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他想的是自己的爹,當了皇帝以後,再通過書本來全面推行教育。

haohaoxue 2022 年 3 月 6 日 0 Comments

結果現在倒好,被秦始皇這個老傢伙給摘了桃子!

「漢哥,這件事情你爹也點了頭的。要不然的話,我們怎麼敢這樣做呢?」胡亥滿臉無奈的說道。

父皇那邊已經開始動手了,他這裡也得跟著打掩護才行。

「難怪秦始皇會急匆匆的返回咸陽,原來是得到了你爹這邊的消息。」秦漢眉頭緊鎖說。

紙張配合印刷術絕對是一大殺器!

教育這個東西很恐怖!

平時不怎麼受人關注,但一個國家想要真正的富強起來,必須得重視教育才行!

人才不斷的湧出,才能夠做出更大的成就。

現在開始普及教育,就是在修建一座房子的地基。地基都打好了,建立高樓大廈就是後來人的責任。

「算了,秦始皇拿去就拿去吧,反正是我爹的想法。」

秦漢立刻就釋懷了。

他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老爹這樣做,自然有他的安排。

就算是對方做錯了什麼,秦漢相信他也能夠憑藉自己的力量玩轉一切!

他可是後世穿越過來的,況且自身就有著一個格外逆天的系統。

秦始皇真的能夠玩得過他嗎?

秦漢並不覺得他這麼容易就會被打敗!

「增加一下遊戲難度也好,我也喜歡玩地獄難度的劇本……」秦漢在嘴裡嘀咕說道。

他本身就是一個很喜歡挑戰的人。

難道這件事情就能夠將他擊垮嗎?

「漢公子,有一封來自齊地的書信。」老福拿著書信就走了過來。

秦漢不看,就知道是田棄那小子給他寫的信。

三方勢力當中,就他最沉不住氣!

不過秦漢也能夠理解,對方剛過上兩天好日子,結果自己新獲得的力量就要遭受滅頂之災……

任憑是正常人遭受到這樣的打擊,估計都不怎麼頂得住。

「把信拿過來給我看看吧。」

秦漢無奈的搖了搖頭,對方都是自己的小弟了,他怎麼也得給對方指點一下才行。 趙璧話音剛落,商略狠狠合上文件,眼神里充滿了殺氣。

小姑娘在娛樂圈嶄露頭角,注意到她的人就更多了,這是讓他最不爽的一件事。

一離開他的視線,就有人對她獻殷勤。

買早餐,約吃飯,溫柔體貼?

呵!

一向心平氣和淡定從容的商略抄起桌上的手機,發!信!息!

斕凝剛打了盒飯,把筷子拿在手裡還沒開吃,就看到商略給她發來微信。

「在幹什麼?」

斕凝先回,「吃飯。」

然後夾了一塊魚香茄子放進嘴裡。

「和誰一起。」

夏妍說了有人約她吃飯,卻沒說中午他們在劇組和大家一起。

「在劇組,和大家。」

商略凝視著屏幕,趙璧剛才明明說……

「確定不是單獨?」醋意滿滿。

斕凝抬頭看了眼非要坐在她對面的顧澤睿,他眼睛有一下沒一下瞥向她的手機,想偷看。

斕凝打開相機,錄了一條10s的他們劇組午餐休息的短視頻給商略發過去。

視頻當然把坐在斕凝對面的顧澤睿給錄進去了,因為斕凝從來沒把他當特殊,所以錄的時候顧澤睿只是他們劇組的一員。

然而看到視頻的商略卻不這麼覺得。

「他坐在你對面?」商略臉色陰沉。

斕凝剛想打字回復:沒位置了,他就坐在我對面。

她才打了個『沒』字,手機就被人搶走了。

「喂,你快把手機還給我。」沒料到顧澤睿是這樣的,竟然直接將她手機給搶了。什麼前輩,30歲的人了,這麼幼稚!

「哥哥?」顧澤睿嘴角斜向一邊,痞笑,念出她的備註。「讓你叫我一聲哥哥你不叫,原來是有別的『哥哥』了。」

「……」幸好她沒給商略備註名字,不然就被他發現了。

「是親哥哥,還是情哥哥?」顧澤睿湊近她耳邊,小聲問。

「還給我。」斕凝去搶,懶得理他。

奈何他太高了,他揚起手臂,斕凝跳起來都夠不到。

夏妍傻眼望著眼前的畫面,她家藝人被前輩戲弄,圍著飯桌打跳。他們這麼嚴肅的劇組,那個畫面太不和諧了。

顧澤睿將她手機舉的老高,用眼角餘光瞅到了前面的聊天內容。

給她發信息的那個人問話的語氣一看就不像親哥哥,那就是情哥哥啦!

還問她是不是單獨跟人吃飯。

難怪小妹妹拒他於千里之外,原來早就有地下情郎了。

小妹妹還專門錄了個視頻來交代自己在幹嘛,而他這麼一個大帥哥居然被她當成了一塊背景板發給她的情哥哥?

那個男人,他以為他誰呀?把小妹妹管的這麼嚴!

顧澤睿表示自己遭到了不該有的待遇心裡很不舒服。

那個男人把小妹妹管的越嚴,他越想逗逗小妹妹,看他能拿他怎麼樣?

「小妹妹膽子真大,進了娛樂圈還敢談戀愛,不怕掉粉沒資源公司不捧?」顧澤睿悄悄在她耳邊低語。

對此,斕凝只沒好氣的回了句,「關你什麼事!」

她對前輩的尊敬蕩然無存,這人好無恥,知道的太多了點。 「傷我七師兄,便拿你的命來抵!給我開……大諸天不死金身!!」

盯着近在咫尺的魔獄火麒麟,段江的雙目冰冷到了極致。

段江右拳驀地抬起,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他整個右拳與右臂這一刻竟然變得如同黃金一般璀璨奪目,更有一股無法形容的狂暴之意炸開!

大諸天不死金身!

這是一門……肉身神通!

下一剎!

段江拳出!

剎時虛空炸響,山崩地裂!

轟隆隆!

無窮無盡的力量炸開,整個天地都被濃烈金色光輝淹沒,大地寸寸破碎,坍塌下去……

「吼……」

一道充滿難以置信與瘋狂的獸吼響起,更帶着一股無盡的恐懼與絕望!

只見浩瀚金色光輝之中,魔獄火麒麟又變回百丈大小的身軀倒卷崩飛了出去!

一時間,魔獄火麒麟血肉模糊,血濺虛空!

「哇!老九厲害!雖然比起師兄的英姿還差了點,但除我之外,估計沒人帥的過老九了!」

遠處虛空之中,三師兄此刻誇張的手舞足蹈,看得是一臉興奮!

這話落在大師兄和五師姐耳中,兩人似乎早就習慣了三師兄的厚顏無恥,神色沒有任何改變。

「放心,以老九現在的實力再加上大諸天不死金身對它特有的壓制,魔獄火麒麟根本翻不起風浪。」

五師姐隨意看了一眼,便走到老七身邊喂他服下療傷丹藥。

砰砰砰……

段江狂暴無比的拳頭帶着難以形容的恐怖之力砸在了魔獄火麒麟的身上。

一拳、兩拳、三拳、四拳……

每一拳都拳拳到肉,暴力野蠻到了極致!

而此時的魔獄火麒麟已經身受重傷,那雙凶瞳之內此刻剩下的只有無盡的恐懼與絕望。

……

一刻鐘后。

「慢!老九不必殺死他!現在它還對開陽峰還有些用處!」

看着要下死手的段江,五師姐連忙開口勸阻。

「這魔獄火麒麟乃是數千年前被峰主抓來看守開陽峰的,至於其中緣由,只有上任峰主才知道。」

聞言,段江停下了手,點了點頭。

既然對開陽峰還有用處,那段江便留它一命。

而魔獄火麒麟也是聰明,看見段江停手,連忙抓住空擋,徹底消失不見。

「老九,算了,這畜生知道了你的厲害,不敢再出來放肆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