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叮,下課的音樂想起,「同學們下課。」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師傅有模有樣的離開,我拉著鍾離立刻跟了上去,同學都歡呼的跑到操場上玩耍,我立刻拉住了師傅,「師傅,怎麼連你也出動了,什麼情況。」

「你不在,就我自己,沒意思。」

「就這……沒了?」

「沒了……」

「我去,我還以為有啥大事呢?」

我和師傅分開,晚上下課後,我趴在桌上睡著覺,醒來的時候已經看到了火燒雲。

「睡了這麼久啊!唉,熬夜傷神啊!」我嘆了口氣,發現鍾離站在夕陽下,顯得格外美麗,讓我看的痴迷,好像一個充滿寂寞和孤獨的女子,讓人心聲憐憫般。

鍾離看向我,「你醒了,我給你從食堂打來了飯,剛打的,還熱著。」

我們吃過飯後,正巧碰到了師傅,師傅走了進來,「這裡陰氣重,有鬼怪作祟,晚上小心點。」

「知道啦,來時我就注意到了。」我厭煩的走出,來到昨晚的密林,聽到了尖叫,我和鍾離立刻跑了過去,發現一名高一女子坐在地上,王碩朝女子走去。

「黑主,王碩又在勾搭女生。」

我看了王碩一眼,眼睛翻白,臉色蒼白,還流口水,「不對,他是被鬼附身了。」我道。

鍾離我們朝王碩跑去,我壓倒王碩,鍾離拉走了那女孩,女孩開始跑著,離開了這林子,我將王碩潦倒,他抓住了我的腳踝,突然一捏,咔嚓的聲音傳出,我的腳踝被他掐碎。

「啊!」我慘叫著,捂著腳踝坐在地上,王碩朝鐘離撲去,彷彿鍾離身上散發著什麼味道一樣,很吸引他,口水流的更多了,我站起,一隻腳朝王碩跳去,手打在了他肚子上,手又接著打在他臉上,鍾離一腳踹在他胸口,將他踹了出去。

「我靠,鍾離你這麼厲害。」

「我也不是蓋的。」

王碩倒在地上,用泛白的眼睛看著我,我的腳慢慢恢復,王碩立刻站起,朝我撲來,我沒拿武器,被王碩壓在了身下,口水滴在了我臉上,「啊!」我慘叫出生聲,這口水有腐蝕作用。

我的臉立刻流出血來,「黑主……」鍾離擔心的叫著我。

王碩從我身上離開,立刻撲向鍾離,張著大嘴,「我要吃了她。」

「媽的,你說吃就吃啊!鍾離給我踢他。」我捂著臉道。

鍾離看著王碩,一個轉身踢,將王碩踢了回來,我高興著,但在下一刻,我開始擔心了。

王碩踢在一個樹上,又朝鐘離衝去,抓住了她的脖子。< 向後退去,我們聽到四周傳來嗚嗚的悲鳴,看向四周,居然有一群孤魂野鬼朝我這聚集了過來。

四周陰氣濃重,很詭異陰森,見厲鬼想逃,我對鍾離使了個眼色,鍾離對我點了點頭,伸出了她狐狸尾巴,轉身將王碩摔倒在地,我在他身上貼上符紙,讓他逃跑不了,一會將它收了,此時周邊厲鬼圍了上來,飄在空中,遮天蔽日,師傅見此立刻朝我們這邊跑來,我看著天空,厲鬼數量眾多,厲鬼開始朝學生的宿舍飄去,看來是要對付學生他們。

師傅見厲鬼朝宿舍飄去,拿出八卦鏡,貼上符紙,擺出了法陣,「看來可以維持一會,這麼多的陰魂存在,說明這鬼中,一定有鬼王的存在。」師傅焦急的向我們的方向跑去。

陰魂朝法陣上攻擊,我看著那些陰魂,好可怕,怎麼這麼多,難道這裡會有王,「鬼王……」我道。

鬼王,統治著萬鬼的存在,「可是,在哪呢?」

這裡正是陰間和陽間的交集處,聽師傅說過,如果建造地基,建立在墳墓上,那驚動了陰魂,厲鬼,就會尋仇,這墓地本來就是陰地,所以厲鬼出來尋仇了。

這學校居然陰氣大增,陽氣被削弱了幾分,身上冒著冷汗,草地開始枯萎,鍾離靠近我,我看見了陰魂後方,一位長的十分霸道的一個人,手拿一把大刀,站在陰魂身後,「鬼王,和上次在山上遇到的差不多嗎?不過實力不知道如何。」

地府鬼王有很多,分別統治著個個區域,我看著那鬼王,長的如同人類,看不出是鬼,面容清秀,身邊圍繞著幾個小鬼。

「鬼王……」我看著它,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我們身邊圍繞,如同個強大磁場。

我的心開始劇烈跳了起來,看著那些陰魂,我和鍾離緊靠在一起,王碩掙扎著,我將他踩在腳下,遠處一個身影朝我們散開,「師傅。」我喊道。

師傅手拿萬雷符,從我身邊繞過,將軒轅劍塞到我手,直接將萬雷符朝鬼王貼去。

在萬雷在天上爆開時,師傅掏出桃木劍,朝鬼王刺去,鬼王驚訝的看著師傅,之後消失在了原地,師傅撲了空,回頭一看,鬼王站在鍾離我們身後,鍾離驚訝的看著鬼王,鬼王露出笑容,手朝鐘離抓去。

我一劍朝鬼王的手砍去,鬼王又立刻不見了,來到了師傅身後,給了師傅一拳,師傅吐出血來。

「師傅!」我拉著鍾離喊到。

師傅擺了擺手,「萬雷!」

師傅喊道,雷電迅速落下,鬼王見此,立刻揮舞長袖,示意厲鬼陰魂迴避,但在鬼王消失的那一刻,萬雷打中了幾個陰魂,「哎老大,救我。」

我腳下的王碩喊到,厲鬼陰魂消失在了原地,我腳下的王碩掙扎著,師傅拉起了他,「居敢到陽間作祟,看來你們是死的不耐煩了。」師傅惡狠狠的說道。

「哼,看你怎麼對付我,我就在他體內不出去。」厲鬼囂張著,聽聲音是個男鬼。

「我可是陰陽先生,以為這樣我就治不了你嗎?」師傅拿出雞血,但又放回了背包。

「怎麼了師傅?」我好奇問道。

「這王碩是個壞學生,不良人吧!」

我點了點頭,師傅伸出手,「小黑,去,給我掘個柳條來。」

我一愣,「柳條?不會吧師傅,你要打鬼啊!」

王碩一驚,「喂,還真打啊!跟你說,如果你打我,那這肉身也會受牽連的。」

我折來柳條,師傅握在手裡,「王碩,別怪老師心狠,這可是要教訓附你身的厲鬼。」

師傅開始在王碩身上抽打起來,「啊~啊!」 BOSS兇勐:乖妻領證吧 厲鬼慘叫。

「別打了,別打了,我不附身了,我走,走可以了不。」厲鬼大叫,彷彿很痛苦的模樣。

師傅咬破手指,把血滴進王碩口中,在嘴上貼了張符紙,口中念著咒語,開始向外拽著,拽出了一團煙霧狀的東西,我打開陰陽葫蘆頭,將它收進了葫蘆中。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厲鬼在裡面喊著,我看了眼鍾離。

「沒事吧?」

鍾離點了點頭,我看著師傅,「那鬼王只是一時害怕萬雷,師傅你可不要出學校啊!不然那鬼王出來,我們可對付不了。」

「嗯!放心,你們不走我也不走,我的任務是保護鍾離。」師傅道。

我們朝宿舍走去,「師傅,那鬼王的實力好像比上次山上的要強的多,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王。」

師傅點了點頭,師傅回了宿舍,我送鍾離來到宿舍門口,鍾離剛要進去,我拉住了她的手,「怎麼,這就想進去,不對我說些什麼嗎?」鍾離靠在牆上,水靈靈的眼睛看著我。

「晚安!」鍾離親了我一口,對我擺了擺手就要走。

我一把拉住她,「你的血可以提高修為,怎麼……不讓我恢復恢復體力嗎,或者雙修,你可以選,不過還是雙修的好。」

我拉開鍾離衣服得拉鏈,鍾離手拽著衣服,「血,血可以。」鍾離爽快的答應了。

「不要那麼緊張,你是我女朋友,你一緊張,感覺我就好像不認識你了一樣。」我擄開鍾離頭髮,嘴朝她脖子湊去,一股熱浪存在我的嘴邊,鍾離頭低著,因為每次牙在刺進血肉的時候,都很疼。

鍾離死死的扯著我的衣角,在我想要咬下去的時候,腦海里想起了師傅那句話,「如果吸血,那和殭屍有什麼區別。」

是,沒錯,那就是殭屍,我鬆開鍾離,「早點休息,明天還要上課。」

我朝樓下走去,對鍾離揮了揮手,鍾離進了宿舍,我轉頭,發現師傅站在樓梯口處。

「師傅,你怎麼在這?」

「監視你啊!不然怎麼能知道徒弟的邪惡之心呢?」

「師傅,不是,我只是……」

「不用多說,都是為師的責任,沒能祛除你身上的屍毒,更沒找出破解你身上詛咒的辦法。」師傅自責著。

「沒事的師傅,徒兒相信你,師傅一定會著出破解我詛咒的方法的。」

師傅看了我一眼,「信師傅,學武功。」師傅朝樓下走去,心情霍然開朗了不少。

「我去,說的啥啊?」我疑惑著。

第二天,我們都起的很早,但我聽著師傅在將台上嘚不嘚的墨跡,我沒有聽,鍾離認真的聽著師傅講課,因為她怕師傅說她。

我趴在桌子上睡覺,師傅過來給了我一下,我立刻坐起,「幹啥……」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老師看著我。

「上課認真聽,不許開小差,睡大覺,是不是昨晚又幹什麼壞事了。」師傅在我耳邊小聲道。

「我可是個老實人,能幹啥壞事?」

師傅撇了我一眼,對我耳邊道:「你和鍾離卿卿我我,我可都看在了眼裡,幸虧那陰魂出現,不然你還就破了呢?」

「你都看見了?」我好奇問道。

師傅點了點頭,「是啊!你倆可都是脫光了的。」

媽的,原來被師傅看見了,「你媽,你居然都看見了。」我拍著桌子。

所有同學被嚇了一跳,鍾離看著我和師傅,「怎麼了黑主?」

我看向鍾離,指著師傅,「他,他居然知道了那晚的事。」

同學一聽,都開始立刻起鬨,「呦,怎麼了黑主,難道和鍾離搞破鞋被老師」」王碩坐在我們身後笑著,「呵呵,有你好受的了黑主。」

我瞪了眼王碩,我惡狠狠的看著師傅,「欺人太甚。」

「怎麼欺負你了。」師傅看著我。

我此時青面,長著獠牙,原本想教訓師傅,沒想到屍人和師傅的交情不錯,「大師?」屍人道。

「我正要教訓我那徒弟,既然你出來了,那就免了。」師傅走上台前,我四處看著,同學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這也是魔術嗎?好神奇。」

我看向鍾離,「嗨美女,好久不見,有沒有想我。」

鍾離沒有理我,而撇了我一眼,王碩以內我在變魔術,「切,以為你變成金剛狼就能得到所有女生的欽賴嗎?真是可笑,趕緊把這皮囊摘除吧!真是丑,鍾離能喜歡你嗎?」王碩無經意說出。

師傅拿著粉筆,在黑板上寫字的手突然停下,回頭看向我和王碩,鍾離也是一驚,我收回指甲,直起腰,手朝王碩打去,一拳將他潦倒,鍾離拉著我,「屍人,屍人住手。」

師傅走了過來,扶起了王碩,王碩看了我一眼,「媽的,我他媽和你拼了。」王碩朝我打了過來。

我躲開攻擊,一腳朝他肚子踢去,王碩捂著肚子,王碩被打,他那幾個哥們摔著書本,朝我走了過來,移開了幾個桌子,擺出了打鬥場所,我伸出指甲打算攻擊他們,鍾離立刻拉住了我的手。

我瞬間被麻痹,整個人一呆,「不能用指甲,會傷了他們的。」

我收回指甲,師傅沒有摻言,好像要看我們的此試,所有男女同學站在牆角和講台,對我們道:「加油。」

王碩沖了上來,我一腳就把他踹倒在地,這下那五個男子朝我衝來,我一腳一個,根本沒有上手,將他們踢撞在牆上,鍾離過來拉我,「別打了,在打就死了。」

我看了他們幾眼,個個口吐鮮血,「告訴你們,這次看在鍾離面子上饒了你們。」

師傅走了過來,符紙貼在我身上,我突然沉睡,暈倒,師傅將我托住,推給鍾離。

鍾離接住我,看著師傅,同學開始準備桌椅。< 等我在次醒來,所有都zou光了,只剩下我和鍾離,「你怎麼沒走?」

「我要陪著你,不然我走了你會很孤單的吧!」

「嗯!還是我老婆對我好。」我擦了擦眼淚,起身和鍾離走出教學樓,朝宿舍走去。

「我小時就是一個人,母親生我後走了。」

「走了,哪去了?」我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