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韋和張燕在旁邊說道:「不錯,我們的主公確實是在向著這個目標前進,現在的燕國論富裕趕不上以前的洛陽,可是論百姓們的生活水平絕對比以前的洛陽還要好,最起碼在燕國絕對不會有人吃不飽穿不暖。」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張頜聽到張燕和典韋的話后,忙對著張龍跪拜道:「主公,頜必全心全意的輔助於你,希望主公的宏圖偉業能夠早rì達成。」

張龍一看張頜認自己為主,連忙上前將張頜扶起來說道:「有雋義相助,簡直是如虎添翼啊。」

當天晚上張龍在城主府內設宴歡迎張頜的加入,大家在一起談天說地,暢飲美酒,很快就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張龍在收服張頜后,便讓他加入到管理安平的行列中。而他則和典韋帶領兩萬大軍開始攻擊安平國其他的縣城,半個月的時間就將整個安平徹底地佔領了。

而在張龍佔領整個安平的時候,淳于瓊帶著袁紹的家人來到了常山郡。袁紹知道淳于瓊竟然失守,大發雷霆,讓顏良去將淳于瓊押來。很快淳于瓊便被顏良押了過來,袁紹大聲地質問道:「淳于瓊,我出發的時候是怎樣跟你說的?你竟然把安平給丟了,如果你不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我一定將你給斬了。」

淳于瓊一看袁紹真的發火了,連忙哆嗦著將呂曠和呂翔投降張龍的事情說了出來,還將呂翔和呂曠幫著張龍炸開城門的事情告訴了袁紹。

袁紹聽完后,憤怒的將自己的佩劍拔出來然後一劍將自己旁邊的一張桌子劈開大聲地說道:「張興華,我和你不死不休。」說完讓人將淳于瓊拉下去打了二十大板。

當天晚上袁紹趕回井陘城,與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吃了頓晚飯,然後安頓好自己的家小,便返回了南行唐外的大營。

第二天袁紹率領大軍來到南行唐城外命令大軍開始攻城,他想在張龍到來之前將趙雲消滅,也好讓張龍知道知道他袁紹的厲害。剛開始的時候,袁紹大軍很順利的來到了城牆下,可是還沒等大軍開始往上攀爬,大量的熱水就鋪天蓋地的潑了下來。頓時城下的士兵全都雙手抱頭跪倒地下在那嚎叫。

袁紹沒有辦法只能讓人去將受傷的士兵接下來,然後又派人向著城牆衝去,這時一隻信鴿落到了城牆上,趙雲將信鴿抓在手中,從信鴿的腿處摸出一個小直筒來。趙雲將直筒打開看完上面的內容就對著戲志才等人說道:「是主公來的信,主公已經將安平打了下來,他讓我們放開手腳打擊袁紹。」眾人聽后一陣摩拳擦掌,他們早就等著這一天了。

趙雲看到袁紹的大軍又攻了上了便命令投石機開始發shè,投石機旁的士兵早就等著趙雲的命令了,上一次大戰幽州軍撤退大家都在心中憋了一口氣,只見投石機旁的士兵迅速地將石塊抬到投石機上,便開始發shè。

城下的袁紹士兵本以為趙雲的部隊沒有了投石機,大軍在沒有什麼防護的情況下向著城牆衝出,可是剛剛來到半路,就看見鋪天蓋地的石塊從城牆上飛了下來,大軍連忙躲閃,一時間場面混亂不堪,石塊迅速地落下給混亂的人群造成了重大的損傷。

袁紹看到又有石塊開始往下落,還以為是趙雲將自己最後的底牌都用上了。於是袁紹並沒有下令鳴金收兵,而是不斷地督促士兵們向前沖。士兵們沒有辦法只能硬著頭皮向前沖,可是石塊並沒有因為袁紹大軍的慘狀而停止,石塊持續的向下落著。

有士兵衝過了投石區,來到距離城牆不到兩百米的地方,大家馬上鬆了一口氣,因為沒有弩箭shè下來。當大軍又向前沖了五十米的時候,就看到成千上萬的弩箭shè了下來,袁紹這時明白過來:趙雲的援軍來了。

袁紹馬上下令收兵,成千上萬的士兵從城牆上退了下來,袁紹看到大軍退回后,便馬上率領大軍開始後退。

可是袁紹的心理活動全被戲志才掌握了,就在袁紹鳴金收兵的時候,戲志才就讓趙雲和龐德下去召集黑甲鐵騎準備出擊。就在袁紹開始撤退的時候,城門突然打開,從裡面衝出了兩萬的黑甲鐵騎向著袁紹的大軍沖了過來。

由於袁紹根本就沒有想到趙雲會出城追擊,他沒有讓後邊的士兵列陣,這就給黑甲鐵騎的衝擊帶來了方便。只見兩萬的黑甲鐵騎手持弓弩,在距離袁紹大軍一百米的時候就開始發shè,頓時袁紹大軍便有數千人死傷。

黑甲鐵騎在發shè完一輪弩箭后,就將弓弩收了起來,大家集體換上了長槍。

袁紹連忙組織士兵抵擋黑甲鐵騎的衝鋒,只見顏良命令大軍的盾牌手擋在前面,長槍手握著長槍穿插在盾牌之間,後邊是弓箭手不停地向著黑甲鐵騎shè擊。

趙雲看到顏良這麼快便組織好了抵擋騎兵的陣勢,連忙命令黑甲鐵騎從大陣的兩邊穿過,幸好這個地方是平原有足夠的地方可以讓黑甲鐵騎穿過。

黑甲鐵騎快馬穿過袁紹的大軍,雖然在弓箭手的shè擊下有數百人受傷,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有生命危險。黑甲鐵騎來到袁紹大軍的前面馬上掉過頭來,朝著袁紹的騎兵部隊發起衝鋒。

袁紹一看趙雲想和自己的騎兵較量,馬上命令顏良和文丑率領三萬騎兵沖了上去,雙方很快便交戰在一起,數萬騎兵互相砍殺那陣勢可是十分宏大。袁紹的騎兵雖然強大,可是與張龍的黑甲鐵騎一比就下了一個檔次,只見張龍的黑甲鐵騎依靠jīng湛的騎術和鋒利的戰刀一個人竟然與袁紹的兩個騎兵戰在一起。

袁紹看到自己的騎兵竟然在人數佔優的情況下還打不過張龍的黑甲鐵騎,連忙又派出兩萬長槍兵前去助陣。

可是趙雲率領黑甲鐵騎在袁紹的騎兵中衝殺了一陣后,便開始撤退。黑甲鐵騎憑藉戰馬的出sè爆發力瞬間便擺脫了袁紹騎兵的追擊,然後向著遠方撤退,因為在通向南行唐城池的路上以擺滿了袁紹的軍隊。

趙雲帶領黑甲鐵騎竟然跟袁紹玩起了游擊戰,不時的率領黑甲鐵騎出來用弩箭一通亂shè,然後便撤離,一路上趙雲整整來sāo擾了袁紹五次,使得袁紹的大軍白白犧牲了近萬人。

袁紹率領大軍回到井陘城后,怒氣沖沖地召集眾人商議對策。袁紹一臉鐵青的看著眾人問道:「現在趙雲竟然來了援軍,我們很難將他消滅了,現在我們該如何是好?」

許攸看到袁紹臉sè鐵青忙說道:「主公,現在冀州被張龍佔領一半,不如我們聯合曹cāo一起進攻張龍怎麼樣?」

審配連忙站出來說道:「主公萬萬不可,那曹cāo覬覦我冀州很久了,恐怕我們聯合曹cāo打敗張龍后曹cāo會趁機佔領冀州,那到時候情況更糟糕。」

田豐聽到兩人的建議后搖了搖頭,站起來說道:「主公,我看不如我們撤到并州,將冀州留給曹cāo和張龍,等到兩人打個兩敗俱傷的時候,我們在回來收拾局面。」

袁紹聽到田豐的建議忙點點頭,說道:「元皓的建議不錯,我這就給曹cāo寫一封信告訴他我將冀州讓給他,到時候曹cāo肯定會率兵前來。」說完袁紹就給曹cāo寫了一封信,然後開始休整大軍準備撤往并州。 就在袁紹給曹cāo寫信的時候,張龍率領著大隊人馬正向著中山國進發,同時他還給趙雲飛鴿傳信,要求趙雲將袁紹拖在常山郡,等待他的到來。

一天過後,曹cāo接到袁紹的信件,馬上召集郭嘉等人商議對策。曹cāo將袁紹的信件交給眾人看完后,對著正在思考的眾人說道:「諸位對袁紹的信有什麼看法?」

荀攸站起來說道:「主公,我看袁紹是不安好心啊,現在的冀州已被前將軍張龍控制了一半,這時候我們如果進兵冀州,那我們就會與張龍對上,等我們打得差不多的時候,袁紹肯定會再次出來收拾局面,那我們就是吃力不討好了。」

曹cāo聽完荀攸的分析點點頭,一臉慎重地說道:「公達說的不錯,可是眼睜睜的看著冀州落入張興華手中,我實在是不甘心啊。不知奉孝有什麼辦法?」

郭嘉聽到曹cāo的問話,一臉笑容地說道:「主公,公達說得很對,但是他卻忘記了一點,那就是張龍已經有了袁紹這個敵人,他還敢和我們為敵嗎?我們只要假裝和袁紹聯手,然後派人和張龍談判,我想索要一部分的冀州地盤還是有可能的。」

曹cāo聽到郭嘉的話,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笑容,他哈哈地大笑著說道:「奉孝說的不錯,我們全都將注意力集中到了袁紹身上,卻忘了張龍的情況。那依奉孝之意,我們應該派誰去進行談判啊?」

「主公,我看這次談判就由我去吧,張龍的軍師戲志才和我是好友,我想他不會為難我的。至於地盤我看我們就以趙國、清河國、魏軍三地為底線,怎麼樣?」郭嘉一臉自信的說道。

「好,那這次就有勞奉孝了。仲康,你陪著奉孝前去,記住一定要保護好奉孝的安全。」曹cāo對著站在自己旁邊的許褚鄭重地說道。

「放心吧,主公,我一定會好好保護軍師的。」許褚一臉嚴肅地說道。

郭嘉聽到曹cāo吩咐自己的貼身侍衛保護自己,連忙躬身說道:「多謝主公,事不宜遲我現在就出發。」

「好,你去吧,記住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如果事不可為就回來,區區三個郡遠遠比不上奉孝你的命。」曹cāo對著郭嘉再次叮囑道。

「放心吧主公,在你完成大業以前,我是不會死的。」郭嘉說完便轉身離開了議事廳。

就在郭嘉離開后,曹cāo馬上寫了一封信,要求袁紹在常山郡牽制趙雲的大軍,而他自己則對付張龍的大軍,信封很快就送到了袁紹那裡。袁紹看完后喃喃地說道:「孟德啊孟德,你還是這麼的聰明,猜到了我的用意,既然這樣,我就成全你,看看是你厲害還是張龍厲害。」

就在袁紹看完曹cāo信的時候,張龍率領大軍來到了南行唐和趙雲會合。此時南行唐的議事大廳中,張龍坐在上首看著正在請罪的趙雲說道:「子龍,快快請起,井陘的撤退怎麼能夠怪你呢,主要是我沒有料到高幹竟然這麼快就將并州打下來。」

趙雲聽到張龍不僅沒有責罰自己,反而將責任攬到了自己身上,頓時激動地渾身顫抖,他沒有再說什麼話,不過他在心中暗暗發誓這一生誓死追隨張龍。

張龍看到趙雲站起來后,對著眾人嚴肅地說道:「諸位,我們幽州軍實力強大,但是我們並不是戰無不勝的,我希望大家能夠掌握好進退的分寸,不要為了一些虛名而白白的犧牲我們戰士的生命,這一次井陘的撤退子龍做得很好。」

一旁的戲志才等人聽到張龍的話都點了點頭,而剛剛加入的張頜更是對張龍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

張龍看到眾人都一臉所思的樣子,馬上接著說道:「志才,袁紹這幾天有什麼動作?」

「主公,我派人進入常山郡打探,發現前幾天袁紹派人到曹cāo那裡不知道做什麼,至於其它的就沒有什麼動作了,我想袁紹很可能要與曹cāo聯手。」戲志才皺著眉頭說道。

「偶,袁紹竟然派人到曹cāo那裡去,看來袁紹是想來一招驅虎吞狼啊。可是他也太小看曹cāo了,恐怕現在曹cāo派到我們這的使者已經在路上了。」張龍一臉冷笑的說道。

戲志才聽到張龍的話,馬上說道:「主公是說曹cāo會趁機派人來與我們談判,瓜分冀州?」

「不錯,曹cāo的野心很大,他手下的人更是一等一的謀士,如果袁紹派人聯繫曹cāo,那麼曹cāo要是不派人來的話,那我就對他太失望了。這一次很可能就是志才你的老朋友過來。」張龍一臉微笑的說道。

「嗯,主公,我想郭嘉等人絕對會利用這次機會來索要地盤,可是就目前的情況看,我們還不能拒絕曹cāo的要求,不然曹cāo和袁紹聯合起來,那我們就非常被動了。」戲志才分析道。

「不錯,所以這幾天我們就靜靜地等待曹cāo的人吧,也讓士兵們好好地休息一下。」張龍冷靜地說道。

「是,主公。」趙雲等人忙應道。

這天,張龍正在議事廳中觀看冀州的沙盤,突然外邊有士兵來報,說城外有人自稱是曹cāo的使者。張龍聽到士兵的報告,嘴角微微的向上一揚,然後一邊派人去通知戲志才和趙雲去接人,一邊讓人將投石機和撞車收起來,他自己則依然看著桌子上的沙盤。

戲志才和趙雲接到張龍的通知,馬上來到城門口,待士兵們將城門打開后,戲志才看到馬車旁邊的一個面帶微笑的青年人,便面帶笑容的向著對方走去,而對方在看到戲志才后也向著戲志才走來。

就在兩人快要相撞的時候,兩人突然停下腳步,然後不約而同的伸出手,緊緊地握在一起。良久兩人才從好友相見的情緒中走出來,這時戲志才領著郭嘉來到趙雲的面前對著趙雲說道:「子龍,這是我在潁川書院時的好友,郭嘉郭奉孝。」

趙雲對著郭嘉說道:「早就聽軍師提過奉孝你的名字,今rì一見真是一表人才啊。」

郭嘉馬上回禮道:「白馬銀槍趙子龍,也讓嘉好生的仰慕啊。」

戲志才聽到兩人在那相互恭維,馬上說道:「好了,你們就不要互相恭維了,奉孝還是趕緊跟我去見我主公吧。」說完便帶著郭嘉向著城主府走去,許褚緊緊地跟在郭嘉的身後。 很快戲志才就帶著趙雲來到了城主府,戲志才將郭嘉等人安置在會客廳就來到了議事廳找張龍,他一進門發現張龍正在看冀州的沙盤,於是他對著張龍急急地說道:「主公,曹cāo果然派人來了,而且來的還是我的同窗郭嘉郭奉孝,此人的智謀恐怕還要在我之上啊。」

「哈哈,志才怎麼能對自己如此沒有自信呢,那郭嘉是很厲害,可是志才你也不比他差,既然志才你如此推崇郭嘉,那我就去會會他。」張龍一臉笑容的看著戲志才說道。

「主公,對郭嘉我是在是太了解了,這個人年紀雖然不大,但卻素有謀略,而且鬼心思十分多,一不小心就會上了他的當,主公要小心啊。」戲志才一臉謹慎地說道。

「放心吧,我會注意的。」說完張龍便率先向著會客廳走去,其實他對「鬼才」郭嘉的重視並不比戲志才少,但是他卻沒有在臉上露出凝重的神sè,而是依然的淡定。戲志才看著張龍淡定的表情,心中的焦慮突然消失了不少,他整了整神sè,迅速地跟在了張龍的身後。

很快張龍和戲志才來到了會客廳,張龍一進門就將目光凝聚在了那個臉上掛著笑臉在青年,只見這個青年一臉的自信在那和趙雲談天說地,眼中不時的閃過一絲jīng光。

趙雲看到張龍過來,趕緊站起來對著張龍說道:「主公。」郭嘉也跟著站起來凝視著張龍,張龍擺擺手示意趙雲不用多禮,然後與郭嘉對視了起來。

戲志才看到兩人在那對視連忙來到張龍的身邊對著張龍說道:「主公,這位就是曹君派來的使者郭嘉。」

郭嘉看到戲志才介紹完自己,不慌不忙的對著張龍施禮道:「草民郭嘉,拜見前將軍,我家主公在來時給將軍寫了一封信。」說完從懷中拿出一封信交給了張龍。

張龍聽到郭嘉的話,將目光從郭嘉的身上收回,哈哈一笑說道:「奉孝啊,我與孟德兄已好長時間不見,不知他近來可好啊?」一邊說著一邊將信打開看了起來。

郭嘉聽到張龍的問話,臉上一笑說道:「多謝前將軍的挂念,我家主公一切都好。」

張龍沒有在說話,而是點了點頭繼續看起信來。過了一會,張龍將信慢慢地折了起來,臉sè一冷大聲地叱道:「好一個曹孟德,竟然想要趁火打劫,他是不是認為我張龍好欺負啊,今天你們就不要離開了!」

許褚看到張龍突然變了臉sè,連忙將自己手中的大刀緊了緊,迅速地來到郭嘉的身前將他擋在後邊,而趙雲和典韋看到許褚的動作也迅速地拿著自己的武器來到張龍的旁邊,氣氛一時間凝重了起來。

就在大家以為大戰要爆發的時候,郭嘉一臉笑容的說道:「仲康退下,前將軍只不過是和我們開了一個玩笑而已,你看你緊張什麼。」許褚看著郭嘉自信的神sè,慢慢地來到了郭嘉身後,但是武器卻一直拿在手中,準備時刻保護郭嘉。

張龍看著一臉笑容的郭嘉,心中暗暗想到:郭嘉果然不愧為當世一等一的謀臣,先看他那臨危不亂的心態就可以知道他的厲害了,可惜啊,他現在竟然跟了曹cāo。

張龍在那出神想了一會,然後哈哈一笑道:「大家不要緊張,剛才我只不過是與郭嘉小兄弟開個玩笑。來來,大家都坐吧。」張龍的話一出口,典韋和趙雲頓時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剛才凝重的氣氛也徹底消失了。

眾人再次落座,張龍一臉笑容的說道:「既然孟德想分一杯羹,那我也不好不給,我看就將清河國、趙國、魏郡三地交給孟德兄吧,當然你們也不能白白得到這三地,你們必須率領大軍從趙國進攻中山國的袁紹大軍。」

郭嘉聽到張龍將趙國三地交給自己,他並沒有喜悅的表情,而是冷靜的說道:「將軍,我家主公剛剛消滅了呂布的大軍,現在兗州和青州都剛剛結束戰亂,實在是不適合再次征戰,還請將軍能夠明白我們的難處。」

「奧,難道你們想不勞而獲嗎,那你問問戲志才他會同意嗎?」張龍將問題交給了戲志才。

戲志才聽到張龍將問題交給自己,便嚴肅地說道:「奉孝,現在我們和袁紹交戰,但是並不代表我們會讓第三方白白得便宜,天上不會掉餡餅,希望你能夠明白。」

郭嘉聽到戲志才的話,便明白了這次的算盤可能要打空了,可是他苦笑著說道:「志才,我們並不是想不勞而獲,而是我們實在是沒有多少士兵能夠參戰,我們……」

戲志才沒有讓郭嘉繼續說下去,而是一擺手打斷了郭嘉的說話,他繼續說道:「奉孝,既然你們有難處,那不如這樣吧,只要你們率領五萬士兵駐紮到趙國,同時放出話要攻打袁紹,戰後我們就將三地讓給你們,怎麼樣?」

郭嘉聽完戲志才的話,認真地思考了一會說道:「既然志才你都這麼說了,我還能說什麼呢,好,我們就按你剛才說的辦。」

眾人商討完成,張龍就讓趙雲將郭嘉等人帶到驛站,而戲志纔則跟著張龍來到了議事廳。一進議事廳張龍馬上對著戲志才說道:「志才,我想奉孝也看出我們這樣做的目的了,他為什麼還會答應呢?」

「主公,曹cāo現在雖然佔據青州和兗州,但是他們也是剛剛經歷過戰火,我想他們還沒有做好再次征戰的準備,再說了,奉孝肯定也知道如果他們與我們交戰肯定會兩敗俱傷,這樣還不如白白得到趙國三地。」戲志才一臉冷靜地分析道。

當天晚上張龍在城主府宴請郭嘉和許褚兩人,眾人吃吃喝喝一片歡樂。戲志才更是和郭嘉聊了整整一個晚上。第二天郭嘉在許褚等人的護衛下離開了南行唐,很快他就回到了曹cāo的大營中。

郭嘉將此行的經過一絲不漏的告訴了曹cāo,曹cāo聽到張龍的條件,眉頭緊皺著說道:「奉孝,這樣我們就與袁紹交惡了。」

荀彧站起來說道:「主公,既然我們想爭霸天下,那麼與袁紹交惡是遲早的事,再說了現在的袁紹已自顧不暇,哪有時間管我們。與袁紹交惡總比現在就與張龍交戰要好啊。」

曹cāo聽完荀彧的話,思考了一陣說道:「文若說的不錯,那我們現在馬上率領五萬大軍進駐趙國,聲援張龍。」說完曹cāo便開始安排進駐趙國的事情。兩天之後,夏侯淵和曹仁率領五萬大軍向著趙國前進。就在曹cāo大軍向趙國進發的時候,一隻信鴿從城中飛向了北方。 曹cāo大軍向著趙國前進的消息很快就被張龍得知,張龍馬上命令趙雲集合大軍向著常山郡進發,同時還悄悄派人進入常山郡散播曹cāo要來攻打袁紹的消息。

這一rì,袁紹正在府中思考如何拖延張龍的進攻,逢紀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喊道:「主公,大事不好了。」

袁紹看到逢紀如此的慌張,連忙斥道:「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有什麼事趕緊說,沒看到我正在忙著嗎?」

逢紀聽到袁紹的訓斥心中一陣不快,但他並沒有表現在臉上,而是迅速地穩了穩情緒說道:「啟稟主公,昨天傍晚我聽到有人在傳曹cāo要率領大軍來攻打我們,於是我就派出斥候前去打探情況,結果發現曹cāo的大將夏侯淵和曹仁正率領數萬大軍向著趙國前進,而在中山國的張龍也率領人馬向著我們進發。」

「什麼,曹cāo和張龍竟然一起向著我們進發?」袁紹聽到逢紀的話大驚失sè道。

「是的,主公。這是我今天剛剛得到的情報,請主公過目。」逢紀說著將手中的信件交給了袁紹。

袁紹努力地鎮靜下來,接過信件看了起來,等他看完后,他喃喃自語道:「看來曹cāo和張龍是想要聯合消滅我啊。不行,我得趕緊想辦法。」說完袁紹緊接著命令屋外的士兵去將眾將軍和謀士請來。

很快顏良等人便來到了議事廳,看到袁紹正在那裡愣愣的發獃,就向逢紀打聽情況。逢紀將曹cāo和張龍聯合的消息告訴眾人,眾人無不sè變,低著頭在那思考出路,一時間議事廳中一片寂靜。

良久,袁紹終於從發獃中醒了過來,看到眾人都來到了議事廳,便咳嗽了幾聲說道:「諸位,現在曹cāo和張龍聯合在一起,不知我們應該怎麼應對啊?」

高幹看到眾人都低著頭不說話,於是站起來說道:「主公,我們這裡有十幾萬大軍,還用害怕張龍和曹cāo的聯合嗎?我看我們就在常山郡與他們大戰一場好了。」

袁紹聽到高幹的話馬上說道:「不行,現在張龍的大軍就要近十萬,再加上曹cāo的大軍,他們的人數絕對不會比我們少,更何況張龍還有大量的能夠拋shè石頭的機器,我們根本就沒有任何優勢。」

楊鳳站起來說道:「主公,我們可以用利益去誘惑曹cāo,讓他與我們聯合攻打張龍。」

袁紹聽到眾人的意見說道:「曹cāo不可能和我們聯合攻打張龍,前幾天我們曾用冀州為條件邀請他和我們攻打張龍,結果現在曹cāo的大軍正在向著我們進發。」

新晉嬌妻:您老公永久在線 袁紹說完后,看到眾人都不再說話,馬上焦急地說道:「怎麼,你們都沒有辦法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