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電話一打,提示對方已關機。

haohaoxue 2022 年 2 月 23 日 0 Comments

「尼瑪,難道真的是被他掉包了?」湯龍大怒。

而章予呢?

此刻還在四季公園,完全摸不著頭腦,他一點都不記得自己怎麼來的四季公園?就好像自己夢遊了一樣,他只記得……自己就要拿着硬碟去跟湯龍交易的時候,忽然出現了一個帶着一條小白狗的年輕人,跟他說了幾句話之後,他就……之後的事情全都不記得了。

硬碟呢?

硬碟不見了啊!

趕緊在口袋裏摸了摸,手機還在,但是關機了。

那是陳陸怕有手機鈴聲響起,影響了他對章予的攝魂術,所以把他的手機關掉了。

這時趕緊開機,給湯龍打電話。

「湯龍,你拿到硬碟了嗎?」

湯龍大怒:「馬勒戈壁,好你個八爪章魚,你當我湯龍是大頭蒜嗎?給老子一個空白硬碟,你想死是不是?信不信老子把你們千手門全給拆了?識趣的,馬上把真硬碟給我拿來,不然你以為老子的大還丹是那麼好拿的?」

章予一聽,大大的吃驚:「什麼?我給了你空白硬碟?你還把大還丹給我了?可我……可我一點都不記得了。」

兩人在電話里一核對信息,然後都靠了一聲,章予著了別人的道了。

「那個帶着小白狗的青年,一定是他!」

再一核對青年的樣子,月新娥立即叫道:「是陳陸,一定是那個野種的爹陳陸,月半夏的家裏就有一隻小白狗,我見過的,還有那個陳陸也是一名武者,阿三就是被他給打的。」

趙欣媛一聽到這個結果,氣的將那個空白硬碟抓起來就砸出了窗外。

「月半夏這個賤人,隨便找個基因居然也能找到一個武者!」

「現在怎麼辦?」

趙欣媛道:「哼,他不是武者嗎?湯龍,你去把那個雜種給我廢了,把月半夏那個賤人抓出來,狠狠的折磨她,我就不信了,她還不肯交出來。」

月新娥道:「嫂子,這樣做,會不會不太好?畢竟月半夏是大哥的親女兒。」

趙欣媛惡狠狠道:「那也是她自找的。」

湯龍道:「好,我今天晚上就走一趟。」

………………

陳陸醒來時,感覺頭痛居然已經全好了,再玄力一圈運轉,周天走了一通,剛才還難受得想死的那種感覺也全都沒有了。

「哎媽,難道是因為之前吃了好幾顆冰靈水仙果的原因,讓我的恢復能力大大增強了?」

不然怎麼解釋這種不符合科學邏輯的事情?

然後發現有軟軟的,柔柔的東西落在自己的臉上……睜眼看時,發現是馬丁靈的纖纖玉手。

而她正靜靜的看着自己。

四目相對,車內安靜的能聽到對方的心跳聲,似有什麼火花之類的東西在滋生,足足過了一分鐘,陳陸開口:「我睡了多久?」

馬丁靈像是才反應過來,連忙道:「你怎麼樣?現在好些了嗎?要不要再去醫院?」

「不用,我已經好了。」

「真的?這麼神奇?」

陳陸點點頭,然後突然伸手,摸了下她的臉,道:「好醜哦!」 聽到這,程晚晚默默替程四叔捏一把汗。

這兩家人的速度也太快了。

還有,貌似顧楨也是鐵了心要嫁給趙表舅了。

卧鋪班車的車票便是石閔峰買的,這小子經常拿飯館里的錢,韓眉那個表姐罵歸罵,實質嬌寵的很。

這大外甥平日大手大腳的,他既然跑出來說自己有錢,那數目肯定比她的多。

李晴有了這大外甥的「保障」,便沒了後顧之憂,聽到小暴君用捆來形容錢,便笑道:「小逸吐傻了啊?錢要用『塊』或者『元』作計量單位,不能用捆。」

走出客運站后,一陣清風撲面而來,程子逸覺得非常舒服,

只好拉程晚晚他們下去,改坐火車。

李晴本想坐硬座的,看到程晚晚和程子逸年紀比較小,咬咬牙買了比硬座貴一倍的卧鋪票。

付錢時,程子逸和闊氣石校霸都默默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大團結。

李晴剛剛開始工作,第一個月的工資還沒有拿到呢,本想說不用他們付的,數了數手中的一堆零錢,還差兩塊三毛八,只能尷尬地笑笑。

因為班車錢是石閔峰出的,這次火車票的錢就由小暴君出。

程子逸看到李晴只買兩張票,又上前要買多一張下鋪的票。

工作人員起身打量了一下他的身高,說他還不夠一米二,不用買票。

於是,程晚晚和她睡下鋪,小暴君和石閔峰睡上鋪。

這個年代綠皮火車速度和班車差不多,同樣也是走走停停,每半個小時停一站,好在車廂里沒有汽油味。

因為是下午三點鐘半的才發車,這綠皮火車又到處兜,兩百多公里的臨城,被它硬生生的兜出二十多個站,按照這車的時刻表,不誤點的話,明早六點鐘可以到達。

程子逸本來對自己身高沒什麼感覺的。

程晚晚躺在下鋪沒什麼睡意,想到小暴君八歲了身高居然還沒有一米二,就說小胖子才六歲,都有一米二了,程晚晚讓小暴君以後多吃點,不要再挑食才能長高。

程子逸默默地瞪她了她一眼。決定從明天起每天多吃一碗米飯,必須儘快長到一米二。

不對,是必須超過程嘉越。

想到程嘉遠也比自己高出半個腦袋,他又默默定下一個目標。

明年夏天前必須超過程嘉遠。

這前世小叔叔前世可是一米八幾的身高,小男孩都比較晚熟,程晚晚也就沒話找話隨口跟這個小暴君開開玩笑,沒想到這小子居然當真。

下午六點時,列車員推餐車經過時,這小暴君豪氣衝天地買了兩份盒飯。

李晴想到他坐班車吐了,看到他暴飲暴食,也阻攔。

程晚晚上午也吐了,沒有什麼胃口,吃了兩口就把飯盒推給正在快速發育石校霸。

石閔峰平日吃慣了的自家大廚做的飯菜,自己那一份都吃不完,看到程子逸狼吞虎咽,於是就好心的將飯菜推給了小暴君。

然後,這小子就吃撐了。

程晚晚看到他像條死魚一樣躺在上鋪,問了兩個列車員,都沒有消食葯。。《縹緲仙鴻傳》第一百四十三章風雷烈火入蟲群灰色的戰場中,許多修士都在各自為戰。

同一時間不知有多少修士戰死,屍體被妖鬼分食一空,剩下的人愈發岌岌可危。

綠衣女修清麗的嗓音傳遍戰場。

眾修聞言不由望過來,只見兩個風華卓越的女修,傲立於神木宗的中央,身周靈光氤氳,神采飛揚。

這時,有一隻魔王級妖鬼忽然

《修仙女配只想獨自美麗》金丹天驕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波多黎各海溝位於兩個板塊相互經過一個分離邊界而只有少量隱沒。加勒比海板塊向東移動而北美洲板塊則向西移動,北美洲板塊令加勒比海板塊向海溝的東南方隱沒。」格子像一個學富五車且盡職盡責的地理老師,「隱沒帶的存在解釋了為什麼在加勒比海的東南面會發現活火山。火山活動在島弧東南方沿線由波多黎各至南美沿岸十分頻繁。波多黎各、美屬維爾京群島、英屬處女群島以及多米尼加沒有活火山,但它們都受到地震及海嘯的威脅。在波多黎各及美屬維爾京群島的個案中,美國政府已經研究此問題多年並加強了地震調查及海嘯預警系——」

「大哥,停停停。」以辰不得不打斷他,「我只是讓你跟我講講波多黎各海溝與亞特蘭蒂斯的關係。」

「首先要從波多黎各海溝的形成及地理位置講起。」格子說。

以辰從單人床上坐起來:「不用講那麼細,你就跟我說說,亞特蘭蒂斯的國都是如何藏進海溝里的?那麼強的水壓,能承受住嗎?」

「不知道。」格子淡淡地說,「以現代文明的科技水平,無法做到。」

「所以說,關於亞特蘭蒂斯的事情實際你並不清楚,只是根據波多黎各海溝的資料,在這裡對我講地理知識?」以辰半歪腦袋,瞪著眼,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

「我沒說過我清楚。」

「你……」以辰指著格子,最終卻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無奈地收回食指,他下床,走到床頭的飲水器前,倒了杯水,這是單人艙室,雖然空間狹小,但生活設施卻一應俱全。

端著水杯,以辰走回來,看了眼虛擬投影中西裝革履的格子:「問你個問題,兩年時間,四把道劍先後擇主,說明什麼?」

「不知道。」

「那給你點提示,【道劍·塵冕】和【道劍·夜束】的擇主時間只間隔了兩個月。」以辰喝了口水說。

「不知道。」格子給出相同的答案。

以辰沒好氣地把水杯放到床頭,發出略有尖銳的聲響:「喂,你不是頂尖的人工智慧嗎?就算不會思考,也會推理啊!」

格子不說話,微微低頭,像是做錯事的孩子在接受家長的批評和教育。

以辰決定無視格子,這傢伙哪裡是認錯?分明是不想跟自己說話!

從格子身上,他竟然看出了豌豆芽和蕎麥的影子,他嚴重懷疑,格子具有感性邏輯思維。

「短短兩年,就有四尊王殿接連逃脫,風王殿與黑暗王殿逃脫的時間更是只短到間隔了兩個月。」以辰捏著下巴,自言自語,「難道王殿隨時都能逃脫道劍的鎮壓?抑或有了支撐逃脫的力量后卻沒有第一時間行動?他們是在等待什麼嗎?」

說到這,他忽然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那些傢伙該不會是在等待一個共同逃脫的時間吧?七尊王殿在短時間內接連逃脫……想到拜恩托說過七尊王殿合力祭出一種能夠重創甚至是毀滅文明的可怕力量,以辰喉結滾動,不停地吞咽起口水。

「他們……盯上……我們這個時代了啊,大劫啊!」他大喊。

在格子毫無感情的注視下,以辰坐在床邊大喊大叫了半分鐘才停下來。

以辰摸了摸鼻子,只有一個比莫凱澤還要面癱的觀眾,他實在沒有什麼表演的興趣。

反正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他雖然也算是高個子之一,不過卻是高個子中的矬子,承受的遠比其他高個子少得多。

只可惜,以辰並沒有意識到,隨著黑暗王殿力量的恢復,他所面臨的危險將會越來越大。

「話說,老木,如果暗王不現身,我是不是要一直待在這裡,直到戰爭結束?」以辰忍不住問格子,同時給他起了新的稱呼。

「其他的你好像也做不了。」格子接受了「老木」這個稱呼,確切說是沒有反對。

「這樣下去是會憋死人的。」以辰挑眉,心裡卻懷疑這還是不是自己,畢竟膽小怕事才是他的風格,不,不是膽小怕事,這叫謹小慎微。

他倚靠著床頭的欄杆,想了想,從褲口袋裡摸出兩個小物件,一把三寸長的小鐵劍和一把同樣長的小木劍。

看了看,以辰把【道劍·夜束】放到一邊,拇指和食指捏著小木劍,拿到眼前仔細觀察:「老木,你說它到底是何方神聖?不對,應該是何方神物。」

格子沒有說話。

「我問你話呢,老木!」以辰抬眼看他。

「從元素量學角度說,它能——」

「打住,你可以閉嘴了。」見格子又要從「盤古開天闢地」說起,以辰不得不打斷他,「這東西不會就是亞特蘭蒂斯那位殿下說的途吧?不對,不對,就這小破劍能擋住七尊王殿祭出的毀滅力量?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說實話,我覺得這東西是另一把道劍的可能性倒是非常大,認真想想,成為雙劍之主,這該是怎麼一件令人振奮的事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