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聲音介面道:「我看不象,肯定是剛交的女朋友。」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另一個得意洋洋地聲音:「你們懂個屁!這肯定是老闆搶來的馬子,現在就要去開房間哩。」

正在這時,高戰攜手碧姬絲從酒吧裡面走了出來。

「老闆!」隨著一聲大吼,碧姬絲驚訝地看到所有漢子們的臉色剎那間變得肅穆起來。一個個身體挺得筆直。

高戰沖他們笑了笑道:「你們都累了,都先回去吧,啞巴,你來開車,我們送碧姬絲小姐回去。」

高戰吩咐完后,幾個漢子遲疑了一下道:「翔哥說現在情勢緊張,讓我們隨時隨地保護你!」

高戰:「不用了,有啞巴保護我就行了。阿翔那裡我會說的,你們就放心吧!」

十來個洪門兄弟這才按照吩咐離去。

高戰打開車門讓碧姬絲上了汽車,然後問:「去哪裡?」

碧姬絲:「福克大街,七十八號。」

很快就到碧姬絲居住的地方,高戰讓啞巴把汽車停了下來。碧姬絲下車道:「願不願意上去喝杯咖啡,讓我再次感謝你的救命之恩。」

高戰:「喝咖啡就免了,我怕自己晚上睡不著,如果換成一杯威士忌的話,我會很榮幸地參觀一下您的閨房!」

碧姬絲露出迷人地微笑:「你很幸運,我上面剛好有一瓶上好的『傑克.丹尼』!」

高戰:「那麼我一定要上去品嘗一下了。」曖昧地望著碧姬絲綠寶石般的眼睛。

碧姬絲臉上露出一抹羞人的緋紅。率先走了進去。

…………..

這是一座不大卻很精緻的房屋,簡潔明快地美國式裝飾設計,一張桌子,一個飾品架,吊燈,沙發,酒台…

碧姬絲打開一瓶「傑克.丹尼」,給高戰倒了一杯端給他,然後坐到了他身邊道:「我以前從來沒有讓其他的男人來我家。」

高戰:「看起來我是夠榮幸的。」

碧姬絲:「哦對了。你吸煙不吸?」

高戰:「喝威士忌當然要抽雪茄了。」

碧姬絲摸出一根上好的雪茄遞給他。

高戰:「你不是說你這裡從不來男人么?」

碧姬絲:「哦,

大的雪茄煙能讓我想起某種東西!「語言挑逗之極。

高戰,心說,原來外表純情內里騷,對付這樣的小騷包要堅決果斷些。

碧姬絲說完這話,開始給高戰點煙,一不小心她地手被打火機燙了一下,臉上露出一絲難以察覺的興奮。

幾杯酒下肚,碧姬絲媚眼如絲地依偎到高戰身旁。道:「今晚你陪陪我好么?」

高戰莞爾:「我本來是充當護花使者的,這樣做豈不監守自盜?」

碧姬絲:「我們美國女孩子都很開放的。也許你不知道,人家已經愛上你了!」

高戰:「這麼快?「

碧姬絲嬌媚道:「當然啦,不要拒絕人家嘛!」

看著碧姬絲豐滿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嬌軀,還有此刻騷媚入骨的模樣,高戰感覺一股熱流從下腹升起,自己身上的某個部位開始膨脹起來。

碧姬絲有些夢囈一般地煽動道:「現在,請你用大手輕輕地撫摸我的身體。每撫摸一下,我的身體就會不自禁地顫動一下。通過你地手掌,我能聽到天使扇動翅膀的聲音,然後你再用舌頭一次次的舔著我的身體。當你舔著的時候,我的整個身子先是很緊張地縮成一團,然後便是很大力的張開,竟然只憑著腳尖,把我整個人都支撐起來了。而我的身子在大力地顫抖著,身上所有的汗腺似乎都在剎那間張開,我身上一下流出了好多好多汗,能夠一下子把整個卧室都流滿。在這個時候,我身上所有地汗水一下子全都變成了一種非常滑的香油,使我全身都變得又香又滑。我於是一下子把正在懷裡地你撲在床上,然後用嘴巴咬開你的衣服,再然後,我輕輕地咬著你全身地每一寸肌膚。再然後……」

媽的,她是不是做午夜電台的?說這種挑逗話的水準相當高呀。

高戰「咕咚……」吞了口口水,「別然後了,親愛的寶貝,如果你不介意地話。就快點自動地脫光衣服,讓我狠狠地操你!」

碧姬絲:「你怎麼就不懂情調呢?偏要這麼野蠻!」

高戰:「野蠻?野蠻不好嗎?人都是從野蠻中過來的,你說你喜歡前插式,還是狗趴式?」

碧姬絲:「討厭!你怎麼說的這樣露骨!」

高戰:「不要再矜持了,這裡只有你我兩個人,你的威士忌我也喝了,雪茄煙也抽了,你說接下來不做些什麼有意義的運動。怎麼能對得起這皎潔的他月色?」

碧姬絲:「月色皎潔是很容易變狼人的。」

高戰:「那你就變成狼人把我吃了吧,吃進你的肚子里,我高興!」說話間,幾乎是用一種「強姦」地模樣高戰將碧姬絲脫得乾乾淨淨,然後毫不客氣地自己粗大的巨龍杵到碧姬絲的櫻桃小嘴裡。道:「來吧寶貝,在你還沒變成狼人之前,賣力地吹!」

碧姬絲的臉上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厭惡,這才不得已地張開小嘴含住了巨龍,高戰奮力地將胯下巨龍朝她地喉嚨伸出頂去,碧姬絲「咿唔」地含著。被高戰的大傢伙頂得眼淚直流。

高戰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抓住她的頭髮挺動臀部賣力向前聳動。

碧姬絲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粗大的巨龍已經將自己的喉嚨漲得滿滿地。

……………

歡愉中,兩人滾到了床上,瘋狂地擁吻著。

突然,高戰感覺自己的手腕上多了一樣東西,拿眼一看,竟然是一副粗大的手銬,手銬一端銬在床頭的鐵柱上。一頭銬在高戰的手腕上,手銬的質地屬於精鋼,結實異常。

高戰詫異道:「寶貝,你這是幹什麼?」

碧姬絲綠寶石般的眼睛開始變得綠幽幽了,露出豺狼般的猙獰:「幹什麼?你的忘性就這麼大嗎?」

高戰:「你要變成狼人了么,親愛地殺手頭領寶貝!」

碧姬絲:「不錯,虧你還記得我,我卻忘不了你留給我的傷疤!」說完撫摸了一下自己脖子上的傷痕,怨毒道:「可惜呀。可惜那場爆炸沒將我炸死!」

高戰:「你想幹什麼?」

碧姬絲伸手從床底下拿出來一條男人手臂粗的巨蟒,巨蟒渾身綠色。

偶爾有些黑色的斑點,大大的三角腦袋,黃豆般的眼睛邪惡地頂著高戰,嘴裡絲絲地吐著蛇信兒。

碧姬絲獰笑:「幹什麼?你說我會幹什麼?我要將你餵給我的小寶貝,讓它好好地享受一下!」用手指划著高戰胸口的肌膚,「你不應該和查理曼老闆斗地,他是大白鯊,只有吃人的份兒,沒有人會是他地對手!」

高戰試著掙了一下手銬,手銬很結實。

碧姬絲:「你不要做沒用的功夫了,這隻手銬是我讓人用精鋼打造的,可以拷牢一頭大象!」

高戰撇撇嘴:「我不喜歡蛇,能不能幫忙拿開它!」

碧姬絲:「你不喜歡蛇么?哦,真的是很遺憾,我喜歡它們,它們陰險,狡猾,有靈性,我就是一條殺手界的『美女蛇』!」碧姬絲騷媚地甩了甩頭髮,兩隻雪白飽滿的**一陣晃動。

高戰下面的巨龍又硬了。

碧姬絲的目光注意到高戰那突出部位的變化,臉上露出惡毒的獰笑:「你還真是男人中的男人啊,死到臨頭了還這麼色?!!」

高戰眯著眼睛:「你就那麼有信心能殺死我么?」

碧姬絲:「怎麼?難道你還能逃走?」

巨蟒的尾巴在高戰的胸口掃動著,讓他覺得噁心。

高戰:「世界是充滿奇迹的,看起來你是當殺手當傻了,這個道理也不知道。」

碧姬絲:「奇迹?你奇迹個給我看看!該死的混蛋,今天我非要報仇不可!」

高戰想要攤攤手,才發現一隻手被手銬銬著,「我們中國有句話,冤冤相報何時了,你一個做殺手地。不要這麼執著好不好?!」

碧姬絲:「你這是在開口求我么?或者跪下來效果會更好一些!」

高戰搖搖頭:「很可惜!」

碧姬絲:「可惜什麼?

高戰:「我生平只給一種人下跪。」

碧姬絲:「什麼人?」

高戰:「死人!」話音一落,只見他手腕猛抖,咔嚓一聲,能拷牢大象的精鋼手銬儼然斷裂。

「不可能!」碧姬絲大驚中,高戰抓住她的手腕。一轉眼用剩餘的手銬將她拷了起來。

「不是不可能,只是你拷錯了我的手腕!」高戰邪惡地打量著眼前這條**美女蛇。

碧姬絲陰笑道:「你真以為你已經贏了么?」猛然吹了一記口哨。

剛才還算溫順地巨蟒突然張開大口向高戰撲了過去,高戰沒想到它的動作這麼快,簡直跟飛箭一樣,千鈞一髮,揚起左手卡住了它的喉嚨。

碧姬絲:「你竟然抓住了它?!!」眼睛中充滿了驚異。

高戰:「你這條大蛇我都抓住了,又何況這條小蛇呢?!」說然將蛇口捏大,露出猙獰的獠牙。高戰閉起一隻眼睛朝巨蟒的喉嚨里看了看:「不知道它的深,還是剛才你的深?」

碧姬絲想起剛才自己為了殺死眼前該死的傢伙所付出地「深喉表演」,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失敗感。

碧姬絲:「你現在想怎麼樣?」感覺這真的是風水輪流轉。

高戰:「怎麼樣?你看看不就知道了么?」

說完用手一扭,活生生將巨蟒的蛇頭擰斷。沒了腦袋的巨蟒在地面上蜷縮身體掙扎著,模樣可怖之極。

高戰也不擦抹手上地蛇血。獰笑著把碧姬絲壓到了身下,大手在碧姬絲身上肆意撫摸,蛇血抹得她到處都是,雪白的肌膚,殷紅的蛇血,勾畫出一幅令人亢奮的情景。

「你滾……放開我!」碧姬絲用手推高戰。可連她自己也知道推得多麼無力。

高戰的手已經抓住了那一對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樣地**揉搓,一邊低下頭去,含住了粉紅的小**用舌尖輕輕地舔著,一邊右手食指、拇指捏住碧姬絲**輕輕搓著,一股股電流一樣的刺激直衝碧姬絲全身,碧姬絲忍不住渾身微微顫慄,**漸漸硬了起來。

「不要啊……別這樣……嗯……」碧姬絲手無力地晃動著。

此刻的她哪裡是那個冷血的殺手頭領,只是個快要遭受蹂躪的女人而已。

高戰一邊吮吸著**,一隻手已經滑下了乳峰。掠過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幾下柔軟的黑毛,手就摸在了肥嫩的花唇上,兩片花唇此時微微敝開著,高戰手分開花唇,按在嬌嫩地珍珠上搓弄著。

「哎呀……不要……啊……」碧姬絲頭一次受到這種刺激,雙腿不由得夾緊,又鬆開,又夾緊。

玩弄一會兒,高戰的巨龍已堅硬如鐵了。他分開碧姬絲雪白粉嫩的大腿,毫不客氣地進入了碧姬絲的身體。

「啊……疼呀……」清醒著的碧姬絲感覺自己的下體快要被這灼熱的鐵棍漲裂。

足足狠插了一個多小時。高戰這才過足癮地翻身壓倒碧姬絲身上,雙手托在她的腿彎,讓碧姬絲的雙腿向兩側屈起豎高,濕漉漉地花谷向上突起著。粉紅的花唇此時已微微地分開,高戰堅硬的巨龍頂在碧姬絲花唇中間,再次兇猛進入。

碧姬絲放聲大叫「救命」,感覺肺都快被頂了出來,一對豐滿的**像浪一樣在胸前涌動,粉紅的小**如同冰山上的雪蓮一樣搖弋、舞動。高戰粗大的巨龍用力、用力、用力干著她。

高戰又快速幹了幾千下,把碧姬絲腿放下,巨龍濕漉漉地拔了出來,碧姬絲感覺自己的花谷快要被對方給干爆了,火辣辣的生疼,兩片肥厚的花瓣更是朝外翻赤著,紅腫的不成樣子。

就在碧姬絲嬌聲喘氣的時候,忽然感到高戰粗大的東西生猛地頂在了自己的菊花部位。

碧姬絲嚇得臉都變綠了,那麼粗大的東西要是插進去的話自己豈不要被乾死啦。

「該死,不要啊,求求你放過我吧!」這個天不怕地不怕地殺手頭領發出了哀求。

高戰獰笑:「我以前說過,我不會讓你死得這麼容易的,上次爆炸沒有炸死你,這一次我就用老二炸死你!」兇猛地朝前一聳。

「啊!」碧姬絲髮出凄厲的慘叫。

疼!

鑽心的疼!

感覺自己的菊花被硬生生撕裂,自己的身體已經化成了碎片。

在碧姬絲抓狂的歇斯底里的號叫聲中,高戰奮力出擊,一次比一次重,一次比一次猛,此時的碧姬絲狠狠地抓著床上的被單,下體疼痛得連死的心思都有了。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碧姬絲感覺像是度過了漫長的一個世紀,一個備受折磨的世紀,就在她筋疲力盡,被高戰乾的死去活來的時候,她忽覺鼻子中充斥一股古怪的氣味,高戰儼然已經將自己的巨龍插進了她的嘴巴里,在她還沒來及反抗的時候,抖動巨龍,讓噴射出來的精華飆入她的喉嚨,咕咚一聲,她吞咽了下去,隨即一股乳白色的東西從她的嘴角流出來。

遭受了一番摧殘和蹂躪的殺手頭領碧姬絲已經把高戰恨到了心眼裡,此刻她只有一個念頭,不管花任何代價也要殺死高戰。

此刻高戰已經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居高臨下地看著床上遭受自己暴雨般打擊的美女蛇,伸出腳踢了踢她的臉蛋:「後悔么,婊子?你沒想到美人計會失敗,更沒想過失敗的後果會是這樣吧,我們中國有句俗話叫作『賠了夫人又折兵』,就是形容你這種蠢人的!」

碧姬絲大吼:「混蛋,我一定會殺了你的!」

高戰和煦地笑著,忽然道:「可惜,你沒機會了!」在碧姬絲大吃一驚中,高戰拔出左輪手槍插入她的嘴裡:「永別了,婊子!」

砰地一槍,碧姬絲死不瞑目地栽倒在床上,她怎麼也弄不明白,這個剛和自己做完愛的傢伙,怎麼會這麼忍心射殺自己。高戰吹了吹槍管:「為了周胖子!」 見方潔不說話,洛雨一把抓起毛絨玩具上上下下打量著。”本書首發站”《biqime《文>網》

洛雨高一米八二,這個玩具放平了居然和他差不多高。

這麼大的玩具,而且沒有標籤,洛雨估計可能是專門訂購的。

「嘖嘖,這玩具怎麼看上去這麼眼熟呢。」洛雨咂吧著嘴,和玩具比劃這身高,並且不時比劃著腰圍胸圍,「喲,腿長似乎也差不多呀,怎麼越看越眼熟呢。」

見洛雨不懷好意地在玩具商捏來捏去,方潔羞紅了臉一把將玩具奪了過來抱在懷裡:「哪裡眼熟了,根本不是照著你的體型做的。」

洛雨長長哦了一聲,好一個此地無銀三百兩。

方潔說完就發現自己說漏嘴了,抱著玩具站在原地手都不知道放哪兒好。

洛雨心裡是又好笑又感動,從背後環抱住了方潔,埋頭在她的發間,對著那小巧晶瑩的耳垂吹著氣:「乖乖!」

「爸媽都在樓下哦。」洛雨壞壞的聲音在方潔耳邊響起。

這一聲欲蓋彌彰的話彷彿是一把熊熊燃燒的火焰,將方潔徹底點燃了。

一把將玩具丟到床上,方潔轉過身抱住洛雨,踮起腳主動把自己嬌嫩的雙唇送給洛雨。

看著玩具嗖一下子滾到了床上,洛雨心道對不起了兄弟,平時都是你代我抱著老婆,便宜你也占夠了,今天換我來。

「洛雨,不要」按住洛雨伸向自己腰肋處衣服的手,方潔急忙道。

兩個人對視一眼,立刻默契地相視一笑:「爸媽在樓下,可能會上來。」

「砰砰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