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星看過去,還有些疑惑。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 彷彿看出千星想法,或者根本就是發泄憤恨,「一群無知之輩,妄自談論,就憑你這螻蟻也配稱超凡第一人,今日讓你知道,你什麼都不是。」

他前幾天有所得又去閉關,出關之後倒也確實聽到些風聲,不過他不信,嗤之以鼻,反而更加痛恨。

他和千星交過手,第一次他輕易完虐,第二次趁他重傷偷襲,上不得檯面,他打心裡看不上,都不認同這個對手,早晚殺之。

他自信很了解千星,之前遠不如他,現在更是才對,他是第一奇才,無人能及。

覺得和上次偷襲他一樣,一群無知之輩,什麼都不知道,胡亂誇大猜測千星,這讓他更憤怒,哪怕是謠傳,也是他同級第一的污點,更要殺之。

他從來都是同級無敵手。

他準時到了龜靈山接受挑戰,要狠狠的滅絕對手,結果此人再次讓他失望,上不得太面,竟然沒敢去。

他鄙夷,更憤恨,覺得被耍了,白白在荒山野嶺等了一天一夜。

風皓天拔劍,這一次他帶了兵器,「還從來沒有人敢搶我的東西,幫我保存這麼多天,今日要你加倍吐出!你會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準備好受死了嗎。」風皓天冷漠,怒火,氣勢完全鎖定周圍,直接全力以赴,不給對手機會,霸道冷酷。

因為憤怒,他難得說了很多。

「你不來我都忘了,還真沒什麼準備的。」千星走上去,「沒有必要啊。」

「找死。」風皓天冷哼,直接動手。

風聲動,劍影鋪灑,霎時間整個幽靜的小道全是風聲劍影,恍惚不真實,又似要把虛空斬碎的冷冽,還好是在這邊安靜的別墅區,若是在之前的小區,這一下就能傷到很多路人。

下一刻,凌厲劍影已到,攻殺千星多處要害,殺機冰寒,風劍合一風中劍,虛實難辨,處處殺招。

對付普通的對手,風皓天從來都只需一劍,這是他的巔峰殺招,一上來就毫不留手。

千星的動作就簡單了,沒有看這霸道的氣場,凌厲的殺機,一拳砸出,很隨意。

然而只是這簡單的一拳,一切風劍都開始破碎,氣場不再,風皓天淡漠的神色驟然大變,直直的翻飛出去,臉色一白,還是忍不住噴血。

風皓天不可置信,臉色都扭曲起來,這次他全盛一擊,還是主動出擊的,更佔優勢,竟然就這麼敗了,對方都沒用什麼招數,只是普通一拳。

風皓天死死的盯著千星,彷彿要看個明白,是不是他要殺的那個人。

然而並沒有錯,正是他日夜痛恨,想要碾死的那個螻蟻,「不可能,殺。」

風皓天輕喝,風勢大起,劍氣衝天,風劍難辨,殺機凜然,再次瘋狂的殺出。

千星閃步消失,再次出現,兩人已經相遇,千星一腳橫踢,全部破去。

風皓天低吼,神色一變再變,他擋不住,劍都脫手了,還是擋不住,一個快速變大的盾牌擋在前面,依然破碎,接著他自己的內甲都出現裂縫。

這是老祖專門給他弄來的寶甲,竟然就這麼瞬息被破。

風皓天咳血,又一次翻飛出去,這一次飛的更高,傷的更重。

他也應該慶幸,若非這一切寶物,這一擊他都未必擋住。

風皓天臉色慘白,大口的吐著血,他感覺渾身骨頭都斷了多跟,又一次完敗。

「半步戰神?進步還挺快。可惜根基不穩,應該是服用什麼靈丹突破上來的。」千星淡聲說道,「若只是如此,可以結束了。」

「啊……千星,我風皓天同級不會輸的,我要殺了你,再來。」風皓天怒吼,渾身光芒閃爍,還吞一顆靈丹,快速的消融,旭日東升神通升騰,著實霸道的很,他的傷勢都在快速恢復。

旭日東升,神聖霸道的威嚴,風皓天怒哼,再次衝出,彷彿化作太陽碾壓過來,遠遠地就讓虛空扭曲起來。

千星踏步,山河拳轟出,氣勢飛揚。之前太快,也都是隨意出手,這一次用了神通,霎時間山河咆哮,落日隕落,衝撞到一起。

「嗯?」千星詫異,風皓天的神通比之前強的多了,此人也算名副其實,確實有些本事。

近身之後,他都被旭日東升籠罩住了,在這其中,對方的攻防速度都加快,而他卻受到影響,變得更慢,對方彷彿總能捕捉到他的軌跡。

霸道烈日拳勢,碾壓毀滅的氣息,十分兇悍。

竟然能和他交手幾次,不過也僅此而已,他的山河拳不是吃素的,他的戰力更高出太多,此人早已不是他對手。

山河咆哮,氣場是在蓄勢中形成,越來越強,浩浩蕩蕩,而不是烈日般的霸道,一來就想要控場一切。

山河翻湧,遇強則強。

轟隆之間,烈日被砸飛,浮蕩不斷,然後直接隕落熄滅,而風皓天早已渾身血跡,凄慘無比,連連翻飛。

說時遲那時快,算上最開始兩人的交手,這一切也都在瞬息完成,風皓天再次完敗,重傷難耐。

他拳意終大成,千星早已到槍魂的層次。

這一切還是他損耗掉自己的幾乎所有底牌保住的,不然他半步戰神的實力,面對如今的千星,早已被抹殺。

「還有嗎?」千星不爽,這傢伙到底帶了多少保命的東西,真是千奇百怪,五花八門。在他看來,這雖然保險些,從另一面說根本沒有直面生死的勇氣,很多時候都磨礪不夠,現在想想,當初此人遭遇圍攻,應該就用掉不少,佔了優勢。

「啊……螻蟻,我不甘心……早知道之前就該不顧一切捏死你的……」風皓天吐血,心更在滴血,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然而他害怕了,這一次真的是惶然,面對千星,他絕招盡出都感覺沒有任何用處,彷彿一座大山碾壓,讓他喘不過氣。

這個他最痛恨,最看不上的人,他難以接受,心中抓狂無比。

上次遭到外星惡魔襲擊,他逃跑在世人眼中都理所應當,他也覺得如此,來日突破再戰就是,但在這個他一直無視的人手中,他覺得是奇恥大辱。

然而有那麼一瞬間,他覺得面對此人,比上次面對那個外星惡魔還兇險。

他現在還進步很大,已經半步戰神,遠勝之前,怎麼會這樣?

****** 風皓天臉色青紅白變幻,憤怒扭曲的厲害,這些心思活動在心中一閃完成,然後轉身就逃,他不敢留下,再留下就是死,他一招都接不住。

每一次都是損耗底牌還重傷,他曾經認為如今的實力,他的底牌根本就用不到,尤其是在同級對手中。

千星閃步追出,無影身法極速,剎那追至。

「哼。」風皓天眼神發紅,反應也不慢,還早有準備,旭日東升再次碾壓,然後借勢就逃。

千星跟著追去,風皓天神色再變,此人速度竟然比他風靈體還快很多。狠狠的回望一眼,一咬牙渾身風勢加持,瞬時間恍惚變成一股風,模糊不真實,速度竟驟然多出兩三倍,一溜煙消失在遠方樓頂盡頭。

千星也不慢,跟著消失在遠方,同一時間百里雲飛也返回清風苑,看了幾眼戰場,守著這邊。

很快陌上也到了,他感應到這邊巔峰氣勢,和百里雲飛見過之後,正要追隨千星的方向跟去,又停下了。

千星已回返,神色有些納悶,他竟然沒有跟上。

他的無影身法精進,速度極快,他可是很滿意自己速度的,已經近乎兩倍音速,遠超一般戰神,竟然被風皓天跑了。

此人應該是用了什麼禁忌,後來又再次給自己加持一次,更快了,比他還快些,很快就跟不上。

風皓天連連吐血,做到這一步,肯定也付出很大代價,而且不會長久。

但不管這樣,他確實沒有跟上,失手就是失手,風皓天氣息很快也被特殊手段掩飾,沒有蹤影。

之前戰神高手都殺了,如今更進,一個半吊子的半步戰神卻沒得手。

千星鬱悶,心底也驚醒,自從能殺戰神高手,後來還更進步,他有些驕傲。

這可要不得,以後還需謹慎,自信不等於驕傲,任何高手都不可小覷。

其實也不算他的失誤,風皓天確實夠強,有天賦又有神通,還有風靈體,有的地方比他都出色,又是風家的寶貝疙瘩,風家老祖估計把所有好東西都用在他身上。

與之相比,由於浮生生死真力,一步一生死的習慣,千星更喜歡用自身的力量去戰鬥,他之前的戰利品也有些不錯的外物,但在他看來,用處不算大,他都沒用。

此人沒有底線,之前等他挑戰,那是太過驕傲。這種人很無情,從之前的殺意和話語都能看出,他本不想留禍患的。

腹黑總裁的失憶嬌妻 千星暗嘆。

跑了就跑了吧,此人不差,進步很快。他也不差,從開始不如,如今已經勝過,手下敗將無需太多擔憂。

千星閃回,百里雲飛和陌上都迎上去。

「風皓天,跑了。」千星搖頭。

「是他,他到戰神實力了?能在星哥你手下走掉?」百里雲飛驚異,他可是知道如今千星實力的。也很自信,自己絲毫不差,這段時間進步極大。

風皓天之前確實比他強不少,但前段時間養傷耽誤時間,他應該可以趕上的。

「沒有,半步戰神。」千星說道,「應該還是靈藥上來的,有些不穩,他的風靈體燃燒,速度我也有些跟不上。」

「這樣,他估計還得回去修養很久。」百里雲飛說道。

三人離去,別墅去小道很快又恢復幽靜,這裡本來就沒什麼人,剛剛交手極速轉瞬即逝。

千星控制的戰場,破碎都沒有幾處,自有專門的人來收拾。

茫茫荒野一處小河角落,風皓天鑽了出來,披頭散髮,喘著粗氣,還有血跡從口中流出,凄慘至極。

他嘶吼,彷彿要吃人,無法自恃,無法接受,心中瘋魔。他同級從未敗過,上次根本不算敗,他覺得是千星趁人之危。

這不止是恥辱,他眼神瘋狂。

先前的話猶在耳畔,原來他才什麼都不是,敗得這麼徹底,這是狠狠的打臉。

第一次知道千星,還是他的管家去找麻煩被此人殺的,還因為百里夕月。

那個女人確實漂亮,讓他眼前一亮,然而僅此而已,在他眼中都是外物,但也不容別人染指。

龜靈洞天內正好碰到千星,他出手了,拍蒼蠅一般。

那是第一戰,和他想的一樣,螻蟻而已,隨手可滅,一招都不能完全接住他的,他淡漠追殺,然而千星太能抗,竟然堅持到盡頭跑了,讓他惱怒,但也只是惱怒,轉頭忘卻,下次再拍死就是。

第二戰他就吃虧了,但他怒極不服。他激戰群敵,風采絕倫,就在他擊退所有敵人,自身受傷不輕的時候,那個他看不上的螻蟻竟敢偷襲搶了他的東西,不可饒恕。

然而他傷勢頗重,底牌也用的差不多,竟然有所不敵,只能退走。

後來遭遇外星惡魔襲擊,他燃燒風靈體逃跑,傷及本元。顧不得別的,只能先閉關恢復。

第三戰就是這次,這個螻蟻竟然完全碾壓他,他懵了。

之前的傳聞甚至戲言都是真的,此人竟然真的成就了戰神?他不想相信,但之前的戰鬥,根本就是,而且還是很強的戰神實力,比那個金光獨角魔都強。

風家自然聽說消息,但他們實力也不夠,沒有確切消息,即便這樣,也勸說過他,讓他小心,不要冒失過來,尤其南州這邊已經快成禁地。

他不屑,不服,還是過來,十分霸道,他是同級第一人,還是千星挑戰的他,誰能攔他?

他很自信,雖然之前受傷,但老祖給他找來靈藥,他好的很快,前不久有心得,他還大進步,超凡境界便有了半步戰神實力,同級第一人誰與爭鋒。

他從來都是進步最快,遠超同級的,這次一樣進步很快,然而千星更快,厚積薄發,可惜他從來不屑。

哪怕再遇到金光獨角魔,如今他都有信心能交上手,何況一個螻蟻,他要拿回自己的東西。

結果他的驕傲成了笑話。

就像第一次攻擊千星一樣,這一次他還更甚,毫無還手之力,千星逃跑過程中,還堅持和他交手多次,而他不敢片刻留下,直接燃燒風靈體,因為時刻都有死亡的危機。

他進步,千星更進,厚積薄發的突進,這次千星不再沒有神通,不再是野路子,優勢更加,劣勢不再。

他應該慶幸自己剛剛進步,不然燃燒風靈體都未必能逃掉。

風皓天瘋狂,再次吐血,一半是受傷,還有就是急怒攻心,他怎樣都無法承受。

千星曾經不敵,從容退去,來日再戰,他就無法從容,已經滋生心魔,滿是暴戾殺機。

前次剛剛燃燒靈體,傷及本元,如今再次,還更瘋狂的燃燒,他只覺體內氣息紊亂,筋脈遭亂,比之前更甚,這都可能留下暗疾,這種禁忌不能隨便用的。

第一次是躲金光獨角魔,第二次竟然是躲他看不上的人。

他憤恨,又心涼,一時間更沒底氣,他又得閉關恢復很久,想起上次短短時間千星拉開的差距,他無法心靜心安。

「哼,既然如此,你先去死吧。」風皓天怨恨,不甘,快速的離去,他也不敢久留。

千星搶走的東西,他一直內定是他的,早晚拿回,他都沒有告訴過任何人,但今日他的自信被打破。

須彌芥子,道丹,這可是戰神高手都渴望的,火熱的,會瘋狂的……哼,千星,等著吧,對了,還有道統傳承,就算你沒有,前者被人發現,也沒人會相信,我要你絕望折磨中滅去。

****** 超凡論壇火熱,之前的大戰還是傳出一些,風皓天再次完敗,超凡第一人已經落實?

各方也都是感嘆,有人更是狐疑千星實力,風皓天已經極強了,難道猜測真是對的。

風皓天也再次消失。

千星沒有在意什麼,如往常一般的過著。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修鍊也是一樣,這段時間大家都很努力,進步很大。

清風苑內,千星走向隔壁的別墅。

「千星,你來了。」這是一個老學究老頭,帶著深框眼鏡,慈眉善目的溫和笑容。

「肖教授,怎麼,要出發了?」千星問道。

「是啊,後天就出發,你呢,準備的怎樣?」肖教授問道。

「我沒什麼可以準備的。」千星笑道。

後來他才知道,原來這次考古的教授領隊也住在清風苑,這是國家安排的安全區。肖教授也不簡單,據說做過很多貢獻,考古歷史就算,即便玄盟的傳承,有的都是肖教授整合挖掘出來的,他的專業就是這些。

假婚真愛:總裁,不可以 他不會武功,但卻很值得尊敬,很認真的老人。

千星也經常過來,向肖教授請教一些古老的問題,他到現在都沒弄明白他的浮生訣來歷呢。

肖教授很溫和,知無不言,雖然暫且他還沒弄明白,也給他解惑不少,這段時間他們已經很熟悉。

……

「月兒,我要出去辦事,過些時候回來。」千星說道。

「危險嗎?」 先婚後愛:落跑嬌妻有點甜 百里夕月看過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