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坐下的王亮,看到這一幕後,臉色更加鐵青,無比的憤怒。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餐桌上的其他同學看到這一幕後,也都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

然而他們也知道,王亮這麼做確實有些過份了,畢竟童雪巧已經有了男朋友,就算你再喜歡人家,也不需要當著人家男朋友的面表現出來吧。

王亮感覺自己的肺要氣炸了,但是在場的人太多,他必須保持自己的風度。

深吸了一口氣,王亮開口說道:「你和童雪巧是什麼時候好的,為什麼我們不知道,你不會是她找來當擋箭牌的吧?」

顧銘聽后,不由一怔,眼前這個男人一看就是喜歡童雪巧,然而他也看的出來,童雪巧非常討厭這個人,否則也不會把他拉來了。

顧銘微微一笑,「你是什麼人?難道我雪巧一天吃幾次飯,上幾次廁所,甚至親幾次嘴,也要告訴你一聲嗎?」 顧銘的反擊很是凌厲,讓童雪巧以及反感王亮的人感覺十分的解氣。

而王亮卻緊鎖著眉頭,臉色無比的猙獰。

「小子,你什麼意思?」王亮壓著怒火,冷哼道。

顧銘呵呵一笑,「難道你沒聽出來嗎?你管的太寬了,我和雪巧什麼時候好上的,還需要跟你報備一聲嗎?」

「誰說不是呢?王亮,雖然大家都知道你喜歡雪巧,可是人家不喜歡,你這死皮賴臉的坐到人家旁邊,想幹什麼?你想當第三者嗎?」

這時,一個女生嘲諷的看著王亮。

王亮聽后很是憤怒,但是卻不敢對那個女生髮火,因為那個女生的背影比他還要強大。

「雪巧畢竟是我們的同學,我們也是為她好,既然你是京城大學的畢業生,那麼怎麼跑到大康這種小地方來了,你在這裡工作嗎?」

王亮突然想到了這一點,不由的問道。

要知道京城大學畢業的,那可都是高材生,可是各地爭著搶著要的人,隨隨便便的年薪都會高達百萬,那可不是他們這些人可以比。

「我沒有工作!」顧銘開口說道。

他說的也是實話,還真的沒有工作。

王亮聽后,終於找到可能攻擊顧銘的事情了,他立刻說道:「沒想到堂堂的京城大學畢業生竟然沒有工作,你真的是京城大學畢業的嗎?」

「現在這社會,競爭非常激烈,沒錢那是寸步難行,要是沒有工作的話,那還不餓死?」

「生活可不是只有愛情就能滿足的,柴米油鹽,哪樣不需要錢,如果沒有錢的話,等著喝西北風去吧!」

「不過現在這個社會,有很多人可以當小白臉的,吃個軟錢,靠著女人養活,那小日子可是十分的滋潤的。可惜呀,咱們沒有那種命呀!」

「我跟你們說呀,我有個小姑,比我大七八歲,那個人就是喜歡浪漫,而且喜歡帥哥。」

「幾年前,她便把那個男人給包養了,最後還嫁給那個窮光蛋,說的非常好聽,是為了愛情,可是最後呢,沒有了金錢的支持,兩人不到半年就離婚了。」

不得不說,曾經身為學生會會長的王亮,口才還真是了得,借著自己所說的倒子來攻擊顧銘,同時也在提醒著童雪巧。

如果真的和顧銘在一起,沒有錢,最終連日子都過不下去。

聽了王亮的話,其中一個和童雪巧比較要好的同學不由的說道:「王亮,你小姑可真可憐,沒有嫁對人,而且還被你這個侄子拿出來當反面教材,那可真是人生的一大悲哀!」

「對了,雪巧,我剛才看見你坐著你男朋友的車來,不知道那車叫什麼名字,我還是第一次見呢?」

這個說話的女人,挑釁的看了一眼王亮,顯然也很討厭王亮。

童雪巧聽后,搖了搖頭,「我也不認識那個牌子,我在網上查了許久,也沒查到!」

「沒查到,那就是雜牌子了!」王亮冷哼。

童雪巧瞪了王亮一眼,看著顧銘說道:「把你的車鑰匙拿出來讓他們看看吧,比我這台車還要漂亮。」

說著,童雪巧把自己的車鑰匙拿了出來。

當眾人看到童雪巧的車鑰匙后,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天呀,竟然價值六百萬的豪車,雪巧你搶銀行了嗎?」剛才那個女生大聲叫出起來。

她的家境比王亮要好,但是卻也買不起價值六百萬的豪車。

「什麼?竟然這麼貴?顧銘,你送我這麼貴的車,我都不敢開了!」童雪巧一臉驚訝的看向顧銘。

其實她早就知道查過那輛車多少錢了,為了打擊王亮,她才這麼說的。

顧銘笑了笑,明知道童雪巧在演戲,也要順著她去說,畢竟他今天的任務就是來當擋箭牌的。

「這麼多錢呀,沒事,反正那輛車也是別人送我的,他欠我人情,先對付開著吧!」顧銘微微一笑。

「車開來了嗎?我要看看!」女生問道。

童雪巧搖了搖頭,「我把車停在學校了,坐我男朋友的車來的。對了,他的車就停在樓下,從窗戶就能看見,黑色的,類似於軍用車!」

說著,童雪巧伸手將顧銘口袋裡的車鑰匙拿了出來,放在了桌子上。

只見那把鑰匙十分的漂亮,所有人都看不出是什麼材質製成。

那個女生直接拿起鑰匙走到空前,按了一下車鑰匙,只見樓下一輛黑色的悍馬車車燈閃動了起來。

「天呀,真是太漂亮,這才是男人開的車。」

女生大聲說道。

她的聲音引起許多同學跑過去,當他們看到顧銘的車后,眼中滿是羨慕之色。

「顧銘,你那輛車是定製的吧?我看著和軍用車有些似!」女生將車鑰匙放到顧銘面前,激動的問道。

顧銘微微一笑,「算是定製的吧,我也不知道,是別人送給我的。」

那可是小天地內生產出來的,所有材質可不是這個夢境世界所擁有的。

「你的車真的是太漂亮,我都想要一輛了,你能幫我問問多少錢嗎?」

那個女生故意問道。

她知道那輛車的價值不菲,就算是把她賣了也不一定能夠買來。

顧銘搖了搖頭,「這款車算是軍車的一種吧,屬於非買品!」

「竟然是非買品呀,看來你的朋友實力一定非常的強呀,要不然也不會把這種車送給你。」

那個女生笑了笑,隨即看向王亮,「王亮,顧銘和你那個前姑父可是完全不一樣的哦!」

王亮聽了,臉色一沉,僅僅童雪巧手中的車鑰匙,就已經啪啪打臉了,更不要說顧銘手中的那把車鑰匙了,此時他氣的都要吐血了。

他恨的牙根直痒痒,順帶著將剛才那個女生也恨上了,現在他沒有辦法再擠兌顧銘了,原本打算一會送花送項鏈的,然後再向童雪巧表白的計劃,也要泡湯了。

畢竟童雪巧的正牌男友坐在這裡,他即便是厚著臉皮送進來,也無非是徒增笑話罷了。

想到這裡,他起身離開,去找那個交代的那個餐廳服務,取消計劃。

然而就在他剛剛離開包間,便在走廊內遇上幾個五大三粗的男人,頓時王亮眼前一亮。 對方走來的人,一個個身高馬大,五大三粗,胳膊上還有紋身,臉上滿是橫肉,一看就知道是道上混的人。

最為重要的是,王亮認識其中兩個人。

王亮頓時激動無比,他拿顧銘沒有辦法,不代表這些人收拾不了顧銘。

曾經上學時,他為了當上學生會會長,可就是找這些混混幫忙替他掃除了那些競爭對手。

儘管現在已經畢業,可再次遇見這些人,王亮感覺十分的親切,急忙跑過去,說道:「昆哥,好久不見啊!」

「你認識我?」那個小昆哥的疑惑的問道,他並不認識王亮啊。

「是我呀,我是王亮,以前請你幫過忙的,你忘記了嗎?」

「是嗎?小王啊,你有什麼事兒?」

昆哥看著王亮輕聲問道。

「是這樣的,我想請昆哥幫個忙,幫我教訓一個人!」王亮開口說道。

「這不好吧,我們可是來吃飯的!」昆哥說道。

「兩萬塊,只要當著我的同學面,教訓一下那個人,讓他丟盡臉面就行,你只說他欠你們幾十萬的得利貸!」王亮冷冷的說道。

昆哥一扣,頓時笑了起來,教訓一個人而已,並不是什麼難事,對於他們這種人來講,再簡單不過了。

就算是被抓走也不是什麼大事,最多被關幾天,而且還有兩萬塊錢的好處費,這種好事,傻子才會拒絕!

「小王,你真是大方,這件事就交給昆哥我了,不過親兄弟明算賬,你可是要先給錢的!」昆哥呵呵一笑,拍著王亮的肩膀說道。

王亮見昆哥答應,立馬說道:「我現在就給昆哥轉錢。」

轉完錢后,王亮指著自己所在的包間說道:「昆哥,那我就先回包間,你們要收拾的那個傢伙叫顧銘,就坐在我旁邊。」

「放心吧,一定給兄弟辦的漂漂亮亮的。」昆哥大笑。

劍劍超神 王亮再次道謝,隨即好像想到了什麼,輕聲說道:「對了昆哥,你們等我進去幾分鐘后,再進去,不然大家就很容易聯想到是我請你們來的!」

「放心吧,這點事情我還是知道怎麼做的!」

昆哥對於王亮的態度還是很好的,畢竟誰也不會跟錢過不去。畢竟王亮可是他們的金主,這麼輕鬆就賺到兩萬塊,他們怎麼會不客氣呢?

王亮進入包間之後,臉上再次浮現出無比的自信,鮮花和項鏈也不用取消了,等會昆哥進來后,狠狠的教訓完顧銘之後,就是他表白的機會。

那個時候,是童雪巧最為傷心的時候,有機可趁。

王亮進入包間大概五六分鐘后,昆哥帶著自己的四個小弟走了進來,一進門后,立即大聲喊道:「顧銘,給老子滾出來!」

顧銘聽后,扭頭看去,站了起來,「我就是顧銘,你們是什麼人?」

昆哥看到顧銘后,頓時愣住了,身為一個混混,可以說跟大康市的那些地下勢力都有著聯繫,而且最為重要的一點,他之前可是替王胖子賣命的。

當然了,現在王胖子已經倒台,他已經易主,選擇跟著新的主人。

而這個新主人,便是贏得王胖子賭場的人,而他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解決一些不開眼的東西,這也是他主要的來錢途徑。

至於王亮給他兩萬塊找人麻煩的事情,只能算是外快罷了。

他可是剛剛才見過顧銘的,就在王胖子被踢館的時候,他就是那些看客中的一個,畢竟那是決定他的新主是誰的關鍵時刻。

顧銘的精彩表現,他可是盡收眼底,特別是最後王胖子言而無信,顧銘讓畢陽獲勝的城面,那可是令昆哥心中稱快。

而畢陽最後將贏得的三個億全部送給了顧銘,這樣的人物,那可不是他一個小混混可以招惹的。

毫不客氣的講,如果他的新老闆知道了這件事,就算他不死也要扒層皮。

可是現在,自己竟然為了兩萬塊錢,竟然要對顧銘出手,那不是作死嗎?

昆哥身後的小弟,還沒有資格參加那加踢館的大場面,所以他們並不認識顧銘,見自己老大不說話,以為是給他們表現的機會呢。

所以昆哥的小弟直接喝道:「小子,你欠我們的一百萬,什麼時候還?」

昆哥本想著要怎麼離開呢,結果被手下的一句話差點給嚇死。

啪!

昆哥二話不說,直接一個巴掌扇在那個人的臉上,憤怒的吼道:「你他媽的眼瞎嗎?認錯人了不知道嗎?這位大哥什麼時候欠我們錢了,再他媽的瞎說,老子廢了你!」

隨即,昆哥滿臉堆笑的對顧銘說道:「這位大哥,不好意思呀,找錯人了,我們這就走!」

「等一下,我想還是把話說清楚后再走吧!」

顧銘淡淡一笑,兩三步就走到昆哥幾人面前。

面對顧銘,昆哥幾人不由的感覺有著一股強大的壓力,額頭上直冒冷汗。

一個能夠輕鬆贏得幾個億的人,那可不是家裡有幾個錢的小富二代可以相比的,這種情況下,昆哥只好選擇出賣王亮。

昆哥看著顧銘,急忙說道:「大哥,我們老實交待,都是那個王亮讓我們來的,讓我們來找你的麻煩,而且還給了我們兩萬塊錢,讓我們教訓你一頓,使你丟盡臉面。」

「可是我們一看到大哥您,就被您英俊的外表給折服了,讓我們去侮辱你教訓你,我們真的於心不忍啊。」

「對了,這是轉賬記錄,大哥你看看!」

顧銘聽后,接過手機看了一眼,接著大聲說道:「大家都看看吧,這就是你們的同學,竟然用這種手段,真是令人想不到呀!」

王亮聽后臉色大變,面如死灰,他完全沒有想到昆哥幾人會當場反水,而且還當著所有同學的面,將他給出賣了。

「王亮,你還是人嗎?就算你喜歡雪巧,也不需要用這種下作的手段吧。論金錢你比不過顧銘,論長相你比不過顧銘,現在論人品也比不過顧銘,你真是個人渣,和你這種人做同學,真是我們的恥辱!」

頓時剛才那個女生站了起來,指著王亮大罵。

王亮見事情已經不可收拾,冷冷的說道:「有種就都別走!」

說著,王亮掏出手機撥了出去。 王亮就不相信收拾不了顧銘,拿著手機離開包間,鮮血和項鏈的事也不管了。

剛離開包間,電話便接通了。

「爸,我有麻煩了!」

「什麼回事?」

萬古神帝 隨後,王亮把自己所做過的事情全部講了一遍。

王亮的老爸聽后,鼻子差點氣歪了,咆哮道:「我怎麼有你這麼一個蠢兒子,你告訴我那個昆哥為什麼叛變?」

「因為顧銘!」

「你還知道呀,那你還想找對方的麻煩?這件事以後再算,你先回來!」

隨即王亮老爸直接掛掉了電話。

王亮扭頭看了一眼包間,惡狠狠的說道:「顧銘,咱們走著瞧!」

說完,大步離開。

包間內的人左等右等,都不見王亮回來,瞬間大家都明白,王亮一定是害怕顧銘,直接跑了。

顧銘讓昆哥等人離開了,畢竟也沒有什麼大事。

「果然王亮走了,可是我們的錢都交給他了,他現在走了,一會誰結賬啊?」

這時,一個出去尋找王亮的男同學走了進來,一臉的憤怒。

「是呀,每人交了一千塊錢,差不多有五萬多塊呢,都在他手裡呢!」

「他剛才不會把咱們的錢轉給那個什麼昆哥了吧?」

「現在怎麼力,要不咱們再湊湊吧!」

滿包間的同學都憤怒的喝罵王亮。

這時,顧銘開口說道:「飯錢我來出,今天的事也是因為我才變成這樣的,飯錢我先墊上,過兩天我找王亮要錢!」

玄幻:閉關千年,我成聖了 「顧銘,太謝謝你了,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沒事,都是小事情!」顧銘開口,幾萬塊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再說了,他只是墊付,他可不會替王亮掏這筆錢。

大家聽后,也都放心了。

每一千塊塊,雖然不是很多,但是對於他們這些僅僅走出學校大門一年多的人來講,還是一筆不小的數字。

https://ptt9.com/112364/ 他們平均工資也就三千左右,一千塊錢那可是三分之一呀。

如果再讓他們拿出一千塊錢來,那他們這個月就不用活了。

現在顧銘答應墊付,而且還說找王亮要錢,那就跟他們沒有關係了。

「雪巧,真是羨慕你啊,找了這麼一個又帥又有錢的男朋友。顧銘,你家裡還有兄弟嗎,給我介紹一個可以嗎?」

一個長相比起童雪巧僅僅遜色一分的女生開口說道。

顧銘聽后,搖了搖頭,「不好意思,都已經結婚了!」

他說的沒有錯,他親大哥早就結婚了,而且都當爺爺了,而且他現在呢,算是獨生子,讓他去哪找兄弟給人介紹去呀。

一個小時不知不覺的過去了,大家也喝的到量了,有人坐在一起交流著感情,有的出去上廁所,有的則去抽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