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後面的場景讓他大吃一驚,這個女服務員聽卓陽點完菜之後,臉上帶着激動的表情,就像看到親人一樣,後面更是送上了自己的香吻。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他林文耀來過西餐廳也有好多回了,但是還從來沒有遇上過這種好事呢。

這個時候,林文耀哪裏還不明白,卓陽剛纔真不是胡亂說一通,而是確確實實會法語。

而蘇雪晴,也是有些驚訝的張大了小巧的嘴巴,俏臉都有一些呆滯起來。

她可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的這個扶不起牆的未婚夫居然還精通法語。這個傢伙,到底還有多少隱瞞着自己?

身手好,還精通法語,此時的卓陽和之前吊兒郎當,整天遊手好閒的模樣,怎麼也無法混爲一談。

“兩位,菜品和酒品我都已經點完了,等一下就可以進餐了。”卓陽笑着開口。

“卓先生沒想到你還真懂法語……”林文耀臉色有些僵硬,想起自己剛纔說的話,恨不得此時地上有個裂縫鑽進去。

就在剛纔,他還一臉嘲諷,說卓陽大字都不識幾個,更別說法語了。

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馬上啪啪啪打他的臉。

“一般一般。”卓陽套用林文耀剛纔裝逼的話。

林文耀嘴角一陣抽搐,覺得這個飯吃不下去了。

眼前這個土包子,不知道是真傻還是假傻,總感覺他故意跟自己作對。

要不是顧及蘇雪晴還在這裏,還想着在女神面前留下好印象,他早就把這個土包子給趕出去了。 瑪德,誰能想到一個破保安居然會說法語,林文耀知道,自己這次算真的是在陰溝裏翻船了。

不過,事情還沒完。看着逐漸上齊的菜,林文耀心裏忽然一動,有了想法。

“卓先生,剛纔那個外國的女服務員好像對你非常有意思,投懷送抱,親你一口不說,還把她的電話號碼給你了,看來今天晚上卓先生能夠春宵一度,我在這裏先恭喜卓先生了。”

林文耀滿臉都是笑容,對着卓陽說道。

林文耀看似一副恭喜卓陽的表情,實則用心不純。

卓陽明顯和蘇雪晴兩個人是情侶關係,而卓陽剛纔卻是被那個大洋馬偷親一口,而且電話號碼都給了他,其中的意義只要是個正常人都明白。

作爲東海市商界的金花,傾城國際集團的總裁蘇雪晴心裏能夠接受自己的男朋友和別的女人有染?

估計等下就會直接把卓陽這個窮屌絲一腳踹出去。

而趁着這個空擋,他林文耀說不定就能夠趁虛而入,一把擒獲女神的心。

一想到這裏,林文耀心裏便充滿了激動,覺得自己真特麼是個天才,這種情況下都能被他逆襲。

“還行還行……”卓陽彷彿沒有聽出他話中有話一般,臉上帶着神祕的表情,似乎現在已經在嚮往晚上多姿多彩的生活了。

“臥槽兄弟,這你就過分了吧。”林文耀原本充滿微笑的臉頓時陰沉下來,一副悲痛憤怒的表情。

“我們雪晴人長得這麼好看,美若天仙也不足以形容。你身爲她的男朋友,不但不好好珍惜,還想着跟別的女人廝混!”林文耀感覺自己就像包青天附體一般,一臉的大義凜然。

裝逼裝到位之後,他把目光看向蘇雪晴,一臉深情的說道。

“雪晴,像他這種屌絲男根本就配不上你。你看,他現在擁有了你這麼好的女朋友,剛纔當着你的面勾三搭四的,簡直完全不把你放在心裏!”

蘇雪晴剛纔聽到林文耀的話之後,再看卓陽一副想入非非的模樣,頓時心裏一陣羞惱和不舒服。

當察覺到自己內心中的情緒時,蘇雪晴心裏不由得一驚,卓陽和別的女人幹嘛跟自己有什麼關係?

他們兩個人之間只不過是名義上的未婚夫妻罷了,更何況兩人在同居之前就已經約法三章,互不干涉對方私生活就是其中的一條。

可是自己心裏升起的不舒服又怎麼解釋?

蘇雪晴自我安慰的想着:畢竟卓陽再怎麼說也是自己名義上的未婚夫,在自己面前想着和別的女人上牀,這是不給自己面子呀。自己心裏的不舒服完全是因爲這個傢伙不給自己面子。

蘇雪晴找到這個藉口之後,心裏終於放下心來。

林文耀說完之後目光就死死的盯着蘇雪晴,當看到蘇雪晴臉上似乎有些不開心時他的心裏頓時激動起來。

有戲!

於是,他趕緊趁熱打鐵,想要一舉攻破蘇雪晴的內心防線。

“雪晴,一個小保安而已,根本不值得你生氣,像你這麼完美的女孩子,值得更好的人去呵護。”

說到這裏,林文耀忍不住一挺胸膛,臉上帶着非常驕傲的神情。

“說句毫不誇張的話,以我現在的身份地位,完全可以把這個小保安甩在十萬八千里外。

雪晴,接受我吧,答應做我的女朋友,我發誓我一定會讓你成爲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林文耀滿臉深情,目光款款,配合他一副騷包的打扮,在其她的女人們看來,這妥妥的是一個騎着白馬的王子。

在林文耀心裏,也是忍不住給自己點了一個贊,自己這次的深情演講,算是超水平發揮了。

這些還不夠,林文耀作爲花叢老手,知道女孩子最喜歡的就是驚喜和浪漫。而這些,在來之前他就已經準備的非常妥當。

於是,林文耀剛深情表演完,便從自己座位後面早已準備好的鮮花拿出來,然後捧着這些鮮花,半跪在地。

“雪晴,這是我精心準備的九十九朵紅玫瑰,每一朵都是我親自挑選,它們,代表我對你真摯的情意,我希望你可以接受它們……”

蘇雪晴臉上有些錯愕,她完全沒想到林文耀今天晚上會搞這麼一出。

她下意識的想要拒絕,卻想到傾城國際集團和天海集團的合作,要是自己就這麼直截了當的拒絕了,很有可能就意味着兩家集團合作的終止。

這次的合作,無論是對於她亦或者對於傾城國際集團而言,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合作,要是終止了,傾城國際集團可能會損失慘重,甚至一蹶不振。

這是她萬萬不能接受的,這也就是爲什麼她明明不喜歡天海集團,面對林文耀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斷邀請之下,卻不得不參加他的飯局。

林文耀很明顯也明白這個道理,看到蘇雪晴臉上的猶豫,心裏不由得露出一絲得意。

“雪晴,只要你接受我,我保證我們兩家集團的合作只會越來越密切,不會出現中途停止合作的情況……”

林文耀語氣稍微頓了頓,然後接着開口。

“我們兩家集團能夠合作的這麼順利,其實我在其中也出了一份力。

我爸知道我喜歡你,也贊成我和你交往,所以傾城國際集團纔有如今的局面。不過,要是我們倆不了了之的話,可能我爸又要考慮其他公司的合作了。”

林文耀的話已經非常明顯了,只要蘇雪晴接受他,那麼傾城國際集團和天海集團的合作將會一直持續。

但是蘇雪晴要是不肯接受的話,這個合作將會終止!

蘇雪晴聽到林文耀的話之後,臉色頓時一沉,俏臉都有些不好看了。

她沒想到林文耀會這麼卑鄙,想要用這種手段逼她就範。

可是,要是兩家集團的合作終止的話,傾城國際集團前期爲這個合作準備的一切努力都將白費,傾城國際集團將會面臨資金鍊崩斷的局面。

要是真到了這種地步,這就意味着傾城國際集團很有可能會因此破產倒閉!

這是蘇雪晴心裏萬萬不能接受的。

傾城國際集團是她的父親留給她的,傾注了他的父親大半輩子的心血,也是她心裏唯一的依戀。

要是傾城國際集團就此倒下了,就意味着她父親留給她的唯一的念想也斷了,蘇雪晴真不知道自己到時候會怎麼樣,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絕對會痛不欲生! 看到蘇雪晴。臉上陰沉不定,猶豫不決的表情,林文耀心裏一陣得意。

這個策略是他最開始想好的,軟的不行,那就來硬的!

要是蘇雪晴今天晚上能夠折服於他的身下,那自然再好不過。要是不從的話,和傾城國際集團的合作將是他的最終的殺手鐗。

他早已從別的渠道瞭解到,蘇雪晴對於傾城國際集團特別看重,自從回國後,便一門心思撲在傾城國際集團,明明能夠靠顏值吃飯,卻是硬生生的把自己變成女強人,東海市的商界金花。

這種女人,看似沒有什麼缺點,其實林文耀清楚,像蘇雪晴這種女人,其實是最好拿捏的。

只要抓住她的弱點,一步步的緊逼着,無論她有多麼冰山,多麼高傲,最終還是會屈服在自己身下,這一點,林文耀可以說非常有把握。

“怎麼樣,雪晴,你答應做我女朋友嗎?”林文耀滿臉深情,不知道的完全看不出來他剛纔的威逼利誘。

他的嘴角露出一絲得意還有期待,在他看來,蘇雪晴十有八九會屈服於自己。

想到蘇雪晴這樣的絕色佳人在自己身下纏綿,林文耀就感覺一陣口乾舌燥,腹下升起一團火。

下一秒,一杯紅酒直接撲面而來。

本來衣冠楚楚,手上捧着鮮花的林文耀瞬間特別狼狽,頭上臉上和衣服上,甚至就連鮮花上到處都是紅酒的酒漬。

林文耀原本還滿是得意和期待的笑容瞬間僵硬了下來,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會遭遇這麼一幕。

從錯愕中驚醒過來,林文耀看着拿着高腳杯,一臉笑意的卓陽,瞬間暴怒起來,再也顧不上他的紳士風度了。

“小子,你在幹什麼!”林文耀怒吼一聲,有些氣急敗壞。

剛纔這麼好的意境,這麼好的氛圍,就在自己即將成功,準備抱得美人歸的時候,一杯紅酒就這麼撲面而來,之前一切的意境都被破壞掉了!

“不好意思啊,林經理,剛纔我手抖,一不小心剛纔那杯紅酒就灑下來了。”卓陽嘴上說着抱歉,可是臉上卻完全看不出來有任何歉意。

林文耀更加生氣了,眼前這個土包子當他是傻逼嗎?

兩個人坐對面,隔着一兩米的距離,手再怎麼抖也不可能這麼精準的把紅酒給自己來個鋪頭蓋臉吧?

絕對是故意的!

林文耀滿心憤怒,恨不得把眼前的這個窮屌絲給碎屍萬段了。

“你很好……”林文耀臉色陰沉,也不再那裏半跪着裝逼,目光閃爍着怨毒的光芒,語氣森然。

“小子,我不給你一點顏色瞧瞧你還真把自己當個人了,一個想要飛上枝頭的窮保安而已,在本少爺面前什麼都不是!你信不信只要我想,你就見不到第二天升起的太陽!”

“林文耀!現在是法制社會,不是封建社會。殺人償命這個道理你不會不懂吧?”蘇雪晴對於剛纔發生的一幕也非常驚愕,不過聽到林文耀的威脅之後下意識的站出來爲卓陽說話。

“法治社會?”林文耀臉上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嘲諷之色,心裏滿是不屑。

在他看來,法律只不過是用來約束那些窮人的,對於家財萬貫的他而言,踐踏法律是一件家常便飯的事情。

別的不說,就說前幾年他看上一個剛上大學的女大學生,追求不成之後直接下藥,強迫性的與她發生了關係,而且事後還讓好幾個人一起上。

事後,那個女大學生接受不了這種結果,內心徹底崩潰,登上高樓後跳樓自盡。

這個新聞本來引起不少關注,不過林文耀動用手上的關係,把這個新聞強行按了下去,最終不了了之。

這件事情以後,原本對法律還稍微有些敬畏之心的林文耀徹底不放在眼裏,在他看來殺個人而已,自己只要花點錢就能完全擺平。

卓陽看着一臉嘲諷的林文耀,心裏閃過一絲冰冷。

這是他回到東海市之後第二次被人威脅。

每個威脅者無論開口閉口都是要他的命,這讓他回憶起五年前的那件徹底改變他命運的事情。

作爲燕京頂尖豪門卓家的嫡長孫,卓陽的身份地位絕對沒有多少人可以與其相提並論,在沒去華國軍隊之前,他在燕京這個是四九城內,是一個無人敢惹的小霸王。

華國豪門頂尖大少,基本沒人敢惹,也惹不起。

就是因爲這種身份,卓陽也清楚地知道,有一些豪門子弟仗着家世在外面胡作非爲,甚至有一些人做着喪盡天良的事。

當時另一個頂尖豪門的子弟,燕京衙內太-子黨的重要成員,在燕京開了一家會所,會所裏面女的不少都是被迫賣到那裏。

甚至於卓陽還了解到,那個頂尖豪門子弟剛從人販子手裏收到一對年僅13歲的小女孩,其中一個在他暴力的肆虐下年輕燦爛的生命徹底消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