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台小妹仍舊是當年那一個,似乎覺得我眼熟,看了我半天卻始終沒想起來到底在哪裡見過。我沖著前台笑笑,前台小妹有些驚訝的看著我,卻沒有做出什麼失禮的行為,只是微微鞠躬以示尊敬。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其實大公司的職員對素質要求還是很高的,起碼前台是這樣。

到了顧勛的辦公室,顧勛讓我在休息室歇息一下。可我雖然在顧家折騰了一回,但根本感覺不到累,於是就坐在辦公室,看看有什麼能幫到他的。 雖然待在休息室,但我始終注意著辦公室里的動靜。重新回到顧氏集團的顧勛果然很忙碌,一份又一份需要查看的文件,與合作夥伴之間的商談,在我呆在顧氏集團的這段時間裡,辦公室里的電話幾乎一直都沒有斷過。

一直等到了中午,顧勛的工作總算告一段落。告訴秘書先去午休。顧勛也回到了休息室。

顧勛的秘書沒有換,還是三年前那個王秘書。我現在才知道他的名字叫王川,是當初顧勛出國之前就認識的人,在回國之後直接將他安排進顧氏集團成為他的秘書,是顧勛在顧氏集團培養的人才之一。

按顧勛所說,王川是十分值得信任的,這幾年來顧勛無所事事,雖然也照舊會來公司,但大部分事務都是王川處理的。那時候的王川,說是顧氏集團的半個總裁也差不多!而在掌握了這麼大權力的情況下,王川仍舊一心一意的在顧勛手下做事,實屬難得。

顧勛現在又開始盡心工作,最開心的人也許就要屬王川了。王川在辦公室里看到我時,露出了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作為顧勛的心腹,我和顧勛的事,他多多少少也都看在眼裡。怪不得當初他把顧勛送回別墅時會和我說那樣一番話。只不過王川具體知道多少,我就不太清楚了。

王川做事果然十分幹練。把需要處理的事情全都分文別類的交給顧勛,極大的提高了顧勛的工作效率。這樣一個有能力,又肯忠心耿耿跟在顧勛身邊的人,看得我在一旁嘖嘖稱奇。

顧勛看到我的表情,笑著問道:「又有什麼事情讓你這樣驚嘆了?」

「你那個秘書,」我看著王川離開的背影:「三年前就跟在了你身邊,好像很能幹的樣子。」

「王川確實很有能力,只是當年沒有後台,一直沒有機會出人頭地。在當初出國前,我就很賞識王川,只是手中沒有太多的權力。等到後來就任總裁的位置,我就直接把他調到了手下。」

「那看來你對他還是有知遇之恩了,所以他才這麼兢兢業業的為你工作。」

「也許吧。不過事實證明,我的眼光很好。」顧勛的表情不無得意,拉過我吻了吻:「而且一直很好!」

我無奈的笑了笑,這個人總是無時無刻想撩撥我。

看我不在像之前那樣回應他的調侃,顧勛也只好作罷,看了一眼時間,顧勛道:「現在餓了吧,我們去吃午飯。我知道一家川菜不錯,現在去也許還有座位。」

「算了,不用跑那麼遠。」我拉住顧勛:「公司里不是有食堂嗎?我們在公司食堂吃一點就行了,你中午休息的時間本來就少,不用跑來跑去的折騰了。」

顧勛想了想,答道:「這樣也好,正好可以領著你在公司晃一圈,宣示一下所有權。」

「你當我是一個物品嗎?還宣示一下所有權!」我不滿的瞪著顧勛,結果顧勛渾不在意:「當然不是! 情到深處是爲安 你是我的女人,我早就想告訴所有人了!」

就這樣,我在顧氏集團呆了一天,顧勛到哪裡都帶著我,幾乎是寸步不離,結果使得公司上下都傳開了總裁大人自三年前悔婚後,終於有了新歡!而且這一次還十分熱情,寶貝的不得了,完全不像是玩玩的狀態。

一時間,公司上下的單身女性職員都在感嘆,又一個優質男要從鑽石王老五的名單上劃下去了!

接下來一整天顧勛都顯得十分開心,就連和合作商談生意時都痛快了不少。

晚上下班之後,我們還是回了公寓。雖然現在已經不怕被葉倩知道我回來的消息,但別墅離公司實在太遠,顧勛上下班不方便,因此哪怕在沒有其他顧慮的情況下我們還是住在了相對較小的公寓里。

晚上回家的時候,我和希澤打了視頻電話。小傢伙一如既往的充滿活力,只是到現在還以為我正在國內,正在認真的找他的另一個爹地。

我和兒子打電話時,顧勛正在洗澡。當我正在跟小傢伙講他的新奇體驗時,顧勛已經洗完澡穿著浴袍出來了。

「安若,沐浴露要沒有了,明天我們一起去買吧!」顧勛一邊擦著頭髮,一邊從浴室里走出來。

我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希澤已經瞪大了眼睛問道:「媽咪,剛才說話的人是誰?」

聽了希澤的話,我嚇了一跳,眼睛不自覺的往下瞟:「呃,沒有誰,就是……」

結果我話還沒有說完,希澤就在那邊大聲叫道:「媽咪說謊!旁邊分明有人!」

我一時語塞,轉而又有些好奇:「你怎麼知道媽咪撒謊?」

「爹地教我的!他告訴我媽咪不敢看著我的眼睛時及時在說謊!爹地可聰明,什麼都知道!」小傢伙一臉自豪的說道,這邊的顧勛聽得牙痒痒。

「媽咪,剛才到底是誰在說話?」小希澤的眼神突然一亮:「是不是媽咪找到了我另一個爹地?!」

我看了顧勛一眼,不知該如何作答。那邊小希澤還在不依不饒的追問著:「媽咪不許說謊!說謊不是好孩子!」

「……」我當初為什麼要教他那麼多!

正在我進退維谷時,顧勛接過了電話:「既然孩子已經發現了,你還想隱瞞到什麼時候!」

我想上前搶手機,卻被顧勛用一隻手抓住了我的手腕。一計不成,再施一計!我開始喊疼:「你輕點!我手腕都讓你抓疼了!」

對於我的小伎倆,顧勛一眼就識破了。「別想用這招騙我,我還不知道你的小心思?」顧勛冷笑一聲:「老實呆著,我等會再收拾你!」

我在這邊懊惱萬分,顧勛小心翼翼的將手機擺正,看著對面的小人,整個人緊張極了:「是,希澤么?我是爸爸。」

顧勛的聲音極盡溫柔,臉上的表情是我從未見過的忐忑與喜悅,整個人都變得溫暖了起來。

那是初為人父,但卻時隔三年才見到的兒子。顧勛沒能看著他出生,沒能陪他度過這三年,他不知道現在孩子會不會接受他這個父親。

看著這樣的顧勛,我的心也柔軟了下來。算了,希澤知道就知道吧,大不了我和顧勛先回趟英國陪他,然後再回國解決這些亂七八糟的事。 小希澤這一句壞人,喊得我和顧勛都有些不知所措。

「你快放開我媽咪!不然我就揍你!」想了想,希澤又補充道:「還有我爹地,威廉爹地!你再欺負忘記哦媽咪,我們會一起揍你的!」說著,希澤揚起了自己的小拳頭,只是一個三歲大的孩子的拳頭,真的一點威懾力都沒有。

我和顧勛面面相覷,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顧勛有些討好的看著希澤:「乖孩子,我只是在和你媽咪開玩笑,我並沒有欺負她。」

「你快和孩子解釋一下!」顧勛轉而向我求助,我拚命忍住放聲大笑的衝動,湊到攝像頭前說道:「希澤乖,媽咪真的沒有被欺負,他就是你的另一個爹地,媽咪找到另一個爹地了哦!」

希澤看到我,小臉突然換了神色:「媽咪騙人!你的身上明明有傷!一定是這個壞人欺負你,還不讓你說出來!」

也許是睡衣有些寬鬆,湊在攝像頭前又沒有注意角度,鎖骨的位置露了出來,那附近都是顧勛弄出來的青紫。其實兒子的話也沒錯,顧勛確實欺負我了。

可這樣的話是萬萬不能說的。我尷尬的拉了拉衣服,既不能讓希澤相信我沒被打,又不能告訴他身上青紫的來源,只好乾巴巴的對希澤道:「媽咪真的沒有被爹地欺負,希澤相信媽咪好不好?」

結果那邊希澤卻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壞人!欺負媽咪!他才不是我爹地!」

希澤一哭我也慌了神,小傢伙哭的那麼傷心,彷彿我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時間我的心裡也酸澀了起來,多日沒見到兒子,抱抱柔軟的小傢伙的思念爆發出來,我的鼻子也有點酸。

「希澤不哭,媽咪在國內好好的,希澤放心,媽咪會照顧好自己,如果有人欺負媽咪,媽咪一定會打回去,揍哭對方的!你不要擔心。」

可我的安慰於事無補,孩子的世界很簡單,認定了不在身邊的母親受了委屈,希澤哭的不能自已。

希澤的哭聲終於驚動了威廉。自從有一次威廉獨自接視頻電話時,顧勛狠狠吻了我以後,威廉在我和希澤視頻時通常都會避開。至於避開什麼大家都心知肚明。

此刻希澤的哭聲終於將威廉引到了他身邊,大致了解了一下情況后,威廉抱起小傢伙趕忙安慰他:「希澤乖,相信爹地好不好?我跟你保證,媽咪在中國過得好好的!」

有了我和威廉的再三保證,希澤好不容易止住了哭聲:「媽咪真的沒有受委屈?」

我趕忙點頭。「那媽咪一定要好好保護自己。」希澤在那邊認真叮囑道,我趕忙答應了下來。以為解釋好了可以讓顧勛見兒子的我把手機放在了顧勛面前,可剛見到顧勛,就引起了希澤的強烈反對。

「我不想看到他!我要看媽咪!媽咪你在哪?希澤想你!」希澤的聲音使我心疼不已,於是也顧不得顧勛的感受,拿回手機和希澤聊了起來。

當我和希澤終於掛斷電話時,我一抬頭,就看見了顧勛哀怨受傷的眼神。

我放下手機攀住顧勛的肩膀:「怎麼了?這麼傷心,看得我都心疼了。」

顧勛撇撇嘴:「你明明更心疼兒子!」整個人一副受傷小媳婦的樣子,看得我忍俊不禁。

「哎呀,你這麼大的人了,還和兒子吃什麼醋?」我笑著問顧勛,顧勛的聲音十分低落:「我不是吃兒子的醋,只是,希澤似乎誤會了我,他不願意承認我了可怎麼辦?」

看著顧勛一籌莫展的表情,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希澤認定的事很少會有更改,這點兒臭脾氣和他親爹真的很像!如今我又不在他身邊,不能好好的哄他,如何扭轉他對顧勛的印象,真是是一個難題。

思來想去,我還是覺得這件事要是要靠威廉。希澤對於威廉真的十分信任,甚至比對我這個媽咪還要親近。畢竟我這幾年白天還要上班,工作時間比較寬鬆的威廉自然總是陪在孩子身邊,與希澤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誼。

而一旦我不在希澤身邊,威廉就成了他的主心骨。「想讓兒子接受你,恐怕還是需要威廉的幫忙。」我對顧勛說道。

果然下一秒我就看到顧勛黑了臉:「我認自己的親兒子,為什麼要讓威廉幫忙!」 悶騷首長,萌妻來襲 然而縱使顧勛有一萬個不願意,也還是沒辦法否認希澤依賴威廉的事實。

「你別看希澤人不大,但小脾氣上來的時候連我都壓不住!這點和你幾乎一模一樣!」我點著顧勛的額頭說道:「現在他認定了你欺負我,對你的印象壞透了,沒有威廉的幫忙,你休想把這種印象轉變過來!」

「就沒有別的方法了么?」顧勛仍在掙扎。

我搖了搖頭:「除非你想等個幾年,並且期間不在希澤面前出現,讓希澤徹底忘記你,否則你就等著一直被兒子記恨吧!小傢伙的記憶力可比你想象的要好!」

顧勛一臉糾結的表情,顯然對於讓他向威廉低頭是十分不甘心的事,自從三年前威廉帶走了我,顧勛就再也不想和他做朋友了。

此刻為了兒子不得不去求助威廉,想想我都能感受到顧勛心中的憋屈,雖然這些想法威廉從沒在意過。

因為出了希澤小朋友拒絕承認親爹事件,我和希澤其實也沒有說多少話,都在儘力哄孩子了。之後我又和威廉打了個電話,電話里讓威廉幫忙安慰孩子,威廉一口應下。

猶豫了一下,威廉還是開口問我:「你在中國還好吧?和顧勛也都一切順利么?」似乎怕我多想,威廉又趕忙補充了一句:「其實我是看希澤哭的那麼傷心,我有些擔心你。你也知道希澤很懂事,輕易是不會哭的。」

我也只好和威廉就解釋了一番事情的詳細經過,確認我真的沒有受到委屈后,威廉終於停止了這個話題。在和我聊了聊希澤現在的情況后,我掛斷了和威廉的電話。

轉過身,這邊還有一個大型犬一般躲在角落畫圈圈的人。我實在是哭笑不得,沒有兒子可以哄,只能拿這個大一號的來將就了。 由於希澤對顧勛的排斥與對威廉的依賴過於明顯,察覺到危機的顧勛更是加緊了新一輪的工作,而我對孩子的思念也越發濃烈。

說起來我回國到現在差不多已經有兩個月了。這兩個月來只能依靠視頻緩解對孩子的思念,這已經嚴重超出了我的承受範圍。自從希澤出生,我從未離開過他這麼長時間。

希澤早就吵嚷著想我,想要媽媽抱,而我也迫不及待想要摸摸兒子的小臉。於是在顧勛忙完一天的工作后,我強烈的表達了對兒子的思念之情。

「現在我在國內也做不了什麼,我要回英國去找兒子!」我看著顧勛斬釘截鐵的說道。

顧勛皺起了眉頭:「兒子本來就不在我身邊,你現在又要回去,你讓我一個人在國內怎麼辦?」

我也有些為難,但想到兒子的小臉,思念的情緒還是佔據了上風:「我就是回去看看希澤,最多不超過一個星期我就回來,我和你保證好不好?」

我一邊苦口婆心的勸慰著顧勛,一邊卻又翻出來了行李箱開始收拾行李。雖然嘴上和顧勛說著軟話,但無論如何我都要回英國一趟,我就是要見兒子,就算顧勛生氣或者不同意也不在乎。

也許是我太過雷厲風行,顧勛沒有再反對我回英國,只是讓我再等他兩天。「真的只要兩天!」顧勛一再向我保證著。

我有些納悶,等他兩天?莫非這人要和我一起去英國不成?可顧氏集團這邊他走的開么?

接下來的兩天,顧勛加了兩天的班,幾乎都是半夜才回來。等到第三天送我去機場時,在我驚訝的目光里,顧勛無視秘書王川哀怨的神情,從後備箱里掏出了一個行李箱。

「你真的要和我去英國啊!」我皺著眉擔心道:「現在國內真的走得開么?」

「沒事,我這是外出去英國出差!」顧勛一臉我辦事你放心的表情,絲毫不在乎王川時不時遞過來的眼刀:「國內的事暫時就由王川代勞了,我相信他一定能做的很好的!」

王川一臉生無可戀又不能死去的表情。

我在心中暗笑不已。其實顧勛能和我一起回去我是很開心的,雖然也許相聚的時間短暫,但好歹我們一家三口能夠團聚了,沒有什麼比這更讓人開心的了。

在王川苦大仇深的目光中,我和顧勛揮了揮手,告別王川,登上了飛往英國的航班。

在飛機上,顧勛顯然十分激動。我在一旁看得有些好笑。「這麼開心么?」我問顧勛,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當然!不止開心,還有些緊張!」顧勛握著我的手,我能感覺到他手心的汗水:「不能再讓希澤和威廉這麼待下去了!就算我不能直接將他接回國內,但也要在兒子面前露露臉。首先要把之前兒子對我的印象扭轉過來,其次就是和兒子建立感情。」

顧勛說到這,臉色黑了一瞬:「我可不能讓兒子繼續認賊作父!」

聞言,我笑著捶了顧勛一下:「會不會正確使用成語!」這又不是他讓威廉幫他哄兒子的時候了!

在我的滿心期待與顧勛的滿腔忐忑中,我們平安抵達了英國。由於我提前告訴了威廉我將要回國的消息,確認了我的航班,威廉早早就趕到了機場來接我。

由於當時不知道顧勛是否會和我一起來英國,我也只是在電話中和威廉提了一下。因此,現在看到下了飛機的不止我一個人,威廉雖然有些驚訝,但並沒有太多意外。

「好久不見。」在和我打完招呼后,威廉向顧勛伸出了手。

顧勛神色有些複雜的看著威廉,最終還是伸出手握住了威廉的:「好久不見。這些年,謝謝你幫我照顧安若和希澤。」

顧勛態度這樣和藹,別說威廉,我都有些驚訝!這人簡直換了個靈魂般,根本不見在飛機上時對威廉敵視的態度。

威廉不知道顧勛之前的態度,但多少還是能猜出來。此刻見顧勛態度溫和,他看了我一眼,以為是我的功勞。雖然有些可恥,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還是領了這份功勞,安心回去看兒子吧!

我迫不及待想要看兒子,另一邊顧勛也在東張西望:「怎麼沒看到小希澤?」

看著我和顧勛如出一轍的表情,威廉搖頭失笑:「希澤還在上幼兒園,只有我來接你們,先回我家吧。」

我本以為顧勛會住在酒店,但沒想到他在威廉提出去她他家時卻保持了沉默。我猜多半也是想和希澤多多相處。

「伯父伯母都還好吧?安娜和孩子現在怎麼樣?」在回去的路上我問威廉,結果顧勛一直在我旁邊拽我,顯然不滿意我對威廉的態度親昵。但我要把威廉當做家人一般,他的家人也是真心接納我,不說視如己出也相差不遠,於情於理我都應問候他們。

「你放心,他們都很好。爸媽前一段時間出去旅行已經回來了,嫂子和孩子也都很好。」威廉笑著道:「你呢?在中國怎麼樣?久違的回到故土應該還算開心吧?」

沒等我開口,顧勛便搶先答道:「安若也很好,有我在國內照顧她,你的關心就沒有必要了!」

果然,顧勛還是忍不住暴露了他的真實想法!威廉聽了不以為意。

「看來你還是很敵視我啊。」威廉嘆了口氣:「我知道你還是怪我三年前帶走安若,並且在你找來時欺騙了你。可是顧勛,人都是自私的動物,和你做了這麼多年的朋友,我只自私了這一回。」

「這一回就已經夠了!」顧勛又恢復了他高冷的態度。

威廉對於他的冷漠臉習以為常:「我總要給自己爭取個機會,畢竟第一次如此牽挂一個人。只是很可惜我失敗了。我給自己創造了三年的機會,但始終無法打動安若。我最終是輸給了安若對你的感情。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待安若,她是一個好女人。」

「我的女人我自然會讓她幸福,這點就不用你操心了!」顧勛摟住我的肩膀,臉色不是一般的得意。

威廉和我看了只覺得好笑,就在顧勛沾沾自喜時,威廉開口補刀:「但希澤一直養在我身邊,我將希澤視如己出,好在希澤也十分依賴我。要想在希澤面前刷存在,你這個壞人還要繼續努力啊!」 提起把親爹當做壞人,並極度排斥他不許他接近媽咪的兒子,顧勛就止不住的糟心!而威廉顯然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嘴裡的話都挑扎心的說。於是接下來的路程里,顧勛拒絕再和威廉說話。

透過後視鏡,我看著拔得頭籌的威廉笑得十分開心。威廉現在的樣子,就像只狡猾的狐狸,我突然有些不敢將小希澤交給他照顧,萬一兒子以後長歪了怎麼辦?

有實在有些搞不懂男人們的心思。有時候幼稚起來根本想象不到他們的下限在何處。然而這時候的我還不知道,威廉和顧勛的幼稚還遠遠沒到極限!

一路上再沒有什麼波折,我們三個順利抵達了威廉家。除了大哥艾索在公司上班,小希澤在上幼兒園,其他人都在家裡等我回來。

由於威廉之前給家裡通了電話,所以等我們到達目的地之後,就見威廉的父母等在家門口向來路張望,科特斯在一旁和抱著孩子的安娜說話。只不過是兩個多月沒見到,我竟然產生了一種回娘家的感覺。

威廉的家人依舊十分親切,威廉的母親見到我的第一時間便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親愛的安!你可算是回來了!」

我抱著威廉的母親,露出了真切的笑容:「阿姨,最近過得怎麼樣?我在中國很想你們!」

「自從你走了,小希澤一直都興緻缺缺的,不止他想你,我們都很想你。」科特斯在一旁插嘴道:「而且我們公司還損失了一個優秀的員工!你的下一任顯然沒有你出色!」

聽到科特斯的話我忍不住笑了笑:「之前我怎麼沒感覺到你對我的評價這麼高?」

總裁,你好狠 「大哥對你的評價更高!你在公司確實給我們創造了不收收益!」

就在我和科特斯說話間,顧勛也走下車來。

「這位是?」看到顧勛,威廉的家人都很疑惑。

結果顧勛但是落落大方,一點都不見拘謹:「各位好,我是顧勛,是希澤的父親,安若的戀人。」

這個介紹真是行雲流水,一點都不帶尷尬的。好顧勛說的隨意,但威廉的家人可一點都不隨意。眾人驚訝的目光在我、威廉還有顧勛之間徘徊不定,顯然沒想到來人居然是這樣的身份。

「所以說,威廉是輸給了這個人是么?」科特斯看看顧勛看看我,目光中帶著八卦般探尋。這個問題我實在不好回答,看出我的為難,威廉在一旁說道:「是啊是啊!我確實沒能留下安若的心!二哥你不要說了,安若他們剛下飛機,讓他們好好休息吧。」

聞言,威廉的父親終於開口:「有什麼事先進屋再說吧。」

到了客廳坐定,一時間氣氛在我看來還是有些微妙。我突然感覺到有些難為情。之前在威廉家寄住就算了,最起碼是帶著希澤。如今居然又帶著顧勛來到威廉家,明明沒能接受威廉的心意,還明目張胆的帶著戀人來到他們家,我自己都能感覺到臉上的熱度。

威廉的家人卻絲毫都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威廉的母親拉著我坐在她身邊,身旁是威廉其他的家人,而顧勛則獨自一人坐在對面,接受著威廉家人的審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