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現如今,李長生體衰力竭,施展出來的“紫氣東來”已經遠遠不如初時那般強大。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衆散仙發出肆虐一般的笑意,完全不相信,如今這門神通還能保住李長生的性命。

“李長生……讓我送你一程……”

陰陽老叟面色陰冷,震聲怒喝。

一道神芒,從他的手掌心之中發出,似是粗壯數十丈一般,鋪天蓋地,強大的能量,匯入數十名散仙的力量當中,遮天蔽日。

這片大地,在這一瞬之間,被無數的光華所籠罩住,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麥李澤三人,都已經看呆,滾滾的聲威,似是擊在他們的內心深處一般,讓靈魂都禁不住顫抖起來。

死亡的氣息,穿林過境,將天地遮掩住,似是山河日月,都被緊緊地包裹,籠罩在麥李澤三人的心頭。

李長生臉色一震,似是在這一刻,雙眼之中,閃過兩道光芒。

只看見他身軀一立,在無限光華之中,猶如茫茫風雪之中屹立的豐碑一般,亙古長存……

“道之所在,雖千萬人逆之,吾往矣!”

這一瞬間,他發出震天怒吼的咆哮,視死如歸。

渾厚的紫氣,滾滾而來,烘托萬物自然之輝,凝聚山嶽雄壯之美。

茫茫絢爛之中,他化作一道霞光,綻放無限光澤,四溢閃動,直朝衆散仙衝去。

散仙們齊聲高喝,每一個人臉上,都帶着無限嘲弄之意。

在這一刻,仿若所有的人,都看見李長生的死亡。

下一秒,李長生這個名字,從此便要在三界之中消失。

無數威能,發散出來,所有散仙凝聚而起的力量,破滅天地,震碎虛空,滔滔狂涌而出,絢麗奪目。

轟!

總裁大人請離婚 磅礴的能量,瞬間擊在了李長生的身軀之上。

巨大的衝擊力,攜帶着李長生整個人的身軀,直朝遙遠處飛去。

一瞬之間,發出了驚天震地的爆炸聲,李長生的軀體,在這一刻,炸裂而開,血染蒼天……

“李前輩……”

麥李澤三人,瞪大了眼睛,如滲出鮮血一般,發出了聲嘶力竭地叫喊聲。

三人即便心中已經有所預料,但親眼看見李長生身軀爆炸而亡,這一刻,也仿若身在夢境之中,不敢相信。

滾滾威能,像是攪動天地虛空。

一陣絮亂,數不盡的能量,縱橫交織,飄灑而下。

數百萬陰兵,發出了尖銳的慘叫聲,被這無匹的光華完全吞噬。

數十名散仙聯手所打出的力量,龐大到難以想象,即便是這數百萬陰兵借道,也完全抵擋不住。

這股巨大的能量,不僅在這一刻,將李長生的身軀打成齏粉,還將數百萬陰兵,全部吞沒……

深山之中,瀰漫起漫天沉沉的死氣,如滔滔江海一般,將星辰日月淹沒,將世間萬物泯滅…… 滾滾聲威,炸裂而開。

強大的力量,漫天飛射。

陰陽老叟看到這一幕,整個人眉眼微微一眯,說道:“原來他等的……便是這一刻……”

所有的散仙,在這一刻,也恍然大悟,心神一顫,震驚不已。

李長生以自己的死亡,換來衆散仙的聯手合擊,就是爲了讓這股巨大的能量,化解數百萬陰兵借道的攻勢。

即便身死,也爲了拯救整座寧城,簡直讓人驚歎。

這大概,也是他在臨死之前,所能爲天下蒼生,所做的最後一件事情了。

“只可惜……這寧城保住了又如何?這些人……只是螻蟻罷了……不足掛齒……”

烏伏遂發出了陰冷的笑聲。

璀璨閃爍的光芒,震裂天地,劃破長空。

滾滾聲威之中,“叮”的一聲劍吟,寒光驟然一閃,只看見一把銀白色短劍,如長虹一般飛掠而來,直朝陰陽老叟而去。

陰陽老叟輕蔑一笑,彈指一動。

“咣噹”

銀白色短劍,瞬間被他夾在兩指之間,顫動長吟。

“這把‘斬仙’劍,倒真是有靈性……李長生身死道消……它竟然妄圖想要殺我……”陰陽老叟冷冷一笑,緩緩地說道。

烏伏遂冷“哼”一聲,說道:“這樣也好……如今李長生已死,這件兵器,也落到了我們手中。”

“不錯,還有‘鬥姆元君像’。”

陰陽老叟說完,朝着天際之上看去。

“鬥姆元君像”的光輝,已經黯淡下來,在這一刻,“真靈位業圖”發出熾熱的光芒,瞬間將“鬥姆元君像”收入其中。

滾滾威勢發散而來,一下子將銀白色短劍包裹住。

失去了主人的銀白色短劍,根本無力抵擋“真靈位業圖”的威勢,掙扎不到片刻時間,便收入了“真靈位業圖”之中。

陰陽老叟,發出了瘋狂的大笑聲,仿若惡魔肆意的咆哮,顫動地獄九霄。

堂堂一代道門宗師,李耳之弟,今日於衆目睽睽之下,身死道消。

消息一旦傳出,整個修煉界,都將爲之震動。

這一刻,三界驚駭,萬物哀鳴。

麥李澤三人,氣血翻涌,再也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打擊,無限絕望涌上心頭,一瞬之間,暈死過去。

滾滾煙塵,緩緩褪去,整片山林,殘破不堪。

數百萬陰兵,已經消失不見。

陰陽老叟冷冷一笑,說道:“此一戰,我們雖然損失了不少人,但是斬殺李長生,獲得‘斬仙劍’與‘鬥姆元君像’兩件至寶,這一波……不虧……”

“全是老叟帶隊有功,回去之後……至尊心生喜悅,必定會嘉獎老叟……”

烏伏遂在一旁,拍着馬屁。

陰陽老叟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遙遠處,從寧城的方向,一道神芒,直朝這邊閃來。

衆散仙齊齊看去。

只看見神芒落下,化作一名散仙,神情嚴肅,向着陰陽老叟施禮,說道:“老叟……刑弒天與天水門一戰,天水門傾門派底蘊盡出,不敵刑弒天,被迫於無奈之下,顧遠寒攜帶門中弟子敗退而逃……現如今,整個天水門,已經被刑弒天所佔領。”

“哈哈哈……”陰陽老叟聽罷,大笑起來,微微頷首,說道:“好,好……如此一來,這天水門底下的氣運,我們便可收取了……”

那名散仙點了點頭,說道:“如今只等待老叟過去,刑弒天便施法收取整個天江水底下的氣運……”

“好,走,去看看……”陰陽老叟大喝一聲。

“是。”

衆散仙聞言,齊聲應道。

一時之間,數十道光芒,驟然亮起,滾滾威勢滔天洶涌。

數十名散仙,直朝天水門的方向而去。

……

這一頭,天水門顧遠寒,傾全力與刑弒天一戰,卻是不敵。

五世散仙的威勢,實在是太過強大,非常人所能相比。

即便天水門之中,有天水六郎君留下的殺勢,還有李長生所完善後的“真武誅邪劍陣”,但僵持半個時辰之後,門中弟子死傷大半,慘不忍睹。

顧遠寒心有餘而力不足,只得攜帶門中弟子退去。

刑弒天屹立於天江水之上,不怒自威,睥睨天下。

不多時,陰陽老叟領着衆散仙來到。

https://ptt9.com/107909/ “老叟……”

一見陰陽老叟,刑弒天的臉上,露出了恭敬的神色,不敢大意。

“嗯。”陰陽老叟微微頷首,說道:“動手吧!”

“是……”

話音落下,寒光閃出,“無極陣圖”從刑弒天的手掌心之中飛出,在天際旋轉。

一時之間,滾滾天江水,再次翻涌沸騰起來,無數的能量,似是從天江水底下狂涌而出,直沒入“無極陣圖”之中。

整個“無極陣圖”似是興奮地顫動着,瘋狂地吞噬所有的能量,陣圖之上,血紅色的光芒,越發變得深沉,似是在慢慢擴大一樣。

陰陽老叟嘴角露出一絲陰冷的笑意。

片刻之後,天江水底下的能量,像是已經枯竭。

“無極陣圖”被刑弒天收回。

陰陽老叟深吸了一口氣,看向了身後的整座寧城,冷冷說道:“如今,整座寧城氣運被汲取,數年之後……這裏便會如同一座死城,到那時,天災人禍不斷來臨……李長生即便破了‘陰兵借道’又能如何?這寧城……他救不了。”

一旁刑弒天聽罷,怔了一下,問道:“老叟,那李長生,現在如何了?”

“李長生?”一旁烏伏遂冷冷一笑,說道:“李長生,已經身死道消了。”

“當真?”刑弒天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

陰陽老叟冷“哼”一聲,說道:“我們在場所有人,都親眼看着他化作齏粉,你說是真是假?”

“哈哈哈……”刑弒天聽完,大笑起來:“我還當這李長生有多厲害……結果……說到底……還是老叟厲害,一出馬,這李長生就如土雞瓦狗一般,不堪一擊。”

衆散仙聞言,紛紛點頭稱是。

“走,去天水門看看。”

陰陽老叟震聲說完,化作一道神芒,衝入了茫茫天江水之中。

所有的散仙,也紛紛動身前往。

翻滾沸騰的天江水,瞬息之間,像是發出了巨浪滔天的咆哮,如鷹擊長空一般。

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天水門。

此時的天水門,空空蕩蕩,清淨深幽。

所有的天水門弟子,都已經撤走,空無一人。

總裁的契約戀人 陰陽老叟邁步走入大殿之中。

大殿裏,六具天水六郎君的神像,怒目而瞪,威嚴莊重,似是在盯着他。

“這就是天水六郎君?”

一旁的烏伏遂,似是有些驚詫。

六具神像,發出蒼涼的氣息,似是亙古悠悠,帶着一股神祕的力量,如同要勾住人的靈魂一般。

陰陽老叟淡淡地說道:“這六具神像裏頭,確實蘊含着強大的力量……只不過……面對我們謫仙盟,這種民間法教,又怎麼可能是我們的對手?”

刑弒天點了點頭,說道:“老叟連李長生都殺了……這等天水門,自然是不會放在眼裏。”

陰陽老叟看了刑弒天一眼,說道:“你此次退敵有功,回去之後,我會啓稟至尊,少不了你的一份嘉獎。”

“謝老叟美言。”刑弒天臉上露出喜色。

一名散仙,匆匆邁步走來,說道:“啓稟老叟……我們於天水門後山藏經閣之中,發現一本古籍。”

“古籍?”陰陽老叟一怔,隨後笑道:“我聽聞天水門藏經閣,藏書十萬,其中祕術神通之類的書籍倒是不少,不知道你說的,是哪一本古籍?”

“這本……”

散仙說話之間,遞上前來一本古籍。

只看見封面書頁上方,書寫着“修仙錄”三個字。

“噢?”

陰陽老叟接過書籍,翻閱了一下,似是有些吃驚。

一旁的散仙連忙說道:“這本書籍之上,記載着的,全是人世之間大成修煉者的名字,我在上面,發現了不少我們謫仙盟裏頭散仙的名字,想來這本書籍,意義重大……所以便拿來給老叟一觀……”

不用他說,陰陽老叟也已經發現了這本書籍的古怪之處。

而且,一通翻閱下來,陰陽老叟竟然也在書籍上頭,找到了自己的名字,細細查閱了一下,心頭微微一驚。

書籍之中的記載,雖然做不到事無鉅細,但是許多辛祕之事,竟然也記錄在裏頭。

翻查之間,陰陽老叟發現,竟然有十幾頁空白的頁面,上頭一個文字都沒有。

“這書籍之上,怎麼會有空白之處?”

陰陽老叟面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看向那名散仙。

那名散仙連忙說道:“我拿到手的時候,已經是這個樣子……我懷疑,是有人故意爲之,這十幾頁所記錄着的,應該是某個修煉者的名字,但是統統被抹去了……”

“噢?那這到底是誰?”

一時之間,幾人都露出了好奇的神情。

“書籍之上,所記載的修煉者名字甚多,要想查找出到底是誰的名字被抹去,恐怕一時之間,不易做到。”

烏伏遂皺了皺眉頭,開聲說道。

陰陽老叟冷冷一笑,說道:“原本就是一部妄言之書,沒曾想,竟然有人如此在意,刻意將名字抹去……這書籍是在天水門之中發現的,想來應該與天水門有關……回去讓人查查,看看到底這十幾頁被抹去的,究竟是誰的名字。”

“是。”烏伏遂點頭應道。

陰陽老叟說道:“這本書,倒是個好東西,雖然裏頭記載的東西有所偏差,不過……這些修煉者的名字,倒是確有其人,我們想要尋找大成修煉者的命魂,便可根據這本書籍之中的記載去慢慢尋找,這天地之間,大成修煉者多如牛毛,也許……還有一些活下來的,隱於無人之地尚且不被發覺,等回去之後,我將書籍呈於至尊看看。”

刑弒天說道:“我聽聞,天水門曾得南畢道老先生的《道經》三卷書,才得以壯大門派勢力,不知道……這《道經》三卷書,你可曾找到?”

說話之間,他看向了那名散仙。

那名散仙,深吸了一口氣,惶恐不安,連忙說道:“那《道經》三卷書,乃是天水門的至寶,他們如今撤走,想必會一起帶走,我剛纔藏經閣之中一翻查看,除了一些古舊的術法神通祕籍之外,並沒有《道經》三卷書的存在。”

陰陽老叟聽罷,不屑一笑,說道:“那些古舊的術法神通祕籍,對於我們來說,一點用處都沒有,看來……這藏經閣的十萬藏書,對於天水門來說,是珍貴的寶物,對於我們謫仙盟來說,卻是一堆垃圾。”

烏伏遂開聲說道:“既然是垃圾,那不如……一把火燒了?”

陰陽老叟點了點頭,說道:“可以。”

“燒了藏經閣。”烏伏遂對着那名散仙說道。

“是。”

散仙領命退下。

陰陽老叟將《修煉錄》收起來,負手而立,直視大殿之中六具古老威嚴的神像。

“老叟,這六具神像,也是寶物,我們要不要也弄回謫仙盟當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