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秦南也嘗試著聆聽大道之音,看看能否有所感悟,結果他很快發現,這大道之音在他的耳中,就如同普通的鈴聲一樣,沒有絲毫玄妙之處。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這可能是因為他即將成為界主的緣故,故而無法像其他生靈一樣,得到這一點眾生機緣。

眼下無事可做,秦南嘗試著能不能感知自己的身體變化,但他很快又發現,他就像是被隔絕在了這灰濛濛的空間內,失去了一切的感知力。

「看來只能等大道之音響完了。」秦南心中暗道。

這恐怕誰也想不到,在新任界主誕生之際,將會經歷三千息的無聊時光,什麼也做不了,即便想推演功法,時間也太短暫,根本不夠用,只能在這灰濛濛空間內,乾巴巴等著。

如此,一直到第兩千道大道之音響起,異變突然發生了,整個灰濛濛的空間劇烈震顫起來,秦南更是感受到了一股徹骨寒意。

「怎麼回事?難道有殺劫?」秦南眉頭一皺。

旋即,他前面的灰濛濛空間,如水一般波動起來,隨後浮現出來了一副畫面。透過畫面,秦南立刻見到,姜紅袖五人立於天幽鈴之下,遠方東皇青等人組成十五座陣法,如龍一般衝來。

「東皇青?石天均?他們怎麼會在這裡?」秦南神色一愣,但很快就想清楚了事情的關鍵,東皇青等人能夠找來,恐怕跟器靈少昊有關。

但,這已經不是緊要的了,即便是隔著畫面,秦南也能夠感受到東皇青他們陣法的可怕之處,這想必也是讓他感受到徹骨寒意的緣由。

很快,十五座陣法,衝擊在了天幽鈴的帝輝之上,爆發了驚天動地的碰撞。帝輝雖然很強大,擋住了這十五座陣法,但秦南心中升起的寒意,竟是越來越濃。

「這十五座陣法有古怪!」秦南心生一念,東皇青等人法印一變,十五座陣法中就打出了十五把無形之劍,突破了帝輝,朝他身形斬來。

秦南心中一緊,就見到黎華一和陸朝沖了出去,但東皇青法印再度一變,十五把無形之劍合為一體,斬在了黎華一的身上。

「黎華一!」秦南臉色不由一變,拳頭下意識的攥緊起來。

這還沒有結束,東皇青、石天均等人的陣法,很快就重新蓄勢,再一次沖了過來。

秦南心中剛剛消散的寒意,再度沖了起來。

秦南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看著這一幕,以他的眼力,自然已經看出來了,姜紅袖等人已經沒有了太多力量,應該是先前就有大戰,消耗了不少。

反之,這可怕的陣法衝擊,算上這一次,東皇青等人可以做九次!

即便天幽鈴可以一直撐下去,但那無形之劍……

根本擋不住!

「讓我出去!」

秦南意志迸發,在這灰茫茫空間內低聲吼道。

但是,無人理會他,無論他怎麼吼,怎麼爆發意志,都沒有人理會他。

第二次衝擊結束,秦南看到姜紅袖臉色白了,陸朝他們渾身被鮮血染紅。

藥師毒後 「不要擋了!」

「沒有任何意義!」

「若真到了生死關頭,這界器定然會讓我離開這個空間,重新掌握自己的身體!」

秦南大聲喝道,可他的聲音,依舊也傳不出這灰色空間。

第三次衝擊很快來了!

緊接著,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秦南看到他們身上傷勢越來越多,氣息越來越虛弱,心神像是受到了某種可怕的衝擊,顫慄的越來越厲害。

他還看到了石天均等人臉上的嘲笑和不屑,讓他胸口彷彿有股火焰燃起。

當他看到幽家三女黯然退下,看到陸朝不顧自己已經重傷,用自己肉身擋下那一擊之時,他的瞳仁急劇一縮,腦海里彷彿響起了一道轟鳴聲。

感動,慚愧,憤怒!

他的心情,變的前所未有的複雜!

很快,陸朝倒下了,當秦南看到陸朝還有一口氣之時,心裡長長鬆了口氣,但當他又看見,姜紅袖孤身一人站在那裡,沒有絲毫挪步的打算之時,彷彿一記重鎚敲在了他的心中。

她怎麼還不退走?

她已經沒有什麼力量了,她還守在那裡幹什麼?

對方的攻擊還剩好幾次,她這樣守在那裡沒有任何意義啊!

「不要管我!」

「姜紅袖,不要管我!」

他的聲音還是傳不出去,其實就算傳出去,那個孤傲的身影,也絕不會動彈絲毫。 在秦南顫動的目光中,姜紅袖以自己的玲瓏之身,擋住了第七次進攻。

這位風華絕代的女子,立刻被鮮血完全染紅,完全沒有了往日的風采,狼狽不堪。

但,在東皇青等人重新退回蓄勢之時,她仍舊沒有動。

秦南感到了一股窒息。

她……

這是準備用自己的生命去擋住下一次進攻么?

「讓我出去!」

秦南不禁仰天大吼。

一股驚人的意志,從他的身上迸發而出,可回應他的只有一記記大道之音。

其實,他不必如此,因為這一切對他而言,只是一場幻境罷了,這裡面的人和事,都完全是虛幻的,並不會影響到真實的他們。

姜紅袖等人如此執著,他應該驚喜,應該開心,因為只有這樣,他才有更大的可能性成為界主,然後藉助界主之身,得到種種好處,獲得諸多的領悟。

如此幻境結束之後,這些領悟還能存在,這才是他實打實的好處。

可,

他能無視嗎?

他能無動於衷嗎?

他不能。

他不願。

所以,他想要撕裂這灰茫茫的空間,重新主宰自己的身體,阻止姜紅袖。

但是,他終究沒能做到,眼睜睜的看著第八次攻擊,落在了姜紅袖的身上。

只不過,令秦南也沒有想到的是,姜紅袖竟然還有底牌,強行化解了這第八次攻擊。

攻擊,只剩下最後一道了。

姜紅袖那看起來單薄孤單的身影,忽然顯得極為高大,猶如山嶽。

秦南愣了愣,可當他看見東皇青臉上漸漸斂去的笑容,看著其他人眼中逐漸堅定的眼神。

他心裡陡然生出了一個念頭。

姜紅袖,再無底牌了。

緊接著,最後一道攻擊來了!

帝輝被撕裂,東皇青等人五座陣法沖了進來,伴隨著那十五把無形之劍,朝著姜紅袖衝去!

至此,姜紅袖仍舊未退一步!

秦南渾身顫慄。

他瞬間明白了,姜紅袖從一開始沒有退去,那是因為她可以替秦南擋下這九道攻擊,並不是沒有意義。

只是,最後一道攻擊,需要她用生命去擋!

「不!」

秦南仰天怒吼!

這一幕,徹底刺痛了他的心靈!

就如同他當年證帝一般,江碧蘭為他犧牲了生命。

封神之時,公主為他獻祭了自己。

倘若他的證帝封神,必須得犧牲她們,那他寧願不要!

倘若這界主之位,必須得犧牲姜紅袖,他也不要!

變強的路有無數條,像這樣的路,他不想走!

這一刻,磅礴的意志,從秦南身上迸發而出,整個灰濛濛的空間,終於發生了變化,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

就在這時,時空彷彿凝固,一道古老的聲音響起:「這無數年以來,你是絕仙界之中,第一個由絕仙界主動選擇的界主!現在只剩最後十息,你若就此出去,你將無法圓滿,你可知你將損失多大的機緣?」

「那又如何?讓我出去!」秦南厲喝一聲,揮拳而起。

他現在明明是自己意識所化,根本沒有任何力量,可他還是打出了這一拳!

轟!

不可思議的是,這一拳彷彿擁有了無上偉力,將整個灰色空間都給撕裂開來,秦南的意識,也重新回到了自己的體內。

此時此刻,界心空間之中。

響徹整個絕仙界的大道之音,戛然而止。

一道磅礴的氣勢,驟然衝天而起,將整個界心空間,都給完全撼動。

「怎麼回——」東皇青、石天均等等一位位天之驕子和巔峰神皇們,都是心中一驚,但他們還未反應過來,就只聽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無形之劍,直接破碎!

東皇青、石天均等人形成的五座陣法,好似遭到了天河的衝擊,瞬間被震飛過去,並且他們每一個人,都被那股磅礴的力量,給震得渾身氣血翻湧。

「什麼人?」

東皇青、石天均等人心中都湧出了一股巨大的怒火,如此關鍵時刻,到底是誰打斷了他們?

他們抬頭看去,目光不由劇烈一縮。

不只是他們,幽家三女也看到了那個身影。

「你……」

姜紅袖也怔怔的看著面前的背影。

「這是怎麼回事?」

「不是還有十道大道之音沒響起嗎?」

東皇青、石天均等等天之驕子和巔峰神皇們,均是滿臉震撼,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古以來,繼任界主之位,都得響徹三千大道之音,從未有過變數!

怎麼如今秦南只響起了兩千九百九十道?

「真的是好手段啊,這麼多人聯合起來殺我!」

冰冷的聲音,響在整個界心空間中。

秦南站在姜紅袖的前面,一道道神光,從他身上綻放而出,那原本就磅礴的氣勢,竟然還在連連暴漲!

「哦?」

秦南眉頭一挑。

他提前出關,他竟還是成為了界主?

「很好!很好!」

秦南嘴角不由浮起了抹笑容,身上爆發出來了一股驚人殺意,聲音回蕩八方:「我早就想與你們好好戰一場,奈何先前修為太弱!現如今,機會倒是來了!」

「既然你們想要殺我,那就來吧!」 與此同時,法仙道場之外。

當大道之音響至第兩千九百九十道之時,各方巨頭們的神態,沒有太多的變化,但內心實際上愈加忐忑起來。

尤其是姜懷明,手掌下意識的攥緊,手心裡還溢出了汗水。

他對姜紅袖的期待真的是太高了,否則的話,他當初也不會強迫著姜紅袖與秦煥結為道侶。

但是,時間一息息的過去,各方巨頭們很快神色一怔。

怎麼回事?

第兩千九百九十一道大道之音怎麼沒有響起?

他們都以為出現了錯覺,故而心中繼續計算著時間。

兩息,三息……仍舊沒有大道之音響起!

各方巨頭們的臉上,頓時露出了抹驚色。

這樣的情況,簡直是聞所未聞!

難道說,界主繼承人在這個時候被人斬殺了?

那也不對啊,按照界器的規則,成為界主繼承人之後,就會在界器裡面進行煉化,誰也無法進行干擾!

那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