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沒想到李國賓早就暗藏禍心,竟然利用她之前的簽名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那麼多的無辜受害者幾乎家破人亡,李國賓實在是罪不可赦。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秦洛不是代表親心企業來的,他是代表秦家來的。他是秦家的男人,理應為秦家負責。對有可能危害到秦家聲譽的事情要堅決扼殺說搖藍。

「我不管你們是什麼人。我只求你救救我女兒。求求你們了。救救姍姍。她還只是個孩子啊。」李明強說著,已經滿臉淚痕,一個大男人就要跪在地上給秦洛磕頭。

秦洛趕緊拉住李明強,說道:「李先生,你不要這樣。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心裡也很難受。我這次來,就是來救姍姍的。」

林浣溪雖然沒有拒絕李明強的牛奶,也只是接過拿在手裡,沒有像秦洛那樣撕開來喝。看著病床上被病情折磨的小女孩兒,心裡一陣陣酸楚。

想要說些什麼,卻覺得嗓子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堵住了似的,說不出話來。

沒有親身經歷,你永遠不知道真正的痛苦是什麼。原本幸福的家庭,卻被一場無妄之災給折磨成這樣。誰又能為他們的苦難來埋單?

像他們這樣的人,又會有多少呢?有多少人老無所養,病無錢治?又有多少人的冤屈得不到申訴,利益被人侵害卻又得不到一個說法?

一個出現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一個整天期待著有英雄出現的民族是可憐的。

秦洛,他是個英雄嗎?

林浣溪看著秦洛的側臉,心想,他一直在努力。他還那麼年輕,卻要扛著這麼沉重的擔子。這對他是否公平?

陳萍也要下跪,被林浣溪給攔住了。她拉著陳萍乾枯沒有一點兒水潤的手,說道:「你放心吧。秦洛一定會努力幫你治好女兒的。」

秦洛看了林浣溪一眼,對這女兒幫自己承諾別人也有些無可奈何。他坦白的對李明強說道:「親心保健品裡面含有一種對人體器官極其有害的物質,長期使用,可能會引起人的心肺和腎臟出現病變。姍姍的病情已經很嚴重了—–不過,我已經開始提取樣本進行研究,相信很快就會找到克制的配方。只要有了解藥,就能夠治好你的女兒。」

「現在你們可以有兩個選擇。一是安心在家過年。過年完后,我會安排人過來接姍姍去醫院治療。二是現在就跟我走。在醫院過年。」

「現在就跟你走。我們現在就跟你走。女兒病成這樣,我們怎麼能安心過年啊?都好幾年了,都沒安心過。」李明強一臉激動的說道。

「好吧。你們現在收拾收拾。半個鐘頭後會有車來接你們。」秦洛說道。來的時候,他已經和母親的醫院打好招呼,那邊會緊急*抽調出一批病房來給這些緊急患者使用。

李明強和陳萍感激涕澪,又一次要下跪感謝,被秦洛給死死拉住。只能一個勁兒的說謝謝,身為老師的他們,也想不出其它華麗的詞語來表達自己此時的心情。

唯願,好人有好報!

(PS:說幾件事情吧。

一、老柳的胃還沒好,還在吃中藥調理。確實會影響碼字。可能說出來很多朋友不相信,老柳一直在努力。盡我自己的力。

二、老柳現在在深圳。家父上個月做了個手術,本月正好又是他的生日,就趕過來看看老人。不僅我和小妖來了,還讓妹妹帶著小外甥從老家趕來。一家人相聚在一起不容易,我確實想多抽出些時間陪陪他們。特別是父親這兩年一直生病,蒼老的厲害。看著心裡很是難受。

三、編輯通知,《天才醫生》一書下周五上架。當然,這個上架是不收錢的。只需要註冊一個縱橫的會員號就能夠點擊閱讀。所以,為了方便,大傢伙兒註冊一個號吧。算是支持老柳的辛苦寫作。謝謝。

四、可能有細心的朋友已經發現了,本書的封面換了。最近又在嚴打。連封面都在嚴打。前面護士妹妹的封面顯然不合格,被編輯責令更改。

你看,碼字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啊。

五、特別鳴謝阿特雷兄弟。封面都是他幫忙做的。

六、求收藏。求紅票。) 第200章、行善的快樂!

一行人辭別李姍姍的父母,來到小區樓下。外面寒風吹拂,卻不如心底的冷洌那麼讓人感覺到疼痛。

心裡沉甸甸的,彷彿壓了千斤巨石一般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照片上的李姍姍,狀況已經讓人憂心了。等到來到李家看到躺在病床上焉焉一息的李姍姍,情況比想象中的還要嚴重許多。

原本幸福的家庭卻因為一些無良商家的禍害而陷入深淵,可想而知,這會給家人帶來怎樣的苦難。想起李明強夫婦那蒼老、無助、不知所措的樣子,秦洛也覺得心裡里苦澀無比。

林浣溪身穿淺藍色的牛仔褲,裡面是一件白色立領襯衣、條紋馬夾,外面罩著一件長到膝蓋處的米色風衣。棕色的皮靴款式簡潔時尚,脖子上圍著一條銀絲圍巾,美艷不可方物。站在這幢顏色暗黃牆體有些脫落的居民樓前面,有種和周圍環境格格不入的感覺。

「你能治好她的,對嗎?」林浣溪看著秦洛問道。

秦洛伸手握著林浣溪的小手,問道:「冷不冷?要不你回去休息吧?不用跟著我們。」

「看到她,我總是想起貝貝。假如,是貝貝出了這樣的事情。我們會急成什麼樣子?姍姍父母的心情,我能夠體會的到。」林浣溪沒有回答秦洛的問題,而是自顧自的說道。

「你現在是母愛泛濫了。要不我們也生一個?」秦洛笑著說道。自從遇到了貝貝,林浣溪骨子裡的母性被完全的激發出來。無時無刻的都在想著那個小妮子。

看到林浣溪不應他,秦洛也正色說道:「親心企業已經被我關閉,正在讓人進行產品回收工作。也找了之前的產品工程師得到了拿健品的產品配方。配方現在已經送到我媽哪兒,她會組織全羊城最有名氣的專家組對這個配方進行調研分析。」

「我這邊也一直在收集患者的病案資料,兩邊一起著手,時間上應該不會有任何耽擱。不過,具體能不能治療,還得看能不能找到解藥—–他們的情況很複雜。之前是藥物中毒讓身體的一些器官發生病變,可是拖到現在,那種由藥物引發的病變已經演變成為自然的惡化。」

「現在他們的身體惡化到什麼程度?」林浣溪也是學醫的,問的問題也比較能夠切入重點。

「情況不一樣。但是,有不少患者的一些身體主要器官已經開始出現衰竭現象。」秦洛沉聲回答道。

林浣溪沉默了一陣子,看著秦洛,說道:「真是希望你能夠治好他們。不然的話,很多家庭就要毀了。」

「當然。既然讓我發現了這種情況,我一定會努力的。」秦洛笑著點頭。

林浣溪主動抓著秦洛的手,緊緊的。像是想要把自己身體的力氣也要借給他一般。

賀陽點燃一根煙抽著,說道:「真是憋死我了。這是我第一次那麼給人面子,沒有在別人的家裡抽煙。」

「是你自討苦吃。沒有讓你跟著過來。」秦洛笑著說道。

因為賀陽也是這件事情的參與者,所以,在秦洛決定根據名單上的地址挨家拜訪患者的時候,賀陽也主動提出跟著幫忙。

當然,他也確實幫上了不少忙。譬如說需要調派車輛的時候,別人對他們的身份產生懷疑或者病人的家屬情緒激動,要對他們動手的時候—–這個時候,就是他的保鏢沙鷹出馬的時候了。

「也真是奇怪。我這人大大咧咧的,也不是一個容易感動的人。平時也沒正正經經的干件好事兒,可是這幾天每當有患者的家人眼圈通紅的拉著我的手說謝謝的時候,我心裡也都覺得有點兒怪怪的。不是個味兒。」賀陽吐了個煙圈,苦笑著說道。

「這就是行善的樂趣。」秦洛說道。

「對。就是這種感覺。原來幫助人是這麼舒坦的一件事兒。」賀陽用頭說道。「你們這邊需要什麼,只要我能做的儘管開口。要錢要人,我都能給你找來。這幾天沒幹什麼事兒,卻跟在你們屁股後面整天接受人家的感謝,我也挺不好意思的。幫他們做點兒事情才行。」

秦洛心裡很是安慰。一個人行善是不夠的,如果能夠影響越來越多的人行善,那麼這個世界才真正的有救。

就像股神巴菲特一樣,他不僅僅自己願意捐獻所有財產的一半給慈善組織,甚至還發動大量富豪像他一般的捐出近半財產。兩者產生的社會影響力以及所能幫助的人群是截然不同的。

「暫時用不上多少錢。」秦洛說道。「親心企業所有的利潤都被我截了下來,那一塊兒的錢足夠對這些患者進行賠償了。現在最關鍵的就是儘快能夠找到解藥,治好患者的病。」

賀陽點了點頭,問道:「今天都臘月二十七了,還有三天就大年三十。咱們還有多少家要跑?」

秦洛從口袋裡取出名單看了看,說道:「還有十二家。要儘快了。不然年前跑不完。」

「年前跑不完,可以年後跑。」賀陽說道。

秦洛搖了搖頭,說道:「儘快吧。我們也就是這兩天多趕一些路,可是對那些患者家庭來說,他們就能安心的過好這個年。幫一幫他們吧。」

「行。聽你的。我現在是做好人上癮了。」賀陽大笑著說道。

直到大年三十的中午,秦洛和林浣溪才風塵僕僕的趕回了家。

看到他們倆回來,一大屋子人都迎了出來。連秦洛那一直在外面做生意的父親秦楓也已經回來過年了。

大年三十,華夏人最重視的節日。在這一天,就算離家在外的遊子在世界最邊遠的角落,都會想方設法的回去和家人團聚,歡度春節。

秦楓也是個氣質儒雅的中年男人,穿著合體的黑色長袍。這一點兒,他倒是沒有忤逆爺爺的話。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表情很有親和力。

「爸,你回來了。」秦洛笑著說道。

「嗯。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秦楓笑著問道。

「所有患者都已經送進媽媽的私家醫院。專家組也在尋找配方中的有毒物質。只要病因一查清楚,我們就能夠配製解藥。」秦洛回答道。

「做的很好。」秦楓拍了拍兒子的肩膀。然後看著站在秦洛身邊的林浣溪,笑著說道:「浣溪,辛苦你了。在南方生活還習慣吧?」

「謝謝伯父。我在這邊生活的很好。」林浣溪回答道。

秦錚走過來,對秦洛說道:「我們秦家能夠屹立百年不倒,是因為我們仰不愧天俯不愧地內不愧心。任何時候,都不要做對不起患者的事情。昧著良心只能一時賺到些錢,卻撐不起一家企業。」

「爺爺,你放心吧。我知道怎麼做。」秦洛說道。他並不反感爺爺對自己的說教。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有一個老人時時在耳朵叮嚀囑咐,你才能戒驕戒躁,不輕浮,不犯錯誤。

秦錚滿意的點頭,說道:「去安慰安慰你姑姑吧。我們不怪她。」

「我知道。」秦洛點頭說道。

因為親心企業是秦嵐一手創辦,又是因為他的疏忽而導致被李國賓利用。那麼多無辜的患者被他們的產品毒害成這個樣子,秦嵐覺得自己就是此次事件的罪愧禍首,心裡一直都非常的自責。

就是擔心秦嵐在見到那些患者的時候情緒失控,所以秦洛都沒敢讓她陪著一起去拜訪病人。但是,病人源源不斷的被送走母親開設的私家醫院,她不可能不去探望。

看到那些孩子和老人的悲慘情況,秦嵐如萬蟻噬心一般的難受。回來后就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不吃不喝,連門都不願意出來。

林浣溪被秦奶奶拉著說話,秦洛和眾人打了個招呼后,就自已上樓了。

站在秦嵐的房間門口,秦洛敲了敲門,裡面傳來貝貝嬌脆的聲音:「誰啊?自己進來吧。」

秦洛笑了笑,推門走進了秦嵐的房間。

屋子裡一股馨香的味道,但是因為窗帘都沒有打開,房間里非常陰暗。

秦洛走過去拉開窗帘,房間里這才明亮起來。貝貝看到是秦洛,驚喜的撲了過來,抱著秦洛的腿說道:「哥哥,哥哥,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啊?貝貝剛才還在想你呢。我一想你,你就回來了。」

秦洛把貝貝抱在懷裡,問道:「貝貝,你怎麼不出去玩啊?」

「我要陪媽媽啊。」貝貝小臉打著呵欠說道。「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媽媽都會陪著我。現在媽媽心情不好,我也要留下來陪陪她嘛。做人要講義氣。」

「嗯。貝貝真乖。」秦洛捏捏貝貝的小臉,說道:「現在哥哥陪你媽媽,貝貝出去玩好不好?」

「好。」貝貝乖巧的點頭。「嗯,剛才我是躺在哪兒陪媽媽說話的,你也躺在哪兒陪媽媽說話吧。很舒服的。」

貝貝指著秦嵐身邊的位置說道,秦嵐穿著睡衣從床上坐起來,瞪著貝貝說道:「貝貝,不許胡說。你出去玩吧。我和秦洛說說話。」

(PS:原來的護士封面不能用了。 重生之日本投資家 現在的封面只是暫時的,有了合適的就會換掉。大家多多包涵吧。) 第201章、有一點點想你!

秦嵐穿著睡衣躺在床上,直到現在還沒有起床。貝貝離開了,秦洛自然不好意思躺在秦嵐的旁邊陪她說話,拉著張椅子坐在了床頭。

「所有的受害者都找到了嗎?」秦嵐從床上坐起來,秦洛扯了個枕頭放在她的後背,讓她靠的更加舒適一些。

「找到了。名單上的四十二名患者全部都找到。所有的病患以及他們的家屬都安排在了我媽的醫院病房裡。專家組正在研究親心產品的配方,相信很快就會找到發病原因。」

秦洛了解秦嵐的心情,說道:「今天是大年三十,我讓酒店給他們準備了幾桌酒席。晚上姑姑有時間的話,可以去陪他們一起吃年夜飯。」

「不了。我不去了。」秦嵐搖頭說道。「秦洛,謝謝你。你做的很好,在給姑姑贖罪。」

「姑姑。不要這麼說。這件事不能怪你,是李國賓貪得無厭,欺騙了你。你不也是剛剛才知道的嗎?如果你早些知道,也不會任由事情惡化到這種地步。」秦洛看著她眼眶深陷,憔悴的有些不像話的俏臉,心裡滿是憐惜。

「秦洛,你就別安慰我了。這件事兒,我逃脫不了干係。我也是母親,看到那些比貝貝大不了多少的孩子在遭受這樣的痛苦,我想死的心都有了。」秦嵐再也忍不住了,眼淚奪眶而出,捂著嘴哭泣起來。

秦洛趕緊坐到床上,從床頭柜上的紙盒裡抽出紙巾幫她擦拭淚水。一直以女強人形象示人的秦嵐,這一刻終於承受不了這樣的愧疚和打擊,趴在秦洛的懷裡痛哭失聲。

良久,淚水流干,心中的委屈也隨之去了大半。

「好了。我沒事兒了。」秦嵐從秦洛懷裡起來,抽出紙巾擦拭眼角的淚漬。

「爺爺讓我告訴你,他不怪你。」秦洛笑著說道。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更加覺得對不起他。之前,我還一直想要拿他的《金匣藥方》。你說,天底下有我這麼不孝的女兒嗎?」秦嵐凄然苦笑。

「姑姑,一切都過去了。」秦洛勸道。如果秦嵐總是帶著這樣的愧疚生活,總是躲避著大家的接近,以後就再也找不回之前融洽溫暖的親情了。

秦嵐像是下定了決心似的,說道:「秦洛,我有件事情要和你商量。」

「姑姑,有什麼事兒你就直接說吧。都是一家人,用不著這麼客氣。」秦洛說道。

「那些受害者,請你無論如何都想辦法治好他們。我沒臉去見他們,這件事也只能拜託給你了。還有,親心企業現在暫時停產,聽張經理說帳上還有不少錢。你可以把這些錢全都拿去分給他們。我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彌補,只是希望他們有了這些錢后,以後能夠過得輕鬆一些。至於公司,是關閉,還是你找人打理,都由你自己決定吧。」

「姑姑,就算你不說,這些也都是我應該做的。」秦洛笑著點頭。

「還有,貝貝很喜歡你,你願不願意幫我照顧她一段時間?」秦嵐問道。

秦洛詫異的看著秦嵐,說道:「我和浣溪都很喜歡貝貝。照顧她一段時間自然沒有問題。姑姑的意思是—–你要離開?」

「嗯。」秦嵐點頭。「這兩年來,我公司的業務大部份都在國外。我也提前讓人在美國建立了一家負責藥品分銷的分公司。只是,負責人懷孕要回國生孩子,一時還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我準備親自過去負責一段時間,將那邊的市場再開拓的大一些。」

秦洛好奇的問道:「你的主要業務在美國?那些人會相信中醫嗎?」

秦嵐搖了搖頭,說道:「他們會相信針灸和穴位推拿,對中藥卻不太相信。我的客戶主要還是華夏人,購買中醫的也大多是華夏人。偶爾也會有外國人找上門來,但是數量非常少。形成不了規模。」

秦洛嘆了口氣,說道:「總有一天,我會讓他們相信的。」

秦嵐伸手摟著秦洛的脖子,說道:「有志氣。我們秦家的男人,就應該用這種口氣說話。你在燕京做的事情我都知道,姑姑真是為你感到驕傲。」

「姑姑如果是為了事業去美國的話,我很支持。也願意幫你帶著貝貝。但是如果你是為了躲避我們的話—-這是我們都不願意看到的。無論如何,你仍然是我的姑姑。爺爺的女兒。我們最親的親人。」秦洛說道。

「我明白。我明白。」秦嵐咬著嘴唇說道,眼眶又開始濕潤了。

南方過年的習俗禮儀非常多,秦家除了掃塵、門畫、春聯、爆竹、祭祖這些傳統項目外,還要拜華佗、李時珍這些醫術大家。無論任何一個行業,能夠站在行業最頂尖的人,都是值得崇敬的。

現在的秦洛剛剛起步,他還在努力的,一步步的向中醫之王的位置攀爬。有挫折,有磨難,有流言蜚語,還有讚美和感激—-可是,這並不能影響他前進的步伐。

林浣溪也有資格進入秦家宗祠,也就是說,她正式被秦家人接納為未來的媳婦人選。林清源雖然不能進去,但是他一張老臉也是老懷欣慰。

孫女的幸福,也就是他的幸福。

等到一大家子人圍攏在一張桌子上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多鐘了。CC*頻道已經開始播放每年一度的春節聯歡晚會。

今天的氣氛異常,一桌子人坐著都不說話,連平時廢話最多的貝貝今天都不吵不鬧,乖巧的坐在椅子上,大眼睛滴溜溜的從眾人的臉上轉來轉去的。

秦錚舉起面前的酒杯,說道:「為健康乾杯。」

眾人紛紛端起面前的杯子,有白酒,有紅酒,也有果汁,然後一群亮閃閃的杯子碰撞在一起,發出叮噹悅耳的聲音。

秦錚一口氣把杯子中的酒喝完,又給自己倒了一杯,然後看著林浣溪說道:「今年,我們家來了一位客人。浣溪不是客人,是自己人。她這個孫媳婦,我認了。希望明年我們秦家能夠再次添丁。這第二杯酒,我敬給浣溪。」

聽到一向古板嚴肅的秦錚會說出這樣的話,當著眾人的面和自己的孫子孫媳開玩笑,大家都跟著起鬨起來,嚷嚷著要秦洛和林浣溪明年趕緊『添丁』。貝貝從身邊的媽媽口中明白添丁是什麼意思啊,也吵著要林浣溪給她生個小弟弟。

林浣溪粉臉通紅,趕緊端起面前的杯子,說道:「祝爺爺身體健康。」

和秦老爺子碰了杯后,仰起臉把杯子中的酒一飲而盡。

白酒力大,林浣溪兩杯酒下肚,臉若桃花,明媚如春潮過後。

坐在一邊的秦洛食指大動,摩擦著手腕上的紫血鐲,考慮著晚上要不要再去沖一個冷水澡。

剛剛吃過年夜飯,秦洛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