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睡了半天,蘇琚嵐直接掀開身上的錦被坐起來,彎月趕緊為她披上一件金綉紅緞的斗篷,生怕她著涼。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今天天氣真好。」蘇琚嵐伸著腰喃喃道,然後系好斗篷,套上鞋子站起來。

彎月忙伸手扶著她。

潔凈的廊道上,不少來回奔波的婢女見了她,那嘴像抹了蜜似的喊得可歡了:「四小姐金安。」蘇琚嵐此番揚眉吐氣,就連做下人的出門都面上有光。

蘇琚嵐似笑非笑。有句話叫: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蘇王此時也已下朝回來了,正坐在大廳內與幾位同僚討論些政事。當見到自家四丫頭從耳室里走出時,忍不住擔憂道:「琚嵐,身體還沒好,就別四處走動了。」

幾位同僚隨即轉身望過去,顯然也有些迫切要見識這位名聲大噪的嵐郡主。緩緩地,映入眼帘的是一張翹起唇角的笑臉,那樣秀致到了極致的模樣卻掩飾不住未脫的稚氣。

只見蘇王站起身道:「既然來了,就先見過各位長輩吧。」

「是。」蘇琚嵐乖巧地應道,然後走到蘇王身邊,逐一拜禮。

蘇王的同僚也均是些位高權重的官,久經朝政自然比常人多了那份沉穩與慧眼,十分講究禮儀周全。如今見蘇琚嵐彎腰屈膝行禮的如此標準,見到生人也是落落大方,不禁心生好感。

他們遂寬和地笑了,免不了讚歎幾句后,這才起身告辭。

蘇琚嵐見人都走了,這才說道:「父王,我想出門走走,順便去看看秦家的衛霜姑娘。」

蘇王心情大好,遂囑咐道:「去吧,只是別逗留太晚。飛玉今日下課會帶些學院的朋友過來,說是要介紹給你認識,他結交的朋友,父王很放心。」

「知道。」蘇琚嵐笑道,然後轉身去叫了邵樂。

當一品高官才配擁有的八龍金綉馬車在秦家府邸門前停下時,兩名看門人趕緊使了眼神,其中一人進府通報,另一人則上前迎接。車廂門一開,有位凈白俊秀的少年隨即旋身躍下馬車,衣袂飄拂,又見他伸手從車廂內扶出一位披著斗篷的少女,少女紫發半挽,發間額上簇密的紅寶石下,明亮的眼眸不經意的望過來,猶自帶了三分倨傲。

「本座要見衛霜姑娘,勞煩到路。」

標誌性的紫發,八龍金綉馬車,這看門人哪能不知道這位少女的身份?隨即呆愣在那裡,竟覺瞠目結舌,不能言語,聞得蘇琚嵐開口,方才恍然醒悟,恭敬地屈膝跪拜:「郡主金安!請郡主隨小人來。」

蘇琚嵐緩緩點頭,她今日特地穿了一身石榴色的百幅裙,袖口迤邐地面,刺繡百花,日色絲光。乍看之下,一時分不清是花嬌還是人艷,只知殊璃清麗,貴氣逼人。如此盛裝,可是她特地穿來為秦衛霜撐場面的!

她跟邵樂才剛跨進了大門,途經庭院時,就見一個頭上綴滿珠釵的貴婦率著幾位少女匆匆趕來。

老遠地,那秦夫人頓時提著裙擺加速走來,然後忙招呼其他人屈膝拜身:「參見嵐郡主,未知郡主光臨有失遠迎,還請郡主恕罪。」

來的人基本都跪下了,只有秦憐兒神色卻很是不恭,行禮也是稍稍點頭,連膝蓋也不屈一下。

蘇琚嵐手指絞著絲帕,淡淡地笑道:「憐兒姑娘,你似乎很不歡迎本座呀?」

秦憐兒眼角一飛,輕蔑道:「郡主真是說笑了,我怎麼敢?」

秦夫人聽這諷刺的語調頓時皺眉,忙轉頭看著秦憐兒挺直的脊背,當下急了,低聲喊道:「憐兒,還不趕緊向郡主行禮?」

秦憐兒驕矜地看著蘇琚嵐道:「娘,我已經行過禮了。」

「那本座喚你們起身了嗎?」蘇琚嵐曼聲笑道。

秦夫人面色頓時變了,對啊,她們都還躬著身子未起身呢,這憐兒怎麼就徑自起來了?看這情形,這郡主與憐兒明顯有過節!

蘇琚嵐看著其他幾位極度恭敬的嫻靜女子,含笑道:「秦夫人,本座想提醒秦夫人,憐兒姑娘剛才對我行的那個禮甚是不好,想必是對禮儀還不熟悉,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敖鳳國講究禮儀周全,倘若有朝一日面見的是王爺、宮裡貴人甚至當今君主,像南宮家的那位大小姐以下犯上,可不是什麼好事了」

秦憐兒聽完這話,頓時氣得口鼻扭曲,厲聲道:「蘇琚嵐,你」

「啪!」生怕秦憐兒再度失禮引起大禍,秦夫人立刻揚手甩了她一巴掌,打得甚是響亮。那秦憐兒的臉頓時高高腫起,退後了幾步,哭聲道:「娘,你幹嘛為了她打我?」

秦夫人瞪道:「死丫頭,趕緊給我閉嘴!」她隨即揮手示意其他幾位少女,趕緊按住秦憐兒跪下,可秦憐兒膝往下彎時就像被鐵板攔住,她倔強地不成跪,其他幾位急了只能求助地望向娘親,秦夫人居然直接抬腳往秦憐兒膝蓋上狠狠一踹,這秦憐兒才顫抖地,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誰叫游戲策劃欣賞我 蘇琚嵐滿意笑道:「秦夫人,本座是來找衛霜姑娘的,煩請帶路吧。」

秦夫人好不容易解決了倔強的秦憐兒,如今見蘇琚嵐居然是為那卑賤的秦衛霜而來,忍不住暗自吸了一口氣,訕訕笑道:「郡主,不如請先到大廳等著,我這就派人去叫衛霜過來。」

見秦夫人拚命遮掩的模樣,蘇琚嵐淡淡笑道:「不勞夫人了,本座與衛霜交好,自己找她便可。」

「郡主,還是讓我派人去叫衛霜」

「秦夫人,」蘇琚嵐斜首,抿嘴輕笑:「本座的話,向來不喜歡重複第二遍!」

秦夫人抬頭眼見她那一襲裙擺飛揚跋扈,顏色深得觸目,霎時臉色蒼白,趕緊起身應道:「是,郡主這邊請。」然後趕緊轉身在前方帶路。

蘇琚嵐喊了邵樂一聲,矜持優雅地跟在秦夫人身後,當她從秦憐兒身邊穿過時,風起吹得她衣袂飄舞,她低頭拉長了語調,含著譏諷輕笑道:「憐兒憐兒,人如其名,當真是可憐的小人」

秦憐兒撐著地站起后,轉身瞪著蘇琚嵐的身影,氣得將半寸長的指甲深深刺入手心裡。其他姐妹們見她手掌流血了,驚得掩嘴疾呼。

當秦夫人帶著蘇琚嵐他們來到一間偏僻破舊的房屋時,蘇琚嵐看著房檐破瓦時,瞥了極度不自然的秦夫人一眼,似笑非笑的推開兩扇搖搖欲墜的門。

門裡,秦衛霜正蹲在角落熬藥,房內四面圜牆,除了簡陋必須的床跟桌子,就再也沒有其他的裝飾品了。

除了苦藥味,房屋裡還有股發酸發臭的意味,秦夫人忍不住想要掩鼻,卻見蘇琚嵐似是不經意間挑起了眼帘,趕緊鬆手賠笑,然後扭著腰走近秦衛霜道:「衛霜,你娘親病了怎麼不說一聲?」

秦衛霜頓了下,轉臉望見一併進屋的蘇琚嵐和邵樂,心中瞭然,望向秦夫人時,唇上漸漸掛滿了冷笑:「反正夫人都說了,我與娘親呆在府中只會礙了您們的眼,養條狗都比我們強,既然病了豈不趁了夫人心意?」

……此時一更,傍晚二更。

揪耳行禮,感謝各位爺的捧場。 我窩在帝釋天的懷裏昏昏欲睡睡時。

“雨兒,本王明天送你回唐宰相府,然後一併把聘禮也送過去,本來想快點把你娶進門的,但是本王要給你一個風風光光的婚禮,所以婚禮要半月之後舉行,本王這樣安排你可還滿意?”

其實以前我是真的不想那麼早把自己嫁出去,但是這短短一個月,就經歷了那麼多事情,而且我現在可是妖魔鬼怪界的唐僧,我與帝釋天兩情相悅,那還不如把自己嫁了,在這一世安安心心做個王妃,倒也是件好事兒。

“嗯!”

帝釋天狠狠把我貼進懷裏,用激動沙啞的聲音道:“雨兒,你同意啦!”

我再次確定了一下自己的心,堅定的點了點頭。

兩人的心,彷彿又靠近了一步,相互依偎着沉沉睡去……

本來想着睡了那麼久,今天應該起個早,纔是,但是睜開眼睛時,太陽又在照屁股了。

我揉揉順眼,看見帝釋天這貨居然還在身邊躺着。

“你今天沒事兒?”

“有,是我和你之間的事,本王要儘快把你娶進家門,以免再出意外!”

我伸出手環住帝釋天的脖子,真誠的說道:

“帝釋天,謝謝你!”

“爲什麼要說謝!”

“謝謝能遇見你,我想謝很多的東西。”

帝釋天輕輕剮了一下我的鼻子。

“傻瓜!”

和帝釋天在牀上膩了一會兒後就起身準備回那個所謂的家――唐宰相府。

這次坐的還是馬車,帝釋天也的跟着一起去了,我和帝釋天還有青兒坐的是第一輛馬車,身後浩浩蕩蕩的跟着四五車聘禮,由夜鷹帶人護運着。

因爲要回唐相府,心裏莫名的有些反感。

帝釋天看着一臉鬱悶的女人道:“雨兒怎麼了?你怕相府的人不接受你消失了那麼長時間嗎?”

“不是,我根本不在乎他們的想法。”

“那就好,本王就知道你不是一般的女子。”

青兒卻真是一臉害怕的道:“小姐,你說相爺會不會不認我們?”

我隨意的道:“無所謂的啦!凡事都有我頂着呢!”

“沒事,本王昨天就已經命人與唐相爺溝通過了,你們只管回去便是。”

“嗯!”

青兒聽了帝釋天的話心放了下來,而我也因爲不在乎他家怎麼看,心情自然也輕鬆愉快,一路上有說有笑,不知不覺就到了唐府門口。

我掀開車簾,準備下馬車,看見唐相爺門口齊刷刷站滿了人。

“哇!什麼情況?”

帝釋天伸出手來扶我下馬,我一個跳躍直接落到了地上。

帝釋天微笑着輕輕地搖了搖頭,自己的這個女人就是學不乖,但是可奈何他就是喜歡這樣的她。

唐相爺趕緊迎了過來,給帝釋天行了一禮。

“攝政王親自送聘禮,這自古以來還是第一次,真是讓老夫受寵若驚,所以老夫攜一家老小特在此恭迎攝政王。”

這唐相爺今天的舉動倒也不是很出乎我的預料,攝政王雖然不是皇帝,但也算是擁有蟠龍國的半壁江山,身份尊貴無比,還親自送聘禮過來,自然是要來做做樣子的。

“唐相爺不必多禮!”

身後二十幾個家丁也齊刷刷的給帝釋天行了一禮。

唐相爺轉過頭來看着我,心裏驚訝得不得了,自己的這個女兒,以前長的已經是夠美豔動人了,出去了一個多月,雖然輕減不少,但是卻從骨子裏多出了一骨仙靈之氣,身着一襲淡黃色輕紗裙,活脫脫猶如仙女下凡一般。

“叮咚……宿主獲得靚麗魅力值100點。”

嘿嘿!意思是姐姐我驚豔到各位了。

“雨兒,你被抓走,這一路受苦了吧,瘦了這麼多。”

唐相爺說完,輕輕拉起來我的手,眼睛裏滿是慈愛。

這一刻讓我都要覺得,這還真就是我這前世的父親了!就這眼神,這表情要是在現代絕對一活脫脫的一影帝。既然要演戲,那我也自然要和他演上一幕纔是。

“啊爹,女兒這一個多月以來確實好辛苦哦!”

唐相爺嚇了一跳,趕緊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來,我們進去說。”

“攝政王請!”

“請。”

唐相爺才邁出一步,只見一行十幾人騎着馬兒飛奔而來,馬上的人身披戰甲,領頭的人一身黑色鎧甲,身軀凜凜,相貌堂堂,一雙眼睛如寒星閃動,兩彎眉渾如刷漆。胸脯橫闊,有萬夫難敵之威風。

馬兒來到跟前,縱身下馬,給帝釋天行了一禮。

“多謝攝政王這一個多月來不辭辛勞的找尋表妹!”

帝釋天擡手示意免禮之後道:“將軍不必多禮,本王只是做了本該做的事情,如今雨兒已將嫁進我府內,禮應是本王謝將軍這這些年來對雨兒照顧纔是。”

我看着這面熟的年輕將軍,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裏見過,只好安靜的看着他和帝釋天說話。

將軍聽了帝釋天的話心裏十分不爽,但是想到自己心心念唸的人兒,先看看她再與攝政王理論。

將軍執起我的手,斂去一身戾氣,道“雨兒,你終於回來了,我找了你一個多月,你如從人間消失了一般,如今安全回來便好。”

“多謝將軍關心!”

“雨兒,我是司徒俊啊!你怎麼叫我將軍了,我是你的俊哥哥啊?!”司徒俊不敢相信的看着我,眼裏有心痛,憤怒,但是都被他用力的壓了下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