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來人類到了高級武士和魔法師之後的階段都是依靠藥王洞內草藥來輔助晉級,沒了藥王洞大家怎麼辦?靠自身努力?開玩笑,那得多用多少時間啊!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7 日 0 Comments

火山爆發導致的地震從落日叢林中心傳到了各個帝國的首都,在所有人都還在感慨天地威力的時候,當天晚上,也就是慶功宴前一天晚上,從喬治五世從傳出來的消息就到了各個帝國首都。

藥王洞毀了!舉國震驚!

所有人的第一反應就是,這是最後一次草藥分發大會了?!以後怎麼辦?!

符合領取草藥的武士和魔法師都想著這次必須至少要拿到夠晉級兩次的草藥才行,還沒到高級的不符合領取資格的則想著要爭取至少領取一份為將來晉級魔武士和魔導師留存著。

這將是有史以來參與人數最多的一次分發大會。

當天晚上貴賓管加派了人手,以防有人鋌而走險。

當天晚上,洛文眾人輾轉難眠,大家碰頭開了個小會。

眾人決定,每種草藥都私下再多留一點,為家族也是為了自己的領地。有了多留存的草藥,將來招聘人手,發展勢力也是一個優勢。比如一個已經符合晉級要求的高級魔法師,可能就會因為必須用到草藥加入領地,這將對領地有莫大的好處。

應雲龍也想到了這節,當天晚上又親臨貴賓館,表示為了帝國的未來和皇室的久遠傳承下去,自己需要儲備一些人才。

雖然應雲龍沒有提到草藥兩個字,但是大家都懂他的目的是什麼。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眾人表達了一番這次得到草藥的過程之艱辛,爭鬥之激烈,然後展示了一番大家還沒有癒合的傷口,戰寵們還沒有結疤的傷痕。

爭取了一些不痛不癢的利益之後,眾人才心痛不已的分了一點草藥給應雲龍。

應雲龍嘴上說著謝謝,但是腦子裡卻想著怎麼把全部草藥拿過來掌握在自己手中。但是自古以來草藥都是掌握在精英培訓計劃的人手裡,按規矩,精英培訓計劃的人才是由各個帝國提供,但是草藥卻是由魔法師協會來分配。

因為精英培訓計劃是由各個協會發起的,帝國皇室可沒權插手。所以應雲龍很頭疼,該怎麼忽悠呢。

奈何眾人已經協商好了,最多多給點草藥給他,其他要求一概不理。應雲龍在貴賓館待到了凌晨,嘴皮都說破了,眾人還是不為所動。

洛文打了個哈欠:「陛下,已經不早了,明天慶功宴還需要你主持呢,早點休息吧。」

「我這不是為你們安全回來高興不已,睡不著嘛。那什麼,你們就好好休息吧,明天再敘。」應雲龍很識趣,知道今晚上肯定是沒戲了,乾脆明天再聯合其他貴族一起施壓。自己搞不定,聯合其他人一起來搞嘛,還不信他們的長輩搞不定他們。

折騰了一晚,慶功宴終於開始了。

全帝國有頭有面的人物都參加了這次慶功宴,因為人太多了,還特意布置了宴會廳外面的廣場。

廣場中間一條紅地毯鋪開直接連通到了宴會廳,分散布置著餐桌,一切,都採用自助餐的形式。

中午開始,早上很早就來了人,最遠的是從帝國邊境趕來的,大家來早點想互相打聽一些消息。比如這十位伯爵好不好說話啊,有什麼愛好啊,是哪個家族的子弟啊,能不能投其所好啊。

臨近中午,人快到齊了,作為今天的主角,洛文十人跟著應雲龍身後進場了。

雖然分發草藥是各協會的事,但是掙面子還是由帝國來做的,應雲龍也要趁著這個機會收攏人心,帶路就是掙個面子。

應雲龍前面帶路,從入口開始逐一和各貴族們打著招呼,洛文十人跟著後面默不作聲。一個帝國的貴族太多了,小貴族都沒有資格來參加這個慶功會,但是就這裡的這些貴族,大家也都不認識。

他們不認識這些貴族,但是這些貴族可是認識他們。

有能力的貴族早就把精英培訓計劃的十人的老底都摸透了。

「夏丘!這裡,哈哈,好久不見!」一名中年男子一把把夏丘拉住聊了起來,夏丘很無奈,一個表叔,不常來往,硬是把他拉到了身邊尬聊。夏丘也不好拒絕,畢竟也是親戚嘛,就這麼被脫離了隊伍。

牛角和包打聽也遭遇了同樣的情況,被拉離了隊伍。

「還是我們好,窮苦出生,沒這些貴族親戚,不然可招架不住啊,可真是如狼似虎。」洛文和小胖子幾人說道,看這群人,恨不得把他們綁架了。

剛說完……

「賢侄!唉,這裡。」一老頭熱情的靠近了洛文,「賢侄啊,我是丘媛的大舅的侄兒的舅老爺,你們的訂婚儀式我可是來過的,忘記啦?呵呵,你可真是貴人多忘事,不過不要緊,我記得你就成。來來來,我們這幾個老傢伙上次就沒和你好好說幾句,大家都想和你好好的聊聊,你們這些年輕人啊,可真是帝國的驕傲。」

話還沒說完,一把抓住洛文的胳膊就想把洛文給拉走,還好洛文抓住了小胖子的胳膊穩住了。

「這位……額,大爺,我不認識你啊。要不等會兒我讓丘媛介紹一下你?我們這還有事就陪你了,你們慢慢玩。」趕緊掙脫這老頭的手掌開溜。

最受歡迎的是平民出身的王小松和萬里了,兩人都是未婚,而且出身貧寒。有女兒的貴族自以為有優勢,一上來就向他們推銷女兒。陣仗太浪了,嚇得王小松和萬里蒙頭直走,誰也不敢搭理。

直到進入宴會廳,這麼狂浪的陣仗才結束,而宴會廳才是重頭戲。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 在廣場的貴族都是沒資格進宴會廳的,因為自知很少機會和精英十人接觸,所以眾人進場的時候他們才那麼浪。更新最快

尬聊,攀親戚,送女兒,總之怎麼浪怎麼來。

應雲龍並沒有阻止這些人的狂狼,這是他們最接近精英十人的機會,如果不給他們機會就算是應雲龍貴為陛下也要被人暗暗的罵。

一路拒絕了無數邀請,眾人踩著紅毯進了宴會廳。

而宴會廳裡面的要麼是大金帝國的大貴族,要麼就是傳承百年的豪門,不屑於那麼明目張胆的浪,他們秉承著浪也要高雅的原則,端著酒杯靜靜的等待著機會。

丘則城一家也在宴會廳,洛文一進來丘媛和丘寧就迎了上來。

「姐夫好!」丘寧熱情的打了個招呼。

「都還好吧?」丘媛關心的問到。

「都好,你看我還長胖了一點呢,藥王洞里伙食可好了,天天烤魔獸吃。」洛文呵呵一笑,不說那些驚心動魄的免得這女人擔驚受怕。

「少貧嘴,我還不知道藥王洞的兇險啊。」藥王洞的兇險歷史都是有記錄的,不過看到面前生龍活虎的洛文,丘媛也就放心了。

不過為了懲罰洛文善意的謊言,輕輕的揪了一下洛文。

丘則城及時的出現了。

「咳咳,額,我來的不是時候啊。」丘則城有點小尷尬,撞見小兩口秀恩愛,老臉一紅,但是馬上一本正經起來,「賢婿,來來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們丘氏家族的族長,丘媛和寧兒的爺爺。」

一名老者,滿頭銀髮,穿著魔法袍。

洛文和丘媛訂婚儀式的時候丘關洪在外歷練,所以洛文並沒有見過他。

「丘爺爺好。」洛文很有禮貌的行了一禮,只是丘關洪沒有佩戴魔法師徽章,所以洛文也不知道他什麼級別。

「英雄出少年啊!聽說你的名字很多次了,終於見到你了。小夥子不錯,挺精神的,很好,很配我們媛媛。」丘關洪中氣十足,聲音洪亮。

丘媛在一邊介紹了一番他爺爺,想不到居然是丘氏家族唯一的一名魔導師。

既然是丘媛的爺爺,洛文當然少不了一番吹捧,面子要給足嘛。丘關洪很多年沒被人這麼拍馬屁了,越聊越起勁,聊起他年輕的時候出去冒險的經歷,還聊起了這幾年他外出遊歷的生活。

「活到老學到老,我想趁著我還能走動的時候去外面看看,年輕的時候沒走完。我這人不常在家,丘家需要一個好接班人,則城是不行了,一輩子就混個財務大臣,做個文弱書生。我看好你,希望你能多多幫幫丘寧。」

丘氏家族果然是血脈不行,丘關洪這大把年紀了,還那麼多資源也就到魔導師就到頂了。不過他寄希望於丘寧和丘媛,就算是丘媛嫁給了洛文,但是他早就打聽好了,洛文是個孤兒,兩人結婚了還不是和他們老丘家走的近。

洛文很欣賞丘關洪洒脫的性格,這是個好玩的老頭。兩人越聊越興奮,乾脆端著酒杯找了個角落單獨聊了起來。

最當紅的洛文被人撬走了,其他貴族則打起來了埃爾,扎克,小胖子等人的主意。

小胖子因為朱朱的關係,也算是丘家半個親戚。埃爾和扎克都是洛文的小弟,大家都清楚。如此這般,丘家成了宴會最受歡迎的家族了。

找丘則城夫婦聊天的貴族已經圍成了一圈了還不斷有人想加入進來。

丘則城威風了,好多年都沒這麼風光過了。丘氏家族沒什麼高手,帝國還是崇尚武力的,自己一個財務官根本沒什麼話語權,以前可慫了。

不過自從丘媛和洛文交往之後,自己的地位也跟著水漲船高,在貴族圈越來越受歡迎,走哪兒都能受到追捧。

「丘大人啊,實話說了吧,只要你幫我搞定十人份的草藥,我王家所屬的服裝店統統給丘夫人和媛媛打五折!只要十人份,如何?」一胖子大腹便便,正是王家的掌舵人,家族旗下的高端服裝店遍布大金帝國,遠銷莫斯帝國和泰安帝國,還經營著魔法物品店,和戰寵交易。

大金城的所有貴族夫人小姐都以能穿上王氏高端定製服裝為傲,因為他們的服裝是由一名有超高藝術天賦的精靈後裔設計的,非常漂亮,深受女士們的喜愛。

「王大人,以我們兩個的交情說這個幹嘛呢。」丘則城哈哈一笑,「不過這個事情我也做不了主,只能給你保證我一定會給小夥子們提一提,不過聽不聽就是他們的事了。」

「謝謝丘大人,只要你給他們提一提,我說的都算數。」王胖子很高興,總比那些機會都沒有的人好多了。

「老丘!哎,可不能忘了我們這些老夥計啊,你看我兒子也高級武士好幾年了,就等著這次晉級魔武士呢。」一名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擠到了丘則城身邊。

「老李沒說的,我肯定給洛文交代一定給你留兩份!你兒子什麼屬性啊。」

「土屬性的。」

「好,沒問題,我替他答應了!」

「謝啦,改天一起喝茶啊!」

丘媛拉了拉有點得意忘形的老爹的衣袖,提醒老爹不要替洛文答應的太多了。

本來草藥就不夠一個帝國這麼多人分,再加上藥王洞完了,這次草藥肯定更緊張了。有些人能有一份就滿足了,你還答應人家留兩份,你這不是坑女婿么……

瞟了瞟正在和丘關洪聊的火熱的洛文,丘則城尷尬的笑了笑,連忙答應不胡亂答應別人的要求。

丘媽也教訓了一頓丘則城,但是周圍的人看起來感覺不像是教訓的樣子。

「你不要仗著洛文的關係就隨便答應人啊,也要分人的好不好?打個五折就能收買我了?我又不是非要穿他們家的衣服不可。」丘媽難得一次揚眉吐氣,以前王家的女人可沒少嘲諷她穿不起他們王家的高端定製服裝,終於找到機會報仇了。

這是女人的戰爭,男人只能旁觀。

王胖子看到丘媽發話了,眼神示意一下丘則城表示感謝之後就灰溜溜的走了。

爽啊,真是解氣!丘媽挽著丘媛的手,心頭那個瑟啊。

「女兒啊,我們不用穿那麼高端的衣服,穿不起啊。」

酸,可真酸,丘媛苦笑。不過難得老媽高興,就由著她吧。

這樣的場景在宴會廳里好幾個地方都大同小異的上演著,為了爭取更多的機會,每個家族都拋棄了矜持,高雅的浪了起來。

「招架不住了!扛不住了!洛文兄呢?借個地方躲一躲……」王小松和萬里鑽進了丘家的圈子裡,一把把小胖子拉住。

「不聽我師兄的吧,非要出去找吃的,知道厲害了吧。」小胖子看著兩人被扯的快破的衣服,幸災樂禍。

「不過這裡也是狼窩,你們也敢進來。」埃爾佩服道,丘家這圈子裡也是圍著一群人,並不比其他地方人少。

「有人擋著總好點吧,累死我了,差點就被成親了,真是太恐怖了。」王小松一強壯的重劍武士居然也喊累,可見這些貴族多瘋狂。

這時候,應雲龍的聲音通過擴音法陣傳遍全場:「諸位,今天的慶功宴正式開始。」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 宴會廳的大門大打開,廣場的人也能聽到。更新最快剛才還喧鬧嘈雜的眾人頓時安靜下來。

不必細說應雲龍洋洋洒洒的慶賀演講,每五年都萬變不離其宗的演講稿,實在是讓人聽得瞌睡。比如丘則城這樣已經參加了好幾個慶功宴的「老人」已經聽的耳朵起繭了。

不過所有人處於對帝國掌權者的尊敬,還是都安安靜靜的聽著應雲龍演講。

應雲龍演講結束之後是精英十人的演講,洛文作為代表上了演講台。

回來的匆忙,洛文並沒有準備演講稿,但是丘媛早有準備,已經為他寫好了,照著念即可。

一般這樣場合的演講稿首先就要感謝帝國的培養,導師的教誨,兄弟們的配合,親人的鼓勵。洛文一開始念就覺得起讀來真是太流暢了,洛文不得不佩服丘媛的文筆,但是念到這句「當然還要感謝我最愛的媛媛」已經剎不住,順勢而發就念出來了。

全場憋著笑。

丘則城微笑的點了點頭,嗯,賢婿表現的不錯。雖然肉麻了點,但是這個場合當著這麼多人這樣做,實在是對我女兒用情至深。丘則城很欣慰。

丘媽也為女兒感到高興,渾然不知道在她旁邊的始作俑者笑得快抽筋了。

洛文臉色平靜的過了這坎,繼續念了下去。好在後面沒有這樣突然的秀恩愛片段,不然洛文真的是無地自容了,這種場合可不適宜秀恩愛啊,得嚴肅。

洛文演講結束之後自助餐舞會正式開始。

按照歷年來的規矩,所有人都有機會接觸精英十人,順序是由宴會廳到廣場,不過接觸的結果怎麼樣就仁者見仁了。這也是為什麼在應雲龍宣布正式開始之前大家就迫不及待的和十人拉關係了。

一痣傾心 這麼多人,十人接觸下來能給他們印象的能有多少啊,不提前留下點印象怎麼能搶佔先機?

十人從宴會廳內開始應酬眾貴族,眾豪門,完了之後又到外面廣場挨個應酬那些小貴族。

因為藥王洞被毀的消息傳來,大家都想為自己家族爭取更多的份額,所以十人享受了一輪又一輪的馬屁,喝了一杯又一杯。還好酒精度數不高,不然這樣喝一圈下來,酒量再好也會喝趴下的。

沒有任何貴族能從十人那裡得到多餘份額的承諾。十人早就協商好了的,就算喝再多的酒口風必須嚴實,不能答應任何要求。

只要答應了一個,就有無數個要求跟著就來。

眾人堅守住了第一輪,第二輪又來了,舞會開始了。

酒喝的微醺,正是舞會開始的好良機。男女荷爾蒙都有點爆炸的情況下,談什麼都比較容易。

為什麼大大小小的貴族都要帶著女兒來呢,沒有女兒的也要帶著侄女之類的適婚女性來呢?這不是精英十人都未婚嘛。雖然有幾個都有女朋友了,但是貴族們都不介意他們取個二房。

年輕人嘛,正是精力充沛的時候,再多一個女朋友有何不可?!貴族們都鼓勵十人不要固守一人,應該多開枝散葉。

沒有女朋友的王小松,萬里,埃爾和包打聽更是受到了熱情追捧,每個人身邊都圍著至少五個年輕女性,爭相邀請他們跳舞。

洛文笑呵呵笑呵呵的看著他們。

「怎麼?你也想有這麼多妹子邀請你跳舞?」丘媛在旁邊惡魔般的微笑道。

我倒是想啊,可是你在邊上凶神惡煞的都嚇走了幾波妹子,你這不是明知故問么。

心頭雖然如此想,但是洛文嘴上可是很誠懇地說道:「哪有,我是那樣的人么。走吧,我們去跳舞。」一把把丘媛拖入了舞池。

哎,可惜了,被丘家捷足先登了。眾貴族只能心頭羨慕丘家找的這麼一位好女婿,於是洛文就自動被過濾了。

牛角和金巧子也被自動過濾了,現在金巧子的女性身份已經暴露了,正在和牛角一起接受牛家家長的「關心」呢,哪有空跳舞。

牛角和洛文相視無言,唯有淚千行,看著兄弟們被美女包圍……真特么羨慕!

舞會結束,從來沒有跳過舞的小胖子居然達到了舞藝精湛的地步。被十幾個妹子輪流邀請跳舞,豬都能學會!小胖子累並快樂著。

兄弟們雖然都很累,但是都高興,從來沒這麼受妹子們歡迎過,今天真是過癮了。

「今天這慶功宴也就這一環節有意思。」舞會結束之後,小胖子意猶未盡的說道。

「你也就今天爽一爽了,哈哈哈。」這是來自埃爾的嘲諷。 竹馬難當 作為一名鑽石王老五,埃爾今天也是跳的腿腳發軟,正在啃著某魔獸肉塊恢復體力。

「跳了一下午,你們就沒有遇到一個合適的嗎?」包打聽笑道,「我約好了一個明天分發大會結束之後一起去運城吃海鮮。」

「恭喜!順便祝你不舉!」這是來自萬里的「祝福」,「我一個都沒約到,不知道是不是嫌棄我的出身,哎,我們的價值過了這兩天也就完了。」

「沒事兒,世上還有千千萬萬的妹子想約你!」王小松鼓勵道,「你還有領地,你還年輕,怕什麼,還打不出一個未來么。」

「對,打出一個未來!說的好!來,為小松這話乾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