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時辰后,又一件寶貝出場,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這件寶貝並不在名錄單上。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悟道靈蓮!

「嘶嘶……」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叫道,「天吶,哪個蠢貨把這東西拿出來賣的?這可是對地級巔峰強者突破天級強者都萬分重要的寶貝啊!」

「我靠!這怎麼可能?誰會捨得把這件寶物拿出來拍賣?」

所有人都不信,懷疑悟道靈蓮的真假,蘇欣聽著這個名字,聖光劍在識海內一陣顫動,似乎很是興奮,便知道這件寶物非她莫屬了! 慕言被蘇欣的一席話說的面紅耳赤,無言以對,當初得知蘇欣是聖女,腦子裡的邪火根本壓制不住,如今卻成了把柄,被蘇欣壓的無法說話。

「我都認錯了……」

「認錯要是有用要警察……不對,要城衛軍幹嘛?軍隊也不必存在了嘛。」

「那你想怎麼樣?」

「我不想怎麼樣,只要你把手鬆開!」

「不放!」

「別以為你受傷了我就不敢揍你!」

「捨得你就打,我絕不還手!」

……

慕言眉間一挑,雙手緊扣住孱弱的玉臂,雙膝跪在床上,騎著蘇欣的小腹,蘇欣別說揍人了,就連抽出赤妖劍都做不到。

「我很忙,你別鬧了行不行?明天就是拍賣會開啟的日子,我要想辦法自保,你這樣鬧下去非要讓我死你才安心嗎?」蘇欣萬分無奈的說道。

「我幫你,只要你點頭原諒我。」慕言邪魅一笑,輕輕俯身注視著蘇欣。

「好好好!我不怪你了,你能不能起開?這樣壓著我,讓我很不舒服!」蘇欣皺眉道。

這樣的方式是在太怪異。

慕言也覺得這個姿勢有些不妥,慢慢挪動身子將蘇欣反扣到懷中,手臂上的傷口不斷溢出鮮血,染紅了床單。

慕言把蘇欣抱在懷裡,放在腿上,可是雙手卻緊扣,任蘇欣如何掙扎都無法掙脫,蘇欣看著慕言的執著,不禁又急又氣,身體越是亂動,摩擦的感覺就越明顯。

突然蘇欣一愣,覺得有東西頂在自己的下方,頓時嚇的一身冷汗。

「你再動,我可不敢擔保會不會強吃了你。」慕言附耳,邪惡的說道。

蘇欣輕輕挪動一下,想避開慕言boqi的小叮噹,可是那東西實在太大了,她一動,那東西順勢頂住了自己的****,一股酥麻觸電感遊走全身,讓她頭暈目眩。

嘶嘶……

蘇欣倒吸一口涼氣,頓時不敢再動了,慕言身受重創,衣服穿的根本就不多,自己一身上好的絲綢睡衣穿了跟沒穿一般,二人這樣抱著,和赤/luoluo相擁沒啥區別

慕言被那股柔軟刺激的小腹暖流升起,淫/欲攀升,叮噹繃緊,呼吸急促,蘇欣小腹下處好像被電流走過,那種酥麻的感覺根本不受控制。

蘇欣欲哭無淚,連忙說道,「你快說應付明日的辦法,然後趕緊放開我。」

「你也有反應,對不對?說明你愛我,對不對?」

「對你/媽個頭啊!再不說我可真生氣了啊!」蘇欣大怒,可是生怕引來暗衛,只能低聲呵斥道。

「皇宮內的人也要對付你,阻擊我的人是龍辰的人,只是他好像只想重創我,不希望我出手護你。」慕言穩定了情緒,低聲說道。

「我知道,彭權被調走,今日神衛軍又包圍客棧,明顯是簡茹和龍辰在背後搞鬼,我現在只想知道怎麼應付明天的拍賣會!」蘇欣渾身繃緊,急促的說道。

「其實你最應該小心的是殺手之王,暗刺,這個人五行遁術登峰造極,入皇宮也如入無人之境,我想以大祭司和龍辰的地位,想請動暗刺,絕對不是難事。」

「他們想殺你,幾番失敗之後肯定會請暗刺出手,所以你明天的敵人是他,而不是簡茹。」

慕言思慮一番提醒道。

「暗刺?刺客之王!五行遁術!」

蘇欣眉間緊蹙,這種遁術應該就是和地球上的五行遁術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來無蹤去無影,讓人防不勝防。

「五行,金木水火土,只要有這五行,他天下哪裡都可以去,所以他的暗刺小宅就立在安城內,大家都知曉,可沒人敢去殺他,那裡四處是水,就算派大軍圍剿,也不可能殺了他,一旦讓他滔天,皇帝也逃不了他的報復。」

「說重點,我該如何躲過他的暗殺?」蘇欣不由的問道。

「天下之術必有反克之術,越強大的秘術,它的弱點反而越普遍,這岳城,沒有大量的水木火金元素,只有一望無際的平原,他只能運用土遁術靠近你。」

「岳城拍賣行,南通城主府和城衛軍軍營,北通平民區,東有神廟,人員眾多,每日產生的糞便難以計量,它們都匯聚於一個地方,那就是城中心的地底下,據我所知,岳城拍賣行的下方是真空,平日里有儲存黃金白銀所用,真空下面再朝下,就是糞池,只要打通了糞池,讓裡面的污穢全部升上來,你想想,以暗刺那種有潔癖的人碰到了那個東西,會怎麼樣?」

噗……

蘇欣差點噴了,這簡直太噁心了!讓暗刺自己往糞池裡鑽,慕言到底有多惡邪啊!

「你調查多久了?怎麼知道那麼多?」蘇欣輕聲問道。

「從我想通是大祭司想借我的手殺你便開始調查暗刺了,只是岳城的情況,我很久之前就知曉。」慕言坦言道。

「不過暗刺實力強大,就算是我巔峰時候也不可能抓住他,尤其是他的速度太快,來無蹤去無影,很難根治,這次也只能讓你暫時躲過殺劫而已。」

「拖延一點時間也是好的,等我實力壯大到地靈境,就算他和我面對面又何妨!所以這次我冒這麼大險來到岳城參加拍賣會,必須拿下我需要的所有寶貝!」蘇欣咬牙說道。

「武輕狂現在應該已經和雲中飛到了拍賣行的下方,他們會處理好一切事情,你今夜可以高枕無憂了,要怎麼報答我?」慕言附耳吹了一口熱氣,弄的蘇欣面紅耳赤。

「你別鬧好不好?你這樣讓我以後怎麼做人?我不是盪/婦,見一個美男子就撲上去,如果沒有他,我或許會主動撲倒你,可是有了他,你脫光了我也不可能動心!」蘇欣臉色難看,對慕言,不是沒感覺,而是不敢有感覺。

「我知道當日你們發生了點什麼,可是我不在乎,你心中只是有道坎,今日我便破了那道坎!」慕言邪魅冷笑,大手一揮,直接扯碎了蘇欣身上的衣服,將其壓到了身底下。

高挺的一對大白兔跳躍,直接被慕言握住,魔力一震,身上的一件內衣便化作齏粉,露出古銅色的強勁、完美身軀,強勢的分開蘇欣纖細的雙腿,沒有任何花式,挺身便要衝進去。

Ps:魔君在上Vip群237420887,群里每天都有人發紅包哦,歡迎大家進群領紅包,進群資格,必須是支持正版的讀者,不是勿入,需要驗證粉絲值。 所有人都不信,懷疑悟道靈蓮的真假,蘇欣聽著這個名字,聖光劍在識海內一陣顫動,似乎很是興奮,便知道這件寶物非她莫屬了!

所有人都議論紛紛,就在這個時候,金牌拍賣師林大師走了出來,面帶微笑,讓人有一種信任感。

「大家稍安勿躁,這是絕對的真品,其實這次拍賣會提前開啟,也是因為這至寶的主人要求,才會提前,而且不允許我們拍賣會內部消化,必須拿到這裡拍賣,否則你們哪能看得見這等至寶,早就被我拍賣行收走了,哈哈哈……」林大師調笑道。

「看來真的是悟道靈蓮啊!天,這要賣到什麼價位?」

「天知道!估計底價至少也要一百萬兩黃金吧,或許也只收靈石也說不定。」

「靈石?那可是只有大宗、強族、豪門才會有的東西,我們散修哪來那麼多靈石?」

一塊靈石,價值一百兩黃金!而且是有價無市,靈石對於地靈境而言,是絕品,地靈境強者可以吸收靈石內的靈氣,可比靈果價值高多了!

林大師揮手致意,眾人頓時安靜了下來,等待著他的詳細解說。

「對方不要求非要以黃金或靈石計算,所以只要諸位有錢,哪怕是以物換物都可以,悟道靈蓮,底價五十萬兩黃金,也就是五千塊靈石,每次叫價不得低於一萬兩黃金!」林大師說完對著落雪微微點頭,隨即便退居後台。

「老夫乃是暗冥君主,這悟道靈蓮老夫要了,還望諸位道友給個面子。」一道沙啞如冰石一般枯澀的聲音響起,讓人寒毛乍立,很想捂起耳朵,不想聽這樣的聲音。

場下死寂一片,所有人都愣住了,就連蘇欣都眉間緊蹙,感覺這聲音就好像來自地獄,給人心靈上造成難以磨滅的刺激。

「暗冥君主!這可是大陸上最恐怖的散修啊,一身修為直逼天靈境,很可能已經進入到那一步了吧?」

「沒有想到他居然也來了,看來這寶貝無人能奪走了。」

眾人低聲議論,生怕引來暗冥君主的不滿。

不過總有人不怕他,這天下大無邊,明面上的勢力,神權最強,皇權次之,可是暗地裡,依舊是神權最強,但是比皇權強大的依舊有很多,比如很多強大的宗門,散修,他們一心修道,修為至上,達到半步天靈境,距離天靈境直差半步,那麼皇權在他們眼中,就變成了朽木。

「想要悟道靈蓮,那要看你出價多少了,暗冥,你覺得就憑你一句話,我鬼無道會讓嗎?」死寂之後,又是一道陰森恐怖的聲音從一雅間內傳出,聲音太冷了,這分明是六月天,酷熱難耐,可是此刻無數修者都不禁打了一個寒蟬。

「哈哈哈,真是熱鬧啊,想不到當世『地榜精英榜』上的三十大強者來了兩位,老夫柳家堡柳躍,見過暗冥和鬼無道兩位道友,不知柳某可有幸與你們一起爭搶這悟道靈蓮?」

三道聲音,從三個方向傳出,但是都在雅間內,顯然他們的存在,拍賣行是知道的,否則怎麼可能幫他們安排雅間呢?

「地榜精英榜,總共三十人,刺客之王暗刺排名第八,鬼無道排名第二十五,暗冥君主排名第二十七,柳躍排名二十六,這三人的修為幾乎差不多。」陳姐看著蘇欣眉間緊蹙,便知曉她不知道這些人的來歷。

蘇欣心中依舊沒有概念,畢竟她沒有見過任何一人出手,所以不懂他們到底有多強大。

「我家將軍太年輕,才二十六歲,再加上他從來不倚靠單兵戰力,所以排名很低,最後一名,魔君慕言也在此榜單,排名第二十九。」

「除了精英榜之外,地榜中還有一個潛力榜,全是年輕一代,慕言大人和將軍,武輕狂,一劍穿雲傲十三,雲中飛和楚奇都在此列,您或許無法想象他們真正的戰力,但是我只能說,他們真的很強!」陳姐提起這些人,很是恭敬。

蘇欣微微點了點頭,不過他們再強大,也不能擋自己的路!

「哼,老夫出價九十萬兩黃金!」暗冥君主冷哼一聲道。

「鬼某出價九十五萬兩黃金!這件東西我志在必得!」鬼無道考慮都沒有考慮,直接將價格提升五萬兩。

「柳家堡什麼都不多,就靈石多,老夫出價一萬塊靈石!」柳躍隨即也爆出了一個難以想象的高價,一萬塊靈石,一百萬兩黃金!足夠騰龍帝國三年的軍費了。

「夫人,他們都是地靈境巔峰的老怪物,年齡都已經進入大限,再不突破,很可能隨時化道,所以爭搶的比較厲害,我們要不暫避鋒芒?」陳姐提醒道。

「退?」蘇欣嘴角露出一抹別樣的微笑,指尖敲打著桌面,計算著時間,不一會,陳威從拍賣行外疾馳而來,很快進入了雅間。

「聖女大人,按照您的吩咐,從每座城神廟內調集五萬兩黃金,騰龍帝國內一千座大城,其中有五百四十二座神廟三日來日夜兼程,已經將黃金運至岳城,其他城池有的正在趕赴,而有些城池卻不聽命令……」陳威恭敬萬分,不敢有絲毫的褻瀆。

「呵呵,看來這所謂的聖女位也沒那麼高崇,不過有一大半神廟聽命令就可以……」蘇欣頓了頓,望著拍賣會下方,俯視著落雪旁邊的金玉打造的玉盒,彷彿看穿了玉盒內的悟道靈蓮。

惡魔寶寶:這個媽咪我罩的 「本宮出三百萬兩黃金,這悟道靈蓮我要了!」蘇欣一雙眸孔睥睨眾生,推開房門走了出來,傾國之貌傾盡眾生,狂傲的面孔讓無數強者倒吸一口涼氣。

暗冥君主等人臉色冰寒,殺機四射,聖女?一個小女孩竟然和他們搶東西!這東西對他們可能是救命的,誰搶都是敵人。

「不知死活的東西!」暗冥君主推開雅間大門,蒼老的面孔猶如枯樹皮一般,目光猶如鷹眼,死死的盯著蘇欣,冷厲的譏諷道。

「小丫頭,別以為是聖女就可以狂,你還是太嫩了,若退去,本座以後賣你面子,但是若敢執意相爭,就別怪老夫不客氣了。」鬼無道威脅與利誘相加,也顯得狂妄無比。

柳躍就顯得聰明多了,坐山觀虎鬥,畢竟他不是散修,身後有一個偌大的柳家堡。

「我只需要悟道靈蓮,要麼出價碾壓我,要麼滾!」蘇欣吃軟不吃硬,誰在她面前狂,她只會更狂!

「狂妄小兒!」鬼無道和暗冥君主異口同聲呵斥道。

「我若狂,天又奈我何?」蘇欣眉間一挑,心情十分不爽,霸道的回道。 高挺的一對大白兔跳躍,直接被慕言握住,魔力一震,身上的一件內衣便化作齏粉,露出古銅色的強勁身軀,強勢的分開蘇欣的雙腿,沒有任何花式,挺身便要衝進去。

蘇欣頓時渾身繃緊,想夾緊雙腿,可是霸道的慕言不顧身體的傷勢加重,死死的分開纖細的雙腿,連多餘的親吻都不做,身體前傾,狠狠一挺,碩大的龍根便送了進去。

慕言在進去的瞬間,便覺得精元倒流,直逼蘇欣的體內,魔力差點失控,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蘇欣的反應可就大了,那瞬間的撕裂般的疼痛讓她十指直接插入了慕言的後背肌肉內,張開想要大喊,可是突然想到這個時候大喊不知道會引來多少人,頓時張開櫻桃小嘴,鋒利的貝齒直接死死咬住慕言的胸肌。

「王八蛋,我痛,我會讓你比我更痛!」蘇欣眼淚嘩啦啦的直掉,內心憤怒,自己都沒有準備好,這個混賬就強行進入了自己的體內,還是個小處啊,這要多疼!

慕言咬牙倒吸一口涼氣,瞳孔一縮,看著懷裡的蘇欣死死咬住自己的胸肌,牙齒已經咬入了肉內,痛的他差點慘叫出來。

「你屬狗的啊!鬆開……」慕言狠狠的抽動一下,板著臉皺眉道。

「你給我退出去我就鬆開!」蘇欣雙手扣住後背,牙齒緊咬,口齒不清的說道。

「既然已經進來了,你還想讓我出去?既然想咬那就咬吧!」慕言說完便不客氣了,抱著蘇欣狠狠的來回馳聘。

噗呲….啪啪啪……

兇猛的撞擊聲響遍房間,蘇欣痛的不自主的用雙腿纏住了慕言,陣陣刺痛讓她暈眩,牙齒咬的更緊,慕言越痛神識就越清醒,下/體傳來的痛快讓他靈魂愉悅,控制魔力遊走,竟發現魔力在不斷壯大,體內的四肢百骸清晰可見!

慕言的境界在快速飛漲,馳聘的速度就越快,快到蘇欣差點被撞擊的昏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