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以後總有機會能夠找到辦法逃脫他的控制。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但是如果自己現在就把小命給丟了,那麼以後,他就沒有任何機會了。

在他正準備離開的時候,這一房間的大門突然被打開了。

一位穿著黑袍的人走了進來。

他的全身上下都隱藏在黑袍當中,讓人看不清他的面容。

「你回來了,任務完成的怎麼樣?」

戴著面具詭異男子依舊像剛才一樣。

話語當中透露著無比的冰冷,讓人聽不出有任何一絲感情出來。

「新人!」

這隱藏在黑袍之下的人並沒有第一時間回答戴著面具的這個詭異男子的話,而是一時間看向了坐在位置上還有一些顫抖的普通人。

「呵呵!這裡已經好久沒有過新人了!」

「不知道你這個新人能在這裡活過多久。」

「我可是很期待你這樣信任的表現。」

「還有,在內心當中期待以後別遇見我吧,我可是十分的喜歡狩獵你們這樣的新人。」

他對著這個普通人猙獰一笑。

那種嚴肅的語氣代表著他並沒有說謊。

一旦證明新人遇到了他之後,他絕對毫不猶豫以最殘忍的手段把他給撕碎。

對著這名普通人嚇唬了一會兒之後,她感覺到有一些無趣。

然後,他再一次把目光看上那名,在他進來之後一直沉默的戴著面具的詭異男子。

「交出來吧!你知道那個東西不是你現在能夠擁有的。」

「那個東西你現在還沒有資格去擁有。」

纏情總裁深深吻 …… 面具詭異男子平淡的說道。

彷彿說的就是一個事實一樣。

「哼!」

那名全身隱藏在黑袍之下的人,聽到面具詭異男子的話之後,冷哼了一聲,不過他也並沒有多說什麼。

或許在他內心當中也是這樣的感覺。

他現在還沒有這樣的資格擁有那些東西。

隨即,他從自己左手上帶著的一個卷子裡面取出了那個東西。

一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木盒。

只不過上面雕刻著許許多多的複雜圖案。

如果讓一個普通人觀看,絕對看不出來有任何的不對。

但是,一旦修鍊中人看到這些東西絕對會視為至寶,甚至可以拼了自己的性命也要得到這件寶貝。

這戴著面具的詭異男子,看到這個木盒之後,呼吸竟然也開始有些變得急促起來。

看起來,他對於這件至寶也是十分的眼紅。

「很好,沒有想到你現在的你還真的還把這個東西給帶回來了。」

「說吧,需要什麼獎勵?」

「在規則允許範圍之內,我都可以給你。」

得到了這個東西的面具詭異男子也是心情大好。

所以他自然不會吝嗇自己的獎勵。

他同樣也知道,自己想要控制這些人,可不能單純的只和那一些他們之前簽訂的契約。

恩威並施,才是真正的馭人之道。

聽到這話之後,這全身隱藏在黑袍裡面的男子,也是不由得大喜。

他知道,以自己現在的境界還沒有那個資格去擁有自己遞上去的那個至寶。

但是,自己也可以從這個詭異的面具男子這裡得到更多的好東西。

畢竟,那個東西還是自己費盡了千辛萬苦才給他找回來的。

他自然不會虧待了自己。

這些年以來,他早就摸清楚了這裡的規則。

只要你給他帶來好處,他自然不會虧待於你。

甚至在某些規則的允許範圍之下,它也可以給你一些強大的至寶。

就當他準備說出他心儀已久的東西之時。

這些房子的大門再一次被打開了。

這一次走進來的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人。

兩個人都身穿道袍。

一件青衣,一件白衣。

兩個人的臉上表情同樣也是不同。

那名穿著白衣道袍的男子,彷彿好像並沒有把這裡給看在眼裡一樣,一副無所謂的表情。

但是,那個青衣道袍的年輕道人卻是無比的警惕。

尤其是看著那名戴著面具的詭異男子。

身上竟然有著一絲氣息不自覺的露了出來。

不過流露出來的這一絲氣息,竟然直接的把那個渾身隱藏在黑袍之下男子給壓得喘不過氣來。

「呦!看起來這裡還真是熱鬧。」

「道兄,看來你我二人的到來,讓這裡更加的熱鬧了。」

林牡笑著看著坐在主位上那名戴著詭異面具的男子。

以他的實力,自然一眼就可以看得出這個戴著面具的詭異男子的實力也只不過是一個金仙初期而已,對於他來說不足一提。

「兩位道兄大駕光臨,不知有何貴幹?」

這一次,那個戴著面具的詭異男子的語氣當中竟然沒有了如同之前那樣的機械聲音。

竟然變得有一些平和了起來。

…… 「不知兩位道兄到在下的地方,找在下有何貴幹?」

戴著詭異面具的男子有些警惕的看著進來的兩個穿著道袍的人。

那個穿著青衣道袍的道人,他並沒有放在心上。

因為他可以感覺得到,那個道人的實力還要比他低上一等。

所以他並沒有把他放在放在心上。

但是,那位穿白色道袍的道人,他卻是一點都看不透。

站在他面前完全就像一個普通人一樣。

不比普通人更像普通人,絲毫沒有任何的區別。

但是如果他相信他只是一個普通人的話,那他絕對會死的很慘。

因為,要是一個普通人到了此地,絕對會被此地的氛圍給嚇的半死。

更別說見到了自己,還能如此談笑風生。

好似根本就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裡。

所以,此人絕對不是普通人,甚至還要比那名青衣道人的實力更加的強大。

或者還要比自己的實力更為強大。

要不然自己看上他也不會,梧桐更像普通人一樣,一丁點實力都看不出來。

所以他才會如此的警惕。

那位穿著青衣道袍的道人不說了,放在這人世界當中也算是一方頂尖的高手。

除了自己也沒有幾個人是他的對手了。

更別說那名穿著白衣道袍的人。

這名穿著白衣道袍的人,或許早已站在了世界的巔峰。

所以,這兩個人到自己的地方上來,絕對是抱有著什麼目的。

要不然,兩位強者也不會絕對到另外一位強者的地方上來。

況且他們倆方還是素不相識。

總不能只是路過,然後進來討杯茶喝吧。

「呵呵!到你這來也沒有什麼太重要的事情。」

「本座就是想問你討要一件東西。」

林牡懶得和這個裝神弄鬼的傢伙廢話什麼?

直接開口說出了他的目的。

「不知道道兄需要我這裡的什麼,如果在下可以拿得出來,到時候儘管拿去,在下絕對不會吝嗇。」

戴著面具的詭異男子故作輕鬆的問道。

如果這兩個強者來到這裡,只是問自己要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那麼他自然也不會吝嗇這些東西。

為了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而得罪兩位站在世界巔峰上的強者,完全不值得。

或許還能憑藉著那些無關緊要的東西獲得兩位頂尖強者的人情。

或許在某些時候,還能向他們兩位求助。

所以如果只是一些不重要的東西的話,他自然會拉出來送給他們兩個。

但是,如果他們兩個,對自己討要的是十分重要的東西的話。

那麼他就得考慮考慮了。

畢竟,某些重要的東西對於自己來說也是10分重要,萬萬不能交給別人。

「也沒什麼,只是你剛才拿走的東西罷了!」

「那個東西對於本座來說也是10分的重要。

「所以,還請道兄把那個東西交予本座。」

林牡還是沒有廢話,直接說出了他手上的東西。

因為,他剛才收起來的那個木盒,對於林牡來說同樣也是十分有用的。

或許說,對於至霄道人是十分重要的。

因為,那個東西這是當初引發至霄道人輪迴的東西。

…… 「道兄是否過分了?」

「那些東西可是我耗盡了無數的代價才得到的。」

「到時候憑藉著一張嘴就想得到,是不是太不把我給放在眼裡?」

戴著面具的詭異男子聽到林牡要的東西之後,立刻站了起來。

有些憤怒的對著林牡說道。

這些東西他可是費盡了無數的資源,耗費了無數的辦法算計了無數年,才獲得的一件至寶。

但是,這個不知道從哪裡蹦出來的白衣道人,竟然憑藉著一張嘴就想從自己這裡得到,這樣是不是太過分,而且太不把自己給看在眼裡。

所以,他自然也忍不了。

「過分嗎?」

林牡笑著看著這個戴著面具的詭異男子。

「在修真界當中混了這麼久,還沒有得到一個真理嗎?修真界從來不是講道理的地方,誰的拳頭大那誰自然有道理。」

「我現在不是來請求你的,而是來命令你的,所以你沒得選擇。」

「或者你有兩個選擇,一個就是把那個東西乖乖的交出來,第二個就是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