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的是它的威武現身只維持了一秒鐘,本是凶獸的它在見到林鳳熙的時候,頓時化為了一隻像是見到主人的家犬,一下子縮回了它的利爪猛撲向了林鳳熙。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林鳳熙一個單手檔住了雷狼的撲勢,可是雷狼並不氣餒,它嗚咽的叫了一下,下一秒還是熱情不減的伸出舌頭輕舔著林鳳熙柔嫩的掌心。

「小黑啊,近來你好像又肥了啊,你瞧瞧你自己的身板和你家主人我的小身板,為什麼同樣是八歲,這差距咋就這麼大捏?」林鳳熙看了看對面被她散養出去的寵物雷狼,又瞄了瞄自己平平的胸前,姐的三十六D啊,啥時候才能回來啊?

可是雷狼卻是沒有領會自家主人話中的精髓,它低下頭看看自己的爪子,又轉過頭瞧了瞧自己的屁股,「嗷嗚」主人它這不是肥,是健美好不好?

「混蛋,閉嘴。」林鳳熙漂亮的大眼向著雷狼一瞪。

頓時,高大強壯的雷狼焉了。

「去,把她給我弄到後山荒地處理了。」林鳳熙拍了一下雷狼的狼頭,指了一下地上躺著的婢女。對於敵人她從來不手軟,要怪也只能怪你跟錯了人。

壞主人,每次召喚它來都是要它來干苦力。雷狼撒嬌不依的想要親近林鳳熙,一不小心用狼頭蹭到了林鳳熙的前胸,然後立馬被林鳳熙給一掌拍飛了。

「混蛋,姐的胸已經夠小的了,再蹭就木有了。」

雷狼聽著主人的話很想要申辯,主人冤枉啊,其實它是想蹭主人的大腿來著,可是誰叫主人長得太矮了,一不小心就蹭高了。而且它用它那無比犀利的狼眼瞄了一下主人的胸部,話說那地方有胸這樣的東西存在么?感覺主人前面和後面根本就沒啥區別嘛。要是林鳳熙知道自己寵物雷狼此刻的想法,估計不光是雷狼的四條腿會被打斷,就連那第五條腿都會不保。

看著雷狼叼著婢女離開,林鳳熙的身影一閃,躲到了暗處,那裡早已經有人在等候。

「怎麼樣?那人引來了嗎?」林鳳熙瞟了一眼躲藏在暗處的人影。

「是,一切按照您的吩咐,她已經向著這個方向來了。」斑斕的月光透過樹枝的縫隙,照射在那處暗地使得人看起來明明滅滅的不太真實,隱約間只能見到那人穿著一身桃紅色的大丫環裝束。

「很好,這是你的了,退下吧免得惹人懷疑。」林鳳熙隨手丟出一隻錦囊。

「是。」那人悻然接下,接著隱於黑暗的陰影中退離了此地。

林鳳熙看著那人的背影,唇角間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冷笑。

秦玉蓮啊,秦玉蓮。不只是你會收買人心,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忠誠又是什麼可笑的玩意兒?

好戲馬上就要開演了,而你所布下的局,終究不能便宜了外人。

「娘叫我來這裡幹什麼?難道是想讓我看到那小賤人的下場?」一個穿著與林鳳熙同色系的淺粉少女漸漸走近了這片區域。

緊接著一個猥瑣的黑影突兀地出現在了她的身後。

「誰?」林鳳嬌警覺的轉身。

下一秒,她的口鼻便被人用撒了迷魂藥的帕子給捂住了。黑影從懷中掏出一個布袋,把林鳳嬌整個人套了進去,然後察看了一下四周發現沒有人在,便又快速的束好布兜的封口把裝有林鳳嬌的布袋背在了身上。

幾個縱越來到了花園的圍牆腳下,身子向上一躍便翻過了高高地圍牆。

「呵呵,林鳳嬌,我的好姐姐,這次祝你好運了,但願你娘還有一點良心,不然你的命運堪憂啊。」

等人走後,林鳳熙才從樹陰的暗處走了出來,意味深長的對著圍牆喃喃低語了一聲。然後她轉身義無反顧的回到了與莫璃珞分手的地點。

那裡,在華麗的燈光下,莫璃珞一臉焦急的正在四處張望著。

「熙兒,你上哪去了?」莫璃珞一見林鳳熙走近,立馬就迎了上去,此刻她的手中拿著一塊淺粉色的錦帕,錦帕之上滿是褶皺,看起來已經被蹂躪了許久。

「娘,我方才肚痛只是去上了一趟茅廁而已,怎麼啦?出什麼事了沒?」林鳳熙睜著無辜的眼睛凝視著莫璃珞,做出了一副不解的樣子。

「哦,沒事。」莫璃珞暗道自己是不是太過緊張了?在這林府重地,誰敢輕動半分?只是方才她沒有見到林鳳熙,心裡不免有些不安。

「娘,謝謝你幫我去拿錦帕。」林鳳熙從容的從莫璃珞的手中接過了錦帕,然後牽著她的手走向了通往前院之路。

「對了,那傳令婢女呢?怎麼沒見到?」莫璃珞疑惑的問道。

「我從茅廁出來就沒見到過她了。」林鳳熙聳了一下肩膀搖了搖頭。

莫璃珞雖然心中存有疑惑可是也沒有細究,因為前面已經可以看到人影籌措的景像。

宴請之地,高朋滿座。

林鳳熙進入宴廳時,秦玉蓮的表情明顯的一僵。不過很快她又恢復成了長袖善舞八面玲瓏的主人姿態招呼著客人。

呵呵,我親愛的姨母,我安然無恙的站在這裡,怕是讓你失望了吧。林鳳熙的唇角勾勒出一抹淺笑,清澈的眸光中閃過一道暗幽。

「妹妹(姐),這裡。」遠遠地林時軒和林德軒向著林鳳熙呼喚招手。

林鳳熙若無其事的轉眸望向了林時軒與林德軒兩兄弟所坐的方向,然後緩緩向他們走去。

秦玉蓮看著那抹礙眼的粉色在人群中移動,塗滿了蔻丹的手指不由的緊緊拽緊。

「春桃,小姐怎麼還不來?去看看。」她招來身邊的貼身丫環,語氣不爽的命令了一聲。

「是。」春桃恭敬的向著秦玉蓮行禮,桃紅色的身影很快沒入了人群中。 「哥,我出去一下。」林鳳熙在林時軒耳邊說了一聲便要退出宴廳。

「姐,你上哪去?我也要去。」林德軒蹭的一下跟在了林鳳熙的身後。

「茅廁你要去么?」林鳳熙瞪了林德軒一眼。

「哦,那就算了,我還是繼續留在這裡吃好吃的。」林德軒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後腦勺,又坐回到了林時軒的身邊。

林鳳熙走出了宴廳,來到了一處暗地。

拿出金哨吹了一下,這會兒雷狼並沒有像先前那般瞬間出現在了她的面前。而是過了一小會兒才現身。

「怎麼這麼慢?」林鳳熙瞟了一眼喘著粗氣的雷狼。

「唔,唔。」雷狼嗚咽的叫了兩下,覺得自己有些委屈。主人,這後山離著林府可是挺遠的,它這一來一回已經夠快了好不好?

「說你肥還偏不信,這會兒跑不快了吧?你真該減減了。」林鳳熙用手敲了一下雷狼的頭。

「嗷嗚。」臭主人,還說它胖,它生氣了。雷狼從鼻孔里噴了一口氣出來,然後別轉身子用屁股對著林鳳熙,那根粗粗的黑尾巴還挺傲驕的來回拍打著地面,以顯示它現在的心情。

「喲,拽上了?說你兩句都不行了?」林鳳熙走到雷狼的身邊,用兩隻手擰著雷狼的胖耳朵,完了之後,她口氣軟了下來,「好了,好了,不說你了。」

緊接著林鳳熙從懷中拿出了一塊淺粉色的帕子,遞到了雷狼的鼻子前,對著它說道:「來嗅一下帶我去找她。」

原來這個帕子並不是林鳳熙的,而是她叫人偷出來的屬於林鳳嬌的貼身之物。

雷狼的思想很單純,主人哄一哄它,它的脾氣便立馬就過了。反正,跟著這個無良的主人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誰叫雷狼族的種族性格就屬於忠貞不二的呢。其實它也就偶爾在主人面前耍耍小脾氣,目的也是希望主人能夠與它多親近親近而已。

雷狼蹲下身子,讓林鳳熙方便騎到它的身上來。

等林鳳熙坐穩當之後,雷狼便顯示出了森林霸主的威風。它縱身一躍便能躍出十幾丈高的距離,三兩下就帶著林鳳熙消失於夜幕之中。

秦玉蓮從宴會一開始便一直在觀察著林鳳熙的動向,她見林鳳熙走出了宴會大廳,嘴角不由的勾起了一抹冷笑。小賤人現在讓你得意,等過一會兒你想得意都得意不起來了。不知道春桃找的人靠不靠譜,計劃明明是小賤人未入宴會大廳便要把她捉走的,可是為什麼小賤人居然安然無恙的出現在了這裡?

秦玉蓮心中存著疑惑,她的眼光不由的瞟到特意為女兒林鳳嬌所留的位置,那裡還是虛位待人中。

「去把小姐找來。」秦玉蓮心情煩悶的吩咐了邊上的丫環。嬌兒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直到現在還沒有出現,要知道她可是好不容易盼來了這場盛宴,這鳳城裡有頭有臉的人家可全都派人來了。她還要把她介紹給他們呢,現在倒好她不知道在磨蹭什麼,到現在都不見人影。不行,她得親自找她去。

不過她的身子剛動,這會兒春桃便從廳外走了進來,她走近秦玉蓮的身邊,在其耳邊耳語了幾句。

只見秦玉蓮聽后眸色一亮。

「辦妥了?」秦玉蓮輕問了一句,在得到春桃肯定的答覆后,一掃臉上先前的不愉快。勾人的杏眼不由的瞟向了坐在男賓方向的丈夫林佑南。

秦玉蓮定了定心之後,輕移蓮步走向了林佑南的方向。在靠近他之後,俯首在其耳邊輕語了幾句。

「什麼?」林佑南聽了秦玉蓮的話臉色一變,手掌一下子劈在了木椅邊上,把木椅的扶手直接震裂。

「南哥,息怒,不如我們先去看看情況再說?」秦玉蓮一邊勸慰著林佑南,一邊引著他向著廳外走去。

再說林鳳熙,她騎著雷狼一路尋著林鳳嬌的氣息來到了一處離林府後院不遠的後山荒地。

那裡有一間破舊的木屋,隔著殘破的大門,林鳳熙依稀可以見到裡面站著三名大漢,而其中一人正是擄走林鳳嬌的黑衣人。

林鳳熙在附近尋了一棵大樹,順著樹桿爬了上去。從木屋破損的屋頂可以見到裡面的全貌。

「老大,這小妞長得倒是不錯,可惜年紀小了點,這模樣要是再張開點,指不定能迷死多少男人,就這樣毀了有些可惜了。」一個瘦高個男子捏起林鳳嬌的下巴左右打量了一番之後說了這麼段話。

「切,許二,你小子他媽的少在那裝好心,你不就好這一口?昨天老子還見你在麗春院,給一個不滿九歲的稚兒開一苞呢。」邊上另一人不屑的揭穿了許二的假仁慈。

「廢話什麼?還不脫了褲子趕緊辦完事滾蛋?要知道她老爹一會就來,他可是築基大圓滿修士,你們這是一個個想等他來扒你們的皮嗎?」被喚作老大之人皺了一下眉頭,不耐煩的一人打了他們的後腦勺一下,真是兩個把腦袋別在褲襠里的二貨,都到這個時候了還在那貧嘴。

「許二你也別他媽的在那裡假仁慈了,咱收了錢就得給人辦妥事,這丫頭今日必須得毀,狗蛋你先上。」

「老大,這麼漂亮的稚兒要不你先嘗第一口?」被稱作狗蛋的傢伙獻媚的向著旁邊讓了讓,想讓他們老大先來。

「真他媽的磨機,時間都被你們給浪費了。」老大一腳踹開了狗蛋,解了腰帶褪了褲子就打算親自提槍上陣。

林鳳熙蹲在樹杈上,看著木屋裡發生的一切,明媚絕麗的小臉上已經蒙上了一片冷霜。

真是她的好親姨母啊,倒底她與她之間有著什麼樣的仇恨,她居然想要用這種卑劣的手段毀了她?在這裡,一個女子的貞潔看得比天還要重。就算是要嫁與別人為妾,也必須是完璧之身,否則只能給人當奴。而現在秦玉蓮居然是要這些男人輪流毀了她的貞節。她才八歲,這得要多歹毒的心腸下得了這個命令?這擺明了是要絕了她的後路,毀了她的一生。

林鳳熙這會兒真想要剖開秦玉蓮的心,看一看它是不是黑的。

不過秦玉蓮恐怕萬萬沒有想到,她自己精心算計布置的一切,會全都報應在她女兒的身上。果然真應了一句老話,人在做,天在看,天道輪迴,報應不爽。

「啊,你們要做什麼?」林鳳嬌這會兒已經從迷魂藥效中清醒過來。

她剛睜開眼睛,便見到了一個猙獰之物正要向她靠來,低頭髮現自己的裙子已經被人撕裂在了身體兩側。

「啊。」她尖叫了一聲,用手捂著自己袒露的前胸,抬起一腿就踹向了那個讓她看著噁心的猙獰之物。

可那老大是身經百戰之人反應特別的靈敏,林鳳嬌這小小的踢踹根本就奈何不了他。只見他單腿一壓便制住林鳳嬌幼嫩的雙腿,一隻大手更是毫不留情的「啪啪」左右開弓打了林鳳嬌兩個大大的巴掌,林鳳嬌的整張臉頓時以肉眼能看得到的速度腫漲了起來,最後成為了一個名副其實的大豬頭。

「呸,不識抬舉的東西,老子上你是你的福氣。」老大吐了一下口水想要繼續。

可是就在這時,詭變發生了。

還沒來得及實施禽獸行為的老大,突然用雙手捂著自己的脖子。

「老大你怎麼了?」狗蛋發現了自家老大的異常,連忙靠近其身邊。

老大的頭慢慢地轉了過來,然後他突然從口裡噴出一口鮮血,吐了狗蛋一臉。

「老大你別嚇我,你怎麼了?」狗蛋看著兩眼暴突面目猙獰的老大,心裡開始發毛,特別是他見到老大的雙手死命的掐著老大自個兒的脖子,那兇狠地模樣就像是要把他直接掐死一樣,他不由用手去掰老大的雙手。

可是剛一掰開,從老大的喉管里就噴濺出大量的鮮血,直接把他淋了個徹底。

「啊。」狗蛋這會兒再也忍不住的尖叫了起來。他懼怕的一跤摔在了地上,然後雙手撐著倒退了幾步。

還沒有等他爬起來,在他的面前突然閃過了一道金光,緊接著他的人頭落地,在翻滾間他的眼珠子還瞪得大大的。

許二一看情況不對,想要立馬跳窗逃走,可是他的身影剛動,那道能奪人性命的金光卻像是跗骨之蛆一般,瞬間切過他的頸間,斬下了他的頭顱。

許二的頭顱一直滾到了林鳳嬌的手邊才停下,卻是被林鳳嬌尖叫著又用腳踢開。

這時木屋的大門已經無風自開,「吱呀,吱呀」的怪叫聲讓人聽著異常的滲人。

林鳳嬌這會兒被這滿室的血腥嚇得整個身子捲縮在了一起,迎著門口處吹來的寒風在瑟瑟發抖。

這時,從木門外面走進來一個背著一把劍鞘的黑衣少年。而滯留在木屋內的金光原來是一把金劍,這會兒它自動飛回到了黑衣少年的身後歸入了劍鞘之中。

黑衣少年的頭髮烏黑而濃密,此時全部整齊的束於頭頂被一頂紫金冠牢牢的扣住。他的眼睛深邃而幽黑,如同一潭見不到底的深水,眉間一點朱紗紅印更是讓他俊美無儔的臉上平添了幾許神秘的色彩。一身剪裁合身的黑衣更是完美的勾勒出了其修長挺拔的身姿,更使得他顯得越發的英武不凡。

今天這章很肥啊,親們走過路過記得收藏哦。 黑衣少年進屋之後蹙了一下眉頭,幽黑的雙眸看向了捲縮在地上狼狽不堪的林鳳嬌。一件寬長的黑衣突兀的出現在了他的手上,接著下一秒已經蓋在了林鳳嬌的身上。

林鳳嬌抓緊身上的衣服抬頭,瑩滿了淚水的杏眸里映出了黑衣少年那俊朗無雙的模樣。

躲在樹上的林鳳熙雙眼微眯的看著站在木屋內如天神降臨般的黑衣少年,此刻在她的眼底閃過一道幽暗不明的光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