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從自在歸真劍的影響中恢復過來的王貢正打算對丁牧出手,結果就看到夢卿被劍意和雷光淹沒的這一幕,心裏打了一個哆嗦:這特麼什麼神仙招式?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劍域、雷光配合那詭異地能夠讓人靈氣消散的長劍,還怎麼打?

陰陽宗另外兩名仙帝大能也看出了端倪,不敢再留手,一人撐起靈氣護罩,衝進劍意和雷光之中營救夢卿,另外一人,也就是和丁牧交過手的單牙,取出狼牙棒對着丁牧狠狠砸過來!

如果換成之前,丁牧面對單牙的攻擊還會有一些狼狽,但是現在不會了,甚至都不需要使用自在歸真劍,右手陰陽劍對着單牙刺出,無數劍意混合着雷光就將單牙淹沒了。

單牙畢竟只是仙帝第一層的大能,若是丁牧動用自在歸真劍或者殺意鐵劍,完全可以做到秒殺,只不過丁牧不打算在這麼多人面前暴露太多底牌,就沒有使用殺意鐵劍。

可就算如此,如今丁牧激發的劍意和雷光,也不是單牙能夠輕鬆應對的,更何況丁牧激發了劍域,劍意和雷光源源不絕,單牙若是不能及時衝出來,怕是要死在這裏。

王貢見狀,顧不上身上的傷勢,雙手打出幾個法訣,衝進劍意和雷光之中,一秒之後帶着單牙衝了出來。

此時的單牙身上已經佈滿了傷痕,還有一片片的焦黑,神色萎靡,明顯吃了大虧。

王貢也不好受,他雖然有仙帝第三層的修爲,但是對上丁牧發出的劍意和雷光,也要花費一番手腳才能抵消傷害。

另一邊,夢卿也被陰陽宗另外一名仙帝大能給救了出來,不過她看起來也很狼狽,畢竟被自在歸真劍擊中的時候,她已經失去了對靈氣的感知,只能憑藉肉身對抗劍意和雷光的攻擊。

如今她的後背出現一道可怕的傷口,頭髮凌亂,看向丁牧的雙眼帶着濃濃的恨意。

“丁牧,你找死!!”

發出一聲怒吼之後,夢卿取出來兩枚泣血丹直接吞下去,身上的傷勢竟然快速恢復,氣息波動也開始大幅度提升。

王貢、單牙見狀,也紛紛取出泣血丹吞下去,不過他們都只服了一顆,沒有像夢卿這般瘋狂。

丁牧發出一聲冷笑,“就憑你們幾個,想要殺死我,怕是不太可能!”

話音落處,丁牧再一次衝上,劍意和雷光開路,左手長劍再次對着夢卿輕輕點出! 夢卿雖然吞服了泣血丹,但自在歸真劍的威力不是吞服泣血丹就能抵消的,眼看丁牧再一次鎖定了她,急忙後退,王貢和單牙則是迎了上來,擋住丁牧的攻擊。

自在歸真劍可以傷人與無形,但也不是無敵的,當王貢和單牙有了防備之後,丁牧想要用自在歸真劍傷到他們,也不太容易。

夢卿則是趁機和丁牧拉開距離,雙手連續打出幾個法訣,丁牧周圍的景色再次開始變化,不過這種變化極難察覺,就連許至都沒有注意到,更不要說正在和王貢、單牙戰鬥的丁牧了。

陰陽宗最後一名仙帝大能沒有加入戰團,而是取出了一枚暗紅色的短劍,咬破手指,將一滴鮮血滴了上去,短劍上的暗紅色似乎變得鮮豔了一些。

就在丁牧使用自在歸真劍將王貢和單牙兩人壓制的時候,一股強烈的心悸出現,丁牧不敢大意,抽身便退,但是這種心悸的感覺沒有任何消失的架勢,反而更加強烈,丁牧就知道他被鎖定了,如果不能擋下這一擊,他必然重傷!

但是這一擊卻遲遲沒有出現,彷彿就是在警告丁牧,我能傷到你,但我就是不出手,我就吊着你。

丁牧有心戒備,但王貢和單牙不會給丁牧機會,看到丁牧露出戒備的神色,就知道丁牧有所忌憚,聯手衝了上來,不給丁牧任何反應的機會。

無奈之下,丁牧只能應戰,但是卻也不敢再隨便動用自在歸真劍,因爲一旦激發自在歸真劍,丁牧體內的氣息波動就會消散,只能憑藉肉身強度戰鬥,在這種情況下被人重傷,可不是什麼好事。

不能施展自在歸真劍,單憑陰陽劍、劍域和雷光,丁牧同時對付王貢和單牙就有些吃力了,畢竟他們兩個都是仙帝大能,陰陽劍能夠傷到他們,但也不是這麼容易的。

隨着時間的推移,心悸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丁牧心中發狠,面對單牙砸下來的狼牙棒,竟然不躲不閃,用身體硬接這一下,打算以傷換傷。

單牙沒想到丁牧竟然突然放棄防禦,這一下雖然砸中了丁牧的肩膀,但丁牧手中的陰陽劍也刺了過了,輕易洞穿了單牙的胸口,一道鮮血濺了出來!

不過丁牧也不好受,單牙雖然只有仙帝第一層的修爲,但狼牙棒本身就是勢大力沉的武器,這一下幾乎將丁牧的肩膀上的骨頭砸斷,要不是識海中的小草及時送過來勃勃生機,丁牧的行動必然要受到影響。

王貢看着丁牧硬生生承受了單牙一擊,卻跟沒事人一樣,身體靈便,臉上也沒有任何痛苦的神色,心中驚駭異常,一手拉住單牙,急忙往後退。

單牙吐出一口鮮血,凝聚靈氣壓住傷勢,臉色蒼白。

極品靈寶長劍的威力,可不是這麼容易消受的。

丁牧沒有乘勝追擊,而是一副小心戒備的樣子,因爲心悸的感覺,還沒有散去。

王貢和單牙都吞服了泣血丹,不敢耽誤時間,單牙連續吞服幾顆丹藥,將胸口的傷勢壓制下去之後,就再一次朝着丁牧衝了過來。

丁牧冷哼一聲,朝着兩人衝了上去,但是在衝到一半的時候突然發現王貢和單牙兩人的身影消失了!

就是憑空消失,完全感知不到了!

丁牧馬上停下來,四處搜索王貢和單牙的身影,結果卻發現他周圍已經看不到任何人了!

沒有許至,沒有歸元宗的三十多名長老,沒有斷龍大陸六大宗門的仙帝,什麼都沒有!

幻術!

丁牧這才醒悟過來,他竟然在不知不覺中中了幻術!

至於施展幻術的人是誰,不用問也知道是夢卿。

怪不得王貢和單牙兩人吞服泣血丹也要纏住丁牧,就是爲了要給夢卿爭取機會。

夢卿擅長幻術和輔助類神通,只要有她在,陰陽宗的仙帝大能就能發揮出遠超其修爲的戰力!

丁牧終於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

如今他被困在幻術之中,失去了對外界的感知,但是王貢、單牙還有陰陽宗另外那名仙帝大能可不會受到幻術的影響,他們能夠看到丁牧的一舉一動,肆意對丁牧發起進攻,而不用擔心丁牧的反擊!

就在丁牧小心戒備的時候,他的後心傳來一陣巨力,整個人不受控制地飛了出去!

這是單牙的狼牙棒!

要不是丁牧肉身強悍,這一下就能要了他半條命!

識海中的小草散發出勃勃生機幫助丁牧恢復傷勢,但是不等丁牧落地,他的胸口又受到重擊,肋骨斷了三根,連續吐出幾口鮮血,砰的一聲落到地上。

受到幻術的影響,丁牧完全無法鎖定王貢和單牙的位置,甚至感應不到兩人的攻擊,這要如何應對?

許至等人臉上都露出了驚訝的神色,剛纔丁牧明明還佔據了上風,壓制了王貢和單牙兩人,怎麼突然之間就出現逆轉了?

他們沒有受到幻術的影響,自然不知道丁牧已經失去了王貢和單牙的蹤跡,處於被動挨打的局面。

一名長老露出擔憂的神色,“許宗主,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這還只是王貢和單牙兩人,如果夢卿和另外一名仙帝大能也加入其中,丁牧怕是堅持不住了啊。”

許至心中有些猶豫,他相信丁牧不可能就這麼點本事,否則他也殺不死二十階的雷豹,但問題是,夢卿的存在真的是一個極大的變數,他也不敢說丁牧一定能夠戰勝王貢和單牙兩人。

到底要不要叫停這次戰鬥?

就在許至猶豫的時候,一道暗紅色的光芒一閃而過,許至心裏一沉,然後就看到這道暗紅色的光芒朝着丁牧的後腦飛射而去!

或許是丁牧真的有所感應,在被幻術影響的情況下,依舊對危險有着極爲敏銳的感知,間不容髮之際,避開了後腦要害,不過卻沒有完全避開這暗紅色光芒,被刺中了右肩。

一股劇烈的疼痛從丁牧的右肩處傳來,丁牧眉頭緊鎖,看了過去,才發現自己的右臂竟然已經完全乾枯,變成了皮包骨的模樣,就連陰陽劍掉到了地上他都沒有察覺!

這是什麼攻擊手段?

竟然如此厲害?

就連他如此強悍的肉身,都擋不住?

丁牧心中升起幾分後怕,幸虧憑藉對危險的直覺避開了後腦要害,否則的話,他怕是已經死了! 許至等人看得真切,暗中色的光芒刺中丁牧的右肩之後才露出了本體,一柄暗紅色的短劍。

如果只是短劍,倒是不會對丁牧造成什麼傷害,但這柄短劍實在詭異,竟然在頃刻之間將丁牧右臂內的生機完全吞噬,而且還有繼續擴散的架勢,如果不能及時將短劍拔出來,丁牧體內的生機就會源源不斷地被這柄短劍吞噬,直到死亡!

但問題是,丁牧似乎看不到這柄短劍一般,臉上空有痛苦的神色,卻沒有拔出短劍的意思。

“許宗主,丁牧執事好像中了幻術,不僅察覺不到短劍,就連王貢和單牙的位置都無法鎖定。”

許至點頭,今天他也算是見識到了陰陽宗的戰鬥方式,夢卿的幻術確實厲害,她能夠在悄無聲息之間影響到丁牧對周圍一切的感知,可以讓王貢和單牙沒有任何後顧之憂地對丁牧發起進攻。

如果換成他在丁牧那個位置,怕是也無法應對吧?

丁牧感受着身體內快速消散的生機,急忙催發識海中的小草,源源不斷的生機進入身體,稍稍減緩了身體的不適,但他還是能清晰地感受到體內生機還在消散,如果沒有識海中的小草,最多十幾秒,他就會變成一具乾屍!

他就很是不明白了,到底什麼樣的神通法術,竟然能持續不斷地吞噬自己體內的生機?

然而王貢和單牙都不會給丁牧太多的思考時間,趁着丁牧右臂乾枯,完全無法動彈的機會,再度出手,狼牙棒砸到丁牧的腦袋上,將丁牧的思緒完全打斷,腦袋裏發出嗡嗡的聲音,卻找不到單牙在什麼地方。

王貢也沒有閒着,不斷對丁牧出手,丁牧只能憑藉強悍的肉身和識海中小草提供的生機維持,臉上的表情愈發嚴肅。

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了,否則被王貢和單牙擊中要害,他怕是就真的要交代在這裏了,看來憑藉目前的戰力,想要一個人對抗整個陰陽宗,還是差了一些。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再留手了。

丁牧將長劍收起來,左手閃過一道紅芒,殺意鐵劍出現,一股冰冷的善意以丁牧爲中心頃刻之間擴散開來,正在聯手進攻丁牧的王貢和單牙齊齊打了一個哆嗦:這股冰冷的殺意,讓他們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脅!

正在施展幻術的夢卿感受到這股冰冷的殺意,臉色微變,她沒想到丁牧竟然還有後手。

夢卿身邊的那名仙帝大能正在全力催發暗紅色短劍,吞噬丁牧體內的生機,所以纔沒有參與到圍攻之中,此時他感應到這股冰冷的殺意,也露出了難看的表情。

丁牧這傢伙,也太難纏了吧?

按照他以往的經驗,就算仙帝第五層的大能中了這暗紅色短劍,也會在數秒之內化作人幹,但這都過了十多秒,丁牧竟然還是活蹦亂跳的樣子?

丁牧體內的生機,到底有多少?

原本已經打算出手叫停這次戰鬥的許至突然就停住了,似乎,丁牧還有底牌沒有用出來?

吻安寶貝:冷少一寵上癮 拿到殺意鐵劍之後,丁牧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變化,只見他閉上雙眼,左手殺意鐵劍慢慢擡起,竟然迅速鎖定了單牙的位置!

單牙還在驚詫於丁牧釋放出來的冰冷殺意,就看到丁牧手中那柄沾滿血跡的鐵劍指向了自己,然後冰冷的殺意將他淹沒,渾身冰冷,如墜冰窖!

王貢沒有和單牙在一起,但是也感受到了這冰冷殺意的厲害,下意識地後退幾步,想要看看丁牧這一招到底有什麼威力。

結果下一秒,丁牧的身體突然動了。

不對,不能說丁牧的身體動了,而是丁牧手中的鐵劍動了,而丁牧的身體,是隨着殺意鐵劍而動。

殺意鐵劍化作一道紅芒,以極快的速度刺向單牙,而此時的單牙受到冰冷殺意的影響,甚至都無法動彈,如何能抵擋這一劍?

噗!

殺意鐵劍輕易刺穿單牙的咽喉,冰冷的殺意頃刻之間爆發,數十道紅芒從單牙的身體飛射而出,而單牙則是露出驚駭的神色,直挺挺倒地。

一劍,擊殺一名仙帝大能!

哪怕單牙只是仙帝第一層的大能,丁牧這一劍,也足以讓所有人心驚!

王貢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嚥了咽口水,單牙面對丁牧這一劍的時候,毫無反抗之力,他雖然是仙帝第三層的大能,但是也不敢面對這一劍。

只見丁牧抽回殺意鐵劍,擡手將單牙的元神抽出來,乾淨利落地吞噬之後,又緩緩擡起殺意鐵劍,準確地指向了他所在的位置!

不需要說明,王貢就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脅,雖然不會像單牙那樣無法動彈,但他的行動也受到了影響。

下一瞬間,殺意鐵劍再次化作紅芒,帶着丁牧對準王貢所在的位置,飛射而出!

這一刻,不是丁牧在尋找敵人的蹤跡,而是殺意鐵劍循着擴散出去的殺意的反饋,來尋找敵人。

王貢見狀,生不出任何對抗的心思,急忙後退,但殺意鐵劍的攻擊又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被躲過去?

紅芒閃過,正中王貢的心口!

一劍穿心!

冰冷的殺意再次迸發,王貢連續吐出幾口鮮血,神色迅速萎靡,但他畢竟是仙帝第三層的大能,關鍵時刻,雙眼之中閃過一絲狠戾,身體竟突然爆開,化作漫天血雨!

仙帝第三層大能的臨死反撲到底有多厲害?

整個千嵐星上怕是都沒有幾個人能回答這個問題,因爲經歷過仙帝大能自爆的人,怕是都已經死了。

丁牧也沒有想到王貢竟然會自爆,猝不及防之下直接倒飛出去,在空中連續吐出幾口鮮血,又砰的一聲摔到地上,身上的骨頭至少斷了十幾根,臉色慘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