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的不說,就最開始的三葫蘆一顆草,成就了自己的天仙之路;到後面的送命(幫助嬴曉、元郎兄妹重生)送靈寶,使得自己修為一路飛奔,短短几年時間就遠超其他人,在同輩之內可以說有我無敵。

haohaoxue 2022 年 1 月 23 日 0 Comments

現在張玄知道這三五鎮仙劍自己就算不送也無妨,留下來也沒人會怪罪,而且自己好處已經拿了。

被鎮闕仙的劍意扎了幾劍,先是破開了無極鐲的封印,品質略微提上了一點,本來那些地心神金需要好多年才能煉化為靈光一體,但是現在已經完成煉化,無極鐲徹底蛻變,已經不拘泥於鐲子形體,需要用時他是萬物,不用之時萬物是他。與自身完美融一,他即是靈寶,靈寶即是他,任何人奪不走,毀不壞。

且劍意之中囊括了鎮闕仙對於天仙的領悟,使得自己已經以無極鐲靈光凝聚混元道種,修為直接上漲好大一個層次,省下了好多年的功夫。

現在只要自己願意,隨時可以開闢一個洞天。

可開洞天可不是張玄想要的天地,他可是想要直接在混沌之中開天闢地,從而證道大羅的存在。也省得慢慢由洞天往天地變化,那樣還比較麻煩。如果是像其他幾位真人那樣或許還行,但張玄本身就是一個忙碌命,加上現在又有機會放在面前,能以力證道他不甜嗎?

看著受傷化作元炁的鎮闕仙,張玄嘆氣一聲

「算了,你扎我那麼多劍,我也將你打成了這般模樣,扯平了。不過你助我凝聚混元道種,我可也不想欠你,此劍名為三五鎮仙劍,一劍成陣,無需三人,至於是誰所煉,你我明白就行。今後望你好心善用,多行善舉,約束門徒行事,少傷天合。」

將劍往元炁之中一遞,本源相合之下,迅速鑽入元炁之中。

得仙劍助力,元炁變化之下,顯出鎮闕之形,彎身鞠禮。

「多謝師侄點化之恩,先前是師伯著相。今日如若不是師侄阻止,只怕今後非得釀成大禍。」

張玄忙上前攙扶起面色蒼白的鎮闕仙,如今其已被傷到本源,須得好心靜養不可,不過其再次修養好之時,便是其修為更進一步之機,雖距離證道太乙還有一大段距離,但至少又邁出關鍵一步不是。

「師伯言重,你我同仙脈傳人,何需如此。而且這次你應該謝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此言何解?」鎮闕一臉迷茫,謝自己?

「要不是師伯你平日里時常維護海洲仙修秩序,處理那些為惡仙修,給予改過機會,積德攢運之下,方才冥冥中註定你我相遇。不是謝你,難道還能謝誰?」

話音落下,鎮闕知道這雖然是一個原因,但還是得謝張玄贈劍和助力之恩,更得謝祖師還記著自己,不然此後凶多吉少。隨即看向張玄,想要說些什麼。雙眼之中,隱約閃過一絲難以察覺仙光,原是聚成形,散成炁,如今形炁不甚穩定,故而看到了一些平時肉眼天眼可看不見的東西。

只見張玄背後,九條紫金真龍遨遊太虛,橫跨九洲之地,匯聚天地靈機,增增減減趨於大合,冥冥之中洗刷張玄之軀,故而一舉一動皆有山河之姿。

心中頓時想起當年人皇出行之時,不過現在張玄還欠缺一點東西,那便是五鳳。

有道是龍鳳呈祥,人皇出行,不僅僅是有九龍之氣,更有五鳳之元開路。至於為何常見九龍,不見九鳳,那是因為人皇不是一代。鎮闕曾經見過禹王出行,遠遠便看見有五鳳巡遊九龍護衛。

而其後的人皇卻便無五鳳相迎,只有九龍護衛,甚至到了後面,連九龍都湊不齊。

鳳凰神文風皇,風者無處不在,皇者至高至大,在遠古崇拜之中,當為先列。白帝少昊,便是以鳳為圖騰,出行之時有百鳥相伴(實際上龍鳳地位一樣,天降玄鳥,鳳鳴岐山都是王之意,只是到了後面龍鳳分開,龍指皇帝,鳳指皇后。)

鎮闕心中生出想法,自己那弟子肯定是扶不上牆,但可以幫助張玄。雖然說外界消息說張玄是來找人皇,但如今其卻已具備九龍,只要游遍五海,五鳳一成,只怕想低調都不行。

到時候不管是張玄成皇,還是另有其人,總之幫忙肯定沒錯,順風為正,逆水為反。那自己既然知道風聲水相,何不順水推舟,隨即開口道:「師侄過謙,聽聞師侄正在尋劍,不知可有頭緒。」

看著鎮闕仙表情不似做作,難不成還有什麼消息不成,但隨即想到一點,那就是六朝那些人知道也就罷了,畢竟人家在人界之中都有人在,但你鎮闕好像與人界極少溝通,對了!天界,怎麼把這岔忘了。

「不知師伯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當,不過數年前,我去採集火元煉器之時,偶然經過一片海域,應該是金烏棲息之地,那裡插著一柄神劍,也不知是不是,師侄可以一試。」說著,鎮闕仙將手一指,一幅畫卷出現。

「這是海域圖,可以找到那片海域,不過周圍有點不安寧,出現了一隻混沌神魔,還是須得小心提防。」

張玄接過畫卷,展開一看,與腦海之中畫面重複,瞬間意識到就是此物,原本還擔心找不到路線,沒想到自己卻送上門來了。

「多謝師伯,正是此物。」

「沒事,用得到就好,希望對師侄有所幫助,同時也是替我那幾個頑徒道歉,衝撞了師侄。」

「師伯客氣了,不過有一說一,師伯你能被祖師看中得授大法,有刑仙之能,所以責任重大。但是據我所知,那些個師兄品行方面還是有所欠缺,需要再磨練磨練,對其今後發展大有好處。不然依仗手段高超,師門之景,不曉天數,不識地時,不通人文,只怕日積月累就算是師伯也未必招架得住德運消磨。」既然提到徒弟之事,那張玄可就有說的了,這鎮闕仙能有今日之劫,與那群弟子脫不了關係。

畢竟鎮仙劍這種只用來關押犯錯仙人的法陣,到了後面儘是傳出一些魔功邪法之類的名聲,只怕那群弟子出了不少力氣。

「多謝師侄指點,這些年來確實是痴迷修行,忘了心性,導致門風歪斜,回去必定好好改正。」

「好了,師伯,來日方長有緣再聚,有人來了。」感知之中,嬴曉已經靠近,張玄也不得不打斷話語。現在還不是時候,他還需要釣魚,要是魚餌上了船,那就不是魚餌了。

「既如此,那就不打擾,告辭,我去也!」話音落下,鎮闕仙化作一道青光離開。

而張玄見狀,隨即也化為紫光消失,再出現之時已是在龍船之上。

青牛感知到張玄回來,當即起身準備詢問一下情況。

「老牛,這兩天我有事出去一趟,這是海圖,你可以比對著主艙之中海圖來看,我會來找你們。」

話音落下,張玄便已經自倉庫之中取得一大袋土豆,現在自己這次化為先天真聖機會可不能就辣么浪費了,還是得趁著法力還在,趕緊將這東西發放出去。至於如何發放,張玄已經有想法了。

首先他不是來貿易,也不需要交換,故而無需經過商人之手。加上這土豆也無靈性,難成靈根,也不用被修士惦記,故而直接託夢便可。

在這個天地之中這事可不難見,且比起其他手段還要高明一點,就問如果是神仙所賜予的高產作物,想不想種。加上種子夠多,性能夠穩,一兩年便可見成效,發展豈不迅速,何必要要等幾百年慢慢推廣,那時黃花菜都涼了。

雖然不說人人送到,但是張玄打算趁著法力充足,直接身外化身再分身,盡量傳遍開來,就算送不到的,也撒在山野之中,一傳十,十傳百,還沒有中間商,起不美哉! 沉寂許久的冰冷深海下掀起了一陣又一陣狂猛的浪潮,那憤怒不屈的嘶吼震蕩不休,將數十米厚的沉積物攪動,此處化為了一片泥濘渾濁的沸騰之海。

雖然已經退出去數千尺,可有着那不落日輪的照耀,赫敏依舊是能清晰的看到那混亂的戰場。

至少在她眼裏,那絕對是個戰場。

龐大的巨獸不斷的翻滾著,原本凍結住他身軀的堅冰已經碎裂,雖然隨時都能回到熔岩火山口之中,但犟著一根筋的哥斯拉非得靠自己甩下騎在自己腦門上,蹬鼻子上臉的混賬玩意。

這是身為一隻巨獸的尊嚴,絕對不允許被馴服騎乘的尊嚴。

這個偷奸耍滑的小東西要是真展現出了令他臣服的力量,那麼慫也沒問題。

但問題是這玩意壓根就沒有啊,全是用耍賴一般的手段作弊,讓他憋屈得不行,雖然自己沒那麼聰明,但被當成傻子玩怎麼着都不是一件令獸心情愉快的事情。

雖然水中並非是他的主場,甚至是嚴重克制他的環境,但在解除了束縛之後,絲毫不顯笨拙的動作是充滿力量感的靈動,畢竟在深海火山呆了幾百上千年,他早就適應了這裏的環境——除了水和寒冷之外,不過他游泳的姿勢的確很霸氣,橫衝直撞的霸氣。

把自己轉成了陀螺瘋狂甩著腦袋尾巴的巨獸在水裏迅猛的左突右沖,煉金防護罩雖然擋住了所有濺射的熔岩和高溫蒸汽,但這物理上的眩暈感可一點都沒有折扣。

但開車能把自己開暈開吐的人還是極少的,雖然自己身下的這大傢伙壓根就不聽指揮,可只要他還是被騎着,羅恩就有了更為主動的主動權。

他努力的想要掰正方向,讓這不聽話的大傢伙隨着他的心意被驅使,然而這種脾氣暴躁的玩意和獨角獸這類溫順的大馬壓根就不是一個類型的,羅恩能在騎上了臭臭之後獲取他的好感是正常的,獨角獸雖然不喜歡男巫,但也沒有徹底的抵觸,只是不喜歡而已。

但這傢伙是徹底的抵觸羅恩,畢竟在砍了自己頭上的天線之後,還耍了他好久,這可一點都不能讓獸感受到一丟丟的喜愛,就算有全系騎乘精通帶來的基礎好感增幅,但負的數值太大,壓根就無法歸零回正。

一方是性格暴烈桀驁的哥斯拉,一方是我非得騎你爽爽的英格蘭人熊,這誰也不服輸的兩個傢伙就這麼犟著較上勁了。

「赫敏。」

瞬間從千里之外瞬移到了赫敏身旁的尼可勒梅拎着個看起來就很沉的巨大金屬箱子,渾身滴水不沾的尼可勒梅直接撐開了一個足夠三五人容身的隔絕護盾,能在其中自由呼吸,當然也能在其中隨意的說話。

「羅恩這小子犯病多久了?」

「啊?」

頓時有些沒有反應過來的赫敏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的看着尼可勒梅。

「怎麼了?勒梅先生?」

「我的意思是,羅恩這見什麼東西都想騎一騎的破毛病犯了多久了?哥斯拉這玩意,騎着不燙屁股?這是人能駕馭得了的坐騎?」

「獨角獸什麼的就算了,馬人也行,甚至火龍都可以…..」

「但是帶着這傢伙出門,魔法部非得把他立刻銬起來,這可是超高危的限制級神奇生物,遠古種,最接近巨龍的亞龍種之一,雖然智商低了點,笨了點,蠢了點……」

「要不我送頭火龍給他?免得他滿腦子都是這種奇奇怪怪的想法,這世界和平才多少年啊,我感覺我教了個比黑魔王還能搞事的小混蛋。」

???

赫敏一臉古怪的看着尼可勒梅,火龍這種東西也不是什麼溫順的小傢伙對….吧?

「這麼能耐這麼不去騎惡魔呢?真是的….我還想抓一隻回來研究研究。」

有些無語的尼可勒梅一邊吐槽一邊向著那混亂的戰場前進,這能供人踩踏的隔絕屏障只是瞬息就跨越了千米的距離靠近了這倆渾身站滿了惡臭的海底淤泥,不停較勁的一人一獸。

「歇著吧。」

尼可勒梅打開了他的箱子,六個巨大的煉金鐐銬瞬間就飛了出去,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間,這翻滾的巨獸就被鎖住了四肢尾巴和大嘴,跳躍着雷電光芒的煉金鐐銬極度暴力的把這超大隻的哥斯拉團成了個球,腦袋蹭尾巴尖的牢牢的鎖在了原地。

「不洗乾淨別進我家門,海底淤泥不是屍體就是糞便沉積物,你可真行啊。」

一行閃亮的大字落在了羅恩的面前,已經黑髒得不成樣子的羅恩拍了拍自己的身體,清潔咒幾乎是刮地三尺的把他身上的臟污都給颳走,皮膚都隱隱發紅的羅恩尷尬的撓了撓頭髮,向著這氣泡遊了過來。

「這可比洗澡乾淨多了,對吧老師?」

「梆~」

挨了一記文明棍的羅恩揉了揉自己的腦門,隨後憨笑着開口:「我這不是怕他重新鑽進火山裏躲著了么,學生我付出了這麼多,您老人家怎麼見面就打人誒~」

「哦,那是得誇誇你,不過騎這傢伙的感覺怎麼樣?能套上韁繩上街溜溜么?」

抱着胳膊的尼可勒梅笑着開口。

「得勁啊!雖然我還沒騎過火龍,但是這傢伙可真是得勁兒啊!他越是反抗我就越興奮,再給我個七八百小時,我估計我能讓他乖乖的跟我走,說往左就不會往右。」

「還七八百個小時!」

「綁~」

又挨了一棍子的羅恩蹲了下來,腦袋上腫起的大包愣是把他拔高了一英寸。

「誰讓你騎着它的?進火山了我就抓不到?鍊金術我白教你的?讓你溜溜不是讓你上去騎,這傢伙真發狂了,沒有三五百厲害的巫師一起出手,倫敦都給你炸沒了。」

「你個蠢小子,能不能讓人省點心?這傢伙是已經超過xxxxx級危險神奇生物,要不是在冰海里,兩百個你遇見了也得進他肚子裏喝岩漿,連變成屎的機會都沒有,出來能剩點骨灰就謝天謝地了!」

準備送羅恩成佛當祖的尼可勒梅拎着文明棍就敲得他滿頭是包,一點留力的打算都沒有。

「別打了別打了,人都打傻了…..」

抱着腦袋蹲著不敢動彈的羅恩只能憋著勁嚎著。

「這不是就在海里么,要不在海里您也不會讓我呆這兒溜他對吧…..」

「哦,那你還挺聰明的。」

收手抱胸的尼可勒梅冷冷一笑,呵呵了兩聲。

「我不是看他夠蠢么,這傢伙在海里腦子不怎麼靈光,而且我跑得快,他真追我也追不上,不信您瞧。」

頓時用出了屁力加速的羅恩瞬間就在海里跟炮彈似的溜了一圈回來,這怎麼看怎麼有問題的移動方式讓尼可勒梅的眼角直抽抽。

「算了…..」

他嘆了口氣,看來自己對自家的這個小徒弟還真是有點不夠了解,但師傅的愛無關對錯,打也就打了,反正皮糙肉厚的不礙事兒,待會兒自己就消腫了。

「來都來了,我就順路把那些小精靈帶回去好了,待會兒跟我回去,放你在外面簡直就是胡鬧。」

被鐐銬束縛的哥斯拉在尼可勒梅的牽引下被塞進了他手提的金屬箱子裏,這看着就很能裝的箱子指不定比某人的手提箱動物園空間都大上幾號。

重新定位了坐標,再次做出了門鑰匙的尼可勒梅帶着兩人瞬間就傳送到了冰湖之上。

「對了老師,這地方以後您還用不用?」

「怎麼?喜歡這兒?」

尼可勒梅挑了挑眉頭,「送你了,這裏我在兩百年前就買下來了,本來想在這裏建個溫泉別墅的,不過後面我自己造了島,這地方也就拿去放養藍精靈了,別說啊,這種景色在其他地方可不怎麼好找,回頭我讓布利檢修一下煉金陣,你們要把這兒改造成什麼樣就跟他說,就當是我送你們倆明年的聖誕禮物。」

「大氣!老師就是大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