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提道人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如果這幾件事和混沌神教牽扯上,那可就咋搞了。

haohaoxue 2022 年 2 月 6 日 0 Comments

現在誰都知道,三界第一大教派不是他西方教,也不是闡教,更不是人教和截教。

而是混沌神教!

雖然混沌神教的行事作風非常的低調,但並不代表他就是弱!

相反,混沌神教很強,強的離譜。

到現在都沒有人找過山門的麻煩。

准提道人知道這一點,縱使不悅,也知道有些事情不能牽扯道混沌神教上面。

可是接下來的淮安,更讓准提崩潰了。

因為他看到了黃楓的臉。

那他么不就是唐軒贊嗎!

「師兄你看,那小子的長相!」

接引道人看了看,也被嚇了一跳。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兩個唐玄奘!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接引道人冷著臉,已經開始運轉神通了。

准提道人也將七寶妙樹給取了出來,隨時給予師兄支援。

「有什麼事情嗎?」黃楓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黃楓受傷了。

「你是誰,為何要敢於我們西方教的劫難。」

黃楓面色淡然的說道:我致死安札規章制度在做事,希望講道理的人來了,你也可以跟我耍橫,我等著你。

每一次有人進來,都得有人要死。

封神榜給你開玩笑呢!

黃楓囂張的態度讓對方十分的不爽,但是又無可奈何。

因為這人很有可能和洞天福地裡面的那位有關係!

就算是沒關係,自己也不能和這樣的人有交集。

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被這種人背後捅刀子。

笑裡藏刀,說的就是黃楓這種人吧。

准提道人心裡一陣陣的惡寒。

總覺得眼前之人十分的不簡單。

要知道自己可是聖人師兄也是聖人。

而生親臨,對方不但不害怕,反而非常的淡定,除非有所依仗。

難不成真的是洞天福地?

除了洞天福地,他們實在是想不出,還有那個實力敢不給w自己面子了。

算了,不管對方怎麼樣,擾亂西方教就不行。

於是准提面色一狠,伸手指著黃楓說道:「臭小子我且問你,青毛獅王和黃毛白象的死,跟你有沒有關係!」

黃楓淡淡的看著他們兩個。

「有啊,怎麼了。」

「哼,你承認就好,現在你快下馬受死,我給你留個全屍!」

黃楓打了個哈欠,然後說道:「別啊,我很弱的,你們別欺負我。」

「哼,少給我字啊這裡耍貧嘴,要麼你把楊戩給我叫出來,要麼你就跟我們走!」

「幹嘛,你們也想入封神榜,是不是準備讓我幫幫你們啊。」

黃楓笑了起來,只是笑容顯得有些滲人。 「小薇!」

葉秋搶先回答道。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

小師姐一臉震驚,茫然地看着葉秋問道,「咱么在學校見過,還是你聽說過我的名字?」

「都不是!」

葉秋搖了搖腦袋,然後掏出手機,指了指上面顯示的微信名字,「你看,你都把名字直接寫出來了!」

「哎呀!我都忘了這件事情了!」

小師姐一臉苦惱地說道,「我微信一般都是只給比較要好的朋友,他們都先知道我的名字!」

「那我還真是受寵若驚!」

葉秋開心地說道,心中卻是也有一丟丟的得意。

「正式認識一下,我叫夏薇薇,你可以叫我薇薇師姐,或者小薇師姐!」

夏薇薇笑着說道。

這個時候,公交車也到站了,夏薇薇扛着大背包,匆匆地下了車。

她站在公交牌前,還不忘對葉秋喊一聲:「回去之後,咱們接着聊!」

「好!」

葉秋笑着跟夏薇薇揮手道別。

在與夏薇薇分別之後,葉秋又坐了幾站之後,乾脆利落地下了車,朝着二叔的家裏走去。

在葉秋父親的那一代里,這個二叔算是相當有出息的。

能夠在長旗市的市區,還算不那麼偏僻的地方,買上一套還算上檔次的商品房,對村裏人來說,是很難想像的。

更不要說,這一套商品房還不是7、80平方的小戶型,足足有140平方,就算是去掉了公攤面積,也有110多平方。

當初二叔從村裏出來的時候,可以說是一無所有,兜里只有幾十塊錢,到如今,雖然還欠著銀行幾十萬的貸款,但是有了自己的房子,還有一家小餐館,這已經是了不得的成就了。

葉秋喜歡做好人,這一點可以說是受到了二叔的影響。

因為想要兒子接受更好的教育,所以打小的時候,葉秋就被自家老爹送到二叔家裏寄住。

小學和初中,葉秋都是住在二叔家裏的,只是讀高中的時候,葉秋的成績不是很理想,所以只考到了長旗八中,這才從二叔家裏搬出去住。

二叔和二嬸對葉秋那是極好的,簡直是當成是親身兒子關照,至少比起葉秋自家老爹只會擺個臭臉的模樣,葉秋要跟二叔一家親近許多。

因為二叔的言傳身教,葉秋雖然學習成績不行,但是在耳濡目染之下,他也確實成為了一個好人。

說起葉秋的二叔,那隻能夠用兩個字來形容,那就是「敗家」!開小飯館而掙錢特別不容易,早晨四五點,天剛蒙蒙亮,有時候月亮都還沒有下去,就得踩着人力三輪車出門去買菜、買肉,置辦一天需要的食材。

然後回來之後,就是洗菜、切菜、燒水、熱鍋……聽起來很容易,但是做起來真的很難!這些簡單的活計,因為量的關係,每天不花上三個小時,是絕對整不完的。

然後中午的時候,也就是十一點左右就要開始忙碌,一直忙活到下午**左右,才能歇一口氣。

當然,所謂的歇一口氣,可不是說不用幹活。

要打掃小餐館里的衛生,洗碗洗盤子,準備晚飯時間需要的材料,然後晚飯開始,直接忙到晚上十點以後,都不一定可以休息。

然後第二天,又得四五點鐘起床。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餐館生意,如果客人多的話,確實是賺錢,但是也辛苦,沒有多少人能夠熬得過來的。

其實按照葉秋二叔和二嬸這般的勤力,生活不該過得這麼緊巴巴的,至少小餐館應該可以做成餐館,再雇幾個端盤子和洗碗的,那就可以輕鬆許多了。

但可惜的是,二叔這個人「敗家」

啊!這掙來的錢,不是捐款了,就是借給別人了。

好傢夥,前些年,二叔還接連扶了三個倒地的老人。

幸運的是,這是三個老人都算是有良心的,見二叔不像是什麼有錢人,也就訛了兩萬多而已。

就因為這件事情,葉秋的堂姐一氣之下,就離家出走了,一直都不願意搬回來住。

幸運的是,葉秋的二叔也算是迷途知返,知道扶老人的代價太大,雖然做其他好事,但是老人確實是不敢扶了。

扶了三個就是「女散」,再扶下去,恐怕就要「妻離」

了,離「家破人亡」

也不遠了。

可惜的是,葉秋的二叔其他的善舉根本沒有停下來,只要有人上門求助,他從來都不會說個「不」

字。

就連葉秋的二嬸,非常彪悍的一人,都壓不住他。

「唉,我就知道!」

葉秋站在二叔家門前,捏著鼻子,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葉秋要從二叔家裏搬走,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樓道里那濃郁的垃圾味讓他實在是忍受不了了。

長旗市隸屬江南省,現在這氣候還好,不算太熱,再過一兩個月,到時候進入高溫、暴雨階段,那樓道里瀰漫的垃圾味,足矣將人熏死,還有那些飛舞的蒼蠅、蚊子,晚上連睡覺都睡不安生。

當然,不管是在哪個小區,在樓道里,都是不能夠隨意堆放雜物和垃圾的。

除了衛生問題之外,還有可能導致火災隱患。

但是葉秋二叔的對門鄰居一家非常懶。

公共垃圾桶就在樓下,幾步路而已,但他們就是懶得走。

直接將垃圾堆在樓道里,有時候甚至一星期才清清理一次。

搞得整一層樓都是惡臭難聞,烏煙瘴氣。

葉秋記得他二叔曾經找過鄰居理論過這件事情。

甚至連物業、居委會、街道辦都有人過來做過工作,但是這位鄰居牛得很,誰來都不管用,依舊我行我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