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逸風作為鏡天的心腹,自然對鏡天的傷勢多少有點了解。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但他並不知道,鏡天的寒毒,已經惡化到了什麼地步。

但,當世只有仙木這一位葯聖巔峰,如果仙木做不到的話,大教宗的傷勢,恐怕真的沒救了。

鏡天在魂體分離的時候,只告訴了女葯修月無塵,其他人,就連司徒逸風都一無所知。

不過,司徒逸風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會憐憫仙木媛,或者說,連卿兒。

「仙木,你走吧。」仙木的識海中,突然傳出鏡天的聲音。

「為什麼?」仙木問道,「你不是說,要我做你的爐鼎嗎?」

「不需要了。」鏡天說道。

仙木的心神一亂:「到底為什麼?「

癱軟在地上的織焱,突然大笑起來。

鏡天手一揚,一連串冰寒靈氣射出,卡住了織焱的脖子,織焱再也笑不出了。 「織焱,你死到臨頭,還有什麼好笑?」司徒逸風踢了織焱一腳,罵道。

「死?」織焱不屑地說道,「我前腳死,後腳大教宗就會趕上來。說不定,黃泉路上,我倆還能做個伴兒呢。」

司徒逸風心裡一抖。

織焱受傷很重。靈力也從火聖中級跌落到初級。

但司徒逸風素來知道,織焱比他的修為高得多,自然,對鏡天的傷勢也更了解一點。

所以,鏡天多年來閉關不出,一方面是療傷,一方面也是為了掩人耳目。

「鏡天,你寒毒已侵入魂體,難以驅除。若是你殺了我,你自己也沒多少時間。」織焱笑道,「不錯,這兩百年來,我一直在暗中培養實力,要和你一爭高下。可惜,還是被你搶了先機。只是,就算如此,你又能贏了我多少呢?比我多活一天?或者一年?真是笑死人了!」

仙木看到鏡天的眸子里,神情莫名,她心中不覺一緊。

鏡天要殺織焱?

「大教宗閣下,織焱做了什麼事?」仙木問道。

「在通往東海之界時,你可記得那一道劍氣?「鏡天說道。

仙木猛省。原來,那時候,偷襲鏡天的,是織焱!

仙木突然感到這個世界,難以分辨。她平生第一次,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選擇才好。

她不想鏡天死。

可她也不忍心看著織焱死。

當她還不認識鏡天的時候,是織焱願意做她的同盟,給她支持。

平心而論,仙木不覺得織焱有多壞。

織焱的心裡,有仁義。

她不能讓織焱死。

仙木的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當她還是一個靈力廢柴的時候,她也不曾有過這麼多的煩惱。

怎麼如今做了葯聖,反而更見左右為難?

「大教宗閣下,請你饒了他……」

「不行。」司徒逸風首先說道,「他知道大教宗身受重傷。若是放過織焱,以後他若是反撲,誰可以阻擋?」司徒逸風臉色陰沉得可怕。

「我能阻擋。」仙木說道,「以我的實力,織焱不是我的對手。」

「木屬性天性怕火。」司徒逸風依然不贊成,「即使你能壓制織焱,我們憑什麼信你?」

不錯。

上輩子,已經被連卿兒背叛了一次。

這一輩子,誰能為仙木的許諾做保證?

何況,仙木還曾經和織焱結為同盟!

一旁的上官柳沉默不語。

從織焱的態度,他可以看出,大教宗的寒毒的確已經到了不治的地步。

「鏡天大教宗,我可以醫好你的傷勢。」仙木說道,「這樣,你是否可以留下織焱?」

話剛說完,眼前一花,鏡天突然到了她的跟前。

一股巨大的威壓,瞬間將仙木籠罩。

看著鏡天冷漠的臉,仙木突然心中升起一股恐懼。

鏡天為什麼這麼對她?

她不由自主地,步步後退,一直退到了天闕宮的露台上。

再往後退一步,仙木就會跌下高入雲端的天闕宮。

鏡天突然伸手,揪住了仙木的脖子:「你救不了我。明白嗎?」

仙木怔了怔,突然,猛地向前一撲。

鏡天沒想到她會這麼做,仙木緊緊抱住他。

「軒轅靖,我喜歡你。」仙木低喃,「我曾經做過一個夢,夢裡,你是我的新郎。」 「真真,看樣子,獲得參賽資格的人已經呼之欲出了。」芬妮笑道。

「我剛才看了一下,最近在維修大樓實習的人還有四個沒有來,其中有兩個大四的學生,一個是辛格,還有一個是新生。」

「會不會是辛格?」有一個男生問道。

「我開始就說了,這個人肯定是高主任不認識的人,如果是辛格,高主任也就不會等待了,再說,辛格雖然長期在學校廝混,但是,他已經畢業了,不算是學校裡面的人了,如果諾爾機甲公司要辛格參加格鬥賽,就不會給學校下邀請函,而是直接連接辛格了,所以,辛格是不可能的。」

「還有三個人……」眾人都觀看四周圍,看看是那些人今天還沒有到。

「兩個大四生還算比較優秀,但是,和這裡的人比起來,這兩個大四的學生就並不出彩了,所以,最有希望的就是那個大一的新生,這個大一新生還有民用重型機甲維修執照,而這次的格鬥賽正是重型機甲改裝格鬥賽!」

真真的目光之中充滿了睿智,不知道為什麼,真真的目光給芬妮一種錯覺,彷彿看錯了一般,因為,真真眼神居然有一絲崇敬。

「有機甲維修執照?!胖子……」芬妮驚呼道。

「對,是他!」

「胖子是誰?」那高主任不禁好奇的問道。

「鄒子川。」眾人異口同聲道。

「真真,他有什麼特長?」高主任聽到這個名字,不禁讚賞的看了一眼真真,這個女孩子果然聰明,自己沒有泄露一點點資料,對方居然能夠猜測到名字,不愧是星瀚機甲大學的第一才女,他從這個才女目光之中看出,她對那個大家稱為胖子的人很推崇。

「以後大家會知道的……哦,他來了!」

眾人跟著真真的目光望去,只見鄒子川龍行虎步的走了過來,遠遠看出,居然隱隱透出一股逼人的威勢。

眾人不禁一陣獃滯,他們從來沒有正眼看這個胖子,如果剛才不是真真提到,他們根本不可能如此仔細的看這個一身肥肉的胖子,現在仔細一看,這才發現,這個胖子的身材苗條了很多,臉上的稜角也變得分明,眉宇之間充斥著一股讓人心悸的殺伐之氣……

「是他?」高主任打開卷宗,看了一下照片后又看向真真,表情有點疑惑,和照片上有點區別,雖然很像,但是,照片上的胖子顯得很普通,而走過來的胖子卻讓人產生一種巨大的壓迫力,兩者之間的氣質天壤之別。

「是他!」真真肯定的點了點頭,心裡升起一絲欣喜,她也只是讓鄒子川爭取拿到這個比賽名額,想不到鄒子川真的拿到了。

眾人見高主任並沒有動,不禁又開始懷疑真真的判斷。

所有的目光都落到了高主任的身上,只有他宣布了名字才能夠塵埃落定,畢竟,剛才高主任看到胖子的時候有點不肯定的表情。

就在眾人等待高主任開口的時候,鄒子川已經徑直走到了高主任的面前。

「謝謝!」鄒子川把高主任手中的卷宗拿到了手中后徑直朝維修大樓裡面走去。

「不用……」

高主任感覺自己有點魂不守舍,這人年輕人彷彿有著一股魔力一般讓他無法抗拒。

不光是高主任,所有的學生都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感覺,他們不明白高主任為什麼不宣布就把卷宗遞給了鄒子川,更不明白鄒子川為什麼知道那是他的邀請函。

當然,更多的人是震驚,他們從來沒有想到這個寡言少語的胖子居然會成為諾爾機甲公司的內定人選,要知道,能夠成為諾爾機甲公司的內定人選必須要符合兩個條件之一,第一,有著深厚的背景。第二,有著真才實料。

無論第一還是第二,現在,都沒有人敢小覷鄒子川了,有背景就不用說了,哪怕是沒有背景,如果改裝技術獲得諾爾機甲公司青睞,飛黃騰達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畢竟,諾爾機甲公司可是宇宙三大機甲公司之一,其財力和資源大得人們無法想象……

……

「真真,這死胖子什麼時候這麼有個性了?」芬妮目瞪口呆的看著鄒子川的背影。

「他一直都這麼有個性,你只是沒有注意而已。」真真微笑道。

「是嗎,你為什麼這麼清楚?」 女扮男裝:邪魅世子成校草 芬妮狐疑道。

真真淡淡的笑了一下沒有出聲。

芬妮也沒有追問,她感覺得到,只從上次從月神號回來后,真真就開始疏遠她了,當時因為濃煙滾滾只顧逃命,芬妮並沒有注意到真真,事後,芬妮仔細的回憶了當時的過程,感覺事情有很多地方想不通。

芬妮曾經多次追問真真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時,真真只是微笑不語搖頭,芬妮也問了三口和辛格,根本沒法從他們嘴裡得到什麼有價值的信息,似乎兩人就是欣賞雕塑,什麼也沒有發生……

……

鄒子川來到了睚眥身邊,看到了睚眥的原來主人、那個四十多歲的刀條臉男人正蹲在睚眥下面,在他的身邊,是堆積如山的一些配件,全部是諾爾機甲根據鄒子川提供的參數製造的一些異型配件。

「這是什麼金屬?」刀條臉見鄒子川走過來,拿起一塊黝黑藍紋的金屬站起來看著鄒子川問道。

「耀金。」

「可以代替肘關節?」刀條臉翻動了一下手中閃爍著幽光的精神,這是一塊肘關節部位的金屬,非常沉重。

「可以。」

「有這種金屬購買?」

「沒有。」

「你如何得到的?」刀條臉不禁一愣。

「自己的配方,讓諾爾機甲公司訂做。」

「說說配方。」

「耀金屬的配方,Al、2.5-3.5wt%V、2.0-3.0wt%的,余量為Ti,冷加工製造耀金的方法,經350℃至600℃的溫度範圍在0.5-2小時的處理並經退火後進行精軋,軋制后經300℃至400℃的溫度在0.5-1小時的範圍內退火用以消除應力。這種配方比較簡單而且性能可靠,二次退火均只需要較低的處理溫度,能耗低。而且用精軋工藝產品的精度高。其抗拉彈性極限強度為較大,且其彈性變形能力為15%以上……這種金屬的拉彈性能足夠滿足機甲肘關節的需要……」

「你會冶金?」刀條臉目光一亮。

「只是一點。」

鄒子川搖了搖頭,為了這架睚眥的修復,鄒子川可是閱讀了大量的冶金知識,他先是通過學校的金屬分析儀分析出睚眥原損壞部件的金屬配方,然後測試金屬的一些性能,最後,鄒子川要從浩瀚如煙的金屬品種中尋找到一種接近的金屬……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