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身後就是茫茫大海,他們退無可退。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眼前的快艇衝上了沙灘,也就等於擱淺了。

現在他們只能不斷的用對講機對着總部呼救着。

但看樣子,救援一時半刻也無法到達。

就在子彈時不時的飛過船邊的時候,一個僱傭兵卻突然探出了腦袋。

https://ptt9.com/121686/ 這麼久都沒有自動步槍的聲音,讓有一定戰鬥經驗的他有些奇怪。

可對着他縮回腦袋的時候,臉色頓時一片慘白。

他清楚的看到兩個人正端着槍,一點點的向着快艇摸過去。

“牛博宇,小心!”

隨着對方探出腦袋的瞬間,唐曦第一時間給與牛博宇和紅龍警示。

而緊跟着,對方猛然間從快艇後探出槍口,盲射下的他們根本不管對方在那。

反正這麼近,隨便亂射都會有機會擊中的。

“小心!”

對方槍口探出來的一瞬間,牛博宇一把推開肩並肩的紅龍。

兩個人同時左右躲閃下,快速的在沙灘上翻滾着。

子彈不斷的在他們身邊炸裂,濺起一道道黃沙。

如此近的距離,想要躲避可是非常困難的。

眼看着子彈追着自己,就要被擊中的瞬間,突然一聲槍響,伴隨着一聲慘叫。

千鈞一髮之際,唐曦的狙擊槍鎖定了那探出來的槍口。

扣動扳機子彈激發而出,直接打在了對方的手腕上。

手臂中彈的他一聲慘叫,手裏的槍更是被打飛出去。

可是其他幾個人也同時選擇了盲射。

唐曦需要時間才能擊發第二發子彈。

可是對方的盲射對於五十米開外的兩人可是有着致命的威脅。

眼看着亂射下的牛博宇和紅龍生死一線了。

身後的潘瑤終於扣動了扳機。

巨大的子彈呼嘯而出,她鎖定的目標是在這條船十米開外的另一條快艇。

雖然被打的千瘡百孔,可是它的油箱依舊還在。

巨大口徑的奪命,呼嘯着穿過那單薄的船身,直接撞在了位於快艇內部的油箱。

“轟!”

油箱炸裂,一陣黑煙竄天而起。

雖然威力不大,但是那火光卻讓人感覺到一陣火熱。

躲在十米開外的幾個傭兵,頓時對於這沖天而起的火光嚇了一跳。

驚慌失措間,一個傢伙露出了腦袋。

“砰!”

唐曦的子彈直接貫穿了他的腦殼,鮮血混雜着白色的腦漿迸濺出來。

伴隨着屍體倒地,幾個傢伙都嚇得不知所措,而就在這時,左右兩邊同時傳來了子彈的咆哮。

藉着火光突起,對方驚慌的瞬間,紅龍和牛博宇猛地爬了起來。

腳下猛蹬的他們,快速的衝了過去,左右夾擊終於讓那幾個負隅頑抗的傢伙變成了屍體。

“我的天啊,太刺激了!”

牛博宇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這兩百米的距離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兩萬米一樣。

“我的活菩薩,現在你滿意了吧!”

紅龍擦了擦頭上的汗水,和死神再一次檫肩而過的感覺實在是太刺激了。

“滿意了,走,咱們搬東西去!”

牛博宇微笑着撿起對方的對講機別在腰上,對着紅龍擺了擺手。

“好吧!”

紅龍也把槍背在了身後,兩個人快速的返回到了那火光沖天的營房區。

此時唐曦也第一時間把倉庫的門打開,幾個人同心協力的將一箱箱的食品搬上了快艇。

“一、二、一、二……”

伴隨着一聲聲的號子,四個人這才把裝滿了食物的快艇推入了水中。

到現在爲止,對面都沒有在派出援兵,看起來他們在沒有弄清楚情況之前是不願意胡亂出手的。

“走,接隊長去!”

他們不來,更是給了牛博宇他們機會。

擰動鑰匙,開啓螺旋槳,牛博宇一推檔位,快艇立刻呼嘯而出。

沿着海邊行駛的他們,還不忘對着那小島揮揮手,相信此時小島上的人,也都在看着他們呢。

“這些傢伙是什麼人!”

舉着望遠鏡的卡爾龍,到現在都沒有弄明白對面發生了什麼狀況。

看着駕駛着快艇向着遠處駛去的牛博宇他們,狡猾的他沒有立刻派出人員追擊。

“老爸,你別怕,這件事情我一定弄一個水落石出!”

站在卡爾龍身邊的,正是那個蛇蠍美人,身材高挑的她此時穿着連衣裙,那高高的高跟鞋凸顯着她的秀腿。

“小心戒備,弄不好是那個傢伙想要入侵咱們的小島,通知所有人都打起精神!”

卡爾龍點了點頭,外邊的兵營並不重要,最終的是小島裏的稀土礦,只要有它在,別說幾十個傭兵,在要幾萬個都有。 叢林中,人影閃過,雲天的速度極快,猶如獵豹一般。

子彈不斷的在他的身後炸開,可依舊無法靠近他的範圍之內。

茂密的叢林,是他的天下,在面對禿鷲團的時候,他一個人就夠了。

靈活的閃避,讓對方根本無法捕捉他的動作。

精準的跑位以及那靈敏的第六感,真的讓禿鷲團感覺到無比的震撼。

“這小子真是太鬼了!”

機槍手又打完了一梭子子彈,退下彈夾後,急忙重新填補。

他的火力,是戰隊裏最強悍的,可是卻連雲天的尾巴都碰不到。

“老大,怎麼辦?”

兩個突擊手此時也有些迷糊,這傢伙的戰術動作怎麼如此的靈活呢。

“小心應對,山貓,給我想辦法斃了他!”

原本禿鷲還想要活捉雲天。

可是現在他發現,這個傢伙的實力太強了。

面對着五個人的火力覆蓋,他依舊遊刃有餘,現在禿鷲已經不想活捉了。

“老大,他太快了,無法鎖定!”

這片山林非常的茂密,狙擊槍根本無法發揮大的優勢。

尤其是這個傢伙一直在逃跑,在行動中,狙擊手完全沒有辦法鎖定他。

“我記得前面就是一個斷崖了,把他逼過去!”

山貓的槍法算是非常不錯的了。

可自從進了叢林之後,他就一槍都沒有開過。

禿鷲深知這傢伙果然是高手,於是急忙下令,五個人以扇形的方式,進行驅趕。

“是!”

禿鷲團立刻散開,大家相距十米左右。

兩個突擊手在前,禿鷲和機槍手在中,狙擊手則走在最後。

這種包抄的戰術就是爲了防止雲天左右躲避。

兩個突擊手時不時的點射,也是爲了讓雲天筆直前進。

子彈再一次貼着雲天的肩膀飛過,雲天一個側撲避開對方的橫掃後,蜥蜴爬的來到了另一邊。

“差不多了!”

看了一眼前面的山坡,雲天微微一笑。

這裏就是在來的路上他看到的那個斷崖了。

那三面臨海的斷崖,現在在禿鷲的眼中就是雲天的絕路。

卻不知道,這也是雲天給他準備好的口袋。

是時候準備收網了,雲天直接轉身,消失在了長草之中。

禿鷲團的人一時沒有了目標,禿鷲頓時感覺到壓力非常之大。

“所有人都打起精神,小心對方的拼死反抗!”

禿鷲端着槍,放慢了步伐的他,貼在一顆大樹後。

“是!”

其他幾個人也立刻放慢了速度,不斷藉助周圍的樹木作爲掩護。

一點點的向着前方摸了過去。

“噠噠噠……”

突然,一梭子子彈呼嘯而至,目標直擊對方的右側。

突擊手和機槍手急忙臥倒在地,子彈打在了他們周圍的樹杆上。

“在這邊!”

槍聲也暴漏了雲天的位置,左側的突擊手和禿鷲,急忙向着槍聲傳來的方向追去。

顧霆琛時笙 一邊走着,一邊用點射封鎖那片草叢,而感覺到槍聲消失,突擊手和機槍手這才爬了起來。

四個人一點點的向着那邊合攏着,狙擊手則依舊呆在原地。

端着狙擊槍,透過瞄準鏡,他努力的尋找着長草裏的任何動靜。

狙擊鏡的十字星,一點點的掃過那片草叢。

不過山高林密的草叢裏什麼看不到,唯有那被子彈打動的草屑隨風飄揚。

“你好啊!”

就在山貓還在聚精會神的瞄準這那長草的時候。

突然間一個聲音在他的耳邊傳來。

這或許是他這輩子聽到最後的聲音了。

只感覺胸口一熱,他的脖子就被鋒利的刀鋒割開了。

撲通一聲,山貓無力的倒在地上,雙手捂着脖子,卻依舊無法阻止那鮮血噴涌。

看着撿起他舉槍的雲天,山貓的眼神漸漸的失去了光彩。

他不知道,雲天是怎麼出現在他的背後的。

前方的禿鷲團當然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注意力依舊還在前方的位置。

一把森林的槍口從草叢中探了出來,這讓四個人都爲之一振。

“噠噠噠噠噠噠……”

同時扣動扳機的四人,對着那草叢之中就是一頓亂射。

木屑草根漫天飛揚間,那把槍突然倒在了地上。

“砰!”

就在禿鷲一愣,還不明白髮生什麼事情的時候。

突然他的身邊的機槍手,直接一頭栽倒在地。

胸口被打穿的他,整個人是向前倒去的,伴隨着槍聲的屍體,重重的摔在地上。

“怎麼回事!”

屍體向前倒,那就證明子彈從身後來的,禿鷲急忙轉身的瞬間,他驚呆了。

https://ptt9.com/109252/ 因爲此時,一把森冷的槍口,正對着他的位置,而站在那裏的人,卻已經不是山貓了。

“砰!”

槍聲再一次響起的瞬間,禿鷲左手邊的突擊手也纔剛剛轉身。

子彈帶着他的腦漿一併飛濺在草叢中,精準的槍法加上毫不留情的冷漠,頓時讓禿鷲驚呆了。

“怎麼會這樣!”

禿鷲大腦一片空白,好在身體本能讓他快速的躲到了大樹之後。

看着倒在地上的兩具屍體,他不明白明明在前面的雲天,是怎麼跑到了身後。

難道說他在這裏還有埋伏同夥嘛。

“隊長,咱怎麼辦?”

一旁僅存的突擊手,躲在樹杆後大聲的問道。

雖然他們都有血緣關係,但是在外他們依舊稱呼禿鷲爲隊長。

現在戰友全部被掛掉,只剩下他們兩個人了。

緊張的他感覺到呼吸都越發的困難了。

“左右包抄,他的狙擊槍,很難射中我們的!”

禿鷲咬了咬牙,對着那最後的突擊手說道。

他算是整個團隊裏最年輕的了,對禿鷲應該稱呼叔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