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就當我們三個要跑的時候,發出的腳步聲,好像吵到了她們。她們停止了,看到我們三個就站在門口,臉色十分驚訝,也有一些慌張。(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啊,雖然是我們偷看到的)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兩位MM剛剛親吻完,臉上都帶着些潮紅,我看了一下曉風和夜狼,這兩小子都傻眼了,這兩個和一般女生比起來也算較好了,真是可惜了。不過我完全沒有表現出他們兩個那樣的驚訝,因爲和雪兒那樣的美女在一起久了,還有冰晶那樣的讓人噴血的美女,現在就是稍微好一點的我也看不上了。(伊健:你小子的桃花運還不是我給的)

她們兩個看着我們三個,問道:“你們剛纔看到什麼了?”看她們的樣子好像很緊張,“我們什麼都沒有看到,絕對不知道你們兩個接過吻。”慌張之下,曉風和夜狼居然說出了這話。(這不擺明了你們剛纔看到了)

她們兩個這個時候互相看了一眼,分別勾住了曉風和夜狼的脖子,這兩小子的臉紅到極點了,像是被火燒了,看來這倆女的是要誘惑曉風和夜狼啊。

“不好意思,我們打擾了,快走啊。”我連忙說道。但我的話似乎沒起什麼作用,那倆女的沒停下,他們兩個又像是沒了知覺,麻木了,這下麻煩了。(也許這章有些小小的YY,各位適應適應吧,有些時候還是需要YY一下的) 花費了大約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丁浩就找到了鮫人族所說的那處仙古遺址,不出所料,它的位置和鮫人族的刻錄下來的地圖上有所偏差,向西偏移了大約一萬多里的距離,而且裸露在海底的地貌也發生了變化,若不是有奇異的滄桑氣息流露在外,丁浩也不會注意到。

丁浩微微綻放力量。

霎時間那些覆蓋在遺址表層的岩石和泥漿被直接掀飛,一片片潔白如玉的古老岩石展露在眼前,被浸泡在海水之中不知道多長的時間,但卻依舊晶瑩無暇,不沾塵垢。

這應該是某種建築上掉落的玉石,其上還保留著明顯的刀工雕琢痕迹,基本上都是一些動植物的畫,一筆一劃行雲流水,有著撲面而來的靈性,彷彿都是活著的一般,有淡銀色氤氳覆蓋其上,海水不能靠近其半米之內!

「這是銀玉,極為罕見的神料,仙古時代為祭煉神兵的頂級材料,隨著仙古崩壞,這種神料已經極為罕見,即便是神境至尊,見到這種神料,也會眼紅……」

丁浩吃了一驚。

他掌心一引,一塊一米多長的銀玉飛入手中,竟是有數萬斤沉重,一股淡淡的溫潤質感傳來,彷彿是撫摸著美人的肌膚。

「可惜了,已經埋藏在這片海域之中太長的時間,大部分靈性都已散失了。」丁浩輕輕嘆息,不過也驚訝於這種神料的不凡,自仙古時代就埋藏在無盡幽深的海水之下,不知道經受了多少的沖刷和腐蝕,到了如今,還溫潤微熱,海水不能侵入其周邊半米範圍,可以預見,在其全盛之時,會有什麼樣的威力。

這種半廢的銀玉散落在方圓數十海里區域,足足有數萬根,這絕對是一個大手筆,當年也不直到是什麼人或者是勢力建造了這處遺址,這種財力,放在仙古時代,只怕也是一方雄主。

這樣的發現,讓丁浩對於這處遺址更加期待。

岩石和泥土繼續朝著兩側翻飛出去,丁浩念力催動,整個古遺址漸漸地顯露出了真容,大片大片的銀色建築展露在丁浩的眼前。

「果然是仙古時代的建築風格……」

丁浩曾經遍閱無盡大陸無數古代典籍和神庭的秘藏古卷,尤其留意仙古時代的信息,眼前這一片片瓊樓玉宇一般的建築,古色古香,古風盎然,質樸之中略帶原始氣息,正是無數古卷之中記載的仙古時代建築物的風格。

當初鮫人族發現這裡,估計也是被震懾了一把,堅信遺址之中,肯定會有極為不凡的神藏,所以才會不惜一切代價進入其中,最終鮫人族族長連同族中的數十位頂級強者,紛紛隕落在其中,最終只有一個人活著逃出來……

丁浩抬腳,身形一閃,瞬間進入了白色銀玉建築群之中。

他也不敢怠慢。

瞬間一種奇異的感覺瀰漫全身,有一種渾身每一個毛孔都極為舒泰的錯覺,每一次呼吸都彷彿是在吞吐仙氣,不過【勝字訣】的敏銳第六感,卻告訴丁浩,這樣看似祥和的環境之中,瀰漫著一種大殺機。

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丁浩覺得自己如同行走在碧月蟾宮之中一樣,周圍海水被無形的銀玉之力逼開,不能侵進,所有建築物都纖塵不染,美麗到了極點,有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仙氣,幾乎與不真實。

很快前方出現了水晶流光之門,如一片光牆,阻擋住了去路。

在光牆的下面,伏著一個身影,人身魚尾,渾身靛藍色,半截手臂消失在了光牆之後,一動不動,悄無聲息。

這是一尊鮫人族強者。

丁浩靠近,仔細觀察,發現這尊鮫人已經死去多時,生機早就斷絕,只是機體保存的很好,身上上下沒有絲毫腐爛跡象,依舊如生者一般,且他的臉上,並沒有什麼死前的驚恐憤怒之狀,反而是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彷彿是生前看到了什麼極為幸福的事情一樣。

「這應該就是當年追隨鮫人族族長來到遺址的鮫人族強者之一……」丁浩猜測,以空間玄器將著鮫人的屍體收取保存了下來,曾經答應過鮫人族的現任族長,要將這些人的屍體帶回去。

他釋放出神識,略微觀察之後,踏進了光牆之中。

眼前一切瞬間豁然開朗,不再是海底陰暗深邃的漆黑環境,而是青天白日,微風和熏,撲面而來的綠草清香,以及嘩啦啦的瀑布之聲,宛如一片仙境,自然風光瑰麗到了極點,彷彿是瞬間來到了世外桃源。

這樣的變化,早就在丁浩的預料之中。

「這裡是一處小世界,有大神通者開闢出來,在外看來,如一粒塵埃,卻可以容納百川,我所在的位置,並非被傳送到了他處,實際上依舊在海底。」

丁浩一邊觀察周圍的環境,一邊心中暗忖。

這是一個自從仙古時代就流傳下來的小世界,不知道保存了多少年,實在是罕見,其中的花花草草都是仙古時代的品種,外界早就絕跡絕種。

整個空間之中,都有充裕的靈氣潮汐。

不過丁浩卻絲毫沒有怠慢,因為【勝字訣】的神識告訴丁浩,這裡瀰漫著的殺機更加恐怖,一絲絲一縷縷很隱蔽地隱藏在天地之間,一不小心觸發,瞬間就會有殺劫降臨。

表面上看似美麗的無害的景色背後,藏著逆天殺機。

「很恐怖,這裡並未有銘文陣法的存在,但卻有殺陣的氣息,也許是仙人的手段。」劍祖說話,聲音之中帶著凝重。

「這裡讓我有一些不好的感覺,好像是有

什麼似曾相識的東西……」刀祖喃喃自語,語氣變得很奇怪。

丁浩心中一動。

能夠令刀祖似曾相識的東西……嗯,莫非刀祖也是仙古時代流傳下來的意識?

就在這時,丁浩突然發現,前方有一顆金色的類似於向日葵一般的東西,片片金色的花瓣,美麗到了極點,散發出陣陣幽香,彷彿是仙藥一般,只是一縷清香飄到鼻端,就有一種讓人羽化登仙一般的舒適之感。

「難道真的是仙藥?」

丁浩如今的實力修為達到了數個紀元的巔峰,自然可以清晰地辨別,那黃金向日葵一般的植物體內,有一些奇異的近乎於仙道法則的東西存在。

他心中驚喜,快步過去,抬手就要摘采這株仙藥,但就在手掌快要落在金色花瓣上的瞬間,丁浩心中警兆頓生,渾身汗毛瞬間都豎了起來。

有危險!

丁浩電速閃避。

就在他離開原地的一瞬間,那片位置虛空中黑芒一閃,瞬間化作了一片虛無,一切存在都被絞碎,彷彿是天地殺機爆發的情景一樣,同時幾乎是在瞬間,這種殺機又消散。

丁浩面色變得凝重起來。

他終於察覺到了這黃金向日葵的詭異,一股力量湧出,分開了向日葵根部的土壤青草,再看之時,心中頓時被震撼了一把,因為那裡居然靜靜地蹲著一個人形身影。

是一位鮫人強者。

只見他面色祥和,嘴角帶著微笑,雙手抱著魚尾,似蹲非蹲,頭部揚天朝上,張開大口,一株翡翠般的碧綠枝幹從口中生長出來,沖向天穹,正是那黃金向日葵的主桿,一根根淡銀色的莖須從這鮫人高手的眼睛口鼻五官之中生長,看起來無比驚悚。

他幾乎已經和這一珠金色向日葵合為一體了。

丁浩似乎隱約之間,可以感受到那鮫人族強者而體內還殘存絲絲生機,但是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那實際上黃金向日葵的莖鬚生長在其體內,生機是從莖須上勃發出來,並非是鮫人族身軀還有活力。

且恰恰相反,這一尊鮫人族強者,是活生生地被黃金向日葵吸幹了體內精華,早就死去了,如今的他,更像是一尊【花盆】一樣。

「這是一株【修羅金葵】,傳說盛產在修羅道,可以吞噬強者身軀血液和精華而活,因為修羅道殺戮不斷,這種【修羅金葵】生長在戰場之上,吞噬亡者身軀,可以使得修羅道的法則輪迴圓滿……」劍祖給出了一種說法。

按照他的說法,【修羅金葵】是傳說之中六道正常時代的植物,它可以吸收天地大道法則,亦可以吞噬強者本源之力,烙刻自己的體內,這種植物為修羅道特有,如今早就失傳,沒想到卻出現在這裡。

「這樣說來,它依舊算是一株寶物。」丁浩嘖嘖稱奇,那鮫人族強者也夠倒霉,居然被當做是化肥了,不過從種種跡象來看,他並非是被【修羅金葵】殺死,而是在死亡之後,才被【修羅金葵】當做是養料紮根其體內。

這種花的確是有些恐怖。

按照劍祖的說法,【修羅金葵】是植物之中很罕見的齊物,若是成年,或許可以通靈,產生神智,可以如動物一般行走。

丁浩釋放出神識,嘗試與這一朵黃金葵花交流。

片刻之後,就看這一珠四米多高的黃金葵花,彷彿真的是活了一般,突然嘩啦啦地搖動身軀,彷彿是在快樂的舞蹈一般,主桿根莖如腿腳一樣,從那鮫人族強者的屍體之中跳出來,一閃直接進入了丁浩的空間玄器之中。

「想不到修羅道對於【修羅金葵】的吸引力如此之大。」丁浩嘴角浮現一絲笑意,他剛才和這【修羅金葵】交流,沒有花費太多的口舌,只是說會帶它回到真正的修羅道,這花就自動留在了丁浩的身邊,看它的情形和神態,甚至是有一點點的迫不及待。 小伊的話:小伊我今天一天沒出門了,悶在家裏悶太久了,CF文件損壞了,我擦,又要重下。

地點:名勝古蹟的一個房間門口,這場面十分混亂,哥當機立斷,對着天開了三槍,然後說道:“識相的趕快滾遠一些。”那兩個女的被嚇到了,鬆開了曉風和夜狼。

曉風和夜狼剛纔還以爲要被親了,也許他們並不希望我阻止。我開啓了幽靈之火,只見兩團火在我眼睛裏燃燒,剛纔那三槍一定會引來生化幽靈的。

那兩個女的看到我拿槍指着她們,不敢亂動,這個時候我的視線更清晰了,徹底的地看清了她們的樣子,不過讓我奇怪的是她們的衣服既不像潛伏者的,也不像保衛者的。

夜色下,月光照在她們兩個的皮膚上,顯得十分妖嬈,不過並不吸引人,因爲這兩個女的來路不明,我向剛纔去勾曉風的脖子的那個女的走過去,拿着手裏的槍指着她,道:“你最好老實說出你是什麼人,我的槍可不長眼睛。”

那個女的並沒有顯出什麼恐懼,反而向我靠近了,摟住了我,胸前的兩個東西往我身上蹭,還一邊說道:“不要這麼粗魯嘛!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這妞是在考驗我的耐力?

另外那個女的也向我這邊走了過來,對着我放電。這要是被雪兒看見了還得了,我當即對着我面前這女的就是一耳光,並且說道:“你這樣的女人,太不值錢了。”讓我驚訝的是曉風和夜狼在鼓掌。

那個女的被我扇了一耳光以後,後退了幾步,半蹲在地上,哭了起來,不過完全不需要在乎,我正準備去問另外一個女的。那個女人的哭聲停止了,臉上露出了邪惡的笑容,黑暗中閃出一點銀色的反光,不好,另外一個女的已經拿起匕首向夜狼刺了過去,剛纔還半蹲着的女的拿着匕首向曉風刺了過去。

我一個轉身踢,“啪”這兩個女的全部倒在了地上,幸好哥剛纔開了幽靈之火,要不然被暗算了還不知道。曉風這時候反應過來了,感嘆到:“好陰險的女人,原來一直藏了把刀。”夜狼也很氣憤,道:“是呀,幸好一開始沒有被她們誘惑。千月,謝謝了。”

真是兩隻狡猾的狐狸啊,曉風和夜狼都拿起了槍對準她們,“不要殺我們,求求你們放過我們。”這兩女的現在知道求饒了,對我們哀求道。

曉風和夜狼同時哼了一聲,態度很堅決。不過不能就這麼讓這兩女的死了,我還沒得到什麼有價值的信息。我用手攔住了曉風和夜狼,示意他們先別動,然後我對那兩個女的說道:“現在最好趕快告訴我,你們是誰?”

“我們兩個是潮汐組織的人,負責偵查這一小塊地方的動靜,閒得無聊在玩那個,你們突然就闖進來了。”那兩女的說到,看起來不像是在說謊。

她們怎麼樣跟我沒關係,這些並不是我想知道的,我又問道:“你們在名勝古蹟的窩點在哪?”那兩個女的沉默了,看樣子是知道,但是不想說啊。

我拿出馬來劍,放在其中一個女人的臉上,那個女人被嚇得一動不動,我說道:“你的臉長得真不錯啊!”

“呵呵。”她不自然的笑着,因爲感覺到我不是在誇她。

“就是不知道在上面劃一刀還會是這樣嗎?”那個女的急了,因爲我的馬來劍現在就放在她的臉旁邊。

“別劃我的臉,我說,我們潮汐組織這名勝古蹟一共有兩個窩點,一個在大樹那裏,另外一個在古燈下的大圓形的地方,都是地下基地。我已經說了,放了我們吧。”那個女的幾乎是哭着說出來的。

我從來沒有感覺到自己也能做一次這樣的壞人,身體裏面似乎有一種力量在指引着我去做這些事,我回想自己剛纔的行爲,的確是做得有些卑鄙。

“你們兩個帶路吧,萬一那裏沒有窩點,你們就等死吧。”我再次像個壞人一樣地說道。就在此時此刻,她們兩個的心裏想到:美人計沒用,苦肉計又沒用,不過他卻沒發現一開始就被騙了,那麼做就是爲了引他們下來,幸好沒有被他殺了,等到了我們的基地,一定讓着三個傢伙好看。(小伊:真TM陰險)

當我們出去的時候,我叫着玫瑰和百合,我現在還是覺得正常的女人看着舒服一些,即使是長相普通一些,起碼人家不會陰你,不過喊了幾聲仍然沒有看到她們的人影。

那兩女的身上的東西被曉風和夜狼全部搜了出來,也許這兩小子趁機佔過便宜吧,主要目的還是爲了防止她們兩個耍花樣,又暗算我們什麼的。

剛纔在這裏弄了這麼久,竟然把玫瑰和百合給忽略了,身邊少了兩個隊友,多了兩個定時**啊。

沒辦法,我們只好先去離這裏比較近的大樹旁邊,“嗷嗚”牆壁對面發出了嚎叫聲,該來的沒來,不該來的全來了。那兩女的也不覺打了寒戰,曉風和夜狼已經準備好戰鬥了,我覺得他們想太多了。

突然間,巷子的出口處竄出一堆生化幽靈,還有幾隻綠巨人,有些費時啊。只見夜狼從手裏拿出一個東西扔了過去,“砰”一聲巨響,路口處的生化幽靈被炸得片甲不留,剩下的幾隻也閃紅光了。

我直接用綠魔點射了幾發,連續爆頭,然後被關閉了幽靈之火,這東西好是好,但是開着消耗體力啊。曉風做出了一個耶的手勢,對夜狼豎了大拇指。

那兩女的也覺得是虛驚一場,又突然問起了我們的名字,“你們叫什麼名字?”一開始勾引過曉風的那個女人問道。反正我們也沒想那麼多,她們現在只是俘虜而已,於是我們三個都把名字說了出來。

這兩女的倒也奇怪,問完我們的名字還說了她們自己的的名字,一開始勾引曉風的那女的叫紫曦,勾引過夜狼的那女的叫紫妍,好像是認識的。(不知道這兩女的打得什麼算盤,突然問起這個,難不成還想和這兩小子認識認識,進一步關係,顯然這不可能。

我們繼續往前面走着,已經隱約能夠看到那樹上的光了,相比CF的遊戲畫面,這裏面的樹看起來更加真實,就連牆壁還有人也一樣。唯一不真實的,就是永遠看不透的人心。

這一路上紫曦和紫妍挺老實的,看起來不像有什麼陰謀的樣子不過這讓我更加不安心,我擔心她們在策劃些什麼。

沿路,我殺掉了幾隻生化幽靈,終於來到了這棵大樹旁邊,我一開始就在這,並沒有發現什麼啊。我讓曉風和夜狼繼續看着這倆女的,我過去觀察了一下,然後走回去問道:“你們的基地在哪,不是說就在這裏的嗎。”

我看紫妍的臉上有一種詭異的感覺,她說了一句:“就在你們的腳下了,哈哈,再見了哦。”她說完便和紫曦一起往後跳了一下。

只見我們三個腳下的地,突然張開,我們全部掉了進去,我們三個都還罵着:“你們兩個卑鄙的女人!”

紫曦笑了起來,說着:“不好意思了,我們下面見吧。”我們就這樣掉了下去。 「噹噹所在的那個空間,應該就是修羅道,上一次自己並未見到【修羅金葵】,或許在那個破敗近乎於荒廢的修羅道,【修羅金葵】已經徹底滅絕,要是將這一珠【修羅金葵】移植到真正的修羅道,或許才是最好的選擇。」

丁浩想著,又收起了那尊鮫人族的屍體。

之前碰到的這兩尊鮫人族亡者,實力都在三竅武神之境,放在外界,絕對算的上是一方諸侯級別的存在,可惜在這裡卻死的不明不白,猶如螻蟻一般,屍體還未當做是花肥,可見此處的兇險。

接下來一路走來,丁浩遇又遇到了不少的【修羅金葵】,每一顆【修羅金葵】周圍,都繚繞著奇異的天地殺劫小片段,能夠瞬間抹殺一位中階神境強者,但奇異之處在於,這種天地殺劫小片段卻不會摧毀【修羅金葵】,像是在保護它們一樣,若是這些黃金葵花主動靠近外物的時候,天地殺劫小片段不會爆發。

丁浩以神識溝通【修羅金葵】,一路走來,也不過是數十里的距離,就收集了近萬朵金葵花,納入空間玄器之中,準備下次進入【修羅道】的時候,將其移植栽種到【修羅道】之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