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說話的那位學生,就是當初在這裡被李二牛揍得最慘的一個,可嘆這個傢伙竟然一點記性都沒有,才不過幾天的工夫,就揭了傷疤忘了疼了!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你們這幾個人,竟然被這個垃圾學院的學生給打敗了,還真是給咱們學院丟臉!」

被喚作隊長的傢伙,是一個平頭,三角眼的青年,看其年紀,應該二十左右了,身材很高,最大的特點就是他的手臂很發達!

「隊長,你不知道,那個傢伙很厲害,尤其他使用的鬥氣,竟然還能夠施放出火焰,再加上當時我們幾個不敢把事情弄大,雖然才讓那小子撿了便宜。」告狀的傢伙如此狡辯道。

平頭青年沒有再說什麼,而是眼中冒出一道寒芒射向毫無所覺的李二牛。

剛剛他們之間的對話聲音很小,李二牛沒有聽見,不過對於射來的敵意,他立即感受到了,忙扭轉過頭來。

能夠擁有如此機敏的反應,還要多虧東方修哲為他設計的魔鬼訓練方案,倒是讓他長了不少經驗。

因為是沒過幾天的事,李二牛也認出了那幾個被他揍過的傢伙,見對方怒視著自己,他一步不讓地瞪了回去。

「小子,我不管你是誰,敢讓我們學院栽面子,你最後祈禱在比賽上不要遇上我們,不然的話……」

平頭青年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不過傻子也能聽出來他這是在挑釁加恐嚇!

龍刺兵王 「白痴到處有,這裡特別多啊!」

就在這個時候,雷牙的聲音響了起來,並且一臉鄙視地掃向挑釁的這幾個傢伙。

「白毛小子,你說誰白痴?」其中一位頓時不幹了,用手指著雷牙。

「我勸你們還是不要在比賽上遇到我們,不然的話,丟人事小,被廢事大!」雷牙一臉不屑地說道。

連李二牛都能夠將對方几員大將打得滿地亂滾,這種人,根本就勾不起他的戰鬥慾望,要是對方想找麻煩,他倒是不介意拿對方熱熱身!

「好狂妄的口氣啊!」

平頭青年冷哼一聲,流露出來的敵意變得更加明顯起來。

當初聽這幾位被揍的同伴說,「羅修魔武學院」的學生如何猖狂,他還不敢相信,因為一直以來所有學院的學生都知道,「羅修魔武學院」的學生都是那種打不敢還手,罵不敢還口的窩囊廢。

可是現在看來,對方何止是狂妄,簡直就是目中無人!

「不能怪我太狂妄,要怪就怪你們太垃圾!」

雷牙最近似乎迷上了與人對罵,並且他好像也很有這方面的才能,有時罵出來的話不但有花樣,還很順口!

「看來你們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連我們『迷幻魔武學院』都敢招惹!」平頭青年眯起了眼睛,這說明他已經動怒了。

「就你們也能稱之為『虎』,別開玩笑了,說你們是『豬』我都覺得侮辱動物!」雷牙笑著譏諷道。

「你——」平頭青年的一張臉,立時變得陰沉趕來。

如果這裡不是「皇家魔武學院」,他真想在此刻就動手教訓一下這個狂妄的白頭小子。

「那邊的選手,請安靜一下!」

就在這時,一個工作人員跑過來警告道。

開幕式終於在漫長的等待中結束了,各個學院的參賽選手開始陸續返回休息區。

「小子,你們別得意得太早了,咱們走著瞧!」平頭青年丟下一句狠話,然後帶著自己的隊友離開了。

東方修哲瞥了他們一眼,根本沒有當作一回事,對著身後的王俊琪道:「琪琪,當初你沒有去『迷幻魔武學院』真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王俊琪沒有說話,但是雙眸之中卻是閃過一道光芒。

「各位觀眾,激動人心的時刻終於到了,下面將舉行第一場『奪旗對抗賽』,比賽的雙方是——」

魔法擴音器里響起了解說員高昂的聲音,為了營造神秘的氣氛,他還故意停頓了好久,才將比賽雙方的學院名字報出來。

所有人都抬頭望去,在高空中巨大的魔法顯示儀上,也打出了這兩所學院的名字:

奇武魔武學院VS雙能魔武學院!

看到首戰的名單,現場一片歡呼。

「天啊,是『奇武魔武學院』,沒有想到這第一場就能夠看到他們大展神威!」

「『奇武魔武學院』,不就是上一次『奪旗對抗賽』中的亞軍得主么,我的天啊,這第一場比賽就如此重頭戲!」

「『奇武魔武學院』的上一任隊長楚子建,那可是一個實力絕對強悍的傢伙,當初可是以一人之力,帶著同伴殺進總決賽,只是讓人遺憾的是,那場比賽他受了傷,不知道這一次的『奪旗對抗賽』他會不會出場!」

「楚子建,我也聽說過,當初可是在各大魔武學院被議論得最火熱的一個人物,以一敵眾,每一場比賽都是極其精彩……」

「……」

觀看台上一片喧嘩。

就連各個魔武學院的休息區,也是對「楚子建」這個人物議論紛紛。

「『雙能魔武學院』也真是夠背的,竟然一上來就要與上一屆的亞軍對戰,看來這一場比賽可要凶多吉少嘍!」

「什麼叫作凶多吉少,簡直就是完全沒有勝算!」

「這也未必,聽說楚子建受傷了,要是他不能出賽,究竟誰能取得比賽還是個未知數?」

「楚子建一定會出場的,幾天前就有人見他來到『皇家魔武學院』偵查比賽場地,而且,他當時也表示身上的傷痊癒了!」

「……」

正議論中,突然看台上暴起熱烈的歡呼聲來。

原來,「奇武魔武學院」的選手已經開始登場了,楚子建正是帶隊人! 楚子建的出場,立時令全場歡呼聲一片,看來上一屆的比賽,讓他贏得了很多粉絲。

整個比賽場,大約三百多米長,賽場的兩端各有一個高兩米多的架子,上面分別插著紅藍兩種旗子。

在賽場的正中央,有著一條紅藍相間的直線,將整個比賽場均勻地分隔成為兩塊,比賽的雙方選手在比賽開始前,只能站在各自的區域。

比賽的勝負很簡單,看誰先拔下對方的旗子,或者摧毀對方的旗子,無論哪一種,都可以獲勝。

比賽的時候,不可以使用魔法捲軸,不可以使用寵獸,不可以使毒……除此之外,參賽選手可以自帶兵器。

比賽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如果雙方還無法分出勝負,將會被視為平局,同時淘汰出局。

「奪旗對抗賽」既要看個人的實力,又要看團隊的配合能力,往往有些時候,因為團隊配合不默契,結果明明綜合實力都在對方之上,但是結果還是輸了。

「奇武魔武學院加油!」

「楚子建,我永遠支持你!」

「……」

比賽還沒有開始,看台上的觀眾便已經暴出此起彼伏的歡呼聲,其中某些女生,更是不顧形象地揮舞著手臂,尖叫著,只為引起場上楚子建的注意!

面對觀眾的熱情支持,楚子建揮手還禮,臉帶著微笑,沒有流露任何出大賽前的緊張,看得出來,他對於這首場比賽有著絕對的信心。

「那個傢伙是什麼人,看趕來很受歡迎啊?」

望著已經上場的參賽選手,東方修哲有些好奇地問道。

「他叫楚子建,上一屆『奪旗對抗賽』中,他展露出了強大的實力,帶領隊友打進了總局決賽,不過可惜最後沒有奪冠!」身後的一位學長喃喃地介紹道。

「看其實力很一般啊,這就能夠打入總局決賽,看來『奪旗對抗賽』果然只是一種簡單的遊戲啊!」東方修哲有些無聊地嘆了一口氣。

他的這句話,讓剛剛介紹的那位學長翻了個白眼,嘴上雖然沒有說什麼,但心裡卻道:什麼叫實力一般,楚子建的實力可是非常強悍的,在上一屆可是被譽為「一匹戰場上的黑馬」!

「要是我們學院能夠進入十強就不錯了!」另外一位學長嘆息一聲。

其他同學,估計也和他有著相類似的想法,不是他們不相信東方修哲等人的實力,只是多年以來長居末尾的他們,心裡的激情與期盼,早已在一次次失望中被磨得所剩無幾了!

東方修哲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嘴角揚了揚。

就在這個時候,「雙能魔武學院」的參賽選手終於上場了。

與「奇武魔武學院」的參賽選手相比,他們看趕來有些無精打采,明顯一副喪失鬥志的神情。

這也不能怪他們,誰讓他們的運氣背,第一戰就遇到去年的亞軍得主呢!

「觀眾朋友們、觀眾朋友們,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現在台下的六名裁判已經就位,一場龍爭虎鬥馬上就要上演了,請大家與我一起拭目以待吧!」

解說員的聲音在上空響起,原本議論的觀眾席,只是片刻的工夫,便是安靜了下來。

「雙方的選手已經擺開了陣形,我們可以看到,『奇武魔武學院』採用的是『二三五』打法,兩名進攻前鋒,三名組織中鋒,五名守護後衛,這是一種非常保守的打法陣形……最受大家觀注的楚子建選手,這一次竟然擔當起了後衛,這實在是太讓我們意外了,難道他要保留實力用以對付後面的比賽么?」

「啊!快看,『雙能魔武學院』的選手,為了應對對方的陣形,作出了調整,由原先的『三三四』陣形,變為了『七一二』陣形,竟然有七名進攻前鋒,看來是打算孤注一擲啊!」

在魔武擴音器的作用下,解說員的聲音格外的響亮,任現場再喧嘩,都可以保證他所說的話能夠清晰地傳進每一位觀眾的耳中。

此時的東方修哲,抬頭向天空望了一眼,那個解說員的解說風格,讓他聽了極不舒服,分明就是帶有濃濃的偏向,言語之中表明了誰輸誰贏!

場外共有六名裁判,前中后各兩名,他們的職責除了確定誰勝誰負外,還要負責監視哪個選手被淘汰出局!

淘汰出局有兩種表現形式,其一是違反了比賽規定,其二是躍出了比賽場地。

隨著中央裁判取起兩面黃色的旗子,比賽終於正式開始了。

「嗖嗖嗖~」

比賽才一開始,「雙能魔武學院」的七名前鋒,便像是撲向食物的惡狼,速度極快地沖向對方陣營。

他們的目標不是與人交手,而是那面隨風飄蕩的旗子。

與此同時,「奇武魔武學院」的兩名前鋒,也衝進了對方的陣營,一場速度與能力的角逐就此拉開了序幕。

「碰碰碰!」

「奇虎魔武學院」的三名中鋒,立即攔截下了敵方的三名前鋒,與之纏鬥在了一起。

剎那間,鬥氣迸體而出,你攻我防,打得是難解難分!

高空中巨大的魔武顯示屏,不斷切換著不同方位的戰鬥,雙方的交鋒非常激烈!

「雙能魔武學院」的選手,雖然出動了七名進攻前鋒,但是已經有三人被敵方的中鋒給攔了下來,餘下的四名前鋒,想要衝進由楚子建親手建起的五人防護,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比賽才剛剛開始不到一分鐘,雙方便已經纏鬥在了一起,這場比賽難道將演變成一場拉鋸賽么,最受大家關注的楚子建,此時依舊在觀望,他是在等待機會,還是打算將這場比賽的進攻權完全交給隊友呢?」

隨著解說員說出一個疑問句,魔武顯示屏上給了一個特寫,楚子建雙手抱於胸前,正兩眼如炬地直視著戰鬥。

「楚子建,加油!」

「楚子建,你太帥了!」

「楚子建,讓對方見識見識你的厲害!」

這一下子,現場再次騷亂起來,尤其一些花痴的小女生,她們的尖叫聲極具穿透性。

休息區的東方修哲,伸手揉了揉耳膜,他的聽力本來就比常人靈敏數十倍,那些女生的尖叫,自然在他這裡也變得更加的刺耳。

「呵呵,現在的小女生,可真是開放啊,那個叫楚子建的男生,還真是受歡迎啊!」王朝在一旁笑了笑,然後轉頭望向東方修哲,有些調笑地問道,「修哲,在你的學院里,有沒有哪個女生,也對你瘋狂崇拜啊?」

「誰知道呢!」

東方修哲聳聳肩,完全沒有理解王朝話里的真正含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