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曉雨怎麼不會知道茉兒的心思,畢竟她們也相處了好幾年的時間。這兩人如今走到這一步,還真是不容易。那麼現在,是不是就證明茉兒和吻擎軒之間已經算得是船到橋頭了?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對了,你們給兩個孩子起名字了嗎?決定了沒有,要叫什麼?」她比較關心這個。霸天那個名字雖然霸氣外露,但是也太俗氣了些,都是霸天的外婆外公,非要說這樣霸氣的名字好養活孩子,能讓霸天健康的長大。當時茉兒只顧得上對付產後抑鬱症了,根本無暇注意到孩子的名字。等到茉兒注意到的時候,也已經晚了。

茉兒將一整碗的補品全部喝掉,拿起一旁的濕巾擦了擦手,才緩緩道:「就先叫大寶、二寶吧。」

「啊?」冷曉雨一怔,皇大寶皇二寶?這不是比霸天還要俗氣嗎?

難道茉兒的孩子註定都要起這麼可怕的名字嗎?

茉兒掀了掀羽睫,黑瞳落在冷曉雨的臉上,明白冷曉雨正想些什麼,黑亮的瞳子劃過一抹笑意,才說:「只是小名而已啦,我不會讓兩個女孩子還叫那麼俗氣的名字。我只是覺得,霸天的名字是他外公外婆給起的,現在我生了第二胎,怎麼也該讓吻擎軒的父親給她們起名字,這樣才公平。」

畢竟,雖然是女孩,但也是他們阿狸奇皇室的血脈。更何況,國王要是給兩個孩子起了名字,也等於承認了她們,茉兒自然是有這些考量在其中的。

冷曉雨想了想,表示贊同:「這倒是,應該這樣的,畢竟是孩子的親爺爺。不過,吻擎軒知道你這個想法嗎?」

茉兒嘟嘟紅唇:「我當然還沒告訴他,他要是知道了,會以為我多迫切的想要嫁給他呢,我才不會這麼快就原諒他之前冷落我半年之久的事。」

冷曉雨倏地撲哧一笑:「我以前怎麼沒發現茉兒你是這麼愛記仇的人啊。」

「我不愛記仇啊,不過現在啊,我母憑子貴了!要不趁現在多拿拿喬,折磨一下那個男人,那不是太便宜他了!」哼,她可沒忘記之前新聞里報道他和一個女人親密的照片。她雖然並不懷疑吻擎軒的心是不是有了其他女人的位置,不過這口氣總是要出的嘛!

「你啊,別太過火就行。我看人家吻擎軒現在對你可是百依百順,就像是把你當奶奶似的供著,含在嘴裡害都怕化了呢!你再去問問你三哥,他什麼時候這麼對過我?」冷曉雨倒是覺得委屈了。

茉兒拉住冷曉雨的一直隔壁,撒嬌的抱在懷裡來回搖晃:「哎呀,三哥又不是喜歡花言巧語的人,三哥是把嫂子放在心裡的嘛!再說,三哥之前雖然做錯過事,也不過一兩件啊,再看吻擎軒,簡直千千萬萬件啊!他哪能和三哥比?根本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嘛!」

冷曉雨忍不住撲哧一聲,伸出食指點了點茉兒的額頭:「你啊,用的著在我面前這麼誇你三哥嗎?哪有這麼誇張!」

「嘻嘻………..」

茉兒還半靠在冷曉雨的懷裡,忽然吻擎軒哄完寶寶,正推開們走了進來。見到冷曉雨在這裡,他緩緩淺揚了一下唇角:「三嫂。」

「嗯,你回來了。」冷曉雨站起身:「正好我要去看看妞妞和霸天,先走了。」

茉兒嘟唇將頭偏到一邊,冷曉雨搖頭無聲笑了笑,經過吻擎軒身邊時,兩人交換了一個瞭然的眼神。

冷曉雨走後,吻擎軒這才緩步來到茉兒的美人塌前,蹲下。

「肚子還餓不餓?」他溫熱的大掌,輕柔的覆上她已經平坦的小腹。

之前懷孕的時候,茉兒每天都要吃好幾餐,這個時間就是她用下午茶的時間。不過現在她的肚子里沒有那兩個爭嘴的小傢伙,自然飯量就恢復生產之前的樣子了。

「哼。」茉兒不理會他,孩子氣的扭過頭去。

吻擎軒既無奈又寵溺的笑笑,對茉兒根本毫無辦法,不過他也由著她去使性子,因為知道她只不過是鬧一鬧罷了,其實根本沒有生氣。

他好脾氣的伸出手,將她腮邊的碎發掖到耳後,聲音低沉又輕柔:「如果沒什麼事的話,就跟我出去花園裡走一走,好嗎?」

他的聲音帶著徵詢和小心,茉兒癟了癟嘴,生氣自己竟然說不出拒絕的話來。心裡輕嘆一聲,站起身:「那走吧,躺了一天,腰都酸了。」

吻擎軒真的變了很多,之前本就細心,如今更是變本加厲的對茉兒好。聽到茉兒同意,急急忙忙去拿件薄外套給茉兒穿上。然後拉著她的小手,每一個步子都照顧著茉兒的頻率,走的極慢,也小心。

………………………………………………………………………………………………………………………………………………………………

下了樓,來到花園。

陽光也懶洋洋的,傾灑在花園裡的玫瑰上,像是鍍上了一層淡淡的金粉,愈發的好看迷人了。

茉兒任男人帶領著自己,全副信任,甚至還閉上了眼睛,安靜的感受周遭靜謐又平和的氣氛,這可是她從小就一直嚮往著的生活啊。

沒有爾虞我詐,沒有你奪我搶,沒有勾心鬥角,只是和最愛人的散散步、享受享受陽光,就算不說話,只要他在身邊,就覺得幸福無比。

「小茉。」耳邊,忽然響起男人很輕很輕的聲音。茉兒沒有睜開眼睛,依然讓他帶領著自己,然後又聽到:「你上次在電視里看到的新聞里,我身邊的那個女人…………」

茉兒緩緩睜開眼睛,澄澈又清明的黑瞳對上他的淺灰色,像是孩童一樣單純的看著。

他認真的看著她的眼睛:「我知道你沒有懷疑過我,也知道你對我的信任,但我還是想跟你解釋,想讓你知道真相。」

茉兒沒有說話,也沒有點頭或者搖頭。

吻擎軒繼續說道:「事實上,我今天已經把那個『女人』請到老宅來了,她現在就在花園的涼亭里等著我們,我也藉此機會想讓你見一見她。」

茉兒心裡愈發的疑惑,其實吻擎軒要不提她還忘了呢。看他現在這麼嚴肅的跟她說讓介紹她們兩個認識,她倒是有些好奇那個長發女人的身份了呢!

茉兒點了點頭。

於是,吻擎軒又牽著茉兒的手,目標就是不遠處的涼亭。

果然,一抹纖細的背影出現在茉兒的眼底。那女人身材很好,纖細、高挑,一頭瀑布柔順長發,背影幾乎和她從電視上看到的那個女人一模一樣。

隨著走近,那女人似乎聽到了他們的腳步聲,隨著長發在空中劃出一道淺弧,原本背對著他們的女人回過了頭來

見到那『女人』的臉,和她的眼睛,茉兒瞬間不可思議的睜大了黑瞳。

吻擎軒見到茉兒這般可愛又單純的表情,眼底劃過意思寵溺的笑意,才緩緩開口道:「看到了吧,其實她根本不是什麼『女人』,更不可能是我的情人。她,其實是」

……………………………………………………………………………………………………………………………………………………………..

【今天春會人品大爆發下,今明兩天貼上大結局!!!】 「我找到通天了,恩,就在不遠處。」大夏帝國的公主憶秦娥笑了,她發現了通天,而且發現通天的實力沒有她想象的那樣弱小后,頓時歡喜了起來。

「這小子在倒騰什麼東西呢?咦,他竟然發現我了。」憶秦娥突然臉色一變,頗為好奇的跟東方望月說道:「要不要現在就見他?他看起來很好玩啊,竟然倒騰什麼基地建設呢。」

「基地建設?莫非他要在這裡建設基地?他們所說的基地建設,就是通天設計的?真是好玩,他那個腦袋,竟然會設計基地建設?」

「不對,這麼多年過去了,說不上他的腦袋早就好了,所以,設計一下基地建設,也是很正常的。」

「走,咱們去看看他去。」東方望月的心思很是縝密,她沒有讓東方煙雲去通知通天,而是讓東方煙雲帶著她們一起去哪裡。

「直接找通天?他腦子有點問題,說不上會攻擊你的。」

「怎麼會呢?」

「他要是腦子有毛病,會想到建造基地嗎?而且我看到了你們的設計圖,那種設計圖,根本不是腦子有毛病的人能夠設計出來的。」

「每一個腦子有毛病的人,都是天才。」東方煙雲笑了,她感覺眼前這個女人,還不如自己對通天了解的多呢。

「是的,每一個天才,其實腦子都有毛病。」東方望月也笑了:「他腦子要是沒有毛病,也不至於折騰出活出第二世和第三世的秘法出來。」

「走,看看他,看看他認識女兒身的你不!」一旁的憶秦娥閉上眼睛,好像是在搜索了什麼事情后,突然睜開眼睛,一臉認真的看著東方望月說道:「或許他已經知道是我們來了,不過,不過他貌似不太願意理會我們了。」

「廢話。他要是願意理會咱們,恐怕早就過來了。我記得當年通天對你好像是有點意思的。」東方望月看了看大夏公主憶秦娥,突然低聲的笑了起來:「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另結新歡。你是不是吃醋了?」

「他對我有好感,完全是想要我大夏帝國的寶物。」

「至於所謂的吃醋?呵呵,真是可笑了,我憶秦娥身為大夏帝國的公主,恩,雖說已經是亡國公主了,但是,我的地位崇高無比,想要什麼樣的男人找不到?」

「你就吹吧。要是你能找到男人,至於這些年來都是一個人?」

東方煙雲在一旁聽了感覺渾身有些發冷。她想不明白,為什麼大夏帝國的公主,跟她們東方家族的老傢伙們這種德性。

「或許是因為環境壓迫人的緣故吧!可惜了,兩個女人,或許跟通天呆過很長一段時間。所以腦子也有點毛病了。」

東方煙雲心裡誹謗著東方望月和憶秦娥,但是,嘴裡卻沒有說出來。

「大人,就是這個傢伙。」

「好,通天,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你藏在這裡了。」東方望月帶著憶秦娥來到了通天所在的星球上后。整個人一下子愣住了。

因為此時的通天正帶著一個眼睛,叼著一根銀色的煙捲,手中拿著紙筆在書寫著什麼。

你可以完全想象到,一個光頭肌肉大漢,不去拎了片刀砍人去,反而裝模作樣當做什麼文化人的樣子。實在是讓人感覺怪異無比。

「不要打擾本教主,本教主現在到了緊要關頭,如果打擾了我,影響了我的思路,我會把你的血肉撕扯下來。然後弄成肉條仍在圖紙上,看看會形成什麼變化。」通天冷哼起來。

「誰打擾你了?我其實就想知道,你設計的這個方案,難道是你自己一個人想出來的?我也有一套跟這個差不多的方案,要不,咱們兩個人的方案融合到一起,看能不能設計出更加厲害的東西來?」憶秦娥捂著小嘴嬌笑了起來。

「真的?」

「當然是真的了。我大夏帝國的人知識很龐大的,當年很多人研究出了各種永久性基地出來。可惜的是,一直沒有真正的建造出來。」

「現在有了機會,若是不把我了,實在是對不起當年那些學者們。」

「所以,我想咱們合併在一起,然後一起建造這個基地好了。到時候一座真正的基地建造出來,會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的。」

「不錯,這個提議相當不錯的。」通天聞言眼中不由的一亮,他猛地抬起頭來,一下子看到了憶秦娥和東方望月了。

「咦!你們是誰?為什麼在你們身上有一種熟悉的味道?我想我們之間一定認識過。」通天歪著腦袋,仔細的回想著一些事情:「對了,是不是很多年前見過面?我想也只有很多年前見面的人,我才會有點印象。因為近些年來見到的人,除了東方煙雲和另外兩個女人外,其他的,我都沒有任何印象。」

「我是憶秦娥,她是東方朔。」

憶秦娥指了指一身女裝的東方朔笑了起來:「不認識了?當年你可是跟我們很熟的。」

「是嗎?我記得憶秦娥,是個妹紙,是個蘿莉妹紙。可惜你已經成了熟女了,不好玩了。」

「還有,東方朔明明是男的好不好,為什麼他突然間成了女人了?難道覺得作為男人有些麻煩,所以去掉了煩惱根,成了女人?想要享受一下女人的生活?」通天差異的看著東方望月,根本不顧對方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

「老娘一直就是妹紙,當年被流放到亡者之地,如果不是怕被人輪了,你以為我願意裝作男人嗎?太讓人噁心了,該死的,我都不願意回想那一段歲月。」

「當年就算是扮作男人,差點也被人爆了菊花,你說我容易嗎?」

一旁的東方煙雲聽到這些話,頓時忍不住的嬌笑了起來。

她的身子是三四歲的女孩,此時笑了起來,看起來讓人十分的怪異。

只是,只是此時沒有人在乎這些,所有的人都怪異的盯著東方望月。

「這是一個大秘密。我必須要保存起來,等以後再用。」一旁的憶秦娥飛快的把自己的記憶輸入到了一個特質的器皿當中,然後保存起來。想著等以後調侃東方望月的時候使用一下。

「公主,你能不能認真一點?現在咱們是做什麼的?咱們是要建造基地的。」

「建造基地。是的,咱們是在建造基地。」

「所以,我不能生氣。咱們必須有一個基地才可以混的更好。有了基地,咱們以後打劫的話,可以得到更多的資源的。」

「有了基地,就算是遇到強大的對手了,也可以有個暫時抵抗的地方。」

「所以,我們必須想辦法鑄造出自己的基地出來。」東方望月的臉色變得好看了。

她深吸一口氣,猛地站起身來,一臉認真的笑道:「我現在雖說不是東方家族的掌權者。但是,我也有義務幫助東方家族強大起來。」

「只有一個家族強大了,咱們才可以在星空當中橫行無忌。」

「不是幫助你的家族強大起來,而是幫助我再一次建立帝國。」

「不過這一次我不打算建立大夏帝國了,我要換一個帝國的名稱。恩。叫做大秦帝國如何?這個帝國是我們大夏帝國以前的一個古老帝國,相傳也是十分強大的。」

「根據我們大夏帝國中的一些資料記載,這大秦帝國還有很多寶藏隱藏在星空之中。那些寶藏,隨便取出一些來,都足以讓人建造一個中型帝國。甚至是大型帝國。」

「可惜的是,那些寶藏早已經消失在歲月之中了,再也沒有人能夠找到他們了。」

「想要建立帝國?」一旁的東方煙雲愣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大夏帝國的亡國公主,竟然還有這種雄心壯志。

「若是建立帝國,在這裡根本不適合。因為這裡四周圍都是一些大型帝國。」

「所以,想要建立帝國,咱們必須到星空的邊緣區域,因為那裡偏僻。那裡的帝國實力弱小。在哪裡,咱們只需要稍微動用一點點的小手段,就會完全得到一個帝國的控制權。」

「我記得一些邊遠地區的小帝國,其中最強大的武裝也不過是黃金武裝而已。而且還只有三五個。」

「那樣的小型帝國,實在是太容易征服了。」

三個女人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在他們的討論之下,很快,就決定真正的建立一個帝國出來。

這樣做,東方煙雲很喜歡,憶秦娥也很喜歡,至於東方望月,她更是不在意。因為她知道,自己這些人,其實都沒有一個正常的。

她現在,只是想要協助整個東方家族再一次強大起來,然後完成當年的一些夢想而已。

在這種情況下,三個女人討論了好一會後,最終決定選擇了一個建立帝國的地方。

「這片星域當年其實是很繁華的,只是,只是後來各種資源被開採一空了,所以沒落了。」

「當年這裡繁華的時候,這個星域當中一共有三千多個帝國。那時候,最強大的帝國中,可以拿出十尊黃金武裝出來。」

「在大夏帝國還沒有解體之前,每過十年,都會在哪裡招募一些天才青年的。」

「那個星域很大,但是,有資格登上星際游輪進入大夏帝國仔細培養的天才,最多的時候也不過一百人,少的時候只有數十人而已。」

「所以,咱們去那個星域當中,遭受的壓力絕對會很小。到時候只需要一點點的小手段,要麼完全掌握一個帝國,要麼背後掌握。」

「掌握一個帝國,必須要光明正大的去掌握。不能躲藏在身後去做那些事情。」

基本的論調在三言兩語間被定了下來后,幾個女人們就開始忙碌起來。

她們開始收集各種東西,開出手的東西全都出手了,甚至連剛剛生成的白矮星也被他們出售了。

大量的資金被兌換成了各種材料,然後,然後全都裝載到了東方望月她們的星際游輪當中了。

更加重要的是,東方家族所有的戰艦,也都魚貫而入,進入到了星際游輪當中。

「我們把家族中現在使用的那個游輪也出售掉好了。那個星際游輪是五千萬年前製作的。現在功效已經落伍了,但是,如果出售的話,出手爭奪的人還是有很多的。價格方面。其實也是有很多好處的。」

「恩,必須要出售的。只有出售了那個星際游輪,一些人才會認為我們放棄了這裡的一切。」東方煙雲腦子轉的很快,她很快就想到了其中的一些利弊。

「把你們的星際游輪改裝一下,不要顯露出大夏帝國和東方家族的表示。然後用其他的標示。」

「那個標示,只有在出現在這裡的時候,才會浮現的。」一旁的憶秦娥突然悠悠的感嘆起來。

「那就好,現在大夏帝國雖說滅亡了,但是,盯著大夏帝國餘孽的人還是有很多的。能小心一點。就必須要小心一點。」

「呵呵,在我們大夏帝國解體之前,我們還一直盯著大秦帝國的餘孽呢,足足盯了數十億年歲月了。」

「你們真狠。」

「不狠怎麼能夠讓大夏帝國成為這星空之中的超級帝國?最好還是因為仁慈,大夏帝國才會徹底的解體了。」

憶秦娥唏噓感嘆起來。很多話,她想說,但是,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因此,只能悶在心裡。

通天不在乎她們談論什麼,因為此時的他得到了星際游輪中的超級光腦支持,然後再加上大夏帝國留下來的基地圖紙。再配合上他的智慧光腦,現在的他,在推演根基的時候,更加的效率了。

而三個女人看到他陷入到一種莫名的狀態后,也懶得理會他。直接讓一些人把他扔到星際游輪當中后,她們就開始忙碌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