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再將煙盒捏成一團。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一整夜,涉川幸之助都沒有睡著。

宮本健太郎說得沒錯,高野那智除了讓涉川幸之去刺殺軍情局之外,還要藉此機會除掉涉川幸之助。吉野茂肯定不會派人幫助涉川幸之助撤退,在那麼近的距離內,就算涉川幸之助能夠完成任務,保護軍情局局長地特工都會將他打成馬蜂窩。沒人能夠從這樣的任務中生還!

估摸天快亮了,涉川幸之助抽完了最後一根香煙,拿著煙盒下了樓。

廚房裡只有一個人在做早點,忙得不可開交。

「有煙嗎?」

那人嚇了一跳,回頭看到是涉川幸之助才鬆了口氣。

涉川幸之助苦笑了一下,將手裡捏成一團地煙盒丟進了放食品垃圾的袋子。「我地煙抽完了,悶得慌。」

那名特工掏出了香煙,遞給了涉川幸之助。

「早點吃什麼?壽司,不錯,好久沒有吃過了。」涉川幸之助在廚房轉了一圈,看了眼裝滿的垃圾袋,說道,「我幫你把垃圾丟了吧,什麼時候能吃早飯?」

「等等……」

剛剛拿起垃圾袋地涉川幸之助驚了一下,以為對方看穿了他的意圖。

「帶上這些。」特工將堆在一起的垃圾捧了起來,「門外就有垃圾筒,早上有人來收垃圾。」

涉川幸之助暗暗鬆了口氣,提著垃圾袋離開了廚房。

垃圾筒就在路邊地大樹旁,左側有一隻白色的塑料垃圾袋。

涉川幸之助放下垃圾袋之後,點上香煙,朝四周看了一陣,用腳踢翻了那隻白色塑料帶。見到貼在塑料帶底部的耳麥,涉川幸之助露出了一絲笑容。抽完煙,涉川幸之助丟掉煙頭,轉身的時候故意弄丟了打火機,趁機揀起了塑料帶底部的麥克風。

「涉川君,這麼早就起來了?」

見到出現在門邊的吉野茂,涉川幸之助苦笑了一下,說道:「想了一晚上,出來呼吸點新鮮空氣。」

「很緊張?」

「有一點。」涉川幸之助笑了笑,「早點完成任務,就能早點回去,是不是?」

等涉川幸之助進了屋,吉野茂觀察了一下外面地情況,拉上了房門。

大約5鍾后,一輛市政部門的垃圾車駛了過來,一名穿著市政人員工作服的中年男子罵罵咧咧地下了車,逐一揀起散落在垃圾筒外面的垃圾袋。將垃圾全部裝上車之後,中年男子才駕駛著垃圾車駛向下一個垃圾筒。

6點5,垃圾車被拋在了2街外的一條衚衕里。

裝扮成垃圾工人的宮本健太郎換上一套乾淨便服,返回落腳地點。沒花多少功夫,他就用一隻探測儀器找出了藏在煙盒裡地錄音器。

聲音質量有點差,宮本健太郎先用音頻分析軟體處理了一番。

戴上耳機后,宮本健太郎點上了煙。聽著聽著,宮本健太郎的神色就變了。或許其他人聽不出問題,可是宮本健太郎太了解高野那智了。聽到刺殺二號目標的時候,宮本健太郎就知道問題複雜了。

煙沒抽完,宮本健太郎就給劉曉賓打了電話,隨後換了外套,離開了落腳點。

接到宮本健太郎的電話,劉曉賓也意識到了危險。

「情況有變?」潘雲生正在為出行做準備。

「有些變化,不過在我們的預料之中。」劉曉賓看了眼手錶,說道,「車輛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

潘雲生點了點頭,系好了領帶。「是不是狗日的又在搞什麼小動作?」

「派了第二個刺客過來,cia局長也在刺殺名單上,不過位置在你後面。」劉曉賓笑著搖了搖頭,「高野那智地野心不小啊,說不定會讓潛伏在泰國的間諜全部出動,上演一出槍戰大片。」

「正好讓泰國情報安全部門一網打盡。」

「放心吧,李哥會安排地。情況仍然在我們的控制範圍之內,沒什麼好擔心地。」

潘雲生看了眼劉曉賓,說道:「你準備好了嗎?」

「早就準備好了。」劉曉賓呵呵一笑,說道,「我訂了兩份早餐,免得等下餓著肚皮對付那幫狗日的。」

潘雲生笑著搖了搖頭,最後朝著鏡子看了一眼。「走吧,時間不早了,我們不能讓客人久等。」

兩人離開房間,到服務台拿上預定地早餐,離開了賓館。

因為是秘密接頭,所以潘雲生與劉曉賓沒有帶其他人,協助行動的外勤特工也在四周活動,沒有與兩位「大人物」碰頭。

封推期間,半小時一更,閃爍更兄弟們一起瘋狂,讓大家爽個夠!

求票求支持,啥票啥支持都來點吧 李氏娛樂的第二條聲明變的比第一條更加鋒銳和具有攻擊性,任誰看到這第二條聲明后,都會在無形中有種同仇敵愾的憤怒感,都會不由自主的站在李氏娛樂這邊。因為這條聲明很好的將真相解釋出來后,因為這個真相,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憤怒。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拍攝電影還會遇到這種骯髒事。

第二條聲明:倘若不是親眼所見,倘若不是有照片為證,我相信你們和我們李氏娛樂一樣,都不會相信這事竟然是真的。我們李氏娛樂不過只是想要在那個學校中拍攝一部青春懷舊類的電影,難道就這麼困難嗎?我們和學校在之前已經簽署合同,我們稍後會曬出合同文本。除卻這個外,我們的拍攝不過是在周六周日學生不上課的時候進行,絕對不會影響到正常教學秩序。

但你們知道嗎?為難我們的部門給出的理由是什麼。影響教學秩序,擾亂四周居民生活,關鍵是這個學校是建在花鎮外面的,哪裡來的居民?最近的居民區都在一里開外,誰影響誰?這兩條理由之外,還有衛生局給出的我們是外來人口,必須前去醫院進行體檢,不然就要以流行病傳染者對我們下達隔離書,這是何等荒謬的理由?

你們不相信這事是真的吧?我也不相信,但這事就是真的,你們會親眼看到除卻縣公安局刑警隊外,還有縣衛生局,縣文化局,縣委宣傳部…林林總總數十個部門都蜂擁而來,為的就是讓我們電影拍攝劇組停止拍攝。我李氏娛樂就真的不明白,我們到底是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能讓你們這麼多部門如此瘋狂?

難道拍攝一部已經通過國家廣電總局立項的電影就這麼困難?

難道說你們年輪縣比國家廣電總局還要厲害?

難道說我們電影拍攝劇組在吳越省省委宣傳部都已經認可的情況下。還要被你們年輪縣如此為難才能正常拍攝?

我們李氏娛樂要的是公道。

我們李氏娛樂要的是說法。

我們李氏娛樂要的就是為所有影視從業者討個明白。

很長的第二條聲明就這樣以如此強勢姿態出現,瞬間就開始被無數明星競相轉發。這些人早就在等待著李氏娛樂的聲明,只要出來后,他們都會第一時間轉發。而且要知道這次除卻轉發聲明外,這些明星還都在轉發過後附屬上屬於他們的態度。作為明星,他們長年累月拍攝電影電視劇。怎麼會不明白地方某些部門的刁難。

就因為明白,所以說這些明星所給出來的態度便更加具有震撼性。

「我以前就曾經遇到過這種事情,但我真的希望這種事情不要再發生。」

「還電影電視圈一份清白。」

「如此眾多部門針對一個正在拍攝的電影劇組,居心何在?」

「地方政府就是如此行事嗎?」

……

當李氏娛樂的第二條聲明公布后,民眾們越發沸騰起來。要說第一條聲明沒有誰知道是怎麼回事,只知道無數明星紛紛轉發,肯定是隱藏著什麼驚天秘密的話,現在他們總算恍然大悟。而在知道事情真相后,沒有誰還能保持冷靜。他們全都在第一時間就開始刷屏進行回復,每條回復都充滿著一種怨氣怒意。

「我們想要的就是看到一部滿意的電影,沒想到電影拍攝竟然如此困難,看來以後有電影上映的話,都要去電影院捧場。」

「這年頭難道說靠什麼就要吃什麼?年輪縣的油菜花是它們的名片,它們就要靠這張名片為難電影拍攝劇組。」

「這事背後就這麼簡單嗎?難道說沒有隱藏什麼更加恐怖的原因?」

「直覺告訴我,李氏娛樂還有第三條聲明,將會徹底將幕後黑手暴露出來。」

「坐等。繼續坐等。」

……

像是這樣的憤怒架勢在全國每個行業中都上演著,他們都想要知道整件事情到底是怎麼搞的。他們都想要知道這件事情會如何進行下去。所以說他們全都在刷屏,全都在留言。各大網站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創造出如此高的訪問率,網站的所有工作人員全都處於緊張的備戰狀態,不敢讓網站運行有任何面臨癱瘓的危險。

全國網友沸騰成這樣,紫州市作為年輪縣的上級主管城市又怎麼會沒有任何動靜?

其實就在第一條聲明發布出來后,紫州市這邊就已經開始掀起狂潮。原本就準備前往年輪縣觀賞油菜花的人。這時候是更加沒有誰再想要推辭,全都開車前往年輪縣。

他們過去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前去找到花鎮的這所初中,他們相信既然電影拍攝劇組給出所有證據,這事就不可能是假的。但別管真假。作為熱衷這事的人,他們過去后,哪怕只是拍攝幾張照片傳到網上,相信都會引起追逐。

「老張,你不是說想要去年輪縣看油菜花嗎?咱們現在就去吧,什麼,你已經知道那邊發生的事情?我還說給你說那,既然知道就別等了,趕緊吧,十五分鐘后,你們樓下見面。」

「我剛才年輪縣回來,那裡的確有個花鎮,但有沒有發生這種事情我不知道。不過既然場面搞的這麼大,想來是不會出現什麼意外。不過我還是準備過去繼續瞧瞧,各位網友,稍後坐等我的照片。」

「現在誰還能不知道咱們紫州市的年輪縣?年輪縣比紫州市還要出名,只是以這種姿態出名,年輪縣實在是讓人感覺到有點不舒服。我就在年輪縣,稍後就給你們曬出李氏娛樂所說的初中照片。」

……

網路上現在已經徹底鬧翻天。

但在現實生活的各個媒體中,卻還是處於按兵不動的狀態。沒有任何一家新聞報紙媒體敢對這事進行報道,不是說他們沒有準備好,而是因為這事畢竟有點敏感。在蘇沐給出的計劃書中,李氏娛樂所下屬的幾家媒體報紙,儘管也做好準備,卻還沒有到最後施展出來的那步。到底要不要走這步,是要看轟動性而言。

假如說除卻網路外,現實生活中的各個媒體也開始狂轟亂炸起來,這事才算是真的鬧大。

年輪縣在清晨的陽光中,就以這種姿態瞬間成為焦點。

年輪縣縣委家屬院。

平常這個時間點寧前進早就會前去上班,雖然說在年輪縣掌握絕對話語權,但在某些細節上,寧前進還是頗為在乎的,他不想要因為這些瑣碎事情影響到清譽。但現在寧前進卻沒有上班不說,臉色還陰沉的可怕,整個人宛如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隨時隨地都會帶來致命性的威脅。他手背上青筋暴露,咬牙切齒。

寧前進做夢都沒有想到李氏娛樂會做出這種事情來,而因為李氏娛樂給出的兩條聲明,年輪縣處於這種風暴中,他身為縣委書記又如何能置身事外?實際上從早上開始寧前進就不斷接到電話,談睿之所以打不進來不是因為寧前進沒有拿手機,而是因為中間手機就沒有聽過,一個電話緊隨一個打過來。

這是想要將年輪縣置於死地的架勢。

這是想要將他寧前進毀掉的節奏。

你李氏娛樂至於這樣做嗎?

說到底不就是我們年輪縣稍微為難了下你的電影拍攝劇組,即便真的這樣做了,你們至於如此造謠生事嗎?你們這樣做分明是想要嘩眾取寵,你們這分明是想要豎立起來一個你們被為難的委屈形象,你們這是想要讓我們年輪縣成為你們李氏娛樂再次崛起的踏腳石,你們這是想要靠踩著我寧前進的屍骨上位。

你們怎麼能如此心狠手辣?

處於這種憤怒狀態中的寧前進,儘管知道整件事情是寧昊的錯誤,但他卻主動忽視掉。他只有寧昊這麼個寶貝兒子,他如何能不重視?至於說到寧昊的姐姐,在寧前進的眼中是直接忽視掉的。

寧前進重男輕女的觀念很重。

砰。

當手機再次響起后,寧前進沒有任何遲疑,直接就將手機砸向牆面,手機嘩啦裂散了一地。書房中除卻寧前進外,還站立著一個人,他是寧前進的心腹,是寧前進一手提拔起來的,是年輪縣縣委辦主任唐振水。唐振水當然知道寧前進為什麼會這樣,但卻不知道該怎麼說,畢竟這是擱到誰頭上都會讓人發懵的。

「寧昊現在在哪裡?」寧前進冷聲問道。

「寧昊昨晚就住在龍泉山莊裡面,陪著那個省城的藍憐。要不要現在就將寧昊喊回來?或者說乾脆將寧昊送走。畢竟這時候還沒有將寧昊點出來,我怕稍後…」唐振水遲疑道。

寧前進當然知道唐振水的擔憂。

這事畢竟是寧昊捅出來的,雖然說談睿到現在都沒有開口要動寧昊,但誰敢保證後面的事情會怎麼發展?假如說李氏娛樂真的將寧昊爆出來的話,場面便不是寧前進想要控制就能控制的。

龍泉山莊嗎?

寧前進突然問道:「蘇沐現在在哪裡?」(未完待續。。) 雲生與劉曉賓駕車在曼谷市區轉了幾圈,等待李存息。首發

按照情報界不成文的規矩,在軍情局挑選了相對有利的大地點之後,接頭時間與會面的具體地點由cia確定,提前20鍾通知軍情局,由軍情局聯繫接頭人員。情報界有很多「不成文的規矩」,原則只有一點:公平。軍情局在曼谷的勢力明顯超過了cia,如果一切由軍情局掌握,就失去了「公平性」。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潘雲生與劉曉賓都有點焦急。

過了7點,將進入清晨上班交通高峰期,曼谷的道路肯定會堵得一塌糊塗。只要cia有點頭腦,會在6點之前通知李存勛,讓潘雲生有足夠的時間趕往接頭地點,以免潘雲生以堵車為由拖延時間,完成部署。

電話鈴聲突然響起,劉曉賓朝潘雲生看了過去。

「好的,明白了,十五分鐘內趕到。」潘雲生看了眼手錶,6點。「集拉達公園南面,王家賽馬俱樂部大門右側的泰國餐館。」

「各小隊注意,地點已經確定,會面時間為七點整。」劉曉賓先向協助行動的特工小隊下達了命令,對潘雲生說道,「cia確實費了功夫,街對面就是曼谷警察總部,選擇在警察上班的高峰時間段會面,誰都別想做小動作。」

潘雲生呵呵一笑,說道:「事關重大,不小心一點怎麼行?」

劉曉賓沒再多說什麼,將車速控制在了限制範圍之內。

特雷杜伊選擇的見面地點也很特殊,是一家既經營早點、又經營午餐與晚餐的普通餐館。潘雲生與劉曉賓到達的時候,餐館門口的上班族排成了長龍,大多都是買上早餐在上班路上吃。

進了餐館。潘雲生與劉曉賓立即看到了坐在角落裡地中年黑人。

沒等兩人走上前去。3名穿著便裝地泰國人迎了上來。其中1人拿出了一隻金屬探測器。另外2人將手伸到腋下。

潘雲生笑了笑。展開了雙手。

一番檢查下來。那名cia~特工搜出了一把手槍。

劉曉賓更直接。將別在腋下地手槍拿了出來。

「讓他們過來吧。」

潘雲生與劉曉賓重新揣好手槍,到中年黑人對面地椅子上坐了下來。

「你是……」

「軍情局局長潘雲生。」潘雲生淡淡一笑,伸出右手,說道,「如果我沒記錯,ciia在十五年前就獲得了我的指紋。」

中年黑人點了點頭,從坐在旁邊的特工手裡接過了一隻儀器。

將手放在掃描屏幕上,潘雲生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閣下應該是cia局長特雷杜伊。」

掃描完成,屏幕上出現了一份沒有相片的個人資料。

「對,我就是特雷杜伊。」中年黑人微微一笑,說道,「你們也查過我地背景,甚至設法取得了我父親的dna數據。」

劉曉賓笑著搖了搖頭,拿出了一隻轉門用來檢測dna的儀器。

特雷杜伊沒有多說什麼,用針頭刺破指頭,將一滴鮮血滴到了儀器的凹陷處。

很快就得出了檢測結果,劉曉賓朝潘雲生點了點頭。

「現在,我們說具體的問題吧。」潘雲生拿出了香煙,說道,「東西我已經帶來了,交易之前,我要驗貨。」

特雷杜伊遲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可以由你們先驗貨,不過等下我們先離開。



「沒問題。」潘雲生沒多羅嗦。

這家餐館是cia~特工的據點,包括餐館里地所有人員,乃至外面的「客人」都是cia的特工。外面大街上,至少有上百名軍情局特工。讓特雷杜伊帶著資料先離開,才能確保「公平」。

坐在特雷杜伊旁邊的特工拿出了筆記本計算機與一台攜帶型噴墨印表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