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平想到這裏,只覺得自己多想,也希望自己多想了,對方什麼身份,自己什麼身份,根本不可能的事,在兩人的寂靜中,周平開車駛進了京城的CBD,也是當今世界最繁華的商業中心。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CBD中聚集的都是世界級的大企業,差不多世界企業排名前兩百位的都在這裏設有總部,所以這裏的租金和房價,應該是世界上最高的了,周平其實也聽說過這個世界上商業最繁華的地方,但一直都沒有機會來見識一下,畢竟自己殺人的活這裏沒有人幹不是。

一路上的七八十層的高樓林立,彷彿穿梭在一座鋼鐵森林裏面,給人一種窒息感,此時的上官月兒見到到達CBD後也恢復了正常,畢竟今天自己還有去上班,對於周平的事,以後在想辦法了。

最後周平在導航儀的指引下,把車停在了一棟高達七八十層的大廈下面,周平見上官月兒先下車,自己纔敢下車,畢竟人家是僱主,剛剛又惹人家不高興,當然要紳士一點了,還有就是自己可沒有來過什麼尚風集團。

上官月兒下車,周平也跟在後面,周平想要提出等上官月兒下班再來接她的想法,但這句話一直都沒有說出口,周平知道自己有點過分了,作爲保鏢人家都沒有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現在你還變本加厲,是有點過不去啊。

周平來到大廈大門時,不由得震驚了,這個玻璃不鏽鋼打造的門高足有十幾米,寬也也延伸了幾十米,而且門口有着四名安保巡視。

上官月兒一道立即就被安保認出來了,‘總裁好’一聲聲總裁好,讓周平驚歎不已,難道這丫頭是這個大集團的總裁嗎,這還有天理嗎,她還這麼年輕啊,果然富二代起點是普通人不能企及的,和上官月兒進入集團引起騷動不一樣,當週平正要進入的時候,卻被安保攔了下來。

‘先生,請出示你的工作證’一名安保伸手攔住了周平,讓其出示證件。

周平鬱悶了自己身上除了持槍證,什麼證件都沒有,就連最基本的身份證也沒有,自己的身份本就是個黑戶。

‘大小姐’周平無奈地向着前面的上官月兒喊道,卻沒有喊名字,周平不知道該叫什麼,現在叫什麼都是錯。

衆人都疑惑,這傢伙喊的明顯是自己集團的總裁,難道對方真的是總裁的朋友,但聽對方喊的是大小姐,又猜測應該是上官家的一個下人吧。

‘他是我的朋友,讓他進來吧’上官月兒也聽出了周平的聲音,回頭想安保說道,此時的上官月兒本來以爲周平沒有跟來,自己下車也埋頭走路,滿腦子都是周平離開的事,根本沒有注意到對方居然會跟在自己後面,心裏不免有點暖意。

周平最終進了到了大廳中,看着大廳中間牆上一人多高的‘尚風集團’四個銀色大字後,周平才知道什麼叫做跨國大集團的氣魄,而且大廳裝修明快時尚。

上官月兒根本沒有注意別人的目光,而是走在周平隨便,緊緊貼住周平,像是在宣告主權一般,周平也覺得現在自己的身份有點尷尬,周圍不斷傳來的殺人羨慕的目光,讓周平承受不了,看來今天選擇跟來是錯誤的現在。 周平現在想要逃跑,卻被上官月兒雙手死死地抱住手中,兩人來到電梯前,立即有人讓出了位置,可以看出上官月兒在集團中的地位,衆人都猜想周平難道是上官月兒男朋友。

周平當然聽見別人的議論,雖然他們都把話音壓得很低,但當神識散開的時候,什麼都聽到了,說話之惡毒,他們都猜測周平一定用了什麼卑鄙的手段才追求到上官月兒的,而是還有人說自己居然是小白臉,我靠,老子臉白,難道也有錯啊,雖然心裏憤怒,但也發作,沒有那個必要,這些都是俗人,要是哪一天自己真的飛昇成仙了,他們就是凡人了。

上官月兒則很享受衆人的目光,在也是他見到周平跟來自己後,立即浮現的計劃,你不是想要離開嘛,哪麼就自己成爲你的女朋友,這樣就算是生米煮成熟飯了,現在越來越多人知道他們的關係纔好,最好把兩人親暱的照片放到網上,報紙上,讓全國人們都知道,這樣就可以把周平留在自己身邊了。

周平那裏知道這是上官月兒看上去清純無比的模樣想出來的,要是知道這丫頭有如此心計,周平還真要高看對方了。

‘叮噹’電梯來了,裏面的人在見到上官月兒後,都紛紛快步離開,周平的身影也當他們好奇不已,什麼人啊,居然被總裁這樣摟着。

上官月兒在衆人的眼中還是比較有威望的,雖然年輕,但管理的手段和能力毋庸置疑,剛開始的時候遭到了信任危機,以至於集團股票一度下跌,但上官月兒卻沉着冷靜,表現出了驚人的商業能力,把集團重新帶回了正軌,股票也一路飆升,現在在還是股民爭相追逐的對象,從此集團無人敢小瞧這個上官家的天之驕女,紛紛尊敬無比,有能力之人都會受到別人的尊重,這和年齡背景身份無關。

上官月兒其實從小就受到上官正祥教育,上官月兒七歲的時候就被送去國外最專業的一所私人學校學習,摒棄了本國的華而不實的傳統教育,學到的都是一些使用的商業技能,一路走來,才成就了上官月兒商業上的專業能力。

見電梯內的人員出來後,上官月兒拉着周平的手進了電梯,兩人站在電梯中,偌大的電梯,卻沒有人敢進入,周平也好奇的看看上官月兒,上官月兒表現的很是無辜,也不等衆人,點了67層的按鈕,電梯關上了。

‘你是故意的?’周平見上官月兒得意的笑容問道,這個時候周平才知道這丫頭挽住自己手臂的目的,不由有點鬱悶了,自己堂堂居然被人利用了,這多可笑啊。

‘怎麼?你不是很享受嗎?’上官月兒笑道,很是得意,她已經決定要對周平宣告主權,至於她爹那裏,她想一定不會答應的,畢竟周平和自己身份地位差距太大了。

‘我跟你說,我就不該跟上來,被你當槍使,等一次我就下去了,你要是下班了給我電話,我來接你’周平扒開了上官月兒的雙手,說道。

‘哎呀,都到這裏了,你在辦公室等我一下,我看幾個主要的文件,籤幾個字就可以下班了,到時候,我們就就可以一起回家了’上官月兒呢喃道,又一把把周平的手臂抱在手中。

‘叮噹’電梯到了53層的時候,突然停下了,看來是有人要上去了,但當電梯打開了,衆人看見電梯內的上官月兒時都,禮貌問好,然後都好奇打量起周平來,卻沒有人敢上電梯。

‘你在這集團難道就這麼法西斯嗎,你看你的員工都不敢和你乘一步電梯,你說你是成功還是失敗?’周平對着上官月兒說道,難道這小丫頭在管理公司很強勢嗎。

‘那有什麼法西斯啊,你認爲這樣的企業可以做到世界第十三位的位置嗎?他們是看見你啊,他們怕破壞我們兩人的二人世界纔不願打擾我們的,你說是不是啊’上官月兒說完也不覺得肉麻,手上的動作更是親暱。

‘你能不能先放開,我不習慣這樣,被你手下了看見了,也影響不是’周平想找藉口讓上官月兒鬆開自己。

‘不嘛,人家都不介意,你還怕什麼,難道你覺得我配不上你’上官月兒來氣了,難道對方看不上自己,那不是天大的笑話嗎。

‘我可沒有這樣說啊’周平說道,其實像上官月兒這樣的美女怎麼會對自己沒有殺傷力呢,只是兩人的身份有點尷尬,自己不夠是對方僱傭的保鏢,要是兩人有點什麼關係,那不是下人勾搭自己小姐了,這衆人眼中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節奏啊。

雖然自己也不介意,但這上官月兒還真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周平現在突然想起了佟雅雪,對就是那個漂亮的空姐,她怎麼還不給自己打電話呢,難道自己就哪麼沒有魅力。

‘什麼?周平你真以爲本小姐看上你了,你個自戀狂’上官月兒一聽周平這話這不是說自己倒貼嗎,這臉上掛不住了,自己可是堂堂上官家大小姐唉,周平實在過分。

‘叮噹’電梯終於到了67層,上官月兒也周平氣得不輕,電梯門一開,上官月兒就甩了周平的手臂,走出了電梯,周平也尷尬,但也跟了進去。

周平本想離開,但想到上官月兒說公事不多,要是自己剛到外面,對方就來電話了,那自己不是還要跑回來,周平權衡再三還是等一下吧,跟在上官月兒後面走出了電梯。

周平一看,這一層應該就算整個尚風權利中心了,裝修風格完全沒有那些規規矩矩的裝修,反倒十分時尚,周平想這應該出自上官月兒手筆吧,給員工這樣好的工作環境,看來倒是有幾分領導才能。

兩人在衆人起來問好聲中來到了總裁室,直到兩人都進了總裁室後,外面的員工纔開始爆發,議論紛紛,因爲他們的總裁大小姐戀愛了,這可是關係到尚風集團的大事啊。

周平通過神識當然知道外面所談論的,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尷尬了。

【收藏鮮花點一下,謝謝】 ‘你就坐在那裏不要亂動,等我處理完工作後,我們一起回去’上官月兒進來就指着總裁室裏的沙發對着周平說道,然走到了辦公桌的椅子上坐下,準備開始工作。

周平當然沒有反對,這人都來了,不能不給僱主面子,要是對方修改合同讓自己變成24小時貼身保鏢就完蛋了,周平也做的沙發上,打量上官月兒的辦公室來。

裝修風格完全和外面的時尚氣息格格不入,周平立即猜想這裏應該是原來上官正祥,也就是上官月兒老爹的辦公室,後來上官月兒接手後,出於某種原因纔沒有改變這裏的裝修風格。

‘喂王姐啊,你把昨天你給我說的那幾個重要案子的合同拿進來一下’上官月兒坐下後退去了外套小西裝,穿着白色襯衫,一副嚴肅老成的樣子,盡顯幹練,免提了桌上的一部電話後說道。

周平也被上官月兒瞬間小女孩到女強人的轉變驚異到了,當然還有那上官月兒胸前起伏的山巒,周平沒有想到這小丫頭,穿上這緊身的專業裝,把她原本的B杯的胸變得像C杯一般。

‘好的,總裁,我馬上就送過去’上官月兒說完後,電話那一邊就傳來一個充滿成熟氣息的聲音。

小農民大明星 ‘小色/狼你看夠了沒有?’聽完王姐的回話後,上官月兒關掉電話至於,瞟了對面的周平一眼,這傢伙居然在死死盯着自己的胸部看,雖然驕怒呵斥道,但內心還是有點小開心,看來自己在他眼中並不是沒有吸引力嘛。

‘呃…那個你要和咖啡嗎?我給你衝一杯吧?’周平頓時尷尬不已,居然被人發現了,這對於自己堂堂兵王來說,這人丟大了,不由開始亂看,當見到一處櫃檯上的咖啡機時,突然轉移話題。

‘哼,有賊心沒賊膽’上官月兒哼哼道,她想要是周平真的對自己怎麼樣的話,自己會反抗嗎,還是乖乖順從呢。

上官月兒突然使勁搖搖頭,自己怎麼能在公司想那些事,真是的,然後埋頭對着桌上那些文件宣戰,希望安撫自己躁動的內心。

周毅則乖乖走到咖啡機前,一看在有錢人還真會享受,就連這咖啡都是咖啡豆現磨的,周平嫺熟地操縱着機器,幸虧這玩意自己在國外的時候,和那羣外國佬手下學過,要不然今天真要在上官月兒面前出醜了。

上官月兒見周平把咖啡機玩得挺順溜的,也好奇這鄉巴佬難道以前在鄉下也用這玩意,上官月兒其實只知道周平是一名修仙者,卻不知道他過去的經歷,本以爲周平只是一個深山苦修之人,因爲她接觸過的修仙者都是苦修型,沒有見過周平這樣瀟灑型的。

‘哐哐’這時有人敲門了。

‘請進’上官月兒知道一定是王姐送合同過來了,回過神來,幹練之氣又一次浮現出來,雖然這樣經常變化性情有點累,但上官月兒也認了,誰叫上官家的人呢,有點責任是必須要承擔的。

周平也被敲門聲吸引,目光注視着大門處,也想看看這是不是美女一枚,但見到上官月兒威脅的眼神後,就只能繼續打磨着咖啡豆了,但眼睛還是不斷瞟向進門處。

‘總裁,這是你要的合同和資料’就在上官月兒說完之後,一名約莫30歲上下的少婦走了進來,站在上官月兒的桌前說道,雖然王姐也看見了一旁的周平,但卻沒有在意,只是知道這外面員工傳言的上官月兒的男友。

‘哎呀王姐,都說了多少遍了,都讓你不要這樣叫我了,叫我小月就可以了’上官月兒笑道,這已經不是她一次給王姐說過的事了。

‘總裁說笑了,像我們這樣的世界級的大集團,一定要讓領導者樹立威信,所以我不同意的意見,所以以後就不要再提了’王姐說道,每一次自己都要給這大小姐上課,教她怎麼做,真心有點累,這總裁什麼都好,就是有點人情世故,內心其實很是單純,這也是自己怕她上當受騙的原因。

‘咦,這位先生是誰啊,我怎麼沒有見過,總裁也不跟我介紹一下’此時王姐突然轉身看着周平,然後對着上官月兒說道,表現得很是驚訝,當然這都是做給對方看的。

王姐其實是上官文祥上一屆的首席祕書,在公司威望極高,有點事都是她出面幫上官月兒擺平的,而且這個女人對上官家是死心塌地,因爲多年前上官文祥幫過王姐一個大幫,這事足以確定王家的生死,就從那時起,王姐就決定定,這一輩子要爲尚風集團服務一輩子的打算,以報上官家的恩情,所以她對出現在上官月兒的身邊的男子都格外關注。

此時的周平雖然人模狗樣的,但在她內心卻什麼警惕,現在的公子哥誰不是人模狗樣的,然後又一聲不響地就迫害不知道多少小女孩啊,王姐的擔心不無道理。

‘王姐好,我是月兒的男朋友’不等上官月兒說出這是自己朋友,周平突然說道,沒有一點預兆,周平其實就是想氣一下上官月兒,這小丫頭不少給自己臉色看,現在看他怎麼收場。

‘啊…那個…王姐你不要聽他胡說,他就是我一個朋友而已,死周平你鬧你會死啊’上官月兒先是解釋後對着周平怒道,雖然自己很是希望周平這樣說,但畢竟這樣的事不能亂在別人面前說的,這影響會很大的。

王姐倒是被這兩人弄糊塗了,這小子和小姐到底是什麼關係,要是對面這小子對不起小姐的話,自己第一個饒不了對方。

‘哈哈,我開玩笑的,你不用太當真’周平見上官月兒吃人表情,立即改口道,自己也不想真的和上官月兒扯上太複雜的關係。

‘那你說總裁什麼人?’王姐問道,這小子如此狡詐,其實心靈單純的小姐可以應付的,自己當然要把把關了。

‘我…我當然是她的合作伙伴,我們之間有項目需要合作’周平突然靈機一動就想到了一件事,他相信這事尚風集團應該會感興趣。

【求收藏鮮花頂一下啦】 ‘哦,你是哪家公司的,想找我們尚風集團合作,不知道你們有什麼這個實力’王姐一聽並不認爲周平有和集團合作的實力,以爲集團要合作的項目都是要上億元的價值,一般億元以下的項目,都是集團自己掏錢做,她不知道周平是多大的項目。

‘王姐果然是女強人啊,我要合作的項目正是王家準備開發的城東的棚戶區改造項目,我想你們應該聽說過吧?’周平說出了孫胖子的與王家合作的房地產項目,周平這樣做也是擔心胖子實力不足,啃不了這塊肥肉,現在只要能和上官家聯手的話,想以上官家在京城的勢力,王家也不敢爲難孫胖子,畢竟自己的小弟要照顧一下嘛,但周平內心也沒有把握可以說服上官家。

‘什麼?你開玩笑吧,王家東城的那個改造項目,可是王家專屬的,你難道是王家之人不成’當聽見周平說是的項目竟然是上官家和王家爭開發權,最後王家奪標的那個東城去改造工程,王姐不敢相信對方,懷疑這是王家的人,要不然沒有人敢拿王家的生意來跟上官家談合作,因爲兩家在京城商界可是爭得頭破血流啊。

就拿這個東城區棚戶改造工程,本來上官家是十拿九穩之事,但最後卻不知道王家動用中/央內部的關係,雖然說上官家也有關係,但但出於一些原因,最後還是沒有和王家爭奪,而這個項目當時就是由王姐全權負責,因爲這個項目的失敗,她沒少自責,她清楚這個項目如果拿下的話,哪麼就有可能給集團帶來上百億的收益,這樣也可以報答上官家的恩情,所以現在聽到周平說要合作,內心不免有點激動,雖然得到的利益沒有那麼大了,但也算是對上官家有個交代。

‘王姐,我周平從不打誑語,等一下我把這個公司負責人的電話給你,你去和他談,就說是我說的,這樣你就知道我所說非虛了’周平說道,等離開的時候在把孫大錢的電話給對方讓對方去溝通,想那孫胖子應該歡喜上官家的加入吧,畢竟王家那是他可以抗衡得了的巨無霸。

‘是嘛?那這樣的話,我就不打擾,等一下你一定要給我電話啊’王姐驚喜說道,看來這小子沒有戲耍自己,王姐知道自己已經打擾到總裁了,也就準備退下了。

周平見這王姐退去的背影,才發現這娘們也是個尤物級別的,那渾圓的大屁股,真叫爽啊,根本不是上官月兒小巧玲瓏可以比擬的,周平不禁看得出神,都忘記旁邊上官月兒的存在了。

‘死周平,就知道你不是什麼好東西,去死吧’上官月兒一直等到王姐離開才爆發,她實在看不慣周平這副色眯眯的模樣,回想對方從來也沒有這樣看過自己,不免有些失落,抓起桌上的一個足有一拳大小的玉獅子,照着周平頭部砸去。

周平立即反應過來,一扭頭一轉身接住了上官月兒砸來的獅子,周平驚訝地看着手中的獅子,這要不是自己的話,普通人可能現在就應該叫救護車了,周平感覺這女人生氣起來的確是最恐怖的。

‘那個,你誤會了,我沒有亂看,我只是表示尊重一下對方,目送她出去而已,你啊,真不知道你一天想些什麼’周平小心翼翼地把獅子送回上官月兒的桌上,然後又小心翼翼退回咖啡機旁邊,自己的咖啡還沒有弄好呢。

‘哼’上官月兒一聲輕哼後,也開始工作了,她知道周平雖然喜歡看美女,但就是個慫蛋,到了真上的時候,有畏首畏尾的,也沒有和周平計較,因爲在她心中周平就是獨一無二的。

‘這個就對了,我繼續給你弄咖啡,你好好工作’周平見上官月兒終於安靜下來,輕聲道,心裏想,這丫頭自我調節能力還是不錯的嘛,難怪上官文祥放心把集團交給她打理。

周平繼續打磨到咖啡豆,上官月兒則是認真的翻閱着文件,然後簽下一個個合同和文件,兩人現在的狀態,像及了兩小口,但要是現在工作之人是周平的話,就更像了。

‘嘩嘩’周平沒多久就衝好了兩杯香濃的咖啡,然後雙手端坐兩杯咖啡來到了上官月兒的旁邊,看着認真工作的上官月兒,周平有點恍惚了,這還是那個偷吃自己牛排的調皮女孩嘛,現在儼然就是一個女強人嗎,那眼神,那瀟灑的前面,那C杯的…

‘那個大小姐,你的咖啡好了’周平立即回過神來說道,然後把咖啡放在上官月兒的右邊辦公桌上,自己則悠閒地靠着桌旁品嚐着自己的勞動成果。

‘哦’上官月兒本能的應了一聲,然後手臂向着右掃來,但由於分神吧,咖啡連同底座一起被掃落向地下。

周平立即反應過來,一隻手閃電般伸出,穩穩地藉助了咖啡的底部,周平這一手讓上官月兒驚異不已,他知道周平很強,但這樣在電視中才有的事情,居然就發生在自己的面前,修仙者到底還有什麼神祕是不爲人知的。

‘大小姐,看你累得,還是先歇歇吧’周平把咖啡從新端給上官月兒,並勸對方不要太賣命,人生沒有那麼緊張,緊張只是自己給自己增加的罷了。

‘謝謝你啊,還有我不是說過了你不要叫我大小姐,這個好彆扭的’上官月兒接過咖啡,然後呢喃道,充滿了鄰家女孩的味道。說完上官月兒用另一隻手揉了揉自己的脖子,這樣初期伏案工作,難免難受。

‘那個你頸部不舒服嗎?要不我給按摩一下?’周平沒有再叫大小姐,當看見上官月兒揉捏自己的脖頸的時候,周平居然有心痛的感覺,這樣一個世界級大集團的壓力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承受得了的。

‘哦歐?你還會按摩,那就來吧’上官月兒聽周平要給自己按摩,她不管對方會不會,反正心裏特別高興。

周平沒有墨跡,放下了手中的咖啡來到上官月兒後面,雙手輕輕握住了上官月兒的雙肩,然後開始施展起嫺熟的手法來,此時的周平沒有半點佔便宜的想法,這些都是從小學醫的時候,隨便學的。

此時的上官月兒感覺到周平傳來的力量的時候,心裏想,要是把周平正真變成自己的男朋友該多好啊。

【求收藏求鮮花】 上官月兒喝了一口咖啡後滿滿都是幸福感,再加上週平嫺熟的按摩手法,更是幸福滿面了,周平的雙手是那樣的溫柔,讓自己舒服無比,上官月兒漸漸就放鬆了下來。

周平當然感受都了上官月兒鬆弛下來的肌肉,他也沒有想到這個成天和自己打鬧的大小姐,居然也有如此緊繃着的肌肉,看來上官月兒並不向自己看上去那樣活潑可愛,生在豪門中也不一定都是幸福的。

‘周平’上官月兒柔聲道,就像妻子呼喚丈夫一般溫柔。

‘嗯’周平也輕聲回到,感覺很是輕鬆。

‘你以後還會這樣給我按摩嗎?’上官月兒問道,並沒有睜開早已閉上的美眸,生怕自己一睜開眼睛,周平就會從自己身邊消失,她現在非常怕周平一聲不響就走掉了。

‘嗯,以後有機會的話,我還是可以幫你按摩的’周平遲鈍了半天才答道,可能三個月之期一過,自己就真的要離開你了,周平現在也只能安慰道。

‘我真希望,這一輩子你都能幫我按摩,然後你再教我,我又可以幫你按摩,這樣我們就一輩子都可以幫助對方了’上官月兒說出了心裏話,她希望周平能夠明白自己的心思,在周平面前自己就是一個小女人。

周平當即手上就停頓了一下,上官月兒感受到了周平手上的停頓,心裏很高興,看來周平心中有自己,雖然自己不期待想要的答案,但也欣慰無比。

上官月兒知道以周平的能力,再加上帥氣的樣貌,自己一定會有許多競爭對手,但上官月兒鼓勵自己,一定要加油,沒有什麼人可以阻擋自己對周平的愛。

其實周平把上官月兒從劫匪手中救出來的時候,上官月兒就暗自決定,周平就是可以一輩子保護自己的那個男人。

周平沒有回答上官月兒的話,此時他已經非常明白上官月兒對自己的心,但自己就是說不出口,不是對方不好,而是自己的目標遠大,周平又恢復了手上的動作,思考着這個深奧的問題。

其實周平從在獨自生活的孤兒院的時候,就被女人傷過,那個時候周平就情竇初開了,他喜歡上了同是孤兒院的院花,當即周平大膽表白,兩人相處得很好,可是後來卻被無情拋棄,原因就是因爲周平沒有糖給她吃,因爲當時有一個男孩,要被一個富商領養了,期間不停給男孩送好東西,男孩就用這些東西去討好於周平交往的女孩,女孩雖然小也知道生活的艱苦,所以就毅然決然地拒絕了周平,而選擇了男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