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夏雨涵沒有要離開的意思,依舊以差不多相同的速度緊緊的跟着。這是車玻璃降下,夏雨涵的腦袋露了出來。“你可想清楚,一入高牆深似海,三年兩載別出來!”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這你也知道?”方正一邊走着,一邊詫異的看着夏雨涵。

“怕了吧,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到時候進去吃耗子飯的話,後悔就來不及咯!”夏雨涵危言聳聽起來。

“真正該怕的是你!你走吧,”眼看着刑警隊的院門就在眼前,方正緊了緊手裏的箱子。“我方正就是幹這個的,毒販子嘛,又是黑幫大佬,還是警.察臥底。”

“我不怕,你就是殺人狂魔我也不怕!”夏雨涵直接將車靠邊停下,自己下車小跑着跟了上來。

方正狂暈不止,你不怕?我怕啊?

不一會到了警隊門口,方正看了看,下定決心,必須進去了。

“真的決定了?”夏雨涵似乎不想放棄最後一絲希望。

“煩不煩啊,一邊呆着去!”方正怒吼着,大步走了進去。夏雨涵緊隨其後,不甘落後。

刑警隊不像是一般的公安機關,更不像是派出所,想進就進那是假話。可是夏雨涵這麼跟着確實讓方正有些不放心,別給她壞事了!

出於這點考慮,方正在門口停了下來。看着夏雨涵。“你進去幹什麼?”

“陪你啊?”夏雨涵表情很是自然,還眨了眨眼睛。“怎麼,咱們不是小兩口麼,你來自首,我來陪同不行啊?再說了你這一進去可能就出不來了,還不讓我陪你走最後一程啊!”

“胡鬧!”方正怒道!

“就要!”夏雨涵依舊不肯放棄。

這時候,在樓上看見這一幕的倪雅和龍叔已經走了下來。畢竟方正對他們來說算得上是重要人物,他們不敢怠慢。

“喲,這不是江洲學院的那位緋聞女神麼!今天捨得出來亮相了?”倪雅和龍叔還沒說話,翁小雪就冒了出來。風涼話一出,直接讓現場的氣氛降低至零點以下。

“別鬧了,小雪!”龍叔想制止,卻被倪雅輕聲攔了下來。

夏雨涵本就不是個省油的等,見着翁小雪就是上次方正載着來的那個娃娃臉女生,立馬來氣,直接拉着方正就湊在了一起,而且還拿出了相機!

咔嚓幾聲連響,搞定收工!

“好了,親愛的,到裏面好好改造,我會等你的!”夏雨涵在方正面前晃了晃剛剛拍的照片,卻有些埋怨的味道在裏面。“怎麼回事啊,不就是自首麼,幹嘛哭喪着臉,又不是上刑場!來笑一個,茄子!”

說話間,還要來一張親密照,這次方正沒讓她得逞,直接甩手而去!心裏暗罵了句‘有病’!

“親愛的,好好配合**,爭取坦白從寬,牢底坐穿!”

夏雨涵沒心沒肺的咧嘴笑了起來。看着大傢伙一臉難看之色,這才滿意的轉身而去! 直到夏雨涵拐彎消失了,所有人才輕呼了一口氣!

這能鬧出這般緋聞的女孩就是不一般啊!翁小雪更是憤恨的看了方正一眼,最後留下‘負心漢’三個字就憤憤而去!

於是乎,剩下的人的目光就完全落在了方正的身上!彷彿再說,原來你就是這個讓翁小雪牽腸掛肚,又恨之入骨的負心漢啊!

“看什麼看,有什麼好看的?不是有事麼?怎麼沒事?那我走了!”方正無法解釋,只能分散大家的注意力,而且這纔是關鍵的!

“把箱子送檢,人帶走!”倪雅很乾脆的就發號施令!一開始她就看出來了方正手裏的東西不一般!

於是乎,在方正來不及做任何反應的情況下,手中的箱子被奪走,而許士林則很自然的上前將方正反扣押了起來。只是龍叔給了他一個眼神,這才結束了這樣的待遇!但還是被‘請’了上去!

看着方正很順從的跟着龍叔等人上樓,倪雅笑着掏出手機,編輯了一條短信出去,這才緊隨其後跟了上去。

說什麼送檢,其實就是扯淡,其實這箱子裏是什麼東西,誰都知道。只不過程序上的東西還是不能馬虎的。

就這樣,方正被請到了會議室,不過待遇還算可以,還有端茶倒水的。而且沒有到上拷的地步。反倒是倪雅卻客氣起來。“想不到方正這個大名鼎鼎的毒販,也會有自首的這一天!”

“你這是在審問我麼?”方正抿了一口,反問道。

“別緊張,”倪雅擺了擺手,說道,“只是聊天而已!”

“少來這一套,誘供對我沒有用!”說完,方正雙手環抱,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

對此,倪雅不怒反笑。“果然是高手!經驗老道。這麼說我們就不用動手了?”

間方正依舊不說話,倪雅接着道。“你對向虎下達了什麼命令,讓他一口咬定林木琳就是販毒集團的人的?”

“說,不然有你好受的!”許士林在一邊站着,但是不忘插嘴喝道。

“方正啊,說吧,念你自首有功,這件事可以好好考慮,畢竟現在知道這件事的人很少!”龍叔也勸道。

“是啊!”趙曉波更是有些惋惜的嘆了一口氣。

就在衆人眼巴巴的看着方正,等着他答覆的時候,方正微微睜眼,緊接着又閉上了。“你們煩不煩人啊,至於這麼緊張麼?對,是我說的好吧,我承認,不用你們動刑,我坦白,你們從不從寬是你們的事,愛咋辦咋辦!”

“你——”方正敷衍的態度,和顏悅色的倪雅很是不爽,直接就拍案而起。指着她怒吼起來。

就在這時候,會議室們敲開,一位穿着白大褂的技偵走了進來。

他和倪雅低頭耳語了幾句,就面不改色的離開了!只是倪雅自從技偵離開後,臉色就一直沉着。直到一分鐘後,才破口大笑起來。“好你個方正啊,你是要毒品做實驗呢,還是留作紀念啊?”

倪雅的話讓所有人一驚,大家都不明白這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不是給你們了麼,反正已經夠判了,你們看着辦就是了!”方正依舊很堅定,說完後接着閉目養神,絲毫沒受影響!

對此,龍叔也是點點頭,方正說的沒錯,大不了他沒用處了,就交給司法機關唄!不至於這樣吧,難道是檢驗結果有了?想到這,龍叔不禁大驚,於是湊到倪雅耳邊低聲詢問。

倪雅很給龍叔的面子,翻開審問記錄指着龍叔看了一通。之後龍叔的眉頭也皺了起來,不禁搖着頭髮出感嘆。“這不應該啊!”

“這就得問這位自動上門自首的方正,方先生了!”倪雅冷笑道。

“方正,別裝了,這時候你能睡着就是神了!”龍叔自覺事情不簡單,這纔將方正直接搖醒,“看着我,你是不是染上那東西了?”

“沒有啊?我們一般都不沾的,”方正詫異道。“就像生產地溝油的,自己不會吃地溝油一樣,知道有害還去沾,那是有病!”

“那就好!”龍叔這才鬆了一口氣。哪知倪雅卻勃然大怒,直接將文件夾扔到方正身前的桌面上。“小子,這40克**的下落你不給我說清楚,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什麼?”方正信誓旦旦的翹着二郎腿,怎麼也想不到倪雅會給他來這一出。“不可能,我都檢查過的,原封未動。不可能會少。一定是你們自己動的手腳,故意栽贓!”

“你自己看看審問記錄吧,蛇仔亮交代的數量是五公斤,可是那邊技偵檢驗的時候,卻發現少了40克。雖然量不多,但是這是不允許的!”倪雅的話並不是危言聳聽,這販賣***或者甲基***50克以上就可以判死刑。

而這40克,也可以在裏面呆個十年八年的不成問題!這樣一來以後就衣食無憂了!全都吃住國家的,還發工資!

這確實是個嚴重問題,方正萬萬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情況,雖然懷疑倪雅作假,但是也不得不拿起審訊記錄翻看起來。

結果上面的記錄確實是寫着五公斤。這和他拿在手上的分量相符。

照着倪雅的意思,這40克和五公斤相比,如果少了確實有可能感覺不到!不過方正還是不敢相信,這箱子就自己經手了,再就是夏雨涵經手了,而途中竟然意外的讓盧楠也經手了,但是盧楠的嫌疑可以直接排出!這是確信無疑的!

面對方正的矢口否認,倪雅直接就讓技偵部門過來,將剛剛送檢的的視頻播放了一遍,從趙曉波手中接過箱子,到開箱檢驗,到稱重,再到化驗。全程拍攝,沒有漏下任何一個環節!

可是畫面中卻真切的看到,箱子上面一層的小包裝袋子只有一包被撕開,而下面的兩層,基本都被重新動過手腳,雖然再次密封,但是痕跡很明顯。

也就是說,這箱貨在進警隊之前,確實已經被動了手腳了!

忙活一通,方正徹底臣服了,但是致死還是不敢相信會是這樣的結果!

面對倪雅的追問,方正只是將箱子的經手人說出來一個,但是夏雨涵也是說了知道,這箱子是什麼,還強調箱子一直沒有被其他人動過!

“好,我相信你一次!”倪雅暗忖方正不可能爲了這區區40克而犯險,所以暫時不追究,而是拋出了一個讓方正爲之一驚的問題。

“龍叔,和他說一下吧!”倪雅可能是有點困了,坐在椅子上,手撐着頭,怕是要閉目養神了。

龍叔會意,便輕聲招呼大家出去。

到了樓道外面,龍叔告訴方正一個意想不到的結果!

向虎被捕了!就在上午,八點鐘,剛剛上班的時候。向虎沒有抵抗!這從之前他的反應就能看得出來,他是早有準備了!

對於警方這般神速,方正只能歎服!

不過向虎做出那樣多的事來,這一天只是早晚的事!再加上那個天一集團不斷施壓,倪雅不可能在拖拖拉拉的了。

而且還有可能會很快付諸審判流程。也就是說,向虎這次是栽了!

當時向虎被抓的時候,正好是他和向豹兩人交接班的時候,結果這一幕讓‘夜笙歌’的工作人員大爲震驚。但是警方出具了逮捕令,也沒有辦法。

“說吧,有要我做什麼?”方正問道。他不用想都知道,又是自己有了利用價值了,纔會這樣客氣,否則早就關進去了!

“不是我們要你做什麼!而是你要做什麼。”龍叔糾正道。“向虎要見你。”

“真的?”方正不敢相信的看着周圍的人,趙曉波點了點頭,這已經足夠了!方正無奈的聳聳肩!“好吧,我又脫不了干係!”

“沒辦法,按照程序辦事!”龍叔也是無奈,只能請着方正一起去審訊室。

在一間審訊室內,方正見到了才被抓幾小時的向虎。

這傢伙竟然淡定從容的在裏面抽着煙,很是享受。看樣子龍叔他們給他的待遇還不錯。

見方正一行人來了,向虎倒是沒有那麼激動,只是坐在了椅子上。“來了!”

“你也找我?”方正納悶的問道。向虎和蛇仔亮兩個人的臺詞是出奇的相似。而且一樣的淡定從容。相比之下,向虎看似更像個沒事人。畢竟蛇仔亮還有個非常關心的向芸芸。

“我想吃麪了!你給我做碗麪來!”向虎擡手指着方正,臉上露出笑容。只是這笑容讓所有人都傻眼了。

他這個要求有些太不正常了。要吃麪?還要求方正親手做?不至於吧!

面對龍叔等人的疑惑,方正也是鬱悶,反指着自己,驚訝道。“我做的面不好吃啊,”

“沒事,就是喜歡那樣的味道!”向虎毫不介意。“再說了,我進來還不是因爲你,你做點補償,總應該吧!”

“打住,什麼叫因爲我,又不是我叫你去綁架,叫你去涉毒的!”方正立馬擺手劃清界限。這個問題克就嚴重了。輕易不能胡亂應口,否則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因爲龍叔和趙曉波已經得到了想要的。方正的嫌疑越來越大,這就足夠了!

看着兩人相視一笑,方正想解釋,可是向虎卻開口了。“好了,我的遺言完了,你們走吧!這裏面還真特麼的挺爽的!”

“你瘋了吧!怎麼亂咬人啊!”方正罵了句。迴應他的卻是向虎悻笑的偉岸的背影!

怕他發火惹出事端來,龍叔和趙曉波強行將他押了出去。 龍雙喜正在公司附近晃悠,想着和鄰居拉近關係,順帶發幾張名片出去。畢竟現在的生意難做,不能坐等死守了,必須得主動出擊。加上聯繫機車美女的計劃徹底泡湯,他不主動出擊吧,那邊火兒更是沒有動靜!在外面這麼瞎逛,多半有些發泄的意味在裏面。

可是不光是路人見了他都退避三舍,就連那些還算熟悉的鄰居們也一個個對他擺手說NO。

這大半個上午的,好不容易沒有睡懶覺,結果收到的竟然是這樣的效果,他很鬱悶。

就在他心情在低谷的時候,一個短信發了進來。見是倪雅發來的,龍雙喜瞬間覺得眼前一黑,準沒好事。

果然點開一看,當即傻眼。“什麼玩意麼,真當自己是她的親弟弟了,想到的時候招之即來,用不着的時候,就揮之即去?”

想到這短信,龍雙喜就來氣。可是那上面還有一個威脅性的詞語,揚言說他要是不照做,那報酬就別想了!

談到錢,龍雙喜就得權衡了!畢竟這報酬誰都想要,而且還是往多了的要。只是倪雅的報酬還真不知道猴年馬月能到手,倒是想林木琳那樣的客戶多幾個的話,就不愁吃不愁穿咯!

想到這,龍雙喜不禁咧嘴笑了。而路人一個個見着他這般傻笑,躲的更遠!

“幹就幹!不就是跟蹤一個人麼,小菜一碟!”龍雙喜一咬牙!打定主意就忙活着將摩托整了出來。

按照倪雅的指示,瘋狂的朝着刑警隊大院那邊駛去。

到了刑警隊地界的時候,他還特意看了一下時間,還好,只是倪雅發短信過來後不到二十分鐘。看着速度還可以,他很自信的給了自己一個鼓勵的手勢!

接着緩緩的靠近刑警隊的大門!

只是在拐角的地方,就看着一輛紅色的雪佛蘭停在路邊,旁邊坐立不安走來走去的不就是這段時間和方正之間鬧得沸沸揚揚的那個校花女神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