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時候,趙天糾纏住亡靈骨龍,陳心蘭與武秋嵐各自帶著兩個人突圍,在洶湧的骷髏群中,他們也只能夠保證活者將兩個女孩帶出去。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其他人則分頭向其他的方向突圍,也許還能逃出去一兩個。

選出來的四個人分別是許瑤、楊千雪、梁潔、上官靈,眾人都想要活下去,但是名額卻只有四個,最後卻只能選擇天賦最高的幾人。

而今小琪卻是主動放棄了,身為一名純粹的軍人,她早就做好了犧牲的準備!

「不能再拖了!準備沖吧!」

看著抱在一起,失聲痛哭的朱雀戰隊隊員們,面對這些正處於花樣年華的女孩,陳心蘭首次有了猶豫,但最終還是開口說道。

「好了小丫頭別哭了!」金小琪輕輕摸了摸還在抽泣著的上官靈,認真的說道:「你以後一定要好好加油練功,不要再胡鬧了!」

「嗯!」

上官靈鄭重的點頭,小臉前所未有的認真。

朱雀戰隊隊員們相互道別之後,眾人就開始了最後的準備,等待著突圍的時候到來。

「撲哧!」

正在默默調整狀態的武秋嵐的身後忽然出現了一聲悶響,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只見到,許瑤站在那裡,渾身都籠罩在騰騰的火焰之中,像是一隻燃燒的人形火炬,冒著一道道的火紅色烈焰。

狼性老公,玩刺激! 「小丫頭你在幹什麼?現在還在胡鬧!」武秋嵐皺眉道,語氣前所未有的嚴厲,她沒想到這時候許瑤竟然還做出浪費自己生命能量的事情。

「火焰自己就冒出來了,控制不了!「許瑤皺著小臉,十分的無辜,大眼睛中滿是茫然。

「怎麼回事?」武秋嵐疑惑,仔細詢問,但是小丫頭滿臉的迷茫,根本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眾人面面相覷,正不知道說什麼的時候,陳心蘭背後也同樣突然升騰起一片火光,洶湧的熱浪散播向四面八方。

上官靈滿臉的無辜,整個人籠罩在翻滾的赤色火焰之中,猶如一團熊熊燃燒的篝火。

「它自己就燃起來了!」

一時間,大家都傻了眼,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十分的茫然!

身上騰起一層青色劍光,陳心蘭伸手,準備探查一下上官靈的身體。

然而下一刻,接連數聲火焰爆燃的悶響,金小琪、楊千雪、梁潔三個人身上同時升騰起火焰,洶湧的火浪將三個人的身體完全籠罩,翻騰出熾烈的高溫。

噗!…

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接二連三的有女孩身上燃燒起熊熊的赤色火焰,散發著熾烈的高溫。

轉眼間,20名朱雀戰隊隊員都變成了一根根人形火柱,熊熊的赤色火焰翻滾,雖然散發著可怕的高溫,卻對其內部的女孩沒有絲毫傷害。

想到了什麼,陳心蘭與武秋嵐同時轉頭望向趙天。

睜開雙眼,眼睛中無數火紅色線條扭曲變幻,隱隱形成了一隻巨大的火紅色飛禽的虛影。

面帶微笑,滿足而快樂,是生命發自於本能的喜悅!

趙天自信的道:「放心吧!這次不需要放棄誰!」

說這話的同時,他身體上同樣冒出一道道赤色的火焰,轉眼間就將她的身體淹沒在其中。

同一時間,籠罩在周圍的五行能量直接消散開來,趙天竟然撤掉了領域。

赤色的火焰熊熊燃燒,彷彿要席捲天地,轉瞬間就在劇烈的膨脹中連成了一片,遠遠看去像是一片熾烈的火海!

重生之將門凰后 火火焰籠罩的範圍越來越大:散發著可怕的高溫,凡是接觸到火焰的骷髏都會在轉瞬間全身骨骼被燒的龜裂,靈魂之火直接湮滅!



從翻滾的赤色火焰之中傳出了趙天的聲音:「老媽你們兩個先離開這裡。」

相互對視一眼,陳心蘭與武秋嵐都明白了對方的意思,黑白太極轉動,飛仙劍光縱橫,一起快速向著骷髏裙外紗去。

很快,沒有拖累的兩人直接殺穿了骷髏群,衝出了包圍圈。

人影閃動,兩個人都出現在一處土丘之上,目光同時注視向白色骷髏海洋中的那團巨大火焰。

盤旋在天空的亡靈骨龍根本沒有管陳心蘭兩人的逃離,冰藍色的靈魂之火瘋狂跳動,這隻亡靈骨龍從下面的那團巨大的火焰之中感受到了一股無比可怕的氣息,讓他死亡的靈魂都在瘋狂顫慄。

仰頭髮出一聲聲無聲的靈魂咆哮,亡靈骨龍焦慮而瘋狂,覺醒了不少的智慧告訴他需要趕快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但是死亡生命對於生者的怨恨,讓他本能的不願意放棄。

骷髏群之中,白色的骷髏依然悍不畏死地向著中心擁擠,卻又被越來越大的火海直接吞噬。

赤色火焰升騰,翻騰洶湧著,溫度越來越高,連上方的空氣都開始了劇烈的扭曲。

火焰劇烈的燃燒著,赤紅的顏色越發深沉,像是要化作無盡的風暴,席捲天地而起。

遠處的小土坡上,雷川河雙眼瞪大,滿臉的不可思議,嘴裡低聲喃喃著。

「這怎麼可能!

竟然是傳說中的本源朱雀大陣!」 一聲輕鳴,彷彿從無盡歲月前響起,穿過悠悠的時間長河,回蕩在這天地之間。

火焰的海洋陡然沸騰,一絲一縷衝天而起。

在那跳動的火焰之中,一隻赤紅色的大鳥從中陡然升騰而起,猶如破開水面般,十餘丈長的火紅雙翼扇動,直向天空而去。

朱雀,四象神獸之一,傳說掌管南方火焰,故又名南明離火朱雀聖獸,是遠古時代的神話生物。

「吼!」

數百米的高空上,亡靈骨龍粗大的骨骼潔白如玉,頭顱中冰藍色的靈魂之火瘋狂跳動,隱隱可以看到其中有一絲絲金色,這隻亡靈骨龍已經算是半個四級生命了!

就在朱雀出現的剎那,這隻亡靈骨龍被嚇到,不斷發出恐懼至極的咆哮。

一身火紅色翎羽,周身火焰纏繞的大鳥,讓亡靈骨龍不自覺想到了當初屠殺亡靈骨龍所在的那個巨龍族群的可怕存在,巨大的驚恐幾乎讓亡靈骨龍的靈魂之火直接潰散。

亡靈骨龍揮動巨大的白骨龍翼,掉頭就向著遠處飛去,亡靈骨龍被嚇壞了,直接選擇了逃跑!

然而他的速度太慢了!

朱雀周身繚繞在無盡的火焰之中,散發著可怕的溫度,近20丈長的雙翼輕輕揮動,激蕩起可怕的火焰風暴。

太快了!朱雀化作一道火紅色流光,轉眼間就追上了亡靈骨龍。

「真是強大!」

愛情逃兵 趙天身處在火焰朱雀的核心之中,意識透過朱雀那猶如兩團熊熊燃燒火焰的雙眼,打量著不遠處還在拚命逃竄的亡靈骨龍。

趙天有一種感覺,亡靈骨龍似乎變得很弱小,自己可以輕易將其殺死。

於是他也這麼做了。

整個朱雀戰隊20名女孩,再加上趙天就是一共21人,此刻全部都身處在由無數赤紅色火焰組成的朱雀之中,除了趙天以外,其他人都陷入了昏迷之中。

趙天心念只是微微一動,朱雀仰首再次發出一聲輕鳴,清悅的的叫聲彷彿能穿透天地,讓人靈魂顫慄。

巨大朱雀雙翼拍擊,捲動起滔天火焰風暴,直接將亡靈骨龍吞噬進其中,像是在天空中形成了一片火雲,分外耀眼。

亡靈骨龍在火焰風暴中翻滾、掙扎,想要逃脫。

然而朱雀之火太可怕,可以輕易熔金鍛鐵,輕易將亡靈骨龍身上涌動的黑霧一卷而滅,開始灼燒晶瑩如玉的粗大白骨。

火焰似有生命般跳動,亡靈骨龍全身的骨骼開始寸寸龜裂,變成灰白毫無光澤,最後在噼啪聲中化為無數粉末,火焰風暴掃過,一切都湮滅做虛無。

「這亡靈骨龍的靈魂之火竟然已經有了金色,肯定是大補!」

趙天心中暗自想著,對此頗為期待,雖然這靈魂之火對自己應該沒什麼作用,但是對於許瑤、金小琪等人應該會有很大的幫助。

趙天操控著朱雀,張嘴輕輕一吸,就將那團冰藍中帶著一絲絲金色的靈魂之火吸入了嘴中。

靈魂之火一進入朱雀身體中,便自然而然地分成了21團,循著莫名的感應,融入了每個人的身體中。

抬頭望天,陳心蘭臉上的神色不再冰冷,有著幾分複雜。

「四象殺陣又重現人間,那些把自己埋起來的老傢伙也會一個個出現吧!」

「青龍之杖、朱雀之戒、白虎之墜、玄武之鏈,那是當年韓信神秘消失之後突然出現的四件神物,據說其中蘊含了兵仙韓信一生陣道的最高成就,有著種種不可思議的玄妙。」

武秋嵐思索了一下,好像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一絲古怪的笑意。

「傳說四項合一,再配合傳自遠古的四項本源圖卷功法,就可以布置下終極殺陣之一本源四象屠戮大陣,號稱可以威脅大帝級強者,傳說當年霸王項羽的死亡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韓信布下的本源四象屠戮大陣。

這個時代的政權既然得到了這東西,你們青城山古劍派就沒有什麼想法?」

「且不論當年是處於那個時代,兵仙韓信布置四象大陣究竟用了多少強大武者,官方有沒有能力培養出這麼多超凡者。

我青城古劍派最強的十組雖然沒有達到大地層次,但是手掌蜀山天劍也足可以與天下任何強者爭鋒,又豈會畏懼這陣法。」臉上的驚訝收起,陳心蘭轉過頭來,目光清澈猶如清泉,平靜的道。

「閣下有這份閑工夫操心,還不如多擔心一下你們唐家的情況,未來說不定就會分裂。

天地復甦,諸帝時代終將會到來,到時候你們唐家兩位大帝同存於世,加上那些恩怨糾葛,說不定就直接打起來了。」

頗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陳心蘭,武秋嵐這個青城劍派的小丫頭竟然會一次說這麼多話,她還以為這冰冰冷冷的小丫頭不會回答自己。

武秋嵐笑了笑道:「沒想到丫頭你還知道的挺多的!」

「無聊!」

察覺到什麼,陳心蘭臉上重新變得冰冷,一句話不說轉頭就走。

武秋嵐心中暗自感嘆,也向遠處走去。

兩個人都選擇了遠離骷髏裙,她們都猜到朱雀應該會攻擊下面的骷髏群,如果靠得太近很容易被波及。

朱雀舞空,赤色火焰席捲天地,彷彿3000世界破碎,一座座星系爆炸,無窮的可怕能量在天地間激蕩。

趙天掌控著這隻巨大的朱雀,意識處在一種奇特的狀態,似乎清醒異常,又像是處在深層次的感悟之中,十分的奇妙,忍不住讓人仔細去感悟每一絲微妙的變化。

此刻的趙天,軀體內,生命本源中,一顆米粒大小的銀色光球虛影緩緩轉動,流轉的光輝進入他靈魂的每一個角落,讓他的靈魂處在一種玄之又玄的狀態。

實際上,布置本源朱雀大陣對於現在的朱雀戰隊來說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因為朱雀戰隊隊員們雖然修鍊了與之有著神秘聯繫的朱雀圖卷,但是實力根本不夠。

並且,除了金小琪之外的所有朱雀戰隊隊員根本就沒有學習過相關知識。

而之所以會出現現在的情況,全是因為趙天體內真靈的原因。

「還是儘快解決吧,不知道這種狀態能夠堅持多久?」

一絲恍惚傳來,趙天感覺到朱雀的身體像是有些不穩,火焰升騰間,有一種將要潰散的感覺。

遲恐意外,他決定不再耽擱。

朱雀巨大的翅膀陡然一個扇動,化作一道紅光向下俯衝而去,背後拉開一條浩浩蕩蕩的火焰大道,十分的壯觀!

長長的尾羽拖曳著翻滾的赤色火雲,朱雀在骷髏群上空掠過,沿途的所有骷髏都被火焰席捲吞噬,燃燒成虛無,只剩下一點點最本質的靈魂之火閃爍。

從南到北,從東到西,朱雀一次次從骷髏群中一掠而過,身後拖曳而出的火焰大道直接焚滅了數千骷髏。

巨大的雙眼中露出不耐,朱雀輕鳴一聲,舒展開巨大的火焰雙翼,直接懸浮在半空中。

鳥嘴張開,赤紅色的火焰從中狂涌而出,化作漫天的火海直接將大地籠罩。

火海不斷蔓延,所過之處骷髏崩解,白骨被燃燒成虛無,土地迅速被融化,化作紅色的岩漿四處流淌。

太熾熱了!大地開始融化,赤紅的岩漿形成一條條河流,蜿蜒的向著四周蔓延,散發可怕高溫。

雷川河被這一幕震得目瞪口呆,傻愣愣的站在原地,還是一股熱浪襲來,他才從震驚中清醒過來,匆忙向著遠處退去。

「這小子就不知道收斂點!」

武秋嵐無語的看著正在狂噴火焰的朱雀,心中暗自嘀咕,眼看一條岩漿河流正在向著這邊流淌而來,心中暗自決定這件事情后好好教育一下趙天這小子。

不過現在,趙天老媽和陳心蘭只能一退再退,不斷遠離蔓延的岩漿河流。

終於,這群數萬隻的骷髏在火海中化作了虛無,遠處不斷有骷髏走來,卻直接被赤紅的岩漿吞噬,留下一些白骨在岩漿中沉浮。

張嘴一吸,數萬股靈魂之火密密麻麻的,有大有小,有強有弱,被趙天控制著朱雀一股腦的全部吞入了腹中

身上的火焰開始熄滅,整隻朱雀馬上就要崩潰了,好像剛才那一下消耗了太多的能量。

趕緊朝著一處土坡飛去,還沒來得及降落,巨大的朱雀陡然變得虛幻無比,隨即如氣泡般碎裂,消失的乾乾淨淨。

一大片人影從數十米高的半空中落下,眼看就要砸在地上,巨大的黑白太極浮現而出,平穩的讓所有人安全落地。

「老媽還好你敢來得快,不然沒死在骷髏群里卻活活摔死真是太冤了。」

躺在地上的趙天渾身無力,體力嚴重透支,只剩下說話的力氣。

武秋嵐狠狠的瞪了兒子一眼,和陳心蘭、匆匆趕來的雷川河趕緊檢查了一下陷入了昏迷的朱雀戰隊隊員們。

確定許瑤、上官靈她們只是生命能量和體力透支過度而昏迷,不禁都長舒了口氣,放下了心中的一塊大石。

不久之後,雷川河的手下們開著十輛越野車也趕到了,一群全副武裝的戰士看到眼前彷彿火山噴發的畫面,四處流淌的岩漿,一個個都被驚嚇得目瞪口呆。

眼看著其他方向也有骷髏開始出現,眾人不敢再耽擱,連忙將昏迷的眾人抬上了車,匆匆向著城市而去。

「小子以後還敢不敢這麼亂來了?」武秋嵐笑眯眯的道。

「保證不會了!

哎喲喂!輕點!疼!…」

趙天一路上的求饒聲就沒有停過,一隻耳朵都快被他老媽揪下來了。 就在趙天等人離開不久,赤紅色的岩漿尚未冷卻,還在散發著明亮的光芒,一隻十米高的巨大人型骷髏從地平線的盡頭不緊不慢的走來。

巨人骷髏散發著遠比之前的亡靈骨龍更加強大的氣息,堪比剛剛突破的封號級強者,頭顱內的靈魂之火已經有一大半化作了金色。

站在流動的岩漿旁邊,巨型骷髏轉動頭顱默默地打量著,眼眶中藍金色的光芒不斷閃爍。

良久之後,巨人骷髏忽然抬頭,張開空洞的下巴,發出了一聲可怕無比的咆哮。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