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吱呀!吱吱呀!這時在一旁的紫色噬金鼠也是心中有些憤憤地看着妖獸虎子,交換了兩聲。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額…”妖獸虎子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迴應,過了一會兒之後,妖獸虎子望了一眼,被紫色噬金鼠手下的灰鼠圍攻起來地妖獸豺狗統領,只見那妖獸豺狗統領,此時渾身上下,沒有完好的一塊皮肉,到處竟是鮮血淋漓,在肚腹之上更是殘破不堪,見到這一幕的它,忍不住抖了抖身體,輕聲說道:“我相信、我當然相信小紫手下的那些灰鼠的能力了。”

此時的妖獸豺狗統領、終於在紫色噬金鼠手下那十幾只頭頂瓜皮的灰鼠圍攻下,命喪歸西了,而在它身旁的妖獸九尾蛇卻是仍在不緊不慢地揮舞着身上的九條尾巴,把一些圍攻上來的灰鼠拍的到處亂飛。

見到這一幕的蕭青山心中知道,雖然這個九尾蛇面上看着是不緊不慢地,顯得尤爲地輕鬆,但是在面對這這些一窩蜂數不清的灰鼠不要命的往上撲時,根本就脫身不了。

“吱吱呀!尊者、咱們現在就殺過去吧,要不然在這樣下去我手下的灰鼠、還不知道要喪生多少。”紫色噬金鼠顯得有些煩躁不安地在腦海中對蕭青山說道。

“好、虎子,過去!一起會會九尾蛇去!”蕭青山知道紫色噬金鼠擔心它的手下,在看了一眼遠處的妖獸九尾蛇之後,對着妖獸虎子沉聲喝道。

妖獸虎子早就等着蕭青山這一句話,在蕭青山這句話一落的時候,妖獸虎子便有些迫不及待地託着蕭青山和紫色噬金鼠朝着左側百十米左右的那片窪地,也就是妖獸九尾蛇所在的地方躍去。

百來十米的距離在妖獸虎子的巨大步伐下,僅僅是在一眨眼的功夫之後,便來到了妖獸九尾蛇所在的地方。

這時候站在妖獸虎子頭頂之上的紫色噬金鼠,突然發出了一道吱吱的叫聲,也就是在這道叫聲的響起,原本還在圍攻着妖獸九尾蛇的灰鼠,竟然饒有秩序的停了下來,只是緊緊地把九尾蛇圍在了中間。

“這就是虎子你口中所說的妖獸九尾蛇?我看也就這樣嗎?虎子這個解決妖獸九尾蛇的任務就交給你了。”蕭青山看了一眼唄圍在中間的妖獸九尾蛇後,對着妖獸虎子輕聲囑咐道。

說完這句話後,蕭青山便帶着紫色噬金鼠從妖獸虎子高高的後背之上躍了下來,站在一旁看着還愣在原地的妖獸虎子,出聲詢問道:“怎麼了虎子,你有事嗎?”

“沒有、沒有,只是有點太激動了,”妖獸虎子輕聲喃喃地念叨着,緊接着便聽到妖獸虎子興奮地聲音:“這次虎子我終於能親手殺了這個該死的九尾蛇了!虎子我激動啊!!!”

“額………….”蕭青山伸手擦了一下額頭上虛無的冷汗之後,看着滿是激動地妖獸虎子輕聲囑咐道:“我知道虎子、你激動啊,但是一定不能掉以輕心知道吧。”

“吼~~吼~~”

妖獸虎子平靜了下激動地心情,順着妖獸灰鼠們讓出來的道路,走到了場中,注視着一臉驚愕之情的妖獸九尾蛇,就是一陣陣的狂吼。

早在這些妖獸灰鼠撤離退後的時候,妖獸九尾蛇就在心裏盤算到:“看這個樣子是有什麼妖獸要來臨了?不然這些妖獸灰鼠不會停止攻擊啊,再說了雖然這些個小小的妖獸灰鼠不能對我造成什麼傷害,但是數不盡的灰鼠卻令我煩惱啊!”

在妖獸九尾蛇這般心中想着的時候,忽然憋見從這些妖獸灰鼠當中走出一個龐大的身影,九尾蛇這時忍不住地擡起頭來、仔細打量過去,這一看不禁是感到一絲的驚愕!這居然是妖獸虎王!

隨後便是妖獸虎王和妖獸九尾蛇的一番對話:

“沒有想到你還沒有死?!這真是讓我感到一絲的意外啊!”妖獸九尾蛇滿是陰沉地說道。

“哼!有你這頭該死的九尾蛇在這裏,我怎麼能比你先死呢!”妖獸虎子不溫不火地迴應道。

“妖虎你休得張狂!誰死誰生,不到最後,誰也說不清楚!”妖獸九尾蛇還是不堪面對現實,強硬地對着妖獸虎子兇狠地嘶吼道。

“我張狂,哼哼!!!你九尾蛇應該也明白了你現在的處境,也不和你廢話了,丫的你就等死吧!”妖獸虎子滿是不屑地對着妖獸九尾蛇低聲吼道。

在這一聲的低吼過後,便見妖獸虎子、猛地對着近在身前不遠處地妖獸九尾蛇一虎掌就是拍了下去!

妖獸虎子的那一掌帶着呼呼的風聲,就往妖獸九尾蛇的腦袋上拍了過去,只是在妖獸虎子的那隻虎掌夾雜着獵獵風聲快要拍上九尾蛇的頭顱上時,突然間從斜刺裏飛出一道黑色的光影、猛地一閃便把妖獸虎子的虎掌給拍到了一旁去。

“咦?!”妖獸虎子猛地扭轉了身軀,在妖獸虎子的身後,那如鐵棍般的虎尾頓時朝着九尾蛇橫掃了過去。

嘭!

沒有任何懸念的響起了一聲,只見這次妖獸九尾蛇沒有像上次那樣躲過了妖獸虎子的攻擊,在這一響聲過後,妖獸九尾蛇一下子便被妖獸虎子這猛地一虎尾給擊中!瞬間變跌了個底朝天。

見此一幕的妖獸虎子豈能放過如此的好機會,想了沒有多想的妖獸虎子,便輕輕地一躍,對着跌倒在地的妖獸九尾蛇撲了過去,這兇猛的一撲,真是強悍無比,想必那妖獸九尾蛇被虎子這一撲之下後,肯定是不死也得重傷!

就連站在遠處一直觀看的蕭青山和紫色噬金鼠,也沒有把這這時候的妖獸九尾蛇放在心裏,只是同時在心中想道:“看來這妖獸九尾蛇,也就這樣死在虎子的手下了……….”

只是也就在蕭青山和紫色噬金鼠,在心中這般想道的同時,那邊妖獸虎子和妖獸九尾蛇的戰場則是發生了突然地變化。 離開這寶藏之地,凌浩帶走了五棵熒光小草,這五棵熒光小草只要培養成功,那麼將會為他創造出一種強大的進階之物,能夠讓他天聖境五重的境界提升到現在如此,實在恐怖,

在十萬米深海,凌浩從那深海魔窟中出來,邪魔之鎧在身體之上暗空領域全開,將十萬米深海的水壓全部擋下,在不遠處則是有著一隻巨大的巨鯨在盯著他,看那樣子似乎在海獸中算是小個的,但是凡經過他的海獸都會露出一種尊敬的樣子,讓人疑惑,

「這傢伙看著我幹什麼,」凌浩也是和那巨鯨的目光對視,那晶藍色的眼睛一眨一眨讓凌浩不知所謂,

「吼,」

恐怖的巨吼讓周圍深海中的礁石都差點崩塌碎裂,一股好似音波的靈魂波動向著凌浩襲來,

龐大的靈魂波動卻是散發著令人恐懼的力量,凌浩也是不認為自己能夠完好無損的將這力量給完全接下來,但是當他觸碰到哪靈魂波動的時候,卻發現只是一道信息傳入自己的腦海中,

「什麼,你要跟我走,為什麼,我只不過是個普通武者而已,」凌浩看著巨鯨的眼睛無奈道,他卻是不敢將這東西帶出去,若是真將這巨鯨帶到外界,光是龐大的體型就極其引人注目,

凌浩話出口,但是那巨鯨卻好似沒有聽到,又一道靈魂波動想凌浩襲來,依然是那麼恐怖的氣息與力量,帶著一股極為高貴的氣息,彷彿來自遠古般,

靈魂波動與凌浩接觸,凌浩自然接受到了這波動中蘊含的信息,但是他依然是滿臉為難之色,許久之後才說道:「雖然你是上古海皇血脈的海獸,海神的後代,但是我依舊不能帶你出去,你的體型卻是太龐大,更何況你離開大海還能夠生存嗎,」

這下,那巨鯨好像聽懂了凌浩的話,一道溫和的淡藍色光芒在這篇深海中綻放,溫和的光芒帶著一種孕育萬物的感覺,讓凌浩的身心都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舒暢,就好像回到了母親的懷抱那樣溫暖,那樣心中充滿依靠……

片刻后,光芒散盡,這深海之中所有的生物都停頓了下來,虔誠的望著巨鯨的方向,那巨鯨的身體上也散發著一種讓人感覺溫暖的氣息,好像它便是所有生物的母親那般,

「果真是海神血脈的巨獸,這種感覺如同大海孕育萬物,看來凡是從大海中衍生的生物,恐怕都會對這海獸產生一種歸屬感,」

凌浩望著海獸,喃喃道,看著那近百米的身軀逐漸縮小,漸漸的在光芒之中縮小成一個和凌浩一樣大小的生物,有鼻子有眼,看起來極為好看漂亮,

「這……」凌浩瞪大眼睛看著前方,那海獸的竟然是變成了一個少女,這少女似乎有著幾種不同的味道與氣質融合在一起,有林欣研英姿颯爽、幽蘭的細心無微不至以及能夠超越紫璇噬和藍馨兒的美麗,種種的一切都彷彿那麼美好,讓人無法擁有勇氣抬起頭看著少女的眼睛,

凌浩也是看呆了,不過他總覺的似乎缺少些什麼,那是一種屬於蘇瑾睿的嬌蠻但卻柔情似水的感覺,這種感覺卻沒有體現在這美麗的生物身上,不過儘管這樣這海獸化為人類卻依然美麗動人,有一種特殊的韻味,

漸漸的,少女身邊的光芒也是盡數全部消失,一副完美的酮體在凌浩的目光中毫無掩飾的展現出來,讓凌浩有一種永遠定格在這一刻的yuwang產生,

「你……」巨鯨化作的少女晶藍色的眸子望著凌浩似乎有些迷茫和疑惑,她也沒有臉紅,就好像她不知道這樣出現在一個異性面前需要表現出什麼樣的神態,

「你難道不會說話,」凌浩雙眼直勾勾的問道,他的雙眼一直在這美麗的酮體之上遊離著,彷彿這一切都是那麼美好,錯過一絲都可能後悔終身,

那少女點點頭,她的樣子好像只會做出點頭、搖頭之類的動作,人類的語言她能夠聽懂,但是卻無法表達,不知為什麼凌浩突然感覺面前這少女有些可憐,不知道多少年來在這深海之中生活,連人類的語言都不會表達,這很明顯是沒有去過外界,

望著海獸變成的少女,凌浩看了許久問道:「你……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這是凌浩一直奇怪的一點,他不知道這巨鯨為何能夠變化出擁有他記憶中所有美女氣質的少女,正是因為如此,他現在問道,這也是他為了幫助巨鯨學習人類的語言而做出的第一步,

少女聽懂了凌浩在說什麼,依舊之和之前那樣,靈魂波動散發而出向凌浩傳遞信息,不懂得怎麼交流的她只能通過這種方式來和他人交流,

體會到靈魂波動中的信息,凌浩略驚,巨鯨的面容竟然是按照他記憶內的所有記憶深刻的少女變化的,雖然這其中並沒有蘇瑾睿,但是這也足以證明巨鯨的厲害,藉助他的記憶來變化為外界人類中的另一種形態,

「那麼這麼說你要跟著我走,」凌浩問道,之前他不敢帶巨鯨出去是因為巨鯨身軀太過龐大,但是現在卻變得如此嬌美玲瓏,這也是讓凌浩減輕了不少負擔,

少女聞言,點點頭,她在這十萬米深海中呆了不知道有多久,現在好不容易來了一個外界的生物能夠帶她出去,她是不管什麼都不會放棄這次機會的,受夠了這無邊無際的黑暗,外界才是她內心所嚮往的世界,

凌浩沉默許久,要帶少女出去這個不是問題,因為少女在十萬米深海都不怕,那自然不怕什水壓之類的東西,但是關鍵的麻煩事少女本身,少女太美了,這讓許多人都無法把持住自己的貪慾,自己征服的yuwang,這樣一來會給凌浩帶來許多麻煩,

但是,轉念一想凌浩卻也覺得這划算,這巨鯨的實力凌浩見過,那麼就算化作人形也不會減少多少,能夠和武皇境相抗衡的打手凌浩也絕對是不會撒手的,

「那麼,好吧,不過我先說好,和我出去可以,但是有一點以後不許再這個樣子出現在外界,要穿上衣服,不然別人會將你當成變態的,還有就是出去后不許亂跑跟著我,以免你被外界的壞人抓走給那什麼了,我也會覺得惋惜的……」

說罷,暗空領域便帶著凌浩向著冥羅海域之上開始上升,少女也是不例外雖然她現在依舊一絲不掛,但是那遊動的速度卻是讓凌浩看不見這少女的身影,

緩緩的,凌浩和少女上升到了七萬米的地方,那那巨大的發光體在海中懸浮也是別有風味,讓凌浩稍微停留看了一會,

再度上升,速度極快直接一口氣來到了三萬米處,這裡已經讓凌浩輕鬆許多,將邪魔之鎧褪下化作普通衣服穿在身上,而凌浩也是給了一件衣服讓少女也是套在身上,

穿上衣服后,少女顯得有些含蓄但卻依舊美麗,不過太美麗可是會惹麻煩的,於是凌浩又將一大黑袍扣在少女身上,讓少女能夠看見外界但卻沒有露出面容與身形,

漸漸的,凌浩終於回到了外界,雖然這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外界,但是冥界的極樂凈土也是極其美麗的,至少比外界許多地方美麗許多,不過唯一可悲的是,這裡的大部分靈魂體沒有情緒,他們生活在一種只知道生存與生存的意識中,

來到外界,少女顯得極其歡悅,也是露出了笑容,看見了新奇的東西免不了好奇,但是她謹記凌浩勸告,出去之後不能亂跑,於是她只能乖乖跟在凌浩身後,

凌浩見勢也是略感輕鬆,他還真怕少女出來后不聽話,畢竟他也打不過這少女,若是真亂跑那也是無能為力,不過還好,這少女還算聽話,

走了許久,幾天後凌浩看見不遠處有一休息的地方,畢竟離冥界大會還有十幾日,他們兩個趕路也是比較緩慢,不急在一時,

走到可以休息的地方,雖然這休息之地只是塊可以背靠的大石頭,但是也足矣讓他們來緩解一下這些天趕路的疲勞,

背靠在大石頭上,看著身旁的少女凌浩突然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呃呃……我叫……海神鯨……鯤……」少女吃力的說出一段話來回答道,這些日子少女也是在凌浩的教導下學了不少關於人類的語言,也能夠簡單的說出幾句話來,

「海神鯨鯤,你叫這名字,你這麼漂亮這名字有些委屈你了,要不然我給你起一個吧,」凌浩皺眉,陷入沉思,片刻后突然一喜,「我想到了,我看你是海神血脈而且集合許多美女氣質於一身,要不就叫『海藍兒』如何,」

少女聞言依舊是點點頭,這最基本的動作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但是這次卻是有些不同,而凌浩所說的名字之事她也是懂得『海藍兒』這個名字她在心中默念許久,

「海藍……兒……」

少女緩緩的在嘴裡喃喃著,將這個名字深深的印刻在腦海中,標註在她的心中……

————————————————————————————————————————————————————– 這日.冥界大會會場附近凌浩和海藍兒在不遠等待著冥界大會開始.而在幾天前陣元也是從冥羅海中神秘力量的隔絕中恢復過來.見凌浩實力大有提升頓時驚得差點跌掉下巴.

不過陣元雖然驚訝於凌浩的實力提升.但是更讓他關注的是凌浩此次不知道從哪裡帶來的一個少女.這少女正是海藍兒.不知怎的陣元總感覺這海浪兒有一種獨特的力量.像是一切的源頭.像是孕育萬物的一種力量.

在冥界大會會場附近有座暫時的切磋台.在那上面有不少冥界武者在切磋比試.但是很顯然他們都在保存實力.沒有打出真材實料來和對手切磋.

「師父.你說這次冥界大會將採取怎樣的方式來角逐.」凌浩盤坐在這切磋台附近問道.

在他身旁海藍兒也是頗有興緻的看著凌浩『自言自語』不知怎的她總感覺凌浩在和什麼說話.但是她卻看不見與凌浩對話的那人.

在玉佩中.陣元笑了笑說道:「冥界大會每三十年舉行一次.規則幾乎每年都不一樣.但是今年卻是例外.這次採用的是第一屆冥界大會的比賽方法.專門設立了不少有趣的部分.而且裡面有些地方危險重重.極為適合你們.」

「哦.有趣的部分.什麼有趣的部分.」海藍兒突然問道.她雖然看不見陣元但是聲音她還是聽得見的.而且這幾日她在凌浩的教導下已經能夠流利的說出人類的語言.可謂是天賦異稟.

「呵呵.小女娃到時候你自然就知道了.就怕你不敢嘗試那有趣的部分.哈哈哈……」

陣元大笑便悄無聲息的安靜了下來.而在大黑袍中的海藍兒則是氣鼓鼓的.心中在想有什麼東西是她不敢嘗試的.她可不想讓人小瞧了.

凌浩在海藍兒身邊自然覺得尷尬.聽陣元的口氣那有趣的部分確實是讓大部分女子都不敢嘗試的項目.恐怕到時候凌浩也免不了一些麻煩.

時間很快過去.海藍兒在這段時間裡和凌浩嬉戲打鬧.銀鈴般的笑聲也是引起了不少人注意.幸虧凌浩及時制止.否則會招來禍端.

在冥界大會的會場之上.今日此刻便是冥界大會舉行之時.上面的空間一陣扭曲.逐漸走出來一道人影.這人影顯得高大霸氣.總有一種若有若無的霸王氣場.

果不其然.此人出現冥界眾多武者也是接連歡呼.而從歡呼聲中凌浩可以聽出此人便是冥界之主冥王大人.不過他總感覺這面孔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見過.

不過還容不得他多想.冥王大人便開始宣讀冥界大會的開場詞.

「冥界大會乃是冥界武者的盛會.這盛會每三十年舉行一次.每次都會出現些驚艷絕才之輩.他們大多都已經是一方巨擘.有些生活在冥界有些則是取了外界.甚至這其中有些人實力如今已和我不相上下.進步之快令人咂舌.」

「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冥界大會的獎勵所賜予的.眾所周知我冥界大會前十名獎勵乃是轉世重生卻保留天賦實力與記憶.如此逆天的獎勵恐怕獨此我冥界一家所有.而且這次冥界大會乃是最特別的以此.那便是冥羅古塔會和冥界大會一同開啟.如此聖神的時刻.也註定了此屆大會的冠軍定然會成就巔峰強者之位……」

冥王略微頓了頓.似是有些口乾.不過他轉頭看看那遙遠處雲霧繚繞冥羅古塔的方向.雙眼散發出不一樣的神采.面露喜色而且看樣子還帶著毫無保留的興奮與激動.

「看.冥羅古塔即將開啟.來吧.讓我們在冥羅古塔的萬丈光芒之下來開啟冥界大會.而得到冠軍的選手則會進入冥羅古塔.無上機緣便在其中.」

話落.在遙遠之處冥羅古塔頓時散發萬丈光芒.那光芒有七色仿若霞光一般穿透雲霄.湧上天穹.光芒覆蓋之廣直接波及冥界大會會場之處且還有超越之.

在會場周圍眾靈魂體的身上被冥羅古塔散發的七彩霞光所籠罩.凌浩也是如此.但是唯一讓凌浩略有不安的是這霞光讓海藍兒似是有些不舒服.

霞光照耀不散.冥羅古塔開啟之日萬丈霞光只會等到冥羅古塔關閉之時才會消失.而這萬丈霞光看樣子會持續一個月之久.

一個月的時間也是足夠讓冥界大會角逐出冠軍.所以這一切都彷彿是安排好的.就是為了凌浩來到冥界的這一刻.一切都猶如註定.

皺眉看著身旁的海藍兒.海藍兒的柔美的嬌軀才顫抖.這霞光對她似乎有著不小的影響.讓她下意識的抓住凌浩的衣服.緊緊的抓住不敢放開.

「你怎麼了.」凌浩將海藍兒扶住.關切道.

海藍兒在大黑袍底下.她的呼吸斷斷續續極為虛弱.聲音在此刻都輕如鴻毛.不靠近些更本聽不見.

「這光……讓我難受.不知道為什麼這霞光讓我有一種厭惡的感覺.」海藍兒捂著胸口輕聲道.急促而斷斷續續的呼吸聲讓凌浩的心透著不安與顫動.

望向遠處的冥羅古塔.凌浩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古塔並沒有給他帶來什麼異樣.但是為了海藍兒的安全凌浩將黑暗領域張開將海藍兒籠罩在其中讓霞光無法穿透.

而霞光萬丈在持續.冥界大會卻要進行.但是眾靈魂體們和冥王看著那霞光都彷彿在虔誠的祈禱著.似乎陷入如痴如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