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霸天這次把他們放了,是烈火對他也產生了不少的好感,而且將軍墓裏面的全部都是軍人,這樣的人,要想對付的話,比之其他要難上好幾倍。打心裏,他不想和古霸天他們敵對。 張正國接着又和烈火說了一陣,至於說了什麼,就沒有人知道了,只不過龍組也沒有對將軍墓採取什麼行動。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張正國說了一會,想了想,從桌子上抓出一份文件,扔到烈火的面前道:“烈火,這是剛剛沒多久傳過來的一份文件,我想文件裏面的情況你可能會有興趣。你看看吧。”說着本來就很嚴謹的神情,現在就更加的嚴謹了。

烈火雖然並沒有看那文件,但從他的神情上也可以知道,這次的事情一定不簡單,連忙拿起文件看了一下,霎時間烈火的臉色一變,非常的難看。如果自己看的話,可以發現,烈火的手都在不自然的顫動。

“局長,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那些東西不是已經被我們給封印住了嗎,怎麼會突然破開封印。”烈火說着依舊是滿臉的不相信。

這也不能怪烈火如此神色,因爲那文件裏面說的竟然是他們以前封印的厲鬼破開了封印。逃了出來,也就是鬼醫院的地點,黃鵬和那些人親自下的封印。其實依照封印的強度,最少可以封印那些厲鬼百年時光,不會出什麼事情。所以烈火纔會有不相信的神情。

張正國臉上也閃過一絲憂色,道:“烈火,不知道你有沒有感覺到前天晚上的血月。”烈火一聽,心中一驚,已經猜到了是什麼原因,但還是問道:“難道這次厲鬼破封,就是因爲血月的原因。”

張正國點點頭道:“不錯,在血月出現後,我們龍組也查了許多資料。終於明白血月是怎麼回事,血月對那些異類的修煉有非常大的作用,只要在血月之下修煉,自身的能力將以原來的幾倍、幾十倍的速度增長,而且還能隱隱壓制天地靈氣的作用。可謂是非常的神奇。而那些厲鬼利用的就是血月出現之時,一舉破開了封印。現在已經全部不知所蹤。”

現在的張正國只要一想到這件事,頭不痛,真是好的不來,壞的來,而且當時那些能對付厲鬼的,如茅澤、破天等人都不在,根本就沒有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厲鬼破開封印,現在逃匿無蹤。

厲鬼逃已經逃了,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趕快趁它們還沒有搞出什麼大亂之前,把它們全部收掉,不然,還不知道會產生什麼危害。

烈火聽到,想了想道:“局長,你也知道,我的異能對於這些鬼怪來說,沒有什麼作用,我想,這件事最好還是交給茅澤他們,他們對於這方面比我可是強上不知道多少,有話說的好:專業的事,要交給專業的人。”這些厲鬼的事情烈火還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他的異能是火。

火併不是說不能對鬼物產生傷害,而是現在的火只不過是凡火,凡火能燒凡間之物。但卻不能對這些鬼物產生作用。除非烈火的異能修煉到極點,又凡火轉變爲三昧真火。但這種轉變卻不是說轉變就轉變的。也許他一生也無法達到,所以說,有些東西還是要靠機緣的。

張正國聽到,也點點頭道:“恩,把這件事情說給你聽,也是爲了讓你有點防備之心,等一下,我就會在龍組裏面發佈消息,然後讓茅澤帶隊,前去捉鬼,只希望那些厲鬼沒有做下什麼危害社會的事情。不然,以後就難以收場了。”說完嘆了口氣。

卻說黃鵬在把玉石煉成了鬼玉珠之後,也就把這一樁心事放了下來,魂珠根本就不需要太過在意,也能自主的吸收那些鬼玉珠所散發出來的鬼玉之力,不停的煉化成魂力,這樣的速度一點也不比以前全力修煉起來要慢。

纔沒多久就提升了一個境界,黃鵬現在也不打算太早的再提升修爲,修爲提升的太快畢竟不是什麼好事情,免的以後造成什麼根基不穩的問題,所以也沒怎麼刻意的去修煉。修煉了一個晚上,煉化鬼玉珠也已經到了清晨。

打開窗戶,看到外面李強他們正帶着隊員在積極的操練。吆喝聲不絕於耳。而許玉倩姐妹也起來了,正在和婷婷玩耍,臉上也顯露出輕鬆的神色。 頭哥 感受到這一切,黃鵬只覺得心中有說不出的愜意。這感覺非常的好。也非常的喜歡。如果有可能,他真希望時間在這一刻定格。

淡淡的笑了笑,也走了下去。而黃鵬一從別墅裏面出來,就被在草地上玩耍的婷婷看到,想也不想,口中高叫了一聲“爸爸”然後就從遠處向黃鵬身上撲了過來,黃鵬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微微張開雙臂,一把把婷婷抱了起來。

笑道:“婷婷在玩什麼,能不能告訴爸爸。”說着也就抱着婷婷來到了許玉倩她們身邊,道:“玉倩,你今天怎麼沒去公司。”按道理說,許玉倩在這個時候都會去公司。所以他纔有這麼一問。

許玉倩古怪的看了黃鵬一眼道:“你不是過糊塗了吧,今天和是雙休日,正好這段時間,我也能休息一下。怎麼,你好象不希望能看到我一樣”說着還白了黃鵬一眼,讓他哭笑不得。突然本來在莊園門口守衛的人跑了進來。

對着黃鵬直接敬了一禮之後道:“報告少爺,外面有個叫小雨的小女孩說要找你,少爺要不要讓她進來。”黃鵬一聽,心中已經猜到是誰了,這麼大小的小女孩而且又知道自己家的人除了茅澤的女兒還有什麼人。

笑了笑,點點頭道:“好了,那是我朋友,你把她帶到這裏來吧。辛苦你了。”那人沒有說什麼只是向來的方向跑了過去,而許玉倩她們也對這突然之間到來的小雨有了興趣,不由問道:“這小雨是什麼人,我怎麼從來沒有聽你說過。”

“沒什麼,只是一個同事而已,你們現在也知道我是龍組的人,小雨也在裏面。不要擔心,其實小雨也很好相處的。”既然已經說了,有些事情就沒必要再瞞着她們了,所以能說的,黃鵬也就說了出來。

許玉倩一聽,輕輕的應了一聲,知道那些事情不是自己能管的,不過心中也很好奇,想要看看那進入龍組的小雨是什麼樣子。不一會,守衛就帶着小雨走了過來。

小雨一看到黃鵬,臉上露出高興的笑容道:“黃大哥,你這裏好大,好漂亮啊。要是早知道的話,我早就來找你了。”說着蹦蹦跳跳的向黃鵬跑了過來。在過來的同時也看到了旁邊的許玉倩姐妹和婷婷,眼睛一轉,馬上道:“這兩位漂亮的姐姐一定就是大嫂了,小雨見過兩位大嫂。嘻嘻”說完笑了幾聲。

這一聲大嫂可就把許玉舒叫的臉通紅。連忙擺手道:“這位妹妹你誤會了,我姐姐纔是,他是我姐夫。”說着還不由低頭望了望腳下。有點不好意思的韻味。小雨一聽,連忙笑着道歉。接着小雨也沒說什麼,只是把婷婷從黃鵬的懷中搶了過去,然後和許玉倩打鬧起來,不一會,幾人就變成了好姐妹一樣。

許玉倩兩人當場就認下了小雨這個妹妹,一個個也非常的高興。而黃鵬只能苦笑着看着她們,小雨這個小魔女一樣的人來到這裏,看來以後是別想有什麼好日子過了。婷婷也不怕生,而且也認得小雨就是以前在屏幕上面的阿姨。口中乖巧的叫小雨爲小雨阿姨。直把小雨高興的不知道怎麼好。

她們在耍鬧了一會之後,小雨也把婷婷交給了許玉倩,然後蹦蹦跳跳的來到黃鵬的身邊,這時的黃鵬正拿着一杆魚杆坐在小池塘邊上悠閒的垂釣。顯得非常的愜意。小雨坐下之後,道:“黃大哥,你這裏可真好玩,你也真不夠意思,有這麼好的地方也不告訴我。要不是我今天過來,還不知道呢。”說着一臉的你有罪的神情。

她的話讓黃鵬哭笑不得,搖搖頭道:“好了,這就算是大哥不對好了吧,如果你覺得好玩的話,可以在這裏住上一段時間,我看婷婷也比較喜歡和你玩。對了,你怎麼突然想到要到我這裏來。”

小雨手突然閃電般伸了出去。從半空中抓下一隻蜻蜓,邊玩耍邊道:“恩,黃大哥不說,我還差點望了,你還記得我們以前一起封印的厲鬼嗎,在前天,那些厲鬼破開的封印,跑出去了,現在局長正在想辦法把他們抓回來。局長還讓我到這裏來通知你一聲。”

雖然說是厲鬼逃出去了,但小雨臉上可沒有什麼變化,對她來說,這些只不過是好玩的事情而已,她現在也只不過是一個小孩子而已。那裏能意識到厲鬼跑出去會帶來什麼危害。

但黃鵬就不一樣,一聽那些厲鬼跑了出去,不由皺了皺眉,再想到前天不是剛剛好是血月出現的日子嗎。看來那些厲鬼應該是趁着血月出現,封印大減的時間破開了封印,那些厲鬼可不少,這次跑出來,看來又的忙了,而且那裏面還有一隻鬼王。 黃鵬一想到那鬼王,心中就一陣不舒服,那鬼王本就是集無邊戾氣爲一體,非常的強悍,這次出來肯定會危害人間。且不談他身邊還有不少的厲鬼,那些厲鬼就已經夠讓人頭疼了。想想,這次恐怕真的是玩大發了。

但現在也沒辦法,那些厲鬼還好說,但鬼王卻比較麻煩,至少黃鵬知道自己目前的修爲是對付不了鬼王的,要是能對付的話,當時就不是簡簡單單的把他封印了事了,輕輕搖頭。道:“小雨,既然封印破了,那那些厲鬼有沒有傷人。”

小雨邊玩弄手中的蜻蜓,邊道:“現在還沒有聽說過,不過就算他們有傷人,我們短時間之內也很難知道,他們如今是在陽間不是在陰間,他們應該是以附體吸收陽氣無目的,這樣對他們的修爲也有好處。所以我們要找的話,恐怕很難。”小雨出身茅山道家,對於這些抓鬼的事情知道的還是比較清楚。

那些厲鬼一逃出來,肯定是要躲避,既然要躲避,那有什麼能比得上人體呢,這樣還可以慢慢的吸收陽氣,可謂是一舉多得。而且那些厲鬼附身,只要不大量的吸收宿體人的陽氣,要想顯露出行蹤來,那也要在一段時間之後。而且還不容易被人察覺。除非那些修道者近距離接觸他們纔有可能知道。

黃鵬點點頭,輕輕的擺動着魚杆。道:“既然這樣,那局長現在是什麼打算。你大哥我可沒什麼能力抓鬼,別去抓鬼卻被鬼抓。那就丟臉丟大了。”黃鵬說着也小小的開了個玩笑,但那言語中也表明自己能力有限,沒辦法幫他們。

小雨聽到,不由嘻嘻的笑了幾聲道:“黃大哥,你有陰陽眼,學修道最好不過了,不如就拜在我們茅山門下修道吧,要知道修道可是有希望能長生不老,飛昇成仙的。你看我大哥,都已經修煉到了煉精化氣的最後階段了。等過一煉精化氣,以後就可以容顏永蛀,活個三四百年根本就不是問題。怎麼樣,想學了吧?咯咯”

小雨小孩子心性,突然想到黃鵬有陰陽眼,馬上又想權他進入茅山派。但黃鵬怎麼可能被這些束縛,再說自己的修煉和常人不相同,沒必要再來個本末倒置。笑了笑,搖搖頭道:“小雨,我以前就跟你說過,我對這個修道可沒什麼興趣,你以後就不要再說了。對了,你要是沒事,就在這裏多住幾天吧。嘿”說着黃鵬突然感覺到手中的魚杆一沉。連忙收線,只見一條兩斤大小的紅鯉魚被甩了上來。

黃鵬沒有遲疑,迅速的把魚放進了水桶裏面。然後又開始愜意的垂釣運動,小雨在呆了一陣之後,又跑去和婷婷玩了。整個一小孩子心性。

而黃鵬雖然在垂釣,但心中卻轉過了不知多少念頭,厲鬼逃出,他自己也沒決定要不要去管這件事,不想管,但那些厲鬼卻是由他親手鎮壓封印的,也許鬼王現在還記的自己,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跑過來找他報仇,以他對封印的瞭解,鬼王他們就算是破除了封印,那自己肯定也要元氣大傷。現在除掉他們的最好時機就在最近。

可就算這樣,鬼王依舊不是他所能對付的,現在他也是非常的苦惱。想了想,沒有結果之後,心中也決定隨其自然。等到晚上再出去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些厲鬼,找到一個收一個,反正自己又不吃虧,這樣能抓厲鬼,又能增長實力的事情爲什麼不幹?

心中下了決定之後,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這一天他也就垂垂釣,再陪許玉倩她們走走,而且黃鵬也發現,許玉倩自從被救回來之後,已經幾乎沒有對他顯露過冷臉色。眼中慢慢的多了一絲柔情。有時候也是順着他。這讓黃鵬第一次感覺到家的氣息。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莊園之中到處留下了小雨和婷婷的笑聲,白天雖然美好,但黑暗依舊慢慢的降臨了。夜幕在人民不知不覺之間已經籠罩在天空之上。一輪月牙靜靜的掛在天空。在吃過晚飯之後,衆人也各自去休息了。

而在去休息的時候,許玉倩有心幾次想要開口讓黃鵬到她的房間去睡,可這個口卻怎麼也開不了,每次一到嘴邊,不知道爲何又咽回了肚子,女人的害羞心理還真是不小。最後也就向以前一樣分開房睡。對於這個黃鵬當然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意見,順其自然而已。

時間一點點過去,直到晚上十一點的時候,黃鵬也從修煉中清醒過來,轉換一下身軀,飛速的向市區遁了過去。不一會就已經到了城市裏面,北京是首都,其繁華可想一斑。雖然已經到深夜,但燈光依舊不見少,到處都是燈火通明。花紅酒綠。

其實對於一些人來說,這夜生活纔剛剛開始而已,KTV,酒吧、迪廳等等娛樂場所人流量不但沒有少,反而有增加的跡象。黃鵬把這些看在眼裏,心卻沒有多少的波動,對於這些他根本就不怎麼感興趣。

雙手輕輕的垂在兩旁,信步悠閒的走在大街上,眼睛隨意的四處掃射,觀看那裏有鬼氣,陰晦之氣。一般來說,厲鬼的氣息在十一二點的樣子,最爲強大,但也更容易被察覺,所以他才挑這個時候過來。

走着走着,不知不覺已經走了好幾條街,但卻沒有發現一隻厲鬼的影子,心中不由想道:這厲鬼不會都離開了吧,怎麼都隱藏的這麼深。看來這東西還真不好抓啊。想着眼睛散發出微微的黃光,掃射着身邊。

突然一個酒吧吸引了他的眼睛,只見那酒吧燈火輝煌,外表裝修的異常豪華,不但如此,其佔地面積也非常大,但這裏的進出的人卻不多。當然這些都不是吸引黃鵬注意的原因,真正吸引他的卻是這酒吧周圍籠罩的驚人妖氣。也不能說只有妖氣,其他的氣息也非常多,但主要以妖氣爲主。明顯裏面的妖怪不少。

而且那酒吧的名字叫百度酒吧。這名字確實比較古怪。黃鵬皺了皺眉,想了想,腳步一頓,向百度酒吧裏面走了過去。其實對於妖怪之類的,黃鵬也沒有多少排斥心理,自己他自己已經夠奇怪了。

他進去也只是因爲好奇,奇怪在這裏怎麼會有一所妖氣沖天的酒吧存在。按道理說,這裏是首都,龍組怎麼說也不可能讓一所這樣的酒吧出現在這裏。可不管怎麼說,這酒吧卻確實存在。

黃鵬從這酒吧也想到了以前聽說過的妖怪聯盟,不知道這酒吧和妖怪聯盟有什麼關係。想了想,推開了酒吧的門,一看,卻發現這酒吧和別的酒吧也有不同,裏面竟是一種復古的風格。而且這裏面並不像別的酒吧那樣喧鬧不安。竟是寂靜無聲。

不單如此,這寂靜無聲還是在這酒吧之中幾乎坐無虛座的情況下顯露出來的。這裏的人一個個都是靜靜的喝着自己面前的酒。聽着酒吧裏面迴旋的幽雅音樂。很少有說話的,這種情況不能不給黃鵬一種詭祕的感覺。

黃鵬看着酒吧的時候,酒吧裏面的一個服務員就走了過來,道:“先生,這裏是百度酒吧,本酒吧有三不接。如果你在這三不接之中的話,那就請回。”黃鵬一看那服務員,發現這隨便一個服務員都可以稱的上是上品美女。不由暗自稱奇。

聽到服務員說什麼三不接,不由奇怪的笑了笑道:“我雖然不經常進酒吧,但也知道酒吧人人能進,更沒聽說過酒吧竟然有往外攆客人的。”

服務員笑了笑道:“別的酒吧我們不知道,但這裏是百度酒吧。百度酒吧有自己的規矩。如果你是三不接裏面的人的話,那百度酒吧恐怕不能容納那樣的貴客。”雖然她臉上有笑容,但黃鵬在這一句話中卻沒有感覺到絲毫的溫暖。更多的距人於千里之外的氣息。

黃鵬聽到,也沒有生氣,心中卻知道這酒吧恐怕不簡單,想了想道:“那好,就請你說說到底是哪三不接。看看我是不是處於那三不接的範圍之類。有沒有榮幸進入酒吧。”說完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那服務員看了黃鵬一眼,然後道:“百度酒吧三不接:一不接普通人、二不接未成年人、三不接無緣人。你看你自己屬於哪一種?”說完她還有一絲笑意。不是酒吧刁難,而是百度酒吧裏面確實沒有一個正常人,全部都是靈界中人。其中最多的就是異類。而且只要一進百度酒吧。就不能大聲喧譁,不然自然會有人請你出去。而且以後都不允許再進酒吧。你說這樣的酒吧,正常人能進嗎。要是裏面的妖怪喝醉了,一不小心顯現出本相,那還不要把人給嚇死。

黃鵬聽到,嘴角淡淡的掛着一絲笑容道:“如果要我說,那這三種都與我無關。現在可以讓我進去了吧。小姐。”說是這麼說,但他也知道,那服務員絕對不會輕易讓自己進去。

(要說羣的話,我也有幾個,如果想入的話,還有一些位置.等一下我發到公告裏面.想加的就加吧.) 那服務員在聽到黃鵬的話之後,雙眼上下不停的打量着黃鵬的身體,想要看看他說那話的依據,但卻絲毫沒有看出他和普通人有什麼不同。一臉的古怪,搖搖頭道:“不行,既然你說你不在這三不接裏面,那你說說爲什麼不在,要是說不出理由的話,那隻能請你離開了。”識見酒吧只有開門迎客的,卻從來沒有見過要把客人攆走的。

黃鵬心中也是好笑。道:“如果你真的需要的話,那我就解釋一下,只希望在這次之後,不要再找什麼別的藉口。第一、不接普通人。這條對我無效。”說完也不怕在這裏顯露什麼。因爲這裏的人全部都不是正常人。

雙眼在一瞬間爆發出一陣黃光,那服務員一接觸到黃鵬眼中的黃光,只覺得自己的心神都在這光芒之中顫動了一下,但又馬上恢復過來。而黃鵬眼中的光芒也消失不見。黃鵬沒有停頓接着說道:“第二條對我根本沒有任何約束力,至於最後一條,有緣人?所謂進門者,既爲有緣,我既然走進了百度酒吧,那我自然就是有緣人。不知道小姐覺得我的話是否正確?”

服務員一聽黃鵬這有意思的回答,嘴角也露出了一絲笑意,在知道他不是普通人後,那也沒什麼顧慮,點點頭道:“既然你不在那三條規則裏面,那就是我們百度酒吧的客人,來,這邊請。等一下我們酒吧會有人爲你辦理會員證,以後你來,只要出示證件就可以了。”說着那服務員已經把黃鵬帶到了一個二人位的水晶玻璃桌子前面。

而這桌子已經有一個人在坐,空餘的只有一個位置。黃鵬看了一眼四周,發現在這裏的人全部都是兩人一位,而且大家也很少交談,一般都是各自喝着自己前面的東西。所以也就沒多想什麼。輕輕的坐了下來。

服務員手中拿着一本物品清單,放到黃鵬面前道:“先生,請點你所需要的物品。”黃鵬看也沒看那清單。笑了笑道:“給我來一杯你們這裏最出名的酒。來酒吧怎麼能不喝酒呢。”說着淡淡的笑了笑。

服務員點點頭,收起清單道:“那好,百度酒吧最出名的酒叫Dream。我現在就去給你拿。希望你能喜歡。”說完就向櫃檯走了過去。順着她走的方向,黃鵬看到櫃檯之內,一個穿着時尚,身上卻有一股淡雅之氣的絕色美女正站立在裏面。從她的身上能看到一種現代社會很少能見到的古典氣質。

所以黃鵬一眼看去,就好象是在現代看到一個古代絕色美女一樣。這種差異使人的耳目不由爲之一新。微笑着對着那老闆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接着也把自己的目光收了回來。注意力也放在了自己面前的人身上。

今天還真是有點奇怪,竟然接連看到美女,面前一個二十歲左右,身上洋溢着青春的活力,但身體裏面卻蘊涵了一股強大的力量。身上穿着一件貼身短裙。完美的襯托出她另人嫉妒的身材。一頭不長也不短的秀髮隨意的披散在後背和肩頭。顯得更是亮麗無比。在桌子之上還放着一隻小巧的化裝盒。不知道里面裝了些什麼。

而她面前也放着一杯碧綠色的酒,散發着另人迷醉的香味。而她對於黃鵬的注視彷彿有所察覺,眼睛看了黃鵬一眼,但在之後又端着酒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黃鵬笑了笑,也把眼睛移了開來,淡淡的黃光出現在眼睛之中,那黃光非常淡,淡到如果你不自己看的話,根本就發現不了。

這卻是黃鵬運起了陰陽煉魂眼,他想要看看這裏面的都是些什麼人,剛剛酒吧條例上面所說的三條就已經說明,這裏面沒有一個是正常人,再加上外面強烈的妖氣,這裏恐怕大部分都是異類。

果然陰陽煉魂眼隨意一掃,發現這酒吧裏面的大部分都是異類,還真是什麼都有,有草木成妖,有各種動物,可以說這裏面是千奇百怪,無所不有,簡直就是一個微縮版的妖界。當然這裏面也有不是異類的。這些具體是什麼人,他就不清楚了,反正這裏的人都是靈界的人。

正在黃鵬想要看看那老闆娘是什麼人的時候,坐在對面的那個美女突然開聲道:“你是第一次來吧,我勸你還是收起你的能力,你這樣偷看別人的真身,會讓人很不愉快的,小心到時候招來橫禍。”那聲音清脆悅耳。非常的動聽。而且她在說話的時候,眼睛卻依舊盯着手中的酒杯。

黃鵬心中一跳,連忙收起陰陽煉魂眼,再次看了一眼酒吧,發現大部分人都是若有所覺的看了這邊一眼,但目光又不知道因爲什麼迅速的收了回去。好象有什麼顧忌一樣。這時原來帶黃鵬過來的那個服務員也端着一杯碧綠色的酒走了過來。

放下之後,道:“先生,我希望你能注意一下自己的行爲,來到這裏的人都不是普通人,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祕密,還有就是,別在這裏隨意的使用能力,不然,很容易被人誤會的,好了,這是你要的Dream。希望你能喜歡。”說完就轉身離去。

黃鵬看到,想了想,淡淡的笑了笑,端起酒杯對着對面的那人道:“我就黃鵬,剛纔謝謝你提醒,我敬你一杯。”說完輕輕的喝了一口酒,那酒一入口,瞬間一種無比舒適的感覺從身體裏面傳了出來,彷彿是吃了人蔘果一般。清涼無比。而且竟有一種夢幻的感覺,彷彿自己身處一個夢境一般。那感覺無法用言語來表明。

這種感覺一直持續了足足一刻鐘左右,然後那自然閉上上的眼睛也慢慢的打了開來,臉上卻有一絲震驚的神色,仔細的看了看手中的酒,怎麼也沒想到這酒竟然有如此驚人的效用。而對面的那人在黃鵬喝下酒之後,就一直注視着他的神情。發現他竟然在短短的一刻鐘就恢復過來,心中的震驚一點也不比黃鵬要少。

其實來這酒吧的人,大部分都會點這一種酒Dream。Dream的意思就是夢、夢幻。只要喝了這種酒,自身就會陷入一種美妙的夢境之中,是自己彷彿處於夢幻之中,這種酒的夢幻效果一般可以持續兩刻鐘左右。

而身處那種夢幻的感覺中,不但可以緩解自身的壓力,還有調節身體狀態的作用,可謂是一舉多得。所以這Dream已經成爲百度酒吧所必備的一種酒。基本上來這裏的,最起碼會叫一份Dream。

在黃鵬對面的美女名字叫馬紫玲。出生於驅魔世家。專門做驅魔生意的。自己也在外面開了一家驅魔公司,叫萬靈堂。這馬紫玲非常的厲害,一身的修爲可以說是馬家年輕一代最強的。自己也在外面闖出了不小的名聲,這一切都是靠她自己打拼出來的。

馬紫鈴在黃鵬一進來,就已經注意到他,發現他不是異類之後,也就好奇起他是怎麼進來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絕對不會是普通人,這裏普通人是不可能進的來的。那就只有兩個可能,一個是修道者,一個是異能者。

剛剛黃鵬眼中的黃光,也讓馬紫玲明白他是那一類。看到黃鵬清醒過來後,手中的酒杯也動了一下,道:“你醒來比我想象中的時間還要快。我叫馬紫玲。”黃鵬聽到,笑了笑道:“很美的名字,很高興能認識你,對了,你對這裏好象很熟,我第一次來,不知道可不可以幫我介紹一下。”

對這百度酒吧他還是有非常大的好奇心的,這裏實在是太過於特殊了,特殊到一種另類的程度。可以說,讓人不覺得好奇,那才真的應該奇怪了。

馬紫玲點點頭道:“相逢就是有緣,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揀一些說一下。”她在這裏說起話來,也是有點刻意的壓低聲調。顯得比較奇怪,但想想周圍都是一樣,也就沒什麼好奇怪的了。因爲這裏——禁止喧譁。這個規矩就算是馬紫玲也照樣不能違抗。

“這百度酒吧出現在十年之前,十年以前的事情我也是聽我家人說過。百度酒吧是一個靈界中人聚集的場所,在這裏你可以盡情的喝酒,不會有任何人來打擾你。而且這百度酒吧裏面最多的就是異類。妖族的人非常多。以後你在這裏最好別得罪什麼人,不然你就算在這裏沒事,說不好出去就再也回不來了。”馬紫玲說着也小小的告訴了他一點禁忌。

黃鵬聽到皺了皺眉,接着問道:“這裏是都市,更是首都,難道中國政府就對這種情況沒有反應?”

馬紫玲輕輕的搖動了一下手中的酒杯,道:“你認爲這酒吧沒有國家的默許,可能存在十幾年嗎?”說着白了黃鵬一眼。黃鵬一想,也是,就算是妖族在強大,如果國家真的想要殺他們的話,依舊是有辦法的,所以沒有國家的允許,妖族也不會直接在這裏開個酒吧。可能這也是國家的一種策略。畢竟妖族也不竟是壞的。人也有好壞之份,何況是妖。有好就有壞,這就是事物的兩面性。

(本書羣:49194280.有興趣的加) 黃鵬和馬紫玲也算是認識了,馬紫玲發了一點時間把百度酒吧的來歷說了一遍,也防止他在不知不覺中犯什麼忌諱。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黃鵬和馬紫玲手中的酒也已經喝的差不多,從那種夢幻般的感覺中清醒過來,不由嘆了口氣,道:“今天喝了這Dream,才知道自己以前喝的那些,和這酒相比,根本就不值一提。可惜,酒雖然好,但夢終究要醒。紫玲,時間已經很晚了,難道你不用回去嗎?”

現在的時間已經到了晚上一點多,這個時辰,已經算是很晚了,但看看酒吧裏面,卻發現沒有幾個人離開,這種情況讓黃鵬有點驚奇。

馬紫玲笑了笑道:“也差不多了,好了黃大哥,今天的酒我請,我還有事情離開。如果你沒什麼事情的話,就在這裏多坐坐吧。”說完站了起來,拿起桌子上的化裝盒。就要離去。其實她這次到這裏來,並不是專門爲了喝酒。

要是真正爲了喝酒的話,她也不會把自己的工具箱帶出來,早兩天,首都不知道爲什麼多了一羣厲鬼,那些厲鬼附身人體,雖然隱祕,但還是或多或少的顯露出了一絲不尋常,這也讓那些人的家人找到了馬紫鈴。而馬紫鈴在接下這樁生意之後,也就先在這百度酒吧坐了一會。

黃鵬一看她真的要走,連忙站了起來,笑道:“這麼晚了,我還是送送你吧,不過,你先等我一下。我找老闆有點事。”說完向馬紫鈴點點頭,向櫃檯走了過去。眼睛卻放在那老闆的身上。越是靠近她,越能感覺到她是異類,只不過從身上的氣息來看,心地應該不錯。

站在櫃檯前面,看着老闆在調試着各種各樣的酒,一陣陣酒香在周圍瀰漫。雖然很想知道老闆的真身是什麼,但黃鵬卻也沒有破壞規矩去查看她的真身。“老闆娘,你這裏的Dream能不能給我打一壺。”

那老闆娘擡頭看了黃鵬一眼,淡淡的笑了笑,古典的美完全在她身上展現。清脆悅耳的聲音從她嘴中傳了出來:“Dream?你要帶走?”黃鵬點點頭。那老闆娘看到後,也道:“要帶走當然可以,只是從這裏帶酒出去,一次只能帶一壺。”說完從櫃檯裏面拿出一隻酒葫蘆然後道:“這壺酒一種十斤,Dream每斤一千元,一壺酒正好一萬。”

黃鵬一聽,心中不由一驚,這酒竟然如此貴,雖然黃鵬對錢並沒有太在意,但這酒要賣到如此價格的,也算是一絕了。但想想那酒的效力,也覺得它值這個價。點點頭,拿出以前許玉倩給他的金卡,刷卡之後,那酒拿了過來。

對於這老闆娘,他還是比較好奇的,但現在就算想知道,也不是時候,只有等以後了。手中拿着酒葫蘆。走到馬紫鈴的身邊。道:“這酒我很喜歡,就帶一壺回去,只是沒想到這酒的價錢還真貴。對了,你要去哪裏?”

馬紫玲搖搖頭道:“算了,我要去的地方,不適合你去,你還是自己回去吧,再說,我們第一次見面,你就送我,該不是想要追求求我吧?”說完還古怪的笑了笑,黃鵬卻沒有在意,因爲從她的眼神裏面就可以看出,那隻不過是一個玩笑而已。

搖搖頭道:“算了,你這麼漂亮,我可配不上你,再說我已經結婚了,有妻子有女兒,這種追人的事情,已經離我而去了。這下你放心了吧。呵呵”說着淡淡的笑了笑。

馬紫玲聽到黃鵬竟然已經結婚,臉上也閃過一絲淡淡的驚訝,但卻沒有說什麼,點點頭道:“黃大哥,你也不是普通人,那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我出生於驅魔世家,這次要去的,也是爲了驅魔,可能有危險,如果你堅持要去的話,那就一起去吧。”

黃鵬一聽,心中一轉念,想了想道:“反正大哥也沒什麼事,今天就去看看眼界,也好看看紫鈴的手段。而且說不定大哥也能幫上不少忙。怎麼說,我也是個異能人士。”反正現在也找不到厲鬼,跟去看看也沒關係,正好趁機會了解一下馬紫鈴的修爲。

馬紫玲點點頭,拿起工具箱在前面走,黃鵬提着酒葫蘆跟在身邊。邊走邊說着一些話,不一會,在馬紫鈴的帶領之下。來到了一座居民大廈前面,大廈的名字叫做海天大廈。大廈的層面不底,足足有十七層。這對於居民大廈來說已經算是不低了。

黃鵬一看目的地就是這裏,雙眼之中爆出一團黃光,掃視着整座大廈,這一看卻不得了,只見大廈之中籠罩着一團龐大的陰氣。這陰氣在普通人眼裏根本就看不出來,但卻瞞不過黃鵬的陰陽煉魂眼。

陰氣? 桃源農場 我說厲鬼跑哪裏去了,沒想到在這裏碰到,真是無巧不成書,我找你們找不到,不想找的時候,卻碰上了。看這陰氣的程度,這厲鬼也不怎麼好對付啊。旁邊的馬紫鈴看到黃鵬眼中的黃光,知道他在觀察大廈,但卻不知道他的能力是什麼。

也擡頭看了一眼大廈,臉上一驚道:“好重的陰氣,看來這裏面的鬼物不簡單。等一下黃大哥可要小心了。對了,我還不知道大哥的能力是什麼呢,能不能說一下。”話語一轉,卻是要趁機打聽黃鵬的異能是什麼。

黃鵬一皺眉,想了想道:“我的能力是陰陽煉魂眼,能看破陰陽萬物。煉化鬼魂。自保應該沒問題,紫鈴你放心好了。”現在要是說只有陰陽眼的話,那紫鈴肯定不會相信,而且搞不好等一會他還要出手,骷髏之身肯定不能顯露出來,那隻能把陰陽煉魂眼說出來,這樣也好有個交代。

“陰陽煉魂眼?”馬紫鈴奇怪的叫了一聲,這異能她可是從未聽說過,竟然有陰陽眼的能力,還有攻擊力,這種能力雖然沒有聽說過,但威力應該不小。“好了,我們進去吧。”說完走進了海天大廈。

這次馬紫鈴來,是因爲有一個人說他兒子被鬼附身了,滿口胡言,而且還一直說自己是個醫生。他沒有辦法,只能把他關在了房間裏面,不讓他出去。而且找到了馬紫鈴。希望能把厲鬼驅除出去。

坐着電梯,一瞬間就到了十三樓,按動門鈴,不一會,一個人打開了門,只見那人滿臉的憔悴,年歲已經在三十到四十歲之間。神情非常的焦急,一看到馬紫鈴,那人眼中猛的出現一絲希望的光芒,連忙拉住馬紫鈴的手,道:“馬小姐,你終於來了,我兒子又發作了,房間裏面已經一團糟,你要是再不來,我真不知道怎麼辦。請你一定要救救我兒子。我可就這麼一個兒子,他要是有什麼事,我以後怎麼辦啊。”

那中年漢子神色之間明顯已經有混亂的跡象,可見他這段時間所受的刺激確實不小,馬紫鈴不着痕跡的把手從中年人手中抽了出來,道:“你應該是蕭先生吧,你放心,既然我收了你的錢,那自然要爲你辦事。不過現在可不可以讓我看一下你兒子。”說完手中一轉,凌空虛畫,一道靜心符從虛空總閃現出來,並在馬紫鈴的控制下,打進了他的體內。

那蕭先生一聽,再靜心符的效用下,神情也慢慢的平靜了下來。然後就道:“好,我兒子一直被我關在房間裏面,我怕他跑出去惹出什麼。”然後就帶着兩人來到了一間房間面前。黃鵬已經可以感受到裏面強大的陰氣,不過這陰氣裏面還有一絲熟習的氣息。好象在哪裏見過。

不過還沒等黃鵬想明白,就看到蕭先生已經把房門打了開來,只見一個穿着白大褂,手中拿着一柄鋒利的手術刀的年輕人靜靜的坐在牀上,但那手術刀卻在手指之間不停的轉動,轉動之間所帶出來的氣流讓周圍的一切全部分割成一小塊一小塊的物體。可見其鋒利程度。絕對到達一個不可思意的境地。

蕭先生一看到他,馬上就叫道:“雲龍,你怎麼了,快醒醒啊,我是你爸爸啊。”但不管他怎麼叫,那人依舊沒有絲毫的動作,只是嘴角之上露出一絲淡淡的冷笑。道:“哼,你兒子?你以後都見不到他了,在剛剛他已經被我完全吸收掉了,從此這世界上只有一個醫生,沒有蕭雲龍。我醫生終於重見天日了。”說着眼中閃過一絲寒光。神情冷酷無比。

黃鵬的陰陽眼一看醫生,神情一驚道:“半人半鬼之身。紫鈴小心,這人已經不再是蕭雲龍,他所有的魂魄都被醫生給吞噬了。”而且這更讓他驚訝的是,這醫生竟然就是以前在醫院的那個。那次就是他從自己手中搶走了一枚鬼丹。沒想到現在他的力量增加了如此多。吞噬人靈魂竟只用了一天一夜的時間。而且還把這人的身體改造成了半人半鬼之體,這樣他所能發揮出的力量將是相當的恐怖,不但能不懼怕陽光,還能像人一樣生活,更具有厲鬼的能力。 半鬼之體出現在這世界上,還真不知道是富是禍。馬紫鈴的眼力可不差,在黃鵬說的時候,就已經察覺到了。心中的驚訝一點也不比黃鵬要少,要知道厲鬼在人間要想徹底的煉化人的魂魄,最少也要好幾年的時間。但這醫生竟然在一個日夜之間煉化掉,可見他的能力比平常的厲鬼要強上許多倍。

“蕭先生,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你兒子已經死了,現在站着的,只不過是佔着你兒子軀體的厲鬼,答應你的事情,恕我沒有辦法辦到,至於定金,等我回去我會把它推回來。不過現在就請蕭先生讓開,我們要除鬼了。”說完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柄寒光閃閃的利劍。劍上面蘊涵了無比強大的劍氣。

那蕭先生一聽,心神再也經受不住如此打擊,兩眼一白,就那樣直直的倒了下去,而在這一顆,醫生的眼中猛的閃過一絲奇異的神色。身體一閃,拉出無數幻影。再一眨眼之間,竟從黃鵬和馬紫鈴的身邊穿了過去,而且還出人意料的接住了蕭先生。

黃鵬和馬紫鈴兩人也在一瞬間反應過來,猛的轉身看着醫生和蕭先生。本來還擔心醫生會傷害他,但面前的事情卻讓兩人吃了一驚,只見醫生出人意料的道:“我知道你們兩個是來對付我的,但我希望能想讓我把他安置一下,放心,我不會跑的,你們可以直接跟着我。”

說完一把抱起蕭先生,慢慢的走到客廳,然後輕輕的把他放在了沙發之上。看了看,然後才站起來,看着黃鵬兩人,黃鵬他們在這個時候都沒有出手,馬紫鈴突然看着醫生道:“我明白了,我終於明白你爲什麼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zhan有蕭雲龍的身體。”馬紫鈴展顏一笑,從剛剛的事件中,她也終於知道了一件事。

黃鵬聽到,一楞,不由問道:“紫鈴,你知道了什麼?”

淡淡的笑了笑,道:“醫生你其實並沒有完全吞噬掉蕭雲龍,以你的能力如果要吞噬蕭雲龍,而又要不破壞他的身體的話,最少也需要好幾個月,但你一天一夜就能到達如此地步,那就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你們根本就不是吞噬,而是融合,你和蕭雲龍完全的融合在了一起,這才變成了半人半鬼。醫生,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

黃鵬一想,也幡然醒悟過來,要是醫生真的是吞噬掉蕭雲龍的話,那他根本就不可能做出剛剛的事情,對他爸爸不可能有感情,但剛剛所做的,明明帶有一種父子之間的情誼。可見他現在不但是醫生,也是蕭雲龍。

醫生聽到,眼中閃過一絲驚異之色,但瞬間有平復下去,臉上突現瘋狂之色,道:“不錯,只要這樣我才能最快的掌握軀體,雖然多了一份親情,但這也沒什麼。我是醫生,也是蕭雲龍。不過蕭雲龍這個名字將成爲過去,世界上有的只是我醫生。本來我可以不殺你們,但誰叫你們在今天過來,看到我的半鬼之體。所以你們只有死。”

今天他只不過是剛剛融合了軀體而已,自身的氣息難免泄露,如果再過一段時間的話,只要他想,能發現他的人,可以說是少之又少。可惜,黃鵬二人來的還真是不巧。爲了不泄露自身的祕密,醫生已經決定殺人滅口了。

一柄鋒利的手術刀被醫生輕輕的握在手中,手術刀所散發出來的寒氣,彷彿要把周圍的空氣也凝固住一般。在四處蔓延。

馬紫鈴淡淡一笑道:“有些事情不是用來說的,動手吧。”說完握着劍幻出無數劍影向醫生殺了過去,黃鵬則沒有多餘的動作,雙眼之中爆出兩道巨大的黃色光柱,向兩人打鬥的場所罩了過去,一個個巨大的“魂”字不斷的閃現出來。那魂字卻也和以前不相同,現在他已經達到了黃色的境界,魂字的顏色也都轉化成了黃色。

隨着魂字的越來越多,一眨眼之間,黃鵬周圍的空間都全部被這些魂字給包圍了,那樣子就好象是一座堡壘一般。雖然這樣,但黃鵬卻並沒有馬上出手,而是先護住自身,因爲現在的戰鬥,他根本沒辦法插手。

只見馬紫鈴手中的利劍和醫生手中的手術刀發出一聲聲的巨響,周圍的空氣都在不停的震動。醫生手中的手術刀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做的,每揮動一次,其速度都好象是閃電一般,更加恐怖的是,手術刀的鋒利。隨手划動,一道道銳利的刀氣在四周飛揚。一團黑色的鬼氣緊緊的把他護住。

而且那黑色鬼氣中還隱隱有鬼哭之聲。顯得異常的詭祕。兩人這一打,卻打了個旗鼓相當,醫生勝的是手術刀出神入化,隨心所欲,想要怎樣就怎樣,而馬紫鈴則是一柄劍滴水不漏。讓人防不勝防。

醫生隨手擋下馬紫鈴的劍怪叫道:“哼,你丫頭,你根本就奈何不了我,今天我就讓你神魂具滅。永不超升。說完身上的鬼霧猛的把兩人籠罩在裏面,霎時間整個房間之內全部都變的漆黑無比。無數厲鬼在裏面尖聲厲叫。不停的向馬紫鈴和黃鵬撲了過去。

黃鵬對於那些厲鬼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裏,身邊的魂字一個個印在那些厲鬼身上,上面強大的煉魂之力幾乎在瞬間把那些厲鬼打散,併成爲一團團無意識的鬼力,然後被黃鵬吸入體內。眼中所散發出來的兩道黃色光柱所到之處,黑霧紛紛消散。那些厲鬼一定也沒能傷害到他。他到達黃色境界的陰陽煉魂眼也不是吃素的。

但那些鬼霧也確實了得,雖然陰陽煉魂眼一直在消耗着它的力量,但卻根本不見少。而且也找不到馬紫鈴。黃鵬看看周圍的環境,眼中閃過一絲寒光,本來他也不打算使用骷髏之身,但現在這裏全部被鬼霧籠罩,他就算是使用也沒人知道。

哼,種玉煉魂訣一轉,霎時間籠罩在黑色斗篷裏面的骷髏之身也顯露了出來。左手拿着一隻白色的鈴鐺,而右手則是一柄黃色的死神鐮刀。眼眶之中的黃色眼火不停的閃動。手中死神鐮刀散發出淡淡的黃光,接着就看到周圍的鬼氣就好象好是倦鳥歸巢一般飛速的向死神鐮刀涌了進去。一時間死神鐮刀就好象是一個黑洞一般,一眨眼之間就把所有的鬼氣全部吸了進去。

大廳之內也爲之一清,所有人的身形全部顯露出來。只見這時的醫生手中拿着手術刀已經站在馬紫鈴的背後,竟是想要在背後給馬紫鈴以致命一擊。但誰也沒想到周圍的鬼霧竟在一瞬間消失不見。

而在鬼霧消失之後,馬紫鈴也馬上察覺到了醫生的動向,猛的一轉,拉開了一段不小的距離。醫生臉上皮肉跳動了幾下。一轉頭死死的看着黃鵬,一看清楚黃鵬的樣子之後,眼中猛的射出一道寒光。他的樣子就算是化成灰他也不會忘記。嘴角中繃出了幾個字“死神。”

“嘎嘎”黃鵬怪笑了一聲,然後道:“醫生,沒想到你們竟然能從我下的封印裏面逃出來,還變成了半鬼之體,不錯,很不錯。”

醫生現在再也管不了一邊的馬紫鈴了,對於死神,他當年可是早有領教,現在哪裏還敢有什麼怠慢,他也沒想到竟然在這個時候碰到他。真可謂是出門不幸,不過,醫生現在也並不怕他,因爲他的實力和以前相比,根本不可同日而論,自身的實力比起鬼王也只是一線之差。他以前吸收了鬼丹,更是在血月之中得到了不少的好處。

可以說現在除了鬼王,在厲鬼之中他最大。但他看到黃鵬的時候,依舊不敢怠慢。黃鵬聽到醫生的話,嘎嘎的怪叫的幾聲道:“好,沒想到你竟然還記得我,以前你不是我對手,只不過不知道這次又如何?”黃鵬既然顯露出了骷髏之身,自然沒有息事寧人的意思。再說以前也沒有遇到能和自己差不多的對手,現在醫生正好給自己練手。

而這時在旁邊的馬紫鈴眼睛掃視了一下週圍,卻沒有發現黃鵬的蹤跡,不由道:“你是誰,還有我的朋友怎麼樣了。”

黃鵬聽到她的話,感受她語氣中的關心,當然這種關心只不過是朋友之間的關心而已。但就算這樣,也讓他有點感動,道:“我叫死神,你朋友我剛剛已經把他送到外面去了,這裏的打鬥不是他能承受的。你放心好了。”

醫生眼中再次閃現出瘋狂的神色,手術刀輕輕的垂在身旁,道:“死神,廢話少說,本來我還不打算找你,現在你既然找到了我,那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死忌。接招吧。”說完身體一閃,飛速的向黃鵬衝了過去。那速度比起剛剛和馬紫鈴打的時候還要快上幾分。可見他剛剛還隱藏了不少實力。而現在面對黃鵬,他卻不敢再有什麼隱藏。

(本書羣:49194280.) 看到醫生不要命的向自己衝過來,黃鵬卻作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動作,身體一轉,瞬間從旁邊的窗戶之中,竟是不與醫生正面爲敵,而且那樣子還是有逃跑的趨勢。醫生一看,神情一楞,怎麼也沒想到死神竟然也會逃跑。但他那裏肯放。

想也不想,就從窗戶裏面飛了出去,向黃鵬跟了過去,馬紫鈴當然也不可能放過這一場大戰,同樣穿了過去。一時間本來已經成爲戰場的大廳卻平靜了下來。

三人一前一後的飛速向一個無人的地區而去,在前面的黃鵬彷彿有意一般,速度不升反降,只把距離控制在一個非常小的範圍之內。這樣子根本就不像是在逃跑,而是在引人一樣。確實,這只不過是黃鵬的一個小小心思而已。

在大廈打起來,那動靜實在是太大,影響不好,更是放不開手腳。只有找一個僻靜的地方,才能好好的打上一場,其實自從他有了這身能力以後,就從來沒有真正暢快的打過一次,這次有機會,如何也不能放過。所以他纔會離開大廈,就是想找一個僻靜的地方。

這一點,在一刻之後,醫生他們也都清楚了,也就沒再緊逼不放,而是不緊不慢的跟在黃鵬的背後。幾人在找了一段時間之後,也找到了一個沒人的地方。黃鵬看到後,身體一頓,瞬間停了下來。一動一靜之間。竟是沒有一絲的不自然。

而在之後,醫生和馬紫鈴也來到了黃鵬面前,三人呈三角形站立。黃鵬看着醫生,道:“醫生,這裏正好做我們戰鬥之所,就讓我看看你的進步如何,希望你不要想以前一樣就好。接招吧。”

死神鐮刀劃出一道詭祕的軌跡。向醫生擊了過去。那鐮刀裏面所蘊涵的無比魂力,使周圍出現一股巨大的壓力。那壓力在黃鵬的控制下,完整的向醫生壓了過去,一時間,醫生只感覺到自己身邊的空氣突然一凝,無邊的壓力想自己壓了過來,醫生神色一邊,一團鬼霧從身體裏面冒了出來。

手術刀從一個難以想象的角度猛的擊打在死神鐮刀之上。兩者刀鋒相對,裏面所凝聚的力量在兩者所接觸的一個點之上完全的爆發出來,霎時間一股有如實質的能量猛的向四周席捲而去,一聲巨響過後。周圍的土地都彷彿被什麼給颳了一層似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