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軒若有所思,說道:“嗯,這樣啊,那好吧,你現在也是應該好好的休息休息了。我這幾天陪你出去逛逛如何啊,我知道你這個人喜歡旅遊,可是也不喜歡讓助理陪着,現在既然我來了,我們去看看吧?好不好?”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穎兒聽到,特別的開心,說道:“啊,這樣真的很好,我特別的喜歡出去旅遊的,可是他們幾個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總是那個樣子,想要服侍我,我也沒有辦法去和他們一起玩啊,現在周哥來了真的開心啊!”

周文軒點點頭,兩個人現在的心裏都美滋滋的,周文軒剛纔給逸俊打了一個電話說半個月都不回去了,快衝的事情上點心。逸俊說自己會照顧公司的,雖然逸俊聽了這句話,有那麼一瞬間的心裏難受。

逸俊看着航班推算,其實知道現在周文軒已經到了米蘭了,看時間應該是見到了穎兒了,說不清楚的認命和難過,認命是他清楚的知道穎兒的心裏只有周文軒,難過是自己一直都沒有勇氣和穎兒說清楚這所有的一切。

這算是愛上一個不可能的人嗎,逸俊自己也不清楚,只是很多的時候他都是在期待,期待每一次看到穎兒,每一次和穎兒說話,時間過去好像也只剩下回憶了。

這樣細膩的心思,穎兒又怎麼會知道,在穎兒的心裏她一直都覺得逸俊就是自己的哥哥,會照顧自己會保護自己,也沒有奢求過別的什麼,現在這樣其實也很好,但是對於周文軒,或許真的有太多的難以言說的小心思,她自己也不清楚,但是隻是在想,過分的依賴,到底是不是愛呢? 這是一個黃昏,周文軒和穎兒漫步在米蘭的街道,黃昏點綴的傍晚着實美好,好像許許多多鑲着金邊的南瓜,讓穎兒看見了就好想吃一口。這個西北方的第二大城市,充滿着整個意大利都有的異國氣息,這樣的異國氣息讓周文軒都感覺心裏實在是很舒服,好像逃離了很多從前的事情,那些在意的或者是不在意的,都已經隨風而逝了。

周文軒和穎兒這幾天度過了一段非常愜意的時光,現在想想還覺得是很幸福的,周文軒喜歡這樣和穎兒待在一起的時候,好像很多的不愉快都因爲這個而消失了穎兒知道現在在自己的心裏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努力完善自己的事業,可是卻不知道爲什麼,在很多的時候,穎兒好像只想待在這個人的身邊。

意大利的包容性和文藝氣息是最濃厚的,在這裏的街道似乎都有着很多的街邊賣唱卻經驗豐富的藝人這些都是不簡單的,或者說是很珍貴的,在等待的無非也就是這些東西,他在心裏曾經也無數次的詢問自己,這樣的一個神祕的國度,不是要比現在自己在的地方要好了很多嗎?

答案是肯定的,真的好了很多,在周文軒的心裏有一個祕密,他夢想中最想去的城市就是佛羅倫薩,那是 他的夢想的城市,最開始的 時候沒有去是因爲沒有錢,現在不去了,是因爲心裏實在是有太多太多在牽掛的事情和東西了,也就是因爲這樣的一個簡單的原因,他才真的開始覺得,夢想只是有限於一定的時間的,在太多數的時候,什麼都沒有辦法去代表。

他不想走,還是因爲身邊有牽掛的人吧。

今天是周文軒在這裏的最後一天了,這幾天和穎兒在大街小巷走來走去的,着實也是真的感覺特別的幸福,沒有工作的壓力,也沒有別的什麼東西,他一直都在等待的應該就是這樣吧,但是假期一直都是短暫的,多短暫的事情都是一場夢罷了夢醒的時候,生活還是要重新開始。

最後一頓晚餐,穎兒說道:“周哥,你真的要走了嗎,不能在多待嗎?”穎兒戀戀不捨,周文軒也笑了,說道:“我們也不是再也見不到了,你怎麼還傷心上了,沒有必要的,穎兒再有一個禮拜也回去了啊,我們就能再一次見面了啊,還擔心什麼呢,現在就是我也回去好好的休息休息,你也是,這幾天也玩累了把?”

穎兒說道:“怎麼會呢,我就是玩我怎麼還會累,這些都是小事情啦,我覺得還挺好的呢,對了,前幾天的時候助理和我說,過幾天有一個導演要來找我拍戲,說着是好萊塢的呢,我還想着到時候問你到底接不接,現在你既然來了,我就現在問問你吧,你說我是接還是不接呢?”

周文軒想了想,說道:“接吧,幹啥不接啊,有這樣的一個好機會,我想着你是不是擔心快樂向前衝的事情啊,沒事的,第一期我怕影響不好也找別人了,所以你就不用擔心了,這樣就挺好的,這個電影要是真的是一個機會的話,你就去做,對我們公司也大有裨益啊!”

穎兒點了點頭,說到:“周哥,你說我現在做的事情有意義嗎?我很多的時候其實都不知道我到底在爲了什麼而忙碌,如果我可以猜到的話自然很好,但是大多數的時候我並不知道我現在每天都把自己逼到了現在這個樣子,到底爲了什麼,我因爲實在是不清楚,所以才真的覺得太多的事情我都沒有選擇的權利。”

周文軒聽了,喝了一口酒,說道:“那當初爲什麼要走到演員這條路來呢?”

穎兒說道:“當時成績也不好,我也不能上一個好大學,就去試了試電影學院,沒想到就進了,我也覺得這挺奇妙的,後來我也經歷了很多,失去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我被蘇辰封殺的時候其實我已經絕望了,想着要不然我去別的地方找一個職位做個學徒什麼的,這樣也可以養活自己,是後來,我遇到了你,周哥讓我 對演員再次有了希望。”

周文軒點了點頭,說道:“當初好好 的,爲什麼現在開始問自己是不是有意義這樣的問題,你又沒有想過自己爲什麼會這麼想呢,這其實也是一個很奇怪的事情呀,你的心經變了,是不是不是周圍的環境,而是你自己的問題呢?”

穎兒不說話了,周哥總是讓她進行心靈的拷問,周文軒說道:“穎兒,現在你的心情其實我是可以理解的,很多人在一些時候都會有你這樣的想法,有的人是做了很久都沒有什麼名氣也碌碌無爲的,有的人是大紅大紫到了最高的頂峯居然覺得有點高處不勝寒的意思,在我看來,其實你就是第二種人,現在你就是太紅了紅到你自己都在想一個問題,現在的我到底要做些什麼,你自己都在問自己這個問題,更別提你是不是現在感覺很寂寞,沒有什麼可做的 。”

穎兒明白周文軒的意思,默默的攪着自己手中的卡布奇諾,說道:“周哥,其實我明白你的意思的,或者真的是我自己的內心已經出現了問題了吧,不過沒關係,周哥!我自己會慢慢的調節,你放心把,還是要求上進了,那你什麼時候的飛機啊?”

周文軒看了看時間,說道:“快到了,逸俊都要墨跡死了,現在也不給我發航班的信息,行了,我現在就走了,你好好的休息吧,等着回國見面啊!”

穎兒點了點頭,說道:“周哥,你注意安全啊,我等你回來!啊對, 你等我回來哦。”

周文軒笑了,穎兒這話說的還真是很奇怪呢,不過現在看來,周文軒也是真的覺得,多少次和穎兒的分別,不知道爲什麼這次的感覺十分的奇怪,好像是真的有話想說,但是還是真的說不出來的奇異感覺,十分奇怪。

周文軒的背影讓穎兒覺得悵然若失,好像一個很在意的人漸漸的離開了自己,穎兒搖了搖頭,最近的狀態不好,居然還總是胡思亂想,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了,“我可不能再瞎想了啊!”穎兒聽見自己的聲音。

“逃避是沒有辦法解決問題的!”穎兒突然聽到了一個聲音,轉頭四下尋找,可是居然什麼都找不到,這是爲什麼呢?那個聲音又出現了,說道:“你不要再四處去看了,我就在你的心裏,快說快說,你和周文軒到底是什麼關係!”

“什麼什麼關係啊,我和周文軒那是特別的純潔啊,他是我的經紀人,我是他的藝人,就是這麼的簡單啊 ,你以爲還是什麼別的關係?想什麼呢你!這個妖魔鬼怪!”

那個聲音哈哈大笑,好像是在嘲笑穎兒,說道:“你騙的了我,騙的了你自己的內心嗎就算是藝人和經紀人的關係,可是也不能那麼的純潔吧,我都知道的,你騙不了我的,趙穎兒,什麼時候你可以正視你自己的內心呢,你這個樣子我確實也是真的開始覺得你很虛僞了誒!”

穎兒都要被氣死了,這個人是什麼鬼啊,還說自己虛僞,明明就是……

可是就是什麼,她自己也說不出來了。

那個人好像已經消失了,全世界都安靜了下來,好像真的是 這樣,她有着很多自己都說不出的話想告訴周文軒, 但是因爲說不出來,多少時候都是沉默應對。

記得有一次,那個時候還是自己的手受傷了,在拍戲的時候,助理找來的小護士還笨手笨腳的,周文軒當時就氣的罵人,把那個小護士和助理都罵哭了,搶過來碘酒親手給穎兒包紮,那個時候真的是好浪漫的,現在穎兒都還記得,應該就是那個時候,心裏多了很多不一樣的東西了。

那個時候穎兒還問周文軒一句:“你爲什麼和那個人那麼兇啊,她就是一個小護士,也沒見過什麼市面,很有可能看到我們這麼多的人嚇到了,周哥你剛纔真的好凶啊!”

周文軒義正言辭的說:“這可不是什麼小事情,助理也是的,那麼多的血都不知道止血嗎,還好你血多,不然我看你都要暈過去了,他居然還是無動於衷的,真的要氣死我了,下次這樣的人都不需要留在身邊了,你也是,不早點告訴我,留下了傷疤怎麼辦!”

穎兒很多次以後想起來都覺得很神奇,爲什麼周文軒說話那麼的嚴肅,可是現在回想起來還都是粉紅色的泡泡,她感覺真的是羞羞的, 也不知道還要怎麼樣子去說去做纔好呢。

穎兒看着時間,思緒居然出神了這麼久,手心裏密密麻麻的都是汗。手機震動,短信過來,是周文軒的:我上飛機了,勿掛念,回國見。幾句簡短的話,她看着心裏覺得十分幸福,默默的在心裏說道:“嗯嗯,周哥,回國見!” 秋天在還沒有什麼期待的時候到來了,這讓趙穎兒感覺,自己的衣服穿的倒是越來越少了,但是也不知道還能穿點什麼,索性就這個樣子了。

周文軒回到家裏,還沒有好好 的休息休息呢,就接到了逸俊打來的電話,意思其實就是說,快樂向前衝的所有準備都已經做好了,現在要做的就是快點儘早的準備所有的一切開始第一期的錄製,雖然很疲憊,但是周文軒還是特別 的開心的。

來到公司,看了最近的 宣傳片和視頻,周文軒覺得逸俊現在這技術也是越來越厲害了,雖然和自己想的還是有點差距,可是能做到現在這個水平已經很不錯的,周文軒一直也是沒有抱什麼希望的,但是現在這個結果是他一直都期待的那個樣子。

系統提示,前期宣傳已經到位,作爲獎勵提供一級青銅獎勵大禮包,周文軒一看心裏樂的都要開花了,是嘉賓邀請卡,卡上寫着:

十章邀請卡可以邀請國內任何明星都不會被拒絕,周文軒看到這個心裏要開心死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就是這個呀!現在正好是到了快要錄製的時候,穎兒在米蘭參加時裝展,現在還是需要重新尋找嘉賓的有了這個東西,什麼都不害怕了,周文軒的心裏十分的高興。

“逸俊,來,來辦公室,我有事情要找你。”周文軒搓了搓手,選嘉賓的事情還是不要自己一個人就確定好所有的一切,還是找個人一起來商量吧!

逸俊走了進來,周文軒淫笑了一聲,說道:“來,小俊俊,我們來做點輕鬆的工作,你來。”逸俊被周文軒搞了一身的雞皮疙瘩,說道:“周哥周哥,你想我做點什麼你就告訴我,你這個樣子我好害怕啊!”

周文軒說道:“現在我在給快樂向前衝選嘉賓,你平時閒的沒事就刷微博,來,給我推薦幾個?”

逸俊說道:“啊,是這個事情啊,那周哥你可是真的找對人了,你要是讓我寫點什麼我是不行,可是你要是說讓我告訴你現在誰紅,誰火,那我肯定是可以給你說個頭頭是道的 ,這個你可以放心的,你想找什麼樣子的嘉賓啊,是有名的還是沒有名的,是要演技派還是偶像派的,是想要最近有話題的還是沒有話題的,這些你都應該告訴我,我給你選擇一個最適合的人出來!”

周文軒拄着胳膊,默默的聽着逸俊說話,這孩子就搞這些八卦的時候精神頭是最大的,周文軒說道:“我都可以啊,你看看哪個適合,你覺得哪個適合,我們就搞哪個,我都聽你的!”逸俊說道:“好呀哥,這個你放心吧哥,什麼事情都交給我,你不用擔心了,我回去給您寫一個報告,今天下班之前就給你!哥,你就請好吧你!”

周文軒點點頭,逸俊蹦蹦跳跳的走了,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又是那個催命的鈴聲。

“我的神,這個時候肖吟給我打電話是幹什麼呢?”

周文軒想不明白,不過雖然百般不情願,還是接通了電話,恭恭敬敬的說道:“肖總,您找我有什麼事情啊?”

肖吟的 聲音傳來過來,說道:“你馬上過來,我有事情要和你說,很重要的事情,馬上過來!”

周文軒突然感覺汗毛一立,肖吟現在又搞什麼事情啊,難道又出現了什麼問題了嗎,可是現在自己都沒有做錯什麼事情啊,周文軒想着:現在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是過去吧。無奈的走了過去,敲了肖吟的門,說道:“肖總,是我,我進來了啊!”

走進去,看到了肖吟一個人頭疼的坐在那裏,周文軒走了過去,說道:“肖總,是我,出什麼事情了呢,看你現在這麼鬧心,是出了什麼事情嗎?”肖吟看着周文軒,說道:“你剛纔又沒看網上嗎,你自己去看看把,我現在實在是沒有辦法和你說了,我真的是很服氣網上那些人了,你去看看吧,反正我是要被氣死了。”

周文軒點了點頭,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打開了電腦,微博現在有一個文章,就是在噴快樂向前衝的,周文軒是咬着牙看完了,看完了以後都要被氣死了,也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好了。

這個噴子真的是實力噴啊,周文軒都有點着急和害怕了,這個簡直就是噴出來屎了,這次沒有什麼不理智的做法,就是全部的都是實力噴,周文軒都覺得很恐慌了。

也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是誰,發現了很多的祕密,這些祕密其實都是周文軒一直都不知道的,不如很多光影內部的問題,還有周文軒一直都不太瞭解的公司內部的問題,其實這些都是很嚴重的問題,周文軒一直沒有想過自己的節目居然是連着這麼多的東西,怪不得肖吟都是一臉難受的樣子,也不知道現在這些問題到底要怎麼樣子去解決,原來是這個原因啊!

周文軒看着下面的網友評論,越看越覺得內心十分的複雜,這到底是怎麼了,幾乎下面的評論全部都是,渣公司,肯定不去看快樂向前衝了,最討厭把娛樂和這些事情扯上關係了!幾乎都是這樣拒絕的那種消息,周文軒的內心實際上也特別的絕望,完全都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他頭特別的疼,這個時候,逸俊敲門進來了,表情也很捉摸不透。

“周哥,我……”

周文軒點點頭, 表示自己已經看見了,對逸俊說道:“我已經知道了,你進來吧。”周文軒很疲憊,來源於現在自己的無計可施,逸俊現在其實也十分的明白如此問題的嚴重性,此時此刻他第一次看到無計可施的周文軒,坐在那裏實在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樣子是特別的讓人心裏心疼的,周文軒說道:“現在這個事情,怎麼樣了?”

逸俊搖了搖頭,說道:“我這個還是剛纔去拿咖啡的時候聽別人說的呢,現在他們都說我們三十六樓現在完了,我也不知道這些事情我到底應該怎麼樣子去理解,可是我想說的一個事情就是,周哥,現在這個問題真的嚴重了,我看了網上的評論,我自己都覺得這些事情是我自己都沒有想到的。”

周文軒嘆了一口氣,說道:“誰想到了呢,誰都是沒有想到的。”他搖了搖頭,繼續說道:“剛纔我去肖總的辦公室,肖總居然什麼話都不和我說了,我真的是要嚇死了,這是怎麼了啊?他以前在出這樣的事情的時候都會和我發脾氣,然後告訴我這些事情到應該怎麼樣子去處理,或者她直接就解決了,可是現在她都沒有和我多說,讓我回來看電腦我的內心也很絕望啊。”

逸俊和周文軒看着彼此但是都相對無言,因爲不知道到底要去說些什麼,兩個人都很難受,周文軒更多的其實是着急,現在周文軒的微信和手機都在響着很多的人都在問到底怎麼了,很多和周文軒交好的人也在問周文軒,這些事情到底是怎麼了,周文軒沒有辦法去說,因爲他其實都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了啊。

肖吟來到了周文軒的辦公室,走進來鎖上了門,對逸俊說道:“百葉窗拉上。”逸俊聽話的去做了,只見肖吟皺着眉頭做了過來,看着逸俊和周文軒說道:“我們公司有內奸!”

聲音不大,但是足夠清楚,有內奸?周文軒和逸俊面面相覷,不知道應該說什麼,逸俊問道:“肖總,怎麼知道我們的公司有內奸啊、”

肖吟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因爲網上的那篇文章的內容,其實很大的一部分都是真實的, 可是那都是我們高層內部開會的時候才說的啊,誰能聽見呢,現在公司很重視這個事情,因爲如果這個問題不去處理好的話,不是這個節目的問題,整個的這哥光影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的。”

周文軒點了點頭,雖然真的很不喜歡自己的東西和政治扯上什麼關係,但是令人遺憾的是,自己的東西還是和政治扯上了關係,這個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周文軒搖了搖頭,對肖吟說道:“那當初爲什麼要說這樣的話呢,娛樂就是娛樂,爲什麼要和收益掛鉤呢?”

肖吟壓低聲音說道:“你以爲給你拍東西的錢都是大風颳過來的嗎,公司當然要去看收益了,而且不止是因爲這樣,現在娛樂產業是越來越不好打理了,你也不是不知道,快樂那個節目我申請了多久,這個節骨眼給你機會必然你的節目很大的可能就是政治的犧牲品,周文軒,你不會這個事情都看不明白吧?”

他不說話了,逸俊也很緊張,肖吟說道:“公司會想辦法去公關的,你們最好也想想以後這個節目要用什麼樣的姿態去面對觀衆,現在到了冰山期了,都打起精神來!” 過去快5天了,周文軒已經五天已經沒有吃東西了。他的心裏十分的難受,全三十六樓的人都在翻來覆去的工作,爲了給這個在惡化的事情找補回來一些。

肖吟和公司也在努力,想各種各樣的辦法公關,可是有些事情發生了就是沒有辦法挽回的,周文軒心裏真的氣,他很討厭自己的節目變成政治的犧牲品,確實很討厭。

逸俊看着現在每個人愁眉苦臉的樣子,實在是很擔心,現在嗨皮家族已經被放到一個地方了,用周文軒的話來說,現在定妝照已經曝光了,害怕有什麼不好的事情會發生,五個人就被放在了酒店裏了,也算是害怕會有什麼別的問題。

周文軒最近頭疼病又翻了,也不知道到底是爲什麼會這樣,事情是越來越嚴重了,現在周文軒都不知道還能做點什麼,穎兒也回來了,可是這些事情誰看都是手足無措的。

光影到了尷尬的僵持期,網上要求快樂向前衝這個節目離開娛樂圈,周文軒看到這些評價,心裏一陣難受,頭疼。感覺非常的不舒服,穎兒希望周文軒可以不要去擔心了,但是好像也沒有什麼別的辦法了。

肖吟陷入了痛苦,可是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去處理和解決這些事情,她的心裏也是很難受的,所以在辦公室如此多的天數,她什麼都沒有做,因爲確實是不知道還能做點什麼,太多的事情其實都是一個未知數了,未知數在面對着,所以肖吟的頭雖然很疼,但是還是無濟於事。

趙穎兒看到出了出了這樣的事情,很擔心,但是她也不敢輕易說什麼話,因爲確實,周文軒也告訴她了,如此關鍵的時候還是保持沉默,不然是會引火上身的,這個也不是周文軒想要的結果。

逸俊看着時間過去,一直光影都沒有給回覆,所以實在是感覺很擔心,很想做點什麼,可是卻不知道還能做點什麼,整日其實就是在和穎兒聚在一起看着周文軒,哪怕心裏有許多的話,但是都是說不出來的。

逸俊說道:“穎兒姐,你還是回去好好休息吧,這邊我來盯着!”這個夜晚,是快樂向前衝出事一週以後的夜晚,周文軒安排逸俊盯着網絡動向因爲害怕他們做點什麼別的事情,可是穎兒說着自己沒有事情做,也主動要求陪着逸俊,看着昏昏欲睡的穎兒,逸俊也不忍心了。

沒想到的是,現在的穎兒其實就已經睡着了,睡着了的穎兒讓逸俊看着都出了神,這個人好像認識,可是也好像不認識,畢竟是一個那麼美麗的女孩子,逸俊看了看周圍,有一個沙發,他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了,還有點緊張。

他抱起了穎兒,穎兒溫熱的皮膚貼在他的身上,不知道爲什麼他覺得涼涼的,這種感覺確實很舒服,更奇怪。好像有一個奇怪的神靈控制住了自己,現在的逸俊看着穎兒,緩緩蓋住毯子,不必要的掖着被角。

這個瞬間,逸俊覺得自己和穎兒是那麼的近的,也就是這個瞬間,他覺得這是永恆的,是不能失去的。是珍貴的,這樣的感覺其實不是第一次了,這樣的擁有什麼時候才能永恆的,“或者永遠都不會了吧。”

他走回自己的桌子那裏,繼續搜索着,是時不時看看穎兒,他覺得這就很幸福了。

次日,蘇辰在辦公室正翹着二郎腿得意的嗑瓜子呢, 突然祕書敲門進來說道:“蘇總,總裁要見您,他現在已經在電梯口了。”一聽到這句話,蘇辰差點沒給自己噎死,自己是聽錯了嗎,爸爸可是說再也不要見到自己了啊。

他站了起來,四處踱步,上次因爲陳毅去爸爸那裏告狀,自己被好一頓修理,那個巴掌現在蘇辰想到還心有餘悸呢,這次突然來訪,是爲什麼呢,爸爸從前是從來都不來自己這裏的呀。

蘇辰還沒想明白呢,辦公室的門就被打開了,自己的父親昂首闊步的走了進來,一句話都沒有說的坐到了蘇辰的位置上,看着這滿桌子的 瓜子和滿地的瓜子皮,他都不知道到底要說些什麼好了:“蘇辰,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是花錢讓你過來嗑瓜子的嗎?”

蘇辰支支吾吾的說道:“爸,我……”蘇老總擺擺手讓蘇辰別說了,同時對門外的人說道:“你們都出去吧,沒有我的命令不要進來,也別讓別人進來。”

“是,蘇總裁。”蘇辰四下看着,這什麼情況,突然神神祕祕的,是有什麼神祕的事情要告訴自己嗎?蘇辰的爸爸似笑非笑的看着蘇辰,說道:“我的好兒子,做得好呀!果然沒讓爸爸失望!”

蘇辰聽的丈二摸不到頭腦,這什麼情況,他問道:“爸,你這給我弄糊塗了,什麼事情啊?今天突然就來表揚我。”蘇總裁笑着說:“還和我裝呢啊,我都知道了,光影被黑的這個事情,我很滿意,做的很好,很聰明,不愧是我的兒子。”

蘇辰恍然大悟,原來說的是這個事情,這事說來也奇怪,最開始這個文章給蘇辰看的時候其實蘇辰是並不看好的,因爲覺得這樣有點話題確實還是太老套了,很有可能達不到旁觀者需要的槽點,可是現在光影造成了現在這個局面,是他自己都沒有想到的。

大衆審美現在確實是越來越不一樣了啊,到底什麼纔是主流文化?

蘇辰說道:“爸,你不用客氣,這個是我應該做的,而且我上次就和你說過,周文軒那個小子欠我的我一定會讓他還回來的,這個你不用擔心,我不會放棄的,只要你覺得開心就行了!”蘇辰沒想到自己的一個無心的舉動居然爸爸會如此的滿意,被誇獎的感覺其實也是不錯的,至少蘇辰是不希望自己的爸爸都覺得自己的沒有用的,那樣的話這生活實在也是太沒有意思了。

蘇爸爸說道:“蘇辰,這個事情現在很嚴重的,已經不是說你和周文軒那個小子的個人恩怨了,最近光影的股票是一陣陣的下跌,我昨天假裝好意的去看了看他們的老總,現在愁得頭髮都快白了,你這次做的很好,正所謂是兵不厭詐,這樣的做法我很欣賞的!”

蘇辰聽的都快兩眼放光了,說道:“爸,這是你第一次這麼誇我啊,我都,我都激動的語無倫次了,你放心,以後我也會再接再勵不讓你失望的,你放心吧!”

蘇爸爸站了起來,使勁的捏了捏蘇辰的肩膀, 說道:“不錯,沒有讓我失望,之前是我對你實在是太嚴厲了,現在我知道了,以後爸爸會盡量的去尊重你的,你放心吧,這次也是如此,你做的很好,剩下的交給爸爸,我看着現在光影翻身也是很難的,我藉機,看看能不能給他吞併了,我早就想這麼做了!”

蘇辰點了點頭,蘇爸爸走了,留下了一張卡,蘇辰知道這是他的獎勵。他開心的在原地轉了一個圈,對着這個卡說道:“你看到了吧,周文軒,我早就告訴過你,像你這樣的野小子,是不會有什麼前途的,就算是成功了那也是僥倖!現在你看到我的厲害了吧,和我蘇辰做對,那就是死路一條!”

蘇辰得意的打電話給自己的相好,說道:“喂,寶貝,我們晚上見……”

與蘇辰的得意相反的,是光影現在絕望的感覺,誰都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辦,狗仔是天天堵在三十六樓這,有的人甚至都去了光影的高層,誰都想看看現在的迴應到底是什麼,可是現在肖吟什麼都說不出來,什麼事情也都做不到,就是因爲這個原因,肖吟也好幾天都沒有吃飯了。

穎兒給大家都準備了吃的,在這個困難的時候,她放下了自己明星的身份,而是幫助每個人,在沒有時間吃飯 的時候,穎兒也是主動的挺身而出,今天穎兒還是給大家準備了牛肉漢堡和咖啡,她想給肖吟也送一份,來到門口,看見肖吟在裏面痛苦的**,她沒有敲門,直接衝了進去。

“肖總,肖總你怎麼了?!”肖吟看見是穎兒,指着自己的包包說道:“藥,藥!”穎兒緊張的東翻西找,所有的東西都被找了出來,纔看到了一個白色的小藥瓶,給肖吟吃了,一會之後,她的表情不再俺麼猙獰了,也沒有那麼的難受了,穎兒纔算完全放心,驚魂未定的看着肖吟。

“放心吧,我這是偏頭痛,**病了,吃過藥就好了,你找我什麼事情?”肖吟虛弱的笑了,說道。

穎兒不敢相信的看着肖吟,似乎是驚訝她居然這麼不把自己的問題當會事情,慢慢的說道:“我是來給你送午餐的,肖總,你也不能不吃飯啊!”

肖吟皺着眉頭,苦笑了一聲:“當初我還放棄了你,現在你紅了還不恨我?你現在可以離開光影的,找到一個更好的經紀公司,現在的光影正處於多事之秋,也留不住你了!” 穎兒聽了,好像有點被冒犯了不高興的說道:“肖總,當初你確實是放棄了我,可是我卻並沒有恨過你,因爲我知道你是一個商人,你看中的從來都是利益而不是我們內心的感受,而且我更知道一個事情就是,你不會爲了我而得罪蘇辰的,我從來都不恨你,相反的是,我還要謝謝你呢!”

肖吟笑了,半歪着腦袋說道:“謝謝我,來,說說看,你爲什麼要謝謝我?”

穎兒說道:“我當然要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話,我也不會認識周哥,周哥如果不成爲我的經紀人,我也不會有今天的成就,這些事情我都是知道的,所以我一直都覺得這些都是你賜給我的,無論是機會還是什麼別的東西,所以我不恨你,而且感謝你,肖總,每個事情都是有兩面性的,不是嗎?”

肖吟眯起了眼睛,說道:“哦?是嗎,那你到底想和我說什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