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兩者的作用不同。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打入方永軍身體里的那道混沌之氣,是用來治療方永軍的雙腿,以及他的病的。

他們夫妻二人,多年沒有孩子,原因出在方永軍身上。

至於他妻子的那道混沌之氣,則是用來消滅鬼胎的。

這時,方永軍妻子的肚子里傳來了嬰兒的啼哭聲,除了駱玟和顧銘外,其他人根本聽不見。

幾秒后,那個鬼胎化成了一灘血水,徹底死去。

顧銘看了方永軍妻子一眼,輕聲說道:「已經結束了,你應該想上衛生間!」

方永軍的妻子一怔,剛想說什麼,頓時感覺肚子傳來一股強烈的疼痛,如同是鬧肚子一般,接著她迅速衝進了衛生間。

當她從衛生間出來時,整個人如同虛脫了一樣。

回想起剛才排泄出來的黑色血水,渾身顫抖,感覺無比的噁心和恐懼。

雖然她臉色蒼白,看上去十分虛弱,但是臉上卻露著笑容,「我感覺現在的身體非常好,真的謝謝你們!」

「二嬸,你沒事吧?」

方雪兒跑過去扶著方永軍的妻子走了回來。

「沒事,就是有點虛,休息一會就好了!」方永軍的妻子微微一笑。

而這時,方永軍也站了起來,臉上滿是激動之色,沖著顧銘感謝道:「顧先生,謝謝你!」

「不用謝,我們先回去了!你們努努力,我相信用不上一個月,你們就會有自己的孩子了。」

顧銘微微一笑,隨即和駱玟離開了方永軍的家。

顧銘並沒有將那兩道混沌之氣收回,而是留給了方永軍夫妻,這樣對於他們的孩子來說,是一件非常有利的事情。

畢竟方永軍夫妻的年齡不小了,有了那兩道混沌之氣,可以保證他們的孩子健康的成長,平安出世。

然而,當顧銘和駱玟剛剛準備開車離開時,方雪兒追了出來。

「白雙玉被綁架了,對方要求我和玟姐過去!」

方雪兒焦急的說道。

顧銘一怔,不由的皺起眉頭。

「白雙玉?就是那個歌星嗎?你們現在還有合作?」顧銘問道。

駱玟點了點頭,「是的,白雙玉現在是我們公司旗下藝人,更是我們的合伙人!」

「這樣啊,那走吧,我們一起去看看!」顧銘點了點頭。

他沒想到,兩年的時間駱玟和方雪兒竟然向娛樂圈發展了。

回來一個月,顧銘根本沒問駱玟公司的事情,至於公司發展成什麼樣,他根本不知道。

就連郝寧的酒賣的怎麼樣,他也沒有過問,更不要提方永元的藥廠了。

「可是,對方只讓我們兩個人過去?」方雪兒說道。

顧銘聞言笑了笑,「放心吧,他們看不見我的,走吧,我看看到底是什麼人這麼大膽!」 顧銘和駱玟從車裡下來,回到方永軍家裡等待。

終於一個小時后,方雪兒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不過這次只有一條簡訊,上面寫著,「離開方永軍家,路邊有一輛黑色的車,坐上去。」

豬惑天下:邪皇的傾城懶後 而後,方雪兒和駱玟看了一眼顧銘,然後離開了方永軍家,並且直接穿過馬路,看到了一輛黑色的轎車。

她們剛剛走到車前,車門便打開了,一個金髮碧眼的女人也現在兩人面前。

「玟公主、方小姐,請上車吧!」

駱玟和方雪兒聽了,直接坐上了那輛車,隨即車子啟動。

顧銘依然坐在方永軍的客廳之中,和方同山閑聊著,不過,他的神識卻一直盯著那輛黑色的轎車。

蕭蕭春雨潤華年 黑色轎車在快速行駛著,很快就離開了市區。

然而那個金髮的外國女人根本不知道,她們的一舉一動都在被人看著。

駱玟能夠清楚的感應到顧銘的神識,心裡不由的感覺到強烈的安全感。

就算是顧銘不出手,以駱玟的實力,想要救出白雙玉,那也是一點問題也沒有的。

只是現在有顧銘在,駱玟喜歡一切都依賴顧銘,已經忘記了她的實力,忘記了她的身份。

此時此刻,她只是一個需要人保護的女人。

駱玟微微一笑,扭頭看向車外。

看到駱玟的表情,那個金髮女人不由的向車外看去,警惕性很高。

可惜,她什麼也沒有看見。

隨後她看向駱玟說道:「玟公主,不知道你在笑什麼,難道你還期盼著有人來救你們嗎?我知道你們有著宗師境的實力,但是對於我們來說,根本不是問題。因為我們有比你們還要強大的人!」

駱玟並沒有回答她的話,因為她知道,面前這些人只是螻蟻,是炮灰,正主根本沒有出來。

見駱玟不說話,坐在一旁的方雪兒冷冷的問道:「雙玉在哪裡?」

「方小姐,不用著急,你很快就能見到白雙玉了。到時希望方小姐能夠多多的配合我們,只有這樣,我們才能保證白雙玉的安全。」金髮女人說道。

「你是哪國人?我怎麼只不出你的口音?」駱玟問道。

「玟公主的好奇心真重,這樣不好,會給自己帶來麻煩的。」

金髮女人微微一笑,眼中閃過一抹戲謔之色。

「是嗎?既然你不想說,那就算了!」

駱玟淡淡一笑,繼續看向車窗外。

車子一路向南行駛,一個小時后,車子在一片荒郊停了下來。

接著,那個金髮女人掏出一個如同是控制器一樣的東西,直接按了下去。

隨後,駱玟和方雪兒就看見地面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幾十秒后,一個如同車庫一樣的鐵制建築出現在幾人面前。

車庫門慢慢的打開,隨後車子直接開了進去。

就在這個時候,顧銘直接從方永軍家消失,再次出現時,已對出現在這個鐵制建築物里。

只不過他使用了隱身術,金髮女人和司機並沒有發現他。

隨後那個鐵制建築開始下降,來到了地下五六十米深的位置。

「玟公主、方小姐,我們可以下車了!」

隨後,車門打開,幾人從車內走了下來。

在女人的帶領下,幾人走過了一個極富科技感的金屬通道。

一行人走了一段距離后,然後進入了一個十分龐大的房間內,這裡看上去好像是一個超級實驗室,來來回回,走動著忙碌的工作人員。

幾人來到一個半球形的透明實驗室中,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坐在一張椅子上。

他的旁邊則是一個透明的,類似於睡眠艙一般的東西,白雙玉就躺在裡面。

看到白雙玉后,駱玟和方雪兒兩人臉色頓時一變。

駱玟冷冷的問道:「你們對她做了什麼?」

「玟公主,不要著急嗎?她只是太累了睡著了,只要你們乖乖的聽話,她就不會有事!」

「你們到底是什麼目的?」

駱玟問道,同時給顧銘傳音,讓顧銘晚點動手,她想知道這些究竟想要做什麼!

聽了駱玟的話,那個中年男人微微拍了拍手,隨即幾個穿著白大褂的工作人員抬著幾個擔架走了過來。

擔架上面各躺著一個女人。

不過,這些女人看上去十分的詫異,渾身長著灰色的毛髮,就連臉上也是,看上去十分的嚇人。

那個中年男人看著那些女人,微笑的說道:「玟公主,聽說你和方小姐都是宗師境強者,而且還是瞬間提升到這個境界的,所以我們很好奇,所以,我們想知道這個答案!」

「你們想幹什麼?我們提升實力跟你有什麼關係!」方雪兒冷哼。

「怎麼會沒有關係呢?」

中年男人微微一笑,扭頭看向方雪兒,「只有知道了你們的秘密,我們才能製造出更加強大的人類。看見她們了嗎?她們就是我們創造出來新人類,有著無比強大的力量。」

他的聲音落下后,那些女人瞬間睜開了眼睛,直挺挺的站了起來,如同殭屍一般。

她們的雙眼通紅,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彷彿在等待命令一般。

這個時候,那個中年男人臉上露出非常滿意的笑容說道:「玟公主,對於我的創造,你看著還滿意嗎?只要再改進一下,她們向上的那些毛髮就會消失。不過,我們需要你們的血。我們要用你們的血,來完成我們最後的創造!」

魅力遊戲劍士 「用我們的血?」

駱玟不由的冷笑,「這就是你們創造的人類?你們就不怕也成為她們這樣的人嗎?」

「我們自然不怕,既然能夠創造出來她們,自然能夠操控她們。不要小瞧她們喲,她們的實力可在宗師之上!」

中年男人說著,哈哈大笑起來,顯然對於自己的創造,十分的滿意。

「什麼?」

方雪兒一臉的震驚,不過好在她知道顧銘就在身邊,自然不會害怕。

但是聽到這個消息,確實也嚇了她一跳。

眼前這些人,明顯不是天神國的人,而他們在天神國的境內弄出這些東西,那就說明,眼前這些女人是天神國的百姓。

對於他們這種殘忍的手段,方雪兒很是憤怒。 「好了,事情已經搞清楚了,我可以動手了!」

一個男人的聲音在房間里響起。

隨即顧銘解除了隱身,出現在眾人面前。

中年男人和那個金髮女子頓時震驚的看向了顧銘,接著中年男人說道:「沒想到你們還帶來了幫手,既然來了,那就別走了!」

中年男人說著,拍了拍手,接著一陣轟隆聲傳來,接下來就見十幾個體型龐大的猛獸出現在房間之中。

有虎有狼,但是和普通的虎狼完全不同,它們比一般的虎狼高大數倍,身高都超過了兩米,而且都是直立著,看上去十分的兇殘。

很顯然,這些高大的猛獸,是他們研究的成品,至於剛才的那些女人,只是半成品而已。

這些猛獸,同樣是中年男人的實驗品,而且十分的成功,實力確實高過宗師境。

但是眼前這些歸根到底只是猛獸,並不是人,而中年男人想的卻是在人的身上進行實驗,那才是他的最終目標。

所以,這才是他們綁架白雙玉,引來駱玟和方雪兒的真正目的。

原因就是她們兩人直接變成了宗師境。

顧銘看著幾頭衝上來的猛獸,冷冷一笑,手一揮,頓時數道混沌之力沖向那些猛獸,瞬間那些猛獸化為虛無,連一聲慘叫聲都沒有發出,便消失在眾人面前。

另外幾頭猛獸見到這一幕,悍不畏死,繼續發起攻擊,然而,他們的命運如同剛才一樣,瞬間消失在眾人面前。

顧銘眼中閃過一絲冰冷,因為剛才那些猛獸根本不是真正的猛獸,而是人,這讓顧銘產生了濃濃的殺意,畢竟中年男人等人的所作所為,已經觸碰到了顧銘的底線。

對於這種事情,顧銘絕對不會不管。

顧銘看著中年男人,冷冷的說道:「你還有什麼底牌吧,一起都拿出來吧,否則,你會死的非常慘!」

「你不能殺我!」中年男人大吼!

顧銘冷笑:「為什麼?」

「因為我是救世主,是這個世界未來的主宰,這個世界上的生命將由我創造出來,所以你不能殺我!」中年男人大聲叫喊。

顧銘聞言,不由的大笑起來,隨即身形一閃,直接掐住了中年男人的脖子。

中年男人眼中閃過驚恐之色,他完全沒想到顧銘的實力會如此強悍,頓時慌張的喊道:「你想殺我,那我就先殺了你!」

隨即,中年男人表情無比的猙獰,身體也開始迅速的發生了變化。

萬靈重生 只見他全身長出黑色的毛髮,身體也在不斷的膨脹,眨眼間變成了三米多高的模樣,而且他的頭頂竟然長出兩隻角來,樣子如同是一隻黑色的大黑牛一般。

隨即,只見他直接輪起拳頭向著顧銘砸了過去。

顧銘見了,不由的冷笑,僅僅一個眼神,就已經讓那些個中年男人無法動彈。

接著,顧銘的手指輕輕一捏。

咔嚓一聲,中年男人直接死去,身體也慢慢的消失,最終如同之前的那些猛獸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到這一幕,那個金髮女人大聲叫喊:「博士,博士……」

「我親自送你上路,還是你自己動手?」顧銘淡淡開口。

這裡的人,顧銘準備一個不留,畢竟這些人抓了普通人,進行這種邪惡的實驗,不管他們的初衷是好是壞,從道義上來講,他們已經被顧銘判了死刑。

金髮女人聽了以後,毫不猶豫的直接掐住自己的脖子,只見她的手上長出了鋒利的爪子,閃著寒光,非常輕鬆的刺穿了自己的喉嚨,然後倒到了地上。

「沒想到還是個痴情之人!」

顧銘冷笑,揮手打出一道火焰,直接將那個金髮女人的屍體燒毀。

「老公,把這裡毀掉吧!」

駱玟看向顧銘,讓她動手,她真的辦不到。

畢竟她是個女人,而且曾經所受過的那些經歷,讓她已經養成了膽小的性格。

顧銘點了點頭,即使駱玟不說,他也會毀掉這裡。

顧銘看了一眼剛才的那些女人,不由的嘆了一口氣,雙手快速打出一道道法訣,只見那些法訣變成一道道光亮,直接進入她們的身體。

下一秒,她們身上的灰色毛髮,直接消失,恢復了她們本來的面貌。

「顧大哥,她們已經治好了嗎?」方雪兒上前問道。

顧銘點了點頭,「治好了,同時我已經將她們關於這裡的一切記憶全部抹除了。她們會在兩個小時后醒來,所以,還是把她們帶出去吧!」

方雪兒聽后重重的點頭,隨即在實驗內找來一些白布單,將那些女人一個個包好,和駱玟一起將她們帶了出去。

而顧銘的任務就是消失這裡所有的人。

不管是誰,求饒是沒有用的,不管他們是不是被迫,他們都參與了這項邪惡的實驗。

但是,他們真的是被迫的嗎?

這話說出來,恐怕連他們自己都不會相信,而且他們這些工作人員,每個人都被改造過了。

看到他們,讓顧銘想到了在地球時看到的米國大片,什麼基因改造人,狼人等等,關於這類的科幻電影。

沒想到,在這個世界上,竟然真的被人給研究出來。

從總體上來講,這個世界的科技遠遠的高過了地球。

顧銘毀掉了這裡的一切,連一片白紙都沒有留下。

隨即后,顧銘離開地下,來到了地面上,直接一拳將這裡砸塌,瞬間一個巨大的深坑出現在幾人面前。

「走吧,我們回家!」顧銘看著駱玟和方雪兒說道。

方雪兒一聽,指著剛才被救出的那些女人說道:「她們怎麼辦?」

顧銘看了一眼,輕聲說道:「一起帶走,將她們放到市區附近,然後報警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