從何而出了。

葉凱麗並沒有大礙,額頭擦破了一點頭皮,另外有一些軟組織創傷。見我和艾麗一起走進來,便讓艾麗將病牀搖了起來。她微笑的看着我倆,點了幾下頭。

“葉總,你沒事吧!”我輕輕問。

“周然,你快坐下來,跟我說說安老爺子和安然的事情,他們都還好吧!”葉凱麗顯得有些焦慮。

從她的眼神裏,我真的能夠感受到,她對安老爺子是怎樣一種深深的愛…… 大比結束,在林白的威勢之下,人群已是悉數離散,而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本就如鶴立『雞』群般存在的道一,此時更是顯得無比扎眼,又如何能逃得過幾『女』的眼睛。,最新章節訪問:.。(廣告)

可幾『女』提出的這個問題,對於林白來說,卻也是個不折不扣的難題。

道一是什麼人?!說句老實話,別說是幾『女』,就連林白,都完全『摸』不清道一的底細。林白唯一所能斷定的,是這娘們兒是個天相之人,而且她是一個實力無比強大,到了足以可以碾壓自己地步,甚至可能與青蓮同時代的強者!

但如果讓林白真正去說出道一的身份來歷,這卻是他所根本無法做到的。甚至在某些時候,林白自己心中都在懷疑,道一的這個名字,會不會也是隨口胡謅,來哄騙自己的。

這樣一個來歷神秘的『女』人,這叫如何林白如何去向幾『女』解釋。

而且以林白對幾『女』的了解,他很確定,恐怕就算是自己把所知的一切盡數都道出來,她們能夠相信的,最多也是十句話裡面相信一分,而且還是將信將疑的那種相信。

所以,此時此刻的林白只能苦笑不語,沒有解釋,就是最好的解釋。他相信,以道一的『性』格和態度,要不了多久,幾『女』應該就會對她和自己的關係,有個大致的了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