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媚柔冷哼一聲道:“可愛?還真沒看出來,竟然叫我阿姨,哼!我有那麼老麼?”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我此時哪敢違逆她,連忙陪着笑臉說道:“那不是人家小姑娘對您的尊稱麼,那是說你老阿,您可年輕漂亮着呢”。

聽我這麼說,古媚柔才緩了緩笑容的說道:“明天你跟她有什麼約定,你不會對小女孩有什麼邪惡的癖好吧?”

我吱了一聲:“你可別誤會,我可是個正常的男人,這不是看小丫頭高考太累麼,明天打算帶她去遊樂園玩玩”。

“高考?”古媚柔嘴裏唸叨着。

我解釋道:“高考跟你們那時候進京趕考一樣,是每個人最重要的時刻”。

古媚柔哦了一聲,點點頭又說:“那你剛纔所說的,遊樂園又是什麼地方?”

我說:“就是玩的地方唄,裏邊有什麼過山車、海盜船之類的”。

古媚柔大聲說道:“我也要去!”

“行行行,改天領你去”。我應和道。

誰知古媚柔卻語氣堅定的說道:“我明天也跟你們去!” 迫於無奈,我最終還是答應了古媚柔的要求。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古媚柔拽了起來,她扔給我一套衣服,讓我換上,我迷迷糊糊的穿上了那套衣服,然後就開始刷牙洗臉。

一番梳洗完畢之後,我照了照鏡子,發現裏邊這小夥子還蠻帥的嘛,正在自戀的時候,我瞥見了一旁的古媚柔,當我看見她身上穿的衣服的時候,差點沒驚掉我的後槽牙。

古媚柔早上扔給我的衣服,和她現在所穿的分明就是情侶裝!

ωωω✿тt kān✿℃O

我有些無語的對古媚柔說道:“你在哪買的這兩套衣服阿?怎麼咱們兩個的差不多”。

哪知古媚柔卻彎着眉目,笑嘻嘻的對我說道:“你可真老土,這叫情侶裝,哎呀,差點忘了,你是個屌絲,根本就沒交過女朋友,對吧?怎麼會穿過情侶裝呢”。

我不禁汗顏,心說,這女鬼差簡直融入的太快了,這些屌絲、情侶裝、女朋友等現代新詞,她都學會了如何運用,而且還用的恰到好處,讓我無言以對。

看我一副吃癟的樣子,古媚柔白了我一眼,說道:“怎麼,有本小姐這麼美麗的女子陪在你身邊,你們吃虧麼?沒管你要錢就不錯了,不許擺出一副要哭的表情,你給我笑!”

此時此刻,我終於明白了什麼叫強顏歡笑了。

看我硬擠出了一絲笑容,古媚柔這才眯縫着眼睛笑道:“這纔對嘛,看在你這麼聽話的份上,本姑娘今天就當一天的你女朋友”。

說完話挎着我的胳膊就向外走去,我一陣苦笑,心中有些怨恨判官祖師,他哪是給我派個保鏢,這簡直就是給我送來位奶奶阿!

知道今天要領她們兩個去遊樂園,昨晚就向安嚴借了車,沒想到他卻吧市局的車給我開過了一臺。

我開車載着古媚柔去了穆叔的家接穆雪晴,小丫頭等的有些迫不及待了,看我進屋興奮的幾乎跳在我的身上。

可是當小丫頭出門看見車上的古媚柔的時候,臉色瞬間沉了下來,有些不悅的低聲問我:“小樂哥,怎麼這位阿姨也跟來了,你不是說只帶我去麼,而且,你們兩個的衣服…”穆雪晴撇了我一眼,又撇了撇車裏的古媚柔。

我眼珠轉了轉,連忙說道:“哎呀,你別誤會,這位…姐姐剛剛失戀,我這麼做是幫她走出失戀的陰影,而且帶她跟咱們一起去遊樂園,也是這個目的,你這麼懂事的丫頭,就讓着這個姐姐點,好不?”

穆雪晴思索了一下,說道:“那好吧,我就給你這個面子!”

我對穆雪晴笑了笑,摸摸她的頭,對她說:“就知道你最懂事,上車吧,咱們向遊樂場,出發!”

要不說這市局的車就是有面子,遊樂場的保安看見了我的這個車牌,連停車費都沒敢收,獻媚的告訴我說,喜歡哪個地方隨便停。

我無言的笑了笑,並未多說什麼,而是帶着兩個幾乎成爲了遊樂園焦點的妹子,走進了遊樂園。

古媚柔長得本就白皙,眼睛又大,眉毛如同一對蒲扇一樣,蒲扇蒲扇的,個子足有一米七五,都快趕上我高了,加上她走起路來總愛一蹦一跳的,給人的一種俏皮可可愛的感覺,我心中不由感概,其實古媚柔不生氣的時候也是個大美女,而且還是女神級別的,要是她一直這樣子該多好。

再看看一旁的穆雪晴,雖說小丫頭纔剛剛成年,但是卻一點也抑制不住她發育良好的身材,小丫頭的個子沒有古媚柔那麼高,充其量也就一米六八,但是她的眼眸很黑很亮,笑起來一對小酒窩着實惹人喜歡,而且從那長相標緻的臉蛋可以看出,未來絕對會是一個傾國傾城的美女。

剛剛停車場保安對我那副阿諛的樣子,被很多人都看見了,在加上此時我身邊有一對靚麗的美少女,相信大多數人都把我當做了一個***或者是富二代吧。

我不由得仰天長嘆,想不到我蕭小樂這麼大的廢柴屌絲都可以領着兩個女神級別的行走在遊樂園裏,可能是古媚柔和穆雪晴看出了我裝逼的樣子,兒女不約而同的都對我射出了鄙視的目光,我老臉一紅,低着頭去買過山車的票。

由於是星期日,人很多,所以我排了半天的隊纔買到了票,其實我這個人最怕的就是“高”。

倒不是說我有恐高症,我只是在高空的時候腿會不自覺的打着哆嗦,而且總是感覺自己在向下滑着,所以我輕易的不會上一些高處。

可是我看着這個新修好的過山車,心中不由的一寒,這個過山車的最高處足足有十層樓那麼高,而且坡度很小,簡直如同直線一般。

本來是不想玩的,可是在古媚柔的強硬態度,和穆雪晴的撒嬌模式,我最終還是妥協了,心想,大不了上去之後一直閉着眼睛。

可是心裏雖然是這麼想的,但真真正正的坐到過山車上面的時候,就覺得比面對些惡鬼殭屍都可怕一萬倍,雖說閉着眼睛,但是也能感覺到,風從耳邊快速的掠過,而且那種又上自下的俯衝感,讓我幾乎把心臟吐了出來。

聽着兩旁的人那刺耳的尖叫聲,不由得感嘆道,爲什麼要花錢找這份罪受呢。

我是被古媚柔和穆雪晴攙扶着下的過山車,這個時候別說走了,我就連坐着都有些打着哆嗦,半天才緩過來。

由於剛纔坐過山車產生的恐懼,使我對這個遊樂場有了一絲牴觸感,於是我強烈要求玩一個比較安逸的項目。

沒想到穆雪晴這個小丫頭卻說,想玩鬼屋,我用餘光看了一眼古媚柔,她也興奮的說,她也早就想玩了,於是她們兩個牽着手去排隊買票了,照顧我是個病號,讓我在長椅上等着。

看着二人那和諧的樣子,覺得自己所擔心的事有些多餘。

她們兩個很快就回來了,我有些納悶的問道:“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排隊那麼多人,你倆竟然這麼快”。

古媚柔眯着眼笑道:“那是,本姑娘只是稍微一言語,前面就有大堆的人主動給我讓位置,甚至還有人要給我們買票,我說不用了,我男朋友是富二代,嘿嘿,怎麼樣,我厲害吧”。

我搖了搖頭,說道:“厲害!”

我覺得這個鬼屋對於我來說,簡直一點樂趣都沒有,我連陰曹地府都去過,他這一個仿造的鬼屋算什麼,再說說裏面裝鬼的人和那些道具,真的是一點新意都沒有,動不動就是從一旁的角落突然出來嚇唬你。

我不禁搖了搖頭,別說這些假鬼了,我身邊可站着一個真正的鬼呢,阿不對,應該說是,鬼差!

這個鬼屋的面積很大,我們走了很長時間都沒走出去,我自然是很淡定,本來以爲也是穆雪晴那小丫頭會害怕,沒想到有那些假鬼的道具出現的時候,古媚柔也是靠近我身邊,緊緊的摟住我的胳膊,大聲的尖叫着。

我低聲對古媚柔說道:“我說,你有什麼好怕的呢,你可是鬼差阿”。

古媚柔嬌滴滴的說:“人家膽子小嘛,需要你給人家安全感”,說着說着臉竟然紅了。

我不禁一陣冷汗,連忙對她說道:“如果你能一直這麼溫柔就好了”。

古媚柔臉色瞬間冷了下來,狠狠的在我胳膊上掐了一下,我礙於一旁的穆雪晴,強忍着疼痛,又對古媚柔說道:“您…您一直都這麼溫…溫柔!”

古媚柔撅嘴笑道:“這還差不多”。

我們三個走了很久後,我才知道這個鬼屋原來是個迷宮,給你一張簡易地圖,需要你自己找出口,如果實在找不到的話就大聲的叫,工作人員就會來找你,把你領出去。

穆雪晴拿着地圖,專心的找着出口,全然沒看我們兩個剛纔的動作。

從牆的隔壁,不時的傳出一聲聲的尖叫,想必是有的人找不到出口,尖叫着退出了,我看了一眼四周,發現竟然只剩下我們三個了,其實在迷宮走的時候,走錯路是常有的事,如果不是我們三個走錯了,就是別人走錯了吧,我也沒太在意。

我問道穆雪晴:“雪晴,你是一直按照地圖走的麼?”

穆雪晴皺着眉,說道:“對阿,應該不會錯,地圖上顯示,我們現在的位置距離出口還有兩個大彎”。

我哦了一聲,點了點頭,這時候一旁的古媚柔碰了碰我,對我低聲說道:“你發現了麼,這邊有陰氣!”

我不由得一驚,然後仔細的感覺了一番,發現果然如同古媚柔所說,我們現在所在的這附近,有一絲淡淡的陰氣,相信這應該是一隻普通的幽魂野鬼。

於是我念動咒語,開了冥眼,對一旁的古媚柔說道:“你看到什麼了麼?”

古媚柔搖了搖頭,說道:“現在還看不到,不過我感覺應該離咱們很近了”。

我點了點頭,說道:“應該不是什麼厲害的傢伙,氣息不是很強”。

古媚柔贊同的說道:“我也是這麼認爲的,如果不是什麼害人的鬼,你就超度它去陰間吧,別讓它留在人世間了”。 我們三個繼續按照地圖向前走着,穆雪晴一副認真的樣子,而我和古媚柔卻有些警惕的看着左右。

走到了一個拐彎處,古媚柔碰了碰我,指着一個角落,低聲對我說道:“你看那,有個小女孩”。

我順着她指着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大約八九歲的女孩站在那,我對穆雪晴說道:“雪晴,你和你媚柔姐先往前走,我大個電話”。

穆雪晴不解的皺着眉頭說:“你打吧,我們等你”。

我眼珠轉了轉,裝出一副尷尬的神色說道:“有點私人的事,你倆…先走,我一會就跟上”。

古媚柔迎合道:“對對對,讓他打吧,咱倆先往前走吧,在這等他怪枯燥的”。

穆雪晴點點頭說:“好吧,那你可要快點”。

我說道:“嗯嗯,很快很快”。

看她們走遠了,我就走到那個小鬼的面前,冷冷的問道:“你、爲何不去投胎,卻躲在這裏?又因何而死?”

那小女鬼沒想到我會看到她,明顯一愣,然後怯生生的說道:“我…我想找媽媽~”

說完,竟哇哇大哭了起來,給我弄的有些手足無措了,我輕輕的咳嗽了一聲,說道:“你先別哭,告訴我你到底是怎麼死的?”

小女孩哽咽着說道:“嗚嗚…我…我也不知道”。

我跟小女孩說道:“那你記不記得你家在哪?”

小女孩說道:“我家住在…嗯…我也不知道我家在哪…嗚嗚”。說完,竟然又哭了起來。

我覺得這小女孩死的很古怪嗎,看她的樣子,因該是剛死不久,可是她又說不出來自己是怎麼死的,於是我就讓她進了骨哨之中。

我向前跑了半天才追上古媚柔和穆雪晴,古媚柔對我投來一個詢問的目光,我對她微微搖了搖頭,古媚柔雖說沒看懂的我意思,卻也沒說什麼。

穆雪晴帶着我們,按照地圖的指引,順利的走出了這個迷宮鬼屋,沒想到只有我們三個是真正自己走出來的,工作人員獎勵我一個大的毛絨玩具。

穆雪晴很是高興,抱着毛絨玩具有些愛不釋手,她看了看手裏的娃娃,又看了看一旁的古媚柔,這小丫頭竟然把那個毛絨玩具給了古媚柔。

這一舉動別說是我,就連古媚柔也是一愣,不知道該不該接過這個娃娃。

穆雪晴笑着說道:“我知道媚柔姐最近心情不好,這個就送給你了!”

古媚柔接過了那個娃娃說道:“謝謝你啦!不過我不喜歡這種玩具,還是你留着吧”。

我看着和諧的一幕,心中不由得一喜,想說可以再買一個送給她們,可是我這話還沒出口,一旁的工作人員又遞過來一個娃娃,說道:“兩位美女不用讓來讓去,我再送給你們一個吧”。

穆雪晴笑着接過了娃娃,說道:“謝謝你!”

我也對那工作人員說:“謝謝阿”。

工作人員笑道:“沒什麼的,都是小事,不必客氣”。

我們一直玩到下午五點多,我又帶着她們兩個吃了點飯,然後就送穆雪晴回了家。

到穆雪晴家的時候,穆叔對我今天帶穆雪晴出去玩,很是感激,說要給們點吃的,我說我們吃完了纔回來的,就不用再麻煩了。

穆叔也不強求,臨走的時候跟我說明天晚上穆雪晴的媽媽和姐姐都回來,讓我和古媚柔也一起來,就像一家人一樣,做一桌飯菜,一起吃。

我看了一眼古媚柔,想不到她興奮的說,好阿,明天肯定到。

從穆叔家出來之後,我問古媚柔:“看你的樣子,好像很開心”。

古媚柔點點頭笑道:“那可不,我好久沒吃過家裏的菜了,穆大叔人這麼好,做的面又那麼好吃,讓我感到很溫馨,好像家一樣”。

其實我也有這種感覺,穆叔一家人很和善,對我也好。

想到了這,我便對古媚柔說道:“那你說咱倆明天去穆叔家的時候,買點什麼東西好呢,總不能空着手去吧”。

古媚柔想了想,說道:“我也不知道,要不買個電視吧?就像我前幾天買的那個一樣”。

愛你,此生不變 我不禁汗顏道:“哪有去別人家串門送電視的,算了算了,明天白天咱倆去商場逛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