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風雲見此暗暗搖了搖頭,每件事情都是雙面的,沒有單純的好壞,他當然知道為何汪吞天會做出這般決定,早前他便聽過汪吞天的事迹,一直閉關,從未歷練過,其自尊以及心態脆弱不堪,若是今日其他人屠了這蠻牛,這便會成為他一生的陰影,而這般放掉的話,意欲明顯,那就是他要親手宰了這頭蠻牛。這樣想來,凌風雲倒是希望剛才那三人宰了蠻牛。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感謝汪洋海諸位師兄師弟救命之恩,在下就此告辭,咱們下次再見。」凌完拔腿就跑,他可不想汪吞天回過神來再和自己談這次救命之恩的條件。

… 其實這一次凌風雲還是有收穫的,當然收穫不只是說看到了汪洋海的事情,而是通過這件事情他想到了一些東西。

當凌風雲匆匆回不周山眾弟子身邊時,方世銘以及柳瘋子已經在組織眾弟子繼續再往危險區域前進,眾人見到凌風雲之後紛紛表示關懷,想來方世銘已經將之前發生的事情和眾人-大致說過了,於是凌風雲也未多說。

接下來的歷練並未發生特殊情況,讓凌風雲心安了不少,可以說之前蠻牛的闖入讓凌風雲在剛才的監視之中更加謹慎。

五個時辰之後,凌風雲召集弟子回到佔據地,修行之事,不能貪快,貪多嚼不爛這個道理,凌風雲還是十分清楚的,特別是在這樣的環境之中,若是稍有不慎便可帶來意想不到的結果。

回到佔據地之後,凌風雲站在眾人面前說道,「各位師弟,以及長老們,我有一事想與你們商量一下。」

眾人一驚,雖然大家都知道長老的事情,畢竟都是一個師門同輩弟子,豈會不知道哪些人是長老,只不過凌風雲這般說出,料定事情不會這麼簡單。

「今日我將蠻牛引入汪洋海的陣地之中,最後蠻牛被他們三位長老制服,讓我想到一個方法。」

「如果我們這樣按部就班修行的話,雖然會對我們的武道有幫助,但是效果不大,所以我有個提議。從明天開始,我們分為兩個團隊,大部隊依舊是諸位師弟,你們繼續在今日試煉的地方試煉,而另一部分則是我與其他四位長老,我們五人繼續深入,以我們五人的實力,再往裡深入沒有太大的問題,而只要我們五人能夠進行順利的話便可以宰殺像蠻牛這類等級的魔獸,而這類魔獸給我們帶來的利益是巨大的,諸位覺得如何?」

其中一位長老站出來道,「風雲,你說的方法是很好,但是我擔心如果我們走了,怕他們遇到危急情況無法做出有效抵抗,到時候……」

「嗯,長老你說的情況我考慮過,但是任何事情都是有風險的,如果我們繼續這樣按部就班的話,對我們的幫助太小,而佔據人數優勢的汪洋海必定會成為這次試煉的最大受益者,到時候若是他們有任何其他想法的話,我們將會十分被動。」

「嗯,我贊成風雲的說法,如果這樣按部就班下去,對風雲的修行幫助也是微乎及微的,與其這樣,不如放手一搏,而且根據大長老的交代,這裡面一定隱藏著什麼秘密,我們只有先下手為強。」

「長老,這邊我會與靈山的人打聲招呼,到時候我們盡量靠近靈山的弟子,即便出現異常情況也能相互照應,而且我們盡量控制距離,如果發生異常情況,及時發信號,我們也能儘快趕回來。」

「嗯。」

「嗯。」

四位長老紛紛點頭贊成,畢竟武者修行不能依靠其他人,若是讓這些弟子天天在他們的守護下歷練的話,對他們的成長也是一種約束,而凌風雲的方法確實可行。

「諸位師弟,你們有其他意見嗎?」凌風雲看著眾人問道。

「沒有,大師兄,你們放心去吧,我們不會拖你們後腿的。」其中一人站起來說道。

「嗯,大師兄,去吧,若是你們能夠帶回一頭蠻牛,對我們的幫助也是巨大的。」

「雲,大師兄,你去吧,這些師弟交給我和柳瘋子就行。」方世銘沉聲說道。

「二師弟,這一次我與四位長老先行去了解一番,時機成熟成熟之後,不僅僅是我,還有你以及三師弟,我會將諸位師弟按照實力進行分配,各自在各自實力相當的區域歷練,這樣效果會更加好。所以我希望各位師弟一定要全力以赴。」凌道。

「是,大師兄。」所有弟子全部沉聲應道,可以說從一開始大老張將眾人託付給凌風雲時,大部分人並非情願這樣的安排,畢竟凌風雲最後進入師門,而且與眾人相處時間極短,但是凌風雲的剛才這番話得到了所有弟子的認可,因為他們知道這個大師兄是在為他們著想,而不是像那些僅僅只會為自己著想的那些人一樣,跟著這樣的人會讓他們內心感到安穩,雖然這樣的安排會增加他們的風險,但是從他們進入不周山成為武者之日開始便知道,武者修道一途絕非坦坦蕩蕩,或許也可以說從他們被選中成為這批試煉弟子之中時,他們便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

「謝謝各位師弟的支持,放心,凌風雲在這裡向各位保證,一定不會辜負諸位師弟,一定不會辜負師門。」凌風雲鄭重說道,說完之後便吩咐眾人休息靜修,而他自己還有事情要去做。

周聰奇,你們今天的收穫如何?凌風雲邊走邊猜想,他此行便是要找靈山將自己的計劃與周聰奇等人說明白。其實凌風雲內心也是十分清楚,按照靈山人的作法,今天絕對不會像自己不周山這般簡單。

果然,凌風雲才到靈山的佔據地,便看見周聰奇以及魚慶年還有四人坐在一旁,輕聲商量著事情。

「凌兄,咱們當真是心有靈犀,才說到你,你便來了。」遠遠的周聰奇便朝凌風雲打招呼問候道。

「怎麼,說我什麼壞話了?」凌風雲對其他五人行禮之後坐在一旁說道。

「你先說說,你找我們有什麼事。」周聰奇微微一笑賣了個關子說道。

凌風雲無奈的說道,「服了你了,是這樣的……」凌風雲將自己的計劃大概的說了一遍,然後看著周聰奇。

周聰奇道,「這四位便是我們靈山這一次帶進來的長老,來,給你看張地圖。」周聰奇指了指六人圍成圓圈的地面說道。

只見地面上花了好幾個圓圈,一個套一個,凌風雲一數,竟然有十個之多,他原本之前便就看到了,但是卻沒有想到這竟然是一副地圖。

「這是我們六人今天探測到的危險區域魔獸分佈的大概地圖。」周聰奇一臉驕傲的說道。

… 凌風雲心中一驚,頓時覺得自己還是太小瞧靈山他們的做事態度了,相比其他們,自己這邊做的太少,或者可以說太過於保守,然而,富貴險中求,馬無夜草不肥,武者之途本來就是極其兇險,若是只求安穩平坦又哪來的青天之道?再者自己將師弟們一直圈養在自己的保護下,溫室中的花朵如何對抗兩年之後的九九歸一?

「通過今天的觀察,我們將危險區域按照魔獸的實力一共劃分為十個區域,當然,我與師兄他們也才進入到了第五區便無法進入,至於後面的是根據我們的觀察推斷出來的,可靠性在百分之五十左右。」周聰奇用一跟樹枝指著地面畫的簡易地圖說道。

凌風雲微微一顫,他是知道周聰奇實力的,那麼他的師兄,即便不比他厲害,那麼也不會比他差太多,兩人只能進入第五區域,也就是才到一半,那麼後面的一半又隱藏著什麼魔獸?這樣說來,蠻牛也不過是在第五區域之外的區域,因為它的實力顯然是沒有資格進入第五區域以內的。想到這裡,凌風雲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氣,難道這真的只是試煉這麼簡單嗎?

「凌師弟不用擔心,今天我與師弟這次的探查帶來的並非是這個不好的消息,好的消息是,只要我們層層遞進的話,進入最後一層還是很有把握的,因為像第五區域外的魔獸數量頗豐,它們能夠給我們帶來許多意想不到的好處,憑藉它們給我們帶來的這些東西,要想進入第五區域還是有極大把握的。」顯然魚慶年看出了凌風雲的擔心,出聲寬慰道。

「得了,師兄,你這安慰人的方法也太弱了,凌兄今日雖然未去探查,但是你這番話對凌兄也沒太大用處,按你的方法確實可以進入第五區域以內,但是那需要太長的時間,按照你的方法,最起碼我們也需要五年時間,且不說這五年師弟們遇難的人數,就說這時間也不夠,要知道我們只有半年的時間。」周聰奇拆台說道。

凌風雲知道周聰奇與魚慶年說的都沒錯,但是現實是周聰奇說的那樣,沒有太多的時間給他們來層層遞進。

「但是我相信,大長老以及其他門派的長老既然讓你們進來試煉,一定有他們的原因,他們決然不會給你們一個無法完成的試煉,而且你們並不知道這個虛空之境花費了多大的心血,如果真是如此的那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坐在魚慶年身邊的一個人開口說道。

「哦,忘了介紹了,凌兄,這是我們的劉長老,這位是李長老,這位是周長老,這位是秦長老。」周聰奇一個一個按順序介紹道。

「晚輩不周山弟子凌風雲拜見四位長老。」凌風雲立刻起身行禮道,其實之前他已經大概知道了四人的身份,只不過這樣的事情,他們靈山人自己不說,自己也不好點破。

「凌師侄不用多禮,這一次大長老安排我們進來,那麼我們的身份便與你們一樣。」劉長老柔和的說道。

「嗯,四位長老放心,若是有外人在,凌風雲知道該怎麼做。」凌風雲自然知道四位長老的意思,但是此刻沒有外人,那麼該有的禮節必須做到,不過按照這樣的形式來看的話,每一派進來的弟子之中應該都有暗藏的長老,但是即便如此,這樣的事情不點破是為最好。

「好了,繼續剛才的話題,凌兄,第一層,是一些基本的魔獸,這些魔獸即便是我們帶進來最弱的弟子都沒有任何問題,而且據我觀察,這一層魔獸最少,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一層的魔獸都已經淪為其他魔獸的口糧了,而且想必大長老他們一開始就不是給我們準備的,因為一般的魔獸它們還是需要進食的。」

凌風雲點了點頭,這個結論他基本贊同,因為之前他就已經發現了這個問題,只不過並沒有下這樣的結論。

「第二層的魔獸,相比第一層已經遠遠高出不止兩個檔次,譬如最多的便是七星月蛟,這類魔獸即便放在天允大陸也能造成一些恐慌,而且勢必會成為一些小門派爭奪之物,畢竟對於普通武者而已,它算是一個行動型的寶藏。」

凌風雲點了點頭,當初檮杌擊殺七星月蛟之後正是如此,三人還將七星月蛟的各個部位平攤了。

「想必今日凌兄便是在這一層歷練的吧?」周聰奇看見凌風雲點了點頭之後繼續說道,「那麼接下來是第三層,可以說第三層魔獸的實力比第二層高了足足一個檔次,今日我便在第三層看到了一頭九星月蛟。」

「九星月蛟?那可不是一個檔次。」凌風雲驚訝說道。要知道雖然七星月蛟與九星月蛟在名字上只有兩星的差別,但是論實力而且,一頭九星月蛟可以擊殺三頭七星月蛟,當然,這種情況是不會發生的,因為它們屬於同種,一般而言,七星月蛟在修行百年之後便會成為九星月蛟,雖然對魔獸而言百年及其短暫,但是要知道多少人都在虎視眈眈的盯著七星月蛟,又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多的七星月蛟逃過一劫,而如果它成為九星月蛟之後,若是在天允大陸上,若非大門派出動合力圍剿,小門派根本不敢有任何想法。

「嗯,凌風雲且聽我說完,我說的是只有一頭,而且三層裡面多為雷鳥、魔豹之類以速度見長的魔獸,我想那一頭九星月蛟應該是從五層出來覓食的。」

「不過通過這頭九星月蛟,我們可以推斷出,每一層雖然魔獸檔次不同,但是這是屬於它們魔獸自己劃分的,而不是我們的長老強行設立結界劃分的,它們可以在任意的區域內活動,所以也極有可能出現在我們的佔據地,所以說在沒有確定之前,我們的佔據地也並非是絕對安全的。」周聰奇有些擔憂的說道,不過這個問題確實值得擔憂,若是某一天突然從周聰奇說的五層之內跑出一頭魔獸,那麼後果不堪設想。

「是的,今天我在二層區域碰到了一頭蠻牛,不過它並非一直在那裡,而是不知道什麼原因,突然從深層裡面跑出來的。」凌風雲慎重說道。

不過凌風雲的話剛說完,周聰奇便與魚慶年兩人面面相覷,而魚慶年似乎在極力控制自己的情緒。

凌風雲與四位長老顯然也是看出了兩人的異常,莫名其妙的看著兩人。

「凌兄,蠻牛沒對你們不周山帶來什麼損失吧?」周聰奇莫名其妙的問道。

「嗯,那倒沒有,很早我便發現了它,然後將它引開了。」凌風雲莫名其妙的看著周聰奇。

「哈哈……」似乎凌的話終於擊穿了魚慶年的心理防線,他強忍的情緒終於釋放了出來。

「怎麼了?」凌風雲看著魚慶年說道,怎麼,難道自己引開蠻牛是件很搞笑的事情嗎?

「哈哈,凌師弟,你可知道那蠻牛為什麼會發瘋跑出來嗎?」魚慶年終於忍住了大笑,不過臉上仍然帶著笑意問道。

「不知道。」凌風雲搖了搖頭。

「哈哈,這你得問周扒皮。」魚慶年這一次直接叫了周聰奇的外號,可想而知肯定是因為周聰奇這個扒皮性格惹來的麻煩。

「其實,我不是故意的,凌兄,而且我也沒想到它會發瘋,你知道嗎,我差點就得手了。」周聰奇有些無奈的說道。

「什麼東西得手了?」因為蠻牛的事情沒對不周山造成任何損失,所以凌風雲也沒有怪罪始作俑者,畢竟蠻牛也不是他帶過來的。

「還是我來說吧,蠻牛在第五層,那已經是我們探測的極限了,雖然說我們倆斗一個蠻牛沒太大的問題,但畢竟是在這樣的環境肯定是不能輕易出手的,不過你也知道我師弟的性格,他覺得就這樣回去了不甘心,正巧,他看到一頭蠻牛幼崽,你說大的打不贏,小的沒問題吧,而且那幼崽也就兩個人那般大小,所以師弟就打起了那蠻牛幼崽的主意,結果沒想到一下子弄出的動靜太大,將其他的成年蠻牛都吵醒了,這不,師弟覺得蠻牛追不上他,所以就打暈了蠻牛幼崽抱著就跑,結果估計是甩開了,然後蠻牛跑到你那去了。」

這……凌風雲有些無語的看著周聰奇,這雁過無痕的性格還真是個奇葩。

「這蠻牛幼崽又不能當寵物,你搶來做什麼?而且一個幼崽,各方面都未成熟,也整不出什麼好東西啊?」凌風雲不解的問道。

「不,蠻牛柔嫩,滑而不膩,不管是烤還是煮都是一道美味。」周聰奇一臉沉醉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你把它給吃掉了?」凌風雲驚訝的問道。

「不是我,是我們,不信你問他們好不好吃。」周聰奇一臉無辜的說道,「其實我本來想給你留一條腿的,但是無奈,只有那麼點肉,人多肉少,不過凌兄,明天我們一同去……」

… 周聰奇扯淡完畢之後大概的介紹了四層和五層,第五層主要是蠻牛與九星月蛟那個級別的,而第四層則是天狼蛛、巨蜥這些含極強毒素的魔獸,正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魔獸也是一樣的道理,不同環境會養育出不同類型的魔獸。

「對了,你知道我今天將蠻牛引到哪裡去了嗎?」凌風雲看著周聰奇笑道。

「莫非是汪洋海那邊?」周聰奇說完看著凌風雲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你那邊離他那裡最近,而且這個時候,沒有理由你不會放棄這個刺探他們的機會。」

凌風雲感慨周聰奇的推斷能力的同時也在想是不是自己也變成周聰奇這樣的人了,怎麼聽他的語氣好像自己做的事情和他並無區別一樣。

「嗯,一開始汪吞天可能想借這蠻牛為自己立威,不過沒想到卻栽了,最後不得不逼他們的長老出手,出手的一共是三名長老,不過很明顯最少還有一名長老隱藏在普通弟子之中。」凌風雲大概的講述了一下事情經過以及自己的發現,在說到汪吞天與蠻牛交手的時候,周聰奇提出疑問,「按照汪吞天的實力,雖然打不贏蠻牛,但也不會在蠻牛手上吃癟。」

凌風雲笑道,「因為他選擇和蠻牛硬碰硬,不過雖然他吃癟了,但是聚陽神功果然非同一般,而且看情況,他已經很熟練的掌握了。」

「哈哈,熟練掌握又怎麼樣?聚陽神功非同一般又怎麼樣?沒有腦子的人再強也和那蠻牛沒什麼區別。」周聰奇不屑的說道,之所以他會這樣評論汪吞天主要還是離不開豐玉凌大長老的教導,在周聰奇修行這十餘年,豐玉凌就誇過凌風雲一人,其他人都被他貶成渣一般,一般而言,周聰奇這種人你越誇誰他越看不起誰越想打誰,但是豐玉凌深刻的抓住了這一點,他幾乎把凌風雲的強大刻印在了周聰奇的骨子裡,所以周聰奇根本就沒有挑戰凌風雲的想法,不是說不敢,而是真覺得這件事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凌風雲與周聰奇還有魚慶年約定好明日共同出發的時間和地點之後便與離開了,之前周聰奇推斷說危險區域中的魔獸不一定會呆在危險區域的話還是讓凌風雲有點擔心,這個消息必須要快點告訴所有弟子,並且從今日起安排人值夜,這樣對那些師弟們也好,至少現在可以讓他們提前習慣真正戰亂時的感覺,這樣也不至於兩年之後驚慌失措,戰場上,若是失去了冷靜的心態,那麼等於已經輸了一半。

回到不周山佔據地時,凌風雲將剛才獲得的情報詳細的和所有人說了一遍,同時改變了之前制定的計劃。

「四位長老,我想改變之前制定的計劃。」

「風雲,你先說,我們先聽聽看。」

「我想,明日便開始將所有師弟按師弟分組,然後讓他們分別進入自己實力相應的區域,一共分為兩組或者四組,至於保護工作就拜託四位長老了。」之所以一下子進行這麼大的變動主要原因便是來源於靈山給自己的壓力,是的,不能把這些師弟們當做家雞一樣圈養,要讓他們靠自己的努力飛上天空變成雄鷹,如果繼續按照今天的方法,那樣不是幫助他們而是害了他們,而有了四位長老的暗中保護,只要不是突然出現一頭五層區域以內的魔獸,那麼基本不會對師弟們構成生命威脅。

「這樣也可以,不過,風雲,那你呢?」

「我準備與方世銘還有柳瘋子同靈山的幾位一起試煉,雖然方世銘與柳瘋子實力與我們比起還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我了解他們,我也相信他們。」

此時凌風雲這般一說,四位長老才想起,以前這一代弟子之中,方世銘和柳瘋子可是被寄予厚望的兩位弟子,他們不管天賦與後天的努力都遠遠超過其他弟子,但是因為凌風雲這個半路出家的傢伙太過於耀眼,從當初青雲將他帶回來鬧了一出大動靜之外,再到後面實力猛增年宴上大放異彩不經意間便蓋住了方世銘與柳瘋子兩人的光芒。

「風雲,這樣會不會太危險了,你可是這一次的帶頭人,你們身邊沒有一個長老陪著,我怕……」

「四位長老不用擔心,我知道周聰奇的實力,他實力不在我之下,而他師兄的實力也不會在我之下,況且靈山人的辦事風格大家都清楚,他們不會輕易冒險的。」凌完雙眼真摯的看著四位長老,他知道,如果四位長老不允許的話,那麼他會留下,因為他是不周山的大師兄,他必須考慮到全局,而如果一開始便和長老們不和,那就是最不考慮全局的表現。

「嗯,風雲,一定要小心謹慎,切勿進入第四區域,即便要去,到時候我們可以與靈山四位長老一同進去。」

「是,四位長老,放心吧,風雲一定以大局為重絕對不會做出任何非理智事情的。」

經過一天的摸索,再加上之前與周聰奇的討論,凌風雲自己琢磨出了一套時間法則,即便沒有太陽和月亮也能大概的知道時間,其實武者自身便是一個時間計時器,他們通過靜修時候的武氣運轉速度便可以推測出大概的時間。

第二天清晨,凌風雲與方世銘還是柳瘋子三人整裝待發,這一次,是試煉,但絕非簡單的試煉。

「方大哥,柳二哥,記住,一定不要蠻上,對方只是魔獸,不是兩年之後的敵人,我們最大的目的是試煉,增強自己的實力。」凌風雲交代道,他知道周聰奇的性格,知道周聰奇絕對不會選擇沒有挑戰的歷練,這一次,凌風雲也大概感覺目的地就是第五區域,也就是蠻牛與九星月蛟這個等級魔獸的地盤,稍有不慎,後果不堪設想,昨天通過與蠻牛的追逐凌風雲便大概了解到了蠻牛的威力,而今天正面相搏,危機重重。

… 與周聰奇會和之後,凌風雲才發現他們就兩個人,周聰奇以及魚慶年,要知道靈山的帶頭人可並非是他們兩,凌風雲依稀記得是一個叫做敖玉堂的男子。不過想到周聰奇和魚慶年的性格,凌風雲也是理解靈山的安排,讓他們兩人做領頭人,這靈山估計沒什麼好果子吃,至少那些師弟師妹們就真的要承受一些無妄之災。

凌風雲簡單的介紹了一下柳瘋子和方世銘之後,五人便朝危險區域深處走去,他們這次的目標很直接,就是第五區域,至於第四區域與第六區域,根本沒有任何想法。

五人一路上除了做了一些簡單的戰術安排之外便都沉默不語,而所謂的簡單的戰術安排無非就是到時候五個人圍攻一頭魔獸,切勿引起其他魔獸的加入。

如果說要首選魔獸的話,凌風雲會直接避開蠻牛,畢竟上次交手之後他知道自己對蠻牛的殺傷力幾乎為零,這就意味著不管自己如何拚命都無法對蠻牛造成任何危險,那樣的話,簡直就是自討苦吃,雖然有句話叫做螞蟻干大象,意思就是人多力量大,但是你都無法對別人造成傷害,那麼你再多的人再多的努力也是白費,話是那般說,難道有誰還真見過螞蟻乾死大象的?

不過凌風雲的想法被魚慶年直接否決了,因為他們這次目標就是蠻牛,拋開周聰奇認為蠻牛肉好吃的理由,魚慶年的理由是,蠻牛愚鈍,不會像其他魔獸那般,如果遭到圍攻,危在旦夕,它們會造成巨大的聲響來求救,本來五個人面對第五區域的一頭魔獸就有些棘手,若是到時候來個兩頭,那麼五個人就只有跑路的份,而且通過昨天周聰奇與凌風雲的兩次引/誘實驗可以將蠻牛引到第一區域或者第二區域,這樣即便出現大動靜也不會引來其他同等級魔獸。

雖然說成年蠻牛皮糙肉厚,但是它們也有自己的防守薄弱區,也就是要害處,蠻牛的要害一共三處,第一,眼睛,這幾乎是所有生物的要害,第二處,嘴,這裡的意思就是蠻牛張開嘴,然後可以從這裡對它的內部造成傷害,不過且不說風險,誰打架的時候也不會張開嘴,第三處,肛/門,這個位置幾乎也是所有生物的要害。

一路上魚慶年大概的和所有人講解分析了一下蠻牛的優劣勢,最後的時候說了一句,到時候隨機應變,總之一定要攻擊它的要害處。

五人一進入第四區域中段便可以看見蠻牛的身影,倒不是在第一區域碰到,而是蠻牛那如同一座小山般的體型足夠讓他們在遠處便能清晰的發現目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